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他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看到君忆和一个黑袍男子在说话,刚想走过去,一个蓝色的身影就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丫头。”月苍龙笑呵呵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君慕倾疑惑的问道,也停下了脚步,双手环胸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就是出来随便走走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现在就回去。”君慕倾打断月苍龙的话,他不就是担心自己,见她在走了这么长时间,让她回去休息,还扭扭捏捏的。

    月苍龙轻咳一声,差点老泪纵横,这可是丫头第一次这么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别这个样子,不知道的,还以为我欺负你,你也好好休息一下。”说着,君慕倾就往回走,她知道这一年多来,他也从来都没有安心的休息,这次就听他的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月苍龙连忙应道,欢喜地跟着君慕倾往回走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大步离去,而此时站在不远处的黑袍男子突然扭头,男子风华绝代,俊美万千,还有那身上散发霸气气息,无一不是告诉所有人,他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父亲,怎么了?”君忆见自己父亲闪神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男子回过神来,轻轻摇头,可能是幻觉罢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才刚刚到剑宗门口,都没有进去,干嘛就这么着急离开,你不是说你找的人今天可能会来剑宗吗?”君忆见男子回神,立马问道,父亲连剑宗都没有进去,到了门口快就派人来叫他,说他要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公子,家里还有事情,统领必须要回去。”站在男子身后人开口说道,他也不知道统领来找什么人。

    统领从来没有跟他们说过,常年待在逐放之地,可是这次他居然要出来,谁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就连小公子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小公子不知道也是正常的,他很少离开逐放之地,除了上次迷失在桑漠,就是这次出来,对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知,要不是统领这次带他出来,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逐放之地是和临君大陆这边没有什么联系,没有出来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忆儿,帮我找到她。”男子沉声说道,又将头扭到刚才君慕倾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个身影……

    君忆点点头,露出那阳光般的笑容,“父亲,你就放心吧,我绝对会找到那个人的!”可是他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起,父亲什么都没有跟他说。

    逐放之地的人来一次这里不容易,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出来,要不是剑宗的这个邀请函,他们只怕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。

    男子轻轻一笑,“不知道,说不定她不在这里,总之你不要动声色,更加不要轻易去问。”那样会很危险,为了她的安全,还是低调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君忆笑着点点头,顿了顿继续说道:“父亲,你知道吗?前一段时间临君大陆崛起了一股叫万兽城的势力,城主的名字叫……”

    空中突然之间,七彩光芒闪烁,七种颜色的光芒在天上闪烁,无比地璀璨夺目。

    “上古神器要认主了,神器得不到不要强求,削魂剑不是普通的神器。”男子把一个画卷塞到君忆手上,带着人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父亲,父……”君忆皱着眉头,看着男子离开的背影,无比郁闷地握住手上的画卷,他就这么答应了,什么都没有问,父亲也什么都没有说……

    他该去什么地方找人啊!

    君忆仰天长叹,父亲也只是说有可能在这里,又不能明着找人,这都是什么事!

    “矮油矮油,算了算了,反正会找到的!不用着急,不用着急!”君忆欢快地说道,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,全身都充满着活力。

    君忆转身看着天空,那七彩斑斓的光芒在空中无比耀眼。

    “神器!我来了!”说着,他大步往前面走去,把那画轴扔进纳戒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刚和月苍龙走到君子院,就看到天上的动静,天空中一片七彩斑斓,耀眼夺目,各个院落早就已经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除了君子院,在其它休息院子的人,看到那七彩光芒的时候,纷纷往七彩光芒的方向走去,谁都知道只要跟着光芒走,就一定能看到上古神器。

    上古神器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,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,先是上古神兽,现在又来了上古神器。

    上古神兽已经去了万兽城,可不代表上古神器也会变成万兽城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就算有再大的本事,也不能让是上古神器和上古神兽认主,这上古神器,也不是说,一定是强者才能得到。

    人人都有机会得到上古神器,只要上古神器肯认同你,让你做它的主人。

    让上古神器认同,说容易也就是一滴血是事情,可说难,削魂剑到现在,都没有人能让它认主。

    要得到上古神器,哪里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仰头看着天上,七彩的光芒的,的确是够闪亮的,她在这么远的距离看着,都像是站在光芒的眼前一样。

    “区区的削魂剑出世罢了,这些人类至于这么激动吗?”血魇半卧在空间里面,不屑地说道,很难想象,刚才让君慕倾小心削魂剑的也是他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有些无语,他刚才不是说让她别去碰,说跟危险的么,怎么现在又变成区区了?

