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团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身后的五只魔兽,四只凝态人形,还有一只是紫狐,不过看上去等级也不低!

    它不过才刚刚晋升圣兽,不用这么吓它吧?

    “主人,这些浮光,害怕的是那些闪烁绿光的草。”水刃指了指远方,没有低头看地上愣在当场的魔兽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看了一眼白团子,迈开步伐,低头看着手里面的装着的浮光,见它们不停的在跳动,动作也越来越剧烈,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小白团见眼前的红衣女子,好像就没有看到自己一样,目光放在它一直守护的磷光草上,心里一怔,难道这个人类发现什么了吗?

    “喂喂喂,我说人类,好歹我也是堂堂一圣兽,你见到本圣兽不得惊讶一下吗?”白团子蹦跶了一下,展开自己的四只爪子,洁白无瑕地身体慢慢呈现。

    洁白的光芒闪过,一只全身没有一点杂质,全部都是白色的猫优雅地站在君慕倾面前,它努力仰着头,却看不到面前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收回目光,冷冷看了一眼地上站着的魔兽,殷红的唇瓣轻启,“不就是只猫么?”平淡无奇的声音响起在树林之间。

    白猫脚下一划,全身的白猫立刻炸开,“什么叫不就是只猫,本圣兽是波斯猫!粼光白猫!”暖暖用尽全身的力气呐喊,不过好像面前的人对于它的激动,好像一点都没有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“水刃,火萤把那些草发光的地方摘下来,观月乘风,这只猫要是敢阻止,你们看着办。”说完,君慕倾捞起地上早已经垂涎三尺地吱吱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吱吱在心里呐喊,眼前的是圣兽啊!圣兽!她能不能自己动手?

    “是!”四个声音不约而同地响起。

    这可把一直还得意洋洋的小白猫给吓坏了,这个人类,同时让四只圣兽帮她做事!

    啊啊啊啊!怎么会这样,它才刚刚晋升而已,怎么会是四只圣兽的对手!?

    还他们看着办!眼前的魔兽,看上去就很差粗鲁,虽然它仰着脖子很累,不想去看他们的样子,魔兽拟态成人,会有几只好看的,它才不要看不美好的东西,美男美女它绝对会看。

    “人类!这是我的东西,你怎么能抢走!”一道白光闪过,暖暖猫着步伐,挡在君慕倾面前,这东西好歹是她的好伐,这个人类怎么可以明目张胆的就抢?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步伐,看着地上站着的魔兽,淡漠地说道:“这上面有你名字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暖暖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种的?”冰冷的声音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她才刚刚晋升,再说,磷光草这东西,怎么可能是她种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你的名字,也不是你种的,这东西还是你的吗?”玫瑰般的唇瓣微微上扬,君慕倾冷冷注视着面前的魔兽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是!”暖暖想了一下,立马又反口,它居然差点就被这个人类给绕进去了,太卑鄙了,这个人类居然想这么轻易,就把它辛辛苦苦守了,那么久的磷光草给拿走。

    还不笨。

    君慕倾见魔兽又立马否认,赤红的眸子里面闪过一道光芒,随即又瞬间逝去。

    “动手。”君慕倾不想跟眼前的魔兽再多说废话,要知道,她在这里多待一天,临君大陆的时间,就会流逝的越快,她不能浪费一丁点时间。

    水刃观月乘风火萤,看都不看一眼反对的魔兽,大步往磷光草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等等!”暖暖见他们四个又往自己磷光草前进了几步,心疼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动手!”君慕倾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圣兽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这种行为,是强盗的做法!”抢它的东西,不是强盗是什么!还当着它这个主人的面抢东西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再理会魔兽,大步往前面走去,好像没有看到那小白猫的叫嚣一样。

    暖暖看到自己不管叫的多大声音,都一点用处都没有,不管自己说什么,眼前的人类也当做没有听到,顿时汗颜了,它堂堂圣兽,居然拿个人类一点办法都没有,而且这里还有四只圣兽在这里,它根本就不敢动手,可恶啊!

