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道闪电,瞬间没入三人的身体,他们瞪大双眼,惊恐的看着前方,手上的力量在慢慢减弱,然后砰的一声,倒在了地上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吱吱立马将身体变小,九条尾巴却还在身后一摆一摆的,她蹦跶到那几个人身上,用鼻子嗅了嗅,表情就变得郁闷起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是人类好不好。”她还以为今晚能大吃一顿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然后从纳戒里面拿出几枚魔核,“这个就算是奖励你的。”她当然知道刚才的那几个是人类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魔核的诱惑,吱吱哪里会有这么积极的召唤出闪电来,看到刚才的闪电,吱吱好像又变强了。

    “哇!魔核!”吱吱眼中露出渴望,嘴角流下一滴口水,一下子就蹦跶到君慕倾的手上,一把把所有的魔核都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吱吱满心欢喜的吃着魔核,一点都不顾周围传来的目光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那一个叫汗颜,每次吱吱一看到魔核,就不淡定了,幸好他们的魔核,在进入尊神以后,都转变成了丹元,不然……

    看到吱吱真的才吃魔核,桑无际彻底焉了,她是真的吃魔核啊,这是真的,那他的魔核不就是很危险!

    桑无际那一个叫庆幸当初自己没有离开,不然,自己的魔核,就会惨痛的丢失,落入眼前的魔兽肚子里面去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魔兽啊!怎么连魔核也吃!

    吱吱一下子就把君慕倾给的所有魔核吃完了,寒傲辰看到这一幕,只是轻轻一笑,这么多年过去了,它还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吃完魔核以后,玄武还在传承,地上的三个人被闪电劈了之后,就再也没有爬起来。

    吱吱搓了搓爪子,笑呵呵地看着君慕倾:“主人,能不能我吃几颗黑色灵丹?”那东西才好吃,虽然说主人给她很多紫色的,可是她还是觉得,黑色丹药好吃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君慕倾轻咳一声,她还没吃够啊,现在还打着黑色丹药的主意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不是吃灵丹的时候,还有些人要招待不是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往远处看去,赤红的眸子里面带着几丝冰冷,玄武传承的地方,能找到的,不只是他们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来了,就不用躲躲藏藏的。”寒傲辰抬头看去,墨色的眸子中带着冰寒,绝美的脸上一片寒霜。

    他当然也发现了,这三个人不过是先出来探看一下他们实力,看看他们还能不能反抗。

    能够这么了解玄武传承的威力,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不愧是黑暗神殿殿主。”灰暗的身影慢慢出现。

    当君慕倾看清楚来人的时候,拳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握起,眸子中也出现了几分怒意!

    “君城主,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啊?”男子从花丛走过,眼睛一直放在君慕倾的身上,他每走近一步,脸上的表情,也难看一分。

    才短短的几年不见,她就已经是大神王级别!

    “我也想不记得你!”君慕倾咬牙切齿地说道,当初在阴月城的斗技场上,要不是他,自己怎会暴露身份!

    她现在还记得,那个时候,她心里涌出任人宰割地感觉,给她这种感觉的,正是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玄武传承,你的魔兽,又受玄武威压影响,看来,杀你,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男子受伤涌动着元素,脸上也出现了杀意。

    他现在更后悔的是,当时没有杀掉君慕倾,而是任由她羽翼逐渐丰满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一沉,看了一眼地上人,“这些也是你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过三个废物而已,死了就死了!”男子一点都没有惋惜,仿佛在他眼里,已死的三人,就如同蝼蚁一般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君慕倾是受了玄武的影响,她只是感觉到有一点点不舒服而已,不过他们好像认为,她现在被玄武的力量束缚,全身虚弱,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要这么认为,君慕倾也不反驳,只是静静地靠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还有我。”寒傲辰柔声说道,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小倾倾,但是他们未必也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当初玄武出世的时候,小倾倾都没有任何事情,现在更加就不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安心地点头,她知道有他在。

    “怎么,黑暗神殿也想插一脚?那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说着,男子脚下的斗技阵展开,瞬间而逝去,让人看不清楚,那是什么等级。

    君慕倾眯起眼睛,领王级别!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!”寒傲辰将君慕倾扶到一旁,脚下也瞬间展开了斗技阵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,在那么一瞬间,就消失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领王领域!

