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慕倾头痛的看着一前一后的两个男子,他们从昨晚,一个就猛地问自己是不是炼器师,另外一个就说,要好好谢谢自己,不然也得不到两百万墨矿。

    擦!这不是在戳她的痛吗?

    明明就知道,她需要那雪茎,不带这么刺激人的!

    “你就叫君慕倾是吗?还挺厉害的嘛!”少年露出阳光般的笑容,说着还不忘跳跃两下,伸出舌头,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君慕倾淡淡回答,他们还想跟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相思站在一旁,看到这一幕,嘴角不禁抽搐,这还是海市蜃楼第一遭,有人能无视她,这女人的魅力还真大。

    最后相思只是这么感叹一句,就没有再继续看下去。

    水刃他们坐在桌旁,享受着人类世界的美食,吃好吃的,那不是吱吱的最爱,魔兽们也都是极爱的,只不过没有吱吱那么能吃而已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是不是炼器师?”华阙严肃的看着君慕倾,表情有些激动,她一定是炼器师,不然也不会懂这些的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看了一眼身边的人,她没有回答,笑话,让她承认,没门!

    古江南看着他们两个缠着君慕倾,脸上露出一丝不自在,却又瞬间逝去,好像是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百里玺百般无聊的趴在桌上,把玩着手中的杯子,仿佛没有看到眼前的一幕一样。

    “江南大哥,你心情不好吗?”百里玺扭头看着古江南。

    古江南轻轻摇头,“没有,任何事情都不会影响到我的心情。”是的,任何事情,任何人都不能影响到。

    百里玺狐疑的看了古江南一眼,是吗?刚才明明就感觉到他情绪的波动。

    古江南,温文尔雅如暖玉般的公子,以前的确是没有听说过,他有什么大喜大怒,只是他明明是心情不好,干嘛不承认?

    见古江南不承认,百里玺干脆又一个人趴在桌上玩杯子。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头发都好好看,这是真的吗?”少年没有忌讳地说道,脸上依旧洋溢着阳光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一阵头痛,他还想问什么。

    “真的好好噢,红色,很漂亮!”少年眼中闪烁出璀璨的光芒,中间没有一丝的瑕疵,更加没有一点的假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更加无语了,这个人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?

    “呀!不好了不好了,误时间了,父亲一定会杀了我的!”男子在周围跑来跑去,看着外面的天色,一下子又跑到君慕倾面前,“小倾,我要先走了,你要记得我噢,我叫君忆,君子的君,回忆的忆!”说完,君忆一个闪身,走出了海市蜃楼,一下子连影子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魔兽们嘴角抽搐的看着君忆的离开,走的还真是快!

    君忆?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君忆离开的方向,想再说什么,可是他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还没有回答我,你是不是炼器师?”华阙不死心地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的看着面前的人,他还真有毅力,都已经问过她那么多次了,还是要问,不过是不是炼器师,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君城主,不好意思,昨晚夺人所爱了。”秦岚从地字楼挽着南简走下来,两人贴的一点缝隙都没有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秦岚妖媚的模样,还有那若隐若现的身体,身上都泛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可海市蜃楼中,在秦岚出现的那么一瞬间,所有男的,就垂涎三尺的看着她,那一双双眼睛在她身上肆虐,带着*裸的*。

    南简早就已经着迷到移不开眼,他现在都恨不得又把秦岚抱回去,再狠狠地把她放在身下蹂躏,*悄然隆起。

    在秦岚这么几天几夜的伺候下,南简早就已经对她臣服,她的一颦一笑,都能轻易的就勾起他的*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,不过一根雪茎,就用了两百万墨矿,岚下好大手笔。”君慕倾说完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看都没有多看一眼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被这么一说,南简也回过神来,一双意淫的眼睛,愤恨的看向君慕倾,用两百万墨矿买下一跟雪茎,就已经是他的痛了。

    为了让美人开心,他也忍下来了,君慕倾居然又挑起了他心里的刺。

    就在南简看到君慕倾的那么瞬间,他顿时就傻眼了,意淫的眸子瞬间清醒,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好美……比秦岚更美!

