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呯砰呯砰~”

    玻璃离开的声音不停在四周蔓延,火盾和腾蛇的身体上的裂缝,也慢慢扩大,加长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惊猝眯起眼睛,看着君慕倾的火盾,在那么一瞬间,她的火盾明显的增强了力量,是什么人在帮助她?

    不然以她尊者的实力,是无法抵挡他的暗元素凝聚的腾蛇,不过即便是这样,想全身而退,那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听到破碎的声音,君慕倾脸色大变,手上被自己的斗技划破了几道伤口,而且她还感觉,有更加强大的力量,即将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靠!尊神和尊者的差距真的有这么大,三个斗技对抗一个,就已经够吃亏了,就连有金龙鲜血淬炼过的斗技盾牌,都不能抵挡尊神的斗技!

    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,面前逐渐破碎的斗技,变得更加的锋利,面前站着的不是普通的斗技师,而是尊神,她必须要双手推动自己的斗技,才能勉强支撑,不让惊猝的斗技,再前进半步。

    两种元素慢慢破碎,甚至有些脱离了轨道,变成细小的随便,从都斗技中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扭动身体,避开飞来的碎片,这才避免到被碎片伤到。

    玛蛋!斗技破碎,不应该是消失的么,怎么还会变成碎片的!

    看到受伤的手,君慕倾不但没有气馁,反而身体里面,好战的因子,在不停的跳动,更加的雀跃。

    周围一双双都是担忧的眼睛,可他们要是知道君慕倾不但没有害怕,反而越战越兴奋,会不会说她是疯子。

    “金乌火!”君慕倾再次唤出金乌火,她奋力推开火盾,用金乌火挡在自己的面前,手上原本割伤的伤口,再次裂开,鲜血从手掌上面流出来,只是此时她也顾不上这些,她只能快速的推动要完全破碎的斗技,赶紧往后挪动身体。

    斗技要是破碎,她会比现在伤的还要重。

    惊猝看着君慕倾的举动,平静地眸子中,露出惊奇,他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冒险,敢推动斗技。

    “黑蛟龙!”惊猝再次凝聚出斗技,脸上的表情,也变得愈发的兴奋。

    君慕倾既然这么强悍,那就陪她好好玩玩,他倒要看看,双元素尊者,究竟有多么的强悍。

    “小倾!”

    “倾儿!”

    “君姑娘!”

    看到那滴下来的鲜血,一帮子人担忧的叫道,可是这个时候,那个惊猝还凝聚斗技!

    太危险了!

    往后退去的君慕倾,不是没有看到那飞来的斗技,她眼睛眯起,看着那惊猝脚下的斗技阵,她脚下也慢慢旋转起斗技阵。

    “玛蛋!这样凝聚斗技阵,她君慕倾疯了吧!”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身体往后挪,可脚下斗技阵在不停旋转,他们都纷纷汗颜。

    这战斗才刚刚开始,要是一直持续到最后,君慕倾,究竟还有多少让他们汗颜的事情,现在就已经够让他们惊吓的了。

    众人是惊奇了,君慕倾可不敢松懈半分,这个时候要是大意,就会被飞来的斗技撞伤。

    炫力的黒蛟如同挤压了许久的狂泉,狂奔而出,黝黑地身体,在空中摆动,散发出黑色的光芒,显得既神秘又大气。

    临君大陆的人都觉得讽刺,尊者敢和尊神对抗,他们的等级,毕竟相差了两个层级,刚才只是一双手受伤,现在这条黒蛟一出,君慕倾的小命,只怕都会去掉半条。

    自古等级就是天理,君慕倾不过只是尊者级别,怎么能跟尊神对抗!

    看到那黒蛟,空间里面的金龙哼了一声,“区区黒蛟也敢凝聚出来,我都看不过去了!吼!”金龙在锁龙塔里怒吼一声,强大的纯血统金龙威压从空间里面冲击而出,将君慕倾周围包裹,还有几丝,直奔黒蛟而去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期待,担忧之下,黒蛟凶狠地往君慕倾这边飞来,肉眼难以看到的高级血统魔兽威压,从君慕倾身上,无声地蔓延。

    还在奔腾的黒蛟,突然感觉到那强大的魔兽气息,立马僵住了身体,前进的身影,也慢慢停下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!

