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吱吱,你给我站住!”冰冷的声音传来,众人眼前一花,就看到紫色的身影后面跟着一道红色的身影,那速度尽管追不上紫色身影,却也快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对于这突然而来的变故,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直到两道身影消失,他才移动步伐,慢慢跟上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跟在吱吱身后,她不知道为什么吱吱一下子会这么激动,以她对吱吱的了解,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就离开自己,一定是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看着脚下的房屋,她都不知道自己追了多远,不过她明显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,随着她越走越近,血腥味也变得更加的浓郁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露出疑惑,她现在几乎可以确定,吱吱突然的暴燥,一定是因为这血腥味。

    紫色的身影在前面停住,君慕倾也放慢了脚步,她没有吱吱那么轻盈的身体,还没有确定事情之前,还是要小心一点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靠近吱吱,空气中的血腥味变得更加的浓郁刺鼻,见吱吱没有发现自己,她是伸手把吱吱抱回怀中,这才发现,吱吱的身体冰冷不已,一双黑晶的眸子紧锁着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她顺着吱吱的目光低头看去,眼前的一幕,让她呆滞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血流成河,这才叫血流成河吧,那一个鲜红的池子里面,全部都是血液,池边还有一个人正在杀魔兽,鲜血慢慢没入血池当中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了看周围,周围空旷的地方,不像是有人经常回来,这里单独只有一座宅院,已经开始破烂,可以肯定的是,这里还是在慕容城里面,她一心想追到吱吱是没错,有没有出城她还是能够知道的。

    这里是什么地方?为什么有人斩杀魔兽都没有人知道,要不是吱吱,她可能都不会发现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吱吱,我们先回去。”看着下面人已经离开,君慕倾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吱~”吱吱点点头,身体也开始慢慢回暖。

    “谁!”如魔兽般的吼声从房间里面传来,君慕倾微微一愣,这里面居然还有人,她赶紧闪身离开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刚闪身离开不久,一个穿着黑色衣袍的人瞬间出现在屋顶,一双如野兽般的绿色眼睛紧紧盯着那个渐渐消失的小红点,阴寒冰冷。

    离开的那个地方,君慕倾才松了口气,她沿着记忆,快速往城中央走去,慕容凤吟还在不停的寻找她,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慕容凤吟猛地转身,就看到君慕倾就站在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皱皱眉头,他闻到了一股怪怪的味道,“姑娘这是去哪里了?”这味道好像是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吱吱有点激动,把自己弄伤了。”君慕倾淡然地说道,没有头没有皱一下,炼药师嗅觉比较灵敏,慕容凤吟一定是闻到了她身上还没有散去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那个房子到底是什么人在那里,为什么要放魔兽的鲜血放在血池当中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慕容凤吟恍然大悟,难怪他会闻到血腥味,“那姑娘还要看着这里吗?”他们已经走了一大半,再经过刚才的事情,都应该累了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慕容凤吟没有拒绝,反而继续带着君慕倾在城里转悠。

    直到黄昏日下,天慢慢变黑,他们也终于走完了整个慕容城。

    走在一旁的君慕倾心里泛出了疑惑,“我们走完了吗?”那个地方明明他们就没有去。

    “走了九成,不过还有一个地方,没有一个人愿意去。”慕容凤吟如实说道,继续往前面走,没有发现身旁人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噢?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去?”

