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

    刚才那个,确定是黑暗神殿殿主?

    不是说黑暗神殿殿主冷漠残酷,怎么跟传说中不一样,而且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为什么会认识他的?看样子还很熟。

    圣灵咬牙切齿地站在原地,看着两道身影的离开,心里已经在翻江倒海,怒火焚烧,他被耍了,一开始就被耍了!

    难怪在说到墨傲邪的时候,君慕倾会露出那样的笑容,她早就知道,寒傲辰就是墨傲邪,同样也就是黑暗神殿神秘殿主!

    好一个黑暗神殿殿主,隐瞒了所有人,光元素天才!他的暗元素,才更加天才吧!

    月苍龙动了动身体,脸上又恢复了那严肃的模样,他转身走回祠堂,看了一眼跪在地上,已经瘫软的月白和月娇,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在祠堂罚跪一个月,不准踏出祠堂半步!”说完,月苍龙就匆匆离开,因为他又有了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自己的绝世珍宝,被人窥探的感觉。

    上次湄儿和君离走的时候,他也有这种感觉,这次难道是黑暗神殿殿主吗?

    罚跪一个月!

    月白月娇还没有从君慕倾的震惊中走出来,就听到被罚的消息,而且,还是一个月!

    这惩罚,也太重了吧?

    月迅木讷地站在原地,他想说话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,闯进星月阁,惩罚会这么严重吗?

    罚跪一个月!

    月梦色轻咳一声,离开祠堂,早就说过让他们别靠近星月阁了,现在受罚,也是给他们一个教训,家主的话,他们也敢不听。

    月长空那叫一个欣慰,幸好刚才他是站在星月阁外面,不然还不知道会被怎么罚呢。

    罚跪一个月,说重不重,说轻那也不轻啊,一个月之后,他们两个还不知道在床上躺多久才能站起来。

    月迅看着月苍龙离开的背影,眼前一黑,就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一下子变得手忙脚乱,月迅长老居然被气晕了,只怕这次的寿宴,他是去不了了。

    祠堂陷入一片混乱,可是离开的人还不知道这回事,两人并肩走过,闪瞎了所有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寒傲辰一路跟着君慕倾走回了星月阁,强忍住笑意。

    当走进星月阁以后,君慕倾实在是忍不住笑了,“你这样,别人还以为我对你怎么着了呢。”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本来空姓一族已经在峰尖上了,现在再被他这么一捣鼓,只怕这谣言没有这么快能够停止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现在我可什么形象都没有。”别人想多了,可不关他的事情,不过他还真是不介意人家怎么想,小倾倾不生气就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果然,寒傲辰黑人的时候,出手比谁都狠,这次不但是惊摄住了光明总殿,就连各方势力,都要震上一震。

    “看来,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”君慕倾有些无奈地说道,不过这样也好,让空姓一族的名声,更加响亮一点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不生气?”他一开始做这个决定的时候,什么都不怕,就是怕小倾倾会生气,现在看来,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狐疑地看了一眼寒傲辰,“我为什么要生气?那果子我给你了,就是你的,你送谁,我也不会去管,至于炼制丹药,你练不出紫色的丹药来。”那丹药一定是黑暗神殿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练了丹药送人,她也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的就是小倾倾的,所以,小倾倾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寒傲辰明确地说道,他才舍不得把小倾倾给他的东西送人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君慕倾一下子就被口水呛到了,同时翻了翻白眼,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寒傲辰赶紧抚了抚君慕倾的背,心疼地说道:“小倾倾,我刚才的表现不好吗?看到你不想待在那里,我才那么说的。”刚才那一大串,就是为了让那些人被吓到,然后他就带着小倾倾离开。

    没想到还真是成功了!

