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现在的你,还不配当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骗我!”

    “倾儿,万兽城被袭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倾倾,快点醒醒,咱们别睡了”

    “小倾,吾之契约者!”

    “谁!”熟睡的人儿猛地坐起来,少年慢慢走到她面前,那张狂的霸气在他身上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血魇微笑看着惊醒的人,双手环胸,“小倾,你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擦了擦额上的汗珠,轻轻一笑,“血魇,你怎么出来了?”她怎么会在这里的?

    血魇微微一愣,张狂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这里是赤血宝玉里面,你当是哪里?”这赤血宝玉能有现在这个样子,这都是多亏她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君慕倾呆滞地扭头看了看周围,空间里面什么时候多了一座房子,而且这布置和外面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对了,血魇,万兽城怎么样了,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君慕倾看着周围,她虽然觉得惊奇,可这一连串的问题出现以后,她就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自己在昏迷以前,大哥告诉她的事情,万兽城被人袭击了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万丈谷也只是被人利用了而已,真正的想要对她出手的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打伤大哥二哥,还有霸嚣的,可以说是和万丈谷有关系,但却不是他们动手的。

    那些兽人,不是万丈谷能够有用的,而是万丈谷背后的那一股势力,那强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血魇无奈地看着君慕倾,她刚醒来,不问问自己怎么样,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受的伤有多重吗?

    “你知道自己受的伤有多重吗?全身经脉逆行,差点全部断裂,还有你身体里面突然之间就多出了一股很强大的力量,这力量,你明明控制不了,还要强行使用。”血魇虽然这么说,但是一点指责的意思都没有,他的契约者,当然会做常人不敢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然后轻咳一声,笑呵呵地说道:“万丈谷谷主,他的实力突然就从领主到了领帝,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”当时那种情况,左右都是死,她当然也是要拼一拼。

    那丹药什么的还真是厉害,居然一下子就能让他的实力暴涨,就连身外化身,都一下子变成了四十四个。

    “你那力量是什么,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?”而且,他就是被那力量给惊醒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辜地耸耸肩,“我也不知道,突然就有了的。”她的确是不知道那力量是什么,突然就有了那股力量,不过现在好像又没有了,不过她感觉自己的身体,好像又有点变化了。

    “血魇,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我的身体,比以前更轻,好像精神也比以前更好了?”她身上一点受伤的迹象都没有,她记得自己就是因为伤的太重,最后就连万兽城怎么样了,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血魇淡淡一笑,指了指外面,“这只是你的身外身,真正的你还在外面呢,还有就是,你因祸得福,直接就晋升了,当然这次天罚没有落下,因为你的晋升,就连天罚都不知道,但是下次晋升的时候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晋升了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站起来,立马就展出自己脚下的斗技阵。

    十二颗星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抬头看着血魇,指了指自己的脚下,“十二级巅峰的领主?”这次可真是因祸得福,从五级大神王,直接就晋升到了十二级巅峰的领主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醒来了,就赶紧出去吧,这里的事情,会有人跟你解释的。”说完,血魇转身离开,脸上带着轻轻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地看着血魇离开,让她出去,都说这是她的身外身,她要怎么出去?

    不得已,君慕倾闭上眼睛,用最平常的归位法移动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嘶!”才刚回到自己的身体,君慕倾身体立刻就传来一阵疼痛,那种疼痛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她还是忍不住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没事了,她才缓缓睁开眼睛,看着陌生的地方,她缓缓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万兽城吗?万兽城什么时候多了个这样的地方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然后慢慢站起来,环视着周围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很宽阔,甚至可以说,什么都没有放,只放了一张床,还有一些矿石什么的,然后就白色的纱幔在空中飞舞。

    尽管这是房间什么都没有放,可给人的感觉却是那般的华丽和优雅,还有奢侈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起眉头,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地方,这究竟是哪里?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轻微是声音从隔壁响起,君慕倾疑惑地看了看周围,不禁走的更深了,没走几步她突然就发现,这房间和隔壁是相连接的,它们之间的门也没有关。

    看着隔壁的房间,君慕倾猛地惊醒,除了寒傲辰,还有谁这么大胆,敢把她带到陌生的地方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慕倾大步往那扇门走去,她还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!