    “哪里是我二叔的宅子,自从二叔研制出控制魔兽的丹药之后,宅子里面就时常传出魔兽吼叫的声音,大家害怕,就没有人去。”人都已经死了,还有什么好去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能够控制魔兽吗?为什么听到魔兽叫唤的声音还会害怕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眼皮垂下,遮住眼中露出的讥讽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讥讽一笑,“他们控制的也不过是低等的魔兽,我二叔除了是炼药师,还是召唤师,他的魔兽是神兽级别,不过奇怪的是,二叔死了,魔兽却没死。”就算那些人的胆子再大,也不敢跟神兽作对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奇怪的,不是本命契约的话,就算人死了,魔兽也不会死。”原本是这样,不过魔兽看到自己的同类被人类折磨,还能无动于衷,甚至是帮助自己的契约者对付魔兽,也不知道那神兽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点点头,难怪那只神兽没有死,拥有魔兽的人,知道的果然要比他们都多一点。

    后面两人就再也没有说话,专心的往回走去,到了慕容家以后,君慕倾就自己走回去了,而且告诉慕容凤吟自己这三天不见任何人,也不想让任何人打扰。

    坐在房间里面,君慕倾躺在床上,吱吱趴在一旁,慢慢拟态人形,光滑洁白的肌肤慢慢显露,她抓起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衣服穿起来之后,立马蹦跶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看着眼前越来越成熟的人儿,一阵无语,要不是她记得吱吱已经能拟态,一定会被吓到,不愧是本体狐狸,啧啧,这模样,这神态。

    “娘亲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太阳穴不停跳动,“你有什么就直说吧。”娘亲……

    “我饿了。”生完气之后,她就感觉自己饿了,想吃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要吃什么?”好吧,这个吃货饿了,那也很正常,毕竟半天都没有吃东西了,可她在出去以前,不是还吃过一瓶紫色丹药,可一颗黑色的么?

    听说有的吃,吱吱顿时就来劲了,眼睛闪烁着光芒,“我要吃烤鸡,烤鸭,还有酱牛肉,肉卷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关肉类的,你都要是吧?”凉凉地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吱吱猛地点头,“最好都要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果然是吃货啊!

    “娘亲,你不能饿着我的。”吱吱嘟了嘟嘴巴,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叫我娘亲?”君慕倾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见到我的,就是我娘亲啊,我是见大家都叫你主人,我才跟大家一起的。”其实她还是觉得叫娘亲好。

    听到吱吱的解释,君慕倾的太阳穴明显抖动了一下,不过想了想,还是淡定下来,魔兽看到的第一个人,就会被当成是自己的母亲,可能她遇到吱吱的时候,她还没有见过其它人。

    “随便吧。”不过还是要给她找吃的,她说饿了一定就是饿了,不给她吃,等会她还不知道会吃什么,一天到晚都在吃,她还敢再吃多点吗?

    无奈下,君慕倾翻了翻纳戒,在里面找到几块烤肉,结果吱吱看到那烤肉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个不够!”

    没办法了,她只有出去找慕容凤吟,给吱吱找吃、的!

    看到那满桌的肉食,慕容凤吟狐疑地看着眼前的人,她确定能把这一桌吃完吗?修炼斗技不是渐渐的就能减少对食物的**,可这,也太夸张了吧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觉得夸张,可对于君慕倾来说,再正常不过,看着满满一桌的东西,她都不知道够不够吱吱那家伙吃,慕容凤吟那目光,不用说,她也知道,他一定以为这一桌东西是自己吃的。

    可是谁又知道,这一桌东西,她是一点都沾不到边。

    所有东西摆在桌上以后,吱吱才伸出一个头,看着慕容凤吟离开,她才慢慢走出来,看着满桌的东西,眼睛里面的直闪绿光。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君慕倾无语地看着吱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谢谢主人!”说完,吱吱就开始吃桌上的各种肉,她现在可是长身体的时候,必须多吃,吃好,而且狐狸就是吃肉的,这也是她为什么选择狐狸的原因。

    见吱吱吃的那么开心,君慕倾也没有打扰,最后干脆就睡着了,反正她吃这些也要那么长时间,真像个小孩子,想到什么就叫什么。

    当黎明到来的时候,猛地睁开眼睛,黑色影子在外面一闪而过,匆匆走出了慕容家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君慕倾狠狠啐了自己一声,居然在这个时候放松了警惕,以前有寒傲辰在,她几乎都不用担心周围,对周围也慢慢放松了警惕,那么浓郁的血腥味,她早就应该发现了,结果过了这么久才发现!