    君慕倾就是这么一个美人吗?南简呆住了,昨晚他就没有正眼看过君慕倾,全部的心思都放在秦岚的身上,现在这么一看,他何止是惊艳,更多的是震撼。

    君慕倾厌恶地皱了皱眉头,可南简一双满是*的眼睛就这么放在她身上,这让她全身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秦岚见一旁的人不说话,也收回了眸子,当她看到,南简为君慕倾沉迷的模样,娇媚的眼神中,露出一抹狠毒。

    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男人,为别的女人着迷,花奴如此,南简也如此!

    这些人,她统统都不会放过,她的人,永远只能为她一人着着迷。

    隐藏住眼中的狠毒,秦岚妖媚一笑,整个身体都趴在南简身上了,她用自己的柔软,还有那一双若有若无的小手,轻轻抚上南简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应该走了吗?”那充满诱惑的声音细细响起,语气中还带着娇喘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海市蜃楼里面所有男人的身体都纷纷一僵,目光变得更加的灼热,他们恨不得用眼神,就将秦岚身上那一层薄薄的红纱,全部撕开。

    其他男人都如此了,那更别说还是身临其境的南简,他将目光从君慕倾身上移到秦岚身上,恨不得立刻回到房间里面,让秦岚在自己的身下发出撩人的呻吟。

    但是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即便是想要做什么,他最终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岚见南简将自己勾起的欲火忍下去,就更加想要有征服眼前人的*,还没有男人能对她的勾引,如此隐忍,南简即便是迷恋她的身体,可是他的理智依旧还在。

    君慕倾真的是有点受不了了,他们两个在她面前暧昧!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相思都看不下去了,这么污染的一幕,还在君慕倾面前上演,想到这里,她赶紧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两位不是说要赶路吗?”相思走过来笑盈盈的说道,心里却不禁讽刺。

    不愧是*楼楼主,放荡,妖冶,勾引男人的手段真是一绝,只怕现在在海市蜃楼的男人,都会感觉欲火焚身了吧。

    南简愣了一下,想到君忆在刚才离开,就匆匆的拉着秦岚离开了。

    两百万墨矿,他怎么能随便的就送出去!

    在他们两个离开以后,君慕倾发翻了翻白眼,“真是受不了。”她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,他们还能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真不想再见到这两个人,简直就是污染!

    君慕倾再怎么样没想到,不久之后,她不但又遇到这两个人,而且,还有更加狗血的一幕让她看到。

    相思忍住笑容,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君城主好像也是今天离开吧?”她又要离开了,那个死女人走了,她又要走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在外人面前,她们就如同陌生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送。”相思沉声说道,眼中溢出笑容,七彩金莲还在她这里,没有雪茎,就不能移植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慢慢起身往外面走去,水刃他们赶紧跟上去,浩浩荡荡的跟在她身后,百里玺本来就是和君慕倾一起来的,当然不愿意就这么离开她。

    古江南则站在原地,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没有跟君慕倾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正要迈出门口,君慕倾停顿了下来,她转身看着相思,“我的东西,我会回来拿的。”是的,那七彩金莲送给她,那就是她的了,她的东西,当然要回来拿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相思淡淡一笑,她要是不回来拿,自己还跟她急呢!

    华阙等到君慕倾他们离开,才愣愣回神,想到刚才自己的反常,他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*楼楼主,秦岚,竟然懂得媚术!

    刚才那个就是媚术,能施展于无形,任何男子都不能抵抗,可恶!他刚才没有防备,要不是及时醒悟,差点就中招了!

