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所有人还在满心的震惊当中,听到这个声音,才慢慢回神,只是心里的震撼,久久都不能平复。

    凝聚出来的龙形,居然可以和有生命的魔兽一样,“叼着”那丹元,放到她手上之后才消失,龙形,龙形怎么能够做到这样!

    薛月痕听到声音,怔了怔,眼角余光就看到白色的光芒一闪而过,一行十个白衣人出现在他们眼前,脸上还带着无比圣洁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光明总殿的人来了,没劲。”说完,凤如歌转身离开,不愿再多留半刻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含着笑容,看着光明总殿缓缓走来,神情还是那么的得意,赤红的眸子里面不禁闪烁一抹讽刺。

    弑云看着光明总殿的人走来,皱了皱眉头,不愿意多加接触,他讨厌人类,更加讨厌虚伪的人类。

    寮镇的人见魔兽已经死了,光明总殿的人又这个时候来,立马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宋无金最先走到光明总殿来人的面前,像狗腿子一样,笑呵呵地说道:“几位岚下大驾光临,不知道所为何事?”光明总殿的人怎么来了?

    光明总殿的人轻蔑的看了一眼宋无金,却又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我主听闻锋爪青蝎凶残,特派我等铲除。”简单的一句话,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他们的来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勾起一抹优雅的弧度,光明之神的手下,还是这么不要脸,那蝎子刚才动手的时候,他们没有出现,魔兽一死就来了,还说什么光明正大的理由,他们这是说给谁听?

    所有人脸色一僵,都知道光明总殿来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丹元。

    只是,刚才那么长时间,寮镇死伤无数,光明总殿没有出现,更加没有出手帮他们,现在等魔兽死了,他们就出现,说是奉了圣主之令,来杀魔兽的!

    啊啐!还有谁能比得上光明总殿这么厚颜无耻!

    薛月痕抿着嘴巴,淡漠地看了一眼光明总殿的人,没有开口,这样的人,他不屑和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见薛月痕对光明总殿的态度如此,君慕倾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,看来这个滥好人也有脾气,至少,他也看不惯光明之神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这光明之神的人,怎么就这么讨厌,是个人都不愿意多加接触,也不知道光明之神的信徒是从什么地方来的。

    见没有人出声,李贺无奈下走到来人面前,谦和地说道:“多谢岚下,只是魔兽的事情已经解决,劳烦各位岚下跑一趟。”他们来做什么,所有人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为了锋爪青蝎的丹元,光明总殿派这么多人,就是为了震慑住他们,他们为了丹元,居然连这种办法都想出来了。

    今天丹元要是在他们手上,或许他们是会乖乖奉上,不过现在是在这位姑娘的手上,这位姑娘更是尊神级别,只怕是不会把丹元交给光明总殿。

    那人听了李贺的话之后,一丝戾气从他眼中一闪而逝,随即挂上一抹笑容,“如此甚好,不过我等是奉了命令出来,要是没有带能够证明魔兽已死的证据,我主定然不会原谅我们。”说着,那人还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把玩着垂直在胸前的黑发,优雅地笑容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终于说出目的了,还真是难为他们了,绕了这么多弯子,最后还不是为了丹元,不过他们直接说是为了丹元而来不就得了,还说那么多好听的话,也不嫌累。

    宋无金虽然实力不怎么样,可是那人话里面的意思,他还是能听出来的,他犹豫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光明总殿的人迟早会走的,这位姑娘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走,要是今天他说了那丹元在那位姑娘身上,还不知道找来什么横祸,他还是乖乖站在这里好了,什么都不说,那就对了。

    寮镇所有人都低下头,没有说话,谁不知道光明总殿来的目的,现在就是个傻子,人家都把目的说的那么清楚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为了丹元而来的!

    光明总殿的人见所有人都不开口,轻哼一声,“你们难道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证明,那魔兽已经死了吗?”

    薛月痕犹豫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见她没有说话的意思,这才缓缓走到光明总殿人的面前,语气僵硬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几位岚下,寮镇的危机已经解决,即便是魔兽没死,现在也已经离开,所以几位岚下还是请回吧。”他一开口,就直接下逐客令,这里的确是不欢迎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光明总殿的人惊讶的看着薛月痕,他竟然敢拒绝光明之神的帮忙!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薛月痕。”薛月痕双手负在身后,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三公子之首?