    君慕倾着急的看着玄武的石像,怎么这么久都没有传承完,刚才到底是谁的领域。

    这是寒傲辰领王领域,还是那个人的!

    “原来,你就是君慕倾。”紫色的身影慢步走来,脸上带着几分邪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这个人有点眼熟,“你是谁?”不过她不记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有备而来的,突然就出现在了这里,更确切的说,他们只怕是一开始就找到了玄武的传承,只是,玄武传承都有封印存在,他们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魔兽们看到那紫衣女子走来,都纷纷一愣,这是领主级别的威压!

    他们到底是什么人,什么时候,领主变成大白菜了?

    该死的!他们现在被上古神兽的威压限制住,就只能看着眼前走来的魔兽嚣张,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紫衣女子见君慕倾问自己是谁,顿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她君慕倾还好敢问自己是谁,在死亡之岛,自己就差点死在她君慕倾的手上了,这次来,她是来报仇的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眼前的人,一时之间,她真的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,只是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的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紫红色的火焰,在紫衣女子周围燃起,君慕倾看到这熟悉的一幕,猛地想起来。

    “噢~我记起来了,你就是死亡之岛那个疯女人!”君慕倾脑海中猛地响起那个紫色的身影,若有所地说道。

    魔兽本来还在奇怪,可当君慕倾把后面那句话说出来以后,他们顿时就喷了。

    疯女人……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个手下败将罢了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平静的说道,不管什么时候,她都能保持着自己的平静,让任何人都看不出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平淡无奇,没有任何波澜。

    挑衅,赤果果的挑衅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无比汗颜的看着君慕倾,果然,不管什么时候,她都那么的霸气十足!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今天就杀了你,看看,到底谁是手下败将!”紫衣女子手上快速飞出一条紫色的丝线,丝线周围泛着淡淡元素的波动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果然是个疯女人,上次莫名其妙就对她出手了,这次还来!

    有病吧她!

    死亡之岛上面,救走她的,就是那个男的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慕倾眼中露出一抹冰霜,对于要杀自己的人,她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!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雪姬慢慢走出来,平静地看着面前的紫衣女子。

    “雪姬?”君慕倾疑惑地看着雪姬,她没有事情吗?

    上古神兽都不能影响到她,雪姬的实力,究竟有多厉害,从她跟着自己到现在,很少见她出手,更加都没有见过雪姬真正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,如何?”雪姬慢步走来,一双眼睛看着面前站着的紫衣女子。

    紫衣女子在见到雪姬的那一瞬间,她脸上露出了惊讶。

    “紫姬,好久不见。”雪姬冷声说道,一向淡定如一的脸上,此时竟然是充满了愤怒

    ,身上沸腾的杀气,更是让人和魔兽难以忽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雪姬,没有出声,既然她会这么叫,那就证明她们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“雪姬,如果你有事情,那就先处理吧。”君慕倾缓缓开口,身体往一旁稍稍挪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雪姬见自己隐瞒了一些事情,可是君慕倾并不怪罪自己,雪姬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主人从来都不问她的身份,现在更是这么对她,她还有什么不愿意跟在主人身边的。

    别说是生生世世,就算是灵魂毁灭,她也愿意跟在这个人类身边!

    “雪姬!”紫姬震惊地后退一步,她怎么会在这里,雪姬不是死了吗?怎么还能出现在这里,这不可能的!

    “哼!以为我死了吗?兽族就是出了你这样的叛徒,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,你的主子呢!”雪姬冷声说道,身上的兽威也在逐渐的张扬扩散。

    一时间玄武传承的地方,不单单只有它上古神兽的兽威,更是充斥着另外一种兽威。

    见雪姬没事,所有魔兽都愣住了,雪姬没事?