    “做的不错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别人怎么想的,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空姓一族就有些麻烦了,想个办法应付这场谣言才行。

    涙城站在一旁,见寒傲辰没有生气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主上也只有在姑娘面前这个样子,黑暗神殿那些老家伙,要是看到这样的主上,会不会惊讶的连下巴都掉了。

    他还真是想看看,那些老头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游子之匆匆走来,见寒傲辰还在和姑娘说话,瞬间走到涙城旁边。

    “涙城,你干嘛扔下我一个!”擦!多危险啊,这家伙跟在姑娘身边才几天,等级蹭蹭的就上去了,这老天也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涙城漠然地看了一眼游子之,平静地开口,“为什么不能扔下你一个?”

    靠之!

    游子之差点吐血,可是为了不打扰主上和姑娘,他愣是忍住是伸手去掐涙城的冲动。

    水刃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出来了,看到涙城回来,暖暖立马蹦跶过去。

    “美人,你回来了?”太好了,可以继续看美人。

    涙城愣了一下,冰冷的脸上有几分松动,“是的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。”火萤立马应道,有涙城在,她就不用理会暖暖了,要想拉住她,还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游子之看到涙城千年不变的脸上,出现了几丝松动,赶紧后退几步,这家伙,他好想嗅到了什么阴谋……

    他们几个,最像主子的,就是涙城,所以,他露出这种表情,还真是让兽有几分寒颤。

    “傲辰,你说这次光明总殿来,有什么目的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那些人就没安好心,月家的生死和她无关,不过空景在这里,她还是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他来这里,是他们约定好的,可是光明总殿这次,她总感觉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或许说,每个来月家的人,都不对,他们眼中都有着同样的渴望,来月家祝贺是其次,其实他们是想让自己,在月家家主心里留下一个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月家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。”寒傲辰若有所思地说道,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应该是说月苍龙的影响力大,能让各个势力都想拉拢。

    “呵,辰,你觉得这次,黑暗神殿和空姓一族同时出来,那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波?”君慕倾嘴角抿着笑容,稍稍抬头,看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寒傲辰脸上露出同样的笑容,“只怕,事情会越来越好玩了。”

    嗅到阴谋的味道,所有魔兽纷纷扭头,看到寒傲辰和君慕倾脸上的笑容之时,他们脚步不禁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吞了吞口水,一阵阵寒风在后背吹过,顿时他们感觉到汗毛耸立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都是腹黑的主,让他们凑到一块,那别人也就只能是被黑的份了,这次,也不知道是谁,会被这两个人坑。

    不对,从一开始,他们就已经把人给坑了。

    先是空姓一族那么珍贵的礼物,再来是黑暗神殿,这些东西对他们两个来说,不过是九牛一毛,可对于那些人来说,那可是真真的在割肉。

    可是人家都出手这么大笔了,他们要是不拿出来,面子何在?

    他们注定就是被坑的!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,给月家家主贺寿的事情,一下子就传遍开来,几乎各大势力都知道了这件事情,临君大陆,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气氛。

    在同一时间,空姓一族,名声也变得响亮起来,没有人不在议论这两件事情。

    月家寿宴开始了,可是有两个人的位置,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空姓一族的小姐,不坐空姓一族的宴席,却坐在月家主席上面,还有就是黑暗神殿殿主,主动跟着空姓一族小姐坐在主席。

    月家不少长老眼睛都看直了,他们都没有资格和家主坐在一起,为什么这两个人可以坐?即便一个是殿主,一个是空姓一族小姐,他们这样,家主怎么半句话都没说?

    所有人不知道的是,这就是月苍龙安排的,在他心里,没有人比君慕倾更适合坐在他身边,不过那个黑暗神殿殿主他可没有请,只是,他自己要坐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两个人,怎么会去在意别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看来这超出了你预算。”寒傲辰优雅地坐在君慕倾旁边,嘴角过着高深莫测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这都是谁的功劳,不都是他的吗?

