凶猛的魔兽,从君慕倾身后,凶狠地扑来,还露出那细长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是狼!”百里玺惊呼道。

    狼!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立马睁开,原本坐在原地的人,瞬间只见一角红衣飘过,身影已经闪出了几丈之外!

    “好快!”百里玺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这么快的速度,她刚才身上还有一层绿色的光芒将她带动,想必那就是风元素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突然出现的狼,她想不明白,沙漠当中,怎么会突然出现狼,还单单只是这那一只,晋升到尊神级别的魔兽,怎么会单独行动,狼本身就不是单独行动的动物啊。

    “冰,照顾好他们。”君慕倾脸色一沉,尊神级别的狼,出手的人还真是大手笔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冰点点头,目光也放在了灰狼的身上。

    灰狼就这么看着君慕倾,一双眸子显得黯淡无光,身体也停在原地,眼睛更是没有焦点。

    “难道,被人控制了?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君慕倾手上,再次出现那根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水晶笛,白色的水晶笛变成了红色,这让她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面前的灰狼,她也知道,现在不是惊讶的时候。

    就在君慕倾准备吹起笛子的时候,优美的乐曲从远处原来,那犹如地狱的牵引一样。

    灰狼在听到这个声音以后,停在原地的身体的突然晃动了起来,“嗷呜~”

    它仰头高呼,双臂张开,看着天上的半边皎月,身体瞬间就出现在木子面前,它挥动着的粗壮的爪子,神兽就是往木子身上打去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木子身体颤抖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边的林子,森子也踉跄地后退几步,看着面前的灰狼,他们不敢有任何的举动。

    眼前的魔兽,那是尊神级别,他们能有几个人是对手。

    面对尊神,冰也无能为力,他现在不过是圣兽级别,要突破尊神,那还要一段时间,灰狼袭击,他也不敢轻易出手,只能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灰狼身体虽然巨大,但是动作很灵活,那爪子,一下子就到了木子的面前,眼看着那爪子就要落到他脸上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木子赶紧伸手去捂住脸。

    换成是任何一个人,面对这种情况,身体也会做出自然的反应,去保护自己的脸不被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木子!”惊呼地声音响起,百里玺刚想出手,耳边又传出另外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灰狼的身体,突然停顿了一下,巨大的爪子就这么停在原处。

    “把他拉开!”在千钧一发之际,君慕倾的身影出现在木子面前,一脚就把他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情况紧急,只是被踹一脚,已经算是轻的了。

    林子和森子赶紧拉开木子,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只是听到那命令,身体不自觉的就做出了反应而已。

    在那么一刹那,他们仿佛听到了王者一般的呵斥一样,他们不自觉的就跟着命令行动。

    冰也及时的拉开了百里玺,刚才的那笛声,是君慕倾吹奏出来的,说不定她办法,有办法对付眼前的魔兽。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还在那里!”百里玺着急了,魔兽虽然现在是停下里了,可是她它随时会出手啊,这么危险的魔兽,他们不是应该趁着这个时候离开的吗?

    冰紧紧拉住百里玺,这个时候,他不会让任何事情,打扰到君慕倾的。

    她能留下来,就一定是完全的把握!

    对君慕倾如此的信赖,只怕冰自己都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“果然就是被魔音控制了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还不忘把玩着手中的水晶笛。

    灰狼依旧没有动作,只是静静站在原地,目光涣散的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魔音?”百里玺冷静下来,呆呆的看着君慕倾,难道刚才那么好听的笛声,就是魔音吗?他们一点都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百里玺的疑问,君慕倾也懒得解释,魔音那也只是控制狼的声音,在某些时候,魔兽也有脆弱的事情,只要抓住时机,就能趁着这段时间,控制魔兽,用声音控制。

    前世,她也是这么控制狼群的,不过那也只是一开始,后面和狼群慢慢混熟了以后,就没有必要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那如高山流水般的声音再次响起,原本灰狼停下来的身体,又动了,它这次的目标,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你小心!”百里玺大叫一声,没有冲过去,这个时候,他明白,不能去打扰面前的人,一不小心,那就会被魔兽伤害到,他可不想小倾妹妹受半点伤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身体快速后退,赤红的眸子注视着远处,“本姑娘倒要看看,是你和了解狼,还是本姑娘!”红色的水晶笛不知道什么时候,又出现在她那殷虹的唇瓣旁边。

    另外一去优美的笛声,缓缓响起,那悦耳至极!

