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君慕倾和无泪睁大双眼,她们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手,有股强大的吸力在吸住她们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无泪立马后退一步,想松开握住削魂剑的手,只是那削魂剑像是粘在了她们手上一样,不管她怎么挣扎,也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无泪紧皱眉头,这削魂剑怎么像是黏在了他们手上了,不管怎么挣脱,都没有一点要挣开的意思,削魂剑不是封印了吗?

    君慕倾淡然地握着剑柄,缓缓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,我的手现在也和你的一样。”只是她也觉得奇怪,在那么一瞬间,她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把她的手吸住。

    然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,她们的斗技是还在拼斗,可是却被现在削魂剑这里。

    没办法,看无泪的与昂子,她都挣不开了,那也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松开!”无泪脸色一白,立马凝聚出精神力,想要挣开削魂剑。

    只是半天过去了,削魂剑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,更别说是要挣开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地看着无泪,现在这种情况,谁也挣开不了,她着急什么,还不如看看削魂剑到底想做什么,想想要怎么样才能得到第二件神器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着急吗?”见君慕倾依旧悠然自得地站在自己面前,无泪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削魂剑能削人魂,断人命,她就不怕这是削魂剑要动手杀她们两个,还是说她一点都不相信削魂剑的传言?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“你挣扎了半天都没有挣开,我想我就没有必要这样了,再说,削魂剑若是真的想要你我的性命,早就出手了,不用等到现在。”怕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无泪震惊地看着君慕倾,脑中突然响起师尊对她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‘你什么都好,或许天赋也不在君慕倾之下,但是,有一样东西,君慕倾能有,而你没有,无泪若是把君慕倾当成你的目标,那你就会很辛苦。’

    蓝莲的话在无泪脑海中回响着,当初回到蓝镜之海,师尊就是这么对她说的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君慕倾有的,而她没有的吗?

    在关键的时候,君慕倾能够保持着镇定,冷静,还有她不论什么时候,都是一样,不会因为谁,或者是什么事情而改变。

    无泪看着君慕倾,抿着嘴巴,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君慕倾看。

    就在她沉思的时候,她突然感觉手上一松,立马踉跄地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她呆愣地抬起自己的手,她感觉在那么一瞬间,有什么东西在自己手上流逝。

    君慕倾见无泪被松开了,自己还是削魂剑牢牢黏住,顿时囧了,这削魂剑到底想做什么,不是说不随便认主的吗?

    这破剑,喜欢听赞美的话,她可不会说赞美的话给它听啊喂!

    无泪见削魂剑只是松开了自己,并没有松开君慕倾,她突然笑了,笑的无比轻松,就连天上的青龙也在一瞬间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无泪收起了青龙,君慕倾当然也不会再发动攻击,在无泪收回青龙的那一刻,胜负就已经分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输了。”这次,她输的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“输什么输,赶紧过来看看这破剑是怎么回事,我可不想要这么一把破剑!”君慕倾嫌弃地说道,柳眉紧皱到一起,表情是那么的纠结,削魂剑她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无泪看着君慕倾使劲拽手中的神器,它都没有任何的反应,僵了僵身体,回过神来的时候,她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不是想要第二件神器吗?有削魂剑在手,你可以随时得到。”破剑,天下间敢说削魂剑是破剑的,只怕也只有君慕倾敢这样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和自己的不同之处,同时也是自己没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啐!我连第二件神器是什么都不知道,拿什么拿!”君慕倾纠结了,她是想要第二件神器,可是,这破剑她不想要啊!

    无泪诧异地站在原地,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,削魂剑这个时候应该很郁闷才对,从上古到现在,这么长的时间,它被人类给鄙视和嫌弃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在拽着手上的削魂剑,可是它一点都没有松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喂,你是怎么挣开的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疑惑地问道,她干嘛突然就松开了,自己费了半天劲都挣脱不了。

    无泪无辜的耸耸肩,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满头黑线,她一直以为无泪是那种比较严肃的人,可没想到也有这样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破剑,你再不松开,我就溶了你!”君慕倾咒骂道,有没有搞错,它还真是赖上自己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之下,只能试着说好话,只是某剑压根就不理她。

