矫捷的身影从树林中匆匆闪过,赤红的眸子犀利地扫向周围,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真的要半年之内走出去吗?”水刃跟在君慕倾身后,他们现在已经走进了魔域森林,主人说半年时间穿过森林。

    可森林里面危险重重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遇到奇怪事件,他们还不知道临君大陆,到底在什么方位,半年时间,会不会短了一点?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脚下的步伐慢慢停下来,赤红的眸子扫视了一眼周围,她淡漠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最多半年。”只有在逆境下,他们才会有所成长,风刃水刃都回来了,吞刹还没有回来,她不知道吞刹出了什么事情,却坚信他一定会想风刃水刃一样,强势而归。

    观月和乘风从面前匆匆走来,他们也觉得留在君慕倾的身边,也许会不错,况且还有水刃在,他们一向是最好的伙伴,怎么会扔下对方,独自一个人离开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们两只魔兽,也顺理成章的跟在君慕倾身后,跟她一起去临君大陆。

    “喂!你们两个,干嘛老是扔下我!”火萤匆匆跟上了,气呼呼地看着观月和乘风,他们是三个是一起去的,结果他们两个老是扔下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乌鸦,是你的速度,比不上我们两个,不关我们的事情。”乘风转头得意洋洋地说道,等级都没他们的高,想追上他和观月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火萤气呼呼地加快速度,紧赶慢赶才勉强跟在他们两个身后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三个回来,君慕倾立马问道,“你们发现什么没有?”要穿过魔域森林,必须事事小心,听君家老家伙说,当年是族人在魔域森林找到了什么传送阵,因为时间太久,当初先祖也没有想过,有人会知道临君大陆,就没有记下来,那地方究竟在哪里。

    搞什么!

    难道就准他们知道临君大陆,毕竟那么一块大陆,不可能不会被后人知道,那些先祖会不会想的太简单了?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浮光区了,我们今晚要在这附近过夜,在浮光区过夜太危险了。”观月恭敬地回答,完全有一个做属下的样子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到观月这么恭敬地对待自己,眼底闪过一丝无奈,却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今晚就在这附近休息好了,反正我们也走了一天,早就里阴月城很远了。”浮光区,浮光侵蚀人的身体与无形,就连高级魔兽,都不敢轻易招惹浮光,浮光一旦一只受到攻击,就会有成千上万的出现帮忙,是比较团结的生物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还真是什么都有,浮光都能杀人,那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跟你说,我们族长曾经说过,让我们千万别去招惹浮光。”火萤警惕地看了看周围,太危险了,浮光什么的,他们虽然没有遇到过,但是族长跟他们说起的时候,他们都感觉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她又不是没事找事,自然是不会去招惹那浮光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今晚就轮流守夜,主人,你先去休息吧。”水刃轻声说道,声音极其地温柔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去休息吧,既然是轮流守夜,当然我也要算在其中。”君慕倾说完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水刃张了张嘴,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终究什么都没有说,主人决定的事情,他是不能改变的,况且以主人的实力,魔域森林的魔兽,还不敢伤害她。

    乘风刚想说什么,见水刃摇头,也就闭上嘴巴,让他惊讶的是,君慕倾,居然肯跟我们一样,一点架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火萤看了一眼乘风,轻哼一声,有什么好奇怪的,君慕倾就是这个样子,她都已经见惯了,虽然开始的时候,她也觉得惊奇,后面也知道君慕倾跟别的人类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几只魔兽赶紧收拾好地方,各做个的事情,而君慕倾坐在树梢上,眼睛看着森林的深处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看着森林的深处,君慕倾坐在树梢靠在树干上,看着远处,临君大陆,那又是一个怎样的世界?

    发现自己想到这些无聊的问题之后,君慕倾摇了摇头,自己一向不都是走一些不知道前面是什么的路么,既然这样,还有什么必要疑惑,不管那是个什么世界,她都会走一条属于她自己的路出来!