    “那削魂剑对你们人类来说,当然是不能轻易碰触的,可在我面前,它也不过是一把普通的破剑。”血魇继续说道,刚才那么说,他也是担心君慕倾会去争夺削魂剑,那对她会有点影响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“血魇,上古神器上古魔兽,你总说区区的,老实交代,你究竟多少岁了?”血魇的本体她是见过了,不过她更好奇,血魇今年到底多大。

    他每次都是十五六岁少年的模样出现,真的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那削魂剑,他都能说是区区的破剑,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他觉得不是“区区”。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身为走兽之王的霸气和实力吗?

    “……”空间里面突然安静了起来,血魇也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血魇,每次你都这样!”君慕倾很无奈,某只大尊王,不但狂妄霸气,还死活都不肯透露自己的年龄。

    月苍龙看着天上的光芒,也是一番惊叹,活了这么多年,他也是第一次看到,神器出世,会有七彩光芒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的魔兽呢?”月苍龙突然意识到,院子里面空荡荡的,君墨君心不在,是他们去围观去了,至于神器,大可以放心他们两个,他们是不会这么鲁莽的。

    可这丫头的魔兽就不知道了,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,会做出什么逆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指了指光芒大作的地方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他们都说从来没有见过上古神器,想去见见。”其实他们是想知道,什么样的神器,比玄武还要早出世。

    月苍龙额角划下一滴冷汗,“他们只是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外公,你就放心吧,他们不屑要那么把破剑。”君慕倾看着月苍龙担心的模样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只怕月家的事情,都没有让他这么操心过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月苍龙对于那一声外公,心里美滋滋地,哪里还记得什么神器不神器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终于听到湄儿的孩子都叫他外公,他等了多少年。

    只是破剑……

    说上古神器是破剑,她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上古神器啊?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一笑,眼角余光看到天上的光芒,她微微一愣,脖子僵硬地扭过去,看着天上的璀璨。

    “外公,怎么七彩光芒,一下子变成九彩了?”神器的颜色还能随意改变?

    九……九彩!

    月苍龙猛地扭头,看着天上,表情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九道彩光!”七彩突然变成九彩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“血魇?”君慕倾急忙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仔细看,七彩的光芒是不是被九彩的笼罩着。”血魇漫不经心地说道,仿佛一切都和他没有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被九彩笼罩?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两件神器一起出世?后面的那一件,比削魂剑还要厉害?”君慕倾若有所思地说道,平静的语气,没有丝毫起伏。

    要是换了常人,只怕早就吓晕了,出世能有七彩光芒的神器,就已经很少见,现在又来了一件九彩的,而且两件同时出世,这样的事情,那真是前所未见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血魇点点头,看着空间里面灵气逐渐的充裕,他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明显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君慕倾眯起眼睛,微笑着点头,她立刻扭头,“外公,我们去看看吧,我保证,不去碰削魂剑。”不是还有另外一件神器吗?

    “好。”月苍龙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,他知道君慕倾说不去碰就一定不回去碰的。

    只是为什么他感觉这丫头脸上的笑容,是那么的不简单?

    还是他想多了?

    君慕倾匆匆走去,月苍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大步跟上去,反正有他在,有什么事情还能拦着,他可不会让这丫头做傻事。

    总之,削魂剑绝对不能碰!

    君慕倾和月苍龙匆匆走去,看着天上的九彩光芒越来越近,他们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上古神器,一定是绝品的上古神器!”

    “九道彩光!”

    “这上古神器,一定是我的,削魂剑一定是我的!哈哈!”

    看到九道光芒的照耀,所有人都顾不得形象,他们都贪婪的看着天上的光芒,还有就是放在托盘上面的剑。

    这次各方的势力都到了,七大联盟,蓝海之境,冒险会,驯兽工会,独孤城,寒原三公子等等的高手,都纷纷到齐,他们都想得到上古神器,哪怕是一点点的机会都不愿意错过。

    剑宗之所以这么大方,把自己找到的上古神器搬出来,让所有人都有机会成为上古神器的主人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,剑宗就有人试过,他们都不能让上古神器认同,当然他们也不会傻到用自己的鲜血,强行让削魂剑认主,那样只会变成剑下之魂。