    “好美。”百里玺惊呼道,好美的声音,好像整个人都沉浸在仙境里了一样。

    冰冷冷说道:“你最好还是不要去听那种声音。”那声音,不但是对狼有影响,他都会感觉到有几分沉醉,稍加不注意,就会被笛声带走,神智溃散,变的跟面前的灰狼一样。

    随着君慕倾的笛声响起,远处的声音,也加快的节奏。

    君慕倾眯起眼睛,能控制魔兽,这个人还真是对魔兽有很深的研究的,就连她用普通方法,都不能将眼前的魔兽驾驭!

    现在能对抗的,那也只有一个办法,她突然将嘴边的水晶笛拿下来,右手食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条的伤痕,一滴鲜血,落在水晶笛的上面。

    红色的水晶笛,明显闪烁出光芒,在黑夜中雀跃。

    “再来比比看!”在控制狼群方面,她君慕倾,不会输给任何人,不管是前世,还是今生!

    她再次吹奏出笛声,这次黑夜当中,明显能够看出来,笛子中带出来的,不只是声音,还有红色的漫雾,那漫雾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看着灰狼,君慕倾的眸子变得更加的赤红,就连中间黑色的瞳孔,都染上了一层红色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,仿佛陷入了一层红雾当中,变得虚幻起来,让人看上起,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百里玺好奇地问道,怎么会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,真的是好奇怪,也很神奇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冰摇摇头,在这一年里,他都没有看到君慕倾这样过,也许别的魔兽看到过,可他是真的从来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冰不知道,君慕倾以水晶笛控制狼,还没有谁知道过,除了当初寒傲辰第一次见到君慕倾的时候,她用这样的办法,控制伤害她的狼群,还有一次,就是在对付风刃的时候,用过这个办法,从那之后,她就再也没有用过水晶笛。

    红色的漫雾,将灰狼包裹住,紧紧缠绕在它周围。

    其实君慕倾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况,以前就算是她用这种办法来空中狼群,也从来都没有这样过。

    现在不都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要先把魔兽赶走,才是最关键的,君慕倾也来不及想那么多,专心的对抗着远处传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了,灰狼就在这一举一动之间,来回舞动。

    百里玺几个人,一开始还非常紧张的在一旁看着,后面也慢慢变得无力的,最后干脆就坐在地上,静静的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远处的声音越来越小,君慕倾眼中也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灰狼挣扎的动静也慢慢减弱,看到这一幕,他们都觉得非常的惊奇。

    “木子,森子,你们看,那灰狼,慢慢不会动了耶!”林子惊讶的指着那灰狼,脸上闪烁出神奇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他们见过最神奇的事情,用声音来控制魔兽,他们还从来没有见到过。

    远处的声音,突然停顿了下来,灰狼立刻就停住的动作,呆呆的站在原地,犹如一个木偶一样,随着声音起舞,也只有听到声音的时候,才能拥有“生命”。

    “想跟我比试控制狼,下辈子吧!”君慕倾轻轻一声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啪!”就在她开心的看着灰狼的时候,她手上的水晶笛,突然裂开了一条缝隙,她立马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那火红的水晶笛,身上的裂痕越来越大,最后,完好无损的水晶笛身上,裂缝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你的使命,完成了吗?”君慕倾慢慢握起水晶笛,手臂也慢慢举起,冰冷的神情,让人不知道,她此时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百里玺赶紧走过去,紧张地问道:“小倾妹妹,你有没有事?”好危险,他都以为,这次躲不过去了呢!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目光还是放在手上的水晶笛身上。

    “它……”百里玺迟疑的看着君慕倾手上的水晶笛,怎么会这样,好好的笛子,居然会出现裂痕,好奇怪。

    “啪!”在一声响起,已经布满了裂痕,如同蜘蛛网一样,水晶笛,瞬间破碎,变成粉末,一颗一颗往下面飘落。

    任由君慕倾怎么伸手,也是抓不住那水晶笛的破碎。

    “没有以前了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有这个水晶笛的存在,她总感觉,自己不是真正的君慕倾,所以才一直都没有用它,现在它破碎了,仿佛她的心结,也跟着破碎了一样,一颗颗落入尘埃。

    百里玺意疑惑了看了一眼君慕倾,她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,什么叫没有以前了?