    “这还多亏了殿主岚下不是吗?”君慕倾似笑非笑地说道,只是从她的眼睛里面,就能看出深深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客气。”寒傲辰嘴角也带着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里,他们这只是客套地说话,只是,他们的心思,也只有对方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一红一黑的两道身影,是整个寿宴上,最耀眼的一幕,所有人都时不时的往他们这么变看两眼。

    圣灵从他们两个出现,就已经是愤恨不已,再看到那笑容,更加已经恼怒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眼角好像看到了什么,隐忍怒火的脸上,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狼狈的身影匆匆走过,就在众人以为这场寿宴就这么结束的时候,满脸土尘地人出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月家的人,立刻站出来阻止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月长空厉声呵斥道,他是怎么闯过迷阵的?

    只见那人立马跪下,沙哑地开口:“月家主,在下空界,是空姓一族长老之一!”

    空界!

    空景微微一愣,他们找了这么久的人,居然出现在月家?

    “空姓一族?”月苍龙狐疑地看了一眼君慕倾空姓一族的长老,怎么会这么狼狈?

    “月家家主,这两个人,不是空姓一族的人,空景早就已经死了,这个人根本就不是空景,而这个女人,带着一群人,抢下了家主之位,还杀了我们家主,空婓。”空界今天出现在这里,就是要让空景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空家,空婓得不到,他空景也休想得到,这两个人都死了,那空家,就是他的!

    周围一片哗然,所有人的目光,都纷纷放到君慕倾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姑娘,居然能杀空姓一族族长!

    “空家还有这种事情,真是无奈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所谓的隐世家族,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争夺族长之位,空姓一族还真是能耐啊。”

    讥讽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,他们也不敢太大声议论,不过在场的人还是能够清楚的听到。

    月苍龙也愣住了,空家的事情,怎么闹到他的寿宴上来了!

    “放肆!老夫的寿宴,岂容你们一而再捣乱!”月苍龙噌的一下站起来,脸上还显露着微怒的神情。

    空界身体僵了一下,扭头看了一眼光明总殿做的宴席上,一咬牙,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月家家主,难道你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空界,你说我不是空景,那我可以在这里立誓,那你敢立誓,说刚才的都是实话吗?”空景站起来,双手负在身后,他现在的模样,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。

    立誓!

    空界猛地看向空景,让他立誓?

    不等空界答应,空景的声音缓缓响起,“我空景在此立誓,若我不是真的空姓一族空景,天诛地灭!”银白色的光芒落下来,没入空景的身体。

    空界见空景来真的,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刚才的话,当然是一半真的一半假的,要是让他立誓,不就会被天地法则,拉下地狱吗?

    圣灵也着急了,死一个人他不在乎,他在乎的是,要把空景推下空家族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圣灵,在看看空界,她就说有迷阵的月家,空景是怎么进来的,原来是有人带他,故意要闹这么一出好戏。

    月苍龙见君慕倾依旧淡定,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立誓啊,人家都立誓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说的是假话,不敢立誓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有人狼子野心啊。”

    嘲笑地声音一波接着一波,空界脸色变得沉重起来,他是不敢立誓,不过,他还敢做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瞬间在闪过,出现在空界面前,君慕倾双手环胸,高居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空界。

    看到刚才的速度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,在心里惊叹。

    好快!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世界有天地法则,到是一件不错的事情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眼中却露出了嗜血的光芒,周围的温度在在慢慢下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空界惊恐地抬头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情,别紧张。”君慕倾语气依旧,脸上露出无辜的笑容,只是赤红地眸子却是一片冰冷,让人看了,就感觉站立无尽的冰川中一样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禁嘴角抽搐,别紧张,看到这样的一幕,他们都紧张了,更别说是跪在地上的空界。

    她还能再无辜一点吗?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空界紧张地看着君慕倾,这个时候,让他怎么不紧张!

    “当初你走的太早,以至于,你的主子,也就是空婓,自爆元神的一幕,都没有看到。”当时要是让空婓成功,只怕她今天也不能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走的太早?

    是逃吧!