    所有人瞪大双眼,看着那突然就停顿下来的凝聚魔兽,傻在当场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凝聚魔兽,怎么突然停下来了,那可是黒蛟,黒蛟啊,明明是攻击君慕倾的,怎么会突然停了下来!

    啊啊啊啊啊!这个世界都疯了,凝聚魔兽,看到君慕倾,居然停下来了!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看到自己凝聚出来的魔兽停下脚步,惊猝脸色都僵住了,更别说是其他人,他看到停止前进的黒蛟,顿时蒙了,想破脑袋,也不明白,究竟为什么自己的斗技,半路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观月乘风火萤三只魔兽,脸色微微一僵,刚才那是魔兽的气息,还是高级的龙兽!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岚下的斗技,也不听自己的话了。”君慕倾笑呵呵的看着那停顿下来的凝聚魔兽,她深知这是金龙的威压,才让它停下来的。

    金龙在空间里面得意一笑,“你是不是该谢谢我,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好好谢谢你的!”君慕倾咬牙切齿的说道,手上的疼痛感,变得更加的剧烈。

    终于,刚才破碎的斗技全部消散,君慕倾立刻拉下金乌火,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,摸了摸脸上,都相继出现了伤口。

    这才几招而已,自己就受伤了,那接下来的斗技怎么打!

    君慕倾越想越憋屈,没想到神门内,和神门外的差距这么大,刚才凝聚了魔兽出来,紧接着又可以凝聚,而且还都是一些等级较高的魔兽。

    惊猝见君慕倾这么狼狈,轻轻一笑,伸手挥散了空中的魔兽,“既然黒蛟奈何不了你,那就换种如何?”

    换种?

    所有人疑惑地看着惊猝,他想怎么换?就算是尊神,也不能改变元素吧?

    还是说……

    他也是双元素斗技师!

    不等众人猜疑,惊猝脚下的斗技阵,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一切,依旧是八行星没错,只是那炫黑的五角星,变成了蓝色。

    所有人睁大双眼,不敢置信地看着惊猝,又一个双元素斗技师出现,而且这个,还是尊神级别!

    那君慕倾就更加打不过了啊,一种元素还好,可是他们同样是两种元素,这怎么打,都是个输,那还有什么好打的,干脆就这么散场得了!

    看到那斗技阵,君慕倾脸上也闪烁出了错愕。

    双元素,还是一水一暗!这个老家伙,究竟活了多少年,才能晋升到尊神以上的级别,就算是这样,还只是给人家看门?

    君慕倾现在心里想的,不是眼前的人如何厉害,而是不明白,双元素,居然给人看门,她对这个比较在意。

    所有人脖子僵硬地往君慕倾那边看去,见到她脸上惊讶的神情,都惋惜地叹气,就连君慕倾都这种表情了,那这场比试,也不用再进行下去了。

    君震看着君慕倾脸上的僵硬,他很怀疑,双元素斗技师,就让这个丫头看傻眼?这也是太不可能的事情,那她为什么这种表情?

    就在众人惊叹的时候,殷红地唇瓣终于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。”君慕倾喃喃问道。

    惊猝得意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再摆动了一下脚下的斗技阵,“好奇我为什么也是双元素?”说完,惊猝更加得意了,脸上的表情,更加变得嚣张起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“我只是好奇,为什么双元素尊神以上的人,为什么还要给人家看门?”说完,君慕倾恢复那冰冷的模样,只是赤红的眸子里面露出了一抹鄙夷。

    一个呼吸,两个呼吸,三个呼吸……

    将近十个呼吸过去,所有人都是一个表情,周围的一切像是静止了一样,地上的魔兽停止跳动,风儿也停止吹拂。

    惊猝更是傻眼了!他满头黑线地看着君慕倾,谁说他是看门的!

    靠!他是守谷人好不好!守谷人和看门的,区别很大的,她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看门,什么叫守谷人啊!

    “噗!”终于有人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君慕倾果然就是个奇葩,人家看到眼前的人是双元素,早就傻眼了,她居然还问人家,为什么你双元素尊神,才是一个看门的?