    光明总殿的人微微一愣,轻哼一声,“月痕公子是吧,那也好,明人不说暗话,我们是要带丹元回去复命,还请公子能够见谅。”

    他们算什么东西,他们把话都说的这么明显了,还看不出来他们想要什么,愚蠢!

    薛月痕皱了皱眉头,把光明总殿的人给逼急了吗?

    “原来光明圣殿的人,也喜欢当强盗。”君慕倾冷声开口。

    薛月痕惊讶地扭头看着君慕倾,她明明可以不理会的,光明总殿的人就不知道她得到了丹元,干嘛还要出声帮他?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为首的人微微一愣,光明总殿还有一个称呼是光明圣殿是不错,不过眼前的人是怎么知道?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慢步走到光明总殿人的面前,殷红的唇瓣轻启,“我叫倾城。”对于薛月痕脸上的惊讶,君慕倾当做没有看到,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帮眼前的人说话,或许是他太烂好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觉得更多的原因,是她跟光明圣殿的账还没有算清楚,她这个人就是这么小气,一点点事情都会记住,知道那人把这些帐还回来为止。

    倾城?

    倾城!

    听到这个四个字的人都在心里一片哗然,果然倾城,倾国倾城!

    光明总殿的人想了想,他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,这又是从哪里来的无名小辈,敢在他们面前叫嚣。

    弑云皱着眉头,看了一眼君慕倾,她怎么走出去了,还说自己叫倾城,她到底想做什么,本来这里就没有他们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本岚下劝你还是让开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露出一抹笑容,“这位岚下,麻烦你下次说话的时候,先告诉别人你的名字,不然让人家怎么记住你的‘厉害’!”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,本岚下黎光日!”黎光日得意地看着君慕倾,还没有明白她话里面的意思。

    所有人忍俊不禁地笑看着黎光日,他没有听清楚人家话里面是什么意思,居然还敢这么嚣张,光明总殿的人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黎光日刚说完话,猛地惊醒,他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这个丫头敢讽刺他!

    看到黎光日脸色大变,君慕倾点点头,现在终于回过神来了,不然还以为自己是在夸奖他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!”说着,黎光日伸出手,想去抓君慕倾,一道褐色的身影闪到他的面前,紧紧握住那一只要落下的大手。

    弑云冷眼看着面前的人类,他敢当着自己的面伤君慕倾,还知不知道死活了,同样的都是尊神级别,他有什么好得意,还敢到这里来嚣张,活腻歪了!

    君慕倾笑呵呵地走到一旁,看着面前的人,露出一抹笑容,“岚下,我还想再‘请教’你一件事情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回答。”她无比礼貌地问道,在问人家问题的时候,当然是要礼貌的,不然,多没有风度。

    黎光日轻哼一声,看了一眼君慕倾,把头扭到一旁,“不知道!”这些人除了是要知道光明总殿在哪里,还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啧啧,我这都还没有问,你这么着急做什么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。

    黎光日狐疑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再看看自己被紧握住,快要被捏碎的手臂,他脸上的表情,显得有几分痛楚。

    而他身后的人也无能为力,他们里面,除了黎光日是尊神,他们不过都是大乘者级别,要对抗面前的人,实力上面,明显的就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知道什么?”如果要是光明总殿在哪里,就算是元神毁灭,他也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我只想知道,现在光明总殿圣主是谁?”圣灵从五大家族比试之后就消失了,难保不是光明之神让他来了临君大陆,要是在这陌生的临君大陆,遇到一个老熟人,这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?

    黎光日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想知道光明总殿圣主是谁,这还不简单吗?就算她不抓自己,只要问一声,他就会很得意的把圣主的名字报出来,让他们听听和见识一下。

    说到光明圣主,黎光日脸上的表情又得意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个表情,所有人不禁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,有什么好得意的,小命都在别人手里面捏着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圣灵圣主。”黎光日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真的是他!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惊讶,看来圣灵不但是到了临君大陆,职位也变得更高起来,光明圣殿,光明总殿,只差一个字,但是中间差了多少,大家心里都明白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帮我带句话给圣灵,小心他的光明总殿。”说完,君慕倾转身离开,嘴角还含着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冰冷的话语,让所有人都愣住了,他们还以为是什么话,结果来了一句,小心他的光明总殿!

    她想做什么,难道连光明总殿也想毁了不成?