    及笄?

    君慕倾突然想到自己快及笄了,脑中闪过君震给自己的东西,她赶紧从空间里面,拿出那个小盒子。

    及笄贺礼?

    在记忆里面,好像及笄是到了适合成亲的年纪,靠!这个老家伙,十五是及笄了,但是十八不是还有成人礼吗?

    在苍穹大陆,十五岁及笄,那只是提醒女儿家,到了适合成亲的年纪,中间的三年,家人就会给少女挑选夫家,等到十八岁成人礼就嫁过去,可是……她貌似十五岁都没到吧!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地打开盒子,映入眼帘的,就是一张小纸条。

    这老家伙搞什么?

    “倾儿,当你打开盒子的时候,不是已经到了临君,就是在去的路上,爷爷也没有什么送给你的,这个盒子里的东西,是先祖留下来的,听先祖们说,盒子里面的小铁块,是进入临君大陆的关键,还有就是时间的问题,苍穹大陆一年,相当于临君大陆十年,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们那边的尊神比苍穹大陆要多,这都是因为时间的缘故……”

    当把洋洋散散一大堆东西看完之后,君慕倾眼角不停抽搐,这个老家伙,居然一早不告诉她!

    她就说短短四年的时间,二哥的性子,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改变,感情在对于临君大陆来说,那里已经过了四十年!

    四十年,说长不长,但是说短也不短啊,要是二哥娶妻生子,孩子现在都比她大了!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君慕倾已经彻底的风中凌乱了,她囧囧地看着手上的纸条,这个世界会不会太神奇了!

    “玄金,你没说,临君大陆,时间流逝的比临君大陆要快。”有没有搞错,一年,相当于那边的十年,难怪人家尊神那么多,现在想来,一点都不奇怪!

    “你没问,我哪里记得。”玄金轻咳一声,它是忘记说了,待在锁龙塔那么多年,哪里还记得外面的事情,能记住一部分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哪里知道时间这个问题!

    “地面的高度不一样,时间流逝当然也不一样,所以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,时间流逝的快,有利也有弊,苍穹大陆等级虽然不是很高,可他们基础打的比较好,力量也会结实一点,临君大陆等级是达到了,但是在实力上面,就没那么结实了。”这也是为什么,时间流逝的快,是有好处,但是有好处的同时,也有一定的缺陷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虽然说是一件比较狗血的事情,可毕竟那就是现实不是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传送阵的事情吗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说森林里面有传送阵,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她要如何查起?

    “那个是上古留下的传送阵,上古才不会跟你们一样,两块大陆没有联系,那个时候通往临君地传送阵还挺多的,上古之后,这些就慢慢的消失不见,你们祖先都这边,都是多久前的事情了,所以,还是不能抱希望的。”玄金鄙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,要是把希望全部放到传送阵上面,最后要是那个传送阵已经毁坏,或者是根本不能用,最后失望而归也不行。

    玄金慵懒的看了一眼君慕倾,“你也别太惊奇了,这个世界上,本来就是无奇不有,短短四十年,对于临君的人来说,那不算什么,只要他们等级上去了,生命也会随之延长,就算一个人活了上百年,上千年,那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它都不知道自己活了多长时间,一直都没有算。

    短短四十年!

    对苍穹大陆来说四十年,已经算是人生的一大半,有些人未必能活四十年……

    不过也是,达到等级,生命就会延长,进入神门之后,就会停止衰老,就算火上百年,上千年,那也是那个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君慕倾,还是稍稍汗颜了一下,上千年都是一个样子,人妖啊!

    “既然你也知道你想知道了,我也该闭关一段时间,我好歹也是堂堂五爪金龙,血魇出关之后,肯定那力量又会上一层楼,我了不能被它超过了。”说着说着,玄金的声音消失在空间里面。

    君慕倾将意识从空间里面拉出来,看着周围一片寂静,不禁叹息,这个世界,果然比自己想想的还要复杂的多。

    把一切收拾好之后,水刃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水刃,是尹大哥让你带话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水刃点点头,从怀里拿出一块令牌,上面有着古老的图腾,看上去像人,又想兽,好像还有森林,中间有个很大的王字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接过令牌,“这是什么?”王?