    水刃火萤已经开始采摘磷光草,暖暖站在一旁,看得心里一抽一抽地,太心疼了,这么多年,它都舍不得采摘,现在被这个人类全部摘完了!

    见君慕倾站在不远处,暖暖立马又走过去,这次它说话的声音,明显软了很多,“人类,咱们打个商量,不把磷光草拿完行不?”它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对眼前的人类来硬的?

    它很想的,但是它总有一种感觉,四只圣兽可怕,但是眼前的人类会更可怕,她一出手,自己绝对吃不了兜着走,看到她身边的圣兽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要是不厉害,怎么会有这么多魔兽跟在身边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理睬白猫,眼睛看了一眼不远处,水刃和火萤当然不会采完,这些是浮光不敢轻易出那片树林的关键,要是没有了这些草,浮光还不称霸魔域森林,她相信,魔域森林,绝对不止这一点点这些发光的草,这些草也是控制浮光的活动范围的关键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万物相生相克,这是永恒不变的道理。

    昂!

    暖暖实在是受不了了,这个人类周围散发出的气息,就已经够渗人的了,跟她说话,居然还半天不理会,太可恶了!

    就在暖暖又要开口的时候,吱吱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白猫,你叫个什么叫,主人压根就不想采光你的草,只是要一些过魔域森林而已!”她都看出来了,这只笨猫居然没有看出来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暖暖扭头一看,果然发现,虽然那些圣兽在采摘,也只是采摘了一点点,并没有全部拿完,其中三只圣兽,居然是雄的,长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怪只怪它刚才压根就没有看到眼前的圣兽,当它扭头一看,印入眼帘的四只魔兽,让它顿时睁大了双眼,嘴巴微微张开,心里那个叫悔恨!没事自己干嘛拟态这么小做什么,三大美男!一大美女!

    他们确定是魔兽吗?魔兽怎么能够拟态的这么好看,这是太震撼它的双眼啊,美男

    看到水刃三只魔兽,暖暖变大了身体,却没有拟态成人型。

    “人类,那个……”当它的眼睛看到君慕倾的容貌之时,彻底傻眼了,这个人类,更好看啊!美人~喵~

    “喂,笨猫,你又想怎么样?”吱吱坐在君慕倾肩上,看了一眼暖暖,突然发现这家伙立马换了一副神情,眼睛里面,还带着几分的暧昧。

    笨猫!

    暖暖缓缓回神,被兽叫成笨猫,它心里很不爽,看了一眼吱吱,“臭狐狸,你说什么!”居然叫它笨猫!

    “够了!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君慕倾看了一眼肩膀上的吱吱,吱吱立马闭上了嘴巴,没有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她扭头看着变大身体的圣兽,表情没有什么变化,好像对眼前的事情,早就已经见惯不惯了一样。

    暖暖嘿嘿一笑,“喵~那个,那些圣兽都会跟在你身边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这是当然的。

    “那人类,我跟在你身边好不好!”听到君慕倾的回答,暖暖立马激动了,反正磷光草都被这个人类拿了,还不如跟着这个人类身边,至少有美男相伴啊!还有美人!

    看着暖暖兴奋的模样,君慕倾囧囧地问道:“理由?”

    “你看哈,我从小在魔域森林长大,至少有什么事情,我还是知道的,而且哈,我还知道浮光之王在什么地方,只要抓到浮光之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浮光之王?”君慕倾平静的眸子,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浮光之王可是森林里面所有浮光的王者,只要抓到浮光之王,那所有浮光就听你的了!”暖暖狗腿地说道,为了能看美男,她什么都愿意!

    况且还是跟在这么好看的人类身边,她就更加愿意了,太愿意了,赴汤蹈火都愿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抬起手臂,看着袋子里面的浮光,浮光之王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要什么条件?”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。

    暖暖羞涩地下头,扭头看了看还在采摘磷光草的三位俊美少年,“我就想让你带我去人类世界,然后……看美人!”这是它一直的伟大理想!

