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慕倾见自己的力量压制不住小黑点,干脆也就放弃了,她一直都没有注意到那飞出去的灰色气波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这淡淡的灰色慢慢没入魔兽群中,就再没有反应,空间里的小黑点也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囧了,刚才让它停下,它不停,还无比得瑟,现在没有让它停,它自己就停下来了,小黑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血魇在空间里面也疑惑,小倾每次有这种震撼的力量,都是小黑点,难道,空间涌进来的也是吗?

    小黑点突然停下来,君慕倾用精神力又探视了一下,还用精神力戳了戳,它依旧没反应,要不是翻滚的力量,让她现在还觉得身体在痛,一定会以为刚才那一幕是幻觉。

    其它元素,还有金乌火都离黑点远远的,无比的畏惧。

    玛蛋!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元素和金乌火都这么畏惧,还没有一个人能知道!

    “吼!”嘶吼地声音再次响起在耳边,君慕倾猛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看着前面涌动的魔兽,君慕倾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,凶兽的力量要比魔兽的厉害,这样下去,还有几只魔兽能赢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慢慢走到空中,君慕倾犹如王者一般,俯身注视着地上沸腾的魔兽。

    上百只凶兽踏着铁蹄一般的步伐,每走一步,地上就会出现裂缝,它们目光狰狞地注视着前方红色的身影,它们恨不得立刻把她撕碎,这个人类身上,怎么会散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!

    “吼!”凶兽朝着君慕倾怒吼一声,还不往将威压也散发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它们的兽威怎么能比上血魇的,那飞到一半的兽威,被血魇瞬间就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君慕倾还是感觉到了明显的冲击,魔兽的威压从四周散开,她在心里不免咒骂一声。

    魔兽的力量,人类无论如何都是比不过的。

    躲在一旁的人,被强大的震倒在地,半天都不能再次站起来,看着远处的黑压压的魔兽群,他们也只能任由自己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凤鸣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慕容五味勉强位置住了平衡,才没有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慢慢从地上做起啦,他就没有慕容五味那么好运,直接摔了个狗吃屎,他都不知道这是君慕倾故意的,还是有有意的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从现在看来,君慕倾的实力,绝对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。”慕容凤吟趴在地上,满头黑线地看着远处,大哥还能做起来,他现在可是直接就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萧乾坤见站不起来,直接就躺在了地上,“她要是简单一点,慕容城就已经毁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这次,要不是有君慕倾在,他们现在早就已经被魔兽吞噬。

    曾经那些自恃甚高的炼药师,而如今已经变得狼狈不已,他们看不起的斗技师,却在救他们,在力量的面前,他们才发现,炼药并不是真正强大的事情,实力才能超于一切。

    魔兽开始冲击起来,君慕倾站在空中,也任由它们去,她不是魔兽,不会指挥魔兽之间的战争。

    凶兽那边更加没有指挥战斗的人,和高级魔兽,眼前的打斗,乱的毫无章法。

    普通魔兽在那强大威压之下,目光坚定地看着面前的凶兽,君慕倾没有靠近它们,她知道自己身上散发这血魇的威压,太过靠近,这些魔兽就会畏惧恐慌,更别说还要跟这些凶兽战斗。

    差不多两百只魔兽,对抗不到一百的凶兽,君慕倾此时却一点底都没有,凶兽大部分都是灵兽级别,她这边的普通魔兽,灵兽比凶兽少了一半,这样打下去,一定会很吃亏,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能用最快的速度,打败这些魔兽。

    血魇在空间里面紧张的看着外面,要是它恢复力量,冲破封印,哪里轮到这几只区区的凶兽在它面前放肆!

