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两道身影闪进慕容城,看着周围灰尘肆意,依旧到处破碎的地方,皱了皱眉头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离开之后,慕容城魔兽涌动发生的事情?”寒傲辰低头看着底下的荒凉,难以置信,这会是当初那个慕容城,豪气冲天的慕容城居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实在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抱臂,轻轻一笑,“毁了不更加好么,不过这里恢复,就要靠殿主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寒傲辰暧昧地走到君慕倾旁边,“我的不也就是你的么。”让慕容城恢复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理会寒傲辰的话,继续说道,“上千人的慕容城只剩下这么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城还剩下不到一百人?”那该是多惨烈的毁灭,要不是慕容凤鸣用慕容城交换,现在都已经没有慕容城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应该剩下的人,最多的就是慕容家的了,然后就只有慕容家没有完全被毁,不过也七七八八了。”君慕倾随意地指了指不远处,她才离开几天而已,慕容城就整顿了不少,慕容凤鸣人虽然狂妄了一点,但是做事情还不错。

    寒傲辰汗颜的看着脚下,这么一座城,就这么全毁了,慕容城的人要是不贪心的话,也不会有现在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看看师父怎么样了,你还是戴上面具的好。”君慕倾随意地扫视了一眼寒傲辰,看到那绝世的容貌显露在外,就郁闷,这家伙走到哪里,都会找引来无数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这是心疼为夫吗?”寒傲辰眨了眨眼睛,含情脉脉地看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太阳穴一阵跳动,她忍住出手的冲动,“还不走!”靠!这妖孽最近发春了,就这么一个解释!

    两道身影匆匆闪过,昔日庄重华丽的地方,已经毁了一大半,现在已经整理好了,看样子是要重新建筑。

    尽管地方是被毁了,可人数也不多,剩下的地方,也够他们挤挤住下。

    还是那股药草的香味,才刚走下去,浓郁的药草香味缓缓出来,慕容城是毁了,他们还是不放弃炼药,只是这次,他们不会在炼制控制魔兽的丹药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我好了,慕容城不愧是慕容城!”战翅兴高采烈地声音传来,不过是几颗药丸,他调息了一会,身上的伤就好了,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到周围的狼藉,虽然不知道慕容城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却并不打算问,人家都不说,胡乱打听什么,再说了,这次他来慕容城,跟上次的感觉,完全不一样,人也少了非常非常多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淡淡看了一眼战翅,没有回答,只是专心地在一旁炼药。

    现在慕容城的一切都毁了,所以一起都要重头开始,他不祈求别人能够帮忙,慕容城是送给了君慕倾,但是他必须也要把这里弄好,弄的比以前更加好。

    水刃站在一旁,想起那场比试,心里其实还在担心君慕倾,见眼前的人已经好了,他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恢复的挺快的。”冰冷的声音缓缓从后面传来,战翅身体僵了一下,然后立马转身。

    看到那抹赤红的身影,他那叫一个激动,“宝贝徒弟!”说着,他激动的一路狂奔往前面跑去,好不忘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寒傲辰见战翅跑来的动作,顺势把君慕倾拉开,然而君慕倾也很有默契地往旁边挪动步伐。

    战翅看到默契十足的两人,嘴角抽搐了一下,慢慢停下脚步,他抱抱徒弟怎么了,真是的,太小气了,他这是为了感谢宝贝徒弟好不好,这么紧张做什么,小气。

    水刃看到君慕倾来了,脸上露出一抹欣喜,“主人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来看看他好了没有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脸上依旧冰冷一片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我好了,真的好了!”战翅拍了拍自己的身体,开心地说道,那老东西,敢跟他拼,指不定现在还在床上躺着,一想到惊相这个时候说不定还在床上躺着,战翅那一个叫平衡,那一个叫开心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地看着欢舞的老头,“下次你要是敢引爆矿石元素,我就不救你了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,那么危险的东西,他也用,真的是不想活了,就算是为了赢,也不应该这样!

