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驭兽师,第三十五章他确定这不是搬家!

    紧闭的雷家内,雷桑正低着头,被雷修狠狠的修理,周围坐着的人像是看小丑一样,看着面前站着的人,没有丝毫要出手的意思。ai悫鹉琻

    “谁让你去动君家的,谁让你找风焱麻烦的!”雷修听到雷桑去找君家风家的麻烦,差点就气出病。

    那两个家族,就算有这些尊神在这里,现在也不能轻易招惹,这个没脑子的,居然敢去招惹他们,不知道这就是找死吗?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,我觉得就挺好的,不然君慕倾也太嚣张了!”如火气愤地吼道,到现在,她还是不能忘记,矿石芯蕊,那么珍贵的东西,居然选择了君慕倾!她不甘心,不甘心!

    讥讽的声音在耳边传来,“如火岚下,如冰岚下怎么没有一起来啊,你们两个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,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管闲事!”如火轻哼一声,没有回答那个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冰竟然不愿意跟她来对付君慕倾,还说她不是能惹的,她堂堂尊神,即便君慕倾已经到了上尊斗技师级别,她有什么好怕的!

    “各位大人,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?”雷修笑呵呵地走过去,看着讥讽对方的人。

    “想做什么去做就好了,有我们在,你有什么好怕的。”如火轻哼一声,苍穹大陆这些人,有什么好畏惧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雷修露出一抹欣喜。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脸上的不屑,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君家被雷家挑衅的事情,很快就传遍了阴月城,众人都觉得雷家人疯了,以前排在五大斗技家族第三,都没敢动手对抗君家,现在到了最末之位,还敢挑衅,简直就是不想活了嘛!

    谣言四起,不管别人怎么讨论雷家,雷家就是一点事情都没有,更加,没有说什么,雷家家门紧闭,自从挑战了君家失败,他们就再也没有现身过,面对众人的鄙夷,猜测,他们更加没有半点的动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躺在睡椅上,静静听着火萤说着街上的讨论,距离这件事情发生,现在都已经是两天过去了,雷家难得有一次这么沉得住气,到现在都没有半点的反应,好像对这件事情一点都不关心一样,这还真是难得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说那个什么雷家的人类,想做什么?”火萤凑到君慕倾面前好奇地问道,这么重要的事情,她还能这么淡定!

    君慕倾慵懒地说道,“随便做什么,不过我相信,很快其它的两大家族,就会有动作了。”君慕倾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缓缓闭上赤红的眸子,狡黠的情绪也一起关闭心中。

    火萤在一旁听的迷迷糊糊的,其它两大家族,很快就能有动作,什么意思?

    对于君慕倾的反应,火萤很快就离开了,她跑到君震面前,嘟了嘟嘴巴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孙女,一点都不着急,你知道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君震用手指敲打着桌子,抬头反问道,“她什么时候急过?”那丫头着急的样子,他也没有见到过,就连蓉蓉受伤,她都依旧淡然,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,还有什么事情,能让她有另外一种情绪。

    也许,也只有那个小子才可以……

    “我跟她说了最近街上发生的事情,她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,还奇奇怪怪的说,相信很快其它两大家族,就会有动作了,老头,你知道什么意思吗?”火萤扭头反问,人类的想法实在是太奇怪了,她到现在都没有明白君慕倾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君震惊讶地抬头,手指敲打桌子的动作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这么快就猜到了!

    宁家和白家的确是有了动作,他们两大家族的家主都来找自己,说必须要除掉雷家,不然他们几大家族的地位都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宁家和白家都是刚刚才来找他的喜爱,丫头这么快就能猜到!

    “喂!老头,你怎么了,难道我说的不对吗?”人类总这么奇怪,有什么话都藏在心里,什么都不说出来,要是憋坏了该怎么办?