    震撼地庞大气势弥漫在慕容城各处,犹如山岳压顶一般,笼罩在众人头上,慕容城的人只感觉透不过起来,凶兽现在的目标,不再是慕容城,而是眼前的魔兽和站在魔兽上空的人类。

    对面的凶兽,虎视眈眈地看着前方,这让慕容凤鸣和慕容凤吟,心里都开始担忧,最开始他们心里是震惊的。

    他们惊讶君慕倾能将魔兽分成两派,甚至自己操控的是多的那边,可是他们没有看到君慕倾脸上放松的表情,反而一张小脸变得更加的凝重,随之而来,他们就只有深深的担忧。

    慕容城的人,上千人,现在剩下的不到一百,其余的不是被魔兽吞噬,就是被魔兽踩成了血浆,能剩下这么一百不到的人,已经是非常难得。

    “这,君慕倾怎么能够自己号令魔兽!”这还是人吗?

    自己号令魔兽!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,他们瞪大眼睛看着远处,就怕错过什么

    慕容家的人也死了一大半,刚才在慕容家讥讽君慕倾的人,都消失在了慕容家的队伍当中,剩下的人,小心翼翼地站在原地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天空,心里也不敢相信,这是真的,但是他们看到就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樱地传来的事情,是真的,君慕倾曾经号令魔兽,将光殿夷为平地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也看到了,那就不只是传说而已,那些人一点都没有夸大,那是真的!”曾经他们还不相信!

    “靠!这简直就是变态!”

    震撼的声音一波接着一波,呆滞的目光,已经说明了一切,慕容城的人哪里见过这么震动人心的场面,他们早就已经吓傻了眼。

    他们中间,高等级的炼药师是有很多,可最高等级的斗技师,也不过是上尊斗技师级别,唯一一个上尊斗技师,还是慕容五味,其他人不是停留在大技师,就是幻技师,技灵师的人都很少。

    在斗技师少的可怜的慕容城,他们经不起摧残,以前他们依靠着丹药,有高手相助,只是这次,别说高手不敢来慕容城,他们就算是得到了消息,慕容城也已经变成了废墟,在时间上,他们无法立马赶来。

    并不是每个家族,都像君家那么大手笔,即便是君家,上次送魔兽出阴月城的时候,他们的也已经用完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空中,俯身看着气势汹汹,准备随时撕咬,杀伐。

    她探了探自己元素空间,她惊讶的发现,小黑点的颜色明显的淡了几分,这会不会再是浓郁的黑色,而是黑灰色的,尽管还是黑色,已经没有那么浓郁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就在君慕倾闪身的瞬间,地上的魔兽,散发出磅礴地威压,慕容城再次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砰!砰!”魔兽仰头的狂吼,气势直冲云霄,凶兽身上也沸腾着浓郁的杀气,仿佛要将天地焚杀毁灭!

    魔兽和凶兽撞到一起,那力量好比山崩地裂,惊天的声音,将周围都震开了一圈强劲的气波,气波从周围散开,所到之处的东西,都变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这是魔兽和魔兽之间的战斗,上百只魔兽同时发出的震撼,在魔兽世界里面也许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但是在人类的世界里面,这还是第一次,更加恐怖的是,主导这一场战斗的,并不是魔兽,而是一个人类。

    看着空中的身影,慕容城的人心里只觉得深深震撼,不管用多少的词汇,都难以表达他们此时此刻震撼的心情,人类主导魔兽大战,前所未有,前所未有!

    这明明是不可能的事情,可在眼前的人手里,却真真切切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看着远方的上百兽影,君慕倾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“如果,将召集凶兽,是不是比普通神兽还要厉害?”那沉寂的声音,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。

    空间里的血魇,听到她的喃喃自己,大声叫道:“小倾,你怎么了?你想收这些凶兽!”这些凶兽,只想杀尽天下人,怎么能够让它们听从号令,这不是普通的魔兽,而是杀气汹涌的凶兽!

    “我就是说说。”君慕倾猛地回神,也为自己刚才的想法吓了一大跳,她居然想让凶兽听自己的,她都觉得自己疯了。

    血魇叹了口气,“小倾,你别多想,就算能让凶兽听你的命令,可现在你的力量还不够。”让凶兽臣服,方法也和让普通魔兽一样,只是那种威慑的力量,一定要能够震慑住凶兽。<b

    r>

    原本它是可以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,空间里面强悍的力量,越来越浓郁,它的力量好像被什么东西吸走了一样,简直就是该死!

