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噗~”喷的一声,只见一道金色的身影闪过,金黄色衣服的男子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说话?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脸上的笑容变得危险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,这个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火镰,你活该!”闪电笑的前俯后仰,泪水都笑出来了,还是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火镰委屈的看着君慕倾,额角落下一滴冷汗,“主人,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主人?

    水刃他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呆在了原地,眼前的男子……也是魔兽?而且还叫,主人,主人?

    古江南从楼上慢慢走来,他听到吵杂声才出来的,可是这里除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相思更加迷惑了,难道这么多天,小倾等的就是眼前的人?长的是还不错,不过,这会不会有点奇怪,叫主人,跟刚才那几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噗哈哈,火镰。”闪电狂笑着走来,都说让他别嘀咕,即便是再小的声音,主人也是能够听到了,他还不相信,现在知道错了吧,每次都能在主人面前栽跟头。

    火镰满头黑线的看着闪电,这家伙,他幸灾乐祸!

    “闪电……”凉凉的声音中带着危险的气息,原本海市蜃楼里面唯一的狂笑,立刻止住。

    闪电走到君慕倾面前,嘿嘿一笑,“主人。”咳咳,激动了一点,不过又能看到主人,他是真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闪电这么一叫,所有魔兽再次凌乱了,又来一只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事,你们几个,跟我来。”君慕倾看都没有看周围一眼,转身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魔兽们纷纷低声应道,哪里还有刚才的霸气和叫嚣。

    海市蜃楼里的人,看到这一幕,纷纷惊叹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么多的高手,怎么都对一个女子这么毕恭毕敬的,她叫一声,这些人,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

    就在君慕倾刚转身的时候,还在震惊中的人,突然回过神来,赶紧叫道:“慢着,这既然是你的人,那么就要对我赔礼道歉!”

    一个臭丫头,能有什么能耐,这些人这么听一个丫头的话,也不过是软柿子罢了,他开始还不敢轻举妄动,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,小丫头的手下,能有什么厉害的本事!

    “你想如何的赔礼道歉?”水刃柔声问道,明明就是他早路上,遇到了麻烦,他们几个没有出手帮他们,这才来找他们的麻烦。

    桑漠之中,不论人兽,都只求自保,出不出手帮忙,全都是对方愿不愿意,可为了这件事情,他们三番两次招来麻烦,当真以为,他们不敢对他怎么样吗?

    “哼!从我胯下钻过去!本公子今天非常不开心!”这些人,敢不出手帮忙,他今天就要好好教训教训!

    钻?

    海市蜃楼里面的人,脸上都露出愤怒,无耻之人,既然让高手从他胯下钻过去!

    男子的话,让君慕倾停下了脚步,冰冷的气息从身上缓缓散发出来,她慢慢转身,一双赤红的眸子,放在那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终于见到比我还不要脸的了。”火镰走到君慕倾面前,表情是那么的不屑,好歹他们都是主人的魔兽,这个人类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主人都没有让他们下跪,他们有什么资格!

    君慕倾轻启唇瓣,“你什么时候发现你无耻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火镰一下子就被塞住了,他还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的,就是这么随口一说不是。

    闪电偷偷一笑,火镰面对主人,还是和以前一样,就说他再无耻,怎么能够黑过主人嘛!

    “哼,就是他们不对,我让他们下跪有什么错!看看,他们的鲁莽,害我衣服都毁了!”男子还故意把衣袖上的茶渍拿出来,放到众人的面前,义正言辞地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这样的做法,只是换来了更多的鄙夷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里是海市蜃楼,不是你们自己的势力!”相思也听不下去了,只是她高傲的模样,没有半点裂痕。

    男子轻哼一声,“我管你是什么海市蜃楼,今天,他们撞到了我,就要赔礼道歉,而我的要求就是让他们从我胯下钻过去!”让他们得意,让他们不救他!

    君慕倾眯起眼睛,危险的气息变得更加的肆意。

    男子感觉到几丝凉意,抬头看着君慕倾,当他看到那眼睛里面的冰霜之时,愣了一下,却又很快就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被一个小丫头吓住,不就是有失威严了!

    水刃他们都恨不得上去杀了眼前的人,只是君慕倾没有说话,他们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靠!我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……”火萤气愤地说道,明明就是他们不对,还敢提出这么要求。

    那茶渍是他自己弄上去的,不就是没有救他吗?现在想想,当时不但不该救他,还应该杀了他,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。

    救了男子的人,都轻轻一哼,慢慢移开了步伐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后悔,早知道就不要救眼前的人了,现在弄出了这么多麻烦,真是难堪!