    弑云甩开黎光日的手,赶紧往衣服上面擦,好像是碰到了什么很脏的东西一样,恨不得狠狠搓自己的手,把上面的污垢擦干净。

    薛月痕见君慕倾要离开,赶紧走到她面前,“姑娘……你就要离开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要得到的东西都已经得到了,没有必要再留下去。

    薛月痕知道自己阻止不了眼前人前进的步伐,也没有多加阻拦,迈出走到一旁,不在阻止君慕倾离开的步伐。

    没有人阻止,君慕倾和弑云很快就走出了很远,留下光明总殿的人留在原地,愣愣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离开了很远,弑云迟疑的看着君慕倾,张了张嘴,又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想问什么?”君慕倾扭着头,看了一眼弑云,从离开寮镇的时候,他就一直想问什么,就是一直都没有开口,魔兽也这么吞吞吐吐了?

    弑云叹了口气,立马说道:“君慕倾,你刚才干嘛要出声啊,明明就没有你的事情。”光明总殿的人一直在询问那些人丹元的下落,又没有找到她,以她的性格,应该是会把这件事情,置之事外才是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么看来,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够了解人类,特别是眼前的人类,做事情,让兽猜不到心思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知道是我拿的,就算我不说,半路上,还是会有埋伏,还有,光明圣殿跟我有过节。”君慕倾眼中露出一丝冰寒,自从圣灵对自己起了杀意的时候,她就不打算刚过他。

    要不是后面不知道圣灵去了什么地方,他也不会留在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“那个圣灵?”看来他还是有几分了解人类的,他就说了嘛,君慕倾怎么会这么对待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魔兽,你知不知道,人类不喜欢别人打听私事,就算是魔兽打听,也一样不喜欢。”君慕倾站住脚步,双手环胸,后退一步,平静的看着面前的魔兽。

    弑云面对君慕倾的目光,摸了摸鼻子,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不打听就不打听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跟我比试,我还是劝你,赶紧回去,要是不想跟比试,也赶紧回去。”看了一眼弑云,君慕倾再次转身,迈出步伐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这么说,弑云立刻说道:“人类,我决定了,这一段时间,我和你去人类世界历练一下,就在刚才我突然发现,人类的力量,也是还可以的。”特别是看到她杀了十二级巅峰的魔兽之后,就更加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看了一眼弑云,漠然地说道:“要跟着我,不是不可以,不过,我这里可不是白吃白住的地方,以后我的安全就由你负责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弑云一口就答应下来,知道君慕倾的实力之后,他就一直想去人类世界看看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让他太过震撼,现在想想,自己被人类追杀也不是没有好处的,至少他走出的自己的领地,然后见识到了人类的厉害。

    开心的弑云没有发现,那赤红眸子里面露出的狡黠。

    被坑的魔兽,他已经不是第一只了,当然,也不会是最后一只。

    “嘿!哈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隆隆!”

    三个弧度从空中划过,只见一个褐色的身影随之而来,三道光芒闪过,落在那几个弧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魔核记得要完整。”红色的身影庸懒地坐在草原上,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弑云脸色黝黑地看着君慕倾,他后悔了,后悔了!

    这个人类,从他跟着她的第一天开始,就没有消停过,明明这些魔兽看到,他们完全可以吓走的,可偏偏她不吓,还要送上门去让人家吃。

    当然最后的结果是,那些魔兽死了,魔核被挖了,而且一颗颗饱满,都是神兽,要不是就是圣兽,别的她还看不上眼!靠!

    弑云看着君慕倾,手上拿着三个颜色不同的魔核,慢慢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到底想怎样!”这几天下来,已经是第三只圣兽,第十只神兽了,她拿魔核,也拿够了吧!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看了一眼弑云,“强者为尊的道理,你应该听说过,当你不强的时候,就会被别人干掉,而是绝不留情,好好学着吧,这是教给你的第一课,这些魔核,就当是学费。”她顺势拿过弑云手上的魔核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弑云站在原地,回想起君慕倾的话,眸子里面闪过一丝惊讶!

    他怎么没有想到,要是今天自己的实力弱一点,或者眼前的魔兽再强一点,那被挖走魔核和丹元的,就是他,而不是面前的魔兽!

