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咔擦!”第一道闪电落下。

    北冥家族人心惶惶,他们既担心又兴奋,看着巨大的闪电,直直落下,犹如一把利剑,从空中飞速落下,没入北冥源的身体。

    闪电落入之后,北冥源整齐的妆容,瞬间变得灰头土脸,雪白的发丝不少地方也烧焦了,整个人狼狈不已,哪里还有刚才的威严和庄重存在。

    北冥源深吸一口气,看着天上的乌云,他知道这一道会比前面一道更加凶狠,他都不知道自己能承受住几道闪电。

    北冥家族的人,看着闪电没入,整颗心都揪起来了,第一道闪电落下,看到北冥源没事,他们才纷纷松了口气,心还没放下去,空中的闷响,又让他们开始紧张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看着那闪电落下,顿时满头黑线,这天地法则什么意思!为什么这个老头晋升的闪电,才这么一点点大,她上尊斗技师晋升闪电,都比这个大!

    她心里立刻涌出了不平衡,抬头看着天上的乌云,天罚闪电!别让她抓住它,不然又它好受的!

    寒傲辰站在一旁,轻咳一声,看着小倾倾的表情,他也知道小倾倾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,他也是晋升大乘者的时候,天罚不太正常,其它的都还比较正常的,可是小倾倾晋升却不是那么回事,现在看人家晋升大乘者闪电才那么一点点大,能平衡就怪了。

    “咳什么咳!”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倾倾,淡定。”

    淡定!能淡定就怪了,人家晋升闪电,跟牙签似的,自己的像根竹竿,谁能平衡!谁能平衡?

    乌云慢慢涌动,终于,乌云密集的地方,再次落下一条闪电,这次的比刚才的闪电粗上了一半,北冥源看到这闪电,心里也直打鼓,他闭上眼睛,转动着元素空间的光元素,斗技阵在脚下划开。

    天地法则面前,是不能用斗技抵挡的,转动元素抵挡闪电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行?”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?

    “晋升大乘者的时候就可以,其它等级晋升,只能硬撑。”寒傲辰轻声解释道,不过还是落入了北冥家族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原来晋升大乘者就可以这样,到时候她晋升的时候也要试试。

    北冥源当然也听到寒傲辰的话,他睁开眼睛看向闯入北冥家族的两个人,突破大乘者能运用元素,他都是第一道闪电劈下的时候才知道的,这个小子为什么会知道?

    北冥冰的目光也从北冥源身上挪开,看向面前的两个人,他们不是北冥家族的人,又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还是刚好在先祖晋升的时候,会有什么样的目的?

    闪电被元素驱散了不少,却还是没入的北冥源的身体,粗犷的闪电直接通过了身体的每一条经络,北冥源踉跄地后退几步,脸色也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“先祖!”北冥冰担忧地叫了一声,忍住抬脚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过来,还有最后一道。”北冥源着急地说道,看着天上的闪电,心里也很着急,这一道闪电,是直接没入元素空间,要是不能成功,那这些年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!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晋升天罚的道数是因人而异,不过这老头会不会太幸运了?大乘者三道闪电。

    玛蛋,只有三道闪电!这也太不公平了,为什么她晋升,每次都不会少过三道,最多的五六道,这还有天理可言吗?就连天罚一点都不公平,简直就是过分至极!

    “他运气不错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晋升大乘者才三道闪电的,这年头真心不多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道闪电,会比现在这道粗上一倍,看他现在的样子,应该已经元气大伤,能不能坚持住,还是问题。”尽管她没有晋升大乘者,可是也见到寒傲辰晋升,他最后那一道闪电,可比这些要大的多。

    北冥家族的人扭头看着面前的两个人,他们现在是没有时间追查这两个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,可他们也不能诅咒先祖。

    他们晋升过大乘者吗?又怎么知道最后一道闪电,会比现在这一道大上一倍!

    北冥冰狐疑地看着眼前的两人,看他们的样子,并不像是说假话,看他们是怎么知道的?看他们的样子,好像很有经验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天上的乌云,一刻钟已经过去,可闪电迟迟没有落下,好像在酝酿着什么,然后会在瞬间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北冥家族的人看到这迟迟没有落下来的闪电,心里也不禁担忧,脑中回想起君慕倾的话,一颗心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随即他们又赶紧摇头,他们说大上一倍就一倍啊!