    现在剑宗没有试过的人,也只有剑锋了,他是剑宗的第一天才,所以剑宗几乎是把所有的希望,都放在了剑锋的身上。

    没有让他那么早去碰削魂剑,那也是怕会太早失望。

    说白了,他们得到上古神器,压根就不是最近的事情,只是没有办法,剑宗没有一个人能让上古神器认主,这才拿出来的给其他人试试。

    这毕竟是上古神器,剑宗的人想要自己人得到,的可也不想看着上古神器白白浪费。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站在最后面,他们对上古神器是没有多大兴趣,就是来凑个热闹,免得人家说,六王城和绝宗的人,故意清高。

    “倾儿怎么还没有来?”君墨疑惑地看了看身后,看到这光芒展现,她应该会来才对,可是现在七道光芒,都变成了九道,她都还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君心摇摇头,“没有,应该快来了。”她也不愿意错过看到这削魂剑才是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墨点点头,倾儿不想要削魂剑也是一定会来的。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的旁边,就站在水刃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锈迹斑斑地破剑,是上古神器?”弑云鄙夷地问道,这看起来,真的不太像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不能碰的吗?那谁拿到这托盘上面的?”火镰指了指那生锈的长剑,他真的也没有办法相信,这就是所谓的削魂剑,太不可信了,就这样的剑,随便地上捡的都比它好。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纷纷摇头,他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对削魂剑的了解更加少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上古神器的高傲,在没有主人的时候,它会让自己和普通的剑没有什么区别,让铜锈布满全身,慢慢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可是一旦它们认同了一个主人,就会大展风华,恢复它原本该有的样子。”雪姬有若所思地说道,脸上带着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将目光放到雪姬的身上,她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还有,这上古神器,只要你不强行让它滴血认主,它是不会对你出手的,就算是削魂剑也一样。”雪姬继续说道,扭头看了看周围,就发现他们一个个都用狐疑的目光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吱吱走到雪姬面前,像个好奇宝宝一样,凑到雪姬面前问道,“雪姬,还有呢?”

    这些事情他们都不知道,没想到雪姬会这么了解。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这光芒还有些奇怪。”雪姬看着那九道光芒,有些疑惑,按理说,削魂剑出世,一直都是七道光芒,从上古到现在,从来就没有变过,可是这次……

    “光芒?”魔兽又抬头看着天上的光芒。

    前面早就被人类围的水泄不通了,他们又不是很想得到什么削魂剑,干脆就走到后面,当然,身为魔兽,前面的事情,他们当然也是能够知道的,就算站的再后面,还是能够看到那削魂剑。

    锈迹斑斑的削魂剑,扔到一堆宝剑当中,当然没有一个人会选它,谁也不会放着好剑不要,去那一把生锈了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削魂剑身上散发出这九道光芒,谁也不会相信,这样的破剑,会是神器,还是上古的,更加狗血的是,它还拥有剑灵。

    “雪姬也看出来了?”君慕倾大步走来,就听到雪姬地一番话。

    雪姬微微愣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,她是看出来了,不过还不知道原因是什么,也看不透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慢下了自己的步伐,脸上始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,这九彩光芒笼罩着七彩光芒,也就是说这里是有两件神器。

    那另外一件会是什么?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看着天空,她能看到的只是隐约中有些晃眼,没有发现九彩光芒中的另外七种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然是看不见的,否则还叫什么上古神器。”血魇缓缓开口,要是人人都能看到,另外一件神器,就不用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能让削魂剑依附的神器,从上古到现在,应该没有几件才是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血魇一下子也想不起来,究竟是什么神器,他的封印虽然是冲破了,可是记忆还没有完全的恢复,有些事情,他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九彩光芒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应该是攻击的神器,你看它的光芒张狂刺眼,如果是防御神器的话,光芒会比较柔和。”血魇继续说道,防御的九光之器,上古时候有这样东西吗?

    张狂……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神器?”月苍龙现在都不敢确定,这到底是不是那上古神器削魂剑。

    他也从书上见到过削魂剑,从来只知道削魂剑,只会闪烁七彩光芒,这九光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君忆匆匆走到君慕倾面前,看着天上的光芒,他仰头惊叹了一番,之后就是一阵跳跃,可是不管他怎么跳,就是看不到前面的上古神器。

    “看不到……”君忆无奈地说道,根本就看不到,那他要怎么得到上古神器嘛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削魂剑?”君慕倾看到君忆脸上的失望,也能知道,他对削魂剑的渴望,不比任何一个人少,只是他却没有这些人眼中的贪婪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想要的,我还想帮父亲呢!”逐放之地的两股势力,都看父亲不顺眼,要是有一件上古神器在他们手上,那逐放之地,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君墨看着眼前阳光般的少年,他不经意间就开口了,“你父亲是?”