    握着一把剑,君慕倾用尽了所有的办法,它都没有一点点的反应,这让她非常无奈。

    而站在远处的人,看到对面没有动静了,就连那两只如巨山一样的魔兽都消失了,他们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打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是谁赢了?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还是无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想伸长了脖子想知道这最后是谁赢了比试,可站在最前面的月苍龙和蓝莲没有动,他们也不能在他们之前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们还是先等一下,说不定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”月苍龙正色道,他其实也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,到底是丫头赢了,还是蓝莲这家伙的宝贝徒弟赢了。

    太纠结了,可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,说不定丫头正在做什么事情,还是等他们出来再说。

    君心轻轻一笑,他只怕一颗心都飞过去了,为了稳住这些人,他才淡定站在这里,不然早就狂奔而去,想看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水刃他们看到月苍龙脸上纠结的表情,早就笑抽了,但是碍于周围有这么多其他人在,他们才没有笑出声。

    月苍龙地话,让所有人都点点头,说不定是这个样子的,安全起见,他们还是待在这里的好,不然出什么事情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在动步伐,他们站在原地,伸长了脖子想知道最后怎样了。

    那可不仅仅是君慕倾和无泪之间的输赢问题,还有就削魂剑最后到底到谁的手上。

    君慕倾,还是无泪!

    这都是非常严肃的问题,这两股势力不管是谁得到了,那都是如虎添翼,以后就更加难对付了。

    九道彩光,突然从前面大放异彩,好像要将他们看到的一切都要吞噬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无泪呆愣地看着君慕倾,九道光芒都笼罩着君慕倾,那是不是说,另外一件神器,选择的主人,就是君慕倾?

    可是她刚才明明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一手握着血魇给她的火刃,一手握着削魂剑,她愣愣地看着削魂剑上面的裂痕,差点没从空中掉下去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什么,削魂剑身裂开了!

    这真的是破剑啊!

    被这么一把小小的火刃,就给砍出了裂痕,太弱不禁风了吧!

    “你这是小看我的火刃?”血魇听到君慕倾心里惊讶,不满地说道,这女人,对他还真是一点自信都没有!

    君慕倾嘿嘿一笑,慢慢收起火刃,“不会不会,怎么会小看。”她只是没想到削魂剑会这么容易烂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,这就是得到第二件神器的方法。”血魇若有所思地说道,布下这个局的人还真是巧妙,把第二件神器,放进削魂剑里面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人得到了削魂剑,让它认主,甚至是知道它的不同,那也绝对不会轻易的就毁了削魂剑。

    当然,君慕倾就是个例外,她居然拿着火刃去砍削魂剑……

    “第二件神器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这真的就是得到第二件神器的办法,谁这么损,浪费一件神器,还是上古神器。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君慕倾手上的九道光芒越放越大,她感觉握着剑柄的手掌心一阵剧烈的疼痛,剑柄上面立刻染上了她的鲜血。

    不就是认主吗?用得着这么多血吗?

    君慕倾的肉疼地看着自己的血,一滴一滴地掉落在削魂剑的身上,她没有感觉到这是在认主,更加感觉这是削魂剑在报仇。

    她不得已,忍住手掌心的疼痛,抬起手,把削魂剑放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但是那血液依旧流个不停,她的鲜血顺着生锈的剑身滑下,慢慢流下去。

    所有的血液,全部在刚才被火刃砍出裂缝的地方消失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无泪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上古神器认主,按道理,只要一滴血就已经足够了,怎么会流这么多血?

    君慕倾哭笑不得的看着无泪,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这削魂剑自己就变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削魂剑在吸了君慕倾的血液以后,刚才的那道裂缝在急剧的增大。

    君慕倾手上的鲜血,更是不停的往下面流,刚开始还只是一滴一滴,后面那就是不再停顿,血液疯狂的涌进那裂缝当中。

    靠之,滴血认个主,要这么多血吗?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神器,她好歹也刚刚才醒过来的病人耶!

    “咔嚓!”好好的削魂剑响出了一道声音,刹那间,剑身被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剑柄和剑刃从空中坠落,君慕倾也没有吸力。

    断了!

    真的断了!

    无泪瞪得眼睛都突出来了,削魂剑就这么断了!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她君慕倾到底做了什么逆天的事情,上古神器在她手上竟然断了!

    这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,那还不冲过来掐死她,可是这上古神器怎么说断就断了?

    无泪百思不得其解,只能静静地站在原地,看着君慕倾那只被鲜血染红的手,狰狞地伤口显而易见,可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这个时候手上还滴着血,可看着空荡荡的天空,她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亏大了!