    想到刚才自己的反常,华阙就极其的不满,他黑着一张脸,想到自己又没有问道君慕倾是不是炼器师,心情就更加不爽了。

    华阙大袖一挥,大步离开,表情还带着淡淡的怒火。

    相思转身看着周围的人,他们还沉浸在那媚术当中,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有趣的男人,这么快就能摆脱秦岚的媚术。”相思喃喃说道,然后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,等会就会醒来了,还真是可怜,媚术就是这样,要是这会这些人是被人追杀,也只能任人宰割,而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魔兽们聚集以后,即使还没有完全聚集完,却也已经是一个庞大的队伍了。

    百里玺好奇地在周围看来看去,在外人看来,他不过是对桑漠好奇,单纯的看看景致,可实际上,他的一双眼睛在周围扫视,就已经准确的记住了周围的环境和方向了。

    “桑无际,桑漠中心,真的是花海?”火镰疑惑的问道,这怎么可能,桑漠中心,那应该更加炎热才是,怎么会有花,还有树……

    桑无际翻了翻白眼,“火镰岚下,你这已经是第不知道少次问我了,我们不过是刚刚才出海市蜃楼。”他们走了还没有半个时辰,他已经不知道问过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火镰嘿嘿一笑,没有理会桑无际,而是走到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是往这边走的吗?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眼中却有无尽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只是他们好像也是在追人。”火镰若有所思地说道,眉头轻轻皱起。

    追人?

    他们是在追谁?

    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“走!”君慕倾不禁加快了步伐,想到刚才那个阳光的笑容,她心里有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他也是姓君的缘故,君慕倾这才对他印象好了几分。

    水刃他们都跟上去,心里还在疑惑,到底火镰和主人做了什么,主人什么都没说,火镰怎么知道要做什么?

    如果说跟在君慕倾身边学到东西最多的魔兽,那就是火镰了,有个时候在黑人的时候,君慕倾不用多说,火镰就会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,那也只是偶尔,很多时候,他还是不知道君慕倾的心思是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而这次是因为那两个人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,明明君慕倾都用一百五十万墨矿的价格买下,那两个人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价,两百万墨矿。

    明摆着就是冲着君慕倾来的,既然有人要往锋刃上撞,没有必要躲开不是。

    “主人,原来是一开始就想着去抢那人啊?”闪电惊讶的说道,难怪火镰会笑的那么神秘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什么叫抢?

    “看他不爽而已。”君慕倾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君慕倾的话,桑无际砰的一下,摔倒在地,他可是抢劫的祖宗了,桑漠里面,没有几个人没被他抢过,可是抢人家,能这么理直气壮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看他不爽而已!

    擦!这个理由,还真是……非常像君慕倾的作风。

    桑无际趴在地上直接装死,希望能引来注意,只是魔兽们都只是一阵摇头,脸上却没有一点同情,闪身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水刃他们远去,装死的桑无际一阵石化,太没同情心了,他都摔的这么惨了,竟然没有一个停下来扶他,到底同为魔兽,他们怎么能这样!

    看了看已经远去的身影是,桑无际扭头看了看周围,现在不就是逃走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,让你永远趴在那里!”冰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还在想着要不要离开的桑无际,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,立马爬起来,撒腿往前面狂奔而去,一系列动作一气合成,中间半点都没有停顿。

    数道身影匆匆在沙漠中闪过,前面就传来淡淡的血腥味,虽然只有一点点,君慕倾却还是能闻到了。

    随着血腥味走去,君慕倾就看到君忆坐在地上,衣袍上面的血迹,已经凝固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他怎么会浑身是伤?