    四大家族瞬间笑倒了一大片,刚才的震惊,全然消失,所有人脑子里面,能够记住的,就是那三个字“看门的”。

    君震嘴角抽搐地看着君慕倾,他就说这个丫头,不会有那么简单,她怎么会被人家一个斗技阵给吓住嘛,只是这个问题,能把惊猝直接气死。

    龙天脸上原本挂着的笑容,变得更深了,脸部也开始抽搐,这丫头,原本一个无比震撼的消息,被她这么一句话,变成了笑柄。

    君心早就笑抽了,这话太可爱了,堂堂守谷人,变成了看门的!

    只是这几个“看门的”实力雄厚,要是在临君大陆,要不是有尊王令在这里,他们四个早就已经联手,誓必是要杀她的。

    月梦色和月长空无奈摇摇头,只是眼中的笑容,没有丝毫减退,甚至在慢慢加深。

    要是族长看到这一幕,该是多么的欣慰!

    惊猝惊相惊偌惊晃脸色都不太好,可以说已经黑成锅底了,他们就算是在万丈谷守谷,在临君大陆,那还是有一定地位的,到君慕倾这里,变成看门的,还被众人耻笑,他们能淡定,那就忒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会为你刚才说过的话,付出代价!”惊猝赤红着脸怒吼道,狗屁看门的,他们是守谷人!

    “噢?那就试试,金乌狂火!”君慕倾瞬间甩出金乌火,脚下的斗技阵在闪出之后,又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“狂潮汹涌!”惊猝也快速凝聚。

    战斗瞬间激发,仿佛刚才嬉笑那那一幕,只是幻觉罢了,他们两个之间的斗技战斗,从来就没有停止过。

    “狂冰涌动!”灼热的气息还没有散去,冰冷的气息又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“黑暗旋力!”惊猝冷冷一笑,同样是双元素,君慕倾以为这样,就能阻止他的斗技吗?

    “金乌火!”

    “寒冰潮!”

    “火焰漫舞!”

    “万术冰阵!”见惊猝凝聚出一种斗技,君慕倾瞬间就能聚出来了四种,红蓝相间的六道光芒,入火箭一眼,快速往前面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疯了吧,太彪悍了吧,斗技怎么能够这样凝聚,太疯狂了吧!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同时凝聚出六种斗技,所有人在风中凌乱,这是尊者能做到的吗?还是说君慕倾故意隐藏实力,她已经到了大乘者或者是尊神级别?

    不然怎么能够瞬间就能凝聚出六种斗技,就算是她能够凝聚出来,精神力也供应不上啊!

    况且!尼玛!众人有种哭瞎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的六种斗技,力量全部一样,全部都是符合尊者的斗技的力量。

    谁能解释一下,君慕倾为什么能做到这样,难道她的精神力,用不完吗?她不知道要是精神力耗竭,都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惊猝见君慕倾疯狂一样,凝聚出那么多斗技,眼睛不免睁大,她真的是疯了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还在震惊君慕倾六种斗技齐飞的时候,更让人震撼的一幕,在空中出现。

    “凌乱炫光!”刺眼的炫光在空中炫耀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的表情,都是一样,错愕,满满的都是错愕,就连二谷三宗的人都不例外,脸上的表情更是夸张。

    惊猝看到那炫光,脚下一滑,差点没有稳住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三种元素!圈圈你个叉叉!

    三种元素!三种!

    同样是尊者级别,同样的六级!

    所有人只感觉到一阵晕眩,他们都觉得这个世界,凌乱了,三种元素,君慕倾不是双元素天才,而是三元素!

    她到底吃什么长大的,谁能告诉他们?!

    “我靠!君慕倾就是个变态,大变态!”

    br>“君慕倾现在已经是我的崇拜者了,你们别阻止我!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,是我的!”

    不少人已经开始疯狂,看到那三种元素,他们震撼的不止是他们的人,就连心都一起震撼了。

    崇拜者!

    此时君慕倾已经变成他们要崇拜的对象,众人纷纷抢夺,这下他们心里的想法,不是把君慕倾据为己有,而是崇拜。

    那种对高手的崇拜,对尊神的才会有的崇拜。

    三种元素齐修,君慕倾都已经达到了六级尊者,还有什么不能让他们崇拜的,七种元素同时凝聚,神门以外,还有谁能够做到!

    君家的人张了张嘴,欲哭无泪地看着君慕倾,为什么当初,会说君慕倾是废物,还被家主赶了出去,这样的人要是废物,那天下间,还有天才可言吗?