    对了,刚才他们都去注意吱吱去了,一直都没有去注意雪姬有没有什么事情,难道上古神兽的兽威,对她没用吗?

    紫姬脸色一僵,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雪姬,这个本来就该死的人!

    “喂喂喂!你们把我晾在一边做什么!”吱吱不满地说道,她还在这里,怎么一个两个当做没有看到一样,还有眼前的人……啊啐!魔兽,算什么,敢这么跟她主人说话。

    雪姬迟疑的看了一眼吱吱,刚才的闪电,她到现在都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区区的九尾紫狐,敢这么跟我说话!”说着,紫姬就将领主级别的威压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她这么做,对君慕倾没有多大的影响,吱吱那是更加不可能的,而雪姬只是不屑的看了一眼她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紫姬错愕的看着面前站着的一人两兽,她们还是一点影响都没有,这不应该,不应该啊!

    “领主级别,就敢在在我面前嚣张,真是讨厌!还让火镰那么难受,找打!”吱吱愤恨地说道,一道闪电,瞬间从她身上释放出来,直接劈向紫姬。

    听到吱吱的话,火镰猛地咳起来,他难受,也不要这么说出来嘛。

    君慕倾见吱吱想要出手,干脆就站在一旁,双手环胸,没有打算出手。

    “主人,紫姬诡计多段,我们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吱吱能够应付,她可是万年才有一只的圣灵兽。”君慕倾若有所思地说道,其实这个紫姬,最不应该的,就是惹火吱吱。

    天罚谁都害怕,谁也都知道天罚的威力。

    吱吱能够凝聚出闪电来,那威力,就不会比天罚差,现在的紫姬,与其说是在和吱吱动手,倒不如说,她现在面对的就是天地法则的闪电。

    天地法则会按照等级来分布天罚,可是吱吱的闪电可不会这样做,吱吱是一点都不会手下留情的。

    圣灵兽!

    雪姬猛地瞪大双眼,这就是传说中的圣灵兽吗?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?”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雪姬,她连圣灵兽都知道,兽族,那是个什么地方?

    雪姬点点头,不只是她知道,紫姬也知道,只怕就连领域里面的那个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,就你的威压,对我没有用处的,看我的闪电!”吱吱边大,还不忘一边挑衅。

    紫姬猛地闪身躲开,看着那闪电,她就会想到天罚,还有天罚打在身上那种皮开肉绽的痛楚,圣灵兽,居然会是圣灵兽!

    君慕倾怎么能这么好运,上古神兽玄武,九头蛇帝,竟然身边还跟着圣灵兽。

    万兽城就是这么来的吗?

    她还真是自信,以为自己能够号令魔兽吗?做梦!

    “砰!”沉浸的空中,突然响起爆炸的声音,一黑一灰的两道身影都踉跄地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傲辰感觉嘴中一腥,手掌不自觉的捂上胸口,他强行将不是压下去。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殿主,还要继续打下去吗?”灰衣男子笑呵呵地说道,只是负在身后的双手,到现在还在不停的打颤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,实力比光明总殿圣主,高出这么多,这出乎了他的意料,君慕倾,黑暗神殿,这两股力量要是结合在一起,他们的计划,就全完了,他决不允许这样!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看着空中,眼睛微微眯起,“雪姬,你看好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雪姬立刻应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瞬间闪到寒傲辰身边,担忧地看了他一眼,见他脸色有几分苍白,心里不禁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“你敢伤他!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君慕倾眼中带着愤怒,赤红的眸子,扭头看去,怒视正得意着的男子。

    从她认识寒傲辰以后,就没有见过他受伤,眼前的人敢伤他,该死!

    “伤他又如何,君慕倾,你也不过是大神王级别而已,想要帮寒傲辰报仇,只怕,还不够分量!”现在的君慕倾,他不用有任何的忌惮,不过是大神王级别,用手一捏,就能捏死。

    冰冷的气息,从周围蔓延开来,君慕倾身上散发出的寒意,变得更加的冷冽。

    寒傲辰微微一愣,他猛地抬头看着君慕倾,她的瞳孔再次变成了血红色,周围的气波,也出现了震动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我没事!”寒傲辰赶紧说道,看到这样的君慕倾,他心里有些恐慌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红色的眼中带着冰霜,“他,死!”

