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两人刚想再说什么,耳边就传来呼唤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!小倾妹妹!”百里玺看着远处站着的红色身影,赶紧叫道,连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微微一愣,纷纷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寒傲辰不自觉的将双手抱紧,看百里玺的目光,有些防备。

    君慕倾低头一笑,轻咳一声这才抬头说道:“冒险联盟的二公子,百里玺。”想必他也是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“跟外界说的不一样。”寒傲辰撇了撇嘴,眼中有些哀怨,小倾妹妹,他都没有这么叫过。

    “你都说外界。”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那俊美的脸上,露出哀怨的表情,她只是无力的摸了摸鼻子,然后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寒傲辰点点头,拉过君慕倾的手,两人并肩站在原地,看着百里玺的到来。

    魔兽们见有外人来了,也纷纷走了过去,他们更加好奇,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,进来的目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百里玺气喘吁吁地跑到君慕倾面前,当他看到寒傲辰的那一刻,呆呆地站在了原地,目光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你好美!”百里玺呆呆地说道,真的好美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。

    寒傲辰皱了皱眉头,脸上带上一丝烦躁,却在此时感觉到手上一紧,他扭头往身边看去,就看到君慕倾笑盈盈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如果不美,我才看不上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握寒傲辰的手也更紧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脸上的怒意,因为君慕倾的回答,瞬间逝去,一张俊脸从刚才开始,就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魔兽们站在一旁,看到寒傲辰脸上的笑容,纷纷捂脸。

    他们不认识眼前的男人!

    “君姑娘。”另外一个声音缓缓响起,古江南慢步走来,脸上带着儒雅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到古江南出现在这里,君慕倾愣了一下,他怎么也来这里?难道也是为了玄武的传承吗?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来这里了?”君慕倾淡淡问道,心里还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古江南轻轻一笑,“我路上遇到了流沙,就掉进这里面来了。”他还以为自己死定了,结果掉进了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宛若世外挑源,就好比另外一块天地,要不是掉进流沙的人,也不知道,桑漠之中,还有这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君慕倾低声应道,掉进流沙的人是不少。

    寒傲辰疑惑的看了一眼古江南,然后将眸子移开,看向百里玺,他还真会装,这么多人都没有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该离开这里了吧?”火镰无趣地说道,他们在这里待的时间也够长了,而且,被上古神兽的威压这么逼迫了十几天,他的实力,有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,我这次升了一个等级!”火萤双手叉腰地笑道,这多亏了玄武,不然她还没有这么快晋升的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淡淡一笑,他们都进步了。

    玄武脸色一黑,“你们这些臭小子!”是臭小子,看在他们这么用功的份上,就算了,不愧是君慕倾的魔兽,任何的机遇,他们都不会错过,这点还真是想她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轻咳一声,都纷纷仰头看天,就是不去看玄武。

    他们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能出去吗?”君慕倾抬头问道,他们是从流沙进来的,不可能又从流沙出去。

    玄武点点头,“自然是有的,里面有一个传送阵,能直接送我们到沙漠以外。”传承全部回归以后,他的记忆,也变得更加的清晰,至于力量,早就恢复了以前,以后,他将超越以前。

    “好耶!”吱吱跳上火镰的怀里,自从火镰回来以后,她就彻底的把君慕倾,这个主人给抛弃了,每天都跟着火镰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了一眼百里玺,沉声说道:“涙城,走出这里以后,你送百里公子回冒险联盟。”他一口一个小倾妹妹,叫的还真是愉快。

    涙城额角划下一滴冷汗,恭敬地应道:“主上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然后转而问道:“古公子,那你呢?”他不可能跟着他们一起走吧,就算是他愿意,还有人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要想到寒傲辰那哀怨的模样,就忍不住笑,只是他一定不会让外人看到他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会离开。”古江南轻笑着说道,嘴角勾起一丝笑容,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寒傲辰,却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君慕倾也不挽留,反她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,要是让古江南跟着,也的确是不方便,况且还有些事情,她暂时还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等一切决定以后,他们也没有再停留,百里玺当然是不想跟君慕倾分开的,只是不管他如何的不愿意,那也是无效的,有寒傲辰在,他哪里会让百里玺留下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觉得,他出来这么长时间了,是时候回冒险联盟了。