    君震摇摇头,太对了,她说的太对了,那丫头明明是每天都不出门的,除了修炼,她就是睡觉,这两天更是刚刚才从房间走了出来,她是怎么知道发生这件事情的。

    火萤嘟

    了嘟嘴巴,轻哼一声,“哼!你们都不说,都不说!”说完,她扭头就走,她堂堂圣兽耶!

    可恶可恶!

    火萤刚刚离开,君震就迫不及待地起身,大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睡椅上精致的人儿,匆匆走来的人不禁放慢了脚步,此时的她安静,周围的气息,也不再是冰冷,这样看上去,才是十五岁少女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君震看着睡椅上的君慕倾,叹了口气,都是他害了她,当年要是决绝一点,跟万丈谷撕破脸,就不会弄成现在这样,她的性格,也不会变的冰冷无比。

    即便她红发红眸,至少,她不会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来了有事情就说吧。”君慕倾依旧闭着眼睛,静静地躺在睡椅上,仿佛万事都已经在她的掌握之中,一点都不用担心一样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有没有听说,雷家的势力,从四年前,就开始慢慢减弱,像是有人故意为之,可不管雷家的人怎么查,也查不出来,是怎么回事。”君慕倾慢慢睁开眼睛,赤红的眸子中一片柔和。

    君震点点头,这件事情,他也听说了,只是君家的所有势力,都查不出来,那是什么人做的,好像又不是人为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,其实,都是被魔兽吞噬,被魔兽所杀。”君慕倾慢慢起身,优雅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,脸上的笑容,是那般的自信。

    她在黑森林的两年,除了继续修炼、晋升,还有就是让龙腾收服魔兽,这件事情,她没有跟任何人说过,就连寒傲辰都没有,不过那家伙,应该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,她不用开口,他就已经猜到了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君震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突然,他感觉眼前的少女再次变得陌生起来,她尽管只是坐在这里,却如同一个运筹帷幄地将领,胜负早就在她心里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“雷家,做了不该做的事情,就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!”君慕倾目光冷冽地看着前方,脸上的笑容是那般的温和,只是那冰冷的气息,让人不禁打颤。

    雷家做了不该做的事情?她指的是什么?

    “倾儿,不管你做了什么,爷爷都支持你。”就算是灭了整个雷家,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帮她,当年的事情,不用再发生一次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转身,扭头看了看周围,“这个地方,差点也变成第二个雷家。”说完,她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君震怔怔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他无法估算,眼前人的实力,究竟有多么的强大,不过隐隐约约,能感觉到,在她的周围,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在她背后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只要她一声令下,整个苍穹就会掀起腥风血雨,永不宁静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君震再一次知道,自己是多么不了解眼前的人,甚至好像从来就不曾认识过她,变得是那么的陌生。

    君慕倾刚刚走出院子,火萤就跳出来,“君慕倾,刚才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她在一旁看着,都觉得有种震慑的感觉,太霸气了!

    “你最近没事做吗?”君慕倾见不管哪里,都能见到火萤地身影,眉头轻皱。

    “人类的世界又不好玩,我当然没有事情可做了,君家的人几乎每天都修炼斗技,不是实战,就是自己闭关,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累的。”火萤百般无赖地说道,表情早就已经无聊至极。

    君慕倾叹了口气,的确,这里不是魔兽世界,对于火萤来说,这里是无聊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无聊也没有办法,从现在开始,五个条件没做完,不准离开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知道啦。”看来要回去,还要好长好长时间,不过突然她发现,跟在君慕倾身边也挺有意思的,每天都有不同的架要打。

    君慕倾刚想说话,就看到君单又匆匆忙忙地走来,“这次又是雷家欺负到谁头上了?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着某人走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君单立马站住脚步,他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人,他是听说家主在这边,怎么孙小姐也在啊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个……”这个是五大斗技家族的事情,没有家主的命令,他哪里敢乱说。

    nbp;“说吧。”君震慢步从里面走出来,又恢复了那种镇定,完全没有了刚才惊讶的模样,心里的震撼,只有他自己才知道。

    君单轻咳一声,见君震都同意了,他也就没有再犹豫,“家主,是这样的,宁家家主,宁家总长老,还有白家家主,都着急急忙忙找上门。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。”君慕倾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,她还以为,他们能忍多久。

    “终于?”君单摸了摸头,疑惑地看着君慕倾远走的背影。

    孙小姐难道早就知道他们两家会来?那这个是怎么知道的,这会不会太神奇了?

