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弑云差点喷出来,这个人类,他难道不知道君慕倾喜欢玩阴的吗?

    可就这么一个笨蛋,居然送上门被她坑,嫌自己活的太久,还是觉得自己钱多的没有地方花?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射来,弑云赶紧忍住那即将喷出的笑容,表情有些抽搐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抽了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被君慕倾这么一说,弑云这下可笑不出来了,她居然跟一个外人挤兑他!

    某兽好像不记得了,人家是外人,他都不是人,再说,他什么时候“内”过?

    “我想去冰城最大的黑市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叫卖会的东西虽然是极品,不过以她现在的财力物力,是根本不可能去叫卖会拍下东西,现在也只能去黑市看看。

    出街之后,君慕倾才知道,十万墨矿对于他们这些平民来说,是很多,那已经够他们几辈子都花不完了,可是对于那些联盟和大势力,根本不算什么,叫卖会上任何一件比较珍贵的东西,都能够把让她回到解放前。

    在苍穹大陆的时候,她都不用烦恼钱够不够用,因为随便一块墨矿,低等墨矿,都能够用很久,可是临君大陆,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黑市!

    古江南狐疑地看着君慕倾,她去黑市做什么?

    “不想去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他刚才不是说有什么可以效劳的,现在有用得着他的地方,他不愿意了?

    古江南赶紧摇头,“我这就带姑娘过去。”说着,他迈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弑云走在君慕倾身边,低声问道:“我们去黑市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该知道的时候,你就知道了。”君慕倾说完,大步往前面走去,赤红的眸子在看着弑云的时候,露出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她去黑市,只是想收集一些材料,然后用来炼制神器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知道,在临君大陆,单单只是十万墨矿,那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冰城是寒原最大的城市,明天这里也有一场不小的叫卖会,要是她炼制几件神器出来,让眼前的人拿去叫卖,相信她会有一笔不小的收入。

    两人一兽马不停蹄地往黑市走去,很快就走进了黑市,虽然她不是第一次来黑市,上次那是为了看看战天,是不是真的能够看透那矿石的好坏,并没有多加打量,况且这临君大陆的黑市,和苍穹大陆的那是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在大街上,看到那地摊上面摆着的东西,不禁轻啧。

    难怪临君大陆的人晋升那么快,能拥有那么的奇珍异宝,就连着街上路边摆的矿石,那都是苍穹大陆店里面最好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,左顾右看地,时不时的还发出一声惊叹。

    弑云看着君慕倾的模样,忍不住扭头扶额,君慕倾此时哪里还有平常那个淡定如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传音石,水母石,元素石,中品紫矿,上等赤矿……

    天!

    君慕倾再也不能淡定了,这路边,就连上等赤矿也有,靠靠靠!

    “上等赤矿!”她立马走过去,目光灼热地拿起那块上等赤矿。

    这东西,在苍穹大陆,她找了好久都才找到一块拇指那么大的,可是这路边摆着的,居然有手掌这么大!

    对于君慕倾的激动,路上走来的人纷纷露出鄙夷目光。

    摊主也是嫌弃地看着君慕倾,不就是一块上等的赤矿,她有必要这么激动吗?这只不过是碎块而已,她居然也能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古江南轻咳一声,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姑娘,这东西你若是要,我可以送你一块。”上等赤矿虽然珍贵,可是在他们眼中,那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送一块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扭头,土豪!大土豪!

