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万兽城处处的一片欢腾,魔兽们更是喜不胜收,他们从来都不敢想,有一天会拥有自己的城。

    万兽之城!

    可在欢腾的同时,几道白色的身影从空中降落,白色的光芒带着无比圣洁的光芒。

    看着昔日的光明总殿,变成了现在的万兽城,他们眸中都露出一抹愤怒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出来!”强劲的力道从周围散开,看着地上欢腾的魔兽,几人脸上的愤怒变得更加的明显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的光明总殿,现在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了,这都是君慕倾搞的鬼,要不是她,光明总殿也不会消失,甚至是成为临君最大的笑柄,成为光明总殿,最大的败笔!

    现在临君大陆还有谁不知道,光明总殿被修筑成万兽城的事情!

    不过光明总殿的人就想着,这一切都是因为君慕倾,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,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,是怎么样,他们才会招惹上君慕倾,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光明之神的人,就是喜欢自作聪明。

    优雅的两道身影缓缓走出来,一红一白,两人同时抬头看着空中。

    “光明之神的人啊?是等着这么久才来,没意思。”火萤撇了撇嘴,他们都已经等了很久了,他们现在才来。

    从光明总殿被毁的时候,君慕倾就告诉他们,时刻要注意光明总殿的人,谁想到他们现在才来,这几天在万兽城偷偷摸摸出入的,只怕就是他们几个,不过还真是丢人,堂堂光明之神的人,居然也会偷偷摸摸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来的是五个人,在听到火萤的话以后,先是愣了一下,他们都已经晚来了一年了,他们的防备,为什么还这么紧,一点都没有松懈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又如何,这是他们的光明总殿,而不是万兽城,他们绝对不会原谅君慕倾夺走光明总殿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君慕倾!”为首的人指着火萤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这是魔兽,君慕倾难道是魔兽吗?他们没有听说过,还是说没有人知道君慕倾是人还是魔兽?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,先打过我们两个再说。”火萤指了指自己和水刃,就他们几个,好像是神王级别,就想来找君慕倾的麻烦,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几人轻蔑的看了一眼火萤,轻哼一声,“我们来找,是找君慕倾的,你们算什么东西!”区区几只魔兽,就敢在他们面前叫嚣,太不自量力了,君慕倾带着魔兽攻打万兽城的事情,果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算什么东西!

    这一句话,彻底的激怒了火萤,她刚想动手,就被水刃拉住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去就好了。”水刃指了指几道飞来的身影,真是观月乘风还有弑云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都已经是神王级别,这几个光明之神的手下,也是神王,这样打起来,才不会吃亏啊。

    火萤看到那几道身影也点点头,有他们出手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只是,这光明之神会不会太小看他们万兽城了,派几个神王来,试探吗?看看他们有多少实力,要真是这样,光明之神,就真的是打错如意算盘了。

    神王!

    来的五人看到观月他们三个,脸上露出一抹惊讶,神王级别的魔兽,一来就是三头!

    “真不喜欢人类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们。”弑云不满地说道,拳头已经开始握紧,力量在正在凝聚。

    乘风点点头,立马应和道,“我也不喜欢。”被人类这么看着,他感觉到浑身都不自在,这种眼神太讨厌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那几个人惊慌的后退一步,难道这次来,连君慕倾都见不到,就要被这几只魔兽给缠上,这怎么行!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光明总殿,即便是变成了万兽城,那也还是光明总殿!

    “这个怎么算?”观月斯文地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只是看了让人觉得那么的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四道目光射来,“打了再算!”说着,乘风和弑云就消失在了原地,瞬间就出现在来的几个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过也只是神王级别,凭你们,还奈何不了我们!”只见那人后退几步,脚下迅速转动了斗技阵,脸上的表情更是得意不已。

    都是神王级别,他们区区几头魔兽想要和他们动手,还不知道谁赢谁输。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要自己动手?”火萤淡淡一笑,他们要是以为万兽城只有他们几只魔兽,那就错了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几人呆愣了一下,突然感觉头上一沉,强大的力量就打击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砰!”五个声音过后,万兽城的某条街上,就出现了五道身影。

    龙腾双手环胸,踏着铿锵地步伐慢慢走来,看了一眼偷笑的几头魔兽,不过就是光明之神的几个爪牙,他们这么多废话做什么,直接动手就好行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是觉得,万兽城就我们几只魔兽,那就输了。”火萤惋惜地说道,万兽城,怎么会只有他们几只魔兽,这里可是万兽城啊!