    她牺牲了那么多血,最后削魂剑都断了,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这真的有第二件神器吗?

    就在君慕倾疑惑,无泪惊讶的时候,九道光芒凭空出现在天上,璀璨的光芒更是闪耀无比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伸出受伤地手,身体不听使唤的去碰触那一团光芒。

    光芒刺疼了人的眼睛,她和无泪最终都不得不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的君慕倾感觉到自己来到一个玄妙的世界,她手上出现了一根长长的权杖。

    权杖周围涌动着九道光芒,光彩夺目,而权杖是的大小和她一样高,杖杆晶莹剔透,呈现一片火红之色,中间还流淌这东西,那就像是血液一样,在权杖身体里面流动着。

    而外面则密布着各种的暗纹,那暗纹的充满着神秘,更像是复杂的古文。

    权杖地尾部,有这华丽的金端,精致绝伦,它撑着地面,能够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权杖顶端,极其复杂,说不出那是什么形状,可却非常好看,也能说非常的炫目。

    权杖从顶端到尾部,都是那般的华丽又尊贵,杖身地暗纹还透着丝丝神秘,杖身里面流淌着的,红色物体,妖娆妖冶。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第二件神器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,就是她刚才看到的东西……权杖!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东东,为什么从来没见过?

    “血魇,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君慕倾紧握着权杖,突然发现手上的伤全部都好了,就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兽族的东西,你看那顶端形状,有没有感觉像是魔兽的形状?”血魇漫不经心地说道,

    兽族的东西,为什么会藏在这里面?太奇怪了,谁会这么无聊?

    上古神器在他眼里是没什么,区区一把破剑而已,但是对于人类来说,还是有点用处的。

    兽族!

    君慕倾睁大双眼,兽族的东西,可是她怎么看,那顶端形状,也不想是魔兽,她感觉挺好看了,不过这杖身应该是因为吸了她血的缘故,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第二件神器?!”无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睛,看着君慕倾手上的神器,她惊呼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第二件神器,怎么会是权杖,而且这权杖她从来也没有听师尊说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嘿嘿一笑,拿起权杖缓缓说道:“应该是吧。”这个要不是第二件神器,那削魂剑就再也没有其它的神器了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回答,君慕倾手上的权杖猛地晃动了一下,好像在不满她的质疑。

    “什么应该,看它反应这么激烈,应该就是了。”无泪指了指君慕倾手上的神器,这东西还挺好看的,而且隐隐约约中还有一股熟悉的感觉,她应该没有看过这件神器才对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随手就把那权杖扔进空间里面,大步往下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做什么?”无泪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而是从地上捡起那把已经断成两半的削魂剑,表情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它不是有器灵的吗?看刚才它刚才的表现,对君忆的话美滋滋的,那应该就器灵才对,现在断了,那器灵呢?

    “器灵就隐藏在削魂剑的剑柄里面,你可以想个办法,把它还原。”血魇缓缓开口,语气中明显的带着霸道,还有张狂。

    啧啧,还能还原,这破剑怎么还原,她就算是炼器师也没有这个办法吧!

    不过……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君慕倾眯起眼睛,他刚才还说这削魂剑怕是要永远消失了,现在突然就改口了。

    “权杖说的。”血魇缓缓地吐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权杖说的……

    “本大尊王要去睡觉了!”说完,血魇的声音消失在了空间里面。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跳动了一下,权杖也有器灵,但是,她根本就听不懂它说什么!

    “君慕倾,这削魂剑已经断了。”无泪走到君慕倾面前,指了指她手上的断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将握住剑柄,漫不经心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喂,我说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倾儿!倾儿!”一行人匆匆走来,走在最前面的是君墨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叫自己,君慕倾立马回神,她扭头一看,就看到她那如谪仙一样的大哥匆匆往自己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君慕倾赶紧走过去。

    君墨见君慕倾没有事情,大大的松了口气,他刚想说什么,低头一看,就发现了她手上锈迹斑斑,已经断成两半的削魂剑。

    “我去!君慕倾你做了什么,削魂剑怎么会断的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削魂剑!削魂剑啊!”

    “败家也不是这么败的!”

    “削魂剑啊,削魂剑!”

    “断了,居然断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一走来,什么都没有看到,就看到君慕倾手上的断剑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捂住心脏,这个消息,那叫一个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削魂剑断了!

    上古神器断了!

    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削魂剑怎么会断的,这可是上古神器,上古神器!