    “真是倒霉,还以为两百万墨矿我就这么得到了,没想到那个人还真是卑鄙无耻,居然跑来抢。”君忆挠挠头,他吃了丹药,身上的伤已经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君忆,蹲下身体,“活该!”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笑了,人家都受伤了,还这么说的,也只有君慕倾会这样。

    这个人也的确是活该,两百万就两百万嘛,太过招摇,当然是会很惨,没死就是他命大、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要这么说啦,反正也只是两百万墨矿而已。”君忆为难地看着君慕倾,他也不知道,还有人会这么卑鄙无耻,拍下了东西,还会来抢墨矿嘛。

    看着君忆脸上笑嘻嘻的表情,还有那能渲染人的活跃,君慕倾缓缓站起来,赤红的眸子看着前方,“玩黑的啊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很轻很轻,却让所有魔兽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啊?”君忆眨了眨眼,疑惑地看着君慕倾,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,刚想开口问,耳边就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在这里啊,乖乖交出那两百万墨矿!”他们就是来抢那两百万墨矿的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扭头看去,发现正有几个人往他们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太过招摇,会吃亏的。”君慕倾低头看了一眼君忆,缓缓说道,这些人都是当时在海市蜃楼的人,这么匆匆忙忙的赶来,也是为了那两百万墨矿。

    两百万墨矿对于大势力来说,虽然不算什么,可是那些小势力,却是天降的一笔横财,不要白不要,更何况君忆就一个人,他们更加是毫无顾忌。

    君忆调皮地吐了吐舌头,他以后再也不敢了。

    “咦,君城主也在这里?”看到君慕倾的身影,那些人停下了脚步,警惕的看着前面,却没有退去,毕竟两百万墨矿,对他们的吸引,的确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两百万墨矿在大势力眼里,那只是冰山一角,不足挂齿,可对他们来说,那就是钱啊!

    “你们没看到他都伤成这个样子,墨矿都被人抢走了。”君慕倾缓缓说道,那个什么南简还真是能耐,自己买走了雪茎,却又舍不得墨矿。

    几人微微一愣,表情有些迟疑,万兽城城主没有必要骗他们才是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谁抢走了?”那人恭敬地问道,脸上的表情也恢复正常,没有一点的贪欲。

    “南简。”

    南简!

    “南简!”

    “啐!好卑鄙的人,用两百万墨矿买下雪茎,现在又抢回去。”为首的人狠狠啐了一声,他们还以为苍雄堡堡主为了美人,可以不惜一切,原来不过也只是无耻小人!

    火镰他们鄙夷的看着眼前的人,他们不也是来抢墨矿的吗?

    “咳咳,是很卑鄙。”君慕倾皮笑肉不笑地说道,也不知道谁是无耻小人,自己明明就是来抢劫的,还说人家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,既然这样,我们先告辞。”说完,那人带着人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目送他们离开,君忆立马站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这就走啦,我还以为,又是一场苦战呢!”走了真好!

    君慕倾无比佩服眼前人的乐观,好像不管发生了事情,他都一点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也没事了,我就先走了。”君慕倾慵懒地说道,眼睛稍稍眯起,拿了雪茎又想拿回两百万墨矿,鱼和熊掌,怎么能兼得呢?天下间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忆点点头,“我是该走了,父亲大人要是知道我来桑漠了,一定杀了我。”说着,君忆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他要是回去晚了,父亲不但会大发雷霆,而且他的小命也很危险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他的父亲,应该很疼他才是。

    看着君忆的背影,君慕倾脸上的笑容慢慢扩大。

    百里玺若有所思的看着君慕倾,然后凑到她面前,“小倾妹妹,你可从来都没有这么对待过我。”他不平衡了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“你想我怎么对待你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他现在就已经够大胆了,一整张脸,都凑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百里玺嘿嘿一笑,推开一步,他从怀里掏了一下,拿出一块玉牌,“小倾妹妹,你可不要皱眉头,这是传音玉牌,这样,不管你到哪里,我都能找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传音玉牌?”君慕倾迟疑的结果那东西,在手里面把玩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对啊,这个东西,我也是刚刚才得到的。”他是从海市蜃楼叫卖下来的,想到他和小倾妹妹能用到这个,他就送给了小倾妹妹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把东西放回到百里玺手上,“你还是给你大姐吧。”跟他有什么好联系的。

