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看着面前男子的闪躲,君慕倾冷冷一笑,手上的神鞭冷冷一旋转,蓝色的鞭子发出嗡嗡作响的声音,扭动着身体,冲破挡在自己空气,狂奔向前,犹如一条蓝色的灵蛇,扭动着自己霸气的身体,张开血盆大嘴露出锋利的牙齿,直接将空气撕裂,凶狠地扑向眼前的人类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力冲击着周围,树木都因为这些强悍地力量发生摆动,开始不停的颤抖,绿叶从空中不停落下,火红是身影在空中舞动,绿叶还没有碰到那火红的身影,就已经变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男子惊讶的看着君慕倾那犹如灵蛇的神鞭,匆匆闪身躲过飞身走到一旁,还没等他站稳,鞭子又尾随而至,丝毫没有给他留下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风焱站在地上,被这强大的力量冲击,逼得他不得不后退几步,身上的伤吃了丹药已经好了不少,可面对武士力量的冲击,他还是受不住,在最后迫不得已,才凝聚精神力来抵挡从君慕倾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。

    看着一路闪躲的人,赤红的眸子闪烁出冰冷的寒光,召唤师就算有天火神器在手,那不过也是浪费,看来,今天就要非常不好意思了,所谓的天火神器,也将要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一路闪躲的男子,哪里知道君慕倾的心思,他不过是召唤师,平时也会一点武士的招式,可那他也不是武士啊,哪里能发挥出武士的力量,该死的!没有人说过,君慕倾除了是斗技师以外,还是武士!

    看到那地火神器,在君慕倾手上,就像拥有了生命一样,不管自己走到哪里,它都能尾随而至,想到自己堂堂的大唤师级别的召唤师,栽在一个十四岁女娃娃的手上,那一个叫恨啊!

    “老子就不相信,我的天火神器,挡不住你地火神器的威力!”男子一狠心,决定不再逃避,不管逃到什么地方,那鞭子就像长了眼睛一样,一路尾随而至,还有什么好逃的,他就不信了,即便君慕倾是武士,自己的神器还是天火级别。

    堂堂天火级别的神器,要是挡不住地火神器的,那还神器还分什么等级!

    “挡不挡得住,试试就知道了。”冰冷的声音犹如腊月寒霜一般,敲进男子的耳中。

    太嚣张了!她君慕倾怎么可以这么嚣张!

    一直闪躲的男子,阴沉的目光露出一抹坚定,随即他没有犹豫地转身,大手紧紧握住宝剑,用精神力保护着自己的周围,不被君慕倾的武士气波伤到,阴狠地眼睛里面闪烁着毒光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才,得不到,就必须除去,武技双修,还能这么快的晋升,啐!她君慕倾想要逆天不成!

    男子摆动着身体,晋升里包围在他的周围,宝剑的顶端炫耀着金光,他挥动宝剑,划破一层又一层的力量。

    天火神器那也不是吹的,即便男子不懂得武士的招式,这几剑乱砍乱伐还真是划破了几道冲击的力量,他想依靠自己的力量,快速飞身到君慕倾面前,划破武士气波,这不过是第一道关卡。

    不过他好像忘记了,君慕倾不只是武士,她还是斗技师,更加已经到了尊者级别,这一招,对别人可能有用,只是在君慕倾面前,就显得那么的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在看到男子突然转身往自己飞来的时候,他的心思,已经被君慕倾看穿,殷红的唇瓣勾起一个冷酷的弧度,原本在空中飞舞摆动,舞动着长鞭的身体,突然动了。

    男子正想快速冲上君慕倾,可就在他抬头一看的那一刻,完全傻住了,君慕倾不但没有转身拉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,反而飞身往自己这边冲来,那矫健的身姿在绿叶中直冲而来,所到之处,从地上飞落下来的树叶,都被冲击变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周围的树木,因为这强大的气流,被狠狠冲击,有些冲击比较严重的树木,已经严重变得扭曲,树上的枝叶,也早就被冲击的一片不剩,剩下一个干枯的光杆在风中摇摆。