    战翅轻咳一声,当时他都大红了眼,想到的事情,就是要赢,其它的根本就没想过,谁知道那个家伙也有那东西,结果两败俱伤了!

    这是他永远的痛!

    “君姑娘。”看到君慕倾来了,慕容凤鸣和慕容凤吟走到君慕倾面前,恭敬地叫道。

    慕容五味还在安排着一些事情,他们两个就炼制一些丹药,拿出去卖,至少也能换到一些东西,来修建慕容城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你们有难处,可以找皇城墨家,如果不想找皇城墨家,那也可以找首富莫家。”她可没有忘记,当初莫家皇城莫少远答应过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微微一愣,这两家跟她到底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寒傲辰慢慢走过来,周围散发着寒冷的气息,“拿着这块玉佩,到皇城墨家,或者是莫家,缺什么,就说什么。”莫少远一定不会忘记自己的承诺,莫家那么多去钱,拿来用用也不错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迟疑地看了一眼寒傲辰,最后还是伸手接过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慕容城已经是倾倾的,你们拿了也没什么。”寒傲辰财大气粗地说道,慕容城都是小倾倾的,难道还怕他们跑了不成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点点头,的确,慕容城都是君慕倾的,还要担心什么,“谢谢墨少爷。”除了皇城墨家的少爷,还有谁这么财大气粗,一块玉佩能拿到墨家的东西,也只有墨家少爷的。

    只是君慕倾认识墨家少爷,这还真是他们没有想到的,皇城的人和君慕倾也认识!

    寒傲辰懒得回答,他都说不用了,而且他的东西就是小倾倾的,有什么好谢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想了想,还是从纳戒里面拿出当初在死亡之岛采摘地一些草药,“这些都是一些圣女花,还有七叶花,还有一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你们看看要是能用上的话,就拿去用吧。”她零零散散从纳戒里面拿出来一大堆。

    这直接把慕容城的人看傻了眼,这些都是极其珍贵的药材,君慕倾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,其中还有圣女花,要知道,当初他们少主找一棵圣女花,差点命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呆木地看着君慕倾,这些,她到底从什么地方拿到的!

    “难道用不上吗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,君姑娘,这些药草,都是极其珍贵的。”慕容凤吟赶紧说道,有了这些药材,说不定大哥就能炼制出极品丹药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“那就好,既然这样,我们就先回去了,至于慕容城,你们自己管理就好。”说完,她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慕容城的人傻傻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想起当天那个站在空中,指挥魔兽战斗的人,心里居然涌出了莫名的激动,心里更是深深地折服,有谁能让指挥魔兽作战呢!

    寒傲辰优雅地走在君慕倾身边,如同其他人一样,没有谁认出他来,两个气息完全不一样,就连做事风格都不一样的人,谁也不会怀疑,这会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水刃跟在两人的身后,看着寒傲辰的背影,并没有说什么,主人不说,他也不应该问。

    战翅呆滞地走在最后面,回想起刚才他们的对话,他就一阵激动。

    慕容城是他家宝贝徒弟的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,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,慕容城啊,药炉都是他家宝贝徒弟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战翅不激动都不行了,那以后就能来这里白吃白喝,顺便拿点丹药回去补补身体,好歹他也是宝贝徒弟的师父不是,慕容城不应该这么小气的。

    战翅美美地想着,可此时前面传来的话,却打破了他一切的幻想,“你要自己到慕容城拿丹药,这是不可能的,尽管这里是我的,我也有说话的权利,但是你要想白拿,没门!”就算是师父,也不能纵容!

    怎么能这样!

    战翅大步追上去,笑呵呵地说道,“宝贝徒弟,我好歹也是师父不是,你不能这么对待我的。”要是以后受伤了怎么办?