    “寒傲辰,寒傲辰,出来!”君慕倾走进去,看着和她那边同样是空荡荡的房间,大声叫道,刚才还有声音的,怎么一下子就没有人了?

    可是一眼看过去,的确是没有人!房间也就这么一点点大而已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了看周围,最后干脆就坐在那唯一能坐人的地方,大床!

    这到底是哪里?难道不是寒傲辰的地方?

    这也不可能啊!

    她也想出去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可是就在刚才,她发现,周围全部都用着强大的神识笼罩,她根本就出不去。

    当然,外面的人也不能进来,她也是非常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寒傲辰,知道是他了,还故意不出来。”君慕倾喃喃说道,怒瞪了一眼空荡荡的房间,起身大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不出来也不要紧,他总有出来的时候,她等着就是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大步走进自己的房间,可她刚走进去,就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停下脚步,狐疑地看了看周围,这里什么都没有变,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?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现在她感觉自己好像还是很累,需要的是休息,至于寒傲辰,他早晚会出现的,她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慕倾大步往自己的床走去,其实房间里面,也就只有一张床,其它的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当她刚走到床前,眼前的一幕,差点让她喷血。

    寒傲辰身上什么都没有穿,就是某个重点部位遮挡了一块白布,可是隐隐约约还是能看到下面的“风景”。

    靠!他这是想做什么?色诱?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傻眼了,各种的寒傲辰她都见过,就是没有见过现在这样的,他不会是受刺激了吧?

    “小倾倾,为夫来侍寝了。”寒傲辰用手撑着头,半躺在床上,眼中透着妩媚,目光迷离地看着君慕倾,无一不是在告诉她,他这是在诱惑。

    擦!君慕倾缓缓用手撑着额头,太阳穴隐约在强烈的跳动。

    寒傲辰这家伙一醒来就给她这么大的礼物,好,很好,她接受了!

    “嗯,那就睡吧。”君慕倾看着面前大好春光,挑了一下眉头,脸上划过一抹异样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寒傲辰脸上那叫一个激动,赶紧摆好姿势,等待某女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怕被做成雕像就行了。”他才刚刚摆好姿势,凉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前进,只是双手环在胸前,似笑非笑地看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那天?

    寒傲辰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直上心头,记忆回到那天……

    想到那天自己被冰在水里,那种寒意,寒傲辰就知道,今天的色诱,是不能成功了,他突然就觉得,自己的魅力有那么低吗?

    色诱小倾倾都不心动,更加没有行动,她不是应该直接就动手的吗?

    君慕倾缓缓转身,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轻咳一声,“你赶紧把衣服穿好,我在你房间等你。”

    她忍住心里的**,轻咳一声,大步往前面走去,如果是说走,更别说她是在逃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匆匆离开的背影,原本还很是哀怨的寒傲辰,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无比妖媚的笑容,他邪魅地是舔了舔唇瓣,不急不慢的起身。

    脸上的笑容,是那般的得意乐怀。

    小倾倾对他的身体还是很满意的,哈哈……

    寒傲辰是开心了,可是君慕倾一走到那边房间,额头上就滑下一滴冷汗。

    该死的寒傲辰,她才刚刚醒来,就来色诱她,要不是她定力好,早就已经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,他身体干嘛那么好看!