    在男子的注视下,那原本摆动身体的“蓝色灵蛇”,身体突然变得“僵硬”起来,弯曲的身体变得笔直,而长鞭的大小,正在……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男子没有停下动作,可心里已经极其的震撼,君慕倾的地火神器,居然是能自行转变神器形态的高级神器,在临君,这样的神器,也不过只有三个,君慕倾是从什么地方得到了。

    自行转变神器形态的神器,那是按照神器的持有者心意,来改变形态,只要是君慕倾能想出来的武器模样,它都能一一变幻出来,而且威力绝对不会减弱半分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狠狠啐了一声,一狠心,加快了身体前进的速度,如同一道流星划过。

    看到男子脸上的惊讶,君慕倾无辜地说道:“哎呀,你这么快就发现了呀。”手上的长鞭,已经飞速的在变幻回缩,谁都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样的武器。

    听到君慕倾的话,男子差点乱了步伐,玛蛋!她还能在无辜一点吗?这样要是还看不出来,那干脆他就撞死在这里,不用再打了!

    那火红的身影,如同火箭一样,直冲而下,一旁的风焱看在眼里,这些他深深的明白,君慕倾的实力深不可测,同样是直冲而去,她的速度,却比那个男子快了一倍不止,还有这么强大的力量,她,还是武士么?!

    男子一边冲击,还不忘看君慕倾手中神器的变化,现在已经没有了长鞭的摆动,他也感觉前面的路通畅不少,冲击而去的力量,也就更快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好像没有明白一个道理,暴风雨的前夕,总是平静的。

    在过一点点,三米,两米,快了!

    周围的一切,已经在疯狂的摆动,它们恨不得直接钻回地下,也不愿意经受这么恐怖才摧残,好好的一棵树,枝叶都没了,不过是生长在这里,挨着这两个人什么事情了,被虐成这个样子,血淋淋地例子摆在面前,谁还不恐惧。

    魔域森林平常那么多魔兽从这里走过,可是今天,一只都没有,那霸气的力道,早就已经震慑住它们,更别说这里还有两只圣兽,它们大摇大摆地从这里走过,那不是来找死的!

    君慕倾手上的神器还没有凝聚完全新的身体,那就不好意思了,这一战,她君慕倾注定了是输。

    男子得意地露出一抹笑容,挥动的着周中的宝剑,用自己的精神力包裹着元素,传到宝剑上面,淡淡的蓝色元素慢慢流动宝剑之上,金色的宝剑,更显得耀眼。

    就在男子得意的那一刻,他已经飞身到了君慕倾面前,他快速扬起宝剑,手臂狠狠摆动,用上全身的劲,挥动着手中的宝剑。

    “水刃!”银剑在君慕倾脚下划开,六行星快速转起,六颗五角星闪动着蓝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男子手中的剑还没有挥下,看到眼前的斗技,瞳孔不禁扩大,黑色的大眼珠子里面,映着那炫丽的蓝色,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,男子还来不及考虑,刀刃刺破肉骨的声音传来,水刃没入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君慕倾飞身落在地上,手中的鞭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她收起来,悠哉地看着从空中飞落的身体,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砰!”男子的身体狠狠甩在地上,他梗咽地呻吟了一下,看着没入自己身体的冰刃。

    “你卑鄙无耻!”男子恨不得马上跳起来,指着君慕倾狠狠地骂一顿。

    君慕倾叹息地摇摇头,走到男子面前,“我怎么就卑鄙无耻了?难道你不知道我是斗技师吗?斗技师在打斗的时候,使用斗技,那是再平常过不的事情,召唤师大人!”明明是召唤师,还非得要拿出一把破剑出来耍。

    阴谋啊!黑果果的阴谋!

    “噗!”一口鲜血从男子嘴中吐出来,他知道君慕倾是斗技师,可谁会知道她会出阴招!

