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君慕倾看清楚来人之时,立马就喷了。

    这个是男人吗?她看着怎么那么的不像,媚眼勾魂,带着万千风情,玫瑰红唇,娇艳欲滴,一颦一笑,足以妩媚众生。

    刚才说话的人,就是他,这样的人,真的是男人吗?

    君慕倾扶额轻叹,她什么都没有看到,这对她的眼睛来说,就是绝对的污染。

    只是寒傲辰的眸子,并不是在那个男子的身上,而是他旁边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女人,身上的衣服半遮半掩,半个嫩白都显露在外,身上的衣服更是薄的可怜,身体各处都若影若现,透着大好的春光,而一双如狼似虎的眼睛,猛地看着寒傲辰,好像恨不得把他就这么吞下腹中一样。

    寒傲辰只是看了那人一眼,身上就涌出沸腾的杀气,收回目光,再多看一眼,他都会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那女子的目光,还让君慕倾心里有些不舒服,那就好像是自己的东西,被人家窥视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尤物,真是难得。”女子看着寒傲辰,贝牙轻轻咬着唇瓣,然后舌头再慢慢伸出来,带着无尽的勾引和诱惑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男子看到女子这么诱人的神情,吞了吞口水,妩媚的脸上带着**,不过女子好像没有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一样,一双眼睛,就这么一直看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当然,寒傲辰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她一眼,大手就这紧紧地握住君慕倾的手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远远地看着这一幕,当他们发现,那一红一黑地两道身影周围都泛着冰冷的寒气之时,心里都纷纷咯吱一响,不动声色地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桑无际见魔兽们都这么大反应,他尽管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不过还是跟着后退,要是真的会发生什么事情,自己要是靠的太近,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气氛,太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他好像,没有反应。”男子迟疑地说道,他们家主子就是天下难得一见的美人,不管是傲人的身材,男人看了,只怕都把持不住,还有那沉鱼落雁,妖艳无比的容貌,无一不让男人臣服。

    今晚主子本来是打算和他**一夜的,只是突然出现的火光,打断了他们的一切,主子这才跑出来看,没想到,会遇到这么一个尤物。

    他比主子的任何一个宠物都要美上百倍,别说主子了,就连他看了,都忍不住心动,要是,他能笑一笑,就更加完美了。

    男子刚说完话,就见女子轻哼一声,扭着那如同柳枝一样的细腰,脸上带着万千妩媚,若今天是其他男子见到,一定会把持不住,可是,现在坐在这的人是寒傲辰。

    即便她脱光了,只怕都不能换来寒傲辰的一眼。

    女子妖娆地往前面走去,只是才走两步,她就感觉到无形的压力笼罩着她,妖艳地脸上,轻轻皱起,她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尤物,本主看你长的不错,要不,你和我回**楼,如何?”她可是**楼楼主,只要是她看中的人,都会被她带回**楼,成为她的宠物,当然,眼前的人也不会例外。

    她**楼都是尤物,只有她喜欢的人,才会提升为宠物,看上他,是看他还有几分姿色。

    女子脸上的神情,变得高傲起来,不管如何,她都要将眼前的人带回**楼,他可不是用尤物和宠物就能代替的,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,就连她都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带回**楼?

    当她是死的啊!她的人,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就来勾引!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沉了几分,赤红的眸子紧盯着面前的火堆,血焰火的燃烧,才让周围没有那么寒冷。

    吓!

    所有魔兽赶紧捂住心脏,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胆子也太大了,敢在君慕倾面前就勾引寒傲辰,觉得自己活的太长时间,也不要在他们两个活祖宗面前找死啊!