    周围灼热的目光,让君慕倾猛地收回神,她这才意识到,自己失态了,撇了撇嘴,本来这东西就珍贵,尽管不值钱,但是在炼器师的手里面,那就钱!他们知道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好,等会你就给我送过来吧,不过这块我也要了。”君慕倾抛了抛手上的赤矿,从纳戒里面拿出一颗墨矿放到摊位上,大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摊主目光灼热地看着那一块墨矿,看着君慕倾,立马就把墨矿收起来,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古江南也愣住了,她有墨矿这么好的东西,为什么见到区区一块赤矿,都这么惊讶,那东西又不值钱,在他们眼睛,不过是一件装饰品而已。

    弑云用手捂着脸,在心里叹息道:他绝对不认识眼前的人,一点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赤矿并不值钱,你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脚步,惊讶的看着弑云,赤矿不值钱?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们这边,难道没有炼器师吗?”炼器师都知道,赤矿加上一些其它材料,就能炼制出一件防御神器,再和另外一些材料炼制,就能炼制出攻击神器,他们不知道?

    他们这边?

    古江南疑惑地看着君慕倾,难道她不是这边的人吗?

    心里尽管疑惑,古江南还是老实的回答:“炼器师是有的,不过炼器师如鳞毛凤角,对于炼器术从不外传。”难道赤矿,跟炼器有关?

    这样!?

    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原来是这么回事,要是这样,那不就……

    “走,到我去其它买矿石的地方看看。”君慕倾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不值钱,不值钱好啊!

    对于君慕倾的激动,古江南和弑云一头雾水,她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君慕倾不知道,不管是临君大陆,还是苍穹大陆,炼器师的炼器术,都不轻易教给别人,有人把炼器矿石,当做不值钱的东西,不只是临君大陆有,就连苍穹大陆也有。

    而且,寒原这么一个小地方,炼器师更加不会出现几个,不是谁都认识能炼制出神器的矿石的。

    炼器师的职业,本来就极其的珍贵,在苍穹大陆,能拿出神器的人,能有几个,寒原也一样,这个地方,不过是临君最边境的地方,那情况就跟苍穹大陆差不多,能有几个人认识炼器的材料。

    他们更加不知道,在他们眼里不值钱的东西,这要是拿到临君的中央地带,还说不定会掀起怎样的风波。

    摊主这样就把矿石卖了,只能说他不识货。

    日偏西,黄昏如火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都已经到了黄昏,君慕倾欢欢喜喜从黑市里面走出来,黑市里的人,如同送神佛一样,恭恭敬敬地把她送出去。

    土豪啊!随随便便一块石头,她都会扔下一块墨矿,这不是土豪是什么!?

    古江南见君慕倾挥洒钱财的速度,他都觉得肉疼,不过是那些不值钱的东西,为什么她买的一块比一块起劲,几乎把黑市所有地方,都扫了一遍,这会不会太夸张了?

    这些人哪里知道,在他们眼中不值钱的东西,其实很值钱,任何一个炼器师,都会用高价买下,而君慕倾不过是用百分之一的钱,就把这些东西买到手,他们还像是多感激她似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刚走出黑市,几道身影就匆匆走过,瞬间停在刚才君慕倾买过东西的摊位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!那块矿石,你居然给卖了!我不是说让你等等我吗?”那么好的上等赤矿,他居然就给卖了!

    摊主讥讽地看着眼前的人,把玩着手上的石头:“这位大爷,这里的任何一块矿石,都比那块赤矿值钱。”他到底识不识货?

    男子狠狠地啐了一声,在心里大骂道:狗屁!那么大一块赤矿,多少神器都炼制出来了,他看到了之后,特地回去准备钱,结果没想到这个摊主,就给卖了!

    “刚才那位姑娘用多少钱买的?”男子忍住怒火,紧盯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说到刚才,摊主眼中就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,“一个墨矿,你知道吗?那姑娘多亏啊,一块墨矿,卖了一块不值钱的赤矿。”说着,那摊主还在偷笑。

    男子眼角一抽搐,明显可以看得到他太阳穴也在使劲跳动。

    一个墨矿!买下了一块赤矿!

    男子差点没有吐血,他可是回去准备了一千个墨矿,就是为了买下那么大一块的赤矿,结果眼前的人,用一个墨矿就给卖了!而且好像还捡到一个大便宜似的!