    “不过,跟本姑娘比以笛声控制狼群,你还不够资格!”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,慢慢踏出一步,傲视这远处。

    “哼!有没有资格,等会你就知道了,你的笛子碎了,不能在控制魔兽,你当真以为,我只能用声音控制它吗?”嘶哑的声音,在黑夜当中响起,久久都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就好好的陪着它玩,我倒要看看,被他说成最大的敌人,究竟有什么厉害的地方。”那声音的主人仰天大笑,然后声音逐渐减小,知道最后消失。

    他?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地看着那个方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这明摆的就是冲着你来的!”百里玺的愤怒地说道,还真是可恶,居然是冲着小倾妹妹来的,他刚开始还以为是琅琊联盟的龙翔,不服气刚才,这才出手,现在看来,就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一沉,立马推开百里玺,“血焰火!”血红的火焰,从她手上飞了出来,毫不留情在蔓延到灰狼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!”百里玺错愕的看着君慕倾的举动,她为什么一下子,就把这头魔兽给烧了?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的看了一眼灰狼,冷声说道:“这样的东西,没有必要留在世上。”那个人刚才说的话,是真的,即便是没有水晶笛,他还是能控制到这魔兽,刚才她要是载慢一点,百里玺就被它给伤到了。

    这样被人类控制的魔兽,没有必要在留在这个世上,留着也不过是一个被人类操控的傀儡,还不如一把火烧了它。

    天逐渐转亮,温度也在慢慢回升,君慕倾看着焚烧的巨大身影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百里玺站在原地,疑惑的抬头,他明明记得,刚才这魔兽,不是这么站着的,它是什么时候,动了身体,怎么他都没有发现?

    就在他还在奇怪的时候,原本站立被血焰火熊熊燃烧的灰狼,又挪动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个奇怪的人,身上穿着黑色的斗篷,将脸蒙住,看不清他的脸,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这就走了,还没完呢!去吧,我的傀儡!”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,那站在原地的灰狼,即便是身上燃烧着熊熊火焰,它还是毫不犹豫的就往前面冲击而去,而且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公子,小心!”

    “公子快躲开!”林子和森子惊呼道,脸上带着恐慌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魔兽,又迈开了步伐,公子就站在魔兽面前,眼看着就要被那燃烧的魔兽,踩到了!

    木子林子森子三人的心都快揪起来了,他们可不能让公子在这个地方出事情,不能啊!

    “公子!”三人再次惊呼,想冲上去就百里玺,却被冰挡下了。

    “快让我们过去的!”森子着急地说道,他要去救公子,那魔兽快踩到公子了,不能让魔兽得逞,冒险联盟以后还要靠公子。

    冰摇摇头,他不能放他们过去,这是君慕倾的命令,所以,他不能让他们去冒险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不让我们去救公子,那你也应该去救啊!”木子着急到眼泪流出了,脸上的表情,更是夸张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君慕倾,这可是你的朋友,你为什么不帮忙,再不帮,他就死了。”那个黑衣人也开口说道,语气中带着无尽得意。

    只是君慕倾站在原地,耸耸肩,“他自己能做到的事情,为什么要我帮忙?”他一直就在隐藏自己的实力,他明明自己就能够躲开这次攻击,要是不躲开,那就是他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想用激将法,会不会太简单了一点,不过他好像知道百里玺的身份,不敢真的对他出手,就连魔兽步伐,他都特地减慢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样看起来,百里玺,就不会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自己能做到?

    木子林子森子听到君慕倾的回答,都忘记的反抗,什么叫做自己能够做到?

    他们家公子,从来都没有好好修习过斗技,就连他们都不是对手,怎么会是这魔兽的对手,这魔兽,他们三个联手,那也是挡不住,更何况是公子呢!

    就在他们三人震惊的时候,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光明斩!”那熟悉的声音终于响起,八行星在见百里玺脚下转开,白色的光芒,从他头上一闪而过,他的身体,跟着消失子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冰龙!”在百里玺离开的那一瞬间,君慕倾手上的冰龙,也立刻出现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冰龙冲击上那燃烧起火焰的灰狼,灰狼立刻变成了粉碎,黑色的星末一点点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黑衣人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的傀儡,“怎会这样!”他的傀儡,怎么会被区区的火焰,就给烧没了,这不应该,不应该啊!