    不过,她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弑云赶紧追上去,表情也不再纠结,“人类,那我们现在去哪里?我全都听你的。”想明白了之后,弑云就更加毫不犹豫的就相信君慕倾的话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刚才他还那么不情愿,现在居然说要听她的,翻脸比翻书还快,她今天算是明白了这句话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走一步算一步。”君慕倾看着前方,现在是一点消息都没有,不管是父亲的,还是二哥的,唯一想要知道的,那就是月家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我就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了一下,面无表情地往前面走去,那雪白的冰山映入眼球,她指了指前面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这里离我的领地很远,我的领地是在寒原的另外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君慕倾算是知道,这里没一只魔兽认路的,没一只魔兽让她省心的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继续往前面走去,强大的魔兽威压,没有魔兽再敢靠近他们半步。

    经过十天的赶路,一人一兽,终于来到了冰山的脚下。

    看着葱郁的树林,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这真的是那冰山?哪里像有一点结冰的样子?

    弑云双手环胸,霸气地站在君慕倾身后,见她小脸都拧巴成了一团,傲然地说道:“人类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寒原之所以会被称为寒原,就是因为这些冰山的存在,不管周围的草地,还有树林,多么的葱郁,但是当高度到了一定的山峰,就会被冰雪覆盖。”他们站在下面,可以过春季,但是一旦到了峰顶,那就绝对是冬季。

    “我没感觉奇怪,就是感觉到这里有股力量,刚才又不见了。”刚刚走到这里,她就感觉到了,但是现在又感觉不到,她都不知道那力量是真的还是假的。

    就在一人一兽盯着峰顶看的时候,耳边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哼!他们七大联盟和各方势力,太不要脸,前些天还在修冥城找到赤血宝玉,现在又来了我们这里寻找上古神兽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可有什么办法,人家毕竟是进入神门的人,你我也没有办法,这上古神兽,也只能看,不能碰啊。”谁敢和他们抢东西,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比较实在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的憋屈,也不知道他们是在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,居然知道冰城有上古神兽出世。”

    “别再说了,这就是命,你我都得不到的。”即便是那些人没有来,他们也不能得到那上古神兽,那东西,压根就不属于他们。

    “唉!”只见那人狠狠叹了口气,两人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上古神兽?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狐疑的看着弑云,她也听说过上古神兽来着,那是上古遗留下来的魔兽,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上古神兽出世!

    弑云脸上也露出一抹惊讶,这里居然有上古神兽出世!就在这冰山之巅!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要去城里面走一趟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七大联盟和各方势力还真是速度,前几天还在修冥城,现在就到了冰城,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,对了!

    君慕倾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,她怎么就把这个世界有传送阵的事情给忘记了,他们那么大的势力,难道连传送阵都没有,那很明显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该死,居然忘记了!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去就去,干嘛打自己?”弑云白了一眼君慕倾,没有多加理会,反正人类的心思,他是看不透的,也懒得看透,跟在君慕倾身边,让自己的实力变强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居然忘记了这里有传送阵,要是有传送阵,我们还要走那么多路吗?”君慕倾看了一眼弑云,跟他说话,就是那么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弑云看了一眼君慕倾,“人类,我们要是用传送阵,那还要怎么历练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要历练,谢谢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弑云,这一路上,就他出手最多,到底是谁在历练!

    弑云轻咳一声,“是我在历练。”的确是他在历练,她都没有怎么出手来着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弑云,往冰城的方向走去,现在还是打听一下,上古神兽什么时候出世。

    这上古神兽要是出世,临君大陆,肯定会是一番抢夺,一只上古神兽,那能比的上多少尊神,多少的尊神级魔兽,他们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她还想知道,这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上古神兽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从冰城的街上走过,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客栈,幸好他们还是来的比较早的,在他们刚刚订好房间以后,各路的强者就都到了,一下子客栈爆满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不急,她预订了五间房,反正在苏家得到的那些墨晶,还能用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君慕倾打开窗户,然后盘腿坐在床上,再次用精神力探视着各个房间,就在她快要入定的时候,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谁!”赤红的眸子瞬间睁开,冰冷的声音在房间里面扩散而去。

    “姑姑娘,是这样的,有为爷知道姑娘订下了五间房,但是只住了两间,他愿意用双倍的金额,换姑娘的另外三间房。”小二战战兢兢地说道。

    本来这个姑娘就让人害怕了,现在还让他来说这中事情,这不是为难他么?

    “帮我回绝。”双倍金额就想从她手里面要到另外三件房,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姑娘,只要你愿意,多少的钱,我们都愿意出。”现在整个冰城,就这么三间房间了,再没有地方住,他们可真的要住在大街上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也不着急开门,她手撑着下巴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一万墨晶如何?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小二不淡定了,一万墨晶,他愿意啊!就算包下他们整间客栈,都不用一万墨晶,这少爷出手也太大方了吧!