    “主人看另外一面就知道了。”水刃指了指令牌的另外一面,没想到主人给了一块佣兵工会的令牌给尹弑杀,却得到了一块更加厉害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狐疑的翻转令牌,熟悉的字眼映入眼帘,她眼睛里面露出一抹惊讶,“佣兵之王的令牌!”居然是佣兵之王的令牌,怎么会在水刃的手上?

    “这是尹弑杀给主人的,他知道你要去临君大陆,就把这个给你了,他说,你会用上的。”佣兵之王的令牌,那就是能号令所有佣兵,只要注册了佣兵,那就必须听这块令牌主人的命令。

    大手笔啊!

    君慕倾在心里震撼,佣兵之王的令牌,有了这个,她也算有了保障,只是,尹大哥怎么会有这令牌的?

    “他有没有说是这块令牌哪里来的?”尹大哥一定是知道,在阴月城的时候,她要是看到这令牌,一定会让水刃送回去,这才让他到了魔域森林再给自己,这样,就算自己想换回去,也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水刃面色温和地摇摇头,如鸿毛般的声音缓缓传来,“他只是说,让主人好好利用这块令牌,并且说,他一定会超过你的。”说到最后一句,水刃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个尹弑杀大大咧咧的,跟他说话,都是笑呵呵的,可是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却那么严肃,害他以为有什么大事,结果,最后冒了一句这样的话出来,他顿时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了吗?”君慕倾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尹依月一直想见主人。”水刃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,不用了。”君慕倾赶紧摇头。

    “她说,要不是你,说不定,她还不会嫁给赵同,所以要谢谢你。”水刃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额上滑下三条黑线,水刃说话,什么时候,也喜欢留一节说一节了,他早说依月已经嫁人不就好了,还说一直想见她,想到那丫头一直都只那么“热情”,她就很汗颜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水刃摇摇头,他只去了青火佣兵团,其它地方,他没有去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去休息。”太阳已经逐渐的落下了,夜幕也快降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水刃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树梢上,血月佣兵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她应该让水刃也去血月佣兵团看看,看看他们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夜幕慢慢落下,四头魔兽只是靠在一旁休息,君慕倾依旧坐在树梢上,看着森林的深处。

    森林里面时不时的会发出淡淡的光芒,还有一些甚至往他们这边飞来,不过还没有太过靠近,就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浮光?

    跟萤火虫一样的东西?

    见浮光没有往他们这边来,君慕倾干脆闭上眼睛,没有去理会它们。

    微风轻轻在草丛里面轻拂而过,只是森林的夜晚,注定了就是不平静,就算没有浮光的攻击,可这里,毕竟是魔域森林,周围的魔兽数不胜数,圣兽什么也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属于内部地带,圣兽当然也有,魔域森林,本来就凶险无比。

    黑夜中,一双双的眼睛闪烁着出了贪婪的光芒,看着树梢上的人,它们都无比渴望将她吞下去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感觉到周围的犀利的目光,瞬间睁开,君慕倾扫视了一眼周围贪婪的眸子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身体依旧维持刚才的样子,没有挪动。

    魔兽逐渐靠近,没有注意到他们身后的四双眼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,都纷纷看向它们这边。

    四只圣兽,在进入魔域森林的时候,君慕倾就说,收敛起高级魔兽的威压,这样穿过森林才有意思。

    当时火萤就觉得君慕倾疯了,别人恨不得多几只魔兽来释放威压,她自己有,居然还要他们隐藏气息,不过君慕倾一向跟别人不一样,她也就淡定了。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靠近君慕倾,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到临头了,就在众人把目光都放在魔兽身上的时候,紫色的身影瞬间从空间里面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伸手去抓,只是也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吱吱站在空中,妩媚地迈出步伐,看着地上不过才灵兽级别的魔兽,嘟了嘟嘴巴。