    百里玺突然才记起来,他居然在第一时间,想把这东西给君慕倾,而不是他大姐百里杜鹃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他迟疑地点点头,这不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现在我们要追上去吗?”火镰迟疑地问道,都不知道那个人去了什么地方,就算是追上去,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们这几天就在这周围走动好了,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殷红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秦岚,是不会这么容易就离开的,寒傲辰的诱惑,可是很大很大的。

    这让她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,但现在也是非常时期,况且,也不是她不想,那秦岚就不来找自己麻烦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所有魔兽都点点头。

    桑漠之中的宽广,是无法估量的,所以君慕倾也不着急去寻找桑漠中心,那个地方如果是那么好找到的话,早就已经被人找到了,何必等到现在,白白便宜他们。

    桑无际每次说道桑漠中心都会迟疑,看他的样子,那个地方就不是什么好地方。

    黎明逐渐到,君慕倾盘腿而坐,这个时候,是推动修炼的最好时候。

    只是她才闭上眼睛,用自己的神识往周围扫视了一下,就发现百里外的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主人,怎么了?”看着君慕倾睁开眼睛,雪姬立马就问道,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

    “他们都醒来了吗?”君慕倾扭头看了看周围,魔兽们都醒来了,还在睡的也就是木子林子森子三个人。

    百里玺嘿嘿一笑,赶紧推动身边躺着的人,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他们三个还在睡。

    “啊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木子林子森子立马做起来,紧张的看着周围,当发现一切都风平浪静,周围也没有半点危险,他们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公子,时间还早呢!”林子打了个哈欠,打算继续躺下睡觉。

    “我们该走了。”火萤翻了翻白眼,睡的最早的是他们三个,最死的是他们三个,最晚起床的,还是他们三个,真不知道这三个人类是什么变的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森子努力睁开眼睛,看着他们的都开始收拾,也慢慢起身。

    木子和林子听到要走,也立马站起来,他们已经在原地休息很多天了,现在要走她,他们当然开心,恨不得立刻就离开这里,然后去找大小姐,这样,他们就真正的算是安全了。

    跟在君慕倾身边,他们总感觉一阵凉意在他们周围环绕,他们明明是走在桑漠当中,烈日当空,可那股寒意,还是能够渗透他们的心里,久久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水刃走过来问道,突然就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前面好像有点事情,我们去看看,顺便赶路。”她已经等了几天了,秦岚没来,那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所有魔兽点点头,能引起主人主意的事情,那会是什么?

    他们都纷纷离开,而此时百里之外,有一路人马,看着地上的两道身影,都不禁狠狠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真是荡妇,居然在桑漠之中,还想着男人!”男子狠狠的啐了一声地上,还争着眼睛的美人,这个人,正是君慕倾等了好几天都没有等到的秦岚。

    “会长,我们这么把*楼楼主,和苍雄堡堡主杀了,不会有事情吧?”站在男子身后的人,擦了擦脸上的冷汗,会长这是趁人之危,他们两个死的时候,都还是连在一起的,犹如连体人一样。

    被称为会长的男子轻哼一哼,一道绿色的光芒飞过,南简那只带着纳戒的手指,从空中划过一个弧度,落在男子受伤。

    男子摘下纳戒,把那手指头扔掉,不屑地说道:“他们哪里知道雪茎的作用,我们找到的冰藕,就是要依靠这个,才能开花。”男子脸上堆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在海市蜃楼里面,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,今天要是君慕倾得到了雪茎,那她就会招来这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“会长,那他们怎么办?”就这么放在这里,一点都不那啥吧。

    “能怎么办,走,桑漠里面,难道还没有死人的,就连他南简,都能不顾名声,去抢一个晚辈,更别说我们。”男子贪婪一笑,这纳戒里面,还不知道有多少的奇珍异宝。

    男子身边的人,心虚地点点头,心里却在嘀咕,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黑吃黑啊?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十几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君慕倾若有所地点点头,冒险会会长钱清,也会做这种勾当,而且,秦岚和南简……他不会是在人家正那啥的时候,就把人给杀了吧?

