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君慕倾淡漠的看着眼前的人,藏着掖着,不就带了几个人来了,以为她不会知道吗?

    男子微微一愣,脸上赞许的表情也开始收敛,“君慕倾不愧就是君慕倾!”苍穹大陆第一天才,的确是不同凡响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“这句话,你已经说过一次了。”君慕倾漠然地说道,表情是那般的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男子没有再说话,静静的看着君慕倾,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雷家的人急了,难道他就这么两句话,就被君慕倾给塞住了吗?那君家和雷家之战还没有爆发,就已经输了给君慕倾了!

    “既然没话说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说完君慕倾再次转身,身上早已经散发出冰冷的气息,赤红的眸子更是一片沉静,想用这些人在暗处暗算她,他这样,是小看她君慕倾,还是高看了自己。

    君慕倾这次离开,没有人再阻拦,男子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眼中涌出杀意,这女娃娃不但聪明,天赋奇佳,只是她太过狂妄。

    人家狂妄,那毕竟是人家有资本啊,男子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点。

    君慕倾离开雷家之后,火萤嘟着嘴巴说道,“君慕倾,你干嘛不让我杀了那个女的?”那种女的,就该杀,该杀。

    水刃无奈地摇摇头,轻声对君慕倾说道,“主人,我先去看看它们,今天可能不会回来。”他实在是不想看到这个一根筋到底的魔兽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应道,她当然知道“它们”是谁,这几天下来,他也该是看看魔兽它们了。

    飘逸地身影慢慢走远,一路上水刃吸引众人的目光,那简直就是火热,只是他不想搭理这些人类。

    看到这么多人被水刃吸引,君慕倾一愣一愣地,她终于知道寒傲辰,是墨傲邪的时候,总带着面具了,要是那货,摘下面具,往街上那么一走,苍穹大陆早就乱了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的魔兽,我看着每一只都挺好看的,为什么就水刃特别受欢迎?”奇怪了,也没感觉他多一个鼻子,还是多一只眼睛的,闪电也不错嘛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收回目光,“闪电有霸嚣在身边,尽管他们两个没有什么,外人不知道。”大家只怕都以为闪电已经是霸嚣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回君家吗?”都忙活一天了,就最后打了一架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君慕倾继续往前走,看了看周围,嘴角勾起一个弧度。

    她们慢步往君家的方向走去,乌云正在向阴月城靠拢,然而阴月城君家和雷家的事情,也传到了阴月城以外的地方,听到这个消息的人,都大为震撼。

    再加上有君慕倾在,大家都觉得雷家一定有什么秘密武器,不然怎么敢动君家!

    平静的几天再次过去,君家人都觉得雷家不敢再来君家,更加不敢再挑战君家,现在他们终于知道君慕倾的厉害,换成是你,你可以做到,走一趟三大家族,就能让他们答应下来,将雷家除名的事情吗?

    谁可以?谁可以?!

    阴寒的气息在君家弥漫开来,众人不禁打了个冷颤,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院子里面,双手负在身后,赤红的眸子平静无常,好像没有感觉到这一股阴冷的寒气一样。

    “来找我,何必躲躲藏藏?”君慕倾收回目光,扭头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雪白地瞬间出现在她的面前,双眼淡漠如冰,犹如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“放她,做事。”如冰冷冷说道,如寒冰的眸子里面,沉静的如冰。

    要是说君慕倾冷漠,她只是针对一部分人,可如冰不同,她冰冷到,灵魂都仿佛处在寒冰之中,呆木,寒冷。

    “你是让我放了如火,你可以为我做任何事情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这么好的事情?如冰已经是尊神,要让尊神听自己的,这是真的吗?

    “嗯。”如冰淡漠的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是不是临君大陆人说话都这么简洁,一个墨莲,一个如冰,墨莲好像是不会怎么说话,而如冰,她是懒得说,不想说,可让她这么猜,要死多少脑细胞!