    不过,**楼是什么地方?从来都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水刃他们可能不知道**楼是什么地方,不过涙城这么多年在黑暗神殿,对于各大势力的事情,还是听说了的,雪姬在临君大陆走了多年,也都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当他们听到“**楼”三个字的时候,额角纷纷滑下一滴冷汗。

    **楼楼主秦岚,容貌身段,都足以让天下男人为之着迷,可偏偏她也喜欢美男,能勾引的,她都愿意**一刻,不能勾引的,她就直接将人抢会**楼,变成她的宠物。

    所谓的宠物,不过也就是一些被她抓走的男人,被关在**楼里面,贡她玩乐。

    **楼也是各大势力之一,所以,即便是秦岚做了什么,其它势力,也不会插手,这就是强者为尊。

    只是,她今天遇上这两个活祖宗,随便一个都不是好招惹的主,秦岚就算再美,她身边的宠物就算是再荡漾,也不能让这两个任何一个皱眉头,要是得罪任何一个人,她的**楼就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魔兽们都紧张万分的时候,君慕倾低着的头,终于抬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又让他们心脏刺激不小,脚步不由自主地又回退几步,就连寒傲辰心里都咯吱一响,一滴冷汗从额头划下。

    这个,小倾倾,不关他的事情的,这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他也很想知道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都无比紧张,妖艳女子极其得意的时候,君慕倾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**楼是什么地方?”君慕倾平静地问道,赤红的眸子里面没有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,寂静,周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,除了寂静还是寂静。

    她没有生气?

    这不可能啊,寒傲辰都被人这么看了,她怎么没有生气呢?和他们想的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在看清楚君慕倾之时,女子脸上露出一抹惊艳,好美!

    就连女子身边的男子,都将目光放到了君慕倾的身上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,能让**秦岚的宠物,将目光放到别的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面对这两人的目光,寒傲辰和君慕倾脸上都不太乐意,两簇火光从黑夜中划过,不约而同的飞向秦岚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秦岚能成为**楼楼主,实力当然是可想而知的,她推开身边的男子,红色的光芒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只是,血焰火,怎么会是普通的火元素能够抵挡的,即便是秦岚,面对血焰火,那也只能是闪躲,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秦岚惊讶的看着火焰的渗透,身体赶紧往一旁闪去,身上的春光,在这一走一躲间,又让她多添加了几分魅力,不过这些,看到的也只有跟着她的男子。

    魔兽们是不屑看着这样的人类的,君慕倾和寒傲辰,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,淡然的坐在原地,看着面前的火堆。

    寒傲辰心里轻轻一笑,小倾倾想的果然就和他一样,不过他们好大胆子!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秦岚大步过来,看着对他们不理不睬的两个人,一团怒火,瞬间在胸中涌动。

    而那双风情万千的眼睛,在看向君慕倾的时候,更是带着愤怒还有妒忌。

    在第一眼的时候,她都为眼前的女子惊艳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人,竟然比她还要美那么多,这个男子是个美人也就算了,可是在看到君慕倾的时候,一团妒忌,就在她心里涌出。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再扭头看了看周围,“你见到有人在附近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君慕倾抬头,也随着君慕倾的目光看几眼,平静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都没有见到有人在。”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直接将那两个人给无视了,因为他们两个生气,还真是不值得,也没有这个必要。

    寒傲辰宠溺一笑,轻轻点头,“小倾倾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一来一往,秦岚的脸色立刻变成了猪肝色,他们这是什么意思,就是说她不是人吗?

    “几天你们两个不知道好歹,花奴,把他们带走!”看到他们两个的样子,秦岚就知道,对这两个人来软的,那是绝对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她看上的人,绝对不能放走,所以,这两个人,她势在必得!

    站在秦岚身边的男子点点头,“主子,花奴知道。”带着灰暗的斗技阵在花奴脚下转动,主子要的人,他从来都会帮主子得到,所以,这也是为什么,他能一直得到主子的宠爱。

    现在这两个人,他也一样要得到。

    见他们要动手,所有魔兽纷纷站了起来,当他们是死的啊!

    君慕倾说周围没有其他人,可是没有说没有兽啊,想要动手,那也要问问他们同不同意才行!

    桑无际突然从魔兽之中跳出来,指着秦岚说道:“你们知道吗?这女人就是个荡妇,上去,揍她!”他曾经都差点在这个女人手里面吃亏,现在终于是能报仇了。

    桑无际不说话还好,这么一开口,所有魔兽的注意力,都放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好了?”乘风笑呵呵地问道,眼中带着无尽的危险。

    桑无际立马捂着脸,好了才怪,又不给他吃丹药,他的脸哪里有这么快恢复了,这些魔兽就是恶魔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想要动手,至少也要问问我们同不同意啊!”火萤拉起衣袖,双手叉腰,大步走过去,这人类一来就各种荡漾,他们都没有说什么了,现在还敢这么嚣张,找打啊!