    君震大步往前厅的方向走去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雷家怎么会变得这么急躁,丫头说,雷家的人,都是被魔兽吞吃,杀戮了,魔兽跟雷家有什么仇恨,为什么要杀雷家人?

    火萤见君慕倾离开,大步跟上去,她觉得君慕倾身上有某种魔力,总让她不由自主的就想跟上去,就像现在一样,明明就不关她的事情,她还是觉得跟在君慕倾身边比较好。

    君家的客厅,宁鹤宁鹰都坐在两旁的位置上,显得有些急忙,红色的身影慢慢走来,君慕倾直接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一直在君家?”宁鹰皱着眉头看着越发美丽的少女,听说她回来了,不过从来都没有看见过,就连昨天他们来的时候,都没看见她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一笑,“算是。”她只是来听你雷家现在的情况的,不然,她也没有必要,走过来听他们的质疑。

    白子聪聪明的没有开口出声,尽管他跟君慕倾的接触不多,不过也知道她是个怎样的人,有些事情,不该打听的还是少问一点比较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回答让宁鹰没有再出声,静静地坐在原地,等待君震的到来。

    君震走来,就看到君慕倾已经坐在的客厅里面,他愣了一下,才迈进步伐,这个丫头的心思,是越来越难明白,不过还是算了,有时间去猜她的心思,还不如看看她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三人见到君震来了,都纷纷站起来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君家家主,你一定要帮帮我们,雷家如今是越来越嚣张了,降临的人,我们没有接待,他们却接待了,如今更是和他们一起来打压我们家族。”宁鹤语重心长地说道,话里的意思是,你要是不帮我们,早晚也会被雷家打击,你们也没有接待过降临的尊神。

    君震抿着嘴巴,没有说话,慢慢走到主位上,缓缓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君家主,我们来,是为了和你商量对策的。”白子聪双手抱拳,他不过也是刚刚才接手白家,并不是白家家主,在这几个人面前,他还是晚辈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子聪的语气,这才让君震脸色有些缓和。

    君慕倾微笑的坐在一旁,只是看着他们的谈话,没有出声,还真是有趣,宁鹤比白子聪更不明白局势,现在只有君家在雷家的打打击下安然无恙,宁鹤那种语气,还死要面子。

    最后,吃亏的还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那天老家伙已经突破尊神的消息,尽管没有人知道,那么轰动的一幕,他们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知道是什么等级,那可以猜测,只是这个等级,是他们三个人任何一个都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当然她自己也是,不过,那也不代表永远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对话,君慕倾也知道,雷家已经越来越嚣张,四大家族,都纷纷接二连三的被大家,没有丝毫留情。

    他们仗着自己接待了尊神投影,比君家还要得意,各地的姓雷的人,都不知道自己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慢慢加深,雷家人高兴的有些过头了,站的越高,甩的越惨,现在他们得意,一旦尊神投影离开,他们还有什么可得意的。

    又不是说分身投影,能在这里留一辈子,只要他们找到了想要的东西,就会离开,没有找到,他们还是会回去临君,不可能永远待在这个地方的。

    宁鹤最夸张了,又说要杀了雷修,又说直接把雷家从五大家族划分出去,雷家在五大斗技家族除名,他是各种的激动,君震一直没说话,静静地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他真以为,这么容易就能让雷家除名,要是真的

    有这么容易,还用他宁鹤来说,雷家早已经在苍穹大陆没有了名头,何必等到今天。

    君震越听,脸色越黑,恨不就这么上去,直接揍宁鹤,堵住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,出的全部都是馊主意!