    君慕倾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美人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你要看美人,那就找错人了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她又不是去临君大陆看美人的。

    暖暖顿时厌了下来,搭拢着一双白色的耳朵,“那要怎么样,才能让我跟着你?”就算不特地去人类世界,这个人类身边,就已经有很多美兽了,哪里用得着去人类世界看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找浮光之王!”冰冷的字眼一字一顿敲进暖暖心里。

    原本还搭拢着耳朵的暖暖,立马后退三步,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浮光之王,这个人类想去找浮光之王!

    这个人类是不想活了吧!

    就连魔兽都不敢去找浮光之王,而且就算去找,那也要到浮光深处,才能找到浮光之王,浮光之王比普通的浮光更加可怕,找死也别去找浮光之王啊!

    原本还在采摘磷光草的火萤,瞬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“好啊好啊!”她也想见见浮光之王是什么样子的,从来还不知道浮光也有浮光之王。

    “采完了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扭头看着火萤,她这么激动做什么,大家都是斯文人,别说到要去见谁,就像是要打架一样。

    火萤点点头,立马把自己采好的磷光草放到君慕倾的面前,她现在更想去见见浮光之王。

    浮光……

    吱吱嘴角溢出了口水,“主人,浮光之王好不好吃?”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,好像尝尝是什么味道的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暖暖,又立马后退几步,浮光之王好不好吃!那是好不好吃的问题吗?

    要是他们知道浮光之王的厉害,就不会一个个还这么兴奋了,喵~它能不能不去?尽管美男重要,可是浮光之王更加是不好惹的家伙,就这么送上门,那就是找死的节奏!

    水刃观月乘风漫步走来,看着吱吱兴奋的模样,他们额角流下了一丝冷汗,幸好吱吱喜欢吃,却不会乱吃,不然连他们的魔核,它都会惦记着。

    浮光已经那么厉害了,浮光之王想必会更加厉害,可是吱吱不但没有害怕,反而兴奋地问道,浮光之王好不好吃。

    那是能吃的吗?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不去?”暖暖缩了缩头,它不想去找浮光之王,可该死的,它偏偏又知道那么一点浮光之王的事情,美人的请求,它有不忍心不答应,好纠结,能不能有个完美的办法?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缓缓勾起,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,“你说要不要去?”

    暖暖看到那抹笑容,整颗心都醉了,整个身体都飘起来了,哪里还记得什么危险不危险,就连头都不由自主地点下去,直到自己答应了,它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几只魔兽看到暖暖沉醉的样子,都无语的摸了摸鼻子,忍住笑意,

    “我答应了?”它答应了!

    “你答应了。”火萤点点头,她刚才点头答应了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暖暖不确定地再次往旁边的水刃问道:“我答应了吗?”怎么可能,它怎么会答应下这么危险的事情,就算是美人的请求,也不能轻易答应啊,那可是送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答应了。”水刃轻柔地回答,嘴角带着一抹笑容,显得他更人性化。

    答应了,答应了!

    “喵~我能不能反悔!”暖暖叫了一声,扭头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你要反悔也可以,只是付出的代价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我家主人做不到。”吱吱得意地做到君慕倾肩上,她敢反悔,主人怎么会同意,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嘛。

    暖暖打了个冷颤,看了一眼君慕倾,眼前的人是美,可是也很可怕,浮光之王也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暖暖,大步往前面走去,现在采到浮光害怕的东西了,还知道了浮光有浮光之王,只要把浮光之王抓到,这魔域森林,还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几只魔兽大步跟上去,暖暖犹豫地走在最后面,看着周围的美人们,它心里的紧张,居然一扫而光,脚下的步伐也逐渐加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浮光森林,君慕倾刚刚踏进去,就感觉到周围有不明的气息在浮动,不用说,也知道那是浮光,只是现在是白天,他们能感觉到浮光,却看不到,浮光身上闪烁的光芒,早就已经被太阳光掩盖过去了。