    北冥源心里清楚,眼前两个人说的不错,这最后一道闪电,力量一定不弱,只是一倍,他从来就没有想过,但现在这么久过去,闪电都没有落下来,他就不得不想那个女娃娃刚才说过的话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闪电真的大上一倍,他真的没有把握能够承受。

    “嘣嚓!”最后一道闪电终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众人看到那到闪电的时候,所有人石化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这闪电,果然是大上了一倍,跟刚才那两个人说的一点都不差,可他们,是怎么知道这闪电会大上一倍的!

    看着空中落下的闪电,笔直没入北冥源的身体,天上的乌云也渐渐散去,天罚完成,乌云散开,生死就要看这个人能不能承受住天罚的威力。

    北国子民看着慢慢散开的乌云,心里都变得激动起来,天罚散去,这证明是晋升成功了吗?

    南宫家族家主忧心忡忡地看着天上的天罚,脸上的神情好像是人家欠了他几十百万一样。

    除了南宫家族,北国其他人心里,那就是非常激动的,在乌云散去的时候的,所有人就开始往北冥家族奔跑而去,他们都想知道到底晋升成功了没有。

    北冥家族所有人睁大眼睛,看着雪白地上,因为闪电落下,而变得焦黑,只是他们现在哪里有心思顾得上别的事情,他们只想知道北冥冰到底晋升成功了没有。

    北冥冰往前面走了两步,他身边较为年老的男子比他更快,大步走到北冥源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先祖,你感觉怎么样?”北冥追走到北冥源的面前,压住心里的激动。

    北冥源没有动,眼睛睁大,连眨都不敢轻易眨动,他慢慢张开嘴,鲜血就从他嘴中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!”北冥源才刚刚说了一个字,鲜血就从他最终喷出来,焦黑的雪地上出现了点点红梅,苍老的身体直直地往身后倒去。

    北冥追赶紧扶住北冥源,“先祖!”

    北冥家族的人都难以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,就连先祖都不能晋大乘者,那他们还有什么希望,这么多年的努力,这么多年的心血,都付诸流水,只能眼睁睁看着先祖因为承受不住天罚,而慢慢死去。

    北冥冰也慢慢走到北冥源的面前,赶紧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雪凝草。

    雪凝草!

    君慕倾惊讶的看着北冥冰手里面的东西,立刻明白,北冥太后之所以为那雪凝草,那是北冥家族的人都知道这个人快晋升了,这是为了以防万一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见雪凝草快凑近北冥源嘴巴的时候,君慕倾赶紧走过去。

    北冥冰疑惑地抬头,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先不管你是什么人,不过北冥家族的事情,你凭什么管!”这个丫头,敢阻止他们救人!

    北冥追眯起眼睛,不满地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实话也不瞒你,今天我来,就是为了雪凝草,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会给我,不过当雪凝草再也没有它的价值,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给我?”这个人好了,雪凝草对北冥家族来说,那就只是一颗普通的疗伤药。

    所有人倒吸一口气,敢这么跟他们家主说话的,眼前的人还是第一个,要知道就连国主跟家主说话,那都哟客客气气的,眼前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头?

    北冥追眯起眼睛,这个丫头,也太狂妄了,他凭什么答应她!

    “你不答应我也可以,不过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第二棵雪凝草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面无表情地问道,语气却是那么的傲气,她现在是和北冥家族的人在做交易,而不是求他们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北冥追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应该不用我多说,如果北冥家主肯把这棵雪凝草让给我,我保证我给的东西,绝对比雪凝草的效果还要好。”对雪凝草,她是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在这个两个人能出现北冥家族如同无人之境,他就相信他们一定有不凡的本事,而且他们身上的气势,也非常人所有,他们敢说这话,就一定有把握,再说,他其实也只是赌一把,雪凝草也不能完全治好先祖。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“你可以试试,不过你自己也没有把握,这一棵雪凝草就能救活他吧?”再拖下去,这个人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,也许,我们可以听这位姑娘的。”既然她这么有信心,那就一定能救先祖,再说,这里是北国的北冥家族,还容不得外人放肆。

    北冥冰的话,让北冥追慢慢点头,现在也只能试试,他们的确是没有把握,用一棵雪凝草,就能够救活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,寒傲辰也在此时越过她,慢慢走到北冥源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她说的办法,不是让他用光元素啊!