    想到这些?奇奇怪怪的人,君慕倾无奈扶额,这些人,一个比一个奇葩。

    “若是有人随时会杀你,你会放过她吗?”如火要是肯罢休,就不会去到雷家,帮雷家打击君家。

    如冰沉默了,一双冰冷的眸子依旧冰寒,“知道。”说完,她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如冰离开的背影,她现在是越来越好奇,那块大陆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轰!”剧烈的两声传来强大的气波,地面也发生了剧烈的响动。

    君慕倾还没从自己的思索中走出来,距离的震动,就在脚下响起,她摇晃了一下,站定身体。

    靠!这是怎么回事?突然就发生这么大的震动?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猛地转身看着气波传来的方向,这是……精致的脸上,出现惊喜的笑容,她心里也开始激动,这种感觉,她再熟悉不过,这是!他来了!

    君震匆匆从远处走来,“丫头,阴月城好像发生什么事情了!”听到刚才那动静,那应该是魔兽爆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说完,火红的身影飞速闪过,如同一道红色闪电一样,划过天际。

    君震愣愣地站在原地,看着那一抹红色身影离开,顿时傻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?知道什么?

    “主人呢?”水刃大步走来,就看到君震傻愣地站在原地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看那丫头的样子,好久都没有这么兴奋过了,难道是寒小子回来了?不像啊,寒小子回来,第一件事情就是来见他,而不是跟人发打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那丫头,刚刚那么兴奋的样子,的确像是赶着去见心上人一样。

    君震和水刃赶紧飞身跟着而去,火萤匆匆走来,“喂!等等我!”

    有这么好玩的事情,怎么能少的了她,魔兽啊魔兽,她来了!火萤兴奋地想着,好战的她,什么时候,都想着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君慕倾忐忑地往前飞身而去,阴月城的人只能看到一道红色闪电划过。

    “吼!”在他们还没来得及细想,脚下又是一场剧烈的震动,震耳欲聋地声音轰隆隆传来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情!?

    魔兽袭击吗?

    可这应该没太可能啊!

    剧烈的响声,让阴月城里人,开始恐慌,这里是五大家族的主家所在,那也有其他人在这里生活,更何况,五大家族,也不是人人都能够淡定从容。

    不管传来多大的响声,君慕倾都顾不上,她只想确定一件事情,一定是他,一定是他!

    在离阴月城不远的上空,四人四兽相对而站,四只魔兽更是蠢蠢欲动,刚才巨响,就它们几个看对方不顺眼,见面就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君心,你这什么意思!”绝宗的人果然都是疯子!

    大家都是来找赤血宝玉的,他这么激动做什么,赤血宝玉谁得到,就归哪宗,这都是一开始就约定好的,他君心难道要毁约不成。

    “踏入阴月城半步,杀!”君心懒散地说道,紫色的衣袍零零散散,随意披散的发丝在空中飞舞。

    看到君心桀骜不驯的模样,郑集心里已经开始涌出怒火,几年前,君心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一出现,就在临君引起一场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就能成为超唤师,这不是变态是什么!

    “玛蛋!君心,你绝宗是不是想跟我们明宗作对!赤血宝玉谁得到,就归谁,难道你想一个人,跟我们三个人抢吗?”即便他是超唤师级别,现在也不过大乘唤师的力量,要打败他们三个,他君心还不够。

    更可恶的是,这家伙一路追杀他们明宗的人,难道是想跟明宗做对!

    君心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,“随便,你们要是想一起上,不是不可以。”在他眼里,面前的是哪个人,不过也只是蝼蚁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君心,你敢小看我们三个,那就让你们知道我们的厉害?。”冯辽脸色一沉,他身边的魔兽就开始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灵儿,就让他们三个,知道你的厉害。”君心宠溺地看了一眼千灵羽,桀骜不驯的脸上,难得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千灵羽乖巧地点点头,扇动着翅膀,身体开始变得巨大。

    原本小巧可爱的模样,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一只巨鸟出现在众人眼前,翅膀张开,有上百米那么长,周围形成巨大的龙卷风。