    还没走动两步,他们就感觉身上的力量越来越重,好像有什么在托住他们的步伐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出来。”君慕倾扫视了一眼周围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水刃立马从纳戒里面拿出磷光草,放到君慕倾的手上,君慕倾才刚触摸到磷光草,就感觉身上沉重的力量,松懈了不少,她嘴角的笑容也越发的加深。

    看来她才对了,这些浮光,就是怕周围的磷光草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是怎么知道,它们还怕这些东西的?”暖暖疑惑地看着身边的人类,它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去拿磷光草。

    磷光草也就是浮光们害怕的东西,就连魔兽都不知道,这个人类居然发现了,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漠地看了一眼暖暖,缓缓开口:“那你告诉我,这些叫什么草,为什么浮光会害怕?”她虽然知道浮光害怕这些草药,毕竟还是不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处,为什么浮光会害怕它。

    “这叫磷光草,你们也看到了,刚才这磷光草会发出光芒,就算被摘下来之后,还是会有光芒,浮光们不只是害怕这草的光,还有香味,它们闻到磷光草的味道,就会躲开,至于为什么会害怕,我也不知道,因为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。”要不是它从出生就待在磷光草的旁边,也不会知道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浮光之王呢?”浮光也有王者,这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更加简单了,每一种生物,都会有它的王者存在,比如说人类,你们会出现统治你们的王者,浮光当然也有,魔兽也有,喵~”说完,暖暖还不忘得意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浮光还挺厉害的。”乘风看了看周围,手上已经拿好了一根磷光草,周围的浮光不敢轻易靠近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第一次踏进浮光区,看来这里也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,唯一的危险,就是浮光。

    其实也对,一进入浮光区的生物,就会被浮光吞噬了,哪里还会有什么危险存在,只要浮光不过来,他们就没有任何的危险,连魔兽的突袭,都不用再担心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抓到浮光之王,该怎么处理?”水刃挑了挑眉头,嘴角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说道:“杀!”

    冰冷的一个字说完之后,周围的浮光立刻跳动了起来,瞬间周围的浮光全部消散,看样子,应该是回去通风报信了。

    暖暖看着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越来越觉得,眼前的人并不好招惹,甚至是非常非常不好招惹,它有种感觉,刚才要是动手的话,眼前的人绝对会让它知道什么叫做白来这世上一遭。

    乘风笑呵呵地扫视了一眼周围,“说一声杀,就立马回去通风报信了,浮光就是浮光。”太好骗了,这样就回去通风报信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跟着它们走就好了。”君慕倾指了指周围的浮动,尽管现在是白天,浮光都看不见,不过还是能够但觉到浮光在空气中气息,还有浮动的频率,依靠这些,就能够知道它们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几只魔兽点点头,大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暖暖傻眼了,它越来越看不懂眼前的人类了,刚才说的话,居然是让浮光带着他们去见浮光之王的!

    太可怕了!一不小心就会中了这个人类的招!

    浮光在魔域森林引起晃动,周围的浮动越来越厉害,浮光本来就是团结的,一旦一个知道什么事情,就会一传十十传百,百传千,这样子飞速传开,却不知道,它们这样,正好带着君慕倾他们,去找浮光之王。

    浮光区震动连连,听到有人类要杀浮光之王,而且他们身上还带着磷光草,他们没有办法靠近,所有浮光都着急,恨不得立刻回去,告诉浮光之王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见浮光们根本顾不上他们,君慕倾干脆就将磷光草收了起来,反正他们现在也顾不上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穿过魔域森林?”吱吱忧桑地抬头,她都好久没有看到火镰了,那家伙平常是太听主人的话一点,不过有个时候还对她不错,至少她想吃魔核的时候,他会想办法给自己找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周围,这么宽的地方,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通过,抓到浮光之王,只是第一步,后面他们还要慢慢找到出路才行。

    吱吱搭拢了耳朵,嘟了嘟嘴巴看着前方,“主人,抓到浮光之王后我们该怎么做?”浮光之王,那是浮光里面最厉害的,真的很想知道主人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打!”火萤立马走到君慕倾身边,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观月看了一眼吱吱,额角流下一滴冷汗,好像她不是第一天做人类吧,怎么还是动不动就打?