    百里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君慕倾身后,看着面前的人,他露出无邪的笑容,只是那笑容下面,却有着深深的讽刺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理会那人的话,继续往前面走去,“自己的事情,自己解决,不过,既然有人要你们从胯下钻过去,那不妨让他知道,有没有资格。”冰冷的声音,将整个海市蜃楼都带入了一个奇怪的氛围。

    所有人,就这么看着君慕倾往回走,都不明白,那话里面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事情完了以后,把他扔回去,告诉他们势力的统领,就说,如果有事,不如到万兽城来说!”声音落下,君慕倾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,走回到天字楼了。

    万兽城!

    寂静,听到“万兽城”三个字,海市蜃楼里面就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听错,是万兽城,可是,刚才那话的意思,就是,打了眼前的人,还让人送回这个人的势力,再告诉他们的统领,要是有意见,大可以去万兽城找她理论!

    啐!

    谁敢去万兽城,现在谁还不知道,万兽城是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去找死,这个人的统领,更加不会,现在临君大陆的人,谁也不会傻到去和万兽城作对啊!

    那是万兽城!

    万兽城啊!

    这么说来,刚才的那个红衣红发红眸的人……就是万兽城城主,君慕倾!

    “敢找万兽城的麻烦,这不是在找死吗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,眼前站着的都是魔兽啊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君城主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所有人不禁倒吸一口气,赶紧离水刃他们三步之遥,刚才的是君慕倾的话,现在站在这里的人,就极有可能,是魔兽!

    男子在听到君慕倾的话以后,早就已经吓得腿软,跌坐在地上,后面越想越多,耳边的议论,更是让他陷入了极度的恐慌,水刃他们还没有出手,那人依旧已经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火镰没劲的撇了撇嘴,踢了踢脚下的人,还真是无聊,就这么晕过去了,刚才不是还听嚣张的吗?

    让魔兽从他胯下钻过去,他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对他们这么说的人,应该要好好奖励才是。

    “想必大家都彼此彼此,我叫火镰。”火镰笑呵呵地说道,那笑容,真让人想上去揍一顿。

    “水刃。”水刃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闪电!”闪电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雪姬。”雪姬平静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叫火萤,火镰啊,我们都有个火字!”火萤走到火镰身边,笑呵呵地说道,却没有怎么靠近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笑着点头,桑无际坐在一旁,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开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所有魔兽不约而同地往桑无际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感觉到犀利的目光,桑无际立马换上狗腿的笑容,连忙凑过去,“我是桑无际,嘿嘿。”谁让他们等级都比自己高呢!

    一个人类身边居然跟了这么多高级魔兽,这还有没有天理了。

    桑无际仰天长叹,他突然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,不对,他以前坐的,一直是贼船,所以这次,他是上了黑船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就按照主人说的,送他回去就好了。”水刃淡淡一笑,指着地上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的!”火镰闪电火萤异口同声地回答,他们早就看这个人类不顺眼了,现在,就让他知道,他会为刚才的话,付出多大的代价!

    相思淡淡一笑,扭头看了一眼天字楼,这些魔兽,居然一个个,都能让海市蜃楼失效,还真是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,海市蜃楼里面,人人都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心里同时用处一个心思,绝对不能够招惹上万兽城城主,不然就会死的很惨!

    这是众人一致的心声啊!

    相思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悄然走了回去,对于后面的事情,不闻不问,好像就当是没有发生,更加没有看到过一样。

    这又让众人捏了一把冷汗,看到这一幕的人,大部分人都不敢再去招惹君慕倾了,海市蜃楼的老板娘都不管不问了,他们哪里还敢去得罪君慕倾,这不是没事找事吗?

    “哼!你们不敢招惹,我倒要看看,万兽城,究竟有什么过人的地方!”愤恨的声音从地字楼传出来,带着不敢还有嫉妒。

    妖娆的人儿听到这句话,妩媚一笑,漫步走过来,“那是君慕倾,万兽城城主,你敢招惹吗?”嗲死人声音响起,任何人听了,身上都会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,可是男子不但没有感觉,还一把就把那人拉近怀中。

    “没有我不敢的事,我苍雄堡,也没有惹不起的人,现在更是得到绝妙佳人,**楼楼主,秦岚。”男子搂着怀中的美人,而这个人正是**楼那个失踪的楼主,秦岚。

    秦岚到现在还不知道,自己的**楼在毁灭当中,她只是想尽一切办法,想要得到寒傲辰。

    那么绝美的男子,她不会放过,也不可能会放过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的实力,还有她带来的人,全部都死在桑漠之中,她就知道,单单靠她一个人,是绝对不能对君慕倾怎么样的,必须要找一个强大的盟友,这样,君慕倾才没有任何的威胁。

    万兽城城主,君慕倾!