    “这,这上古神器怎么会断!”剑琉走到君慕倾面前,看的那叫一个心疼,上古神器居然断了!

    君慕倾无辜地耸耸肩,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不是上古神器。”它就这么断了,她也没有办法阻止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,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,一定是你,一定是你!”

    冒险会的新会长,伸出手,颤抖地指着君慕倾,他们梦寐以求的上古神器断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一沉,赤红的眸中露出冰寒,“冒险会会长,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,还有,谢谢你的夸奖,要是我能弄断这上古神器,说不定,就连某些人的灵魂也能拧断。”

    冒险会会张缩了缩脖子,不敢再说话,手指也悻悻收回,看到君慕倾那冰冷的眼神,他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小倾妹妹怎么会弄断上古神器!”百里玺走到君慕倾身边说道,额角却滑下一滴冷汗,这上古神器,为什么就断了,真的不是因为她吗?

    君忆虽然心痛,可他还是坚信君慕倾绝对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月苍龙过了好一会,才从震惊中走出来,他眨了眨眼睛,到现在还不敢相信,削魂剑就这么断了!

    “月家主,您倒是说话啊!”明宗宗主那叫一个肉疼,他一脸纠结的看着君慕倾手上削魂剑,就这断了,就这么断了!

    啊?

    月苍龙扭动了一下脖子,看了看身后,然后狐疑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要是别人他相信人家没有那个本事弄断削魂剑,可是他的外孙女,那就说不定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谁说君慕倾弄坏的,都可以站出来。”月苍龙双手放在身后,严肃地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站出来?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蓝莲轻轻一笑,继续说道:“你们不是说君慕倾弄断了削魂剑,相信在场的人,实力在她之上的人不少,你们都可以试试,看自己能不能弄断削魂剑。”削魂剑哪是这么容易弄断的,可现在的确是断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月苍龙不满地应和道,这可是他第一次这么认同蓝莲的话。

    月苍龙和蓝莲地话,让众人脸色一僵,都纷纷闭上了嘴巴,他们没有这个本事做到这样。

    即便是断了削魂剑,那好歹也是上古神器,哪里是他们那么随便就能弄断的。

    见他们都安静了下来,无泪缓缓走出来,恢复了她一向的高傲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作证,这上古神器是自己断的。”可不是自己断的,第二件神器要削魂剑断了才能出来。

    无泪的话,让所有人的不满,都化作惊诧,上古神器自己断裂!

    它这是因为找不到满意的主人,而对这个世界失望,选择自己陨落吗?

    这样做过的上古神器也不是没有,在没有适合的主人之时,它们就会失望,最后自己陨落。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她的话就那么不可信,无泪才说一句话,他们就相信了,自己说那么多都是白说的了。

    果然,强者才能让人信服,有蓝莲在,无泪的话,他们也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。”无泪再次叫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君慕倾慵懒地应道,还真是个难缠的家伙,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又会出手挑战自己了,还是少遇见她的好,至少这样会少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,以后不会在随意挑战你,我好像知道刚才为什么了。”她和君慕倾是同时握住削魂剑的,但是最后的权杖却选择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在被削魂剑吸住的时候,她后退了一步,是试图用尽所有办法,挣脱削魂剑,最后她是挣脱了削魂剑,但是上古神器,也从她手上划走,而君慕倾什么都没有做,更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上古神器认她做主,自己是一点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蓝莲惊讶的看着无泪,她第一次将输这个字,说这么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赤红的眸子里面,闪过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她们两个都有机会得到那权杖,只是,无泪选择了放弃。

    “师尊,我们回蓝镜之海吧。”无泪诚挚地说道,眼中没有一丝的不甘心和不服气。

    蓝莲点点头,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,她终于是看明白了,也看懂了。

    “不送。”君慕倾把那断了的削魂剑递给君忆,双手环胸地说道,回蓝

    镜之海,啧啧,听说那是一片海域,什么时候,她也去蓝镜之海看看。

    蓝莲好像看穿了君慕倾的心思一样,把腰间地玉牌拿下来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君城主,若是你想来蓝镜之海,持着这块令牌,它就会带着你到蓝镜之海了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地接过令牌,她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,刚刚还在想去蓝镜之海看看,跟着蓝莲就把令牌给了她。

    去蓝镜之海的令牌!

    所有人看的眼珠子都凸出来了,蓝莲陛下,竟然把通往蓝镜之海的令牌给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蓝镜之海啊!