    君慕倾狠狠清啐一声,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头,拼命的将刚才的一幕甩出自己的脑中,心里不禁庆幸,差点就被寒傲辰色诱成功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躺在寒傲辰是床上,闭上眼睛,她的心情也慢慢的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没有过久,君慕倾感觉床边出现一道身影,她也没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寒傲辰见君慕倾没有睁眼,坏坏一笑,顺势在她身边躺了下去,将她紧紧的圈在怀中。

    君慕倾嗅到熟悉的味道,不禁是往寒傲辰怀里凑了凑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辰。”她终于又见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没事,真的是太好了。”只有这样,他才能感受到她存在,要不是那虚弱的气息在不停的交替,他都怕自己会奔溃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君慕倾猛地睁开眼睛,抬头看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她明明受了重伤,可是醒来以后,不但身上的伤不见了,还晋升了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血魇都没有告诉她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松开怀中的人,“小倾倾,这里是黑暗神殿没错,不过你的存在,只有我知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黑暗神殿?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坐起来,这里就是黑暗神殿!

    “我们赶紧去万兽城啊,不然大哥他们该担心了。”昏迷之前,大哥还在她身边的,在意识完全消失以前,她感觉到大哥的身体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笑看着君慕倾,“你可知道,你睡了多长时间,我把你抱回黑暗神殿,那是因为怕那些人知道你没事的消息,当然,你大哥他们也都知道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睡了很久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她感觉才一点点的时间,就一点点而已。

    寒傲辰摇摇头,撑起身体,伸出那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君慕倾的鼻尖,“你可是睡了快两年了,再过几个月,那就真的是两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年!”

    君慕倾睁大眼睛,惊讶的看着寒傲辰,她睡了一年多的时间,不会吧!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了吧。”寒傲辰轻轻一笑,他脸上也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笑容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拉过寒傲辰的手,继续躺下,“我累了,等我睡醒了,我要回万兽城。”她现在心里最担心的事情,就是万兽城。

    一年多的时间过去,万兽城肯定没有什么事情了,不过她还是要亲眼看到才放心。

    寒傲辰搂过君慕倾,轻轻点头,“你睡吧,我就在这里,然后我们就回去。”她也是时候该会万兽城了,这么场的时间过去,有些事情,该明白的还是要明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闭上眼睛,没一会就沉沉地睡下了,寒傲辰就这么抱着她,一步都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怀里的人,寒傲辰明白一件事情,幸福真的很简单,只要这么抱着小倾倾,他就已经感觉很幸福了。

    万兽城内早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样貌,当年被摧毁的地方,也一一恢复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这样,这一切旧账,万兽城的人和魔兽,都没有一个会忘记,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,还有那天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领王级别,都挡不住他们前进的步伐,还有万兽城阵法,对他们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主人怎样了。”霸嚣忧心忡忡地站在城门之上,尽管黑暗神殿和万兽城有了传送阵以后,他们随时都能去,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,他们都没有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去了黑暗神殿多长时间,他们也就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过她。

    “主人一定不会有事情的。”吱吱目光坚定地说道,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已经拟态人形。

    是啊,那是他们的主人,所有说主人一定不会有事情的,万兽城都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样子,主人也应该很快就能回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那样的坚信着,同样的他们也等待着,不只是他们,万兽城的每一份子,都在等待着,等待着君慕倾的回归。

    一年前的仇,他们一定要报,万兽城,绝对不是让人随随便便欺负了就算了的!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没事情。”淡漠突然在她们两个身后响起,带着几丝戏虐。

    霸嚣和吱吱后背都纷纷一僵,她们相互看了一眼,然后猛地转身,当火红的身影映入眼帘的时候,她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主,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主人真的回来了?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。”君慕倾自信一笑,双手负在身后,身边还站着那个妖孽至极的男人。

    吱吱激动地走到君慕倾面前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,“主人,真的是你!”主人回来了,主人真的回来了!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会是谁?”君慕倾看着吱吱,一年多的时间没有看到,不会是都不认识她了吧,虽然她是有一点小小的变化,不过大概的模样,还是没有变的。

    “哇,真的是主人。”说着吱吱就蹦跶了起来,她现在恨不得拟态成小狐狸,继续坐在君慕倾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霸嚣看着君慕倾,原本的激动,慢慢冷静了下来,只是她脸上依旧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回来就好。”是啊,主人回来就好。

    “嗯,我回来了。”君慕倾目光坚定地说道,她转身看着自己的万兽城,虽然这里已经恢复了,跟以前一模一样,但是在寒傲辰的语气里面,她还是能听出来,当时那些人出现的是多么的猖狂。

    一出现就指名道姓地要找她,没有下狠手,但是走的时候,他们都不忘记放下话。

    这就是挑衅,赤果果的挑衅她,挑衅她的万兽城!