    君心跳到千灵羽的背上,脸上露出一抹狂野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找死,那就成全你!”三人纷纷跳上魔兽后背,原本魔兽瘦小的身体,逐渐变大,只是他们的魔兽,再大,也不过千灵羽的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三只魔兽怒视着千灵羽,迈开步伐,一路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三只魔兽对抗一只魔兽,换成其他人,早就慌乱不已,也只有君心才能够这么平静的对待。

    “砰轰!”剧烈的响声涌动,魔兽的力量撞击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飞奔而来的三只魔兽,挥动锋利的利爪,露出尖锐的牙齿,它们满怀信心地能打败眼前的魔兽,可却还没靠近千灵羽,就被它强大的力量,给震了回来。

    站在魔兽后背上的三人,承受不住强大的冲击力量,直接倒在自己魔兽后背上滚动,半天都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狠狠的一击,三人脸色已经惨白,心里也在打颤。

    郑集躺在魔兽的后背上,颤抖的伸出手指,“你,你,大乘召唤师!”君心什么时候晋升为大乘召唤师的!他们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发觉,绝宗也没有传出消息。

    “君心,你什么时候成为大乘召唤师的!”他们怎么一点都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君心漫不经心地笑道,“大家站在这里,都是投影罢了,就连君心也不例外。”大乘者,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三人睁大双眼,不敢置信地看着君心,投影是大乘者,那他的实力岂不是!

    “尊神!”强烈的震撼在三人心里涌动,君心居然已经是尊神级别,这不是变态是什么?怎么会有人有这么快的晋升速度。

    “呵呵,灵儿,被发现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”千灵羽这么多年的磨练,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遇到事情,只会哭啼的魔兽,她早就已经习惯了杀戮,而且跟在君心的身边,也免不了有这些。

    “灵儿此说法,深得我心。”君心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君心,你敢!”他们是明宗的人,他难道想发动两宗之间的战争吗?

    “在我面前,别说敢不敢。”他做的事情,从来只是想与不想。

    君慕倾刚赶到,就听到这么一句话,靠!这话不是她说的吗?什么时候被这蹩脚二哥给用去了!

    “这话是我说的,你干嘛用!”君慕倾不满地看着面前的人,二哥,真的是二哥,也是千灵羽的气息,她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除了他,谁会老是一身紫色的衣服,除了他,谁总是一副欠揍的表情。

    君心听到这声音,缓缓抬起眼皮,双手开始颤抖,桀骜不训的神情,也开始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!”君心缓缓开口,他没发觉,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从空中划过,拥在一起,火红的衣袍和紫色衣袍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我回来了。”君心笑呵呵地说道,尽管几年不见了,她也变化了不少,只是这红发红眸,永远都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“蹩脚二哥。”君慕倾轻声叫道,他真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尾随而来的人傻眼了,君震差点没跳起来,靠!这怎么就抱在一起了,这丫头的心上人不是寒小子吗?怎么会变成这个紫衣家伙,貌似,这家伙还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火萤抓住水刃的手臂,拼命的摇晃,这次,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淡定了,再也不能淡定了,靠靠靠!君慕倾第一次这么主动扑在一个男人的怀里!

    第一次啊!能不激动吗?奇迹,简直就是奇迹!

    &n?bp;水刃淡然地站在一旁,看着紧紧抓住自己手臂的两只手,皱了皱眉头,她到底知不知道魔兽的力量有多大,幸好是自己被抓着,要是换成常人,胳膊早就被捏碎了。

    震惊的何止是赶来的君震水刃火萤,就连还处于在君心成为尊神而震惊的三人,看到这一幕,都傻住了。

    玛蛋!这是真的吗?在临君,不管多少女子对君心献殷勤,不管她们如何想吸引君心的注意,可他一眼都没有看过人家,甚至就连绝宗宗主女儿,他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更加让他们颤抖的事,君心那个百年不变的表情,变了,他笑的好温柔,从来都没有见过他露出过这种表情,他们看到的一切,是真的吗?

    不会是在做梦吧!

    闻声赶来的人,看到相拥在空中的人,都石化当场,君慕倾扑倒在一个男人怀里,真的假的!

    惊天啊!动地啊!