    她不知道那个到底是人还是魔兽,如果是神兽那不应该会拟态成人,如果他是人,人怎么会有那种眼睛,跟魔兽一样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吱吱慢慢站起来,目光变得冰冷,那个人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继续休息。”看到吱吱的样子,君慕倾都不敢恭维这家伙,她一道闪电劈下来,那会有什么事情发生,她都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现在要做的事情,就是必须要弄清楚,那个人来慕容家做什么,那天他一定是看到自己了,说不定他的目标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吱吱点点头,刚走了两步,转身委屈地看着君慕倾,“主人,我吃太多了。”现在一点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看桌上的狼藉,嘴角不禁抽搐,能不撑住吗?这么一大桌子的东西都被她给吃了,她突然发现,吱吱还是不能由着她来,不然她一定会吃的像现在一样。

    “叩叩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君姑娘,今天家里有外人进入,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?”慕容凤吟轻声问道,尽管知道她这几天不想让任何人打扰,为了安全,他还是得来问问,不能让她有半点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想了想,还是走出去开门,“我没事,那个人是从我这里走过去了。”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慕容凤吟惭愧地说道,以前从来都没有这种事情发生,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说不定……”那个人是冲着她来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吧。”君慕倾漠然地把门关上,赤红的眸子露出冰冷,如果那个人是为了自己来的,那就别怪她不客气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被关在门外,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,转身离开,君慕倾的性格本来就奇怪,那平淡无比,冷静的模样,无法让人才出来,她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走进房间里面之后,君慕倾明显感觉到那股血腥味再次靠近,赤红的眸子,露出一抹笑容,她再次躺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吱吱不明白主人为什么会这么做,却还是变回她的本体,静静地躺在君慕倾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吱嘎。”紧闭的房门慢慢推开,黑色的身影慢慢走进来,看着床上躺着的人,如野兽般的眸子露出一丝光芒,青黑色的大手缓缓伸出,刚想去抓“熟睡”的人,那一双赤红的眼睛猛地张开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!”君慕倾冷冷问道,去而复返,看来这个人真的是为她来的。

    这是人吗?人怎么会有一双这样的眼睛,就跟魔兽一样,黑色的袍子把他全身都挡住,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身型。

    “醒了就好。”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,他也懒得抓她走,让她乖乖跟自己去那个地方,不是更加有趣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看着眼前的男子,她才不会去先他来没有任何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知道血池有什么吗?”他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随后露出一抹笑容,“错了,我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想让你知道。”沙哑的身影也带着几分笑意,那如魔兽的眸子中,露出阴冷。

    还真是个难缠的家伙!不过看来她今天不跟他去,他是不会离开的,几番思量之后,君慕倾还是打算跟他走,说不想知道那个池子里面有什么东西,那是假的,她也不想跟眼前的人去看啊,不过现在就算她不想,眼前的人也不允许。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。”君慕倾很“勉强”的答应,然后慢慢起身。

    “爽快!”聪明人就是好说话,也不用浪费那么多口水,这么多年,那些人就是笨蛋,每次都让他大费周章,明明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,偏偏要弄的那么复杂!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君慕倾快速起床,顺手抱起闭上眼睛假装睡觉的吱吱。

    黑衣人低头看了一眼她怀里紫色的狐狸,“把它放下。”不过是一只灵宠而已,她压实跟自己走,还有什么灵宠是她得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放不放下,那就是我的事情,你无权过问。”赤红的眸子露出冰寒,好比两个寒潭一样,让人不寒而栗,她要做什么事情,还轮不到别人来管,特别是眼前这个,还不知道是不是人的怪物。

    他轻哼一声,转身离开,“希望你不会后悔这个决定。”进宅的魔兽,都会变成血池的一部分的,既然她要让它送命,就不能怪自己。

    在他转身之后,紧闭眼睛的吱吱睁开眼睛,黑晶般的大眼珠子看了看面前的人,然后往君慕倾的怀里缩去。

    他身上带着浓郁的血腥味,让她一点都不舒服,好难闻的味道,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,整天和血打交道,就连身上都带着血的味道,他杀么多魔兽做什么?