    “区区一万墨晶?”房间里面传来讥讽的声音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冷声说道,她现在终于知道,为什么血魇那么喜欢说区区的,因为这几个字说出来,感觉就是不一样!

    “十万!”门外的声音毫不犹豫地响起。

    “十万墨晶?”

    “十万墨矿!”

    十万墨矿!

    君慕倾错愕地往门口看去的,土豪啊!大土豪,十万墨矿,当初她为了一块那么一点点大的墨矿,差点没有被霸嚣给削了,这个人居然一开口,就是十万,太有钱了,太有钱了!

    不过十万墨矿和一只上古神兽比起来,的确不算什么,想明白了之后,君慕倾点点头,的确是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小二,听到十万墨矿,双腿立刻软下去,跌倒在地,他吞了吞口水,扭头看着紧闭的房门。

    他感觉,房间里面的姑娘,不去做商人,真的是可惜了,三间房间,十万墨矿!

    十万墨矿,就算是把冰城所有的客栈都买下来,买一百年,都还有的剩啊,现在居然区区三间房间,卖了十万!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“主子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摇摇头,示意自己的手下不要说话,对他来说,这也只是十万墨矿而已,比起上古神兽来,不过是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你把墨矿放到门口就好了,我等会拿。”君慕倾连门都懒得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二,带我们去吧!”男子目光凌厉地看着瘫软在地上的小二,不过是十万墨矿而已,看他惊吓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小二双腿打颤地站起来,颤抖地说道:“是。”眼前的可是一位大富豪,他可得伺候好了,要是他一高兴,说不定,就给自己上万的晶石。

    他不奢求墨矿,能有晶石就好。

    几人离去以后,一枚小巧的矿石静静躺在门口,君慕倾缓缓走出来,看着地上的矿石,弯腰捡起来。

    “储存矿石,啧啧,看样子,还真是有钱人。”捡回矿石,君慕倾轻轻摇头,却在此时,她猛地感觉到一阵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这么浓郁的戾气,还有那死亡之气!

    墨莲!

    后面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转身,就看到一道黑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房间里面,就静静地站在原地,犹如一座雕像一样。

    “墨莲,你怎么来了?”君慕倾转身关上门,慢慢走过去,墨莲说过,他不会杀自己。

    墨莲空洞的双眼,扭头“看着”君慕倾,苍白的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君,来了。”墨莲僵硬地吐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的,她还是从话里面听出墨莲话里面的意思的,他这是在问她,她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过了一会,墨莲再次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小心?小心什么?君慕倾疑惑地看着墨莲,开口问道:“墨莲,你一开始就是这里的人?”啊呸,兽人。

    “对,一直,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来了?”她好像没有告诉过谁来着,这里也没有人认识她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墨莲迟疑地指了指君慕倾,过了半响才说,“味道。”

    啊?君慕倾扭头嗅了嗅身体,她身上有味道,她为什么没有闻出来?一点味道都没有啊,骗人的吧这是,不过这孩子一向诚实,应该不会骗人才是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。”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谢。”就连谢谢,墨莲都只能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,你没事吧?”上次他说了话之后,就不见了,还以为他去哪里了,原来是回来临君大陆。

    墨莲摇摇头,双眼还是空洞无比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进墨莲,立刻就感觉到一阵死亡气息扑面而来,她立马后退一步,这才没有了刚才的不适,这么浓郁的死亡之气,即便是兽人,也不会有这么浓郁的死亡气息才是。

    “墨莲。”君慕倾迟疑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苍白的嘴唇抽动了一下,不过还是可以看出来,他在笑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“你知道上古神兽出世的时间吗?”在他身上,除了死亡之气,还有一种气息,这让她不会觉得墨莲奇怪。

    墨莲低头想了想,没有立刻回答。

    君慕倾见墨莲迟疑,赶紧说道,“你要是不愿意,我不会勉强你的。”反正要打听到神兽出世,还有很多种方法,不一定是要问墨莲。

    “两。”

    “两天后?”这么快?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拍门的声音突然响起,“君慕倾,你有没有事情,为什么会有这么浓郁的死亡之气出现?”弑云在门外着急地问道,他在房间里面都能感觉到死亡之气的蔓延,走到这门口,就更加的浓郁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扭头,就看到弑云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她转头刚想让墨莲离开,这才发现,墨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,空中的死亡之气也变得清淡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早点休息吧。”上古神兽两天之后就会出世,难怪所有人都急急忙忙的,这都是为了那上古的神兽。

    不过刚才那人是不是也太大手笔了,就为了一只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得到的神兽,居然用十万墨矿来换,果然是有钱人。

    弑云见君慕倾不打算开门,转身离开,他是好心,她居然一点都不领情,白担心她了,他感觉到死亡之气就立马过来了,没想到她愣是不给开门,没良心的女人!