    “这个等事情结束再说,我们先看削魂剑!”君忆不知道从哪里又来了激情,他还是不懈努力地往前面挣扎,想要看到削魂剑更多。

    百里玺站在远处,看到这一幕,他很想走过来,可是周围围满了人,根本就挪不开步伐,也就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他们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上古神器身上,哪里还能顾及到其它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在场的所有人,都恨不得直接冲上去,把上古神器抢到手。

    古江南远远地看到那一抹红色身影,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,却始终带着一抹笑容,当他看到君忆地时候,他缓缓扭头,不再去看君慕倾。

    唐少天愤恨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当年的帐他还记着,只是,君慕倾也算是真的有本事。

    万兽城,不是说能建立就能建立的。

    薛月痕不留痕迹地往君慕倾匆匆扫过,又将目光放在了削魂剑的身上,脸上带着如春风般的微笑,是那般的美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出现以后,各方势力,都小心翼翼地往她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众人面前,传了两年的各种谣言,都在无声地在他们心中掐碎,咒骂。

    啐!君慕倾死了,那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鬼魂吗?

    一个大活人出现在这里,还有人敢说君慕倾死了!这不是让他们找死吗?

    “哇!上古神器上古神器!这就是这样啊!”君忆稍稍站高了一点,看着远处的上古神器,连连发出了惊叹。

    所有人听到这一声惊叹,都露出一抹不屑,看都没有往身后看一眼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他们自然是不放在眼里的,无名无姓的小辈,还想得到上古神器,做梦,他也就配惊叹几声而已,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比他有资格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那剑好漂亮!”君忆看着君慕倾,惊叹道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君忆的叹息,额上滑下几条黑线,那锈迹斑斑的剑,哪里好看了?

    他有没有带眼睛过来,要不是折射出来的光芒,他们一定不会相信,这是上古神器削魂剑。

    削魂剑就长这样子,众人还是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他的眼光还真是独特,那么一把生锈的剑,他居然说好看。

    “小倾,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个人说削魂剑好看的,而削魂剑的本身,是很好看的一把剑。”血魇缓缓说道,脸上带着几分邪魅的笑容。

    听到血魇地话,君慕倾微微一愣,他难道能看到剑的本身不成?

    君忆的惊叹越来越夸张,周围的人也当做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会认为这削魂剑是很好看的一把剑,要不是上古神器,谁愿意来看这样的一把破剑。

    剑宗的人看到人群中的身影,赶紧走过去,“月家主,您还是到前面去吧。”他站在这里多不合适,这削魂剑,他就是最有可能得到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他老人家怎么就站在这里了,还站在这后面,难怪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再次扭头,纷纷看到身后,当他们看到月苍龙的时候,自觉地让开一条路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月苍龙啊!

    他们就算再大胆,也不敢去拦月苍龙的路,他们怎么就忘记了,这次月苍龙也来了,有月家的人在,他们就更加没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月苍龙狠狠的瞪了一眼来人,他在外孙女面前站的好好的,挨到他们什么事情了,非得让他去前面,削魂剑他又没兴趣。

    被月苍龙这一瞪,剑宗的那个晚辈有些莫名其妙,他请月家长老去前面,这应该没有错吧?

    月长空看到月苍龙的表情,扶额叹了口气,赶紧从各方势力让开的通道走到月苍龙面前。

    “家主,我到处找您!”实际上,他早就看到家主了,只是看到他站在小倾身边,这才没有出声,谁让他没有把自己掩护好,让他们看到了。

    月苍龙满头黑线地看着月长空,君墨君心君慕倾三兄妹已经自觉地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这些臭小子!

    没有办法,月苍龙只能带着满腔的无奈,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见月苍龙动了,剑宗的人才松了口气,幸好月家家主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最后面,当然是不会有月苍龙这样的待遇的,她站在后面更好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注目下,闪烁出光芒的神器终于动了,它慢慢往空中飞去,如同高傲地王者一样,低头看着地上的人类。

    看到神器都这个样子,君慕倾一阵无语,上古的东西,都这样吗?

    “快点上!”