    四方城这是离桑漠不远的一个城镇,四方城也处于在偏远的地带,和苍穹大陆的芙水镇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简陋的茶棚里面,突然出现了一行俊男美女,瞬间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里没有好吃的。”吱吱不满地说道,一点好吃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只是一个小城镇,当然不会有什么其它好吃的东西,吱吱虽然是个吃货,可是这个吃货,嘴巴还很刁,一般的东西,它还不肯吃,说是不肯,更像是不屑。

    除了在君慕倾面前,吱吱会乖巧一点,在火镰面前,吱吱会慵懒一点,可她毕竟是圣灵兽,任何时候,她都拥有着圣灵兽的高傲。

    魔兽都是个高傲的,等级越高,血统月纯正的魔兽,那就更加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的看了一眼吱吱,他们才找到一个地方喝茶,她就说饿了,这个时候,总不能给她魔核吃,那会吓坏多少人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干嘛这个样子?”小碧别扭的扭动着身体,盘在玄武的肩上。

    男装!黑眸黑发!

    它从来都不知道,一个人的发丝还有眼睛的颜色,可以这么随意的变化,君慕倾当真是让它开了一会眼界。

    “这样子不好吗?”君慕倾理了理衣服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回万兽城以前,她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,扮成男装,这样子也是为了方便,不过某人好像不太乐意。

    寒傲辰当然是不乐意了,君慕倾穿上男装以后,他就不能过分的亲近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不然我们现在立刻马上回去好不好?”他们完全可以现在马上回去了,让黑暗之力送他们回去,这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缓缓开口,“不要,万兽城什么东西都有了,就是没有传送阵。”就连玄武传承的地方,对有传送阵,就万兽城没有,她才不平衡。

    寒傲辰无奈地点点头,然后抬头瞪了一眼玄武,他好好的显摆什么!

    玄武摸了摸鼻子,他又不知道,这样会让君慕倾,也想在万兽城建传送阵。

    “传送阵不是要先找到一些布置传送阵的晶石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现在不就是要去找,我要尽快带回万兽城,这样,你的黑暗神殿,我都能随意去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幸好此时是男装,不然茶棚里面,不知道会有多少双眼睛,窥探她。

    “这个也对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只要在他黑暗神殿的传送阵上面,记录下万兽城传送阵的符文,她就能自由的出入黑暗神殿了,他也能用最快的速度到万兽城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寒傲辰也不再哀怨了,他现在都恨不得立刻找到不知传送阵的空间晶石,还有那相应的符文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!”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翻了翻白眼,他们就知道最后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他们都见过很多次了,最后寒公子就会同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说的事情合理,寒傲辰当然会同意,他也想着给万兽城建传送阵,但是,他更加希望,君慕倾能换回女装。

    “倾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寒傲辰一阵无语,他现在想改变主意行不行,先回万兽城!

    可是他知道,当然是不行的,“墨。”叫完,寒傲辰一个叫汗颜,只是又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对了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只是她这一笑,原本俊美的容颜,变得更加的风华绝代,茶棚里顿时一阵轰动。

    引起这场轰动的,当然不会是男的,而是茶棚里面喝茶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寒傲辰面对周围的目光,顿时满头黑线,太阳穴也在跳动,可君慕倾不在意,他也没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笑的直接趴在了桌子上,又不敢笑出声,只能趴在桌上,身体一颤一颤。

    他们也只有在君慕倾面前,能见到寒傲辰的这一面,他只会在她的面前,有不同的情绪,不过,这也太好笑了,真的是太好笑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寒傲辰,嘴角抽动了一下,愣是把笑意忍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围围着的人越来越多,尽管寒傲辰和君慕倾都将容貌用幻器,隐去了几分,可是还是少见的美男子,更别说他们还露出笑容,那就是更加的招蜂引蝶,把周围的女人都招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真正围过来的,不只是女人,其中不少的还有男人,这样的两位美少年,他们当然也想见识一下。