    “长老,这是怎么了?”男子身后的人疑惑地问道,赤矿是什么?

    男子沉默了一会,然后立刻走到摊主面前,“是谁拿走了矿石,快告诉我,快告诉我!”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,不认识矿石也是正常的,他不怪他们,可现在他迫切想知道那块赤矿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大爷,那位姑娘刚刚离开,一身白色的衣服。”摊主皱着眉头,看着眼前的人,他疯了吧,不过就是一块赤矿而已。

    摊主到现在,都不知道自己损失了多大一笔。

    男子定了定心神,决定不和眼前的人多加废话,因为那样,他会更加的吐血身亡。

    白衣姑娘!是她!

    男子突然想起来,在他来的时候,刚好有三个人从黑市走出去,最前面走的,正是一个白色衣服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走!”不管如何,他都要把赤矿买回来!

    君慕倾走在大街上,现在已经是黄昏了,街上的人也没有那么多,她开心的把玩着手上的赤矿,心里已经想好要炼制什么神器了。

    原来这些矿石,在这么小的地方,不算什么,他们更加不认识,这就是炼器的矿石,有些都放了好几年了,就是一直没人买,这一块赤矿要是放到叫卖场,就算是一万墨矿都难买到,可是她买的所有东西,统统加起来,那也没花了一百个墨矿。

    “倾城姑娘,这东西真的好吗?”他都觉得不值钱。

    耳边的声音,让君慕倾停下脚步,“你刚才说送我一块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刚好我们家就有一块赤矿,不过那东西放在我房间很久了,一直只是摆饰而已。”古江南小心翼翼地说道,因为他看到眼前人的脸色,已经越来越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摆饰!

    君慕倾瞪大眼睛,赤矿,他居然拿来当摆饰!

    败家子!

    “我用一千墨矿,买下可好?”君慕倾立马就问道。

    一千墨矿?“姑娘,你要这个做什么?”那只是一些普通的矿石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低头看着手上的赤矿,今天好像有些开心过头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这些赤矿很好看吗?女孩子家都喜欢好看的东西,我买来,也是当装饰的。”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,立刻让弑云露出狐疑的目光,只是装饰这么简单?这么一路走来,也没见她喜欢什么装饰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算是送给姑娘,也没问题。”那东西对他也没有多大的用处。

    送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他就这么送给自己,好像有点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古江南淡淡一笑,“就当是给姑娘的见面礼好了。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趣的姑娘,她想要的东西,没有道理不给她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了。”既然要送给她,她还省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慕倾心情大好,看来她又能多炼制出几件神器,这次上古神兽出世,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,行走临君大陆,也要一些神器防身,既然这里有这么多矿石,她也可以多炼制几件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!”

    古江南刚想开口,身后就传来呼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一兽转身一看,就看到几道身影匆匆走来,看那气喘的样子,应该是一路狂奔而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朋友?”君慕倾指了指面前的人,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他也不认识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姑娘,等等!”一道身影闪过,君慕倾眼前一花,只见一个男子就出现在自己面前,眼睛看着她手上的东西,露出炽热。

    君慕倾心里咯吱一响,这个不会也是炼器师吧?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君慕倾不懂声色的把赤矿收起,双手负在身后,冷眼看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男子轻咳一声,收回目光,“姑娘,能不能把手上的矿石卖给我,就算是一千一万墨矿,我都愿意买下。”就是赤矿,就是赤矿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缓缓上扬,看来真的是为了矿石而来,不过这东西,即便是十万墨矿,她都不会卖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东西我不卖。”君慕倾扬了扬赤矿,顺势把它放进纳戒里面。

    纳戒有灵魂之印,除非她死了,不然眼前的人都是不能从纳戒里面得到赤矿,看来真的是一个炼器师,不然怎么会对赤矿这么的在意。

    男子急切地看着君慕倾,“姑娘,只要你肯卖,随便多少钱,我都愿意给。”这么一大块赤矿,还是上等赤矿,不错不错。

    古江南一下子懵了,赤矿这么值钱吗?为什么眼前的男子这么急切,赤矿到底有什么作用?