    激动的声音响起,只见所有人都蜂拥而上,往空中追去。

    神器好像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,快速往前面飞去,很快就把他们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一下子,各种人山人海的空地上,变得空荡荡地只留下君慕倾他们几个,君忆也被魔兽牢牢抓住,不让他去追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,神器飞走了!”君忆指着远去的神器,一阵肉疼,神器都飞走了,他们干嘛还要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百里玺终于有机会走到君慕倾面前了,他本来就不是冲着神器来的,看到他们都走了,就立马走到君慕倾面前,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小倾妹妹会要神器。”原来小倾妹妹也不是为了神器来的。

    月苍龙也不甘落后,赶紧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丫头,我们去坐着就好。”他指了指那一排的位置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一个人,除了这两个外人,就他们一家人在这里,反正也不是去拿上古神器,干脆看着他们抢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君慕倾笑着点头,正想往前面走去,耳边就传来君忆地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神器。”他是真的想要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了顿步伐,扭头看着君忆,“你没看到那神器是耍他们玩的?看看,人家根本就不想认主,就算你们费再多的心思也没用。”神器也会耍人,这些人总是说自己是高手,强者,现在居然被一把神器耍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君忆扭头一看,只见削魂剑忽上忽下,要么就是左右摇摆,看上去,给人感觉很高傲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神器真的是在耍他们?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它挺好看的,没想到这么坏。”君忆指着神器不满地说道,再次露出一抹充满活力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我们看好戏!”说着,君忆就一蹦一跳,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君忆无时无刻都充满活力的样子,君墨和君心不禁摇头,就跟个小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,还有魔兽们都纷纷坐在椅子上,看着所有人都在空中追赶着上古神器,是不是的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于是乎,极其不和谐的一幕出现。

    地上坐着的人,看着空中的一切,完全是当笑话来看的。

    每个高手,到现在这个时候,都完全不顾形象了,他们现在只想得到上古神器,哪里还管什么形象不形象的。

    “噗,摔了个狗吃屎。”百里玺指着一个地方,直接就笑抽了。

    能看到是各方势力的高手这个样子,那绝对是第一次,上古神兽每次算准了他们会做什么,在他们到的前一刻,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“砰!”空中又有两个人撞到了一起,漫天星辰出现在他们头上,然后狠狠地掉落在了地上,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啧啧,太惨了。”火镰忍住笑容,惋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里,那里!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个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高手,太搞了!”

    魔兽们都笑抽了,现在这些高手,在他们眼里,就是一个笑话,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君忆看到高手都这样了,不禁吞了吞口水,要是他去抢,现在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?

    剑宗里面,都弄得鸡飞狗跳,到处都是一片哗然,上古神器一下子到这里,一下子到那里,让每个追它的人,都无比的狼狈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勾着笑容,血魇说的一点都没错,削魂剑霸道,不会随便认主。

    可现在何止是不会认主那么简单,它把所有的人都给戏弄了!

    没想到独孤凌霄,也想得到上古神器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看着那一道身影,独孤凌霄不管在什么地方都那么显眼。

    “我抓到了!”兴奋地声音冲破天空,所有人都停下步伐,呆呆地看着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看着那人握着削魂剑,不少人顿时眼红了,他们都没有得到削魂剑,凭什么他可以拿到手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个人拿到了。”火镰指着天上说道,目光放在那个手拿着削魂剑男子的身上,那个人此时是多么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了。”削魂剑哪里是那么容易得到的,抓住就能得到削魂剑,那削魂剑都不知道认了多少个主人了。

    就在男子最得意的时候,静静让他握住的削魂剑突然动了,它使劲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!”男子惊讶的看着手上的削魂剑。

    它被自己抓到了,不就是说愿意臣服吗?怎么现在还在反抗?

    “就凭你也敢拿削魂剑,等着你的魂魄被削魂剑的砍成两半吧!”不满地声音指着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男子听到那人说的,赶紧扔掉自己手上的削魂剑,脸上一片惊恐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还想得到削魂剑!”众人不屑地看了那人一眼,纷纷又开始一轮新的抢夺。

    君慕倾他们仰头看着天空,也不禁叹口气,被人一吓就丢掉手中的神器,还想让上古神器选中,那明显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空中追逐的人无比狼狈,而坐在下面的人,则是悠闲自得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忙着追上古神器去了,都没有发现地上的这一幕,他们现在也没有时间去理会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上古神器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再次追逐了很长一段时间,空中的人终于看到了地上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我靠!君慕倾这是什么意思,看我们笑话吗?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想看我们笑话吗?”

    他们同样的也看到了月苍龙,可他们有什么胆子敢去说月苍龙,只有把浑身的火气,都撒在君慕倾的身上。

    追了神器这么久,他们累都快累死了,现在还发现君慕倾一直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啊?