    两位公子俊美无比,他们身后的随从也不差啊,比起他们虽然差了一点,但是比他们见过的任何一个美人,都要好看。

    四方城来了俊美公子,这件事情一传十,十传百,一下子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对面众人的目光,他们两个也没有去理会,他们爱看就看,反正这也不是他们真正的样子,即便是记住了,他们走出四方城以后,也能随时的改变模样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,赶紧都滚!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,没看到宋大老爷来了吗?”霸道的声音在茶棚外面响起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会有出来找死的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,听说是宋大老爷来了,赶紧都散开,却又舍不得离开,只能站在远处,远远的围观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来的美人啊?”肥硕的男子,刚走进来,没有看寒傲辰,也没有看君慕倾,而是把目光放在犹如雪莲一般的雪姬身上。

    的确,君慕倾在装扮男子以后,雪姬身上的气质,还有她的容貌,也的确是上上等。

    男人见了,不心动,那才是不应该的。

    吱吱坐在火镰肩膀上,不禁松了口气,幸好主人让她凝态成小狐狸,不然现在被调戏的就是自己了,她才不要,除了火镰以外的人和魔兽调戏,要调戏,也要给火镰。

    雪姬皱了皱眉头,看着那肥硕的大手,她厌恶地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!长得比我还难看,你还敢调戏我们第二美人。”桑无际散漫地躺在座椅上面,吊儿郎当的模样,把一个强盗头子该有不要脸,都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第二美人!

    听到这话,吱吱瞬间就不平衡了。

    第一美人,当然是主人,要是雪姬是第二美人,她不就是第三了!

    “吱吱!”吱吱狠狠地瞪了一眼桑无际,然后舔了舔嘴巴。

    桑无际看到吱吱那模样,顿时打了一个冷颤,他刚才说什么了,怎么又得罪这祖宗了?

    火镰抚了抚吱吱的头,轻声说道:“别惹麻烦了,乖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!”吱吱对于火镰的举动,那一个叫满意,然后美美的躺在他怀里,舒舒服服地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魔兽们压根就没有把眼睛放在来人的身上,见吱吱这个样子,不禁汗颜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这可是我们宋老爷,识相的就赶紧滚,这个茶棚,我们已经包下了!”站在宋元身边的管家,凶狠地说道,他在这一代的名声,不比他们家老爷差。

    只是那管家,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到临头,这些魔兽,哪里是好招惹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和君慕倾,干脆就走到一旁,让他们自己去解决,不能有什么事情,就是他们两个处理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学会在人类世界的处事方法,跟在君慕倾身边这么长时间,该学的也学了,不用多说,他们也知道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寒傲辰趁着所有人的眼睛,放在雪姬身上,一把拉过君慕倾,也不怕任何人看见。

    “弑云,你说怎么办?”观月笑盈盈地说道,一副好脾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弑云凶狠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人,冷冷吐出一个字,“杀!”对于人类,他没有什么好手下领情的,这辈子,也只有一个人类,能让他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“不好吧,你看看我们都是斯文……人,咳咳,怎么能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。”火镰笑呵呵地说道,抚着吱吱的后背,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宋元,没有一点的温度。

    这个人字说的是多勉强啊!

    他们都不是人,干嘛要斯文啊……

    只是那冰冷的目光,让他们都忍住了出手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我看,先挖眼,然后砍脚。”闪电不在意地说道,满足的喝了一口茶水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好大胆子,敢威胁我!”宋元面红耳赤地说道,只是双腿已经在打颤,要不是由他的管家抚着,早就已经瘫软坐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属于高手的威压,扑面而来,宋元清楚的知道,眼前的人,都是高手,而且一个个都不是他能够招惹的。

    他哪里能想到,四方城,突然出现的俊男美女,不但美,而且个个都是高手。

    强大的威压,将整间茶棚笼罩,魔兽们一个个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只是走来的宋元,还有他的手下,此时此刻,全身都在颤抖不停,无法停止。

    “威胁你?不然我们就先砍手,再跺脚!”火萤搓了搓手,哪里有点人类女子该有的模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看到火萤的样子,不禁扶额,这么长时间,她怎么还能这么暴力,怎么还能这么天真。

    还能再天真一点吗?