    看他们高傲的样子,就算是说了,也不会相信的,那就干脆不说。

    “噗!”五人同时吐出一口鲜血,他们被暗算了!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缓缓走出来,君慕倾脸上带着笑容,看着光明总殿的人,龙腾赶紧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主人,就是他们几个,最近经常出入万兽城。”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万兽城了,以前让他们离开,是想看看他们有什么目的,这次想要离开,只怕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光明之神让你们来的吗?”君慕倾高居临下看着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当他们看到那红发红眸之时,脸上露出一抹惊讶,这才是真的君慕倾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这么做,我神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!”那几个人虽然害怕,但还是强忍着心里的畏惧,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付出代价?君慕倾轻轻一笑,慢慢走过去,看着地上被打成重伤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付出代价,这个世界,强者为尊,你们输了,就这么简单。”还真是可笑,付出代价,还不知道谁才是要付出代价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光明之神的人,那必须要好好招待,还是要留一条命,不然光明之神,怎么知道,光明总殿已经变成万兽城了。”君慕倾缓缓开口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阴沉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水刃应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转身离开,对于光明之神的人,她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在听到“好好招待”四个字以后,就已经昏厥了过去,龙腾那一记重击,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的,绝对能把他们的五脏六腑打的移位。

    对于光明之神的人,用不着太客气。

    不然这些人就会一副高高在上,不管做了什么事情,都会带着虚伪的笑容,圣洁无比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且即便他们做了,都还不敢承认,这样的人,那就是最可耻的。

    才走几步,寒傲辰就从对面走来,笑盈盈地看着君慕倾,脸上宠溺的笑容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都准备好了。”光明之神的人还真是不死心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拉过君慕倾,就往城外走去,本来今天就是他们离开万兽城的日子,没想到光明之神的人,这个时候找来。

    要去找玄武的传承,那就必须要快点,等以后有玄武镇守万兽城的北方,那万兽城,又要安全很多,这样的事情,君慕倾相信玄武一定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小倾倾,这万兽城,你交给谁打理?”就他们两个去吗?

    “过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君慕倾神秘一笑,狡黠的弧度没有一丝的遮挡隐藏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闪过,吱吱和小碧已经落到了君慕倾的肩上了,紫衣的冰也凝态人形,跟在君慕倾身后。

    “臭狐狸,你为什么跟我一起?”小碧不满的看着吱吱,还以为她没有那么快,谁知道又是跟它一起出现。

    吱吱轻哼一声,不理会小碧,自顾自的吃着抱着的大魔核,满足的吃起来。

    每天一颗魔核,这感觉真是太好了,有冰在,她就不怕没有魔核吃了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们都来了。”火萤和十几头魔兽都纷纷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这一趟出去,当然是少不了他们几个的,就算君慕倾不准他们去,他们也一定要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就去桑漠!”

    不管桑漠里面,有没有玄武的传承,他们都要去看看,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线索。

    玄武坐在空间里面,心里也在忐忑,他当初随便就找了一个地方,将自己的传承给封印,这么多年过去,他也不记得,当年那个地方,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其实从苏醒以后,他就一直后悔,当年封印这了自己的力量,而且还不记得放到什么放去了。

    可又有什么办法,那都是上古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飞沙漫天,一眼望去,全部都是单调的黄色,偶尔有几处地方,伫立着仙人掌。

    桑漠,是临君大陆最大的沙漠,从来没有人走到过沙漠的另外一端,很多人都是走了一段路,最后就放弃了,没有在继续走下去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桑漠到底有多大,只是里面的危险,却不容小视。

    此时的沙漠之中,却出现了十几道陌生的身影,他们一步一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还以为沙漠会很好玩。”吱吱无力的趴在君慕倾的肩上,哪里好玩了,一点都不好玩,到处都沙子,比绝末之壁还要讨厌。

    君慕倾白了一眼吱吱,沙漠能用好玩来说吗?

    “真的受不了。”小碧也趴在君慕倾的肩上,昏昏沉沉的,这让它感觉到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边看了一眼,有些无力,他们还能再装吗?