    刚想出手的花奴,惊讶的后退几步,心里不禁惊叹,好强大的气势!

    “管你们是谁,男的抓,女的杀!”在看到眼前的人以后,秦岚才知道,自己的容貌,在他们面前,多么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他们中间,男的个个比花奴都俊美,女的更是胜过她,一股怒意,缠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花奴立刻应道。

    只是,这区区的暗元素,在黑暗之力面前,那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管眼前的两个人如何的气愤,如何的不满,妒忌,坐在火堆前面的两人,都好像是没有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花奴脚下的斗技阵展开,那也不过是尊神级别,这里面任何一头魔兽,他都已经不是对手了。

    “黑暗之力!”花奴手中舞动着黑暗之力,这是他遇到黑暗神殿的某位长老,他传授给自己的,黑暗之力,比暗元素,威力更大!

    黑暗之力?

    寒傲辰和君慕倾的扭头看了一眼花奴手上的黑暗之力,脸上没有半点的波动。

    涙城一个闪身,出现在花奴面前,轻哼一声,“你不过是区区尊神,就配使用黑暗之力!”黑暗之力,就和光明之力一样,一旦有所领悟,就能得到,只是眼前的人,还没有资格得到黑暗之力。

    他的黑暗之力,不过是别人给的,至于具体是谁给的,只有主上才知道。

    “黑暗之力!”涙城斗技阵展开,瞬间,那冲击力极强的黑暗之力,快速飞出来,毫不留情的往前面飞去。

    花奴震惊地看着涙城,他难以相信,眼前的人也能拥有黑暗之力。

    魔兽们都站在一旁,双手环胸,都不打算出手,涙城就能搞定眼前的人妖。

    啐!

    有那个人长成这个样子,他们看着都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你手下还不错。”君慕倾倚在寒傲辰身上,看着面前的打斗,黑暗之力,在黑夜中虽然是看不见的,不过招式的凌厉,还是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女人的手下也挺厉害的,能和黑暗神殿的魔兽对峙这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了一眼涙城,“还差点远。”

    秦岚眼中露出愤怒,就这么看着君慕倾,拳头在慢慢的握紧。

    黑夜的沙漠当中,冰冷刺骨,可是这么一场华丽的打斗,就这么上演了。

    周围还围观了不少的人和魔兽,他们就这么看着,一点都没有出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魔兽都将目光放在这一场打斗上面,一直捂着的桑无际脸色大变,看到眼前的情况,他也顾不得脸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,沙漠狂风来了!”说完,桑无际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沙漠狂风来了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要是被狂风卷走,能活下来的机率就不大了,该死的,怎么今天出师不利,先是遇到这么几个难缠的家伙,现在又遇到了沙漠狂风!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还是先逃了才是王道!

    沙漠狂风!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远方,拉着君慕倾就站了起来,他们面前的血焰火,也瞬间熄灭。

    吱吱赶紧跳到君慕倾的肩膀上,小碧也紧紧咬住君慕倾的衣服,沙漠狂风,能带走一切生物。

    “倾倾,不管怎么样,都不能放手!”寒傲辰沉声说道,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,沙漠中遇到风暴是常有的事情,可是沙漠狂风却是不容易遇到的,一旦遇到,中间的危险,还不知道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沙漠狂风。

    秦岚看到那沙漠狂风,脸一下子都变绿了,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美人,立马转身就走,也不管和涙城还在相斗的花奴。

    沙漠狂风,只是桑漠中的危险之一,也就最安全的危险,只是这最安全的危险,都能带走不少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十几道身影匆匆往四周散开,他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要躲开沙漠狂风。

    涙城也顾不上花奴,往暖暖离开的方向跑去,一下子十几个人就被冲散了开来,谁也不知道谁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沙漠之中的,黄沙四起,沙尘漫天,仿佛要将整个沙漠,甚至是整个天空,都卷入狂风之中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,带着十足的力道和霸气,席卷之势,更是汹涌波涛,黄沙将沙漠再次一层接着一层的覆盖,沙尘所到之处,别说草,就连仙人掌全部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就在奔跑当中,惊呼的声音突然响起,“倾倾!”