    “主人,才灵兽级别而已,我要吃神兽魔核!”它已经好久都没有吃过魔核了,好想吃好想吃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吱吱,就知道吱吱看到魔兽之后,就会不淡定了,现在居然又吵着吃魔核,还是神兽的!那再过一段时间,她不是要吃圣兽的了,哪里有这么多圣兽给她吃啊!

    看到那道紫色的身影一闪而过,所有魔兽都愣住了,原本他们以为这些人类,独自前来的,没想到还带魔兽。

    只是这只魔兽好像有点不知死活,说要是神兽魔核,那不就是看不起它们!

    “吼!”魔兽见眼前的人已经醒来了,也不再隐藏,怒吼一声!

    “吼!”见一直魔兽吼出声,其它的也发出了吼声,眼睛里面的贪婪,变得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移动身体,似笑非笑地看着地上站着的魔兽,“吱吱,这些魔兽,你要是全部杀了,魔核就归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吱吱惊喜地看着君慕倾,嘴角差点溢出口水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君慕倾点点头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回答,成功的让吱吱嘴角溢出了口水,看着下面一,二,三……好多只魔兽,眼睛里面闪烁出饥渴的光芒,好多魔核!

    原本想动手的四只魔兽,看到吱吱饥渴的表情,他们纷纷吞了吞口水,后背升起了冰凉的寒意。

    地上围过来的魔兽,看到吱吱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,不禁后退了一步,头皮开始发麻,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,他们没有感觉是自己吃眼前的人和魔兽,反而有种被眼前魔兽盯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且!眼前的魔兽会说话啊!

    会说话的魔兽,那是什么?那不就是神兽!

    看到魔兽眼睛里的恐慌,君慕倾低头看着下面的魔兽,他们现在才害怕,会不会太晚了一点?

    吱吱慢慢从空中走下去,本来她想吃神兽魔核的,可是主人说,杀了这些魔兽,魔核就归她了,她也可以勉强的收下,至少比没的吃要好。

    空中的吱吱每逼近一步,魔兽就要后退一步,特别是看到那双眼睛,它们有种逃走的冲动。

    四头魔兽坐在原地,看着吱吱的身影,他们都在心里疑惑,这只紫色的狐狸,有那么厉害吗?居然能够放心她自己去对付十几只的魔兽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双手环胸,镇定地坐在树梢上,他们也就压住了心里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一道紫色的闪电从吱吱的身上飞出来,直接往面前的两只魔兽身上打去。

    魔兽看到闪电,瞬间傻眼,直到闪电没入了自己的身体,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其它魔兽睁大双眼,看着吱吱,这只魔兽,居然能够释放出闪电,会不会太恐怖了一点?

    火刃观月乘风火萤都吓了一大跳,那只紫色的狐狸,居然能够释放出闪电,这是魔兽能够做到的事情吗?那只魔兽到底是什么?他们都小看了跟在君慕倾身边的魔兽。

    血魇王都能被君慕倾契约到,那其它的魔兽,就更加别说了。

    看到那一道闪电,魔兽脖子僵硬地低头看着地上中了闪电之后的两只,那两只已经没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吼!”魔兽吼了一声,瞬间往四处散开,有些更加分布清楚方向,直接往浮光区跑去了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还有能释放闪电的魔兽!”

    听着魔兽的呐喊,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能听懂魔兽说话,也是比较有趣的。

    吱吱看到四处飞奔的魔兽,可她的第二道闪电,迟迟都没有出来,她嘟着嘴巴,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些魔兽都跑了!”她的闪电还是不够强大,下次,下次,她一定要在一招里面,把所有的魔兽,全部劈到在地,这样他们就不会逃走了!