    降一道闪电戳瞎他们的眼睛吧!他们看到的是真的吗!?

    感觉到周围灼热的目光,君慕倾这才开始注意周围,看到周围的人当场石化,君慕倾囧了,这是她二哥二哥!

    只是君心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回阴月城了,他也没有君慕倾的红发红眸,谁会想到,眼前的紫袍男子,就是君心,他们压根也没往那方面想过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君慕倾轻咳一声,慢慢后退一步,理了理自己皱了的衣服,正打算解释,就看到雷家的人也匆匆走来,临君的降临者,从四面八方冲来。

    “万丈谷降临雷家,还真是讽刺。”君心不知道什么时候,又恢复了那种漫不经心,桀骜不驯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绝宗就你一个人来吗?”万丈谷的人不屑地看着君心,这个人突然冒出来,也不知道绝宗从哪里找出来这么一个小子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万丈谷的人不满地看着君心,瞬间飞身过来说道,“君心,别以为你是绝宗第一大天才,我赫连就不敢对你做什么!”赫连怒火冲冲地吼道,这小子,不过是一个刚到绝宗几年的小子,得意个什么劲!

    君心!

    他是君心!

    天哪!这个紫袍男子,拥有圣兽的人是君心!

    他们都看着那只巨鸟,慢慢凝态成人形,这不是圣兽是什么!?

    五大家族的人都惊呆了,就连君震也愣住了,他是君心?

    “赫连岚下当然敢对我做什么,只是,绝宗和万丈谷只怕……”君心无奈地摊开双手,惋惜地说道。

    万丈谷的人不禁狠狠地啐君心,他还说万丈谷跟绝宗只怕!那他对明宗出手,就不怕明宗找绝宗麻烦吗?就算绝宗是三宗之首,他也不能这么嚣张吧!

    剑锋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已经和剑宗的人赶了过来,看到君慕倾和君心站的那么近,剑眉慢慢拧巴到了一起,抿着嘴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雷家的人听到这一来一去的对话,早就傻眼了,君心竟然已经到了临君大陆,那他会不会已经变成尊神级别了?

    君家的人一个变态还不够吗?现在君墨君心都这么变态,还让其它家族如何存活。

    罗修从远处飞身而来,怒瞪了一眼君慕倾,却没有做声,看着明宗的人倒在自己的魔兽身上,脸色变得沉重。

    剑宗来的人不多,只有剑锋剑脉还有几个不知道名字的人,不过看样子也是尊神级别,绝宗,就如同赫连说的那样,只来了君心一个人。

    六色谷如火出现,如冰不知道去了哪里,万丈谷的人来的是最多的,谁让万丈谷实力最强,尊神也最多,这次难得的机会显摆一下。

    一家二谷三宗的人,都到齐了,强大的气势在阴月城以外的地方弥漫,整个阴月城都变得压抑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周围,五大家族也都已经到齐,雷家当然是站在临君大陆那边,那就剩下四家,可这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四家的实力在苍穹大陆是足够了,面对临君那边的人,远远不够!

    赤血宝玉,又是为了赤血宝玉,他们怎么会知道赤血宝玉在君家的?

    &n?bp;“二哥,谁说赤血宝玉在君家?”君慕倾双手抱臂,冷声问道,声音不大,却刚好能传进在场所有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二哥!?

    二哥!

    轰隆隆~

    二谷二宗的人,只感觉头顶一声闷雷,把他们雷到外焦里焦。

    二谷三宗的人傻眼了,二哥!君慕倾叫君心二哥,有这么巧吗?君心也是君家的人!

    “我说的。”君心笑呵呵地说道,“不过我说的好像是雷家。”看到那双赤红的眸子,君心轻咳一声,继续说道,他明明只是说在雷家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的看着君心,招惹来这么多人,就算他说的是雷家,但是赤血宝玉在她身上,要是被人找到,那她就成了二谷三宗的共同目标了。

    明宗的人狼狈地爬起来,理了理凌乱了的头发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两谷三宗的人都来了,君家家主,你最好把赤血宝玉交出来,不然踏平你们君家!”小小的君家,敢在他们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君震冷冷一笑,“两谷三宗又如何,就算月家来了,我也只有一句话,没有!”狗屁赤血宝玉,他从来都没听说过,怎么这东西就在他们君家。

    其它四大家族听到两谷三宗,还很不明白,可是当君震能对答如流,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,他们开始惊讶,君家究竟知道了一些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?