    君慕倾刚想说什么,原本就已经不平静的元素空间,再次变得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她明显感觉到这次小黑点又变得更加的兴奋,它好像随时会冲破元素空间,狂奔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靠!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,刚才还好好的,又开始!

   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!故意跟她作对!

    “你最好给我安静下来,不然以后就再也不给你元素吃!”君慕倾眯着眼睛威胁道,她已经无计可施了,只能用这个办法试试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,让原本就已经沸腾的空间,再次变得暴动起来,这让她很头痛,这小黑点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更加沸腾的元素空间,让君慕倾一阵头疼,这家伙软硬不吃,它到底想怎么样!?

    而此时地上凶兽和魔兽的大战,已经处于白热化,很明显魔兽已经吃了大亏,要是凶兽再不住手,这些魔兽就要全军覆没,君慕倾当然也知道的事情的严重,可这该死的小黑点,这个时候给她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谁能告诉她,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!君慕倾再次在心里呐喊,就是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血魇嘴角抽搐地看着君慕倾,她以为这小黑点是圣灵兽啊,不给她吃,她就乖乖听话,然后就再也不敢蹦跶了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!

    地上再次传来震动,君慕倾眉头皱起,赤红的眸中也露出了不耐烦,这样下去,她哪里还有那么多时间跟这些凶兽耗下去!

    君慕倾转变的情绪,让元素空间里面的小黑点更加兴奋,它汹涌地在空间里面转达,有仿佛是在舞动,淡淡的灰色慢慢渗透出来,强大的力量,在君慕倾身上猛地扩散开来!

    “小倾!”血魇叫道,空间的力量,突然就变得更加的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这熟悉的力量,血魇猛地惊醒,这力量就是从君慕倾身上散发出来的,发现了这一点,那一切事情都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难怪它在和小倾形成契约的时候,明显有压抑的感觉,还有一些说不出的奇怪感觉,后面接下来,它偶尔都能够感觉到,只是,这会不会太奇怪了?

    她身上这么强大的力量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

    难道说,她以前不能凝聚元素,都是因为这股力量的牵制吗?

    太多的疑问在血魇心里,只是现在不是问着一切的时候,只怕就连君慕倾自己都不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君慕倾赤红的眸子,冰冷的注视着地上的凶兽,她身上逐渐散发出红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这强大压抑地慕容城里面,此时又多了一种威压,而这种威压,还是从君慕倾身上爆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此时哪里还听得见别人的声音,君慕倾感觉自己在一个奇妙的世界里面,完全都不知道自己身上爆发出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这个力量,就连凶兽,都僵在了原地,惊讶的看着空中那个红色光点。

    此时君慕倾身上周围散发这红色的光芒,普通魔兽不管是受伤的,只剩下一口气的,都赶紧匍匐在地上,面对那强大的震慑,它们半点反抗都不可以,凶兽感觉自己浑身发颤,它们竭力不让自己跪下去。

    凶狠的目光,恨不得立马就撕裂眼前的人,眼前的人类一而再的释放魔兽的威压也就算了,现在更加是释放出能撼动它们的威压,她到底是什么人!

    所有凶兽怒瞪着君慕倾,它们艰难地挪动步伐,可才迈出一步,身体就仿佛被限制了一样,再也迈不出第二步。

    “吼!”凶兽沸腾,可不管如何,它们都不能再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普通魔兽匍匐在地上,恨不得直接把地砸一道缝隙出来,然后直接钻进去,就不用承受这么强大的威压,它们欲哭无泪地看着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谁能告诉它们,为什么一个人类的身上,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!