    当她知道红衣女子的身份的时候,都吓了一大跳,放眼临君大陆,还有谁不知道万兽城,君慕倾!

    而她找到最好的盟友,就是苍雄堡堡主,南简!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不过,我倒是想看看,你要怎么教训君慕倾?”君慕倾身边有那么多魔兽,要教训她,那肯定就会先被她先教训一顿!

    南简意淫一笑,没有回答,“美人,就要看你怎么对我,说不定,我会在最开心的时候,告诉你也说不定。”说着,他就覆上了秦岚的身上,一双粗犷的大手,已经在她身上,开始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秦岚轻轻一笑,也没有反抗,对于男人,她从来都不会反抗,南简的样貌虽然比她的宠物差了一点,将就着还是能用的。

    欢愉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,只是外面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海市蜃楼里面,都格外寂静,看到刚才那男子的下场,他们吞了吞口水,连呼吸都不敢大一点。

    直接就毁了双脚,看那伤势,要是不及时的救治,只怕连命根子都没有保住。

    那人也真是活该,让这些魔兽下跪,没有要他的命,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只是君慕倾的一句话,他只是废了双腿,要是君慕倾没有说要把他送回这人的势力处,只怕,今天这人就死了。

    俗话说,好死不如赖活着,生和死,任何人都会选择前者。

    那个人,水刃他们直接就让桑漠中的魔兽给送回去了,而他们都纷纷上楼,往君慕倾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百里玺站在原地,看着一个个俊美的男子和少女,他不禁惊叹,谁会想到,这些美人,都是魔兽,而且一个个的实力,更是可怕到吓人。

    火镰他们开心地往楼上走去,他刚一推开门,就看到一个紫色的身影扑来。

    “火镰,你终于回来了!”吱吱开心的蹦跶到火镰的怀里,脸上的笑容,是遮掩不住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吱吱早就已经想火镰了,只是一直都没有说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火镰抱着吱吱,脸上不自觉地也露出一抹笑容,“一段时间不见,你还是这么小。”他一个巴掌,就能让吱吱蹲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小!”吱吱听到小,就来劲了,她一点都不小,不小了!

    火镰狐疑的看着吱吱,“不过胖了一点。”看来她这些日子,吃了不少的魔核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冰每天都给我魔核吃的。”吱吱得意地说道,这些日子,她每天都有魔核吃,当然会长大了一点。

    火镰缓缓抬起头,就看到君慕倾身后站着的紫衣男子,他一脸冷然,站在君慕倾的身后,将气息隐藏住,要是不被吱吱说起,魔兽们第一时间,只怕真的很难发现他。

    看到冰,火镰微微愣了一下,却又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走,我们去玩。”说着,火镰就抱着吱吱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!”由火镰抱着,吱吱当然是乐意的,她都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火镰了,不想被人打扰他们两个相聚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两个离开,君慕倾也没有阻止,是该让他们聚聚了。

    闪电苦恼的看着火镰的离开,就留下他一个,他要怎么说啊?还是实话实说好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闪电笑呵呵地说道,主人的眼神,还是跟以前一样凌厉,好像一眼就能把他心思看穿了一眼,他真的不敢隐藏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说吧,霸嚣他们呢?还有项羽和花千娆他们。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她可不会忘记,当初他们是一起离开的,为此,火溶城城主还大骂花千娆不孝,留下火绒城给他。

    闪电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,等待君慕倾各种问题,可是听到那声音,他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啊,主人,你不怪我们啊?”吓死他了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君慕倾漠然的看了一眼闪电,他们到了临君大陆,这本来就是好事情,临君大陆,对他们有很大的用处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六王城啊,你见过大公子大公子没跟你说吗?”闪电疑惑地问道,这不应该啊,他们早就听说大公子找到了主人,这些最基本的事情,应该会跟她说才对。

    六王城?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的看着闪电,这又跟大哥什么事情了?