    “就算是师父,也没用,要想拿走丹药,可以,一瓶丹药,一件天火神器!”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,她都快忘记了,他已经是天火级别的炼器师,现在天火神器,他都能炼制出来。

    &nbp

    ;战翅顿时石化当场,这样也能讲条件!一件天火神器,一瓶丹药!那不是亏了!

    “中品紫色!”君慕倾仿佛看穿了战翅的心思,不紧不慢地说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中品!紫色!

    “成交!”战翅立马答应下来,中品啊,紫色啊,有多少人梦寐以求地,终于能有了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里露出一抹狡黠,君慕倾嘴角缓缓上扬,中品紫色丹药,貌似也不算什么,居然能让他高兴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嘴角抽搐了一下,师父她也黑,而且,这个天火炼器师,还很容易被黑,一瓶中品紫色丹药,就能把他收买了,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战翅此时要知道,身边两人的想法,一定会吐血,他被黑了,还是被自己的徒弟!

    水刃听着两人的对话,尽管他感觉有不对劲的地方,还是没有说,不过,一瓶中品紫色丹药,对主人来说,应该不算什么吧?毕竟整个慕容城都是她的,上品,极品都是她的,更何况是区区中品。

    现在他这个做师父的,居然要拿天火神器来换,呃……某位师父好像是被坑了。

    就连水刃都看出来的事情,战翅到现在都没想明白,他更加不知道,就在刚才,他吃的,就是紫色的上品丹药,而且一连还吃了好几颗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紫色上品丹药,他的伤哪里会这么快就好了。

    一行三人加一兽,回到阴月城,火萤立马蹦跶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发现,自从这个男子来了以后,黑暗麒麟就不敢嚣张了,哈哈,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水刃。”观月和乘风走来,看到水刃回来,脸上也难得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水刃笑着点点头,迟疑地看了一眼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,你就去吧,我并没有限制你要的做什么事情。”君慕倾没有转身,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水刃点点头,大步走向观月乘风,对于两个同伴对他的好,他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。

    三只魔兽大步离开,火萤见他们都没有叫自己,立刻跳起来,“喂,你们三个,就不能等等我吗?”说着,她大步追上去,好歹都是兽,不用这么鄙视吧!

    火萤还是那大大咧咧地性格,让君慕倾无比汗颜,看样子,让魔兽学会人类的心思,真的很难。

    “师父,龙天老师已经离开了,说是要尽快突破尊神。”君慕倾笑盈盈地说道吗,龙天老师要突破尊神,战翅师父一定不会淡定。

    她也是醒来之后,才注意到龙天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,问了爷爷,才知道,原来他是要去突破尊神,说不能被她超过他这个当老师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听了之后,顿时囧了,她距离尊神还有好一段距离,哪有那么快超过他,越到后面的,等级什么的,越难上去。

    果然,战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立马跳了起来,“靠!那个卑鄙无耻阴险的家伙,居然一个人去晋升,都不等我!”靠靠!他都尊神了,自己才大乘者,这怎么行。

    本来这次他们来阴月城,是听说宝贝徒弟回来了,他想得意的告诉宝贝徒弟找到天火了,结果,谁知道一个龙天晋升尊神了,而且君震不单只是晋升尊神,还拥有火凤之火。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!他的心,深深地被打击了!

    君慕倾:“……”

    寒傲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至于这么激动么,不就是晋升一个尊神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师父先走了,对了,上次给你的令牌,你要是不想要,就送给青火佣兵团那小子,跟他说,不用谢谢我。”说完,战翅转身就离开,他一定要找到龙天那老小子,跟他好好算算那笔帐!

    令牌?