    寒傲辰着急地看着空荡荡的地方,哪里还有君慕倾的身影,看着面前的风沙,他没有一丝的犹豫,立马到风沙之中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水刃立马停下脚步,扭头看了一眼那席卷而来的风沙。

    主人在里面,他们怎么能就这么逃走,绝对不可以!

    水刃拔腿就往回走,不管用什么代价,他都要找到主人还有公子,绝对不能让他们有事!

    “水刃。”火萤叫了一声,跟着他往回走。

    所有往前面奔跑的魔兽,都一一停下脚步,看着就要追上他们的狂风,他们毫不犹豫地往身后走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绝对不能有事!

    桑无际见他们一个个都往回走,慢慢停下的步伐,心里不禁在疑惑。

    人类,怎么能让魔兽这么的信服,即便是性命都不要了,都要去救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呼~呼~”

    就在桑无际失神的瞬间,狂风席卷到了他的面前,不等他回神,就将他卷入狂风当中。

    被卷进狂风里面的桑无际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他一点都不想去找那个人类的,他是无辜的,放他出去,他不要被卷进去!

    不过,此时没有谁能听到他心里的呐喊,沙尘铺天盖地而来,席卷着一切!

    狂风而至,天空变得更加暗沉,冷冽的沙漠,透着无尽的诡异,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被黄沙洗礼过了一样。

    黄灿灿的沙尘上,微风拂过,昨晚的一幕,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,又恢复了它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围还是和昨天一样,安静,宁静,灼热。

    沙子是表面,被烈日,晒的发烫,安静的沙漠,就连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是一处地方,黑色的身影在不停的寻找,脸上着急的模样,那就是失去了天底下最珍贵的至宝。

    涙城站在一旁,犹豫地看了一眼寒傲辰,张了张嘴,最后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姑娘就这么不见了踪影,他们都是狂风卷走了,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跟他一起被卷到这里的,有暖暖,还有**楼的花奴。

    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平静下来,要不是他们身边的人少了,谁也不会想到,昨天晚上,会有一场凶狠的狂风袭击。

    花奴被绑在一旁,他不停的扭动,可是绑住他的黑暗之力,那是寒傲辰的,哪里有这么快能够挣脱。

    找了方圆百里,寒傲辰都找不到君慕倾的身影,他站在沙地上,表情冷峻,可是那一双墨色的眸子,却着急万分,很不将整个桑漠就这么反过来。

    涙城终于忍不住了,大步走过去,“主上,我们还是去海市蜃楼,说不定姑娘会在哪里等我们。”那是去桑漠中心的必经之路,姑娘一定会去那里的,现在找这里找,也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寒傲辰没有回答,眼睛冰冷刺骨地看着远方,身上的黑暗之力,在没有节制的涌动。

    涙城微微一震,赶紧推开,不敢再靠近寒傲辰办法。

    暖暖站在一旁,在寒傲辰身边,她不敢太大动作,恨不得就让眼前的人,没有看到她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是美人,但是那种危险,只要她靠近,就会紧紧笼罩着她,她不敢太过靠近是傲辰公子。

    “涙城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暖暖小心翼翼地走到涙城身边,神情有些畏惧,她突然发现,还是跟在涙城身边比较安全,这个什么傲辰公子就是个极其危险的人,她还是不要靠近好了。

    涙城摇摇头,让暖暖别说话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一眼花奴,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,只怕,以后这个世上,再也没有**楼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数到黑色的身影从空中划过,十几个人就这么跪在寒傲辰面前,将头埋低,不敢去直视面前王者一般的人。

    “参见殿主!”十几个人异口同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**楼,灭!”寒傲辰冷冷吐出四个字,俊美的脸上,是那样的冰霜。

    小倾倾在他面前就被狂风卷走了,她一定不会有事情的,一定不会!

    “是!”十几道身影如同来时一样,又瞬间消失,对于寒傲辰的命令,没有半分犹豫和反驳。

    他们也没有这个资格!

    花奴挣扎动作,逐渐停了下来,特别是在听到,“**楼,灭!”四个字的时候,他心里就涌出恐慌,这种恐慌静静将他包围,不容任何的摆脱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但是眼前的男子,他突然发现,是那么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,是什么人?”花奴沉了沉心思,紧张地问道,**楼哪里是那么容易能够被灭的,可是眼前的人,怎么眉头都没有眨一下,就说要灭。

    是笑话而已吗?