    “好啊,到时候上万的浮光围着你,你去打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嘴角含着笑容,打,她说的简单,要是浮光是那么好对付的,就不会死那么多高手,还有那么多魔兽了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加起来,都不过那么多浮光吃的,更别说浮光的老巢,肯定更加多。

    火萤愣了愣,“我打不过啊!”那么多浮光,被吃的一定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。”水刃翻翻白眼,这些天也不知道她在学什么,一点都没有改变,太佩服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一个打不过,不代表大家加在一起都打不过啊!

    太暴力了!

    暖暖跟在火萤身后,满头黑线地看着眼前的圣兽,这也太暴力了,简直就是带坏它,它现在真的怀疑跟在这些美人兽后面,真的安全吗?

    乘风咧开嘴巴笑着说道:“其实我还听期待看到那个浮光之王的,毕竟从来都没有见过它,也不知道跟不跟浮光是一个样子。”太好奇了,这次终于能够见到了,会不会那浮光还是个大美人?

    乘风猥琐地想着,浮光之王,他倒是希望是个美人!

    “砰!”观月满头黑线的甩下一个拳头,砸在乘风地头上。

    “兄弟,醒醒!”

    “哇!死观月,你居然砸我头!”太过分了,他不过是幻象一下而已,说不定那浮光之王,真的是个美人也说不定啊,魔兽里面,拟态人形之后,也个个都是大美人。

    观月无辜地耸耸肩,“我这是叫醒你,不然你该撞上树了。”说着,他指了指面前的大树,再差两步,乘风就要撞到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参天的大树,乘风摸了摸鼻子,好吧,算他有理,“你不能拉开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拉开?”观月疑惑地看着乘风,直接打醒来,不是更加好吗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听着吵闹地声音,嘴边的弧慢慢扩大,曾经闪电和火镰也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不会嫌他们两个吵吗?”水刃满头黑线的看着身后的两位伙伴,他们还真是,一点都没变。

    “不会,已经习惯了。”刚开始她也不习惯,后面听多了,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君慕倾,水刃继续说道:“看来我和风刃离开的这几年,发生了很多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很多,只是你依旧是我的伙伴,从来都没有变过。”她没有把他们当成奴隶,从前没有,以后也不会有,他们永远都回事她君慕倾的伙伴。

    水刃点点头,温和的声音带着颤抖,“主人也是我的伙伴。”永恒不变的伙伴。

    火萤站在一旁,听着君慕倾和水刃的对话,不禁有些羡慕,却又在同时被自己吓住了,她居然会羡慕水刃,有个这么好的主人,而且在那么一瞬间,她也想永远跟在君慕倾的身边。

    知道了自己的这个想法,火萤都觉得自己疯了,一定是疯了,不然怎么自己会有这个想法的!

    看着前面震动的频率,君慕倾可不敢松懈,这些浮光虽然多,可要跟踪它们,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必须时时刻刻都要注意。

    水刃见君慕倾变得认真起来,也不再打扰她,而是静静地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浮光们快速往前面飞去,一点都没有察觉都身后一直有人在跟着,它们只想快点把这个消息告诉浮光之王。

    一棵大树下,璀璨的光芒在在周围蔓延,强大的气势压抑着周围的浮光,光芒里面,就是浮光的王者,浮光之王!

    “你们说,有人类闯入我们的森林?”闪亮的身影在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浮光都抖动了一下身体,好像在回答这个问题,又好像在告诉浮光之王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要杀我?我到要看看,他们能不能找到这里!”浮光之王嚣张地说道,要进入这里,找到它,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人类就是狂妄,什么都敢说,想杀它,岂是这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周围的温度立刻下降。

    “要找到你,并不是一件难事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着面前的光芒,这就是浮光之王,的确是比平常的浮光,要大不少,就算是在白天,太阳的光芒,依旧不能将它掩盖。

    看到火红的身影缓缓走来,光芒里面透露除了惊讶,“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!?”这些人类胆子也太大了一点,居然敢到这里来!