    六王城,她只知道,里面有有个领主以上的高手在,手下还有不少高手,不会是他们……

    “主人,就是这样的,所有人都知道六王城,有六个领主级别的高手在,不过,他们也只知道,六王尊称,不知道真正的名字。”有他们在,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墨仙王,火凌王,朱火王,海风王,速王,妖娆王。”每说一个王,君慕倾嘴角就抽搐一次。

    特别是最后,妖娆王三个字的时候,她嘴角带起了一抹笑容,妖娆王,不用想也知道,这一定是花千娆那个人妖了。

    “吓!主人,原来你知道!”闪电吓了一大跳,主人明明就是知道的嘛!

    君慕倾太阳穴跳动了两下,沉声说道:“我不知道!”她也只是听说过六王城六王的尊称,哪里会想到,这六王,会是他们六个!

    墨仙王不用说也是大哥,如谪仙一样的君墨,火凌王是项羽,那家伙,想来出手就凌厉,气势汹涌,朱火王……

    想到朱火王,君慕倾就一阵轻啐,为什么一开始她就没有想到,朱火朱火,夏竹青的魔兽,不就叫朱火吗?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这方面去了,她还担心了好一阵子,以为没有他们的消息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速王,罗塞一直都自豪自己的速度,当然也会被称为速王,妖娆王,就不用再多说了。

    “看吧,这些名字,可都是我,风刃,霸嚣,黒翼,当然,火镰也有功劳的,还有鹤舞,主人,鹤舞现在已经是尊神级别了!”他们都有成长,主人应该会很开心吧?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了一下,真不愧是他们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风刃在六王城?”水刃眼中闪过一抹笑容,他居然在六王城!

    “你是水刃,听风刃常常提起你的,他也挺想你的。”变异的人面水狮兽,啧啧,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会去看他的。”现在知道他在六王城,随时都能去找他,不过六王城和万兽城还有些距离,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过去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,缓缓说道:“这些,大哥没有跟我说。”要是说了,她也不会这么吃惊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大哥,眼里心里都是大嫂,恨不得十二个时辰,都看着大嫂,不记得也不能怪他。

    “火灵儿他们怎么样,还小倩,五家四人?”还真是服了他们了,不过这名字虽然简单,不过也挺贴切他们的,难怪他们几个没有反驳,任由他们叫这些称呼。

    领主以上的级别啊,看来他们都成长的很快,她可不能落后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都已经到了领王了,她也得加快速度才行!

    “他们都在打理六王城,这也是外城只知道六王城有十几个绝世的护卫,而没有见到六万的关系。”说着,闪电还不忘夸了一下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语地摇摇头,十几个人,就是他们,还真想不到,这个世界,真的很小,又遇到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什么时候离开海市蜃楼?”雪姬疑惑地问道,她虽然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人,或者说都是魔兽,不过,那也是主人的人和兽,就不用太担心。

    君慕倾思索了一下,看了一眼外面,“明天!”再等下去也不是那么回事,反正最后寒傲辰一定回到桑漠中央,不如他们现在就去,这样还比较安全一点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魔兽们都露出笑容,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一笑,没有说话,现在知道他们的下落了,她就不怎么着急了,最主要的就是,现在要找到父亲的消息。

    其他人,她都有消息了,就只有父亲没有,父亲,到底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夜,悄悄的就来了,但是在海市蜃楼里面,就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区别,不管是什么时候,楼里,都是灯火堂皇,一直到了子夜以后,这里面,才会慢慢暗下来。

    今晚又是叫卖会,这次,君慕倾也出现了,跟着出现的,还有她炼制的极品地火神器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人知道,哪件东西,是谁的,这是绝对的保密。

    古江南轻轻一笑,上次,他也是拿着君慕倾的神器,去叫卖会,结果,闪瞎了所有人的眼睛,不过这次,他就不知道,君慕倾会拿出什么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慕倾,你这次的也是神器吗?”她身上的宝贝,有多少,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只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这场叫卖会,众人都不用走出自己的房间,所有人都能够参与。

    魔兽们无聊的横七竖八的倒在君慕倾的房间里面,有些无聊,本来人类的这些东西,对他们来说,就是非常无聊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墨矿!”外面传来震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噗!”君慕倾不顾形象的把刚喝进去的茶给喷了出来,还不停的咳嗽。

    水刃赶紧走过去,紧张地问道:“主人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咳咳。”君慕倾低声说道,她真的想去看看,谁有这么大手笔,居然一百万墨矿。

    古江南看了一眼君慕倾,然后打开窗户,低头看了看外面,难道刚才的那件叫卖品,就是她的,她不是应该炼制神器的吗?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小倾妹妹的一块赤矿。”百里玺笑呵呵地说道,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。

    刚才那么大的声音,古大哥都没有听到,他还真是的!