    不,绝对不是这样的,他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认真,还有在那个女子消失的时候,他是那么的着急。

    在**楼这么多年,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主子的那个宠物,会对她那么着急,就连自己也从来都没有过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样的感觉,一个男人,这么着急一个女人,甚至为了她,不惜灭掉一个势力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配知道我主身份!”涙城轻哼一声,走到花奴面前说道,要不是他们,姑娘就不会消失,他们也会早早就察觉到沙漠狂风的到来,事情怎更加不会百年城现在这个样子!

    “我是不配,但是,在我死之前,你们至少也要告诉我,是什么人杀了我吧?”他很好奇,眼前的男子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寒傲辰猛地转身,冷冷看着花奴,“你就到无尽的黑暗之中,去找答案!”

    “无尽的黑暗!”花奴才刚刚说完,身体就一阵剧痛,他连声音都来不及呐喊,身体就在逐渐的消失,而且那种疼痛,就连让他叫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无尽的黑暗是什么地方?”暖暖小心翼翼地问道,听起来是个很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涙城看了一眼暖暖,低声说道:“那是黑暗地带,那个地方,只有黑暗养料,其它什么都没有。”所以刚才的人,也就变成了黑暗中的养料,主上连让他死都没有给他机会,而是让他到黑暗地带,受尽永生的折磨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看出来,现在主上,是何等的气愤。

    花奴完全消失以后,寒傲辰大步往前面走去,“去海市蜃楼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涙城拉着暖暖,赶紧跟上去,幸好主上还有一丝理智在。

    姑娘消失了,他就灭了一股势力,他无法想象,要是姑娘真的出了点什么事情,主上会不会用整个天下陪葬。

    寒傲辰注视着前方,心里的着急,只有他知道,他现在就是恨不得将整个桑漠都翻过来,就是想要找到君慕倾,要如果君慕倾真的了点什么事情,那他就真的会用整个天下陪葬!

    甚至,是他自己!

    三个身影慢慢往前面走去,他们对于周围的一切都好像没有看到一样,一心只想着快点找到不见的人。

    而此时,桑漠的另外一角,火红的身影慢慢站起来,她茫然的看着周围,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吱吱无力地从黄沙中爬出来,看着身上的黄沙,表情有些郁闷,又是这些讨厌的东西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吱吱,把她抱起来,就看到小碧紧紧缠住吱吱的后退,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“小碧,已经没有事情了。”君慕倾叹口气,它还真是紧张,现在是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了,狂风也过了,那个什么**楼的人也不见,不过不见的东西有点多,就连寒傲辰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缠在吱吱腿上的小碧慢慢睁开眼睛,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事情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幸好没事了,我堂堂九头蛇帝,会被一场风吹走了!”真是憋屈啊!

    小碧心在心里很郁闷,它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被一场大风给吹走了,即便是凝态,也不会这么容易才是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没事。”冰的声音在一旁响起,俊美的紫衣男子站在一旁,紫色的发丝在风中飘逸。

    吱吱脸上露出一抹笑笑容,她立马跳到君慕倾的肩上,“冰,你也没事啊!”太好了太好了,大家都没有事情,不过好像少了兽,还少了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是什么地方,真的是热死了。”小碧扭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瞬间就出现在君慕倾的另外一只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小碧,你要不也去空间带着吧。”桑漠是比较炎热的,要是走进里面,只怕会更加的炎热也说不定,小碧现在就已经受不了了,更别说等会他们还要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小碧迟疑了一会,还是点点头,这样的高温,它的确是顶不住!

    吱吱得意的看了一眼小碧,“看吧看吧,臭蛇,关键时刻,你就没用了。”还要躲进空间里面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突然改变主意了,不进去了!”要是进去,不就是被臭狐狸笑话了,它才不要这样,绝对不能被臭狐狸看低!

    “你……臭蛇!”怎么老是跟她作对!

    “臭狐狸,你还是管好你的冰狐狸,你看看,整天都不会笑。”小碧得意的扭动了一下身体,看着吱吱,它就是不进去,就是不进去,气死她,气死她!