    “够了!”君震实在是受不了了,大声吼道!

    宁鹤原本还在说的嘴,立马闭上,不敢再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宁鹰眼角抽搐的看着宁鹤,就不应该跟他来君家,这都是什么主意,让雷家除名五大家族,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这都是几百年的事情了,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震扭头看了一眼君慕倾,她依旧淡定地坐在那里,不发表任何意见,也没有什么要说的,顿时淡定了不少,自家孙女都能这么淡定,自己怎么就不可以。

    “几位先回去吧,雷家的事情,我还要再想想。”在让他这么说下去,那就是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“君家主,可是……”他还没有说完。

    宁鹤迟疑的看着君震的脸色,他才刚刚开始说而已,后面还有很多宏伟的计划,他相信,只要这些宏伟的计划实施,那苍穹大陆就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,五大家族也会变成四大家族,没有雷家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到宁鹤着急的模样,赤红的眼中浮现出笑容,宁鹤这么想让雷家在无五大家族中除名,不就是怕雷家强会排名第三的位置,他的心思,在场的人,谁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够了,宁家主,你就先回去吧,这件事情,我还要跟君家的供奉长老商量一下。”君震沉声说道,直接把供奉长老办了出来。

    供奉长老都出来了,宁鹤就是想说什么,也不能再说,供奉长老一般都是在闭关状态,基本上很少出来,只有发生家族毁灭的事情,他们才会出来帮忙,君震把供奉长老都搬出来了,还有谁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三人见君震决绝的模样,纷纷转身离开,人家都这么说了,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出大事了!”火萤从外面火急火燎地跑进来,正想往外面跑的人,听到这个声音,自觉的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君慕倾听到到这声音,嘴角就抽搐了两下,就看到火萤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进来,神情还很慌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冰冷的声音传来,周围的温度,顿时下降不少。

    火萤见有外人在这里,赶紧走到君慕耳边,轻声说道,她越说越急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激动,不过看上去,她不像是害怕,反而好像有点兴奋。

    四人狐疑的看着神秘兮兮的两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君慕倾看了一眼火萤,不禁翻了翻白眼,魔域森林魔兽涌动,又不是现在才发生的,她好歹也是魔兽,听说有魔潮,怎么还这么激动做是什么。

    火萤跺了一下脚,又凑到君慕倾耳边开始嘀咕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真的?”其中有圣兽为首,还不止一只,神兽她一下子数不过来,这是什么兽潮啊,圣兽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的话你还不相信,相信,很快就快到了。”她不过是一下子无聊,君慕倾又不准她跟来,她才会去城门的,谁知道居然感觉到地动,她去魔域森林一打听才知道,原来是魔兽涌动。

    圣兽神兽,各种兽!她怎么能够不兴奋。

    君慕倾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走去,要真是有一大堆圣兽来了,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最近的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多,现在又是魔兽涌动,雷家的事情都没有呢!

    火萤一蹦一跳的跟在君慕倾身后,比起君慕倾来,她欢快多了。

    发生什么事情了,谁快到了?

    “你们先回去吧。”君震轻咳一声,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们做什么去了?至少也要告诉他一声啊,这样有个交代,他总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只是君震现在说什么,离开的两个人也听不到了,他们都已经走到城门口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城门的空中,看着远处,“哪里有魔兽涌动?”她都来了这么久了,都没有看到魔兽涌动,更加没有她说的圣兽神兽

    出现。

    “你们人类当然没有我们魔兽能感觉到魔兽的出现。”说着,火萤张开双臂,很享受的样子,“我都已经感觉到,它们的步伐越来越接近,很快就能到魔域森林以外。”其实她还是挺期待这些魔兽的出现的。

    “你很开心?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挑了挑眉头,她模样,何止是开心而已,那就是兴奋,魔潮涌动,她有这么开心么?