    “啪!”宋元和他的人,纷纷瘫软在了地上,额上冷汗不止。

    站在外面看着的人,都神奇的看着这一幕,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宋元,这副嘴脸呢!

    “滚!”弑云不屑地说道,这样的人类,他们才不屑出手,只怕是他来求,他们都不会动手,碰他一分。

    周围的威压,在弑云那一声过后,瞬间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宋元感觉到没有像刚才那么的压抑,哪里还能想其它的事情,拔腿就往外面跑去,恨不得自己再多长两条腿。

    主子都走了,当下人的,当然也要随着离开,他们可没有胆子,跟面前的人斗。

    一场小风波,就这么过去,君慕倾寒傲辰都回到主桌,继续休息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刚才干嘛不让我杀了他们?”火萤不满地说道,就是两个人类而已,杀了就杀了,她为什么要阻止。

    “雪姬都没有动手,你们杀他做什么?”君慕倾反问道,雪姬直接就把他们给无视了,要是他们敢动手动脚,那还没有碰到雪姬,就会全身的筋骨脆裂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及时阻止了这一场悲剧的上演。

    “厚!雪姬,你刚才已经准备出手了是不是?”火萤赶紧问道,她居然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雪姬淡淡一笑,自从紫姬出现,然后自杀以后,她脸上就会常常出现笑容,尽管有些事情,她还没有跟君慕倾说,君慕倾也没有问她。

    “暖暖跟着涙城去了冒险联盟,是不是直接就回城了?”水刃疑惑地问道,那他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去?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他们也快回去了不是。

    他们聊着的时候,周围的人该散的都散了,还有一些,是茶棚里面的客人,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进去,就怕惹到了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刚才的事情,他们可都是全部都看到了,只是说了两句话,就让宋元狼狈逃走的人,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别说话。”寒傲辰脸色一沉,墨色的眸子,往茶棚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冲破云霄的声音,从隔壁街传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的声音,不是宋元的吗?”

    本来就忐忑的人,听到这一声,又变得更加的不安起来,刚才和宋元有冲突的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茶棚里面的所有人,一下子变得草木皆兵起来,他们尽管佩服君慕倾他们,同时也在害怕,这些人就算是不说,他们也知道,对方就是高手,的还是非常厉害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谁这么良心发现,把那个人给杀了?”火萤疑惑的抬头,也不知道刚才的那个人类,得罪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杀了?

    听到火萤的话,茶棚里面的人,赶紧往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他们四方城,宋元是作威作福,可城里面最厉害的人,也是他,他都死了,那还有谁能挡住来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离开这里。”君慕倾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魔兽们赶紧应道,他们都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十几道身影,悄然的从另外一边离开,才刚刚走出四方城,浓郁的血腥味,就从后面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闻到这血腥的味道,君慕倾不禁停下了步伐,她扭头看了一眼身后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真的好像巫族的那个时候,像极了!

    “小倾倾?”寒傲辰疑惑地看着君慕倾,难道她想救那些人吗?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君慕倾扭头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并不是她狠心,而是,在这个世界上,能少一事就少一事,假如今天是万兽城,也没有人会理会他们的死活,这个世界,就这么的残酷,没有丝毫的人情可言。

    魔兽们见君慕倾不是去救那些人,紧张的神情,才松了一分。

    他们魔兽,当然是不会去救那些人类,刚才的时候,他们四方城的土霸王走来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理会,所有人都袖手旁观着。

    当时只怕是一个人出声,君慕倾现在都会迟疑一下,只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站在一旁,如同看一场被欺凌的好戏。

    他们才刚没走几步,右手边的方向,走出来一行黑衣人。

    他们个个带着黑色披风,更是将他们的样子遮住,当看到他们的时候,那些人也停下了步伐。

    “动手!”低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那人身后的人,正想拔出手上的武器,却立刻被制止。