    只是轻哼一声,不去理会小碧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也别吵了,我们现在要去什么海市蜃楼,还是看看怎么走吧。”居然还有地方叫海市蜃楼,在沙漠之中出现海市蜃楼,那也不过是折射而已,现在居然还有这么地方叫海市蜃楼的。

    还要准备一件最珍贵的东西,她身上,好像没有什么特备珍贵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去海市蜃楼看看。”吱吱满意地点点头,说不定在里面会有很多好吃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空间里面此时也传出了声音,玄武担忧地问道,“喂,女人,你没事吧?”还真是命大,被那么强的狂风卷到,都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巴不得小倾有事!”玄金不满的看和玄武,怎么就跟这家伙在一个地方,不是唱歌就是洗澡,偏偏在他传承没有得到以前,还必须要待在这里,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玄武扭头看了一眼龙锁塔,“你好歹也是五爪金龙,怎么连一点点狂风都奈何不了?”这五爪金龙也太没用了。

    玄金脸色一僵,狠狠地卡看了一眼玄武,“你不也是上古神兽!”要不是上古神兽,敢在它面前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听着两只魔兽的斗嘴,君慕倾嘴角抽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安静一点,要是把血魇吵醒了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到时候他们两个就倒霉了,不过血魇的记忆,到现在都没有恢复。

    它只记得一些大概,还有很多事情都不记得,说不记得,更像是眸种力量在阻止他想起。

    两只魔兽无奈之下,纷纷闭嘴,血魇大尊王,他们都不想得罪。

    见他们停了下来,君慕倾满意地点点头,这就对了嘛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知道去海市蜃楼的方向?”小碧疑惑地问道,这个沙漠里面,都是一样的,这个要怎么找。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打,只能用神识一寸一寸的搜了。”要是知道,就不会站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还真是头痛,在沙漠里面,一点方向感都没有,现在又是白天,完全不能用星斗指路的那一招,所以还是用神识一寸一寸的找好了。

    总会找到的,不过也不知道寒傲辰怎么样了,有没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还不知道,寒傲辰为她,已经灭了一个**楼了。

    不过**楼惹到这两个人,也会有这样的下场,他们任何一个都不是轻易能够招惹的。

    这是所有人都公认的道理!

    沙漠中的危险,无处不在,不过那些毒蛇毒蝎什么的,在感觉到小碧的气息以后,就已经逃走,所以基本上还是走的比较顺利。

    “冰,你能不能给我个面子,再怎么样,露个表情啊。”吱吱坐在君慕倾肩膀上,皱起了一张脸,看着面前的冰,被小碧说了之后,她就下定决定,要帮着冰改变一下。

    整天这个样子,还真的面瘫的。

    冰看了一眼吱吱,摇摇头,他不知道怎么露出其它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噗哈哈!”小碧直接就笑抽了,都说这冰山,怎么都不会的了,她还不死心,现在看到了吧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好笑,每天都面瘫一样的跟在吱吱身边,做的事情比说的话还要多。

    吱吱凶狠地扭头,看了一眼小碧,再扭头看了一眼冰,干脆就趴在君慕倾肩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还是火镰好……

    “纳命来!”吱吱才刚刚躺下,耳边就传来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水之影!”

    “风之影!”

    “兽!”

    君慕倾听到这几个声音,顿时懵了,这是什么情况,她不过是刚刚走到这片区域,怎么就遇到偷袭的人了?

    “天堂鸟!”不管怎样,她可不是挨打的主,先还手再说,不管是谁,敢对她动手,那就要付出代价!

    看到那火红的飞鸟,凝聚斗技的人都傻眼了,他们认错人了!

    只是凝聚才斗技,这个时候也收不回去,他们只能将力量压倒最小,希望不会伤到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火红的天堂鸟在空中展翅,刚才的那些斗技,天堂鸟只是张开嘴巴,就全部将它们一一吞噬,但是天堂鸟并没有停下步伐,依旧往前面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水盾!”

    “风盾!”

    “土盾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天堂鸟立马冲击过去,三块盾牌变成了粉碎,天堂鸟也就地消失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”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人,都顾不上身上的疼痛,睁大眼睛惊呼道。

    ----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