    “等会跟你解释。”这个人的身体,现在还接受全部吸收那些果子,必须要用光元素催动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原本她是打算自己用光元素,催动他身体,寒傲辰居然看出了她的目的,抢先一步走到那个人面前。

    现在也不是废话的时候,必须要快点救治,晚了,别说雪凝草不行,就连他们都没有办法,让给这个人在活过来。

    北冥追和北冥冰赶紧后退,把位置让给君慕倾和寒傲辰,只见他们默契十足地救治着先祖,他们眼中稍稍闪过惊讶,无言中,他们竟然能够知道对方的想法!

    寒傲辰凝聚出光元素,洒在北冥源的身上,他身上的伤口不一会,就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,苍白的脸上也慢慢开始红润。

    等到伤口全部愈合了之后,君慕倾赶紧从纳戒里面拿出光元素的玲珑果,喂进北冥源的嘴里面。

    看到那透亮的玲珑果,北冥追和北冥冰错愕不小,这东西,就算整个苍穹大陆,都难找出一颗,但是眼前的人,一拿就是两颗,而且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!

    北冥追和北冥冰认识玲珑果,北冥家族其他人可不认识,他们惊讶的是君慕倾和寒傲辰两人之间的默契,简直就可以称的上是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将玲珑果的效果,慢慢延至北冥源的全身,让他全身的经络都能够吸收到玲珑中的元素,还有药效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北冥家族人眼睛就看着这一幕,不管过多久,他们已经不在乎,只要能够救活先祖,就算是一年,他们也愿意等啊。

    当北冥源吸收了玲珑果的全部元素和药效,君慕倾慢慢收回手,寒傲辰也将光元素收回,他们同时起身,看了一眼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没事了。”寒傲辰漠然地说道,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北冥追激动地看着北冥源,这声谢谢是真心的,先祖能够没事,多亏了他们两个,看到他们治疗,他知道,先祖的伤,远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要严重,一颗雪凝草都未必能够救活。

    “谢谢就不用了,只要你把雪凝草给我就好。”他们之间本来就是交易,没有什么谢不谢的。

    北冥追赶紧把雪凝草拿出来,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她正想伸手去接雪凝草,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她赶紧转身移开,当她站正身体的时候,雪凝草已经落入了别人手中。

    “戚笙!”君慕倾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的人,第一次,她这么想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果然是为了雪凝草而来。”戚笙微微一笑,把玩着手中的雪凝草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,你今天若是敢毁了这雪凝草,我让你形神俱灭!”冰寒的声音,让这冰天雪地的世界,变得更加的寒冷。

    形神俱灭并不是说说而已,降临的投影死了尽管只能让本体受伤,退华等级,可是尊神身体里面还有一个小元神,就连投影身上也有,只要杀了小元神,别说投影没了,就连本体,也会立刻死去。

    看到戚笙轻而易举地就夺走的雪凝草,寒傲辰脸上也是一片冰寒,该死!他居然放松警惕,被戚笙轻易就夺走了雪凝草!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不但没有让戚笙担心,反而他仰天大笑,“君慕倾,你口口声声说不在乎君家,可是君家有事,你还不是照样派人保护阴月城,甚至是亲自跑到北国来找雪凝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,那是我的事情,戚笙岚下到是说说,你有什么目的。”君慕倾也明白了,戚笙抢到雪凝草,没有马上毁掉,这不是冲着君家来的,而是冲着她来的。

    戚笙微微一愣,这么快就能想到他的目的,这样的人,怎么回事无能没大脑。

    当初苍穹大陆,怎会有会这些谣言出现?

    “君小姐就是聪明,戚笙还没有说什么,你就猜到了在下的目的。”这样的人放在临君大陆,必定会引起一场不小的风波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戚笙,“废什么话!把你的目的说出来,别浪费大家的时间。”她也没有时间跟眼前的人浪费口舌,不过他是不是太自负了一点,一脸好像什么事情都在自己掌握中的样子。

    别人或许他能算计到,可那不代表她君慕倾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跟我回临君。”戚笙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    双元素他并不惊奇,让他更有兴趣的是,君慕倾不仅仅是双元素,而且还拥有逆天的天赋,不过十四岁的年纪,就已经是上尊斗技师级别,在火溶城的天罚,谁知道是不是她在晋升,说不定她现在依旧是尊者。

    十四岁尊者,不管是苍穹大陆,还是临君大陆,君慕倾都是第一人,这样的天才,他不可能放过。

    戚笙的话,让寒傲辰涌出了杀气,他敢打小倾倾的主意!