    君慕倾突然想起在樱地的时候,战翅给自己的一袋东西,她立马从空间里面,拿出那块令牌,看着手上的令牌,上面有一个“佣”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佣兵工会会长的令牌,看来他一开始是想把佣兵工会扔给你的,也许后面他知道,你不应该被这些牵绊住,就让你给尹弑杀。”寒傲辰看着君慕倾手上的令牌,眼睛里露

    出一抹惊讶,佣兵工会他都能送给倾倾,就能看出来,他多宠这个徒弟。

    君慕倾错愕地抬起头,“可是这个是他教我炼器那天给我的啊。”真的是佣兵工会的令牌!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那个时候,他就已经把佣兵工会送给你做见面礼了。”他好像还没有给小倾倾准备什么见面礼。

    回过神后,君慕倾会心一笑,那老头……真的还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欠他一件见面礼,就一起给他了吧。”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,都已经欠几年了。

    听到见面礼,寒傲辰立马来了劲,“小倾倾好像也没有给过我见面礼!”他可是很期待小倾倾的见面礼的。

    “等着。”君慕倾嘴角抽搐地说道,大男人,能不能不纠结这些?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乖乖地应道,就像居家的小媳妇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这家伙最近老是露出那种勾引人的模样,难道是回了一次黑暗神殿,脑子被撞坏了?

    “孙小姐,家主让我来告诉你,雷家已经被收拾的差不多了。”君单气喘吁吁地说道,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家主对那个家族这么决绝,雷家看来是真的让家主很生气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没有多大的惊讶。

    嗯?就这样?

    那家主让他火急火燎地跑来做什么?他自己告诉孙小姐不就行了吗?

    “那没什么事情,我就先走了。”君单指了指身后,他其实还有好多事情要做,家主随便叫个人告诉孙小姐不就行了!

    爷爷宠孙女,也不能这么宠吧!

    君慕倾刚点头,君单就转身离开,那飞奔的速度,恨不得多长两条腿出来。

    “雷家,在这片大陆,要完全消失了。”寒傲辰把手放在君慕倾的腰间,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消失的。”君慕倾也没有反抗,顺势还靠在了他的身上,她突然发现,站着的时候,旁边有个靠的地方,感觉其实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对,小倾倾说什么,就是什么。”寒傲辰宠溺地点点头,语气里面还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    黑暗麒麟待在一旁,看到眼前的一幕,它捂住眼睛,额上飞速流下冷汗,它错了,不该在这个人类面前,说让殿主教训她的,现在这个情况,它觉得挨揍的那个,一定是自己。

    敢在殿主夫人面前嚣张,它真的想问问,自己吃了啥胆了!

    阴月城的事情,一下子在苍穹大陆传开,大家都知道五大家族之间的战斗,也知道雷家勾结外人,对付四大家族,一下子,原本纷纷抢着要姓雷的人,赶紧改姓,就怕自己被雷家所连累,被四大家族盯上。

    雷姓,在苍穹大陆一下子引起了轩然大波,五大斗技家族,如今已变成四家,而雷家的人,不是改姓,就是自觉投奔到其他四大家族,去掉雷姓。

    从雷姓的事件之后,苍穹大陆的雷姓仿佛就像是消失了一样,没有一个人再敢姓雷,也没有人敢提起雷姓。

    笑话,谁敢跟四大家族作对!

    四大斗技家族,比以前更加和睦,他们不再像以前一样,遇到对方,攀比自家的实力,如今四家绑在一起,一家有事,三家就会立刻帮忙。

    宁家家主宁鹤,知道自己实力不行,自觉把位置让给了宁珏,宁家很快也有了一场整理家风的风波。

    雷家消失了,雷家应了君慕倾的誓言,从苍穹大陆消失!

    水刃站在君慕倾身后说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,包括雷姓消失,四大家族整顿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水刃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选一批风元素的神兽出来,然后问它们谁愿意和人类契约,当然,是本命契约,如果有的话,带它来见我。”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,看着天空,脸上带着璀璨地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水刃点点头,他记得当初主人曾经说过,会给青火佣兵团的少主一直风元素神兽。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水刃走了之后,寒傲辰才慢慢走来,“小倾倾何时晋升尊神?”相信都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快。”谁说她是变态,寒傲辰才是,这家伙去了一趟黑暗神殿,居然直接晋升到十二级尊神,谁更变态!