    “当然了,魔兽最开心的事情,就是有魔潮出现,可能你们人类认为,那是无尽的灾难,可是在我们眼里不一样,那就能够尽情的狂奔一场,魔潮可不是高级魔兽威压下,才能涌动的,还有就是我们开心的的时候。”火萤笑呵呵地说道,感觉到魔兽涌动,她都感觉到兴奋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了一下,魔兽兴奋跟人类区别真大,要不是火萤说,她都不知道,魔潮还跟魔兽兴奋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们开心的时候,不会攻击人类,一般攻击人类的魔潮,那都是在高级魔兽的威压下形成的魔潮。”人类世界经常出现魔潮,但那也有好坏之分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轻轻点头,以前霸嚣他们都没有说过这些。

    “那你感觉到这是什么情况吗?”高级魔兽的威压?还是魔兽太过开心?她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火萤放下双臂,皱着一张脸说道,“我也不知道,这魔潮不像是有高级魔兽的威压,有没有开心的奔腾,更多的像是,它们在寻找些什么。”火萤慢慢闭上眼睛,聆听着周围。

    寻找什么?会不会是临君那些高级魔兽,召集魔兽前来的,要真是这样,阴月城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城里的人仿佛还不知道魔兽将至,依旧在做着自己的事情,至于要发生什么,他们半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魔域森林里面看看。”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那就必须要去看看魔潮怎么样,阴月城还有召唤师,尽管他们魔兽的级别,没有火萤高,相信也很快就能够知道魔潮涌动的事情。

    别到时候魔潮没有制止,城里的人陷入一片恐慌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火萤点点头,她老早就想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,就是怕君慕倾不给,才没有提出来的。

    看到火萤笑呵呵的模样,君慕倾无奈地摇摇头,这天真的魔兽,不太适合人类世界,不过要是她不天真,又怎么会欠下自己六个条件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火萤很快就出现在了魔域森林里面,走在魔域森林里面,君慕倾也感觉到了火萤说的那种震动,很微小,不过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震动,火萤没有骗她。

    “看来真的是魔潮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平静的看着前面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怎么会感觉错。”她就算本事不大,好歹也是魔兽,这些她已经经历不知道多少次,又怎么会看错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一笑,眼中闪过一丝笑容,有个时候,她倒是羡慕火萤,能够天真的对待每一件事情,只是,她已经过了天真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君慕倾,你不怕魔潮吗?”里面还有圣兽,有很多魔兽,都是不愿意看到人类的,更何况里面还有圣兽,等级一样,她怎么保护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怕的。”她又不是第一次见到圣兽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类。”火萤不吝啬的夸奖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夸张,我们先去前面看看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到现在了还能想到她。

    火萤愣愣地看着君慕倾前行的背影,刚才宛若昙花一现的,那是君慕倾的笑容吗?明明笑起来挺好看的啊!

    越往前面走,君慕倾就感觉那种力量更大,地上抖动也越来越大,“这得多少魔兽,才能制造出这么强悍的震动,都感觉不到魔兽气息,地面的震动,就已经让魔兽不敢出来。”君慕倾感叹道,魔兽的力量是永远都无法估算的。

    人类总想这杀光魔兽,他们有没有想过,魔兽跟人类一样,怎么能杀的完,想杀光魔兽的,那就是疯子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这里面有比我还要厉害的。”她明显都能够感觉到那只最强悍魔兽的震动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原来她还知道谦虚的,不过力量比她还大的,那魔兽也一定不简单,这场魔潮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?