    “那也!”为首的人厉声呵斥道,一双冰冷的眼睛显露在外,同样是警惕的看着君慕倾他们,好像准备着随时动手一样。

    站在为首身后的人,赶紧低头,后面的随从,就立刻将武器收好,恭敬地站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我们各走各路好了,我当没见过你们,你们也当没见过过。”君慕倾说着耸耸肩,不在意地说道,这一场屠杀,只怕是为了他们几个,她就说一向平静的四方城,怎么会招来杀机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点点头,带着自己的人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人离开,魔兽们都没有怎么关心,其他人类,他们也没有必要去关心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水刃疑惑地问道,出现了这样的事情,肯定是不能去找传送阵的晶石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“你们傻啊,当然是回城,传送阵的晶石什么时候都可以找,我就是说说而已。”说完,君慕倾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,她只是想多看看寒傲辰哀怨的样子而已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到君慕倾的笑容,即便是知道了她的想法,也只能无奈地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这次你没有猜到我想什么了吧?”君慕倾笑盈盈地说道,不然每次都被寒傲辰猜中的自己的心思,这次不行了吧。

    寒傲辰宠溺地说道:“还真是没有。”原来小倾倾留着这么一手。

    “走吧,赶紧回去,等会这城里的人要是被杀完,他们没有找到要找的人,就该找来了。”君慕倾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,刚才那些人离开的方向,迈出步伐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寒傲辰走在她的身边,而魔兽们,一个个,都跟在她身后,脸上的表情,是那样的,恭敬,尊重。

    君慕倾出去这一趟,万兽城还是那个样子,城里面,不但有君墨处理事情,还有就是凤如歌和北宫煌。

    凤如歌见君慕倾回来了,那叫一个老泪纵横,差点就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回来,就见凤如歌这么“热情”的接待他们,她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君慕倾满头黑线地问道,这耍无赖也太那啥了,对没有说什么事情,就是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凤如歌见自己终于引起了君慕倾的注意,赶紧站起来,“我要离开!”他不能再待在这里了,这里几乎每天都有魔兽晋升,他就不明白了,怎么好好的一座万兽城,动不动就会有魔兽晋升的事情。

    还有好几次,大晚上的,他都睡着了,都被天罚给吓醒来。

    魔兽尽管都晋升成功,可是他一把老骨头,哪里是禁得起这样吓的!

    “啊?”就为了这么一点事情,他就闹腾成了这个样子,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们欺负他了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!我就是要离开,现在就离开!马上离开!”他不要待在这里,早就想走了,就是因为她一直都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狐疑的看了一眼北宫煌,拉了拉寒傲辰的衣袖,自己悄然的后退。

    寒傲辰点点头,耐心地和凤如歌说话,让君慕倾有机会去找北宫煌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当北宫煌把真相告诉君慕倾以后,她就直接笑趴下了。

    堂堂神举学院副院长,居然怕天罚,太好笑了,这不能怪她,天罚本来就是每次晋升的时候来一次。

    要是你害怕天罚的话,晋升的时候,危险就会变得更大,凤如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晋升了,就是因为,他害怕天罚,所以实力一直都停滞不前。

    “老师,要是这样的话,那就更加应该让他留在这里。”君慕倾忍住笑意说道。

    害怕就好克服,而不是逃避,他这样子在万兽城待久一段时间,就会慢慢的变好了。

    几乎每天都有魔兽晋升,看来龙腾和弑云带来的魔兽,都不错,他们在服用了华滋以后,实力都得到的提高。

    北宫煌无力地靠在桌上,“我也想他留下来,让他克服,可是他不同意啊。”这能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要离开?