    君心石化当场,看着面前的人,他仿佛看到了当天立下血誓的一幕,她也是那般的坚决,身上的气势,更让人震撼,现在她成长了不少,那霸气十足的气势,也越来的汹涌澎湃。

    凌乱中的人,终于明白,君慕倾,就算是看到惊猝的是三种元素,都没有太大的惊讶,玛蛋!要是知道自个是三种元素斗技师,那看到人家双元素出现,震撼个屁啊!

    三种元素都出现了,双元素算个球!

    月梦色和月长空彻底呆滞了,他们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颤抖,双元素还不算,她居然还是三元素!

    君慕倾……两人心底的震撼还没有过去,耳边的震撼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君小姐!”

    “君小姐打败他!”

    “我们相信你,就算是尊神,也把他踩在脚下!”

    热烈的呐喊声,在阴月城响起,此时的阴月城已经不再平静,技尊师以上的人,都纷纷走到空中,就为了看到眼前的斗技,技尊师以下的,直接爬到城门上,热烈的呼喊。

    一时间,阴月城仿佛炸开了锅,所有人都沸腾起来,这比看到尊神,还要沸腾,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世界疯了,自己疯了。

    这一场沸腾的热潮,很快就传开来,将平静的阴月城,都震动了起来!

    三种元素是那么的高不可攀,崇拜啊!

    慕容城那一幕,即便再震撼,看到那一幕的,也不过上百人,而现在,那是上千人,甚至是几千人,近万人看到这一幕!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听着周围的议论,她凝聚斗技是为了抵抗的,不是要当他们的崇拜者的,想到五大家族比试结束之后的日子。

    她不禁打了个冷颤,这些人太疯狂了,打完之后,她一定赶紧离开!

    君震眼睛湿润地看着君慕倾,天才啊!

    风焱动了动嘴皮,目光变得更加的暗淡,却又快速的逝去,换上一抹笑容,她本就是天才,双元素都已经如此,三种元素又如何,她,原本就是那么的高不可攀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在众人惊奇的瞬间,君慕倾的六种元素,和惊猝的两种元素发生了碰撞,发出了剧烈的响声,强悍地余力从四周散开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凝聚出斗技防御,他们已经懒得躲开,只想好好看清楚,君慕倾接下来,更让人震撼的一幕。

    飞去的斗技瞬间消散,六种斗技对上惊猝的两种,君慕倾才勉强维持住了斗技余力,不会被斗技余力镇伤。

    洁白的光芒飞速闪过,惊猝脸色一变,赶紧凝聚出斗技防御,“暗盾!”

    这一幕,让万丈谷的人神情都微微僵了一下,尊神被尊者攻击,竟然要凝聚斗技出来防御,三元素斗技师,君慕倾居然拥有三种元素!

    惊猝看了一眼君慕倾,在看看自己手里面的黑色盾牌,脸色已经糟透了,一个尊者都这么难对付,要换做从前,强者的威压,就震慑住了尊者,哪里还用打的这么辛苦。

    三种元素,都是尊者级别,而且力量相当,没有那一种弱,这仿佛就是一个人,跟三个尊者在打,不对。

    即便是三个人,也没有这样的默契,光元素,谁会想到,君慕倾还是光元素

    的斗技师,更是三元素斗技师。

    惊猝眼睛眯起,看着君慕倾,她身上虽然狼狈,也有不少地方在流血,君慕倾居然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看样子,简单的斗技,已经斗不过君慕倾,对待君慕倾,必须速战速决!

    君慕倾深吸几口气,这才镇定了下来,刚才的斗技余力尽管没有把她怎么样,好歹也是有一定影响的。

    “黑暗麒麟!”惊猝不想再让君慕倾喘息,一点让她休息好了,那又会是怎样的震撼,现在只有凝聚出麒麟,才能压制住君慕倾,不然他真的想不出其它办法。

    麒麟!麒麟!

    众人脸色大变,不就是一场胜负的比试吗?至于这么拼命吗?

    先是凤凰,现在又来了麒麟,个个都暴露自己最深的力量,这哪里只是比试,简直已经算的上拼命了。

    而且君慕倾身上那么重的伤口,一张小脸都变得苍白不已,还能后背挺直地站在这里,她不要命了还是在怎么滴?