    赤矿!

    古江南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突然想起来,自己还欠君慕倾一块赤矿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慕倾,我这次把赤矿带来了。”说着,古江南就从纳戒里面,拿出一块大的红色矿石,那身上流动的光芒,可以看出来,眼前的矿石,绝非凡品。

    君慕倾再次咳嗽起来,古江南就是跟她过不去,看到她呛到了,还用这么大的红色赤矿来吓她。

    清了清嗓子,君慕倾指了指古江南手上的矿石,“这是中品赤矿,你们家是哪里来了,还这么大块?”竟然一直都没有人发现,这也太夸张的吧?

    君慕倾有些不淡定了,这赤矿,还不知道能炼制出多少神器,刚才给出那么一小块,她就已经很心疼了。

    “中品啊?我还以为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,一直放在我家门槛垫脚。”古江南笑呵呵地说道,把矿石放在桌上,一脸的清风淡雨,也没有意料到刚才自己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啪!”君慕倾蹭的一下站起来,“你拿来垫脚!”靠靠靠!还有没有天理了,这么好的一块赤矿,他拿来垫脚!

    败家子啊!

    君慕倾深有感觉,眼前的人就是败家子!

    “古大哥,我以前都不知道,你如此的败家!”百里玺都一脸的惊叹,这可是中等的赤矿啊!

    难道寒原的人,都如此大手笔,那赤矿当垫脚石!

    古江南露出儒雅的笑容,指了指那矿石,“我一开始也不知道,后面才发现的,发现了之后,就把它放在书房里面。”谁会知道,这就是赤矿,其实他留着也没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万墨矿,这枚赤矿,就是华阙岚下的了。”

    轻巧的一声传来,君慕倾不敢置信的往身后看去,这个人该是多想得到赤矿啊!

    一百五十万墨矿!

    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吧?那不过是下等的赤矿而已。

    她慢步走过去,当看到那一个男子面带笑容,看着那快赤矿的时候,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,却来不及抓住。

    “嘿,慕倾,这不是当初拦住你的那人吗?”就是他和君慕倾争着买一块矿石。

    被古江南这么一说,君慕倾也恍然大悟,好像是这么回事,她就说这么眼熟。

    不过,他真的这么需要赤矿吗?一百五十万墨矿!

    可是,这只是她当初用一颗墨矿换来的赤矿中间的一小部分啊。

    华阙此时要是听到君慕倾心里说的话,一定会吐血,他用一百五十万,买了当初那一个墨矿就买下,赤矿中的一部分而已。

    百里玺也凑过来看,只是最后都没有发现,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君慕倾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华阙,很快就淡定了下来,因为接下来的东西,才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雪茎开始起价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吵杂声都的纷纷响起,谁不想得到雪茎,但是他们财力毕竟有限,在几轮争夺下来,剩下的也就那么两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墨矿,还有人要出价吗?”下面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样,躺在床上,一点形象都不顾的相思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,能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玩啊。”相思若有所思地说道,“其实这也不算是叫卖会,更像是黑市的秘密交易。”说这里就是叫卖会,也不完全都是。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。”君慕倾地点点头,还真是会做生意的女人!

    “你不叫吗?第二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万墨矿!”君慕倾冷冷打断相思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相思全身一僵,差点从床上滚下来了,刚才那一块赤矿的钱,她全砸下去了啊?

    一百五十万!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抬头,当他们看到那一抹红色的声音时,就算是有人想争,也不敢再开口了。

    笑话,他们谁还敢跟君慕倾抢东西,今天白天那就有一个最好的例子在了,他们可不想变成那个样子!

    华阙也猛地抬头,那不就是他刚刚的价格吗?难道……

    当他看到那一抹红色身影的时候,也愣住了,居然是她,那个买走赤矿的人,用一个墨矿买走赤矿的人,难道这一小块赤矿就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华阙脸色一白,脸部开始抽搐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叫了吧,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百万墨矿!”南简搂着秦岚,缓缓打开窗口,笑盈盈地注视着对面的红色身影。

    两百万!吓!还真有不怕死的啊!

    所有人惊悚的看着南简,他们就觉得他疯了,敢和君慕倾作对,那不就是找死的节奏吗?