    “对了,我忘记告诉你了,我的火焰,是血焰火,你要是了解魔兽,应该也知道血魇火是什么样的火焰。”君慕倾漠然的解释道她早就说过自己的火焰是血焰火,只是眼前的人,没有听清楚而已。

    黑衣人听到君慕倾的解释,踉跄地后退两步,露在外面眼睛,露出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快,你就拥有了王者火焰了!”那人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表情有些震撼,他惶恐地离开,顿时消失在了他么的面前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快,你就拥有了王者的火焰了?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的看着黑衣人离开的背影,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,什么叫做在这么快就拥有王者的火焰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他!

    君慕倾越想越不对劲,可总感觉不出来,是哪里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公子,原来你这么厉害!”木子林子森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神来,已经走到觉百里玺的面前,他们热泪盈眶的看着百里玺。

    百里玺轻轻一笑,眼中还带着几丝无奈,他隐藏了将近三十年的秘密,就这么全部曝光了。

    她一开始就看出来了,刚才这样,就跟龙翔在打他时候一样,她也是这么漠不关心,那是因为,她早就发现了自己的秘密,所以一点都不会担心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百里玺笑了,他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,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发现,现在看来,他错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,不要说出去,不然,我就不要你们了。”百里玺威胁地说道,他不希望自己实力暴露出去,这么多年,他都忍下来了,难道后面的几年,他还忍不下去吗?

    君慕倾淡然的将心思收回去,转身冷冷看了一眼百里玺,“明明天赋不错,二十几岁步入尊神,也算是高手,居然都没有人发现。”说着,她无奈的摇摇头,是应该说他装的太像了,还是应该说,那些人都吓了。

    明明这么好的天赋,都没有看出来,还有冒险联盟的也是这样,这不知道他们的眼睛,放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冒险联盟的人,把所有的注意力,都放在了百里杜鹃的身上,对于这个从小就被欺凌的百里玺,从来都不会多看一眼,然而百里轩和百里杜鹃,和百里玺的距离太近,很多东西,他们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有个时候,距离,也是一种阻碍,要是他们稍微的离远一点,就能够发现,百里玺的天赋。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我在很久之前,就听说过你了,你还不是跟我一样,五种元素,都从来没有人发现。”百里玺轻轻一笑,脸上带着沐浴春风的笑容,不过也就带着傻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看着百里玺,“你不会故意和百里杜鹃失散的吧?”

    百里玺脸上一僵,又露出那天真呆萌的笑容,“小倾妹妹,不是这样的,我是真的和大姐走散了。”他也没有想到,在这个地方会就遇到她了啊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哼一声,扭头看着那个黑衣人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难道说,那场桑漠狂风也不是偶然吗?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百里玺凑到君慕倾面前问道,说实话,他还是非常佩服小倾妹妹的,和他不过是想出了那么一丁点的时间,就能发现他的实力,还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“没事,天已经亮了,你也是尊神级别,应该不用在吃东西了吧?”

    进入技尊师,就能断断续续开始不用吃东西,进入了尊神,那当然是更加的不用,他现在已经是尊神级别了,想必是不用再吃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们要!”木子林子森子皱着脸说道,他们要!

    说起吃东西,他们是真的饿了,他们又没有到尊神级别,当然是要吃东西来补充体力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了一下,他们还真是麻烦!

    “那就休息一下再走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原地坐下来。

    百里玺见她闭上眼睛,就不敢多加打扰,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,脸上带着晶莹的笑容,就这么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才闭上眼睛,耳边就传来轰动的声音,她皱起眉头,将神识探进空间里面。

    “臭狐狸,你说刚才那是什么力量啊?”小碧不停的在冲击这空间,好像是要急着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吱吱白了一眼小碧,“笨蛇,我要是知道,会跟你一起在这里撞吗?”她都想知道,那是什么力量,为什么她的身体,会不由自主的就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玄武坐在原地,看着他们两个之间的动静,无奈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年轻兽真是精力充沛。”这样都撞了一夜了,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,还在撞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小碧和吱吱异口同声吼道,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!