    喧哗的街上,由于这次上古神兽出世,变得更加的热闹,这比五大家族比试的时候,还要热闹几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周围,弑云别扭地走在前面,就是不爱搭理她。

    这魔兽还挺要面子的,不就是刚才没有给他开门,至于就这副表情吗?

    弑云独自走在前面,看着人类世界的拥挤,他不禁叹息,还收魔兽世界好,至少不会像人类世界一样,连走个路都是人踩人,买点东西都要费劲老半天,也不知道君慕倾为什么想出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阵余力从周围散开,弑云原本烦躁的心情,立马就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们要不要去面前看看,前面好像有人……打起来了。”弑云半天才将“类”字给吞下去,他现在就是人类的样子,要是再说人类,那不就是招人怀疑。

    君慕倾白了一眼弑云,他还真是一下子就忘记了刚才还在生气,“你去看看就好了,我就不用了。”反正这种事情,她是没有什么兴趣,无非就是哪个势力和那个联盟的人打了起来,等会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弑云才不管那么多,抓住君慕倾的手臂,就往前面跑去,既然要看,那就他们两个一起看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君慕倾皱着眉头,看着面前的魔兽。

    “如火岚下,我没有见过如冰岚下!”愤怒的声音传来,让君慕倾忘记了呵斥。

    “说谎,如冰从一回来,就不见了踪影,平时就你和她的走的最近,你敢说没有见到过她!”如火嘶吼道,如冰不见了,她居然不见了,从回来之后就不见了,去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古江南头痛地看着如火,他只是认识如冰而已,什么就叫走的最近。

    “原来遇到熟人了。”君慕倾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臂,狠狠地瞪了一眼弑云,她会让他知道,他会为今天的举动,付出怎样的代价!

    弑云转身看着君慕倾,指了指路中央的女子,一点都不顾形象地拉扯着一个男子,“你认识这个人类?”太恶心了,就这么一个人类,要是他早就动手把她给杀了,哪里还跟她这么多废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尽管是刚来临君大陆不久,不过她还是认识这边的人的,当初那么多人围攻阴月城,说不记得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原本还在疯狂拉扯古江南的如火,眼角余光看到人群中的身影,她猛地转身,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如火惊讶的看着面前多人,她怎么回来这里的!

    不可能,君慕倾怎么会这么快就能来到临君大陆,能够这么快就晋升尊神?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君慕倾撇了撇嘴,她已经很低调了,尽量不出声,没想到她还是一眼就看到自己,该对她说声谢谢吗?

    谢谢她,都这么久了,还对自己印象这么深刻!

    “我们认识吗?”君慕倾脸不红气不喘地眨了眨眼睛,露出一抹纯真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现在除了眼睛是红色,衣服,头发,就连平常的习惯简单的束发,都稍稍改变了一下,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认出来才是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如火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君慕倾在这里,君慕倾来了,她来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叫倾城。”君慕倾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站在君慕倾身边的弑云,差点没喷出来,倾城,她明明就是君慕倾,居然说自己叫倾城,还有那模样,要不是自己知道,还真会被她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倾城?不是君慕倾?

    如火神情恍惚地看着面前的人,慢慢放开,不是君慕倾,不是君慕倾,是倾城……

    看到如火的目光涣散,君慕倾感觉到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古江南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,赶紧走过来,“姑娘,不好意思,周围是如火岚下,她受了点刺激,所以才变成这个样子的。”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好好的人,居然变成了这个模样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看着以前嚣张无比的如火,一下子疯了,也感觉到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她随即又将心理的疑惑甩出去,眼前的人,又不关她的事情,没有必要操心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见没事情了,也慢慢散开,很快就跑来几个人,把如火绑了回去,一边走,还一边说她是疯子。

    古江南兴奋地看着君慕倾,走到她面前说道:“刚才谢谢姑娘不计较,我有什么可以效劳的?”

    “效劳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有这么严重吗?况且她也没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古江南点点头,神情极其认真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噗哈哈,圣灵木有来啦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