    龙锁塔里的金龙,见君慕倾偷袭人家,还说出那么光明正大的理由,不禁嘴角抽搐,大家都知道君慕倾是双元素天才,也知道她拥有神兽,可是,又有几个人知道她腹黑的本事,绝对不会输给前面的两种。

    男子正想说话,空中又掉下一个身影,砰的一声过后,躺在了他的身边,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火萤煽动着翅膀,走到圣兽面前,“现在谁才是笨兽!”敢说她是笨兽,揍死他,揍死他,一边说一边踢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被火萤踹了两脚之后,圣兽再次吐出一口鲜血,他愤恨地看着眼前的一人一兽,要不是这个人类伤了他的契约者,它也不会受伤被这只笨兽踢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无语,火萤还能再天真一点吗?

    “呃…火萤,你别把他们打死了。”打死了,他们就会回临君大陆,到时候就麻烦了

    男子惊愕的看着君慕倾,她怎么对自己的事情那么清楚,君慕倾想怎么样,还是她也知道,如何能让他们身形俱灭吗?

    风焱慢慢走到君慕倾身边,看着周围一片狼藉,只是在心里感叹了一句,就没有了下文。

    “谢谢君姑娘救命之恩。”欠她的,已经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只是不想你因为我的原因,死在这个人的手上而已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,再说风焱死了,对她没有什么好处,那干嘛不让他活着,死了还是一件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风焱脸色惨白地笑道,“我知道,但是还要说谢谢。”不是她,自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。”君慕倾耸耸肩,他要说,谁都也拦不住,要说就随便让他去说吧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是剑宗的人,你要是杀了我,剑宗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剑脉愤恨地看着眼前的女子,先用圣兽牵制住他的契约兽,再来就是打伤自己,他一旦受伤,契约兽就会知道,同时也会来救自己,她的圣兽也就有机会攻击,卑鄙!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笑呵呵地看着眼前的人,“我听说过明宗,六色谷,就是没有听说过剑宗。”原来临君还有个地方叫做剑宗,看来还有很多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嘛。

    剑脉轻哼一声,“你当然没有听说过,临君一家二谷三宗,你区区君慕倾怎么会知道。”他得意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眼睛里面透着讥讽,好像在嘲讽她的无知。

    一家二谷三宗?还真没有听说过,不过现在看来,临君那边这六家降临的人,肯定不少。

    为了一块赤血宝玉,临君大陆那边的人,还真是大手笔,只是这样东西,他们是永远也不可能得到。

    “厚!你还挺横的是不是,要不要我也踹你两脚!”火萤指着剑脉吼道,当初就是这一人一兽偷袭她的,他们还好意思说君慕倾无耻,他才是最无耻的那个!

    看到火萤到现在都不忘自己被打败的事情,无比汗颜,人都在这里了,她难道害怕人家跑了不成。

    “淡定,淡定。”君慕倾拉住火萤,认真地说道,她现在是魔兽的样子,多踹两脚,人就死了,再说刚才中了那么多的水刃,现在全身流血不止,迟早也是个死。

    火萤听到君慕倾说话,才收住了脚,气愤地走到一旁,看着那只倒地的圣兽,蹲下身体,“你的契约者都要死了,那也就是说,你也快死了,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她眨了眨眼睛,天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火萤的举动,额上布满了黑线,她这是在得瑟什么?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死?”圣兽笑呵呵地说道,就算被他们杀了,他们也不会死,只不过是回去了临君而已。

    圣兽的回答,差点让君慕倾笑喷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两只奇葩兽,他们也太逗了。

    不会死就不会死,他得瑟个什么劲,不知道这样火萤会更加气愤,在君慕倾的注视下,果然火萤猛地站起来,又在圣兽的身上踹了两脚。

    直到泄了气,才慢慢扭头,她才发现,君慕倾刚刚看着她的举动,看到那冰冷红眸,火萤缩了缩脖子,慢慢走到君慕倾身后。

    风焱站在一旁,看到这一幕,都觉得非常的无奈,他突然发现,魔兽也挺可爱的,尽管他们看上去凶狠,也有人类的情绪,人类觉得看到魔兽非杀不可,这一直就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现在我们要怎么做?”留下这两个人毕竟是隐患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一笑,“让他们回去告诉雷家,凡事别做的太过头了。”不然这片大陆上,雷姓就会加快速度在消失,也不会再有雷姓存在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回去,这样好吗?”召唤师和圣兽,回去了,毕竟也是一个隐患。

    “你杀不了他的。”君慕倾若有所思地低头看着剑脉的丹田处,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,要他的命随时都可以,只是眼前的命,她并不打算急着要。

    风焱点点头,他的确是想杀不了眼前的人,他刚才说的一家二谷三宗是怎么回事,苍穹大陆有这样的地方吗?