    并且还用另外的一种方法告诉她,万兽城不算什么,要是他们想要出手,即便是万兽城,他们也能轻易的毁灭。

    看着万兽城,君慕倾此时才能体会,当时他们都太过自信,他们自信这自己修建的万寿城,已经固若金汤,没有人能够轻易进来。

    可那些人,却硬生生的将这种自信打碎,让他们从幻想中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让他们都知道,万兽城也不过如此,轻轻一打,就碎了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的脸色变得沉重起来,霸嚣和吱吱身体一僵,脸色也不是很好,万兽城的事情想要瞒主人,那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再说,他们也没有打算要瞒主人,这是她的万兽城,是他们的万兽城!

    主人之所以取名万兽,就是这座城,就是他们魔兽的天下,任何人都不得侵犯!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,先去万兽殿。”君慕倾沉声说道,她必须要确认所有人和所有魔兽都没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霸嚣和吱吱纷纷应道,然后跟着君慕倾往城内走去。

    寒傲辰站在君慕倾身边,看着她眼中的神情,他清楚的知道,她在隐忍,隐忍着将要爆发出来的怒火,那滔天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匆匆往万兽城走去,君慕倾这次回来,没有告诉任何人,这也是她让寒傲辰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临君大陆,对那个昙花一现的君慕倾所有议论,都已经慢慢淡去,万兽城虽然存在,也让人不敢随意侵犯,只是那势力,众人还是不敢轻易就得罪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万兽殿前,看着自己的熟悉的万兽殿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她又回到了这里,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我们进去吧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看了一眼万兽殿,她这次回来,一定会有很多想法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她这次回来,能感觉到自己的万兽城,比以前更加强大了,还有空气中的气势,也比以前的更强,即便是她不在,他们也能好好的,并且将万兽城打理的更好。

    看着比以前更加强大的万兽城,君慕倾终于迈开了步伐,踏进万兽殿。

    “事情处理好了就……”君风华还在说着话,可当她看到那一抹红色的身影之时,是彻底呆住了。

    她,她回来了!

    “怎么?”水刃疑惑的看了一眼君风华,见她的目光一直放在身后,他也好奇地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可当他看到门口的君慕倾之时,表情又何尝不是和君风华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就这么看着她,眼睛都忘记了眨,或许,他们更加害怕,自己眨眼,眼前的人就会消失,他们不敢眨而已。

    见他们突然停了下来,君慕倾有些疑惑,“不是还在说事情吗?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水刃全身颤抖,眼中更是闪烁着幸喜诧异。

    被水刃这么一叫,君风华也终于回神,她眼中闪烁着泪珠,走到君慕倾面前,伸出双手颤抖地握住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赤君,你们真的回来了,真是太好了。”她终于醒了,终于醒了。

    她想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,当初君墨抱着浑身是伤的她回到万兽城的那一幕,他们都害怕极了,一下子好像就失去了所有的寄托,感觉掉入了绝望中一样。

    万兽城变成了那个样子,她也那样了,他们当然是大受打击。

    当他们知道她没有事情的时候,才松了口气,然后开始整理万兽城,希望,能在她醒来以后,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万兽城,比以前更加强大的万兽城。

    万兽城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这都是大家依靠着君慕倾才坚持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有事情就说吧,我顺便也听一下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心里暖暖的,有他们在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君风华和水刃赶紧点点头,然后跟君慕倾说着最近万兽城发生的事情,还有一些没来的及处理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一回来,就开始忙事情,寒傲辰有些哀怨,不过想想,自己也霸占了她那么久,万兽城的事情,也都等着她处理,也就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有人听说我不在万兽城,扬言要打进万兽城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眼中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风华讽刺地点点头,“不错,他们是这么说的。”以为赤君不在,就以为他们万兽城任人拿捏,这事情哪里是这么容易的!