    “没有,君震,明人不说暗话,只要把赤血宝玉交出来,二谷三宗就不找你们麻烦,不然……”罗修冷冷说道,眼睛却是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不妙!非常不妙!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紧皱的看着二谷三宗的人,这些降临者,都是尊神级别,就算是分身投影那也好歹是尊者级别,还是最低的,谁知道里面有多少大乘级别的人。

    她汗颜了,四个大家族加起来,尊神级别以上的,五个有没有?

    这种局面,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妙!

    雷家见二谷三宗的人都想得到赤血宝玉,雷修眼珠子一转,立马说道。

    “各位大人,赤血宝玉,就在君家!”不管今天是不是在君家,君家也要玩完了,他正愁一个万丈谷的人,怎么能够除掉君家,现在来了这么多人,还怕踏平不了一个君家吗?

    从今以后,君家,只怕是要消失了。

    阴月城的人看着空中黑麻麻一片的人,一些无知的人竟然已经俯身膜拜,称二谷三宗的人为神者!

    紧张的气氛在四大家族之间蔓延开来,宁鹤看到这么多强者现身,他甚至都有点后悔当初答应帮助君慕倾,现在才会招惹来这么多高手出现。

    白飞云说到做到,他就算知道自己不是眼前人的对手,他也依旧带着白子聪后背挺直地面对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风焱更加不用说了,不管什么事情,他都会帮君慕倾,不论生死,他都不会后悔,火流星站在他身边,看到眼前的强者威压,只觉得惊奇。

    二谷一宗的人纷纷释放出威压,强者的威压在周围弥漫,剑宗的人没有剑锋的命令,不敢轻易释放,只能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面对威压,风焱宁鹤宁鹰白飞云白子聪只感觉到难受,甚至是感觉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位置,正是魔域森林的上空,森林里面的魔兽感觉到强大的威压,在头顶笼罩,都发出了不满的吼声。

    让原本就压抑的场面,变得更加的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眯着眼睛,看着对面的人,他们这是想用威压逼走三大家族的人,让君家四面楚歌,孤立无援!

    “倾儿,你没事吧?”在场的都是尊者以上的威压,三大家族家主都透不过气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这点威压,她还不放在眼里,比起魔兽的威压,他们这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情势僵住了,威压在周围弥漫,地上还有魔兽的吼叫声,这时,远处传来的声音,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啊,宝贝徒弟,师父来了!”战翅满头大汗地匆匆赶来,人还没到,声音就已经先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?着远方的黑点,嘴角开始抽动,谁可以告诉她,这么就没见,这老头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改变,反而好像变本加厉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家伙,你干嘛抢我话!”龙天不满地看着和自己一起来的人,跟他站在一起,那简直就是丢人!

    “那是我宝贝徒弟,谁抢你话了!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老师!”龙天不满的反驳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闪身而来的两道身影,他们怎么来了,他们一个不是在楠凝学院,一个在炼器冢,不对,应该是在寻找天火。

    战翅闪身走到君慕倾身边,就得意地开口,“宝贝徒弟,师父得到天火了,而且还是天火中的极品,就算比不上你的金乌火,好歹也算不错了。”这个徒弟的变态天赋,他怕是永远也比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得到极品天火的人,只有你一个吗?”龙天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恭喜师父老师。”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,能得到极品天火,那也非常不错,要不是去了兽人族,她也没有金乌火的。

    看着龙天和战翅得意的样子,擦着汗珠的几人,眼角开始抽搐,他们这是在炫耀功劳吧,都不小的人了,而且这气氛这么僵硬,他们好像完全不当一回事情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这些家伙是什么人?”能放出这么强大的威压,看上去还这么年轻,他们不就是一年没有理会大陆上的事情,怎么会有这么多高手出现。

    龙天沉着脸,看到他们身上的衣服,还有特有的标志,“一家二谷三宗!”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轻挑,“老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听校长说起过。”龙天轻轻点头,那一边的事情,他也是知道一点的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以为,他们两个老头,就能帮到你什么吗?”罗修漠然轻哼,不觉得突然出现的老头,能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老头!