    剑脉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“你不杀我?”这怎么可能,她不应该趁着这个机会杀了自己吗?为什么会停手?她心里是如何想的。

    他不会认为,君慕倾不知道不知道,只要捏碎他的元神,就能杀了她,只是她不想,他的元神才能完好的保存下来,她眼睛注视的地方,不就是元神的所在。

    只是君慕倾怎么知道的,是什么人告诉她这件事情?

    “要杀你,随时可以。”说完,君慕倾跳到火萤的背上,不再理会眼前的男子,“风家主不知道要不要上来?”要不是怕魔兽吃了风焱,她还真心不想拉他一起。

    风焱迟疑了一会,还是点点头,这里毕竟是魔域森林,现在没有魔兽,只是这些魔兽害怕圣兽的威压。

    不过,君慕倾的神兽不是金虎吗?那这只又是怎么回事?还是说,君慕倾的魔兽,远远不止一只,对了,这只魔兽能打败圣兽,是不是说明,这魔兽也已经到了圣兽级别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风焱震惊地看着火萤,这是圣兽!

    “这只魔兽的实力,不过是神兽级别。”看到风焱脸上的震惊,君慕倾淡漠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一直神兽级别实力的圣兽,是伤不到火萤的,不过有这个召唤师那就不一样了,他们两个一个主攻,一个偷袭,还有一把天火神器,要打伤火萤,这很简单。

    风焱点点头,他知道君慕倾看穿了自己的想法,跃到魔兽背上,风焱才知道,真么叫做震撼。

    剑脉看着君慕倾都站到魔兽背上去了,不禁松了口气,君慕倾是真的不打算杀他们,这样就好,这样就好。

    不过雷家,他才不是帮雷家做事,只是自己想得到风元素的玲珑而已,雷家算什么东西,还轮不到他帮他们做事情。

    “啊,对了,我还忘记做一件事情了。”君慕倾笑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剑脉心里涌出不安,他扭头看着旁边的天火神器,立马伸手去抓,他有种直觉,君慕倾的目标就这天火神器,只是他的手还没有伸出去,那蓝色的灵鞭已经飞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挥动灵鞭,现在就让眼前的人看看,什么叫做极品的神器!

    强劲的灵鞭挥过,狠狠地击打在金色的宝剑,又快速收回,君慕倾冷冷看了一眼地上的人,拍了拍火萤的后背,火萤立刻煽动翅膀离开。

    剑脉看着君慕倾的鞭子打过来,没有丝毫的紧张,地火神器击打天火神器,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,他可以完全放心自己的神器没有半点事情,然而地火神器打在他的神器上,如他所料,半点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圣兽慢慢起身,走到剑脉身边,慢慢将他扶起,剑脉起身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走过去拿自己的天火神器,他弯腰下去拿自己的神器,脸上洋溢着笑容,他的宝剑,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大手慢慢伸去拿自己的神器,只是手指才刚刚碰到那神器,神器就开始变成金色的碎末。

    剑脉脸色大惊,快速伸出手去拿自己的宝剑,和刚刚的情况一样,他刚伸出手,金色的神器,就变成一颗一颗的碎末,从他指缝中流出。

    “啊!”剑脉仰天大吼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他的天火神器,居然被君慕倾的地火神器给毁了!

    “我说过,不要掺合苍穹大陆的事情。”严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剑脉猛地转身,就看到剑锋站在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岚下!”剑脉连忙叫道。

    刚才的事情,岚下都看在眼里吗?那为什么不出手帮他,眼睁睁地看着君慕倾毁了他的天火神器!