    斗技阵在惊猝脚下转动,他慢慢双手托着天空,炫黑的光芒,慢慢在天空呈现,一点点变大,慢慢的可以看到形态,身体……

    众人长大嘴巴,月梦色和月长空想要阻止,也来不及了,惊猝要凝聚麒麟,他们都没有想到,等到他们从震惊中出来之后,已经来不及阻止,麒麟的身体已经慢慢的凝聚成功。

    君震瞪大双眼,他感觉这比自己凝聚出凤凰,还要震撼,麒麟,当真是麒麟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天上慢慢凝聚成形的麒麟,狠狠地啐了一声。

    惊猝这凝聚,也不过是凝聚麒麟的神态,根本就不能跟那个老家伙的火凤相比,老家伙的火凤,拥有火凤之火,除了本体是元素凝聚的之外,其它的都是真的,他这个,麒麟的神态,麒麟的力量,都是依靠自己的精神力创造。

    只是他凝聚的是麒麟,要对抗麒麟,除了老家伙的火凤,那就是自己的金乌火,可惜她的天堂鸟并不成熟!

    可恶!敢用麒麟来压迫她!

    万丈谷的人得意的看着君慕倾,她能凝聚出来麒麟吗?就算眼前的麒麟,只是斗技凝聚的,以她的小小的斗技,也不能冲破麒麟的防御,现在她就等着输吧。

    君震担忧地看着君慕倾,她这个时候,身体有那么多道伤口,如果要凝聚天堂鸟出来,只怕会坚持不住!

    “老头,现在该怎么办?”君心是非常不愿意跟君震说话的,但是为了君慕倾,他忍住不满,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心,你别担心了,要相信她,当初我们两个经历天罚的时候,不也是倾儿帮我们晋升的吗?”千灵羽在召唤之镯里面,用神识和君心说着话,并且安抚在他烦躁的心。

    君心即便是知道君慕倾厉害,心里还是担心,面前的人,毕竟是尊神级别,可是君慕倾,不过才是尊者,两个层级的差距。

    众人屏住呼吸,看着黑暗麒麟的慢慢凝聚成功,当麒麟凝聚到最后的时候,也是惊猝最紧张的时候,现在只要他一个分心,麒麟就会立马消散的,不能大意!

    君慕倾立刻凝聚出斗技,想要趁着麒麟还没有凝聚成功之前,让它消散,惊猝好像早就知道了君慕倾的想法,一早就用水元素防御在外,让君慕倾的斗技,攻击自己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君慕倾有些气喘地看着面前的麒麟,现在要想打败麒麟,只有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她赶紧合上赤红的眸子,意识走到空间里面,看着安静的红光,君慕倾赶紧叫道。

    “血魇,你快醒醒!”不是说十天吗?十天早就过去了好吧!

    “……”红光没有回答,依旧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“血魇,你别睡了,这都什么时候了!”君慕倾挫败地叫道,真是服了他了,这个时候,还能睡着,外面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金龙见君慕倾在拼命的叫着血魇,它表示很无奈,它不是君慕倾的契约兽,不然就算关在龙锁塔里面,也能够帮助到她,而且那家伙居然凝聚出麒麟,疯了!

    “血魇!血魇!”君慕倾急了,这个时候了,居然还叫不醒它,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周围的人,看到君慕倾

    闭上眼睛,再看看惊猝快要凝聚成功的麒麟,心里对变得紧张起来了。

    难道君慕倾要放弃了吗?眼前的就算是麒麟,她也不应该站在这里,等着死吧?这个时候不是说认输才对吗?还是她宁愿死,也不愿意认输?

    这丫头到底在做什么?

    龙天担忧地看着君慕倾,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,他在等,君慕倾做出的事情,都是让人难以虞预计的,这次也一定如此,看只是麒麟快要凝聚成功,她要是再不醒来,就真的晚了!

    君震表情也开始变化,要是惊猝敢真的用麒麟攻击君慕倾,那他就会凝聚出火凤,一把火烧了他,就算是尊神也一样!

    孙女就这么一个,君家的对手又何止千千万万,再说,他们跟万丈谷的恩怨,早就已经是很深了,不在乎在多这一点半点的。

    临君这边的人都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,要是尊神都打不过君慕倾,那这个世界,不就真的变天了吗?

    君慕倾还算识相,知道自己打不过眼前的人,干脆闭上眼睛,不想认输,也不想说话,等待死亡的到来,这么一个天才,要是这么死了,还真是可惜了,不过她既然不肯认输,除了死,那就没有第二条路给她选择!