    &nbp

    ;一人一兽大步往前面走去,一路上都没有遇到魔兽,强大的力量,把魔域森林的魔兽,都震开了,在魔域周围行走的魔兽,都是不敢去里面的,等级也不算很高,甚至对它们来说,内部的魔域森林,那就是实力的证明。

    它们想进去,实力却远远的不够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多远,他们的都看不到身后的路了,还是没有看到魔兽的踪影,要不是地上的震动,君慕倾都怀疑这魔兽是不是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火萤紧张的看着前面,她就知道有强悍的魔兽来了,不知道是什么,而且总的来说,除了族长,她就没有再感觉到过这么强大的气息,难道这只魔兽跟族长一样,已经……

    不可能,苍穹大陆上,不可能有魔兽,能到达那个等级,不会的。

    “你摇头干嘛?”见火萤的表情越来越沉重,君慕倾就知道眼前的魔兽一定很难对付。

    圣兽都觉得比自己厉害的魔兽,怎么不难对付。

    “力量越来越近了。”火萤欲哭无泪地说道,她可不可以现在回去,好奇心害死兽,这么强大的力量,那魔兽还没有靠近自己,自己就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它的威压,要是它站在自己面前,她还不直接趴下去。

    “它在快速的靠近我们,而且是用过很快的速度,快到你都无法想象。”火萤扶着身边的树,身体摇晃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感觉到?”魔兽威压,太过强悍的话,人类也会感觉到威压的,可是她半点也感觉不到高级魔兽的威压,一丁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火萤迷茫地看着身边的人,“你不是人类吗?应该感觉比我还强烈的,为什么我变成了这个样子,你一点事情都没有?”她越想越纳闷,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人品问题,不对,兽品问题。”君慕倾认真地回答,继续往前面走去,她是半点威压都没有感觉到的。

    兽品问题!

    火萤差点没吐血,她兽品肯定好的没话说啦!

    还没走两步,君慕倾就停下了步伐,火萤抚着一旁的大树,疑惑地问答,“你做什么?干嘛不走了?”她的头好晕,震的好厉害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来了,干嘛要走?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语气平和,没有半点的恐慌和畏惧。

    她的话刚刚落下,闪到身影飞速而来,最前面的是蓝色的,紧接着白色,绿色。

    “水元素,光元素,风元素。”三只圣兽,难怪有这么大的震撼,后面还有神兽,这是魔域森林大军出动,还是魔域森林发狠过来什么事情,他们一个个全部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只魔兽都已经凝态成人的模样,他们飞速而来的身影,在看到君慕倾之后,慢慢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清风拂过,三个绝世美男慢慢现身,火萤看到这一幕都呆住了,早就忘记了那种不安,压抑,还有难受的情绪,只能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,不对,三只兽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一笑,要是没有见过寒傲辰,或者是不知道他们是魔兽,她一定觉得眼前的人,是绝世男子,只是他们跟寒傲辰一比,好像,还差个那么十万八千里才对。

    三个男子见到君慕倾和火萤,没有半点惊奇,其中一个反而还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说的没错。”白元素的魔兽缓缓开口,脸上露出一抹挫败。

    “真不明白,她为什么能够这么淡然,看她旁边的小魔兽,都已经看呆了。”风元素的魔兽摸了摸自己的脸,笑看着火萤,难道他们不够好看吗?这可是尽可能凝聚出人类最完美的男子了,不少魔兽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水元素的魔兽轻轻一笑,脸上的温柔显露无疑,对面眼前熟悉的少女,他迈出了步伐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他们三个到来,并没有出手,好像很早就认识他了一样,感觉到疑惑,她应该没有见过这么三只兽才是,他们干嘛看上去,很了解自己的样子?

    水刃无奈地看着自己已经离开的快五年的主人,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,想当初,那个实力并不是很厉害,却依旧狂妄的人儿,魔潮中,挥动火刃,水刃,斩杀魔兽的人儿,他脸上的笑容,就越发的迷人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回来了。”这句话,他想说,已经想了两年,但是那个时候,他还没有实力,

    闯出魔域森林。

    简单的六个字,让君慕倾只觉得一阵激动,冰冷的轮廓慢慢变得柔和。

    “水刃!”他终于回来了,五年时间,他真的变得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!”水刃斩钉截铁地说道,这五年的辛酸,都在“主人,我回来了”,而变得全部都值得。

    他回来了,如同四年半前的承诺,那个时候,它不过是是灵兽,跟在主人的身边的,主人让它和风刃离开,说是让他们更加的强大再回来,那个时候,他还不懂,只是主人让他做的事情,他一定要做好,渐渐的,在死亡之下度过,他才知道,的原来,主人要变强大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只有强者,才能生存在这个世界上,从那以后,他就一心想要变得强大。

    火萤惊讶的看着这一幕,君慕倾又认识!又是她的魔兽,能不能直接告诉自己,她君慕倾到底有多少只魔兽,多少只圣兽,她下次看到的时候,也不用露出这种表情。

    真丢兽脸!