    圣灵兽和九头蛇帝,即便是小小的沙漠,他们都不会有事情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万兽城那样安排真的会没事吗?”水刃走到君慕倾身边问道,他们全部都出来了,就连龙腾也跟他们一起走了,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吗?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情的,你们放心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那样的安排,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子之在处理。”涙城缓缓说道,这次他们都出来了,就是把子之他一个留在万兽城。

    君慕倾放心,可不只是因为有游子之在,现在的万兽城,有北宫煌坐镇,还有风华也在帮忙打理,大哥和大嫂,干脆就留在了万兽城,二哥和二嫂则是回去了绝宗。

    尽管当初君心是不情愿来到绝宗的,不过他还是在绝宗学到了不少东西,单单只是因为这样,他就不能没有交代就离开。

    万兽城有他们在就已经足够了,有大哥在,她什么都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着急什么,小倾倾早就安排好了。”寒傲辰缓缓说道,即便是走在沙漠中,还是没有影响到他的尊贵优雅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点点头,原来已经安排好了,那就不用担心了!

    “倾倾,现在我们已经走进了桑漠,听说玄武的传承是在桑漠中心。”寒傲辰皱了皱眉头,他们都不知道桑漠有多大,怎么去找桑漠的中心,在这里面走动,就如同是大海捞针一样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在沙漠里面,万事还是要小心,这里有的可不只是魔兽。”君慕倾注视着前方,赤红的眸子眯起,这才刚刚开始说,就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所有魔兽点点头,他们也听到了远处的动静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扭头看了一眼君慕倾,“小倾倾,这算是送上门来吗?”他们刚想找沙漠之鹰,他就出现了,这不是送上门来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这一片区域本来就是沙漠之鹰的。

    沙漠之鹰长期生活在沙漠当中,对于一切都比他们清楚,在知道沙漠之鹰可能知道桑漠中心在什么地方的时候,君慕倾就决定来找他,有沙漠之鹰在,他们就能少走不少的弯路。

    只是刚刚才走到他们的区域,他们就知道了,不愧是沙漠之鹰。

    他们缓缓往前面走去,面对前面传来的动静,脸上只是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来了,桑漠出了名的强盗,沙漠之鹰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刚走到沙丘上,四周立马有身影出现,将他们包围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今天落到我们手上,算你们倒霉!哈哈。”为首的人,是一个脸上带着疤痕的男子,他目光贪婪的看着君慕倾和寒傲辰,脸上露出淫笑。

    这么多美人,还是这两个最美,他可不管是男是女的。

    面对那人的目光,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刚想出声,就感觉到身边有一道寒意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让沙漠之鹰出来!”他们都只是一些手下而已,都不是沙漠之鹰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就让我来就好了。”乘风露兴奋地说道,他可是听说,沙漠之鹰也是魔兽,就如同叫的那样,他是一只鹰。

    不就是找一只鹰么,对他来说,那就是小意思!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得到君慕倾的同意,乘风瞬间就消失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围着他们几个的强盗,脸上露出一抹惊讶,难道眼前的人也能召唤出魔兽吗?

    她怎么知道,他们首领就是魔兽?

    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大陆上,魔兽和人类,没有什么区别,只要你强,就会有人认同你。

    “你们敢找我们首领,就是来送死的,不过既然,就先抓住你们,然后让我们首领处置!”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不是首领,眼前的人不是看到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她带来的人,还有那么多高手。

    “上!”刀疤男大手一挥,他身后的人就才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慢慢慢着!”阻止的声音赶紧传来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扭头看去,就发现乘风一手揪着瘦小的男子,大步走来,脸上还带着不屑。

    “靠!君慕倾,就这么一个小角色,还说什么沙漠之鹰!”狗屁的沙漠之鹰,不过是圣兽级别,那些人居然把他传的跟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看到乘风脸上的不满,君慕倾慢慢走过去,“你开始不是还挺兴奋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他很厉害呢!”结果,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能打断一下几位的谈话吗?”沙漠之鹰缓缓开口,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都都难以想象,会有魔兽是这个样子的,瘦小,猥琐,几乎跟人类没有区别,要不是他身上有魔兽的气息,谁会想到,这样的一个人,会是魔兽。

    “你要说什么?”沙漠之鹰的注视,让寒傲辰身上的冰寒,更加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留着他要不是还有几分用处,早就杀了他了,敢这么看小倾倾。

    涙城看到自家主上发怒了,轻咳一声,拉着暖暖往一旁靠了靠,不敢太过靠近寒傲辰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个,这个,几位岚下,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,如果能帮上忙的,我一定帮。”这些小兔崽子,让他们看清楚人再挡,跟了他这么多年,难道就看不出来,除了面前的两个是人,其它的都是魔兽吗?