    “血魇啊!十万火急的事情,你居然还在睡觉,还不快点醒过来!血魇!”不到最后一刻,君慕倾都不放弃叫醒血魇。

    要不是出现的是麒麟,她凝聚金乌火也能够对抗,而且她的金乌火,貌似对尊神,并没有太大的威胁,只能够稍稍的让人家受点伤,可是那又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她第一次这么主动找血魇,这家伙,居然闭关还没出来,它不会是睡着了吧!

    “靠!这个是时候,你居然还没醒来!”君慕倾无语了,眼看着麒麟就要凝聚成功,可血魇还在睡觉,这样下去……

    麒麟已经慢慢凝聚成功,所有人看着传说中才有的上古神兽,眼睛都瞪得老大,这就是麒麟,还是黑暗麒麟!

    惊猝凝聚出麒麟之后,恭敬说道,“凝聚您的神态,万不得已,希望能见谅!”这是麒麟啊,即便只是神态,也比普通的斗技多那么几分意识。

    所有人见到惊猝这么恭敬的对待麒麟,惊讶不已,难道他这是召唤出来的,不是凝聚,不然谁会对自己的凝聚出来的斗技,这么客气,从来没有吧,从来没有吧?

    黑暗麒麟以王者的姿态看了一眼惊猝,目光再“看”向远处的君慕倾,那一抹赤红的身影。

    麒麟!

    那神态,难道这是真的麒麟吗?不,不是的!一定不是!

    感觉到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,君慕倾猛地睁开眼睛,就看到远处庞大的麒麟,把空中占居了一半。

    靠!惊猝是不要命吗?居然凝聚出这大的麒麟,打不过也不用这么干吧。

    凝态的麒麟尊贵地站子空中,那身姿,既神秘,又优雅,隐隐约约还透着几分霸气。

    惊猝看着面前的麒麟,他都不确定,这是自己凝聚出来的吗?即便是他凝聚出来的,身上也不应该有这么强悍的气势,还有高级魔兽的威压!

    观月乘风火萤,他们都纷纷感觉到了强大的威压,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,他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脚,已经在不停的打颤,只是头顶强大的压力,依旧没有减弱半分,黑暗麒麟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纷纷都感觉到了强劲的威压,都感觉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有这种感觉了,跟别说站在麒麟面前的君慕倾,只要它低下头,那头已经能撞到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惊猝岚下,你做了什么!”月梦色眯起眼睛,这凝态魔兽,怎么会跟真的魔兽差不多,就算要打败君慕倾,那也不用凝聚出黑暗麒麟,现在这种场面,谁能控制!

    惊猝脸色一变,一连挪开了好几步,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啊!而且他凝聚的魔兽,哪里会有这么大的个头!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看着黑暗麒麟,脸色越发的苍白,这是真的麒麟!

    四眼相望,君慕倾看着麒麟注视着自己的模样,她有种感觉,它很想把自己吞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和

    麒麟的距离那么近,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只要麒麟一动,君慕倾就完了,她居然还站在麒麟面前,要知道这麒麟是惊猝凝聚出来的,随时会对她发动攻击的!

    君心黑着脸,看着面前的麒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看着麒麟高大的模样,君慕倾紧张的看着麒麟,该死的血魇,这个时候还在睡觉!这不是凝态的麒麟,是真的麒麟!

    “吼!”麒麟仰天一吼,狠狠地跺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大部分人禁不住震荡,直接就掉从空中掉了下去,狠狠摔落在魔域森林里面!

    观月乘风火萤立马往魔域森林中走去,只是脚步就是不听他们使唤,愣是停了下来,单膝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魔域森林里面原本安静下来的魔兽,纷纷发出吼叫声,它们那个叫恨啊,刚才是火凤,现在又是麒麟,这些人类究竟在搞什么,高级魔兽把它们召集出来,只是站在这里,难道就是为了让它们看看高级魔兽是什么样子的吗?

    此时,不管是苍穹大陆的人,还是临君大陆的人,都变得换乱不已,所有的人看向惊猝,都有几分怨恨,他好好的凝聚魔兽,为什么把黑暗麒麟召唤出来了,那是黑暗神殿的镇殿之兽!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用金乌火包裹住自己,让黑暗麒麟冲击的力量,到自己的身上,能变得小一点,然后用风元素吹动自己的身体,身体快速往身后退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大家都顾着逃命,哪里还会去注意,君慕倾身上的绿光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吼!”黑暗麒麟再次仰天一吼!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更多的人掉到地上!