    “你也杀了两只不是。”同时也赶走了魔兽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两个魔核,哪里够我吃啊!”它要吃丹药,魔核,很多很多肉!这样才够!

    不够吃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一直都知道吱吱爱吃,可是,她居然这么爱吃,除了晋升那会不吃东西,一旦醒来,她就会大开吃戒,她准备的东西,是要度过魔域森林的,要是任由吱吱吃下去,那会不会不到三天,吃的东西就没了?

    “这次你杀两只,下次你杀四只,八只,魔核不就多了吗?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要是她永远不会自己找吃的,等哪天她走丢了,说不定还会饿死。

    吱吱点点头,失落的眼神立马闪烁出了光芒,主人说的没错,慢慢的她的魔核就多了!

    “而且,我们会在魔域森林里面待上很久,这段日子,你可以尽情的找魔核。”当然,只要她能杀到的,都归她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吱吱立刻点点头,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!

    这样就可以了?

    魔兽就都走了?

    一招?

    四头魔兽彻底傻眼了,一招,就一招!魔兽就都跑了,太牛逼叉叉了吧!

    “吼!”浮光区传来凄凉地吼声,很明显就是刚才那几只没有分清楚方向,跑进魔域森林里面魔兽发出来的,现在应该是被浮光所吞噬了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凄凉地声音一次比一次虚弱,也更加的惨淡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从树梢上面走下来,看着远处一闪一闪的光芒,只要走进去,就会被浮光所伤,不论白天还是晚上,浮光都会出现,白天还更加危险,因为看不见浮光身上散发出的光芒。

    那这要怎么穿过魔域森林?

    吱吱才现在才不去管什么魔兽的吼声,她自顾自地走到地上两只魔兽的面前,挖出它们的魔核,一颗是黑色的,一颗是蓝色的,而且还都是灵兽级别的魔兽。

    看到手上的魔核,吱吱笑眯了眼睛,这可是她第一次斩杀魔兽,自己得到的,不管等级多高,都是她的第一次嘛!

    “主人,你去休息吧,我们来守夜就好了。”水刃不知道何时走到君慕倾的身后,看着浮光闪烁的地方,眼睛里面露出一抹担忧,不管是人和魔兽,等级再高,能躲过再多的魔兽,也躲不过眼前的这浮光。

    有多少高等级的魔兽和高手,都是死在这些浮光之下。

    魔域森林最可怕的不是魔兽,而是森林里面的浮光,一旦被浮光缠上,那必定是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片区域,浮光没有过来?”君慕倾看着远处,喃喃开口,就是那一个区域而已,浮光每当靠近,就会后退,不敢再前进半分,也就是说,这一片树林,一定有浮光害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水刃摇摇头,他从来只是在魔域森林的外围地区,不敢轻易靠近有浮光的地方,对于主人的这些疑问,他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水刃,你们先睡,我先有事去一趟,帮我看住吱吱!”说完,君慕倾闪身往前面走去,也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,速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火萤凑到水刃面前,看着君慕倾我那个浮光的地方走去,疑惑地问道:“水刃,君慕倾去做什么?”那里都是浮光区了,她还往李曼跑,难道不知道那里很危险吗?

    “等主人回来就是。”水刃轻柔地说了一声,目光紧紧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闪身到浮光区,周围的浮光感觉到生物的气息,就立马飞奔而来,犹如饥肠辘辘,饿了好久的魔兽,很不立马将眼前的人类给吞下去。

    看着浮光的靠近,君慕倾平静地站在原地,赤红的眸子露出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火萤紧张的看着君慕倾,还有那飞来的浮光,浮光都飞过来了,君慕倾为什么还不躲开,等会浮光要是缠到她身上了怎么办?