    一连串的疑问,让吱吱只想快点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“小倾,这个人,你要小心一点。”空间里面的血魇沉声说道,这么种气息。

    “血魇,你知道他是人是兽吗?”他终于醒了,昨天还想问他是怎么回事,结果他睡着了,今天早上还没来的及问,这个人就出现在了自己门口。

    血魇靠在一旁,傲骄地回答,“本兽当然知道这家伙是人是兽,你要是打败眼前的东西,说不定实力还会有一番提升。”她现在已经是尊者级别,空间里面的封印也在慢慢减弱。

    “那你总得告诉我,他是个什么东西吧?”君慕倾叹息问道,连什么都不知道,她要怎么打败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半人半兽。”人类妄想变成魔兽,简直就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“兽人?”

    空间里面的血魇翻了翻白眼,“谁告诉你半人半兽就是兽人?有些人即便是人和兽结合生出来的,那也不是兽人,想变成兽人,也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。”这东西算不上是兽人。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告诉我啊。”明明知道她对魔兽世界的事情,没有它清楚,还故意买关子。

    “他很久以前是人,不过现在不是,只是一个半人半兽的怪物而已,竟然会有人相信,只要吸食魔兽魔核的力量,在加上魔兽血来调剂,就会变成魔兽,真是笨蛋。”人就算是变成魔兽,那不过也只是一个怪物而已,根本就算不上魔兽。

    听着血魇地喃喃自语,君慕倾也明白了,这个人终于为什么会有人类的气息,也有魔兽的了,好好的做人就挺好的,干嘛去做魔兽,这不是作践自己吗?要是别人知道,还把他当成怪物来看。

    “知道他是什么,这并不重要,不过你要是杀了他,一定会些领悟。”血魇庸懒地说道,待在空间里面,它都感觉自己发快发霉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君慕倾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人变成魔兽,简直就是奇葩中的奇葩,现在这个半人半兽的模样,连出去都不能露出自己的真正面具,这有什么好的,还不如安安心心的做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谁知道他们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跟着怪人来到昨天的地方,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就扑鼻而来,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这个地方也只有他这种怪人才能忍受的了,常年住在这样的地方,难怪身上会有那么浓郁的血腥味,幸好这个时间段没什么人,不然一定会吸引起众人的木管。

    两人慢慢走到血池的面前,看着那鲜红的血液,君慕倾眼睛也变得更红,问着这熟悉的血腥味,她觉得自己身体神经开始亢奋,“你现在可以说这里是做什么的了吧?”她压住那叫嚣的因子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我改变的地方。”阴寒的声音响起,怪人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,他很喜欢这种改变。

    “变成怪物的地方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眼中露出一抹不屑。

    “怪物?我是怪物,你又是什么?红眸红发,这会是正常人吗?”只怕在别人眼里,她才是真正的怪物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露出一抹笑容,“大家都说我是禽兽没错。”的确是有很多人这么说她,没有什么好否认的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找我来做什么?”难道就是为了告诉自己,他是怎么改变的吗?那就不用了,她没有兴趣知道,更不想知道,一个正常人,是怎么变成怪物的。

    怪人突然转身,盯着君慕倾冷冷说道,“你不想跟我一样吗?变成我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谢谢,我还真是不想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变成他这个样子,半人半兽的,只有晚上才敢出来。

    怪人好像料到君慕倾会反对一样,眼睛里面露出狠毒的笑容,“今天就你不答应也没有要变成我的样子,我等今天,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后退一步,狠狠的啐了一声,这家伙才是真的变态!只是,还没有人能让她做不想做的事情,就不知道眼前的人能有什么办法,让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?