    “来的苍穹大陆前,三宗答应我们的事情,没有一个人能做到,难道剑宗的事情,我也不能做主了吗?”剑锋目光凌厉地看着剑脉,他好大胆子,连他的话都敢不听,抢夺别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剑脉赶紧跪下去,“岚下饶命,剑脉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岚下怎么会这么护着苍穹大陆这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情不准说出去,你更加不准找君慕倾的麻烦,立誓!”铿锵地声音响起,剑脉身体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剑脉猛地抬起头,看着剑锋,岚下竟然让他立誓,这究竟是为什么,难道就为了一个君慕倾吗?

    “立誓!”剑锋冷冷重复着两个字。

    剑脉低下头的,不甘心地应道,“是,剑脉在此立誓,今天的事情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,也不会去找君慕倾的任何麻烦,如有违誓,元神破碎!”银白色的光芒从天上落下,没入剑脉的身体,天地法则形成。

    剑脉立誓之后,剑锋才转身离开,“最后一次提醒,找寻宝玉就找寻宝玉,不准再插手苍穹这边的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剑脉低头应道,不敢有任何的违背。

    离开的两人不知道发生的这幕,他们正用最快的速度往阴月城走去。

    空中显眼强大的气势笼罩在魔域森林的上空,圣兽一下的魔兽,都纷纷恐慌,不敢在踏出半分,在森林里寻找的人惊讶发现魔兽逃开,白子聪飞身往空中走去。

    他才刚走到空中,就看到那一闪而过的身影,他惊讶地看着一只巨鸟身上坐着地那两个人,其中一个,不就是他们正在寻找的风焱么!

    风焱已经没事了,还跟君慕倾一起回去阴月城,白子聪立刻飞身而下,告诉还在寻找的人。

    众人脸上都是一片惊喜,听说风焱已经跟着君慕倾回去,也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只是白子聪没有告诉他们,君慕倾是驾驭着魔兽,载着风焱回去的,那魔兽,并不是神兽金虎,尽管也是火元素,闪过的只是一道身影,他还是看清楚,那是一只飞鸟。

    君慕倾除了神兽金虎,还有其它的魔兽!

    这一点,让白子聪心里大为震撼,能让魔兽感觉到气息,都纷纷逃避的,除了神兽,还能有什么?!

    君慕倾带着的风焱飞到的阴月城附近,就跳下了火萤的后背,看着前面的城墙,火萤有些迟疑,她这个样子,不可能就直接走进城里,这会吓坏多少人类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。”君慕倾对着风焱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风焱没有迟疑,点头答应,君慕倾可能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他得先回风家,看看家里面有没有事情。

    风焱离开之后,火萤才慢慢拟态人形,然后迅速穿上衣服,那动作快到让人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类还真是奇怪。”火萤看着风焱的背影,皱了皱眉头,走到他身边,她会有种心酸的感觉,这样的一个人,怎么会让人感觉到心酸,就算是魔兽,她也是清楚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着火萤,“哪里奇怪了?”

    “他身上散发这浓浓的哀伤,给我的感觉,他好像不愿意做现在做的事情,只是为了某些原因而逼不得已,或者又是为了什么事情,他不得不这么做。”她就是这么感觉到了,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一笑,点了点火萤的额头,“你不会是爱上风焱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,是真的有这种感觉嘛!”火萤嘟了嘟嘴巴,本来她就是这么感觉的,君慕倾还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君慕倾没有多想火萤地话,大步往阴月城走去。

    火萤站在后面,看着君慕倾的背影,喃喃说道:“说不定,这些哀伤,还跟你有关呢!”说完,她才大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回到城里以后,君慕倾就看到君震在不停的张望,看到她走了进来,担忧的脸上,这才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混小子,你是不是去救风焱了?”君震走到君慕倾身边,好奇地问道,风焱刚刚才回来,她就回来了,说不是去救,他都不相信,她要是说不,那就是欺骗老人家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的看了一眼君震,轻轻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这个做的不错。”君震满意地点点头,现在看风家还得瑟个什么劲,自家的家主,都被他孙女救了。

    看到君震兴奋的笑容,君慕倾不禁翻了翻白眼,他这么激动做什么,这件事情那是由她而起的,当真以为她无聊到,要去魔域森林救人,对方还是一个大唤师级别的召唤师,还拥有一头圣兽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遇到了什么?”风焱那家伙死活都不肯说,简直就是可恨,长辈问话,他应该回答才对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只是平静的往前面走,就算是要告诉这个老家伙,那也不能在大街山说,刚才遇到的是一只圣兽。

    两个身影慢慢走远,阴月城的人直接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谁说君震不喜欢君慕倾的?