    玄武摇摇头,“这样就生气了,那你们继续撞,我也不想办法了。”真是的,好心没好报。

    不过在那么一刹那,他的身体,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,那种熟悉的颤抖,居然让他都感觉到了前所的恐惧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不管是青龙,还是血魇大尊王,以前,他都没有感受过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停啊!”吱吱仰天长叹,“主人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冰冷的声音传进来。

    突然,小碧和吱吱感觉身体一松,啪的一声,就掉到了地上,一点征兆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痛死了。”吱吱揉着身上,终于是停下来了,不然他们还不知道要撞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,这就停下啦?”玄武惊讶的问道,他还在想要不要把他们两个拍下来,结果君慕倾一出声,就把他们两个给震下来了,还是她厉害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惊讶的玄武,他一直在一旁看好戏,还有脸说了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我也是想帮忙来着,可是有心无力,帮不上忙。”玄武摆了摆手,他各种办法都试过了,可是一点办法都没用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他们两个平时虽然斗嘴,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打起来的。

    玄武耸耸肩,“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在昨晚,那么一瞬间,他们就变成这样了。”就连他都差点中招,更被说他们还没有成年。

    “别说他们两个,就连我们心里都颤抖了一下,不是吗?”玄金犀利的声音就这么响起来了,把玄武心里的疑惑,也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玄金的话,玄武立刻站起来,“我才没有,绝对没有!”就算是有,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?”君慕倾直接就无视了玄武,他这个样子,不用说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能让上古神兽,和五爪金龙,对会颤抖一下的力量,那会是什么?这么恐怖吗?

    玄武撇了撇嘴,“我要知道,就不会奇怪了。”他还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大叔,你刚才不是说不知道吗?”小碧鄙夷的看了一眼玄武,这大叔,还不诚实,明明就有,还说没有。

    玄武轻咳一声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遇到了一只傀儡魔兽,后面解决了。”至于解决的内容,君慕倾就不打算详细说给他们听。

    傀儡魔兽?

    三头魔兽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脸上都露出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小倾,你要小心,事情越来越不简单了,我会尽快苏醒。”血魇的声音在空间里面的响起。

    吓!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吓了一大跳,就连玄武身体都往后面倾斜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血魇,你就安心吧。”君慕倾应道,她也感觉到事情的不简单到,经过昨晚,她感觉,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周围缠绕,好像就是缠绕这她,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君慕倾回答以后,血魇就没有再出声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血魇大尊王。”小碧心有余悸地说道,算起来,它也是属于走兽一类的,那可是血魇大尊王啊!

    吱吱点点头,“不就是了,听到声音,你都能吓成这个样子,还没见到血魇呢!”等见到了,那才是真正的畏惧,他们都已经见识过了。

    小碧白了一眼吱吱,知道也不要说出来,他好歹也是九头蛇帝,就不能给点面子吗?

    “你们没事了就好,我们现在还在桑漠,没有找到海市蜃楼,所以,你们安静点!”说完,君慕倾就将神识拉回来,赤红的眼睛也在慢慢睁开。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你醒了?”百里玺赶紧凑过去,笑呵呵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她突然觉得,还是这个样子比较适合百里玺,看上去傻傻的呆呆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,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找大姐了!”百里玺张开双臂,看着北方,眼中里面闪烁出光芒。

    木子林子森子,无奈的看着百里玺,公子是变得聪明了没错,可还是跟以前没有什么两样,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以后盟主和大小姐就不用操这么多心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们可以走了。”森子提醒道,君姑娘都已经走出去了好远了。

    百里玺惊讶的看了一眼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冰就跟在她的身后,他赶紧大步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等等我嘛!”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沙漠当中,再次恢复了它该有的平静,在烈日下,黄沙都变得灼烫起来。

    在君慕倾离开以后,两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刚才休息的地方,“她变得很强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不是说过,这样才更好不是吗?”另外一个声音不屑的回答,只是这样的君慕倾,对于主子来说,还是太弱的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人点点头,“没错,是还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道身影从沙漠中闪过,消失在刚才站立的地方。

    走远的君慕倾,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,疑惑地扭头一看,却还是迟了一步,那两个人,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怎么了?”百里玺疑惑地问道,他们后面,还有什么吗?