    “呵呵!果然变得强大了。”能让火萤都感觉到晕眩的力量,也不知道他晋升到了什么级别,应该是圣兽,或者是圣兽以上,他是变异的魔兽,力量要比别的魔兽厉害一点。

    水刃温和一笑,转身看着自己的同伴,“主人,他叫观月,他叫乘风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没有太大惊讶,这些都是圣兽级别以上的魔兽。

    光元素的是观月,风元素的叫乘风,听到这两个名字,君慕倾囧了,想当初,她想破头,也没有想好给风刃和水刃想个什么名字好,结果按照他们的元素,才想了这么两个名字,现在魔兽自己想的名字,都比她想的要好。

    观月傲慢地说道,“我们只是跟水刃一起,没有答应帮你做事情。”他们才不会帮人类做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让你们做事情了吗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语气有些冰冷。

    观月微微一愣,这个人类……好像是想水刃说的那样,有点点的不同,可就那么一点点,不多。

    “水刃的主人,别理他,有什么事情,你就叫他做就好了,要是他不肯,我帮你揍他!”乘风大大咧咧地走到君慕倾面前,眼睛露出赤果果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个色乘风,看到好看的魔兽和女人,你就出卖兄弟!”观月狠狠地踹了乘风一脚,猥琐货!

    乘风一点都不在意,反正观月心疼他,是不会下狠手的,他相信。

    水刃站在一旁,看到自己的同伴都非常热心的和自己主人打招呼,赶紧走过去,“主人,你别理他们,他们就这样。”看到君慕倾就那么看着观月乘风,他还以为主人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只是想起了火镰和闪电。”他们两个也是经常这么吵架的。

    “火镰闪电!水刃,你干嘛不告诉我们,还有这么两只兽跟在你主人身边!”观月惊奇地问道,一个人类,到底有多少魔兽,风刃水刃,两只了,没有契约,现在又多了两只,这旁边还站着一只傻呼呼的!

    水刃无辜地看着面前的两个同伴,他也不知道火镰和闪电是谁,不过那应该也是主人的魔兽。

    “先别说这些,我想问你们,带这么多魔兽回来做什么?”君慕倾侧身一看,发现周围黑麻麻一片,居然都是魔兽,神兽那不就是十只,而是几十只,他们想做什么?

    水刃温柔一笑,双手负在身后,看着那些魔兽,“主人,这是我在成长的成果,它们不仅仅是我的手下,还是我的伙伴。”他永远记得,主人说过,自己是她的伙伴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你们的?”这么多!神兽都有几十只,然后灵兽,幻兽……他确定这不是搬家!

    “我们要离开魔域森林,当然要带上它们。”观月理直气壮地说道,这个人类居然一点都不害怕,他有种挫败的感觉。

    火萤看着那黑麻麻地一片,脚下一踉跄,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,这么多魔兽,这么多!全部都是他们的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没说,你有这么变态的魔兽!”火萤苦着一张脸说道,君慕倾本来就变态了,现在她的魔兽,带回来了这么多魔兽,这只是魔兽回归,不是魔兽大战?

    君慕倾眼角抽搐一下,她也不知道水刃回

    来会这么变态的,好像……风刃一直也有什么要告诉自己,可是他回来的日子,跟离开的日子,都不是很长时间,要说的时候,也总有事情,事情也就耽搁了下来。

    想到风刃,君慕倾脸色一僵,不会他也是有一大堆魔兽吧!

    ---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