    听说那个地方灵气浓郁,在里面呆一天,就想当于外面的一个月!

    所以蓝镜之海,才会有那么的高手,蓝莲陛下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,这和蓝镜之海都有脱不掉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君慕倾轻轻说了一声,随意一扔,把那令牌又扔进了空间,看着空间里面静静躺着的四块令牌,君慕倾想到领苍穹大陆。

    那四块令牌,都是佣兵工会的,其中一块是佣兵之王的令牌,其余的三块是青火佣兵团,雪洪佣兵团,血月佣兵团的。

    现在又多了一块,蓝镜之海的,前面四块她都没有用过,也不知道这块会不会用的上。

    外人要是知道,君慕倾随便的就把那通往蓝镜之海的令牌,随便一扔,那一定会吐血不止。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蓝莲优雅一笑,迈出步伐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无泪走在他的身后,不紧不慢地跟随着。

    月苍龙看到蓝莲这么大方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蓝镜之海的令牌,蓝莲那老家伙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,为什么会给丫头蓝镜之海的令牌!

    无事献殷勤!

    眼睛掉出来的,何止是月苍龙,周围的人个个都惊吓不小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就这么得到蓝镜之海的通道令牌,他们那叫一个眼红,可是又有什么办法,他们又得不到。

    有月家家主在,他们也别想动手抢了。

    百里玺吞了吞唾沫,惊颤的看着君慕倾,太牛叉了。

    蓝镜之海的令牌她都能这么轻易的就得到!

    君忆早就惊吓地魂儿不知去了何方,他手捧着断掉的削魂剑,目瞪口呆的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眼前的人,还能给他什么样的惊喜,其实说惊吓更加确切。

    剑宗宗主见削魂剑断了,尽管肉疼,但是有蓝镜之海作保,还有月苍龙帮她说话,他又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这削魂剑,算是彻底废了!

    “剑宗宗主,我这个朋友喜欢削魂剑,现在它都断了,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断了也没有什么用了,既然你们喜欢,就拿走吧。”剑宗宗主叹口气说道,他还能说什么,生锈了的上古神剑,也没有什么用,更加没有人在能滴血认主。

    君忆欣喜地看着手中的削魂剑,“好耶!”脸上露出那阳光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到君忆的幸喜,所有人都露出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把废弃的上古神器,那又有什么用,用得着这么开心吗?

    “君慕倾,真的是谢谢你了。”君忆握着上古神器,开心地说道,这就是上古神器,就算是断了,那也还是上古神器啊!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摇摇头,他永远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月苍龙见上古神器这样了,也不打算再留下去,反正他这次来,也不是为了上古神器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,还有君墨公子,君心公子,不知道能不能请你们去月家做客?”月苍龙笑盈盈地说道,他们三个可是很久都没有去过月家了,那是多么无聊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跳动了一下,无奈地点点头,最近万兽城没有什么事情,去一趟也没事。

    “月家主的邀请,自然是要去的。”君墨点点头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君心不满地看着月苍龙,什么君心公子,他再装,再装,大哥为什么要答应

    ,明明就知道他不想去。

    “去就去吧。”君心挥挥手,不耐烦地应道。

    正好他也不想回绝宗,不然那些老家伙,又要一个两个开始念叨,他都快烦死了。

    司韶疑惑地看了一眼君墨君心君慕倾,月家家主,为什么会对他们三个人这么特别,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。”月苍龙笑的那叫一个灿烂,这三个小子去就好。

    月长空站在一旁,捂着一脸血泪,家主就不能淡定一点吗?

    这样子会招来很多人怀疑的!

    “君忆,你去不去?”君慕倾停下步伐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君忆笑着摸摸后脑勺,嘿嘿一笑:“君城主,我就不去了,我父亲还让我去做一件事情,我等会就要离开了。”他还要去找人,也不知道是什么人,会让父亲想那么久。

    每次父亲想到那人,都会露出担忧,那担忧他看的很清楚,每次他有什么事情,父亲也会露出同样的担忧情绪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露出一抹笑容,父亲,他有父亲,可是自己的父亲在哪里,她一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百里玺着急了,他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,君慕倾为嘛就不问问自己!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我有时间,我能去吗?”百里玺赶紧追上去,他想去月家看看,那么神秘的月家,他当然是想见识一下,是什么样子的,上次月家家主大寿,他就没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只是扔给百里玺一个是眼神。