    “要神器的是你们,又不是我,我干嘛不能坐在这里?”君慕倾缓缓站起来,负在身后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回答,让所有人都愣了愣,脸色一阵红一阵白。

    “你们得不到上古神器,是你们的事。”说完,君慕倾转身优雅地坐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的举动,大部分人纷纷狠啐,她是真的不要神器,还是假的不要,都这个时候了,还能坐在这里。

    单单她坐在这里也就算了,就连月家家主也这样。

    尼玛!难道削魂剑对君慕倾来说,就这么不值得一提吗?

    他们欲哭无泪地看着君慕倾,觉得今天自己就当了一回笑话,这么狼狈的一幕,被君慕倾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所有人停下来以后,上古神器也停了下来,它就那么漂浮在空中,面朝着的地上的人,没有发现,它身后,有一道身影正在缓缓靠近。

    对于所有人的注视,君慕倾只是淡然地坐在椅子上,一点都不在意,他们爱看就看,不过那上古神器嘛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上古神器啊,真不错。”君忆不紧不慢地握住浮在空中的上古神器,细细观看起来,再次发出惊叹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的声音,让所有人都僵住了,他们赶紧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然而映入眼帘的则是君忆拿着削魂剑,在不紧不慢地观看,把削魂剑握在手上,他一点事情也没有,也没有常人的激动和惊慌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追赶了半天的人,都吐血了。

    他们追了半天,连削魂剑的影子都没有碰到,现在居然被眼前的人轻易就拿在手上。

    擦!这也太便宜这小子了吧!

    他们丢了人不说,最后就连削魂剑都没有得到!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众人开始不淡定了,看着君忆手上的削魂剑都想夺过来,他们在等,等待着刚才的事情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“你好漂亮!”

    “也很厉害,把他们都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还有,你是上古的吧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还能这样,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一声的赞美在空中响起,尽管只有君忆一个人在说话,可是听到这声音的人,还是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 削魂剑哪里漂亮了?

    上古神器要是不能保留下来,那还叫什么上古神器!

    他还能在天真一点吗?

    可是想到这里,众人顿时乐了,这毕竟是上古神器,怎么会让人这么称赞,肯定到时候就会反抗了,他们都等着!

    但是很长时间都过去了,削魂剑一点反应都没有,好像还听享受君忆的触碰和称赞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所有人对不淡定过来。

    靠之!这是什么神器,刚才不是还跑的挺快的吗?现在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?

    不会就被这一两句称赞的话给唬住了吧!?

    尼玛,就没有听说过,上古神器喜欢听赞美的话,他们要是知道,也不用追的这么辛苦和狼狈,还当了一回笑话。

    “胆子也太大了。”君墨赶紧说道,他居然敢去拿削魂剑,可也算有几分聪明,在所有人把注意力放在倾儿身上的时候,去拿削魂剑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地看着君忆手中的削魂剑,它难道真的是喜欢听称赞?

    “主人,这破剑真的是太贱了!”火镰嘴角抽搐地说道,它就没见过这么贱的剑,两句称赞的话,就能让它得瑟。

    这还是上古神器吗?

    弑云看到那上古神器对于君忆的触碰,还有称赞,没有一点的反抗,满头黑线地看着它。

    水刃他们都纷纷轻咳一声,当没有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其实这削魂剑真的没节操,夸两句就开始得瑟了,连逃都舍不得逃走。

    君忆握着削魂剑,脸上继续带着他那阳光的笑容,见削魂剑不走,他赶紧双手紧握,匆匆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你们看,它好乖!”真的好乖。

    听到君忆的赞美,空中的人脚下一滑,从空中掉落下去,狠狠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乖!

    是怪吧!

    果然是剑,真不愧是剑,真的很贱!

    “血魇,这么多年,是不是没有人称赞过削魂剑啊?”君慕倾忍住吐槽,问着空间里面的血魇。

    血魇轻咳一声,没有回答,他哪里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听过,可是上古神器做成它这个样子,真的很丢人不是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鄙夷,一直享受着君忆赞美的上古神器突然动了,它抖动了一下身体。

    “咳咳,血魇,它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它说,从上古开始除了上一任主人夸过它,就没有人夸过它了。”血魇霸气地说道,双手环胸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一阵无语,还真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(n_n)~削(ue)魂剑从上古以后,就传出它多恐怖,多咋滴咋滴,肿么会有人一见面就称赞它,当然,除了君忆这个奇葩外…咳咳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