    猥琐的身影慢慢走来,君震看着并肩而站的两个人,尽管他不知道寒傲辰的身份,不过既然是丫头看上的人,那一定不会有错,他也没有什么道理阻止的。

    雷家的事情已经慢慢处理完成,这几天小丫头虽然没有出门,不过相信,她也知道雷家的事情,之所以没有离开,那是因为,还有一件事情,她不知道,她也想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斜视着一个角落,缓缓开口,“既然来了,那现在总可以说了吧?”她这么多天没有离开君家,都是想知道母亲的事情,只是这个老家伙一直都躲着不见她,就连雷家快消失了,也是让君单来。

    君震愣了一下,慢慢走出来,这丫头晋升大乘者之后,就更加厉害了,什么事情都躲不过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的事情,我打算告诉你。”君震犹豫了一会之后,才缓缓开口,尽管他是不想让她参合太多那边的事情,而那边也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,却还是要告诉她,她有权知道一切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开口,和寒傲辰一起转身,看着面前的老人家。

    君震晋升尊神之后,依旧是白发苍苍的模样,因为他是白发的时候晋升的,那就将永远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迈着轻快地步伐,看到君震终于想通了,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瞒着我们那么久的事情,现在终于肯说了。”当初他是连自己都没有告诉,现在一切的一切,终于能有一个真相了。

    君震见诸葛蓉蓉都来了,也知道这件事情,今天非说不可,只是这个寒小子,也能告诉吗?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君慕倾并不介意让寒傲辰知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君震叹口气,既然她都不介意,他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东方湄儿,还有一个名字,叫月湄星。”说道月姓,这个世界上,只有月家一家姓月。

    君慕倾微微一愣,却又很快就恢复了平静,跟她猜测的不错,难怪那两个月家人,会那么了解母亲的事情,而且还总是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说,现在想来,那些话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月湄星是月家族长最疼爱的女儿,当年的天赋,也是奇佳,要不是跟你父亲来了这边,她说不定都比我更早进入尊神,现在只怕都已经突破了。”想到东方湄儿,君震脸上就露出几丝愧疚。

    正因为东方湄儿的天赋奇佳,离儿更是少有的……所以他们的孩子,都能拥有超高的天赋。

    君震见君慕倾面无表情,也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,只有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母亲和你父亲的事情,你父亲比我更加清楚,当初你母亲跟着离儿来了这边之后,就被家族除名,她也改姓为东方,东方家族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儿,嫁给苍穹大陆这边的人。”他当初也答应,会好好保护好东方湄儿的,只是没想到。

    被家族除名!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她到想看看这个月家是如何的,居然连自己的女儿,都能把她从家族驱逐除名。

    寒傲辰愣了一下,没有想到,君慕倾回事月家的孩子,一家二谷三宗,只有月家最为神秘,月家周围是一片海域,除非是月家的客人,不然还没有人能偷偷进入月家的领域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父亲为什么会突然消失,我也不知道了,更加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。”君震叹了口气,他只是把知道的说给他们听,至于其它事情,还是要靠他们自己去寻找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月家,临君月家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看了一眼君慕倾,有些迟疑,她常年不理会君家的事情,这些,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赤血宝玉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君慕倾迟疑了一会,还是开口问道,赤血宝玉,就是一个不能扩大,却能够让生物自由进入的地方,里面还关了一只魔兽,临君大陆的人却疯狂的想找到它。

    寒傲辰见他们都不说话,这才开口解释道,“赤血宝玉,在临君传的很神奇,听说玉佩里面,有无数的宝藏,也

    有的人说,里面有一股力量,要是得到那股力量,就能直接突破大尊王,成为真神,所有才会有这么多人疯狂的抢夺。”黑暗之神当然也想得到赤血宝玉,只是这玉在小倾倾身上,他是不会拿的。