    真是笨蛋!

    “带我去桑漠中心。”君慕倾也不拐弯抹角,在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是他们送上门来的,一开始以为要找到沙漠之鹰,没有那么容易,现在看来,是他们想对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君慕倾也不敢放松警惕,能成为一方霸主的魔兽,不会那么简单,魔兽拟态有各种各样的,难保眼前的魔兽,不是在糊弄他们。

    沙漠之鹰面对君慕倾的注视,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好像他已经被眼前的人类看穿了一样。

    这么久以来,他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,被人类看穿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人类,不是我不想带你们去,我也不知道桑漠中心在什么地方。”沙漠之鹰无奈地说道,心里却在嘀咕,就算知道,也不带他们去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寒傲辰冷冷说道,手上出现黑暗之力。

    “别动手啊,我是真的不知道。”看到那浓郁的黑暗之力,沙漠之鹰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所有强盗看到他们一直威风凛凛的首领,变成现在样子,一下子就傻眼了,这不是真的吧?

    他们的首领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,跟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中间有什么不对,他们想不出来,不过首领这样,他们坚信,首领一定有自己的主意,他们不用操心。

    “那好啊,既然这样,我现在就杀了你,把你的魔核那出来,喂我的灵宠。”说着,君慕倾摸了摸吱吱,赤红的眸子中带着冰寒的冷冽。

    魔核喂灵宠!

    沙漠之鹰笑了,“人类,你的魔兽要吃我的魔核,还没有那么简单。”他还就不相信,这个世界上,有吃魔核的灵宠了,除非是怪胎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把你的魔核给我?”吱吱嘴角的口水都流出来了,圣兽魔核,就算今天不能吃,留着明天吃,后天吃也好啊。

    主人都这么说了,这只魔兽要是死了,那魔核就是她的!

    看到吱吱嘴角的口水,所有魔兽都打了个冷颤,在一开始,他们都没有想到,吱吱真的会吃魔核。

    后面看到她吃的不亦乐乎,而且不管怎么吃都吃不饱,他们都纷纷寒颤了。

    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绝对不能让吱吱看到他们的丹元。

    可是沙漠之鹰好像还不知道这些,还以为吱吱说的是假的,笑的那么得意,要是把君慕倾惹到了,即便他是能带路的沙漠之鹰,那魔核,也会落进吱吱的肚子里面,而且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会吃魔核!”沙漠之鹰紧张的看着吱吱,这是假的吧?

    魔兽怎么会吃魔核的,这一定是假的,一定是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要不要把你的魔核拿出来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似笑非笑地说道,她是不介意他拿出来魔核的。

    沙漠之鹰赶紧嘿嘿一笑,挥着手说道,“这个就不用了,我的魔核还要留着。”果然是怪胎,就连魔核都吃,怪胎中的极品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就走吧。”乘风把沙漠之鹰往前一扔,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他们一点都不用担心,的沙漠之鹰就这么逃走了,有乘风在,要追上他,是一件轻松的事情。

    沙漠之鹰无奈的看了一眼君慕倾,今天为什么会遇到这么两个人类,身边跟着的全部都是魔兽不说,还一个个那么恐怖,其中还有吃魔核的魔兽,这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从什么放冒出来的?

    强盗们自然是被沙漠之鹰打发回去了,见他们挡下这么几个活祖宗,他都快气得吐血了,还抢什么抢。

    今天在自己的地盘栽了跟头,还是栽在人类的手里面。

    “人类,我想知道,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听你的?”这真的是好奇,魔兽耶!没有契约,没有任何其它,就这么听一个人类的命令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一笑,看了一眼沙漠之鹰,“你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个不用不用。”沙漠之鹰赶紧摇头,“不过人类,你去桑漠中心做什么,那个地方很危险的,一般的人都不敢去。”不过她也不是一般的人。

    沙漠之鹰在心里嘀咕道,这样的人,要是一般人就好了。

    有哪个“一般人”身边会这跟这么多魔兽的,而且一头比一头恐怖,那个把自己抓来的,还不是最厉害的。

    他今天是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想。”沙漠之鹰赶紧摇头,就算是想,他也不会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摇摇头,太没有骨气了,这就是丢了他们魔兽的脸,就这样的魔兽,还能做人类的首领,真的是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别小看他,能坐到首领的魔兽,当然不会这么简单,这油嘴滑舌,只是他在想着用一切可能的办法脱身。”寒傲辰冷声解释道,不过就他这点小花招,还瞒不过他们的眼睛。

    沙漠之鹰心里咯吱作响,看了一眼寒傲辰,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心思?