    枯萎的手快速伸出来的,想抓住眼前的人,红色的身影飞快闪过,君慕倾瞬间退出了好几丈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实力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冰冷的目光没有半点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吼!”强大的气息从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,强大的冲击,从四周散开,血池内开始波动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一幕,君慕倾眯起眼睛,果然是魔兽气息,不过这个人居然不是的斗技师,这让她有点惊奇。

    “金乌火!”金红色的火焰快速涌出,直接奔向前面的人,既然要杀了他,那就不用客气,不管这个人对自己的实力提升,有没有用处,她都想杀了他,不为什么,在只是看着他很不舒服而已。

    怪人看着那金红色的火焰的,眼中露出一抹惊讶,“金乌火焰!”野兽的眸子中,贪婪的目光,果然是个奇才,金乌火焰不是常人才能拥有,而眼前的人居然能够拥有金乌火焰,果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息从扑面而来,挡住那飞来的火焰,不管这个人多天才,她一定会输!

    “金乌赤火!”君慕倾再次放出火焰,这个怪物的实力,看起来还不错,这样他都能挡住金乌火,到只是也用气息的强大震撼。

    面对强劲的对手,她不能掉以轻心,再说,眼前的还不是普通的人,而是个怪物,他带自己来血池,只是想把她也变成像他一样的怪物,简直就是个疯子,以为谁都跟他一样,想变成怪物!她可是个正常人!

    怪人看着那逐渐加强的火焰,眼中的笑容变得越来越诡异,他冷静的对抗着周围的火焰,将它们全部震开,连半点都没有接近他火星。

    “小倾,你要小心。”血魇在空间里面沉声说道,他越来越感觉诡异,这个怪物,还在不是一般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冷静应对,越是这个时候,越不能慌张,要是自乱了阵脚,那不用打,她就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怪人看着君慕倾的一直用火焰小心的对付自己,眼睛流露出来的目光,很是满意,要是常人,看到眼前的这一幕,早就已经慌张不已,哪里还跟在跟他来血池,眼前的人不同。

    她不但敢跟自己来,知道自己的身份,还敢跟自己动手,勇气可嘉,只是也太过鲁莽,这一点点的火焰,就能够对付的了他吗?这一点都不现实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同意,不然等会有什么事情,我可不敢保证。”沙哑的声音带着讽刺,没有人能够离开这座宅子,昨天放她离开,只是想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只是空有胆识是不够的,本事不够,想逃出这里,那就没有那么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等会有什么事情,她也不敢保证,不过他会不会太过自信了,她的斗技都没有出来,这么着急做什么难道不怕自己逃走不成。

    “火影兽!”银剑在脚下展开,六行星在脚下慢慢转动,两颗五角星闪烁着紫色的光芒,两个兽影慢慢成形,出现在两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熟悉的斗技阵,让面前的人呆愣了一下,尊者级别的斗技师!

    “你的是什么人?”他只顾着这个人住在哪里,却忽略了眼前人的身份,他还以为她就是慕容家的人,现在看来不像,就连慕容凤吟那个小子,都对她客客气气的,她的身份,就越来越让他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。”吱吱坐在君慕倾肩上,看到眼前的人竟然不知道她主人的身份,就出手,是不是脑子烧坏了,至少也要弄清楚你的目标是什么人吧?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,等你死的时候,我一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,吱吱!”就是,杀了他,杀了他,敢杀那么多魔兽,还妄想做魔兽,杀了他最好!