    “噢?”被人传的很神奇,宝藏,力量,这些都是人类想要得到的,不单单只是人类,魔兽也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才会招来这儿多临君大陆的人,“那是谁说,赤血宝玉在苍穹大陆?”她都忘记了,身边就有一个最好最好的解释,她居然没问!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他也再查,只是这件事情,一直都没有下落。

    君震惊讶的看着寒傲辰,这小子也是临君大陆的人,那他在临君大陆是什么身份!

    “爷爷奶奶,我想知道的事情,我已经知道了,你们先回去休息吧。”知道了母亲的事情,为什么她不但没有松口气,反而变得更加紧张起来了?

    隐隐约约总感觉,临君大陆,有很多事情,是她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君震和诸葛蓉蓉点点头,转身离开,这个时候,她需要的是安静,有寒傲辰一个人陪在她身边,就已经足够的。

    等君震和诸葛蓉蓉走远以后,君慕倾扭头看着寒傲辰,“现在能说,当初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临君大陆的事情了吧?”还说什么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为夫舍不得离开你啊,当初我在黑暗之神面前许诺,不管到什么地方,都不能透露临君大陆的事情,不然就会立刻消失在那个地方,回到黑暗神殿。”他当时也想跟小倾倾说的,只是不想那么快就离开而已。

    君慕倾狐疑地看了一眼寒傲辰,“那你现在又说?”

    寒傲辰狡黠一笑,神秘兮兮地凑到君慕倾耳边说道,“当时我许诺的时候,没有说投影不能告诉别人临君的事情啊。”他当然能说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的看着寒傲辰,这家伙,居然连黑暗之神都敢黑,而且黑暗之神还真的被他给黑了!胆子会不会太大了一点?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现在知道了临君大陆的事情,有什么计划?”寒傲辰疑惑地问道,其实心里也已经有了几分猜测。

    君慕倾神秘一笑,没说开口,他反正都已经猜到了,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都已经猜到了,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,反正这几天就这样吧,难得安静。”他也难得在身边。

    身为黑暗神殿殿主,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即便是分身投影,也不能永远都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水刃匆匆带着一只风元素的魔兽从君家走过,强大的气息,逼的让人不敢直视,尽管神兽已经拟态,不过不少人还是在大胆的猜测。

    玛蛋,那件事情之后,谁还敢小看君慕倾,现在出现在君慕倾身边的,几乎都是魔兽,魔兽身后的魔兽,尽管看上去小巧,谁知道是什么等级。

    小看谁都不能小看君慕倾啊!

    这是所有人心里共同的想法,拥有圣兽的君慕倾,就已经让人畏惧了,而且麒麟还在她身边“做客”,还有一只魔兽,能让麒麟都害怕,其他人哪里敢得罪。

    看到水刃没过一会,就回来了,身边还跟了一只魔兽,君慕倾露出了一抹惊讶。

    “主人,魔兽已经选好了,是狼,也是风元素,只是不像风刃,是六翼青狼,眼前的只是普通的魔兽狼。”水刃指了指身边的娇小的魔兽,要是以前,谁也不会想到,这是一只神兽,现在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谁都看到他身边的魔兽,都一脸明了的样子,好像在看到的第一眼,就知道眼前的是什么等级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眼中闪烁出紧张,却有坚定站在水刃身边的魔兽,点了点头,“你真的愿意跟人类契约?”不是所有魔兽都愿意的,而且跟人类契约的魔兽,在魔兽世界里面,地位就会地上一级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神兽坚定地说道,既然已经决定了,它就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现在你就跟水刃走吧。”她是没有机会再去佣兵工会了,但是许诺的事情,还是要做到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魔兽恭敬地应道,眼前的人类虽然看上去娇弱,可是那天的事情,谁没有看到,黑暗麒麟都能跪在她的面前,更别说它只是小小神兽,跟黑暗麒麟相比,那就差的太远了。
    r>