    紧张的魔兽,可不止火萤一个,就连观月和乘风都被君慕倾吓了一跳,她就这样走进了浮光区,静静站在那里,等待浮光的攻击,君慕倾这到底想要做什么,难道不知道这样做会很危险的吗?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原地,看着浮光都往自己这边飞来,她快速拿出一个布袋,迅速把袋子打开,以巧妙的手法,把飞来的浮光都装进布袋里面。

    看着袋子里面闪烁出来的光芒,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幸喜,可就在同一时间,袋子里面的浮光开始剧烈的晃动,好像已经知道自己被抓住,想要快点逃脱一样。

    “既然被我抓到了,想逃,就没有那么简单!”君慕倾冷冷说了一句,紧抓住袋口。

    强大的光芒在前面闪烁,君慕倾扭头一看,脸色大变,撒腿就往后面跑去。

    无数的浮光追逐在君慕倾的身后,那速度极其之快,看着后面追来的浮光,君慕倾立刻用风元素包裹住自己的身体,瞬间走出了老远。

    凶狠而来的浮光,并不打算这么就放过君慕倾,速度也变得更快,四面八方飞来的浮光,像是听到了同伴的号召,全部都飞速涌来,恨不得,瞬间就吞噬了眼前的人类。

    靠!难怪高手和魔兽被浮光缠上,就会逃脱不了,这么多浮光一起攻击,能逃过就怪了!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紧锁着前方,君慕倾快速往前面奔跑,有不少的浮光已经谁上来,甚至是沾到了她衣服上面,只是此时她也不顾上这些,只想快点离开浮光区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灰暗,君慕倾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金乌火!”她猛地转身,汹涌地火焰飞速涌出来。

    汹涌奔腾的浮光哪里想到,君慕倾到了的浮光区的边缘还转身让它们一把火,更没想到这个人类会这么大胆,被这么多浮光追堵,她还敢转身反抗的。

    金红色的火焰汹涌的喷出来,飞来的浮光,看到那火焰,想刹住脚步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浮光,就这样没入金乌火当中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然地看了一眼被烧毁的浮光,转身往外面走去,被她抓到袋子里面的浮光,早就吓傻了,哪里还敢反抗。

    被吓傻,何止是浮光,就连四头魔兽,都直接石化当场。

    太彪悍了,都快走出浮光区了,她还转身放一把火,就刚才那一把火焰,少说也有上万,甚至是十几万的浮光,就那么被她一把火焰,全给烧没了,她是不是最平静走出浮光区的人?

    君慕倾大步走出浮光区,身后的浮光,还是想要追出来,只是刚没走出来两步,又退了回去,只能围在浮光区的外围,怒瞪着君慕倾,却又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才走了两步,君慕倾就感觉到自己手上的浮光在颤抖,她多往里面走动一步,浮光就会更加颤抖几分。

    几只魔兽瞬间走到君慕倾面前,着急的看着从浮光区走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没事吧?”水刃着急地问道,温和的脸上,露出了一抹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有了一点发现而已。”君慕倾抬起手,摇晃了以上手上的袋子,这样就最好不顾过了,只要找到浮光害怕的东西,他们就能够穿过森林了。

    吱吱大步走过来,凑到君慕倾面前,“主人,能不能把那两只魔兽一起带走?”主人的烤肉那么好吃,当然少不了魔兽肉了,她才不会粗过一个这么好的机会,让主人烤肉。

    “可以,这个纳戒给你,你想装什么都行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从袖子里面拿出几枚纳戒。

    “谢谢主人!”吱吱立马接过纳戒,滴血认主之后,就立马跑到魔兽面前,将它们装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吱吱那么开心的样子,君慕倾摇摇头,她还真是容易满足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几个的,有什么东西要放,放进去就好了,虽然说你们不喜欢人类,不够有个时候,人类的一些东西,还是很实用的。”魔兽是不屑人类的东西,不过有个时候,也是可以的试试的。