    听到这里,君慕倾笑了,笑的无比优雅,她瞳孔的颜色虽然恢复了正常,可是眼珠子却不能恢复以前的颜色,她现在的眼睛,比以前更红,更加红艳妖娆。

    “然后还有什么事情?”君慕倾继续问道,一回来,就听说这种事情,君慕倾心里当然是不乐意,只是人家还没有打过来,现在说什么都太早了。

    “然后就是,剑宗邀请函,他们说他们最近得到了一件上古的神器,可这神器,剑宗没有一个人有办法让它认主,就是发了邀请函,希望各个势力的高手都能前去,看谁能得到让神器认主。”君风华继续说道,其实这个她一开始并不打算去的。

    现在赤君回来,那就大不一样了,这剑宗他们一定要去!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上古神器认主邀请函,真不错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寒傲辰慢慢走来,“这次黑暗神殿就不去了,神殿还有事情,我也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他陪了自己这么久的时间,现在黑暗圣殿大小事情,都是涙城和游子之在搭理,他这个殿主再不出面,黑暗神殿那么些人,只怕就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不舍的看着君慕倾,其实他何尝不想陪着小倾倾去剑宗,只是最近黑暗神殿,真的有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一向对他还比较恭敬的黑暗大尊王,最近都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这就去准备去剑宗的东西。”君风华笑着说道,一年过去了,她身上还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灵气,就仿佛那与世隔绝的仙子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剑宗得到上古神器,上古神器?

    君风华匆匆走出了万兽殿,脸上还带着无法遮掩的喜悦,她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消息,告诉万兽城所有人和魔兽,让他们都知道,他们的城主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吱吱听到上古神器四个字,疑惑地问道:“主人,上古神器和上古神兽一样的厉害吗?”玄武是很厉害,自从他坐镇万兽城西方以后,城里都是平平安安的,没有再发生一点事情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?”君慕倾其实自己都不知道那上古神器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一脸茫然,寒傲辰轻轻一笑,然后开口说道:“这次剑宗得到的上古神器,那是上古的削魂剑,听说这削魂剑,就连人的魂魄,都能一剑就削成两半。”

    “削魂剑?听起来挺厉害的,只是剑宗说没有办法让上古神器认主?”吱吱再次问道,不过就是一件神器而已,主人的那么多神器,都是滴一滴血上去,然后就认主了,也没见有多复杂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咳了一声,“上古神器哪里是那么容易得到的,上古神器都具备着器灵,想要得到神器,就必须得到器灵的认可,不过偏偏不巧地是,这次的上古神器,是上古神器中,最傲气的一件,相传,除了它的第一任主人以外,它还没有认谁做主。”这件神器,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得到的。

    “神器也有器灵!”吱吱不敢置信地问道,“那我主人炼制出来的为什么没有?”主人的都没有,那上古神器,傲气,不过也就是一把破剑!

    “是神器都会有器灵,只是我们现在的神器,都只是最低等级的,在上古时候,我们现在用的神器,就和地上石头差不多,就算是再差的一件,都比现在用的最好的一件要好。”这就是上古神器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霸嚣和吱吱惊讶的看着寒傲辰,地上的石头!

    这么廉价!