    “它不是普通的魔兽?”能听的懂人言,还有那种表情,这一定是灵兽级别的魔兽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她伸手将两只魔兽推出去,冰冷的脸上没有半点的温度,魔兽凶猛地怒吼了一声,一路往前面狂奔而去,而那目标,正是那个奋力抵抗着金乌火焰的怪人。

    “这点小把戏,想杀我,做梦!”说着怪人就冲破了那金红色的火焰,周围空气凝聚着可见的气波,速度,力量全力进攻,他有这人类的敏捷,也有这魔兽那雄厚的力量,不过,他毕竟不是真正的魔兽,力量也比不上真正的魔兽。

    枯萎手臂,在握起去拳头的时候,拳头竟然在慢慢变大,面对奔跑而来的两只魔兽,他直接挥拳出去,狠狠的砸在火焰兽上。

    就在那强劲有力的拳头,犹如泰山压顶般涌来,原本一路狂奔的魔兽,竟然变了形状,两团火焰把怪人围在里面的,熊熊的在周围燃烧,金红色的火焰在古老的旧宅里面,显得格外的耀眼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挥动着火焰,淡淡一笑,“忘记告诉你了,我的斗技能根据自己想要的形状,发生改变。”这是她最近才发现的,她觉得斗技凝聚出来,要是遇到高手,在一路狂奔过去,那总是需要时间的,对手也会在一定的时间里面凝聚好斗技等着自己的斗技。

    她这才试着在半路改变自己的斗技,刚开始的时候,的确是很难,她也浪费了不少的精神力,后面慢慢的就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看来,是我小看了你了。”怪人尽管这么说,脸上的表情还是依旧淡然,没有半分的慌张,面对四处燃烧的火焰,他也知道面前的人有多么的有天赋。

    能将斗技能聚成这个样子,努力是其一,天赋也是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吱吱站在君慕倾肩上,有些得意,想要抓主人,还没有这么容易,主人是随随便便就能让人抓住的吗?就算她同意,火镰他们也不同意,傲辰公子更加不同意。

    面对眼前的人,怪人心里清楚,今天要想抓住这个少女没有那么简单,她一心想杀自己,他输了,她也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现在他该想的,就不是让眼前的变得跟他一样,那是不可能的,即便她知道自己拥有非常人的眸子和头发,没有半点的变化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?

    那一双冰冷的眸子,好像不关心世间的一切,所有事情都不能进入她的心中。

    奇怪,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!

    怪人在心里深深的惊讶自己心里涌出来的想法,他居然会这么想,眼前的人,世间任何事情都不能进入心中的人,那不应该是自己吗?怎么会变成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怎么样,她不能变成自己同类,那就让他亲手了结了她!

    杀意从金乌火焰中涌出来,君慕倾知道,这个怪物是想对自己下杀手了,不过这样更好,会更有挑战力。

    平静的院子里面,要是有外人在,看到他们两个之间的对战,大吃一惊,他们一个比一个更加变态!

    “万火焚!”君慕倾加重火焰,精神力也更加强劲,不想让火焰中的人逃走,他这么一走,那以后想对付,就更加困难了,所以不管是为什么,一定要杀了眼前的半人半兽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区区的金乌火,就能阻止我吗?你想的也太天真了。”阴冷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君慕倾瞪大双眼,心里涌出一股不安,被金乌火焚烧了这么久都没死,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要是常人,现在早就化成了灰烬,眼前的好像也不是常人,淡漠也一样会变成灰烬!

    火焰中间的人,开始沉静,不管火焰如何的焚烧,他都没有半点的动弹。

    “吱吱?”吱吱疑惑的看了一眼君慕倾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管他!”她嘴上这么说,可心里可不敢放松警惕,谁知道这个像怪物一样的家伙,突然就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。

    半人半兽,还真是不好打败,都打了这么久了,他好像没有半点的疲惫。

    火焰慢慢往里面缩去,慢慢变得越来越小,小半个身体就这么没了,这是身体在慢慢烧毁吗?不,她不会这么认为!