    “没事,继续走吧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大步往前面走去,海市蜃楼离他们越来越近,他们的表情也变得更加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绿洲,君慕倾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,这就是海市蜃楼了吧,绿洲之中,修筑一座高楼。

    古老的楼阁,带着沧桑的气息,进进出出的人更是多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这就是海市蜃楼了!”百里玺兴奋的指着前面,他们终于是来到了海市蜃楼,这真的是太好了,很快就能看到大姐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君城主是吧?”娇艳的声音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平静的收回目光,扭头看去,就看着一个女子,赤着双脚,脚上带着叮叮作响脚链,身上的衣服,都绣着大红的牡丹话,既华丽,又不娇艳。

    女子更是一代佳人,只是一笑,周围的精致,都变得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,你还是这里厉害。”百里玺大步走过去,老板娘就是这么厉害,每个来的人,她都能知道身份,好像早就知道他们要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老板娘轻轻一笑,“百里公子,你姐姐可是等了你好几天了,昨天刚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百里玺惊呼道,他晚来了一步,大姐他们已经走了!

    “大小姐走了?”森子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,帮我安排几间房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声音中没有一丝起伏。

    相思,也就是海市蜃楼的老板娘,惊讶的看了君慕倾一样,点点头,“好吧,你跟我来,不过,来到海市蜃楼,就要懂海市蜃楼的规矩。”她迈着步伐,脚下的铃铛就轻轻作响,犹如清脆的乐声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桑无际说过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最好了。”相思点点头,带着他们几个,慢慢走进海市蜃楼里面。

    当踏入海市蜃楼的那么一瞬间,君慕倾愣了一下,她停下脚步,看了看周围,心里露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相思疑惑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君慕倾继续往前面走去,心里的情绪,没有立刻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天字一号到六号,这边就是。”相思指了指左手边的一栋房,头都没有抬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往相思指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分天地玄黄四个方位,就连房子,都修建成了四栋,看上去一座大楼,其实是用四座楼组合而成,分别成为天地玄黄。

    而他们住的地方,就是天字楼最好的房间。

    相思若有所思的看着君慕倾前进的步伐,轻轻一笑,“真是个奇怪的丫头,明明年纪轻轻,居然把心思藏的滴水不漏。”就连走进她的海市蜃楼,都不曾泄露半分。

    相思第一次觉得,海市蜃楼,也有失效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里之所以被称之为海市蜃楼,那就是,这里面,还充满了奇幻,有些人一进入这里,他们心里想的事情,就会立刻泄露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看不到那些人心思的时候,那就是走进这里面,心情还能平静如水,没有半丝波澜。

    去年她遇到了两个,一个是百里杜鹃,一个是百里玺,今年有多了一个。

    都是看不清楚心思,错了,应该是多了两个,君慕倾身后的紫衣男子,也是一样,丝毫不泄露半分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了一下步伐,扭头看了一眼相思,“海市蜃楼,果然是海市蜃楼,我好像有点明白,为什么会这么叫了。”她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相思愣了一下,她明白了?

    “哇!这就是海市蜃楼!”惊呼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看了一眼来人,“你也来了?”古江南!

    “慕倾!”古江南赶紧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你也来了海市蜃楼啊。”他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他现在不是应该在寒原吗?

    “我来桑漠有些事情,所以就来了,你呢?”古江南好奇地问道,还有这么多人,其中还有百里玺。

    “同样有事。”没事,谁会走到桑漠里面来,除非是哪个人什么时候活的不自在,才走到桑漠里面找死的。

    “百里公子。”古江南礼貌的叫道,脸上还带着几分古雅的笑容。

    百里玺摆摆手,蹦跶到古江南面前,“江南大哥,你也来了,没想到这次,会遇到这么多熟人。”真的好多熟人都来了!

    遇到这么多熟人?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再次皱起,这么说的,除了琅琊联盟,古江南,还有其他人也来了?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古江南点点头,然后扭头冲着相思说道:“老板娘,我可不可以住天字七号?”

    相思这是才回神,牵强地露出一抹笑容,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古江南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就往天字楼走去,留下相思一个人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相思若有所思的看着古江南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越来越有意思了,现在又多了一个,看来,海市蜃楼,迟早会没用,上次是两个,这次是三个,还不知道后面会出现几个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