    波涛汹涌的红光一飞冲天,直入云霄,磅礴的气势回荡在天地之间,地上的人被严重的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br>“天!这是真的吗?”慕容凤吟呆滞地看着空中的身影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慕容五味更是感叹,他活到这把年纪,但是这样的一幕,还是第一次看见,要是以前听人家说起,他只怕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那红火的身影,站在空中,如同一道最绚丽的光芒,充斥天地。

    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君慕倾,不知道魔兽已经停止了涌动,就连凶兽都变得安静下来,尽管凶兽不服气君慕倾,不服气眼前的人类,但是在强大的威压面前,它们还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到空中的红点,纷纷倒吸一口气,心脏在强烈的跳动,他们赶紧闭上嘴巴,生怕自己的心,就这样从嘴巴里面跳出来。

    那一丝没入魔兽群中的灰色气波,再次慢慢显现,它流淌在魔兽群中,所到之处,魔兽就会变得惊颤万分,匍匐地更深。

    凶兽全身颤抖地看着灰色气波,它优雅地穿梭在魔兽之中,明明是那么的平常无比,可力量,却让它们有着深深的畏惧,看着灰色气波,它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,只知道它的力量异常强大。

    “小倾!”空间里的血魇再次叫道,它压住心里的不适,用自身的力量,和空间突然而来的力量抗衡。

    别的魔兽连动都不敢动了,血魇还在不停的对抗,看他的样子,这力量对它有些影响,却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君慕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看着周围的火红,她感觉到一些不一样的感觉,还感觉到了一些强大无比的力量,她很想伸手过去抓住这些力量,不管她如何伸手,却也抓不住。

    还在拼命想抓住力量人儿猛地惊醒,“该死,凶兽不是还在涌动吗?怎么到这里来了。”她赶紧摇头,不想让自己在沉浸下去。

    火红的力量在君慕倾周围肆意,火红的发丝伴随着同样颜色的衣袍,在空中肆意废物,强大气场在她周围充斥,变得更加的肆意狂妄。

    那火红的光芒,染红了天际,整个天空好像都被这力量所感染,变得赤红火热,天际仿佛都被火烧起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地上的不管是人还是兽,看到这一幕,心里都有这同样的惊诧。

    天像是被血染了一样,就连飘过的白云都变成了火红色停留在原地,谁能告诉他们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突然天就变成这个样子了!

    君慕倾到底做了什么神情,她身上为什么会发出红光,不仅仅是这样,所有魔兽见到这红光,都匍匐在地上,上百只魔兽的威压已经消失,可更加强大的威压,却紧紧笼罩在他们头上,那比上百只魔兽的威压,还要让他们感觉到压抑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心里已经字翻江倒海,看着这么震撼的一幕,简直就是傻眼了,他知道君慕倾很强,甚至是非常强,却从来不知道,她可以强的这么震撼。

    上百只魔兽朝她膜拜,匍匐在地,君慕倾站在上空,刹那间,会以为她是站在上位的王者,接受着百兽的礼拜臣服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在心里感叹,可他觉得更多的就是苦涩,她的脚步,自己是如论如何都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缓缓睁开,透着寒冷冰霜,地上匍匐的魔兽,已经紧紧贴在地上,凶兽也经不住那强大的力量,软了身体,半跪在地上,尽管它们很不乐意自己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”冰冷轻盈地笑容仿佛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。

    魔兽听到这个声音,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,它们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畏惧眼前的人类,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,的确是让它们恐慌,甚至是颤抖。

    不服气的凶兽听到这个声音,神情微微一愣,眼睛里面闪烁着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将近三百只,死了一半。”君慕倾俯身看着地上的魔兽,嘴角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简单的几个字,让地上人和兽,又变的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尼玛啊!君慕倾到底想做什么!至少告诉他们一声啊,别让他们这么纠结好不?

    只是,这哪里只是紧张纠结,更多的是颤抖,君慕倾到底做了什么禽兽的事情!

    慕容城的人纷纷汗颜,看着魔兽这么紧张,弄得他们都很紧张啊,这气氛会不会太紧张了一点,还有君慕倾到底做了什么,

    为什么能让百兽拜服?

    靠!这还是人吗!?谁能告诉他们,眼前看到的是不是真的!