    君慕倾目光一沉,脸上露出一抹冰冷,“要离开可以,他自己离开。”要这么离开万兽城,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万兽城的阵法,那老头虽然知道了一点,可是要离开万兽城,还不行。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好!”北宫煌站起来,笑呵呵地说道,这样,他自己就不能离开万兽城了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北宫煌,脸上也露出一抹笑容。“老师,如果我把万兽城交给你打理,你说好吗?”大哥既然是六王城的六王之一,那就不能时时刻刻待在万兽城。

    北宫煌微微一愣,错愕的看着君慕倾,“你当真放心给我管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你可是我老师,再说了,就风华帮你,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有他们在,万兽城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老师留下来了,凤如歌就会跟着留下来。

    到时候打理万兽城的,就不只是他和风华,还有凤如歌。

    那老头虽然说害怕闪电,可总有克服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好,我帮你打理万兽城,只是那些魔兽……”魔兽未必会听人类的,他这段日子算是见识过了,万兽城的魔兽,不管是谁,见到君慕倾就会恭恭敬敬,一旦见到他们,就会有那种不屑,还有气愤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看着西方的位置,“上古神兽之一,玄武坐镇在四方,魔兽怎么还会放肆,还有龙腾,他也会管理的。”她这次回来,主要的就是交代一下。

    上古神兽坐镇万兽城!

    北宫煌一脸狂汗的看着君慕倾,这么动人心魄,能吓死人的事情,她居然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变态啊,上古神兽想玄武,那是镇守在四方的神兽,是玄武大帝,也是西方的守护神兽,她现在用来守护自己的万兽城。

    是个人听了,都会吐血的啊!

    “你不会还先找青龙,朱雀,白虎吧?”北宫煌无比汗颜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的万兽城,就是按照四大神兽镇守的方向而建造的,难道她一开始,就想着,找齐上古四大神兽?

    “这个我没想过,万兽城这么修建,我只是为了方便阵法,有些阵法,需要这些。”上古神兽,她得到一只就已经不错,聚集四只,她是想来着。

    北宫煌点点头,他还以为,这小丫头,是要找齐上古四大神兽呢!

    “赤君,你快去看看吧。”君风华匆匆走来,她的身上总是带着脱俗的灵气,就如同是万兽城的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赶紧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不能让我留下来。”凤如歌见君慕倾来了,赶紧走上去说道,这辈子,他什么都不怕,就是怕这该死的天罚,结果到一个万兽城,眉头都是闪电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凤如歌,有他这样的吗?

    “凤副院长。”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啊?”君慕倾这么客气,让凤如歌一下子放松了警惕,但是周围的魔兽,却不同声色的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脸上露出真挚的笑容,“你想让我进神举学院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凤如歌立马回答,他在万兽城留这么长时间,不就是为了让她进神举学院吗?她要是进了神举学院,那是多好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北宫煌在心里狠狠的啐了一声,现在的君慕倾,哪里用去什么学院,他不就是想让她去,然后自己威风一下吗?

    “让我去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……”君慕倾迟疑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你说,只要你肯去,我什么都答应你!”凤如歌立马答应,哪里还记得什么天罚,什么闪电的事情。

    围在周围的魔兽和人,都纷纷扶额长叹,他知道自己说什么吗?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赤红的眸子里面,闪烁出狡黠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凤如歌说话一言九鼎!”凤如歌目光坚定地说道,只要她肯去一趟神举学院,做什么都可以!

    君慕倾收起目光,看了一眼周围,“那好,你就继续留在万兽城,没有我的同意,不准离开。”这么容易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凤如歌无语的看着君慕倾,她就不能换个条件吗?

    见凤如歌迟疑,君慕倾立马说道:“就这一个条件,你答不答应,随便你。”他要是不克服闪电,怎么能够晋升,他应该是很长一点时间都没有晋升了,在万兽城,也算是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要是有些人心里有某些障碍,就算是给他一瓶的华滋,那也是害了他。

    这要等他自己克服,留在万兽城,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凤如歌咬咬牙,他真的不想答应,可是,他刚才已经答应了,现在想反口都来不及!