    战翅瞬间跳了一起来,指着罗修吼道,“什么老头,你见过有我这么年轻的老头吗?你这个龟孙子,敢说你爷爷老!”老头!就算有,那也是龙天一个人,跟他没关系。

    瞬间,所有人一阵风中凌乱,这么沉重的气氛下,他还敢骂人家是龟孙子,都称自己是爷爷了,还不承认自己老。

    君慕倾微笑地站在一旁,有个时候,她觉得师父的嘴巴,比斗技来的管用。

    “臭老头!”罗修迈出步伐,手上挥动着他的天火,这两个老头,竟然也拥有了天火,那就看看谁的天火更加厉害,极品天火!

    “你敢偷袭我师父!”君慕倾迈出步伐,金乌火在手上跳动,她随手飞出,金乌火汹涌奔腾,当奔腾到天火面前,金乌火“张开嘴巴”把天火吞了一下去,飞腾地更加快速。

    罗修一连后退了好几步,看着君慕倾再次进步,眼睛里面露出不满,凶狠地注视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火盾!”不管罗修后退多少步,金乌火依旧飞来,最后他不得不凝聚斗技抵挡,才抵挡住那汹涌奔腾而来的火焰。

    二谷二宗的人,看到罗修被君慕倾的火焰,逼迫凝聚斗技才能抵挡,脸上纷纷露出了讽刺,小小的火焰,罗修都要凝聚斗技才能抵挡,明宗的人越来越没用了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最好让君家家主叫出赤血宝玉,不然就踏平你们君家!”罗修为了挽回一点面子,指着君慕倾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呵呵地迈出步伐,慢慢从空中走过,“罗修,别说君家没有赤血宝玉,就算是有,你说给就给吗?”当强盗,他们还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怪二谷三宗踏平你们君家。”罗修凶狠地说道,看他们还有什么好得意的!

    “别扯上我,绝宗是不会出手的。”君心龇牙一笑,就算他想踏平君家,也不会跟他们这些人一起踏平,君家,他会自己出手,而且好像有些事情,他不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君心的直接拒绝,让罗修差点又出手了,想到自己根本就不是君慕倾金乌火的厉害,说不定还要被人耻笑,这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剑宗也不会出手。”剑锋很快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他来苍穹大陆,并不是为了赤血宝玉,剑宗也不需要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既然绝宗剑宗不要,那你们明宗和六色谷是不是都可?以不要?”赫连笑呵呵地说道,他都巴不得就他们万丈谷要赤血宝玉,这样还有谁敢跟他们抢。

    “六色谷当然要。”如火咬牙切齿地说道,就算不是为了赤血宝玉,她跟君慕倾之间还有一笔账要算。

    “明宗要是不要,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。”罗修轻哼一声,自命清高,赤血宝玉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力量,谁不想得到,拥有了那股力量,就能成为真正的神,而不是初入神门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好,先说好,先夺下君家,至于最后赤血宝玉会到谁的手上,就看各自的本事。”赫连阴笑着说道,比起实力,周围能和他匹敌的还没有几个,赤血宝玉,一定是他的。

    真的是一群强盗,先别说赤血宝玉已经滴血认主,就算不是,她的任何东西,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周围散发出冰冷的气息,赤红的眸子,宛若两潭深泉,见不到底,却有冰冷沉静。

    雷修站在赫连地身边的,听到那赤血宝玉的他们都想得到,心里也有了想法,所有人都想得到的赤血宝玉,那一定是好东西,被这些人得到,那该是多可惜的一件事情,既然这么多人想要,那还不如给他们雷家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雷修脸上露出一抹得意,只要得到了赤血宝玉,别说君家他不放在眼里,就连眼前的人,他都可以,有赤血宝玉在手,他们还敢怎么样不成。