    现在的人类都这么恐怖吗?

    一眼就能看头兽的心思?

    “他敢走,我们会让他知道,什么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。”弑云轻哼一声,带着高傲的目光斜视了眼前的魔兽一眼。

    “他敢暗算,我们也会让他知道,什么才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。”乘风不满的看了一眼沙漠之鹰,就这样,还沙漠之鹰,就连他看了,都忍不住想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沙漠之鹰欲哭无泪的看着眼前的魔兽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他不就是想想而已,不至于这么对待他吧,况且他什么都没有做不是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看看,你们这一年,都学会了什么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他们这一年在万兽城,每天都会面对不同到万兽城来打探的人,早就已经憋屈到不行了。

    魔兽好战,他们能这么平静的生活一年,万兽城的魔兽,还不知道被他们虐待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要是一直闷着,那就是太不像他们的风格了。

    这一年他们都没有闲着,对于实力,更加是比以前更加有劲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光明总殿的事情刺激到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的让他们动手啊,我可是圣兽,他们都已经进入神门了!”这要是真的动手,自己肯定就是挨打的那个啊,这怎么可以,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我是圣兽。”小碧吐着信子,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沙漠之鹰。

    谁说鹰吃蛇的,它就让人看看,蛇也能吃鹰!

    沙漠之鹰赶紧摇头,虽然不知道眼前的魔兽是什么,不过看上去,也知道不能招惹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不能招惹的主,难道就这么跟着他们去桑漠中心,那个地方很危险的,去的人类,还没有几个人能回来。

    要是不去…他无法想象后果会是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好选择的!

    “我还是跟你们去吧。”去也是死,不去也是死。

    这群人都是怪胎来着,说不定跟着他们,不会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走吧。”君慕倾漠然地说道,沙漠之鹰可不是白叫的,他对沙漠中的情况,比谁都了解,那一双眼睛,看到的东西,更是比任何魔兽,都要远。

    沙漠之鹰迟疑了一会,看了看周围的美男佳人,突然就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换个模样?”用这个模样,是为了以防万一,结果这个万一还是出现了,他要用他满意的模样出现在他么面前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所有魔兽都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就他这个样子,他们看了都觉得别扭。

    沙漠之鹰的身体在慢慢发生改变,知道圣兽的人,都明白,圣兽在凝态人形的时候,就会选择一个让自己最满意的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就不会再换模样,他们会觉得麻烦,变幻人形哪里是那么简单就可以的了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英俊无比,风流倜傥的男子,所有魔兽都觉得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魔兽,怎么就是刚才的那一只,一点都不像。

    “看到我风流倜傥的俊容,可不要爱上我噢。”沙漠之鹰自恋的抚着自己的脸,一脸的陶醉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纷纷翻了翻白眼,现在不用怀疑了,就是刚才的那只魔兽,除了脸,其它地方一点都没有改变,还是那么,贱!

    “真是欠揍。”君慕倾说了一声,转身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在这些魔兽面前得瑟,不就是找到吗?

    “在我们面前,你还敢得瑟,找打!”说着,乘风就第一个冲上去,他想这么做很久了。

    之后所有魔兽也都冲了上去,就连一直冷静的涙城,都上去踹了两脚。

    暖暖无比肉疼的看着沙漠之鹰,被打了,就是丑人了,一点都不好看,她不喜欢了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“轰轰!”

    各种殴打的声音响起,最后一片凄黄的沙漠上,只传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我的脸!”