    他一开始,就被君慕倾这丫头给算计了。

    “答应吧。”北宫煌开口说道,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,要是克服了,还能突破,没有什么不好的。

    凤如歌特别的想一巴掌,拍死北宫煌,他说的倒是简单。

    “好!”凤如歌咬咬牙,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答应就是最好的了,只要他留下来,就离突破不远了,不然永远留在十二级巅峰领主,也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笑着看着凤如歌,答应了就好,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几道闪电而已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就先走了,火镰和闪电要看看万兽城。”吱吱兴奋地说道,她又回到了万兽城,还是万兽城好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魔兽们立马就转身离开,他们相处的时间不是很久,但毕竟是魔兽,在某些方面的认知是一样的,所以能够很快的就相处下来。

    君墨见火镰和闪电都来了,就知道君慕倾已经知道了六王城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是一开始就打算告诉她的,可是后面的一些事情,一直都没有来得及说,再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,她已经去了桑漠。

    魔兽们都离开了,留下来的,就只有君慕倾寒傲辰,君墨,君然,还有君风华,和北宫煌凤如歌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倾儿,**楼被灭了。”君墨第一件事情,就是说这几天的传闻。

    **楼,那么一股势力,也有几百年了,说灭就被灭了,而且是无声无息,都没有人知道是谁做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犹豫往寒傲辰那边看去,“你灭**楼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顺眼。”寒傲辰冷冷吐出两个字,眼中无尽的都是杀意,只是灭了他们算是轻的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不顺眼就把人家给灭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做的!”君墨立马站起来,惊讶的看向寒傲辰,他们是怎么做到一夜之间,就把人家**楼给灭了的!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迟疑了一下,然后纷纷点图,“算是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再次一阵无语,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就这样,**楼就没了,两个变态啊!

    “然后还听说,冒险会和苍雄堡选出的新的首领。”君然小心翼翼地说道,这不会又和他们有关系吧?

    “知道啊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,那两个死了,当然要选新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都刚刚才得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,那什么**楼楼主,还有苍雄堡堡主是被冒险会会长杀的。”君慕倾本来不打算解释的,不过为了让他们不担心,还是说出了实情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情况?”他们真的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人,主人,涙城他们回来了!”暖暖大步走来,连忙跑到君慕倾面前,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暖暖出现,君慕倾有些无语,她都回来了,她当然也知道涙城也回来了,他们是一起去的冒险联盟。

    “然后还有那个美人哥哥也回来了,还有一个很美人姐姐。”暖暖陶醉地说道,美人啊,她最爱的美人……

    美人哥哥,美人姐姐?

    谁能告诉她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是我们。”百里玺的身影立马窜进来,直接就往君慕倾面前凑去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到这情景,一把就拉过君慕倾,不让百里玺靠的太近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其实君慕倾想问的是,他是怎么进的万兽城的,但是一看到暖暖的模样,她就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暖暖得意的看着君慕倾,然后指了指自己,“主人,当然是我带美人哥哥回来的。”美人哥哥啊……

    哥哥!

    君慕倾差点就被口水呛到,暖暖叫百里玺哥哥!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我回到冒险联盟以后,说是你救了我,我大姐就非让我带她来谢谢你。”当然,能见到小倾妹妹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谢谢?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和冒险联盟又有关系了?

    “玺儿,你也太没有礼貌了。”玫红色的身影缓缓走进来,犹如一朵盛开的杜鹃一样。

    百里玺听到这个声音,赶紧走过去,“大姐,这个就是小倾妹妹。”都是小倾妹妹救了他嘛,再说了,这一路都是这样子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见百里玺现在的模样,就知道,他又开始装了。

    就连在自己至亲的人面前,他都要装出无知的样子,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百里大小姐。”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,百里杜鹃找自己干嘛,就算是救了百里玺,也不用亲自来万兽城。

    百里杜鹃大步走来,身上有着干练的气势,一看就是精明干练之人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,我这次来,只是想谢谢你,不用这么客气的。”百里杜鹃微笑着说道,那平易近人的笑容,一下子将刚才的精明干练遮掩而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客套的回答,你一句,我一句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她们是在说着客套,只是一旁的人,都愣在原地,她们很熟吗?怎么看起来,好像是很久没见面的老朋友一样?

    他们哪里知道,君慕倾从相思那里听说过百里杜鹃,百里杜鹃也在相思那里听说过君慕倾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就差没见面,其余的事情,都了解的差不多,聊起来,自然也就跟老朋友一样了。

    只是君慕倾还是不明白,百里杜鹃这次来万兽城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百里杜鹃不说,她也不着急,反正她会有说的时候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