    居然是逃走的,还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所有人听到前面半句的时候,偷偷发笑,原来他能留命到现在,是逃走了。

    在强者为尊的世界,逃走,那是不屑,会遭到所有人嘲讽,排斥的行为,空界这么一走,那也就相当是背负了这个耻辱,永远被会被人唾弃!

    可当自爆元神四个字一出现,所有人都睁大是双眼,他们无法想象那一幕,自爆元神,是多么可怕的一幕,能毁灭方圆十里的一切!

    那该是怎么样的一幕,能逼的空姓一族先族长空婓自爆元神!

    自爆元神!

    自爆元神……

    冰冷的四个字在空界心里回荡,久久都不能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站在周围的人,回过神来以后,不禁咒骂。

    “靠!自爆元神,她都能没事,哪里来的怪物!”

    “上次是九头蛇帝的天罚,现在又来了自爆元神,难道她是打不死的吗?”

    “变态,怪物!”

    周围的议论一句比一句亢奋,一句比一句无奈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心里长叹,这究竟是哪里来的小怪物,天罚劈了没事,自爆元神也没事!

    空界阴狠地目光看向君慕倾,手上突然泛起了白光,“光明之力!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光明之力!

    众人脸色大变,看着那白色的光芒,不禁站起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黑暗之力!”黑色的光芒从所有人眼前闪过,强劲的寒风从他们脸上擦过,狠狠地击打在空界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空界跌坐在地上,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所有人惊恐地看着前方,脑中回应着刚才的那一幕,仿佛是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情一样!

    就在刚才,那一道黑色的炫光,从他们眼前飞过,脸上还明显的感觉到光芒中的冰冷,只差一点,他们明显感觉到。

    只差一点,就那么一点点,那黑光就会要了他们的命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刚才他们只要稍稍动一点,就会被那炫光击杀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因此瘫软了双腿,呆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黑暗之力带来的恐惧,让感觉到那气息的人,久久都不能从恐慌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寒傲辰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出现在了君慕倾身边,大手拉过她,一双墨色的眸子,带着无尽的危险,身上更是沸腾着杀气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君慕倾轻声说道,心中一暖,刚才的那一击黑暗之力,要不是他及时收手,空界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不想空界就这么早死。

    只是这轻轻的一声,才让寒傲辰身上的杀气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所有人脑中像是爆炸了一样,光明之力,黑暗之力!

    而且看着黑暗神殿殿主,和空姓一族小姐之间的互动,这真的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吗?为什么越看越不像了?

    靠靠靠!

    这个世界都混乱了,好好的寿宴,怎么会折腾这么多事情出来?

    这里可是月家,他们这么闹腾,月家家主……怎么半句话都不说?

    众人纷纷僵硬地扭动脖子,看着主席上的蓝色锦袍,全身散发着成熟魅力的男子,呆木地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月家家主脸色沉下来了,可以看出,他很生气!

    在月家家主的寿宴上闹,嫌活得太长了吗?真的都疯了!

    “够了!”强大的气势瞬间涌动,月苍龙怒火滔天地看着空界。

    众人身体一颤,还没有回过神,一道强劲地意念之力,在他们面前涌动,躺在地上的空界,整个人就像破碎的娃娃一样,被震飞三丈以外,躺在地上直抽搐。

    周围顿时哗然一片,月家家主,只打伤一个人?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刚才,黑暗神殿殿主,不也出手了吗?

    所有人脑中一片空白,想了半天,都想不出来,到底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月苍龙可是这片大陆最公正的人,现在怎么两个人闹事,就打伤一个人?难道黑暗神殿出手是对的吗?

    他们当然是想不明白了,月苍龙的确是非常的公正,可到了自家人这方面,就不一定了,他没有对寒傲辰出手,那是他刚才护着君慕倾,才打伤的空界,他这才没有出手将寒傲辰打伤。

    这不是太反常了吗?