    “你的手下带我们来的。”乘风享受着眼前的声音,这浮光之王,果然是美人啊……

    观月满头黑线的看着乘风,这个乌鸦嘴,居然被他说对了,浮光之王,还真是,雌的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光芒中透着怒意,眼前的人类,还是第一个能找到它的,千千万万年来,尽管有人类穿过了魔域森林,可是却没有人能找到自己,眼前的,是第一个!

    “我只想顺利的通过魔域森林,任何浮光都不得阻挠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在进入这里的时候,她就不在隐藏自己身上的气势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势在周围充斥,光芒周围明显颤抖了几分,周围的浮光感觉到强大的气势,居然纷纷散开,让出一条道路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迈出步伐,目光坚定地看着眼前的浮光,冷酷的气息在周围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浮光之王感觉到周围强大气势扩散,周围的光芒在慢慢减弱的,一个透明的小人娃娃映入他们眼中,周围流动着柔和的光芒,只是那脸上微怒的表情,就能看出来,它此时是生气的。

    暖暖躲在一旁,看着浮光之王,它嘴巴不知道合上了,好美!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还没有人类敢威胁它,只要它一声令下,千万的浮光,就会将眼前的人类吞噬。

    周围的浮光开始躁动,这个人类,敢威胁它们的王,该死,只要王开口,眼前的人类,必定是死,它们是不会放过眼前的人类的,不管多强大的人类,最后都会成为的他们的腹中之食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里面,闪烁出光芒,殷红的唇瓣轻启,“现在说不可能还太早了。”就算不可能的事情,今天也会变成可能,这么多的浮光,要是没有浮光之王的命令,一旦磷光草用完了,招来的就是无数的浮光。

    “本王说过不可能就是不可能!人类,赶紧离开,否则,浮光吞噬,你们几个还不够塞牙缝!”这个人类,未免也太过自信,这里好像是它的地盘,她说过不可能,就是不可能,没有什么好改变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莞尔一笑,周围的一切,顿时黯淡了下来,“你想要杀我们,也说的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浮光之王脸色一僵,没错,它现在是奈何不了眼前的人类,磷光草,那是浮光最畏惧东西,磷光草周围的十丈,它们都是不敢靠近的,这个人类居然发现了这么大的秘密,那就更加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!

    现在这个人类,赶又赶不走,还让它让浮光不再阻拦他们前进的步伐,这怎么可能,这么多浮光,要是不吃送进来的东西,它们要如何存活!

    “我不急,浮光之王想好就行了。”君慕倾淡然地站在原地,不急不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火萤嘴角抽搐地站在君慕倾身后,敢这么跟浮光之王说话的,君慕倾只怕还是第一个,能站在这里跟浮光之王说话的,君慕倾还是第一个,太牛逼了。

    不过血魇王的主人,能不牛逼吗?

    暖暖嘴巴直接成了型,这个人类会不会太大胆了一点,在浮光之王面前,还是这种语气,现在这些浮光都极其的生气,要是它们冲上来,他们不就完了!

    “人类,你就不怕我灭了你!”浮光之王一句话说出来之后,周围的浮光都有些躁动,太可恶了!

    灭?

    “噢?吾倒是想看看,谁敢动吾之契约者!”灼热的气息在周围扩散,血红的光芒在树林间闪动这光芒,周围的浮光一碰到这光芒,就立马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感觉大强大的力量,其它浮光立马四处飞散,不敢轻易靠近那血红光芒闪烁的地方。

    浮光在四处飞窜,它们恨不得立刻消失在周围,不用面对这强大的气势,还有那灼热的温度,只要稍稍一用力,就能将他们全部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畏惧中的浮光,早依旧已经趴在了地上,不敢轻易动弹半分!

    浮光之王惊讶的看着那血红的光芒,身体立马颤抖了起来,它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身体,强行忍住膜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它会又种想要膜拜的冲动,是谁!这个人类的契约兽究竟是谁!怎么会有这么强悍的力量,能影响到它的,能有几只魔兽!