    冰冷的字眼,如同寒川中的冰泉一样,带着一股致命的冷冽,让人听到这个声音,就会感觉到无比的冰冷,寒意透彻心骨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不再阻拦君慕倾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倾倾,就连他都能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力量在她身体里面,好像随时会爆发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的力量……”男子诧异的看着君慕倾,她的力量,在瞬间,就提升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哼!尔死!”火红的斗技阵从君慕倾脚下展开,君慕倾连口都没有开,瞬间她面前就出现了两只高大的血狼。

    血狼呈现以后,二话不说,就往前面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力量是,不可能,不可能的!白虎!”男子立刻凝聚出一直凶狠的老虎,老虎的背上,还带着两只巨大的翅膀。

    “白虎?哼!”君慕倾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,轻轻一扬,顿时间,周围就如同山岳压顶,山河滔滔,空中的气波变得翻滚起来。

    蓝色斗技阵再次从君慕倾脚下展开,“吾倒要看看,是你的白虎厉害,还是吾之玄武厉害!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男子看着那瞬间凝聚出来的玄武,脸色大变,他的魔兽还没有凝聚成功,君慕倾凝聚而成的玄武,已经往他这边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“好快!”男子惊呼道,他凝聚魔兽的速度,变得更加快起来,身体也再快速往身后退去,希望这样能够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,有更多的时间,凝聚好他的魔兽。

    “玄武,撕碎他!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原本就已经红如烈火的眸子里面,再次闪过一丝红色。

    寒傲辰站在一旁,他惊讶的发现,小倾倾身上涌出的力量,不只是比刚才强了一倍,那是几倍,而且那语气,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凝聚而成的玄武,凶狠地往前面扑去,就连那血狼,被它冲散了,它的速度,还是一点都没有减弱,反而变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男子的白虎终于凝聚而成,他双手一推,白虎瞬间汹涌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两只魔兽在空中发生了碰撞,发出强悍声音。

    那如同山岳压顶的压抑,变得更加的凝重,空中的波动,如同沧海波涛,连绵不绝,汹涌澎湃!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原地,看着迎面而来的气波,她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而她对面的男子,却一连的后退了好几步,最后用盾牌,才勉强的维持住身体的平衡。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雪姬震惊的看着空中的一幕,这一切,就算是说毁天灭地,也不为过啊!

    大神王怎么会有如斯力量,能和领王对抗。

    这力量,她以前没有感觉过,难道是说,突然爆发出来的,就连主人都不知道,什么时候能够爆发出来?

    君慕倾的确是不知道,这股力量什么时候能够爆发出来,惊人的力量,仿佛是融入了她的骨血,只要她全身汹涌沸腾,这股力量,就会自己窜出来,就连她自己都不能掌控。

    现在的君慕倾,也顾不得这股力量,到底有多么的毁天灭地,她必须要在这股力量消失以前,把眼前的人给杀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,自己的这股力量,什么时候会消失。

    “金龙!”君慕倾脚下斗技阵再次展开,金色的真龙,身上还带着白色的炫光,这是用光元素凝聚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男子赶紧凝聚斗技抵挡,他不明白,君慕倾怎么能在一瞬间,就将力量,提升上来。

    这么可怕的力量他还从来都没有见过,看样子,君慕倾应该还是不能掌控这股力量,要是将这股力量全部掌控,她会变得多么的恐怖?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,到时候,还会有人,是君慕倾的对手吗?

    会有吗?

    他不敢说,就算是他们的主子,也没有这么恐怖的力量出现过啊!

    所以说,不管是用什么方法,君慕倾,一定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,趁她羽翼还未完全丰满,杀!