    “今天此为止!送客!”说完,月苍龙挥袖而去,蓝色的身影没过一会,就消失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月苍龙生气了,真的非常生气!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光明之力,光明总殿,圣灵,他们之间的帐,又多了一笔!

    圣灵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他不敢相信,这件事情,就这么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就在两人要离开之际,一道紫色身影闪过。

    众人眼前一花,就看到一只紫色的狐狸,稳稳当当地坐在君慕倾的肩膀上,狐狸很小,小到只有手掌那么大,却能够稳稳当当地坐在君慕倾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主岚下,我们家主说了,送客!”月长空走到圣灵面前,打断圣灵接下来的说话。

    圣灵眯起眼睛看了一眼月长空,在注视了一眼周围,脸上的怒火瞬间散去,挂上那虚假的笑容。

    洁雅站起来,看着圣灵的模样,语气有些冷漠,“圣主,我们可以走了!”那个人身上的光明之力,一定是他给的,他想杀了赤君!

    圣灵微微一愣,看着洁雅起步离去,他感觉了到洁雅的怒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都不看一眼圣灵,并肩和寒傲辰离开,空界躺在地上,无力呻吟,看着大步走来的步伐,顿时感觉到无力。

    想要杀的人,站在他面前,他都无力动手。

    空景赶紧跟上去,他不容许空界再伤害小姐,绝对不容许!

    一场好好的寿宴,就这么闹的不欢而散,谁也不知道是哪里出现了问题,只是他们感觉今年的寿宴,从一开始就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并肩回到星月阁以后,就看到那一抹蓝色是身影站在紫竹林面前,皱紧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月苍龙太阳穴不停的跳动,元素那么浓郁的紫竹林,现在居然变得这么稀薄了,不用说,也知道是怎么回事,住在这里的,除了她,还有谁能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慢慢走来,君慕倾直接当做没有看到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就想这么走了吗?”月苍龙目光犀利地看着君慕倾,神情紧绷,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了几步,停下了步伐,她双手环胸,漠然地看着月苍龙,“如果你要问我,这紫竹林的事情,我看你是没有必要再问了。”都已经知道的事情,问了也是一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“气冲冲”地走了,是到这里来等她,怎么,想处罚她?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态度!”月苍龙终于是忍不住了,这些天,她这都是什么态度!

    君慕倾垂下眼皮,轻哼一声,“你看到是什么态度就是什么态度。”对他,没有必要用到态度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也在你母亲住的地方,跟我这么说话吗?”月苍龙的语气也软下来,这个丫头,和湄儿一点都不像!

    母亲!

    君慕倾眼中露出一抹惊讶,这里是母亲住的地方!

    这么细微的变化,月苍龙没有看到,可是寒傲辰去清清楚楚地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哼!月家家主,当初,将我母亲逐出月家的时候,她就已经不是月家的人,不管我用什么态度,那又如何?”母亲,他还真是有脸说!

    月苍龙叹口气,她果然是为了这件事情不肯释怀,也不知道君家那老家伙,和她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难道他没有告诉她,将湄儿逐出家族,是她自己的请求吗?

    君震也不是故意不把这一点告诉君慕倾,因为,这件事情,他也不知道,除了君离,月湄星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跟你争执,光明总殿是怎么回事?”光明总殿怎么会和她扯上关系的,从圣灵看到她的那一刻,就处处和她针锋相对,即便他没有在一旁,也不代表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寒傲辰站在一旁,听到光明总殿四个字,墨色的眸子里面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月家家主,等会,你是不是就该问我和小倾倾是什么关系了?”先是光明总殿,再来是黑暗神殿,最后就是空姓一族。

    月苍龙愣了一下,黑暗神殿殿主,果然就是不一样,洞悉力还真是可怕,他不过才问第一个问题,他就能猜到后面要问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,小倾倾……

    他会不会叫的太亲热了一点,刚才没有对他出手,就是看在这丫头的份上。

    “爷爷都没有问过我这个问题,你干嘛问?”君慕倾轻哼一声,讨厌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爷爷!