    他去什么去,还不赶紧回冒险联盟,有他在,她总感觉不安心。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被这样,我们就去看看,去看看好不好,我上次被大姐关住了,没去成!”上次他本来可以去的,要是早点去,他说不定还能早点认识小倾妹妹呢!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“你再不会回去,我就告诉你大姐,你知道我有办法让她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厚!不能这样的!”百里玺后退一步,委屈地看着君慕倾,知道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大姐,居然用大姐来吓唬他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。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跟在君慕倾身后,笑呵呵地看了一眼百里玺,他不能去。

    “百里公子不见了。”吱吱走到百里玺面前的时候停下步伐,偷偷一笑,然后立刻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太没良心了!

    木子林子森子抹了一下额上的冷汗,幸好有君城主在,不然他们三个怎么能劝公子回去。

    君忆小心翼翼地收着断了的削魂剑,把它放在纳戒里面。

    “宗主谢谢了,我就先走了!”君忆朝着剑宗宗主挥挥手,大步往外面走去,上古神器虽然断了,他还是开心能够得到。

    剑宗宗主看着他们离开,那叫一个肉疼啊,要不是君慕倾开口,这上古神器,他还是能供奉起来啊!

    所有人叹了口气,他们又白费了一趟了,这上古神器,压根就不是他们的。

    还是先回去再说!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向剑宗宗主道别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也匆匆就走了,只是他总感觉这件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对,却又想不通。

    君忆一蹦一跳地往剑宗外面走去,他看了看面前的路,却不知道走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该去哪里呢?”君忆看着周围,他都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,要找的人是谁他她都不知道,这要怎么找?

    对了!

    君忆猛地想起来,他纳戒里面还有一个画轴,那是父亲给他的!

    他赶紧从纳戒里面拿出画轴,匆匆把画轴打开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君忆看到那画中人,彻底傻眼了,这红发红眸,不就是君慕倾吗?

    父亲找的人就是君慕倾!

    nbp;君忆收起画轴,脑中回想着君慕倾,红发红眸,红发红眸!

    世界上会有同样的红发红眸的人吗?除了君慕倾以外,会不会还有红发红眸的人!

    君忆无法在冷静,他惊讶的看着远处,半天也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如果说红发红眸的人这个世界上可能还会有,但是……画像里面的人明明那么像君慕倾,尽管画中的人比较小,看上去不过十岁大小,但是轮廓是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君慕倾,真的是君慕倾!

    君忆压住心里的激动,再次打开画卷,他低头看向底下的那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真的是君慕倾!

    君忆只感觉脑中一片空白,父亲这么多年来想的人,居然是君慕倾!

    他和君慕倾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君离……君慕倾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去找君慕倾!”君忆撒腿就往月家的方向走去,只是他要找的人,此时已经到了月家,并且还在月家的星月阁休息。

    星月阁里面的院门紧闭,还有月长空站在外面,不准任何人进入。

    月家的人尽管好奇是怎么回事,也不敢多加揣测。

    而星月阁内精致的房间里面,坐着几道身影,他们的目光纷纷放在君慕倾的身上。

    月苍龙动了动嘴巴,艰难地开口:“你是说,削魂剑里面,削魂剑里面,还有另外一件神器!”终于,他艰难地把自己的问题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?”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他们至于这么惊讶吗?

    君心赶紧问道:“丫头,那第二件神器,是你拿到了,还是无泪拿到,她为什么会帮你说话?”前一刻她们还打得昏天黑地,差点剑宗都毁了,可后一刻,她就帮倾儿说话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。”君慕倾意念一动,空间里面的权杖立刻出现在了手上,其实她也不知道这权杖有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可是能让削魂剑都断裂的神器,那应该不差才对。

    “当然削魂剑真的不是我弄断的,都是它!”君慕倾指了指手上的权杖,无比汗颜地说道,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君心蹲下身体,看着君慕倾手上的神器:“外公,你知道这是什么神器吗?”从来没见过,就是一件普通的权杖,没什么特别的,要真是说特别,就是这权杖的杖身有点特别。

    “没见过。”月苍龙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君慕倾抬头问着坐成各种姿势的魔兽们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摇头,就连雪姬都摇头,一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血魇不是说这是兽族的东西吗?怎么雪姬也不知道?

    这权杖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那个男银就是老爹噢…哈哈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