    想到这里,男子的斗技,凝聚的频繁起来。

    寒傲辰着急的站在一旁,他也看出来了,小倾倾应该是第一次运用这股力量。

    不然,那个人早就已经死了,只是,这股力量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

    “轰!”灰衣男子踉跄地后退了好几步,吐出一口鲜血,可以看出来,他伤的,绝对比寒傲辰要重很多。

    “死!”君慕倾冷冷开口,她立马又挥动了玄武,往他那边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男子赶紧凝聚出斗技,挡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在几年前的苍穹大陆,他要是知道,君慕倾会变成现在这样,当初就不会对她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天下难买早知道,不管他现在如何的后悔,君慕倾已经成长起来,而且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她成长的脚步,变强的王者之路!

    “砰!”挡在男子面前的斗技,瞬间就被冲散了,玄武狂扑而去。

    男子就在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,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,他只是伸出了一个拳头,狠狠几大在玄武的身上,那斗技,就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惊讶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,君慕倾,你现在还不配知道,这个人,我带走了!”说完,突然出现的人,一把抓过已经被君慕倾打成重伤的男子,立刻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君慕倾迈出一步,刚想追上去,手臂就被一只大手抓住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别追了。”寒傲辰缓缓说道,顺势将她扶住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她也感觉到在凝聚斗技玄武被打碎的瞬间,自己身体那股力量,在一点一滴的消失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什么人?为什么他会背对着我们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可仅仅是背对着,就能一拳打碎她的斗技,可见那个人的力量,有多强大。

    即便强大,他也不该用配合不配的语气跟她说话,没有打过,他怎么就知道,自己配不配!

    “不知道,从气息上面来看,他在我们之上,而且是一个难以猜测的境界。”寒傲辰沉声说道,临君大陆,他也是第一次听说,还有这样的人,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的确是如此,“吱吱的事情也快完了,我们去看看。”她轻声说道,低头看了一眼下面。

    她和寒傲辰都心知肚明,现在的她,虚弱无力,仿佛刚才的力量,把她全身的力气都给抽光了一样,要不是寒傲辰扶着,她早就从空中跌落下去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觉得,刚才的

    力量,还真的不能多用,用一次,就变成这样一次的话,那就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打败了无比强大的高手,最后虚弱下来,就连小孩子都能推到她,这样实在是太划不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力量,她不能控制,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道紫色的弧度从空中划过,紫姬捂着胸口,身上很多出都被劈成焦黑,整个身体,更是狼狈不已。

    “紫姬,你知道错了吗?”雪姬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紫姬,她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都没有错,兽族我早就不想待了,你们想抓我逼我说出他的事情,做梦!”紫姬眼中露出一抹哀伤,就在刚才,他居然就了自己的手下走,都不救自己,这证明,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吗?

    “执迷不悟!”雪姬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哼!”自己轻哼一声,雪白的小手,立马变成了锋利的爪子。

    她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将爪子伸进自己的丹田处。

    “死就死了吧。”君慕倾见吱吱想要阻止,冷声说道,反正也不能从她嘴里面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死就死了,没有什么好阻止的。

    紫姬将爪子伸进自己丹田以后,狠狠一捏,她高声嘶叫,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死了啊?主人,太便宜了吧!”火镰不满地说道,不是应该好好的虐待一番,让吱吱多抽她两下闪电的吗?

    君慕倾瞪了一眼火镰,“你想让她的同伴把她救走,还是就这么杀了她?”刚才那个人的实力,他们都不能忽略,那个人要是突然回来带走眼前的人,他们谁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她自己要自杀,就任由她去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火镰点点头,脸色还是一阵苍白。

    吱吱见那人死了,脸上露出一抹不满,“主人,我的最后一道闪电,都还没有落下来!”那才是最精彩的,她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她都已经死了,接下来的事情,就没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玄武还没有出来啊!”火萤干脆躺在地上,气喘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都已经进去了那么长时间,怎么还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说到玄武,君慕倾也有几分担心,这么久了都没有出来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传承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?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先调息一下。”寒傲辰扶着君慕倾在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然后将腿盘起,从纳戒里面拿出一枚奇异果。