    月苍龙皱紧了眉头,她居然叫那个老东西爷爷了!

    “你叫那个老东西爷爷,靠!那为什么不叫我外公,他儿子抢了我宝贝女儿,还想跟我抢外孙女吗?”月苍龙粗口地说道,表情也有些激动了,他是彻底的被“爷爷”两个字给刺激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给他送的那些贺礼,他都没有开心到什么地方去,看到今年贺寿的贺礼,比往年珍贵了三倍以上,他都没有开心。

    那些礼物,他都觉得比不上她叫自己一声“外公”,可这个丫头,就是不叫!

    现在还叫那个老东西爷爷!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!他儿子抢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还不甘心,现在又来跟他抢外孙女,简直就是过分!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看着月苍龙气愤的表情,眨巴眨巴了眼睛,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,不就是叫了一声爷爷吗?他至于这么激动吗?

    他们哪里知道,如果说月苍龙最恨的人是谁的话,那就是君离。

    因为不但抢走了自己的宝贝女儿,而且,还让自己亲手将宝贝女儿逐出了家族,从此隔着一个层界,就再也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知道那天,君离抱着脸色苍白的月湄星回到月家,月苍龙才见到很久很久都没有见面的女儿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个时候已经物是人非,他找过万丈谷,可是……

    事情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个样子,他总感觉,君离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,只是,不管怎么威胁,君离就是不肯说。

    现在君慕倾叫了君震爷爷,却不叫他外公,他就更觉得憋屈。

    女儿没了,就连外孙女都这个样子,他就选是撞破墙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跟我去一个地方。”就在君慕倾和寒傲辰以为月苍龙会发火的时候,他突然平静了下来,严肃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地看了一眼月苍龙,转身离开,“我不要。”只是,她才刚转身,耳边就响起了沉重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见见你母亲吗?”

    母亲!

    君慕倾睁大双眼,惊讶的看着月苍龙。

    三道身影往后山走去,月苍龙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这丫头,非得让这个小子跟着一起来,他不来就不行吗?

    只是看着那紧握的双手,他就知道,看来是没有事情能分开他们两个了,就和当初的湄儿和君离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两个,月苍龙眼睛深处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他没能保护到月湄星,那种惋惜,是永远都无法弥补的,但是对君慕倾,他可以做到这点。

    不管她喜欢上了什么人,都不会步上湄儿的后尘,他也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当他们往走近后山,就感觉到冰冷的低温,周围无时无刻不在透着一股寒冷的温度,只是这些温度,对他们两个来说,还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要是冷,就开口。”月苍龙细心地说道,看着他们两个面不改色,眼睛里面露出一抹赞许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她身体里面有血焰火,还有水之精元,这两样东西,任何一样,都是不会让她感觉到冰冷的,寒傲辰她就更加不用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累不累?”寒傲辰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偷懒。”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这点路就能让她累了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点点头,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他就能明白,那话中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月苍龙迷糊了,累不累,跟偷懒有什么关系,这两个小家伙,居然还有暗语,都欺负他这个老人家是吧!

    当他们三人走进一个冰洞里面,君慕倾就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原来,这山里之所以比外面冷上很多,都是因为这里有个冰洞,不过看样子,冰洞并不是天然生成的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安置你母亲的地方,逐出月家,就不能进月家的祠堂,不能进入月家的墓地。”所以,他把湄儿安置在这个地方,而这冰寒,能保证她的身体不会腐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沉声应道。

    当他们走进冰洞的深处,月苍龙在一旁按下了一个机关,冰门瞬间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白色的身体静静的躺在的冰层之中,冰层中的人美妙绝伦,一看就是世上少有的美人,红润的脸色,一点都不像是死去已久的人,她仿佛是沉睡在了冰层之中而已。

    君慕倾身体颤抖了一下,看着那冰层中的人,感觉到眼睛涩涩的。

    “和记忆中一样。”最终,君慕倾也没有走过去,她知道,要是靠的太近,会影响到那冰层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到这样的君慕倾,很是心疼,现在这个情况下,他也只能站在她的身边,握紧她的手,其它的什么都不能做。

    “滴答滴答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声音?”冰洞里面,怎么会有水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用灵魂之水维持的,当灵魂之水的效果消失,冰层就会融化,你父亲说过,她不想埋在黄土之下。”若当初不是刚好得到灵魂之水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灵魂之水?