    观月乘风火萤老在就趴在了地上,他们都已经见识过一次血魇大尊王的厉害了,能不跪在地上吗?

    水刃尽管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是好歹在观月乘风嘴里知道一些事情,血魇大尊王,走兽都得膜拜,更何况是他,吱吱坐在君慕倾肩膀上,身体开始颤抖,眼睛里面也露出了一抹慌乱,她惊讶的看着眼前要出现的血魇,心里暗暗惊讶。

    血魇大尊王的实力,就连她见到了都会忍不出颤抖。

    暖暖早就吓到石化了,这力量,太可怕了,眼前的人类,居然是召唤师,还拥有实力雄厚的魔兽。

    太恐怖了!

    “你,你是血龙一族!”这么可怕的血焰,只有血龙一族才能够拥有。

    红光闪过,妖娆万分的少年出现在众兽地面前,血魇嘴角勾着完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区区血龙在吾面前,那算什么!”血龙一族,血龙见到他,也得叫一声祖宗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血魇的出现,还有说话的语气,嘴角不停地抽动,她怎么就忘记,还有这个血魇大尊王在,她一点都不用担心浮光的问题,只是她还是觉得有些事情,不能太过依赖血魇。

    浮光之王被这一声,吓地身体变得更加的颤抖起来,血龙一族在眼前的魔兽面前都不算什么,那它是谁,强大的魔兽,怎么会跟人类契约?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少年全身火红一片,还有周围强大的气势,肆意的意念之威,浮光之王身体颤抖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参见血魇王!”浮光之王立马跪了下去,额头上不停的流淌着冷汗。

    血魇王!

    暖暖猛地睁大眼睛,眼前的魔兽是血魇王?真的假的,这个人类的契约魔兽是血魇大尊王,大尊王为契约兽!

    它艰难地吞下一口唾沫,越来越觉得自己刚才不出手,只英明的举动,血魇王都是这个人类的契约兽,别说圣兽听她的命令,就算是进入了神门的魔兽,那见到她,都得恭恭敬敬地啊!

    血魇轻哼一声,看着面前跪倒地魔兽,“吾之主,让你做什么,就必须做,否则,浮光一族也不用留在这个世界上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浮光之王颤抖地应道,要是它知道,眼前的人类,是血魇王的契约者,一定不会对她不敬,也不至于让血魇王亲自跟它出来说。

    血魇这么一出现,成千上万的浮光,都被烧的连灰都不留下,浮光一族的损失,何止是一点点。

    昨天被君慕倾一把火烧了那么多,现在又被血魇烧了那么多,简直就是悲剧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血魇霸道的模样,扶额轻叹,她费尽心思的事情,结果被血魇一句话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“魔域森林,吾何止来过一次,你们霸占着大片的森林,别以为本兽不知道,最事情最好还是收敛一点,否则……”血魇冷冷说道,本来他是不想出来的,只是看到这些浮光做事情越来越过分,越来越嚣张,这才顺便出来让它们别太过分。

    浮光之王早就被吓到脑袋一片空白,的确这些年,没有谁在约束它们,浮光的越来越多,要的地盘也越来越多,它们哪里知道,血魇王来过这里,而且不只是一次。

    听到血魇的话,君慕倾就知道,血魇出来,不过是顺道的事情,浮光占居森林的面积太大,以至于很多魔兽,都远离内部,现在魔域森林很多地方除了浮光,就没有其它魔兽存在。

    一旦人类知道浮光害怕磷光草,那就会利用磷光草来对付浮光,到时候魔域森林的防御,就会轻易的被瓦解。

    魔域森林,那就相当于是魔兽的世界,魔兽怎么会允许自己的世界,被别人侵犯。

    “该说的话,我已经说了,你们好自为之。”这次只是提醒,浮光太过分,下次,那就是灭族的毁灭。

    浮光之王当然知道那几个字是什么意思,在血魇出现的时候,它就已经知道血魇往出现的原因,谁想到,还真是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们该走了吧?”君慕倾不冷不热地说道,冰冷的气息也在周围扩散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顶着锅盖飘过…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