    但是眼前的人,的的确确是叫了,而且表情还很是挑衅的样子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对面的人,皱了皱眉头,这个女人还没有死,还出现海市蜃楼当中,真是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要,那就给你吧。”说着,君慕倾就关上窗户,她一直没有叫价,那个人就没叫,可是她不过才刚刚说了一百五十万,那人就立马两百万,明摆了就是冲着她来的!

    南简看着那扇关闭的窗户,愣了一下,难道她就这么算了?

    “看来,你想的办法,不管用。”秦岚看了一眼南简,君慕倾压根就不想跟他争什么。

    南简也没有想到,他一心就想着不能让这东西落到君慕倾的手上,一直都没有注意,那东西是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南简疑惑的时候,耳边传来一道声音,“两百万墨矿叫下雪茎一根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南简差点吐血,两百万墨矿,就只是一条雪茎,疯了,这个世界都疯了!

    他到现在都不知道,疯的那人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心疼了?”秦岚皱了皱眉头,真是没用的男人,不过是两百年墨矿就心疼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发了我发了!”少年一个劲的蹦跶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一下子就放在了他的身上,两百万墨矿,买下雪茎,难不成那雪茎就是他的?

    两百万的数目,顿时让在场不少人红了眼,那可是两百万墨矿,绝对不是一笔小的数目啊!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要了?”相思疑惑地问道,她不要雪茎,那要怎么要七彩金莲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哼一声,随意的挥挥手,“我不要了,那东西我还真是要不起。”两百万墨矿,那人要是回过神来,只怕还不知道怎么吐血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的脸色,相思轻轻一笑,“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。”这还开什么玩笑,雪茎都已经是别人的了!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噢!主人,我知道了!”火镰不愧是无耻的祖宗,一看到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就立刻明白了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他这么激动做什么,“知道了,那就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保证你满意!”说着,火镰就大步跑了出去,心里还忍不住偷笑,又有人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万你都舍得,难道后面的你舍不得?”不应该是这样的啊?相思疑惑的看着君慕倾,渐渐的相处下来,她总感觉,有个时候,自己看不透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“一百五十万我是白捡的,可是另外的,是我炼制神器辛辛苦苦得来的。”当然会心疼了。

    捡来的?

    相思表情一囧,难道钱还能白捡?

    古江南笑着摇摇头,别人不知道,他还能不知道,那东西,不过是她用一个墨矿买来的,换来了,一百五十个墨矿,她当然不会心疼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回去吧,我也该休息了。”君慕倾不在意地扭了扭脖子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站在周围的人和魔兽,都纷纷点点头,大步走出去,她的确是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等到周围的一切都散场后,君慕倾再次打开窗户,却发现华阙一直坐在原地,没有离开,在她打开窗户的瞬间,目光猛地就看过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然的对上那双眼睛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而被魔兽废了的那个男子,在被魔兽送回自己的势力以后,他们统领立刻就气愤了。

    立马召集各处的领袖,商量一下要怎么对付万兽城。

    月苍龙也在里面,当他们听说,要对付万兽城的时候,他脸色一僵,然后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夫有点意见,不知道该不该提?”笑话,万兽城,那是他外孙女的地盘,才刚刚建成没两天,你们这些王八蛋就想这摧毁,难道不知道他的心血也在里面吗?

    “月家主请讲。”那首领恭敬地说道,表情还有点兴奋,一直公正严明的月家家主,从来都不轻易发表自己的一件,这次居然对他们势力的事情这么上心,真的是太好了!

    月苍龙严肃的看着那人,缓缓开口,“我反对!”

    所有人呆住了,月家家主反对?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月梦色和月长空站在一旁,看到所有人疑惑的模样,忍住笑容。

    你们当然不知道原因了,让你们知道,这还得了!

    敢在他们家主面前商量,要怎么解决万兽城,这不是找死吗?这个势力的首领好像还不知道,自己得罪的不只是君慕倾啊!

    在所有人诧异的时候,月苍龙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,你们势力的人,去挑衅人家万兽城,是你们罪有应得,竟然还为此的大费周章,召集我们前来!”月苍龙说的那个冠冕堂皇,正气凛然!

    月苍龙的话,在加上他的表情,让所有人都缓缓站起来,脸色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月家家主的话不停,他们听谁的!

    “真是可恶!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各大势力的首领纷纷离开,留下月苍龙和那势力首领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那首领到现在都不明白,什么地方出了差错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