    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慕容城的人,在很久很久以后,看到过这一幕的人,还时不时的想起今天看到的这一幕,百兽匍匐在一个十四岁的小女面前,一切显得那么的合情合理,他们在旁边看着,没有感觉半点的突兀。

    每当想起的时候,他们就会感叹,都深深地为这个少女折服,不过这一切,都已经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夜幕慢慢降临,可是天上火红的光芒依旧没有散去,那光芒仿佛就连月亮都被感染了一样,月色当中,也带上了淡淡的红色。

    凶兽愤怒地看着空中站着的人,她这一下午,居然什么都没有做,就只会用威压震慑它们,这个人类到底想怎么样,它们现在已经浑身无力,在这样这样下去,它们真的会拜服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,是不是已经恨透了给人类当奴仆的日子?”冰冷的声音,如同冰泉一般,缓缓流进凶兽急躁的心里,君慕倾冷冷一笑,轻启红唇。

    凶兽都没有开口说话,但是眼中的愤怒,已经很好的说了它们心里话,它们当然早就恨透了,不然这做城市也不会被它们毁了。

    “我如果说,再没有人这样对待你们,你们还会杀人吗?”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,慢慢往地上走去,强大的气息在周围扩散肆意。

    所有凶兽和魔兽都呆住了,不会再有人这么对待它们?这是真的吗?人类那么可恶,恨不得它们永远臣服在他们的脚下,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它们?

    眼前的人类真的很特别,敢在凶兽面前说话,她还是第一个!

    笑话,谁看到凶兽,不是直接就斩杀了,她居然说没有人再像之前那样对待它们…

    “你们不相信?”她挑挑眉头,赤红的眸子溢出几分笑容。

    “吼!”终于有魔兽忍不住了,它们又何尝想变成凶兽,但是只有变成凶兽,才能杀光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已经杀了这么多人类,是不是已经解恨了?我放你们回森林,是不是就不会再大开杀戒?”君慕倾慵懒的说道,这么一下午就跟它们大眼瞪小眼,真的累了。

    魔兽都在心里狠狠啐了一声,都用这么强大的威压来震慑它们,要是他们不答应,不就是死路一条,这中间还有的选择吗?

    黑夜中,魔兽拜服在少女面前的情景特别耀眼,少女身后的红色月亮,挂在所有人的头上,这怪异的一幕,不仅仅只是慕容城的人看到,慕容城外的村镇城市的人,更加是清楚看到。

    只是,谁也不知道月亮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吼吼!”这些人类怎么会放过它们?

    “我放过你们,他们不敢说话。”君慕倾想都没想,就回答了魔兽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吼!”真的?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她不耐烦地点点头,又耽误了一天,她还要回阴月城。

    “嗷~”那你身上的力量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

    力量?君慕倾皱着眉头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,“应该是我本命契约兽的。”能让魔兽膜拜的力量,那肯定就是血魇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。”血魇鄙夷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它都想这力量是自己的,可恶啊,被这一层封印住自己的力量,它都感觉到一点点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君慕倾惊讶的看着血魇,这威压不是它的,能是谁的?

    “吼吼!”魔兽的吼声拉回了君慕倾的思绪。

    让我们离开也可以,可是你必须要送我们到魔域森林,不然我们是不会离开的,凶兽即便是再不情愿,它们现在也知道,现在不能跟眼前的人抗衡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了,她慢步走到魔兽面前,“让我护送也可以,但是你们要立誓,不准再回人类世界杀人,不准伤害我半分。”笑话,就这么送它们回去,要是半路上,它们反悔了怎么办?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,让魔兽都迟疑了,它们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是说她太聪明,还是太精明!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不答应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君慕倾无辜地耸耸肩,眼中闪过狡黠的笑容,可是她身上的力量,不是血魇爆发出来的,那会是谁?她自身应该没有这种力量才是。

    “吼吼!”狡猾的人类!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君慕倾漠然轻笑。

    靠!魔兽全部被君慕倾塞住了,这太不要脸了,谁夸奖她了!魔兽们狠狠地啐了一声,眼前的人太不要脸了,不过……她跟其他人类不同。

    血魇在空间里面听了,都不禁嘴角抽搐,这样的话,她都能说是夸奖!不过,她什么时候懂兽语了?这些魔兽说的话,它都没有解释,她就听懂了是什么,简直就是对答如流嘛!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这些魔兽不急,她反正也不急,看谁能撑到最后。