    谁说君震厌恶君慕倾,才会赶他们去芙水镇的!

    这就是谣言,看刚才那样子,君震是非常宠爱君慕倾的,不过君慕倾就好像对君震爱理不理的样子,这下这些人才知道,什么叫做谣言不可信,真的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君震和君慕倾往君家的方向走去,看到身边平静的人,君震心里那叫一个得意,曾经他就说,他君家的人个个是天才,偏偏那些人不相信,用这整个君家来威胁他,现在他已经和那些人切断了所有的来往,以后见面,只会是仇人。

    “小子。”君震迟疑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小子!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也是时候告诉你了。”君震双手负在身后,眼睛注视着远方,叹息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君震,轻轻点头,“好。”他早就该说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回答,让君震慢慢扭头,“小子。”他严肃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干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表现的激动一点吗?毕竟我要说的事情,是你一直想要知道的。”她对待外人淡定就好了,他是她爷爷,这么淡定,有点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君震,“你说不说,我早晚都会知道,那么激动做什么?”说完,君慕倾头也不会地大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君震瞪了一眼前面走去的身影,她还真是淡定了,可这会不会太淡定了!

    火萤站在一旁,偷偷笑了笑,大步跟上君慕倾的脚步,想要君慕倾表现的激动,君家老爷子怕是永远都看不到了,认识了君慕倾这么久,她都从来没有见到过君慕倾激动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人一兽回到君家,火萤就被君震打发走了,拉着君慕倾,他快速往书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地方,君慕倾很想说,要不要每次说话,都是在书房,这里真的有这么安全吗?

    “有什么侍寝更,你就说吧。”最终,她还是什么都没说,淡然地做到一旁的椅子上面,慵懒地问道,语气显得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嘿!你这小子……算了,我也不跟你计较,现在我们就说你想知道的事情。”君震叹了口气,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静静坐在原地,没有说话,等待着君震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其实君家,一开始的起源,就是临君大陆,那个时候我们不过是临君大陆的一个小派,先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要离开那边,所以一家人,穿洋过海几年之后,才穿过魔域森林,来到了这里,当时大陆上,并没有五大斗技家族,君家穿过那么多地方,剩下的人,也只是几个绝顶的高手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这一片大陆,决定在这里生存,直到这几个人纷纷大限的时候,他们才告诉自己的后背,君家原本就属于这边,他们的祖先也不过是好奇才到了那片土地,为了回来,他们不惜和万丈谷联手。

    万丈谷你应该也听说过,杀你的人,就是万丈谷的,开始万丈谷并不在意君家生存如何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他们知道了君家的实力。

    我们为了当初的情谊,总会敬他们三分,知道你七岁那年,他们看到你并不能凝聚元素,就直接下令让你离开君家,你父亲和我当然不会同意,只是那些人用整个君家来威胁我,你父亲不让我为难,才带着你们三个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君慕倾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她静静地坐在原地,冰冷的眸子一片沉浸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万丈谷。”君慕倾了冷冷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万丈谷的实力深不可测,他们更有凤凰守护,丫头,你可别莽撞。”这也是君震一直没有告诉她真相的原因,现在的她哪里是万丈谷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只怕,那里不仅仅只有凤凰。”墨莲不就是兽人一个,他们能有一个兽人,就能有第二个,第三个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”君震紧张的看着君慕倾,她一定知道了什么事情,一定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起身,看了君震一眼,“你能告诉我那边的事情,我很感谢,有些事情,我并不像告诉任何人。”说完,她漠然的往身后走去,一家二谷三宗,仅仅只有一个离万丈谷想得到君家?

    只怕里面还有不为人知的事情,不过她也不着急,总有一天,会摘掉全部的真相,着急也没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君震叹息道,她的锋芒的不应该只停留在这个地方,君家的重担还是压在他的身上比较好,至于,这丫头,她想做什么就去做。

    君家,永远会是她最坚固的后盾!