    君慕倾听了都不禁嘴角抽动,没想到所有人视若珍宝的各种神奇,对于上古时候来说,就跟石头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一个人类,知道的还真多。”不满的声音从响起,玄武大步走进来,他看到君慕倾的时候,那心情也是激动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没有说话,“说实话,这些东西,好像就是刻在我脑中一样,黑暗神殿没有什么记录,我也能知道。”他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明明记忆中就没有这些东西,但是当他听到削魂剑的时候,关于削魂剑的一切,他心里立马知道的一清二楚,好像刻在了他心里一样。

    刻在心里?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的看了一眼寒傲辰,这和他是黑暗之子,没有多大的关系吗?

    “削魂剑是傲气,同样也是霸道的,所以,君慕倾,你要是想得到削魂剑,趁早打消念头。”并不是他夸大,而是削魂剑,真的有那么厉害,厉害到,没有人能够驾驭。

    君慕倾回过神,若有所思的看着玄武,慢步走到他身边,“玄武,你对削魂剑知道的只有这么一点吗?”同样是上古的东西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”玄武翻了翻白眼,他知道的也就这么多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都是上古的东西,怎么都不了解。”君慕倾惋惜地摇摇头,还以为玄武能够知道的多一点。

    擦!都死上古的东西!

    “君慕倾,谁是上古的东西,我是上古神兽,神兽!”一回来就挤兑他!

    “不是东西是什么反正都是上古东西,你就没有必要辩解了,我都明白的,说不定,你还没有那削魂剑早出生呢。”君慕倾不在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!”玄武像是被人踩中了小鞭子一样,听到君慕倾的话,他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么激动?

    所有人和魔兽,纷纷狐疑的看着玄武,难道被她猜对了?

    君慕倾都不敢相信,她就是那么随口一说而已,就随口一说,就说中了!

    现在不用让玄武点头,她都能确定那是真的,玄武真的没有削魂剑先出世,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激动的。

    “玄武,我都明白,我们都懂的。”君慕倾忍住笑意,她本来是没想笑的,可是玄武现在这个样子,她真的忍不住。

    玄武脸色一黑,瞪了一眼君慕倾,这女人!

    算了,她回来就好……

    玄武轻轻一笑,没有说什么,她手上的这段时间,是担心的人类和魔兽可不少。

    寒傲辰稍稍低头,轻轻笑了一下,再抬头的时候,他刚才的笑容已经消失,又恢复了那淡然的神态。

    水刃他们是不敢笑,要是敢的话,他们早就笑了,不过再怎么样,也要给上古神兽六点面子,玄武毕竟也是上古神兽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去拿削魂剑,我绝对不允许!”北宫煌匆匆走进来,脸上还带着着急,她才刚刚脱险,上古神器就上古神器,那没什么,她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一僵,就看到北宫煌已经走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,老师,别这么严肃。”君慕倾笑嘿嘿地说道,她又没说她要削魂剑。

    “小红蝶,这次你必须听我的!”北宫煌再次说道,他可不是开玩笑的,削魂剑把所有强行让它认主的人,都杀了,连灵魂都没能逃过,这儿危险的事情,他绝对不能让她去冒险。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“老师,你想多了,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削魂剑。”她只是说要去剑宗,没有说过是为了削魂剑而去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北宫煌狐疑地凑过脑袋,看着君慕倾的脸。

    这么严肃,应该是没有骗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她就没有这么想过,是他一进来,二话不说,以为她要去那削魂剑。

    北宫煌脸上立刻露出笑容,然后满意地点点头,这样就对了。

    “上古神器,不过也就是一把破剑,拥有剑魂就是神器,那我自己炼不就得了。”君慕倾不在意地说道,器灵啊,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,去看看一也不错,至于那削魂剑,她就没有打算要。

    都是炼器师,拿一把别人用过的破剑,她才不要。

    北宫煌听到君慕倾的豪情状语,顿时一阵石化,自己炼不就得了!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那是上古神器,说炼,就能随便炼制出来的吗?