    他这么要求也没用,因为这些魔兽,没有一只会听他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看到那红肿的脸,眼睛里面都透着明显的笑意,只是他们最后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都说了,让他别这么得瑟,这些魔兽一个比一个嚣张,怎么可能让他这么得瑟,况且,他还是最弱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沙漠之鹰,你总有名字吧?”君慕倾在后面叫道,就这么叫他沙漠之鹰,要是遇到了外人,还以为他们都是强盗。

    “桑无际。”沙漠之鹰郁闷地说道,他不知道是招谁惹谁了,被这么一群魔兽揍,他们不知道自己力量多重吗?

    桑无际是用桑漠为姓,无际为名,也就是说,桑漠没有尽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等级都比他高耶,下手还这么重,最主要的是,让他们别打脸,他们居然还打脸,他英俊的脸,就这么会在他们手上了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都仰头看着四周,就是不去看桑无际,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桑漠中心是怎么回事?”君慕倾继续问道,沙漠中什么事情都会有的,还是问清楚比较好,这样就算他们其中有谁走散了,还是能够走到沙漠中心回合。

    “就是沙漠的中央,要去桑漠中心地带,必须要经过是海市蜃楼,别误会,海市蜃楼只是沙漠绿洲的一个住的地方,所有经过的人,都会在哪那里休息。”沙漠绿洲的老板娘才是最美的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某兽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乘风看了一眼无际,眸子里面带着警告。

    桑无际轻咳一声,再次回神,“然后一直沿着西边走,当你们走到是一处花草盛开的地方,那就是沙漠的中央。”谁会想到,沙漠中央,会是这样的一副景象。

    “什么,花草盛开!”所有魔兽不敢置信地问道,那还是沙漠中央吗?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,我当初也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,又没有去过。”他能看到的地方,是普通大鹰的两倍,所以才能看到沙漠中央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是怎么知道他能知道沙漠中央在什么地方,还找到了他,这也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寒傲辰看了一眼桑无际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,不过你们要去了海市蜃楼,必须要准备一样比较珍贵的东西。”无际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到了你们就知道了。”桑无际神秘一笑,到了就全部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现在说出来,那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点。”弑云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现在这种情况,他敢不小心吗?不知道什么时候拳头就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真是憋屈,堂堂一大首领……

    他们没有迟疑的往沙漠中央走去,不管是如何的风尘仆仆,黄沙飞卷,不过他们的身上,却连一颗黄沙都没有沾上。

    夜如冰!

    沙漠的晚上就是这样的,白天热的半死,晚上就冷半死,日夜的温差是特别大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坐在一旁,中间燃烧起的是血焰火,在这个危险随时会出现的地方,血焰火,只少还能让一些魔兽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魔兽不知道血魇,也知道血龙一族,没有兽会想着去得罪血龙一族的。

    看着那火焰,魔兽们都走的远远的,只要一滴火焰,就能让他们痛苦一个月。

    血焰火那是非同凡响,他们还是离的远一点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这次找对了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桑漠的中央是花草茂盛,这说出去,谁都会以为疯了。

    沙漠的周围,都是一根草都难见到,中央地带,那应该是更加的燥热和干旱才对,怎么会花草茂盛,这就是胡说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的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玄武是水元素,它的力量带着水元素,那也不是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都没有感觉到我的力量,别说的那么早。”玄武郁闷地在空间里面坐着,他对这个地方一点印象都没有,真的是他方传承的地方吗?

    玄金听到他这话,不满地说道,“也就你这么无聊,把力量封印起来,居然还忘记放在什么地方,真是没事找事做。”不就是某只上古神兽,才会弄出现在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玄武撇撇嘴,“我不是对这个世界失望了吗?又不想醒来,当然是继续沉睡。”他哪里想到,会有出来的一天,他还以为自己就这么永远的睡下去了。

    玄金没有回答,突然变得沉默起来,现在这个世界的人,的确是让兽很失望。

    光明之神都能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,更别说是其他人,那就更加不用说了,玄武没有选择继续沉睡,这八成是和君慕倾有关。

    当时那么多人跪下了,也就她一个人没有跪下去,这应该是让玄武觉得,这个世界,其实也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糟,至少还有人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两个也别说了。”君慕倾及时组织的,不管怎么说,他们都已经到了桑漠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呦,没想到,桑漠这种烂地方,还有这么美的人儿。”垂涎三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打断了空间里面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主子,要不要奴家帮您把他们抓过来?”先殷勤地声音立马就附和着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起了眉头,扭头看去,就发现寒傲辰脸色变得阴沉起来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