    君慕倾慢步往前面走去,万丈谷的人是怎么知道君家的一起,杀娘亲的人,其中一批是万丈谷的,那另外一批是什么人,为什么从那次之后,就再也没有追杀过她?

    一连串的疑问在君慕倾心里回荡,她深吸一口气,把这些疑问压在心里。

    寒傲辰要是在,自己会不会就知道这些人的阴谋了,想到这里,君慕倾微微一愣,寒傲辰在她身边久了,很多事情,她都觉得寒傲辰就能搞定,自己都不用出手,这点不好,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就算寒傲辰不在她身边,她也一定能自己查清楚事情,她不能太过依赖寒傲辰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没想到,你的身世还这么扑朔迷离。”金龙在空间里面说道,它绝对不是有意偷听,他们说话的声音太大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阴沉着脸,“下次你敢偷听,我就揪下你的耳朵炼器!”

    金龙立马打了一个冷颤,赶紧闭上嘴巴,不再说话,它什么都没有听到,什么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这些年跟在君慕倾身边,尽管待在这个地方,不能出去,还是有很多事情看在眼里,对于某些事情,君慕倾绝对是说到做到,一点都不会来假的,为了自己的兽身安全,它还是沉默一点比较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哼一声,现在她知道了自己一直想知道的事情,不但没有觉得放松,反而更加的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君家跟这两块大陆,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这边的先祖好奇那边的世界,死了不少家族的人,在那边好不容易安定了下来,那边的先祖又想着回来,又死了好多人,还欠下别人人情,这才回到了这片大陆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多此一举,没事找事做!

    走出来的君慕倾才想起来,君震只是告诉自己君家的事情,还有外公的事情没说!

    该死!她怎么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!

    “孙孙小姐。”君单叫了一声,大步往前面走去,表情还很急忙地样子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君慕倾冷冷叫道。

    君单惨淡地闭上眼睛,慢慢停下脚步,表情那叫一个悲剧,好不容易他扯出一个笑容,笑呵呵地转身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孙小姐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君慕倾慵懒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啊,怎么会发生事情,一点事情都没有。”君单赶紧摇头,孙小姐是怎么知道发生事情了,他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?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慢慢走到君单身边,“你知道什么叫做人棍吗?”带着丝丝凉意的声音传出来。

    君单咽了咽唾沫,赶紧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不过听上去,很恐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人棍呢就是先把人的两只手剁了。”她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单缩了缩脖子,手迅速放到身后,目光笔直的看着前面,他不要被剁手!

    看着君单的动作,君慕倾露出一抹笑容,这还不是没有事情瞒着她,看来在某些人,很想被做成人棍。

    “然后再把两条腿砍掉。”君慕倾低头看了一眼君单的双脚。

    脚!

    君单脸色苍白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脚,脸色变得那叫一个悲惨。

    “你再不说,直接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,孙小姐是这样的,君家的人在街上跟雷家的人发生了冲突,我现在正要回去告诉家主,让家主想出一个办法,因为对方有很厉害的高手在帮忙。”君单双脚打颤,闭上眼睛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他真的太不容易,每天跑腿不说,还要被家主和孙小姐双重的威胁,这样还不止,他还要想尽办法,做好两个人交代的事情。

    天下间,还有谁有他这么悲剧。

    君家人跟雷家人打起来了啊!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若有所思地转身离开,赤红的眸子溢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来晚了,嗷呜…今天我们这边打雷,甜甜都不敢开电脑,所以今天才会晚更新的~(>_<)~

    推荐好友文文:空间之医妃冲天文/十二番帆

    一个是城内的顶尖大夫,开膛破肚她习以为常,诊费惊人响彻全城。

    她,是救命的菩萨。

    一个是逃难的落魄皇子,抽皮扒筋他毫不犹豫,地下刑堂人人悚然。

    他,是索命的阎王。

    当他们间隔十年,在逃难的城市传出断袖之名,

    所有人集体烧香:叶大夫快收了秦变态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