    弑云也傻眼了,不就是一块石头,怎么这些人类,都抢着要啊?

    “不管多少钱,都不卖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她这次炼的神器,全要靠这块赤矿,她怎么会轻易给人,就算古江南那里还有一块,不过,她为什么要卖给眼前的人?

    对于君慕倾的直接拒绝,男子脸上的神情不是很好,她居然拒绝自己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要这矿石有什么用处?”难道她也是炼器师吗?这么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会是炼器师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就这想套她的话,真把她当小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玩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,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

    玩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男子差点吐血,一块这么珍贵的赤矿,她居然拿来玩!

    “姑娘,我可以拿其它的矿石跟你换!”男子忍住激动,忍住掐死眼前人的冲动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她是拿来玩!那来玩的!

    这么一大块赤矿,开始他还以为她是炼器师,现在看来,不过是一个败家的子弟而已,赤矿都拿来玩!

    男子脸上的表情,无一不是在说君慕倾是个败家子。

    洁白修长的手指摸着下巴,君慕倾淡然地看着面前的人,她要是败家子,那古江南就更是败家子,好好的赤矿,他居然拿来当装饰,她真想一巴掌拍下去!

    “不换,我就喜欢这块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这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,有这么容易就换了吗?

    男子差点老泪纵横,这孩子怎么说不听,这东西,在她手上没用,她干嘛不卖给自己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也没有什么好说的,我就走了。”说完,君慕倾迈开步伐往前面走去,她还要回去炼制神器,明天还有事情要做呢。

    男子点点头,也不再阻拦,只能说赤矿和他无缘吧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子,迈开步伐往前面走去,她还以为眼前的人会动手呢

    两人一兽离开之后,男子身后的人立刻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长老,既然你那么想要矿石,何不夺过来!”那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!

    “不用!”男子轻哼一声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不是他的就不是他的,赤矿又不是没有,只是他见到这里的比较便宜而已,为了一块赤矿,去找人家麻烦,他不屑这么做,所有的炼器师也不屑这么做。

    身为炼器师有炼器师的傲气,他不允许自己这么做。

    看着男子的背影,他身后的人脸上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要去拿吗?”其中一个人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,主子说过,不管他想得到什么,都不惜一切给他得到了,包括那块矿石。”他们不知道那快矿石有什么奇怪的,不过既然他想要,那就给他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,晚上我们就动手,至于那个女的……”那人把手横在脖子处,用力一抹,眼中露出一抹狠意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。”另外一个应道。

    走了好远,古江南才开口问道:“姑娘,那矿石真的只是拿来玩的吗?”为什么他看着不像,有那么多人想要那矿石。

    “我是,我不知道他是不是。”君慕倾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炼器对她来说,跟玩没什么区别,所有,不就是拿来玩的,至于那个人嘛,从气息来看,等级不是很高,可他身后的两个人不简单,能拥有高手在身后当护卫,这样的人会简单,那就怪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应该是炼器师才对,而且等级还不低。

    古江南点点头,沉声沉声说道:“那姑娘就要小心了,为首的人虽然说看上去没什么,但是他身后的人看上去不会罢休的。”出门在外,还是小心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斜视了一眼古江南,没有出声,他们不过才刚刚见了两次而已,不过听他的语气,就像是老朋友的叮嘱一样。

    弑云站在一旁,得意地说道:“要是那些人敢来,我一定不会让他们活着回去!”还没有人能够从他霸王狂狮手里面逃走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会放过他们!”古江南也立马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感觉一股暖意在心里流动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回到客栈里面,君慕倾就迫不及待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,弑云跟在她身后,到现在都不知道她想怎样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至少也要告诉我,你要做什么,让我心里有个准备。”她就这样怎么成,等会他又闯进来怎么办?