    水刃接过纳戒,就直接滴血认主了,这些东西,以前他也见到过,人类称之为纳戒,用来放东西,在人类的世界,都比较稀少,主人能给他们,那也是方便他们,没有不要的道理。

    见水刃都拿了,火萤更加是不甘心落后,也立马拿过一个,滴血认主之后,就待在了手上。

    观月和乘风一兽拿了一个,不紧不慢滴血认主,才缓缓将戒指带上去,只是表情还有些不情愿。

    很久之后,观月和乘风才知道,君慕倾给他们的东西,那可真是千金难求,想当初他们还是那么的不情愿,要不是当时没有办法,看到他们的表情,君慕倾就已经把纳戒收回去了,想到这里,他们不禁庆幸,当初君慕倾并没有这么做,不过这又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释放出兽威,大家都去休息吧。”君慕倾淡淡地说了一句,往他们早就已经收拾好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几只兽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又能释放兽威了,可君慕倾没有解释,他们自然也不能多问,反正明天一定就能知道了,说不定,这件事情,还跟浮光有关。

    强大的魔兽威压,以君慕倾和四只魔兽为中心,从周围散开,魔域森林的魔兽,对于突然而来的威压,纷纷惊奇,就连原本沉睡了的魔兽,都被威压震醒来。

    面对那强大的威压,魔兽纷纷跳起来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尼玛!这可是圣兽的威压,此时不跑,难道等到圣兽攻击再跑吗?

    尽管自己的窝重要,可是小命也是非常重要的,还是先跑了再说!

    感觉到兽威的魔兽,从四周散去,瞬间,君慕倾脚下就响起了震动,强烈的轰动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面对这些,君慕倾没有多大的反应,看了一眼手上的装好的浮光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见天色已经不早了,她将袋口绑好,直接扔进空间里面,狂躁不安的浮光,刚进入空间里面,就停止了跳跃,安安静静地待在袋子里面,不敢再轻易动弹。

    魔兽的威压从周围散开,低级魔兽纷纷逃窜,方圆百里的魔兽,都已经一路狂奔而去,不敢多加停留。

    这一夜就这么平静的过了,只怕君慕倾也是第一个,能这么平静在魔域森林里面,度过的人类了。

    天刚一亮,君慕倾瞬间睁开双眼,赤红的眸子闪烁出坚定的光芒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醒来了,几只魔兽也纷纷站起来,这才发现她手上又出现了那个装着浮光的袋子。

    安静待在空间里面的浮光,出来之后,又变得狂躁不安,甚至是袋子都有几分颤抖,很明显,它们在害怕,而且是非常的害怕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是怎么回事?”吱吱好奇地凑到君慕倾面前,看着她手上的袋子。

    “等会我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君慕倾轻轻一笑,看着手上跳动的袋子,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。

    是右边?

    看着袋子的跳动,君慕倾立马往右边走去,五只魔兽跟在她身后,将威压收敛了不少,只有靠近他们的魔兽,才会感觉到强大的威压,在他们周围扩散。

    随着浮光的躁动越大,君慕倾就更加确定,自己想的没错,一定是有什么东西,让浮光害怕,它们这才没有靠近这片树林。

    五头魔兽这个时候,也发现了浮光的颤动,他们都觉得惊讶,平常就是魔兽害怕浮光,都没有浮光害怕魔兽的,可现在完全反了过来,这些浮光好像很怕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没走进一步,他们就更加紧张,这可是他们进入魔域森林的关键啊,能不能穿过,都要看看是不是真的能找到让浮光害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淡淡香味扑面而来,一人五兽微微一愣,看着袋子真的越来越频繁,他们都惊讶地看着手中的袋子。

    难道,这些浮光,就是怕他们面前的花草!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尖锐地声音传入耳中,几人顺着声源看去。

    白色的小团子从远处滚来,见自己的问题,眼前的人类一个都没有回答,再次开口!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!”说完之后,小白团子的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靠!是圣兽啊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昂!表拍我,最近大动荡,吼吼,都去关注大动荡去了!捂脸,表打脸啊喂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