    “君慕倾?”钱清在看到红色身影以后,脸上露出一抹惊讶,君慕倾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君慕倾满意的点点头,“不错不错,能让冒险会会长记住,还真是不得了。”不过那两具尸体,还甚至碍眼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做什么!”钱清看了一眼地上的南简和秦岚,一股不好的预感,从他心中涌出来,没想到君慕倾居然还在这里,刚好这一幕,还被她看到了,真是麻烦!

    “哎呦喂!钱会长,你这么做,可是会损阴德的,要是你死了以后,在地狱遇到他们两个……”君慕倾遗憾地说道,眼睛都没有看过旁边一眼,果然现在次是真正的污染。

    被君慕倾这么一说,钱清脸色一白,没有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地狱!谁说他一定会去地狱,只要渡劫成为真神,就不会去地狱,所以,他永远都不会去地狱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别耍嘴皮子,说吧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她都已经走了,但是还出现在这里,那绝对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君慕倾把玩着自己的手指,垂下眼皮,“我在等*楼楼主,本来你不杀她,她今天就能找到我了。”她就说秦岚怎么这么多天都没有来,原来是被南简缠住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还真是够恶心的,天为被地为床,对能上演一番激烈的春宫图。

    冒险会的人,纷纷睁大眼睛,*楼什么时候和万兽城有关系了,明明他们前几天还针锋相对的啊!

    “还有,她死的这么惨,你说我要怎么跟你们算算?”君慕倾故意惊讶状,指了指地上的人,眼睛却看着钱清。

    钱清后退一步,表情也开始不淡定。

    看君慕倾的样子,好像她真的是和*楼的婊子有关系,可是现在人已经杀了,能怎么办?

    火镰要不是看着这么多“外人”在,这才忍住没喷,这样也能黑人,他真的是越来越佩服主人了。

    主人故意把她和那个人类,说的好像是有一点点关系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吃黑吗?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纷纷汗颜,经过今天,他们再一次见识到了主人的厉害。

    几句话就把人给绕进去了,太牛叉了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,本会长,从来都没有听说过,万兽城和*楼什么时候有了恩怨。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让你知道,我的万兽城,还有必要建筑吗?”君慕倾反问,想套她的话,再回去修炼五百年吧!

    钱清脸色一僵,看君慕倾的样子,那的确是和秦岚有点关系,现在该怎么办,跟在君慕倾身边的都是魔兽,能凝态人形,就赢不简单,要是这个时候和他们纠缠下去,不利的那一定就是自己!

    该怎么办?该怎么办!

    钱清急得冷汗都出来了,一想到*楼和万兽城有恩怨,他都后悔自己把秦岚也给杀了。

    “会长!”站在钱清身边的人着急了,他就说不能杀不能杀,现在好了,什么祸事都出来了,万兽城虽然才建成一年,但是那实力,远远在冒险会之上,就连七大联盟的人,都不敢去管万兽城的事情,更别说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钱清此时也红了眼,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鱼死网破!

    他要跟君慕倾拼了,胜负成败,那就还是未知数,绝对不能让君慕倾活着离开,否则万兽城一旦进攻冒险会,那他这些年的心血就全完了。

    看到钱清急红了眼,君慕倾淡淡一笑,说几句话,就能相信,这样的人,也能成为冒险会会长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别以为你是万兽城城主,本会长就不敢对你怎样,现在给你两条路,要么立誓,把今天的事情当做没有看到,要么,死!”他既然把这话说出来了,那就绝对不会让君慕倾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钱清的样子,所有魔兽都呆了,顿时一阵凌乱。

    见魔兽们都露出了这种表情,钱清突然松了口气,他得意的看着君慕倾,万兽城的魔兽也不过如此,被他吓了两句,就变成这个表情了。

    轰~

    呆滞的魔兽立刻回神,看到钱清,像见到鬼一样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,不得不说,还真是有勇气!