    君慕倾转身看了一眼弑云,淡淡说道:“你帮我看住门口,不管等会发生了什么事情,都不准进来,也不允许任何人靠近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弑云点点头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嗯一声,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,她也没有用精神力锁住房间,反正弑云会看着,不会有事情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从纳戒里面拿出今天买的矿石,还有以前的一些灵兽级别的魔核,随便挑了几样,配好之后,她就开始炼器了。

    金红色的光芒在房间里面照耀,君慕倾全身关注地看着自己手里面的火焰,不敢有半点的松懈。

    她炼器的次数多了,很多神器,随随便便就能炼制出来,不过她还是希望把神器炼制到最好,甚至在一定的等级上面得以提升等级。

    金色的光芒闪过,君慕倾也松了口气,她立刻收回火焰,看着空中闪烁出的光芒,还有那飞着的神器,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现在炼制出来的是一把短剑,小小的短剑,已经是地火级别,而且还是极品的地火神器!

    看着桌上的材料,君慕倾又炼制了几件,她一一摆在桌上,看着桌上等级相等,但是用处不一样的神器,殷红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一把短剑,还有盾牌,和一个防御戒指,最后是长鞭,这些都是地火等级。

    此时要是有人看到君慕倾桌上放着的东西,一定会惊呼,就她那些材料,居然能够炼制出地火等级的神器,而且还是极品,她的炼器等级,那该是多少级了!

    “叫卖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,那现在就给自己炼制好了。”君慕倾拍了拍手,笑呵呵地转身,又从纳戒里面拿出几颗圣兽魔核,还有今天买到的赤矿,紫矿,和其它零零散散的矿石和材料。

    金乌火再次燃烧,君慕倾把材料放进金乌火里面之后,又开始一轮新的淬炼。

    神器炼制到一半,君慕倾就感觉到这次的神器有不一样的地方,她立刻收回了心思,精神力不断加强,这些都是极其珍贵的,她可不能让辛辛苦苦才聚集好的东西,一锅炸飞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金乌火在熊熊燃烧,君慕倾掌握住火候,不敢有半点的松懈。

    终于,到了最后一步,她赶紧用精神力锁住金乌火中间的物体的,慢慢的开始凝聚。

    金红交错的光芒在神器上面飞散,君慕倾看到神器之后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她成功了,成功的炼制出比天火还要更高级别的神器!

    帝王神器!

    她也是在一本书上看到过,炼器师不只是能炼制出天火神器,天火神器之上,还有帝王神器!

    这就是帝王神器!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,虽然只是一对简单的耳环,不过她已经很开心了,因为她成功了,成功的炼制出帝王神器!

    还沉浸在喜悦中的君慕倾不知道,帝王神器一出现,外面风云大变,冰城几乎的人都抬头看着天空,看到那骤然大变,却有骤然散去的风云,眼睛里面露出了,都是震惊。

    帝王器出,风云骤变!

    黑夜中,风云骤变,狂风大作,冰城上空轰动一时。

    感觉到这些变动都纷纷走出来,看到天上的风起云动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这难道是有人炼制出了帝王神器!”

    “帝王器出,风云骤变!帝王神器!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帝王神器!”

    看到这场变动的人,都纷纷大惊,看着天上逐渐消散的风云,心里的震撼久久都不能平复。

    冰城现在已经来了很多高手,还有一些尊神,看到天上变化的情况,就能从里面猜测出来,这是帝王神器出世的缘故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心里猜测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上古神兽要出世了,帝王神器也跟着出现吗?可是这不可能啊,只有刚刚炼制出来的帝王神器,才会有这样的征兆,难道冰城出现了帝王炼器师吗?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还在房间里面研究自己的帝王神器,耳边突然就传来这么两句声音,她打开门,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半夜子时,很多人都已经睡着了,可是因为刚才的那件事情,不少人又醒了过来,所以君慕倾一走出去,每个房间都闪烁出灯光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时候,她都顾不上什么亮不亮灯,她倒要看看,是谁躲在她的窗子底下偷看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迟疑地往弑云房间里面走去,连门都没敲,推开门就走进去了,因为某只魔兽一点都不怕人类偷袭,或者是人类走错房间,他的房门永远是不会锁的。