    赤红的目光紧锁着那慢慢变小的火焰,她才不会忘记,眼前的东西,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多久过去了,换做是常人,早就以为眼前的人已经没了,可是君慕倾没有这么认为,时间越久,她心里就越不安,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,不是她太过紧张,而是眼前的一幕,真的不能让平常的目光对待。

    原本在慢慢变小的火团,突然停止了变化,君慕倾脚下的斗技阵也子在慢慢转动,金乌火也慢慢旋转开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原本困住怪人的火焰,突然就被炸开了,那火焰四周飞散,就如同漫天的烟花在黑夜中炫丽的绽放。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凝聚出斗技,“金乌火盾!”金乌火的火星,用普通的盾牌是挡不住了,必须要金乌火凝聚出来的盾牌才行。

    “哼!我早晚有一天杀了你!”说完,那个怪物看了身上的烫伤,转身离开,不愧是金乌火焰,威力就是跟别的火焰不一样,差点,他就火焰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挥散斗技,天上散开的火星也慢慢消失,看着已经离开很远的人,赤红的眸中露出一抹冰冷,她正要迈出步伐追出去,一道光芒却比她更快。

    看着那紫色的闪电,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吱吱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很讨厌是不是。”吱吱露出天真的眸子,希望主人不要怪她才是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该死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杀了他。”吱吱伸出右边的前爪,指了指前面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然的扭头,看着紫色的闪电,快速往前面飞出去,那个怪人扭头一看,呆滞在了原地,连逃跑都不知道了,而就在这时,闪电也没入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怪人呆愣了几分,野兽的眸子里面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,他伸出枯萎的手。

    原来,那不是普通的宠物兽,而是神兽!

    君慕倾静静地看着那个人的目光,此时吱吱正在她一蹦一跳的,得意地看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看,劈中了劈中了!”劈中了,她也没事,她没事,劈中了!

    吱吱笑的那叫一个得意,又劈中了一个,真是太好了,咦,现在好像已经舒服了,还有点饿,激动的吱吱突然淡定了下来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囧了,又饿了,她不是刚刚才吃到肚子撑的吗?

    远处的怪人站在原地,这一段对话结束之后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也不知道是气的,还是被吱吱那一道闪电劈成了重伤。

    “吱吱,你用了多少力?”刚才那道闪电看上去没有什么,可那毕竟是圣灵兽的闪电啊,这么一道下去,力量可想而知,要是吱吱用了全力,他就算不死,也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吱吱想了想,扬着头说道,“当然是全力了,我刚才看则会他想走,哪里还想那么多,直接把力量发挥到了极致,然后不知道怎么的,它就自己跑出来了。”说道这里,吱吱把眼睛往一旁看去。

    她是不会说,自己控制不了那力量,才会让它跑掉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汗颜,她明明是控制不住闪电的力量,才会让那闪电自己跑出去,力量发挥到了极致,也就是说,非常强大。

    “砰!”还在挣扎的怪人倒在了地上,身体不停地抽搐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走过去,看着地上的怪人,他身体周围此时出现了紫色的细小的闪电,可以看出来,那一道闪电,威力一定不小,而且是非常的强大,不然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把一个人劈死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好像死了。”吱吱蹦跶到那人的身上,还不忘踩两脚。

    “是死了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只怕这个怪人到死的时候还很郁闷,因为没有被自己的金乌火烧死,而是被一道小小的闪电给劈死的。

    “哇!看来我的闪电还是很厉害的!”吱吱惊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,无语地看着吱吱,她好像还很自豪的样子。

    吱吱在怪人身上蹦跶了两下之后,又跳会了君慕倾身上,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饿了。”好想再吃一桌子好吃的,最好是把她扔到那些好吃的中间,让她吃个够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语仰天,这该是个什么样的吃货,刚吃了一桌,又饿了!

    “先把这颗魔核吃了。”君慕倾翻了翻纳戒,拿出一颗风元素魔核,塞到吱吱的手上。

    魔核,它最爱之一,当然是来着不拒,如果要是在来一颗傲辰公子的丹药,那就最好不过了,吱吱美美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君慕倾正转身往回走,身后就传来是震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