    说的话是不错,也挺有霸气的,不过这人说话,他有没有脑子啊?难道脑袋里面的都是豆腐渣?

    敢这么和君慕倾说话,给你两条路……

    啐!你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吗?那是君慕倾,她都没有说,给你两条路,你敢这么说,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开始默哀,眼前的人应该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钱清说完话以后,见君慕倾没有开口,冒险会的人都以为君慕倾是害怕了,原本忐忑的心情,也变得得瑟起来,看君慕倾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轻挑,不屑,讥讽,各种都有,他们就说嘛,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,即便是当了城主,也没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知道,暴风雨前,总是宁静的,现在君慕倾越平静,那就证明,即将到来的风暴,会更加的凶猛和惊悚。

    “你说,两条路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冒险会的人见君慕倾还笑的出来,顿时僵住了,她不会是被他们会长给吓傻了吧?这个时候还能笑出来?

    钱清听到这声音,轻咳了一声,“对,就是两条路!”他已经做了那么久的会长了,难道还怕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不成,再说了,她做城主的时间,也不过是一年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君慕倾的轻声说道,眼中带着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你同意了?”钱清见君慕倾回答了,那就更加得意了,他就说,君慕倾不可能不同意,她不过也就是一个小丫头,见过什么世面,灭光明总殿,那只能说,光明总殿那些人太弱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君慕倾轻轻一笑,眼中的冰霜,更加的凝重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吞了吞口水,纷纷后退,这该死的人类,不知道说话,就不要说,到现在这个节骨眼了,他还这么得意,不就是找死吗?

    他见识过君慕倾的手段吗?知道她的厉害吗?就这么得意,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你同意哪个啊?”钱清得意的清了清嗓子,就这么看着君慕倾,脸色的表情更加得瑟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不喜欢选择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如怎样?”钱清急忙应道,难道有更好的选择吗?

    “我也给你两条路如何?”君慕倾缓缓抬头,赤红的眸子,就图通是,冰冷的寒潭,透着无尽的冷冽。

    就在冒险会的人,最得意的时候,听到君慕倾这么说的,顿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冰冷的气息,从周围散开来,他们这个时候才感觉到,危险的靠近,看到君慕倾的时候,他们都不禁后退,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了刚才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一,死,二,死的很难看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语气是那么的冰冷寒冽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钱清脸红脖子粗的吼道,君慕倾有什么本事,敢这么跟他们说话,南简夺走他雪茎的时候,她半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钱清没想过南简的下场,他死了,而且死的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冰刃!”冰冷的蓝色刀刃,瞬间飞出来,直接从钱清时拿着纳戒的手上飞过。

    “啊!”钱清看着自己飞出去的大手,痛苦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火焰!”君慕倾没有丝毫留情,烫的火焰在沙漠中熊熊燃起,这比桑漠中的烈焰还要恐怖上百倍。

    血焰火才刚刚碰触到钱清,他的身体就开始融化,就像是冰块一样,慢慢的融化成一滩液体。

    冒险会的人,吞了吞口水,君慕倾刚才做的事情是那么的果断,没有半点犹豫,她好像就是在杀平常人,而不是冒险会的会长。

    “啊,救命啊!”那些人开始四处逃窜。

    “万罗光束!”五光十色的光束,往四面八方展开,都划出优美的弧度。

    光束所到之处,就会有人躺下,而且绝对没有留情。

    魔兽们讥讽的看着地上躺着的人,刚才不是还听得意的吗?现在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君慕倾在做了事情以后,捡起那一枚纳戒,从里面拿出了雪茎以后,纳戒就被丢弃了,她要的,只是雪茎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