    寒傲辰皱了皱眉头,心里极其震撼。

    看来月苍龙是真的疼爱女儿,竟然用灵魂之水来冰封已经死去的人,这么大手笔,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,一定会个个吐血而亡。

    灵魂之水,那是他们想要都得不到的东西,可是月苍龙竟然拿来冰封尸体,这就是暴殄天物!

    “用灵魂之水来维持?”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月苍龙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?”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一沉,红色的光芒在她身上闪烁,没过一会,红光包裹着一道身影,从她脖子里面飞出来。

    在空间里面熟睡的玄武,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君慕倾移到外面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睡熟的玄武,君慕倾满头黑线,她走过去,蹲下身体摇晃着熟睡的魔兽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上古神兽啊!

    “玄武,你醒醒,玄武!”君慕倾使劲摇晃着熟睡的玄武,可他却依旧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靠!这家伙!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站起来,手上舞动着蓝色的水元素,冷冽的寒意在周围散开。

    “醒来!”冰冷是水狠狠的浇在玄武的脸上,那都是水之精元中,最冷的水,普通人要是碰到,都会立刻结冰,只是玄武是上古神兽,更加是以前水之精元寄居的身体,这对他不会有什么影响,最多也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啊!发生什么事情了!”玄武猛地跳起来,一惊一乍地看着周围,这里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“醒了就好。”带着三分凉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玄武立马转身。

    又是她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把我扔进空间里面,又把我从空间踹出来,又扔进去,又踹出来,现在还用灵魂之水浇醒我,什么意思!”太狠了,就算她灵魂之水多的没地方用,也不能这么浪费啊!

    而且,这东西多危险啊!

    寒傲辰站在一旁,嘴角抽搐地看着玄武,他还真是好意思说,还这么大声的就说出来了,不愧是上古神兽。

    月苍龙早就凌乱了,从一开始君慕倾叫他的名字,玄武之后,心脏就开始发生距离的跳动。

    再来就是那灵魂之水,最后是她对玄武的做法。

    她还有什么事情是不敢做的,对待上古神兽,她都敢这个样子?

    “玄武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君慕倾,你怎么没有告诉我,这里还有外人在啊!”他的形象,形象!

    君慕倾无辜地耸耸肩,嘴角带着笑容,“你没有给我机会说。”只是那一抹笑容,是那么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到底有什么事情,我刚睡着,你知道吗?那条臭龙,一直唠叨唠叨,叫我小玄武也就算了,还吓我!”擦!害他睡觉都睡不安稳,一想到血魇大尊王也在空间里面,让他怎么睡!

    “小玄武,你敢说我坏话?”玄金的声音从空间里面传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了……

    玄武眨了眨眼睛,真的听到了?

    “原来,它被你放到空间去了啊。”寒傲辰恍然大悟,当初他问小倾倾五爪金龙被搬到什么地方去了,她就是不说,原来她用空间轴,让它进去了空间里面。

    月苍龙彻底凌乱了,这都是什么事情啊,怎么会有这么多魔兽,敢这么叫玄武的魔兽,那等级一定在它之上……

    “我让你出来,不是抱怨的,如果你想见到血魇,我不介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,赶紧说。”他才不要去见血魇大尊王。

    “我要让这里永远都不会融化,永远!”君慕倾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玄武看了看周围,永远都不会融化,她这是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玄武点点头,小事一桩,不就是让这个洞再次冰封起来吗?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其实,外公是很疼小倾倾的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