    弑云刚躺下,就见君慕倾走了进来,立马站起来,凑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她这么急急忙忙的就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脚步,看了一眼弑云,殷红的唇瓣勾起一抹笑容,“弑云,人类你吃不吃?”狮子应该是肉食动物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窗户下面有两只爬虫,你帮我把他们抓过来,问清楚之后,你可以随便你处置。”偷听到她的窗户底下了,只是今天不管那人有没有听到,或者是看到她在炼器,都只能变成弑云的腹中之食。

    弑云惊讶地看了君慕倾一眼,立马走到窗边,立马感觉到人类的气息,是高手!尊神级别的高手!

    难怪他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,啐!尊神级别的高手居然也做出这样的事情!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去!”弑云看了一眼君慕倾,一个闪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弑云房间里面,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,不一会,紧闭的窗户外面,就被扔进来两个人,他们狠狠地甩在地上,痛苦呻吟。

    然后弑云也跟着走进来,不屑地看了一眼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两位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吗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这个时候还能这么镇定,不愧是尊神级别的人物。

    听到那冰冷的声音,躺在地上呻吟的人微微一愣,猛地抬头,就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,坐在他们面前,嘴角还带淡淡的笑容,这让精致的脸上,变得更加的迷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,正是今天商量着要杀君慕倾的人,只是他们还没有得手,就已经被发现了行踪,谁让他们沉不住气,看到风云变动,就不能再淡定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美的笑容,不但没有让他们沉醉,反而只觉得不寒而栗,随时就会被这笑容杀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我劝你还是放我们回去,否则……”其中一个压住心里的惊讶,冷声说道,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,就算是发现了他们,她除了有个厉害的手下,自己就没有半点的本事,有什么好畏惧的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人,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“你们想回去?你们会放过在你们窗户底下偷听的人?”

    两人微微一愣,她居然知道!他们是她发现的吗?

    弑云轻哼一声,“人类,我也不吃他们两个,不如留着好好折磨得了。”恶心的人类,他才不要吃。

    人类?

    这是……魔,魔兽!

    两人惊讶的扭头看着弑云,这居然是魔兽!这个人到底谁,怎么会有魔兽跟在身边的!

    “魔兽,他们两个好像在知道你身份了,你不该有什么表示吗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嘴角含着笑容。

    弑云高傲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人,好似王者在睨视自己的手下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躺在地上,看着面前的魔兽,他们身体在颤抖,眼前的居然是魔兽,而且看他眼中的神情,那是要吃了他们两个,人类杀魔兽夺取魔核丹元的事情有,可魔兽吃人类的也有啊!

    这个俊美的男人,居然是只魔兽,这要是说出去,谁会相信这是真的!

    “人类,我不屑吃他们!”就算是元神,他也不屑。

    两人听到这话,顿时松了口气,幸好这魔兽不是想吃他们,幸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前一亮,看着弑云高傲的模样,忍不住点点头,不错不错,这家伙虽然平常高傲了一点,但是至少还知道挑食,连魔兽都不愿意吃他们两个,那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他们就交给你解决了,不过,我不希望看到他们再次出现在我面前。”说完,君慕倾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,看都没有再多看一眼地上躺着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出房间以后,直接往客栈外面走去,看着寂静的冰城,一下子灯火明亮,她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帝王器出,风云骤变!

    她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,现在应该有不少人知道有帝王神器出世,明天街上就会流传猜测了,不过这样更好,她的计划,就更加能够顺利的施展。

    白色的身影大步往前面走去,谁也不知道她去做什么?