    说完之后,君慕倾又从怀里掏出一块那块令牌,“水刃,你见到尹弑杀之后,就说,这块令牌就送给他了,要是他要问起这块令牌的主人,你就说,是我给你的,令牌的主人,你不知道在哪里。”师父既然不想再理会佣兵工会的事情,那就没有必要在告诉尹大哥,师父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主人。”水刃点点头,伸手接过令牌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你们就早去早回。”等把一切事情解决之后,她也要离开阴月城了。

    既然临君大陆是母亲的家乡,说不定父亲在那里也说不定,而且她也想去看看二哥,也不知道他在绝宗生活的好不好,这次是看到他了,只是还没说几句话,他又走了。

    蹩脚的二哥,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学会了唬人,明明大乘者级别,还跟人家说自己已经突破了尊神。

    水刃点点头,带着神兽离开,没有半点停留。

    “幸好他是魔兽,不然小倾倾什么事情都交给他,早就累死了。”寒傲辰打趣着说道,小倾倾身边的魔兽,是越来越多了,等级也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勾起一个笑容,耸耸肩,“这几只魔兽里,水刃做事情最沉稳,火萤虽然能叫动,让她带着神兽去佣兵工会,那不是拐着弯告诉所有人,尹厉契约了一直神兽,至于观月乘风,他们还不是我的魔兽。”不然也不会这么辛苦水刃。

    风刃他们不在身边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也不知道他们说历练历练,去什么地方历练去了,这么久都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黑暗麒麟君家待了好几天了,吃着君家可口的饭菜,它也不着急回去,只是偶尔也有状况发生。

    “啊,殿主,不好了,不好了!”黑暗麒麟一惊一乍地大步跑来,神情还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君慕倾黑着脸,看着慌乱的黑暗麒麟,她真的难以想象,这只魔兽,会是当天,吓走临君大陆人的麒麟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他们又在召我回去了!”黑暗麒麟可怜楚楚地说道,它其实也不想这么激动的,可是那些人太讨厌了,动不动就召唤它,让它回去,殿主是没有事情,可它不好受啊。

    那些老东西!

    寒傲辰皱着眉头,他不过是出来几天,就拼命的召唤麒麟,不就是想让他回去吗?

    “先就这样,回去的时候,我保证,他们不会惩罚你。”寒傲辰冷声说道,看来黑暗神殿,是有一段时间,没有好好整顿了,老家伙们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这次回去,他们是不是还能像以前一样那么得意。

    黑暗麒麟听说回去不会有惩罚,眼睛里面立马露出惊讶,“殿主,那我先走了。”殿主都说没事,那就一定是没事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嘴角带着笑容,“看来某位殿主不在,属下就不安分了。”黑暗神殿还真是有趣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都不心疼为夫的,被那些老东西一个两个的围攻,一点都不好受。”还是跟在小倾倾身边比较好,他都不想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都习惯了不是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完全不会理寒傲辰哀怨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还装!

    君慕倾的回答,让寒傲辰心里一喜,小倾倾居然都不反驳他的话,要是平常,她一定会问,谁的夫?这次没问!哈哈!

    “小倾倾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寒傲辰,转身离开,“我要去休息,不许跟着我。”这些天的事情,也够她忙活的了,现在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“那你好好休息。”寒傲辰笑呵呵地说道,没有跟上去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缓缓从前面走过,三千火红的发丝随意披散在身后,随着衣袍飞舞,精致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冰冷的红眸,如同冰山上的两朵火莲,殷红的唇瓣微微上扬,勾画着完美的弧度,周围散发出若有若无地冰冷气息,让人只敢远观,不管靠近,这一幕真是极美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来了来了,更新了,吼吼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