    不过这丫头是最什么事情都有可能,想到这里,北宫煌立刻冲破身上的龟裂,笑呵呵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,自己炼制的,更加好。”他学生炼制出来的,当然是最好的,那削魂剑,不过也就是一把破剑而已。

    玄武满头黑线的看着君慕倾和北宫煌,他们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那是削魂剑,比他都早出世的削魂剑,从上古到现在,它从来都不肯轻易认主的,他们怎么能说自己炼制。

    玄武尽管这样,可是魔兽和其他人都自信满满的看着君慕倾,她说会炼制出来,说不定就真的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什么时候看跟我去神举学院?”凤如歌瞬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他还是和以前一样,一样的风骚。

    看到凤如歌,君慕倾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“咳咳,凤大叔,我才刚刚回来,你就想着让我去神举学院?”再说了,她现在也不是去神举学院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丫头……”凤如歌可怜兮兮地看着君慕倾,就是让她去一趟神举学院而已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这个表情也没用啊,“凤大叔,你要明白,过几天我就要去剑宗了对不对?那我现在就不能跟着你去神举学院。”神举学院,她是不会去的。

    北宫煌气愤地一脚就踹开了凤如歌,“你这个老骨头,又敢来这里抢我学生,找死啊!”

    “北宫煌,你敢踹我!”凤如歌被人踹了,立即就清醒过来,他指着北宫煌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踹的就是你,凤如歌,你嫌她老师师父还不够多是不是,苍穹大陆三个传奇人物,两个是她老师,一个是她师父,你还想怎么样!”擦!再来一个,不就是五个了!

    “什么!不行,我得让她也认我当师父,我好歹也是临君的一大传奇。”说着,凤如歌就往君慕倾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北宫煌又一脚踹过去,“凤如歌,收起你那龌龊的心思,我学生才不会让你做师父!”笑话,已经有了四个,还让他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“北宫煌,老子跟你拼了!”凤如歌拉起衣袖,开始自己的反抗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这一幕,这战争也不用这激烈吧?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水刃犹豫地叫道,这要分开他们两个吗?不过看起来他们挺开心的。

    是啊,主人回来了,没有谁会不开心,他们都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水刃,凤如歌还那么怕闪电吗?”他现在还能留在万兽城,应该是不怕了。

    水刃微笑着回答:“主人,他前几天刚刚冲破领帝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果然是冲破了心里的障碍,都晋升了,还领帝,不错不错,是挺厉害的。

    北宫煌和凤如歌的闹腾,让万兽城都洋溢出了开心的笑声,沉静已久地万兽城,犹如一头苏醒的狮子,很快的,就会展露它的雄风!

    万兽城因为君慕倾的到来,笑声不止,月家这边更是闹翻了天。

    “什么!万兽城那群小子知道我外孙女回来了,现在才通知老子!”月苍龙看着月长空,脸红耳赤地指着外满说道。

    月苍空轻咳了一声,他其实很想说,万兽城的都是魔兽,年纪都不小了,有些还在他们家主之上,也不知道谁才是小子。

    当然,这话,月长空是绝对不会说的,死都不说!

    “走!老子要去万兽城,老子要去看外孙女!”那小丫头终于没事了,没事就好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他都担心死了,现在幸好没事了。

    说着,月苍龙就往外面走去,见月苍龙要离开,月长空立马走上去。

    “家主,家主,这个……我觉得,你还是准备一下去剑宗。”月长空笑呵呵地说道,梦色这个时候为什么不在!

    月苍龙狠狠地瞪了一眼的月长空,“为什么,老纸才不去什么剑宗!他剑宗算老几!想让老子去,等老子死了再说!”月苍龙一口一个老子,说的无比的顺口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,这个……”月长空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“家主,可是小倾已经去剑宗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赶紧准备去剑宗!”月苍龙大声一吼,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月长空的面前。

    月长空欲哭无泪地看着月苍龙离开的背影,顿时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家主,你刚才还说,等你死了再去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小倾倾没事了啦,还因祸得福,哇咔咔…

    至于外公,哈哈,好有爱有木有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