    阴月城的上空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,大部分人都像得到赤血宝玉,有些人就不知道赤血宝玉有什么作用,却也不顾一切的想要得到,为了赤血宝玉,他们简直就快疯了。

    千灵羽站在君心身边,准备着随时出手,这些人越来越过分了,连别人的东西都想抢,简直就是无耻。

    君震到现在都不知道赤血宝玉是什么东西,先祖更加没有说过君家有过这个东西,他们又怎么知道,赤血宝玉在君家。

    很快来的人就被分成的两派,雷家早就站在了临君大陆那些人的身边,其余四大家族,加上君慕倾和君心,水刃火萤,加起来也没有十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还有好几个,不是尊者,而对面的二三十个人,除了雷修以外,全部都是尊者,大乘者级别,这样悬殊的实力,换成别人,早就已经双腿打颤,也只有君慕倾能够淡然的站在最前面,看着对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们不过十个人,尊者以上的,也不过你们君家的几个人,真的以为,能挡住我们吗?”赫连打算给君慕倾最后一次机会,毕竟她也是双元素天才,陨落在这里,那也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赫连得意的样子,缓缓迈出步伐,“别忘了,这里是苍穹大陆,这里还是阴月城,而你们脚下站着的地方,更是魔、域、森、林。”最后四个字,君慕倾一字一顿地说道,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,你能奈我何!”赫连到现在还不知道,魔域森林代表了什么,只有雷家的人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魔域森林,脸色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君慕倾号令魔兽的踏平光殿的事情,他们都有听说过,难道她真的有这种本事,能号令魔兽!

    “其实这场比试很简单,五局三胜,如何?”君慕倾知道赫连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她也知道自己的实力,对于临君大陆的人来说,一点都不算什么,不过,有个时候,太过自负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赫连仰头大笑,响亮的声音,震动着魔域森林的上空,“君慕倾就算是双元素天才,会不会太自负了,你不过也是区区尊者级别而已,跟我谈条件,你还嫩了一点。”五局三胜,谁要跟她五局三胜,她君慕倾会不会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尊者级别!

    尊者级别!

    君慕倾是尊者级别!

    简单的几个字,让所有人的目光,纷纷放在了君慕倾的身上,她已经是尊者级别,这么短的时间,从上尊斗技师,晋升到尊者!

    玛蛋!她难道真的是要逆天!

    君震脚下一滑,差点就从空中划落下去,表情是夸张,沧桑的脸上,表情早就僵住,他都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,太吓人了,这么短的时间,晋升到了尊者。

    风焱听到这个消息,只是淡淡一笑,并没有惊讶。

    宁鹤早就傻掉了,尊者,他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等级,君慕倾就已?经达到了!

    君心激动地走到君慕倾面前,看到她皱起的眉头,仰天大笑,这臭丫头,他担心过头了,临君的时候,大家都说他是天才,这臭丫头哀才是真正的天才才是。

    龙天和战翅,早就已经热泪盈眶,他们的徒弟学生,居然已经是尊者级别了,太打击了!

    君慕倾目光冰冷的看着赫连,他一眼就能看穿自己的等级,好像自己的实力,在他眼里,不值得一提,整个人都被看的清清楚楚,不能逃,也无处可逃,这种感觉,让她非常不舒服!

    “你不答应?”君慕倾的声音再次变得冰冷,脸上的笑容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此时的赫连,看着君慕倾,他感觉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若有若无的冰寒,那种感觉,让他不敢小瞧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一个丫头而已!难道就要被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给吓住了吗?

    赫连甩掉心里的想法,沉声说道,“对,我不答应!”她君慕倾的三言两语,让他改变主意,那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“好,好!”君慕倾点点头,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君慕倾,他们心里突然觉得忐忑起来,就连临君那边的人都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可明明他们面前站着的,只是君慕倾,一个不过是双元素的天才,那也只是尊者级别而已,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?

    --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