    凶兽咬咬牙,魔兽当然不会随便进入人类世界大开杀戒,它们就不一样了,这个人类的誓言,就是冲着它们来的。

    几经思考下,凶兽们开始低声嘀咕,最后一滴血从掌中落下,银白色的光芒没入它们身体,天地法则形成。

    它们不知道怎么的,会不由自主的相信眼前的人类,那不仅仅是威压的作用,而是它们感觉到眼前人类的话,能够让它们信服,特别是那一双赤红的眸子,更让它们不由自主的信服。

    很好!见魔兽都乖乖配合,君慕倾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远处慕容城的人看到这一幕,僵在了原地,他们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君慕倾跟魔兽在说话!好像魔兽还立誓了!还是血誓!

    玛蛋!这会不会是看错了!还是他们眼睛花了!

    这,这这!这怎么能让他们相信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?!

    君慕倾禽兽一类的!不然能能和魔兽说话,她知道魔兽说什么吗?只是他们看那样子,好像魔兽说什么,她都知道,而且一字不漏地全部回答,他们到底在说什么?

    “儿子,你没说君慕倾这么变态的!”慕容五味欲哭无泪地看着前面,这会不会太彪悍了一点,太变态了一点,太禽兽了一点!

    这些年也就传来君慕倾拥有神兽的事情,然后有变态的天赋,也没有听说她能够号令魔兽,甚至能让魔兽臣服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早就一阵凌乱了,他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,他更想知道君慕倾是怎么做到的,这简直就是逆天的节奏,人类号令魔兽的,她是第一个吧?

    萧乾坤早就已经看傻了了眼,有没有搞错,君慕倾会不会太牛逼叉叉了,就算她天赋在高,那也是斗技啊,谁能告诉他,眼前和魔兽说话的人,是不是君慕倾!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,比君慕倾号令魔兽,更让人来的震惊,所有人简直就已经是呆滞状态,大脑都停止了思考,他们无法想象,人类和魔兽也能说话。

    被惊吓的何止是慕容城的人,锁龙塔里的五爪金龙还没从那力量的震撼中回神,就听到君慕倾和魔兽说话,直接就傻掉了,连准备要说的话都忘记了,就傻愣愣地注视着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震撼啊!惊天啊!

    君慕倾那个禽兽!能和魔兽说话!

    就在众人震撼的时候,君慕倾的身影已经往慕容凤鸣这边走来,周围强大的气势也在慢慢回收。

    君慕倾惊讶地看着自己元素空间的小黑点,她无法相信,刚才震慑住魔兽的力量,是小黑蛋散发出来的,她不禁又用精神力戳了戳小黑点。

    小黑点傲娇地“抖”了一下身体,在慢慢收回散发出去的威压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君慕倾不禁狠狠地啐了一声,丫的!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力量强到吓人也就算了,还这么神秘,血魇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那强大的威压收回,月色也开始恢复正常,君慕倾身上的红光也在慢慢消失,魔兽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它们都不知道,眼前的人类,为什么能够这么变态,那力量,居然能够震慑住它们,她说是她契约兽的力量,可它们更觉得,这是她本身就拥有的,那种…仿佛王者一般的霸气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的力量,魔兽还不禁发抖,真的是太恐怖了!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走到

    慕容凤鸣的面前,可他活像见到鬼一样,猛地后退一步,她不禁翻了翻白眼,才一会不见,她没这么可怕,能让慕容城大公子,对她这么害怕吧?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慕容凤鸣紧张地问道,难道她是想来杀人灭口的。

    “不干嘛,就是来告诉你一声,慕容城我收下了,至于这里,我要在最短的时间里面,看到它恢复原状,矿石不够,就去找皇城墨家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,皇城墨家,也不知道那个很关心她的伯母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张开嘴,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不够矿石去找皇城墨家,她当墨家是也是她家的啊!