    魔域森林的魔兽,这会是直接就跪在地上,高级魔兽的威压,它们还真是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就在人人恐慌的时候,天空上面突然传下一道声音,“你们还不赶快回来!黑暗麒麟你们也凝聚,找死啊!”

    话落,空转旋转起了阵法,神秘的文字在阵地周围转动,发出亮光。

    看到阵法,临君大陆的人差点就泪了,他们有救了,有救了,赤血宝玉可以不要,他们现在能够回去了。

    临君大陆所有人都不要命的往里面钻,他们可不想被麒麟吞噬,元神被吞噬以后,他们还是照样会死的,麒麟又不是他们凝聚出来的,不关他们的事情,还是赶紧回去的好。

    君心看到那阵法,皱了皱眉头,“臭丫头,我得走了!”该死!那老头敢这个时候找他回去,等会再跟他算账,黑暗麒麟出来了,就把他们找回去,那这边该怎么办!

    “靠!扔下烂摊子就想走!”这会君慕倾是再也不淡定了,黑暗麒麟谁凝聚出来的,谁解决不就好了,他么居然半路逃走,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君心地话传来,君慕倾身体一僵看着他无奈的表情,满不在意地说道,“你要赶紧晋升尊神,不然怎么让我骑你的魔兽!”她忍住周围的冲击,看着君心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君心微微一愣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身体慢慢开始变得透明,当初的承诺,她还记得。

    “血魇啊,别玩了!快点醒醒,这是真的麒麟!”玛蛋,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惊猝一凝聚,把真的麒麟给凝聚出来了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要想知道你母亲的事情,就来临君月家!”月梦色冷冷看了一眼君慕倾,和月长空转身往炫光那里飞去。

    靠!这算什么!

    君慕倾沉默不语地退回到君震身边,“老家伙,你说怎么办?”麒麟啊!

    君震脸色一僵,“要不,我凝聚火凤出来?”他也是第一次看见麒麟好不好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纷纷投来白眼,麒麟都出来了,他还凝聚火凤出来捣乱,究竟是想帮忙,还是捣乱的?

    “该死的血魇,这个时候掉链子!”君慕倾看着面前的麒麟,它已经开始抓临君大陆的人来吃了,这么下去,迟早他们都是麒麟的腹中食。

    雷修看着临君大陆的人纷纷离开,也想跟着下去,奈何,这个阵法,只能召唤回分身投影,他不能跟着斗技阵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周围一下子走了一半的降临者,雷修刚想咒骂,强悍的威压从对面扑来,他刚想扭头看去,就被强劲的力量,一掌给拍

    飞了。

    “血魇!”临君大陆的人都已经走了九成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空间里面还是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君慕倾沉着脸,低声咒骂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君震扭头狐疑地看着君慕倾,她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该死,本兽感觉到危险,就立马出来了,你还不满足!”傲骄地声音从空间里面传来,君慕倾感觉身体一愣,脸上的担忧立刻转变为笑容。

    她刚想说话,心里再次响起血魇的声音,“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立刻强大的热流在身体里面涌动,抬起双手,她发现自己的双手明显可以看到血液的流动,血液还闪烁着红光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丫头,你怎么了?”君震感觉到身边一道灼热气息,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赶紧回阴月城!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不准出来!”她有种感觉,强烈的感觉,身体里面仿佛有某种力量要爆发了一样,这种力量,比黑暗麒麟的还要霸道。

    君震还想问发生什么事情的,但是看到君慕倾的脸色,他迟疑了,然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回城!”

    简单的两个字,仿佛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曙光,他们立马转身往阴月城走去。

    风焱刚走两步,发现君慕倾没有往回走,他停下脚步,却被君震拉着离开,刚想张嘴,耳边传来威压的声音,“我们别妨碍她。”

    君震回头看了一眼君慕倾,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丫头是越来越逆天了。

    在众人刚回到阴月城的时候,黑暗麒麟再次发出吼声,这一声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他们心里都暗暗震惊,却又庆幸自己回来了,转身一看,发现君慕倾还站在原地,刚想出声,耳边就传来极具威严地王者之声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