    “主人没事吧?”水刃着急地问道,刚才那么强大的力量,他们都能明显的感觉那力量的恐怖。

    寒傲辰摇摇头,让他们别说话,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,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是现在小倾倾需要的调息,好好的恢复元气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么流逝着,整整半个月都过去了,君慕倾还是闭着眼睛,玄武也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从那天之后,周围就再也没有任何的震动,魔兽们也能够安心的调息自己。

    在被强大力量压迫下,慢慢调息,然后运转身体里面的力量,这比要在平常的状况下,效果更加好,也更加的明显。

    魔兽们额上都密布着汗珠,只是谁也不愿意放弃这次的机会,毕竟要面对上古神兽的威压,并不是常常能够有的。

    紫姬的身体,也被雪姬给埋了,尽管说她背叛了是没错,雪姬还是不忍心她就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火萤第一个睁开眼睛,她扭头看了看周围,怎么威压变弱了?

    其它魔兽也纷纷睁开眼睛,脸上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寒傲辰这半个月,就守在君慕倾的身边,半步都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传承完毕了吧。”水刃缓缓说道,扭头看向玄武的石像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感觉到,这半个月来,我们之中少了一个吗?”吱吱百般无聊地说道,她突然才发现,小碧那个家伙,从他们出来以后,就不见了,不对,好像是他从来就没有出来过。

    bp;魔兽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“小碧啊,那家伙居然不在!”吱吱兴奋的站起来,小巧的身体蹦跶到火镰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小碧?

    好像是很久没有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说什么了,狐狸,小爷在这里!”小巧的身体缓缓从玄武石像中爬出来,小碧不满的看着吱吱,每次都趁他不在,说他的坏话。

    “臭蛇!”吱吱轻哼一声,然后趴在火镰肩膀上,直接装死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有说,什么都没有说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还是一样的爱斗嘴。”玄武走在小碧身后,这家伙爬进来,居然说给自己护法,幸好这几天有它在。

    “玄武大叔,你还是先管管自己吧,好好的传承,居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。”小碧不满地说道,它这几天都快累死了,好像君慕倾没有什么动静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玄武摸了摸鼻子,这次传承什么的,是有点久,可总算还是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魔兽们斗嘴的时候,赤红的眸子也缓缓睁开,君慕倾笑盈盈地看着他们,“刚刚传承出来,就要和小碧斗嘴啊?”

    “主人!”魔兽们赶紧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火萤和小碧也是眼前一亮,立马转身,却没有叫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没事了?”寒傲辰跟着松了口气,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君慕倾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在玄武的传承结束以后,魔兽们身体的威压,就消失了,他们立马走到君慕倾面前,笑呵呵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?”火镰好奇地问道,他们都能感觉到可怕。

    君慕倾露出一抹苦笑,她也不知道啊,就那么出现了,出现以后的后遗症就是,要安安心心的调息这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都去休息吧,等会我们就要离开了。”君慕倾也不打算告诉魔兽们,免得他们担心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不打算告诉他们,魔兽们也就点点头,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玄武传承完毕,所有魔兽也就松了口气,他们安心的躺在花丛中,不去打扰寒傲辰和君慕倾两人之间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倾倾,其实为夫也想知道。”那股力量……

    “你也应该能看出来,我也不知道,那股力量是什么,我看到你受伤了以后,心里就立马涌出愤怒,力量也随之而来。”极端的情绪之间,她就会爆发出力量,以前也没有过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,小倾倾是为了为夫啊?”寒傲辰笑呵呵地说道,将君慕倾紧紧搂在怀中,“小倾倾,下次不可以再冒险。”他见她脸色苍白,真的很害怕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低声应道,“不过经过了这次,我更加的明白,自己的实力,对于这片大陆来说,还太过渺小。”可以说是太渺小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的力量都太过渺小,但是,我们一定会做到更加的强大!”寒傲辰喃喃说道,他也要变得更加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大尊王吗?我就不相信了,大尊王就是极限,我们一起冲破大尊王,你说好吗?”她才不会相信力量会有极限,有些人的目标,放在了大尊王,那也是他们永远都不能变强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笑着回答,温柔的看着君慕倾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