    “我说的话,你听到没有?”君慕倾冷声问道,他们一个个这是怎么了,看到她,都好像看到鬼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哪里知道,刚才那一幕,已经让众人心里大大受到了惊吓,看到她走过来,当然像是见到鬼一样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呆滞点头,到现在他都没有想明白,皇城墨家跟她有什么关系,难道墨家也跟他们,直接把自己家送给君慕倾了?可是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慕容城你就自己打理好吧。”说完,君慕倾漠然转身,慢慢往空中走去,魔兽慢慢跟在她的身后,那场面,极其轰动。

    慕容城的人,愣愣地收回目光,刚才君慕倾说什么?慕容城,她收下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尽管这些人心里有再多的疑问,也不敢轻易开口,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他们的心里久久都不能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带着魔兽往慕容城外走去,震动了整个慕容城,反正慕容城已经被毁的七七八八了,她也不在意多毁点,阴月城那次是城里太多的人,要是魔兽想现在这样走出去,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慕容城又不一样了,这里已经被毁了,再多毁一点,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血魇坐在空间里面,看了一眼君慕倾,沉声说道,“我这几天要闭关,大概十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没有问理由,一口就答应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那区区的力量竟然能限制住我,我还真是不乐意了,哼!”血魇的声音逐渐消失在空间里面,语气还是想以前那么傲骄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往前面走去,血魇还是那么傲娇,不知道什么为什么,她总有感觉,血魇经过这次,会变得更加的厉害,那力量会比自己这次还要轰动。

    可是她连自己这力量从什么地方来的都不知道好伐,它傲骄个毛线啊!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加快步伐,五角金龙地声音又在耳边响起,“你什么时候懂兽语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懂兽语了?”君慕倾疑惑地反问,兽语这东西,她怎么会懂。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跟魔兽说话,是怎么回事?”金龙无语的看着君慕倾,她不会是连自己懂兽语都不知道吧?那她刚才还跟魔兽说话?

    她刚才跟魔兽说话,魔兽不是用人类的语言吗?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可是堂堂的五爪金龙,连这个都听错的话,那就白活了。”金龙得瑟地报着自己的家门,换来的却是君慕倾的一阵鄙夷。

    “再厉害,你也是被人抓到这里面的。”自己都在锁龙塔,得意个什么劲,也不知道它在做蛋的时候,得罪过什么人,居然会把它关在这里面,真是个悲剧。

    金龙顿时被塞住了,它把头扭到一旁,不再说话,心狠狠的被伤了,她干嘛老是戳兽痛楚。

    太欺负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眼中闪过一抹疑惑,是吗?那些魔兽说的是兽语,而不是人话?可是她听到的明明就是人类的语言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会不会太怪异了一点?

    她任由自己的身体往前面走,缓缓闭上眼睛探视着元素空间,反正魔兽已经立誓,她也没有什么好担心,它们会有什么其它动作。

    元素里面的小黑点此时已经平静了下来,它又变回了那浓郁的黑色,不再像刚才那样,还有灰色的光芒在周围环绕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害是个什么东西?”君慕倾在心里问道,她不知道谁能够回答自己这个问题,灰色的黑点在元素空间转动之后,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力量又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个小黑点尽管平时会吸收她一点

    元素,现在却让她实力提升,一连晋升了好几级,这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太多的疑问在君慕倾心里,没有人能够解答。

    魔兽跟在君慕倾身后,不敢有其它的动作,凶兽就不一样了,它们是不是的在周围捣乱,凶兽和魔兽已经不是一个级别了,今天换成是其他人,这些凶兽就都已经死了,没有人会冒险让凶兽活下来。

    一只都不敢,更别是几十只凶兽。

    这一战,死了将近一半的魔兽。

    这一战,慕容城迎来的,将是一个全新的慕容城。

    这一战,君慕倾的名字,将在苍穹大陆,添加更加光辉的一笔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重生至尊邪瞳文/蓝凌薇

    亲人相残只为一枚玉佩,二十五岁的秦子璇重生回到十岁。

    重活一世,她发誓寻找父母考古失踪真相,凭借那一副别有洞天的双眼,查出父母下落。古旧玉佩认主,父母失踪之事发现可疑之处,身上的异能也逐渐出现…

    兄妹欺辱,她一一化解,害她性命的毒蛇,终将自食恶果。

    对仇人,她邪佞腹黑,无情冷静!

    对朋友,她出生入死,护短至极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