    烈日当头,高温笼罩在众人头上,只是这一点都不影响传言的流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吗?昨晚,半夜子时的时候,天上突然就风云涌动,听说啊,这是帝王神器出现来着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我当时都起来看了,那风云涌动的,可厉害了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觉得这是神明的旨意吗?你看看,今天晚上就是最大的叫卖会了,然后帝王神器出现,说不定,这帝王神器就出现在叫卖会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波接着一波的传言在流动,一波为过,另外一波又再次掀起,而且一波比一波夸张,这就是谣言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不单单只是一个地方在流传,就连各个客栈,都在流传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这次叫卖会上,一定会有神器出现,就算不是帝王神器,那都会是地火和天火等级。”

    “谁规定说就帝王神器出世,才会有风云骤变,我们这么一个小地方,一定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今晚的叫卖会,真的会有神器出现,至于什么等级,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真的有神器!

    简单的五个字,已经让所有人蠢蠢欲动了,多少年了,神器已经很久都没有在叫卖会上现身,现在居然有神器出现,就算不是帝王神器,大伙也想着前去看一眼,就看买不到,看一眼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古江南早早的就被君慕倾给叫了过来,听到周围人的议论,差点没有喷出来。

    他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那神器不过是刚刚到他手上,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倾城姑娘要把神器放到叫卖会上的事情,这些人是怎么知道的,而且还传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让更多的人知道而已。”君慕倾无辜地耸耸肩,留言就是最高的广告,一天的时间,是不够让那么多人知道神器的存在的,刚好她的帝王神器出来,惊动不小,这还让她省了好多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这效果,比她想象中还要好,看样子,她的神器,能拍卖出一个好的价钱。

    古江南吞了吞嘴里的食物,以免自己被噎住,他也没敢再吃。

    现在他越来越觉得,眼前的人,黑,绝对的黑,黑果果的黑,一件地火神器,被传的这么神乎其神,就连昨晚的事情都扯出来了,牛,太牛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,倾城,你心里的低价能告诉我是多少吗?”也好歹给他一个准备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把做事情就好了,但是,你不准拍卖下来,事成之后,少不了你的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周围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大家都关注帝王神器的事情去了,没有人会去注意,他们三个在这里嘀咕什么。

    古江南眼前一亮,看着君慕倾,她能一下子拿出四件地火神器,难道她是炼器师不成,而且还是地火等级的,要是他把事情办好,是不是也有神器奖励?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古江南,淡淡一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弑云看了一眼古江南,眼睛里面露出一抹鄙夷,还是不能跟人类走的太近,否则都会变成傻子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,帝王神器的事情,在冰城里面传了一天,一条比一条的谣言更加劲爆,有个时候君慕倾听到,都会直接喷出来。

    一天下来之后,冰城老老少少,没有谁不知道,今晚的叫卖会上,会有神器的出现,一下子,叫卖会上爆挤,所有人都是为了看神器而来,买与不买都那样,他们没有钱买,难道连看看都不成?

    古江南坐在台下,他扭头看了看周围,心里那个叫震撼。

    太牛逼了,一个谣言,居然把七大联盟,和各大势力的人炸出来一大半,看他们的样子,那是想要得到地火神器。

    这么轰动的场面,倾城没有看到,那真是可惜了,要是知道她的神器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,会不会很惊讶。

    叫卖会在众人的期待下开始,只是君慕倾始终没有去叫卖会。

    “你的神器,你干嘛不自己拿去卖?”她居然还是炼器师,听到这个消息,他都觉得震惊,还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收钱反正都一样。”君慕倾淡淡回答,“对了,那两个人你怎么处理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就放心,从今以后,这个世上,不会再有这两个人的出现。”弑云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昂,其实今天原本可以早点更新的,可是,中间删了差不多两千个字,所以来晚了,么么哒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