    他的话,让君慕倾笑了,笑的无比妖娆,跟他会临君大陆?用雪凝草来威胁她?好,真是好,不过他是不是没有调查清楚,那些威胁自己的人,最后都怎么样了!

    君慕倾的笑容,让戚笙眯起了眼睛,“我的话有那么好笑吗?”她如果不跟自己会临君,她奶奶就要死,难道她愿意眼睁睁看着君家主母死去吗?既然这样,那她又为什么来北国拿雪凝草。

    “戚笙岚下,不得不说,你的做法实在是愚不可及!”寒傲辰冷冷说道,墨色的眸中露出冷冽的寒意。

    看到寒傲辰冰冷的模样,戚笙冷冷一笑,“傲邪公子,我想你也不愿意让我神知道你现在的样子,更加不愿意让他知道,你为了一个女子,不顾一切,就连临君都不愿意回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!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着寒傲辰,现在她真的很想揍眼前的人一顿,可是……自己真的能下手吗?

    寒傲辰,就是个大笨蛋!

    北冥家族的人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他们到底再说什么?不过看样子,那个姑娘很厉害,还和五大家族的的君家有关系,阴月城不就是五大家族主家所在吗?苍穹大陆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吗?

    感觉到君慕倾的目光,还在震惊中的人突然笑了,笑得那般优雅,那般迷人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?”优雅笑容中带着无尽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当然,因为我也不喜欢。”君慕倾同样露出一个笑容,眸中带着同样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威胁,戚笙在威胁他们两个的时候,就应该做好随时没命的准备!

    那绝美的笑容,周围的人只感觉寒风阵阵,整个人就像是掉入冰窖一样,就算他们习惯了冰天雪地,可是他们还是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戚笙得意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,他自信他们不敢做什么事情,雪凝草在他手上,寒傲辰手上也有他的把柄,他们两个还有什么作为。

    只是,他真的想多了,他眼前的人,都是奇葩,更加是两个变态,在他威胁他们的时候,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冰冷的气息在四周蔓延,两个绝美的人站在这片洁白的世界,肆意张扬。

    北冥冰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两人,刚才这个人叫那个女子,君慕倾!可是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君慕倾不是红发红眸吗?

    “冰儿,她就是你说的逆天天才?”北冥追突然觉得自己大错特错,倘若眼前的人真的是君慕倾,那得罪了双元素天才,一定不是一件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况且还听说君慕倾的手下,个个是高手,对付魔兽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连神兽都败在她的手下,只是,这君慕倾看上去不过就是一个小姑娘而已,怎么会这么厉害?

    北冥冰没有回答,他都不确定眼前的人是不是君慕倾,不过除了那一张脸,其它的地方,的确是跟君慕倾很相似,就连说话语气,都很像。

    “戚笙岚下,你知道威胁我的后果吗?”寒傲辰原本就黑的眸子,在这句话以后,黑得更加浓郁,那黑色的眸子,就如同黑夜一样,沉寂,平静,可是往往沉寂平静的黑夜,涌来的危险也是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用黑暗之神威胁他,眼前的是第一人!他会知道这后果会是如何。

    戚笙不在意地看着寒傲辰,他就不相信,身为黑暗神殿殿主,会不惧怕黑暗之神,他早就听说黑暗神殿殿主常年不在神殿之中,而且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,而最近黑暗使者降临,他遇到使者聊了几句,才知道原来黑暗神殿殿主,就是苍穹大陆的墨傲邪!

    淡定的戚笙到此刻还不知道,死神已经逐渐向他靠拢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地看着戚笙,谁会想到这么一个无害的书生男子,才是真正的祸害,现在不用她出手,寒傲辰都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北冥源慢慢苏醒,他茫然地看着周围,感觉到撕裂地元素空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,而他自己也一点事情都没有,他慢慢坐起身,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,让他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想他现在都已经是大乘者级别,可是这强劲的气息,那就说明,有更高的高手存在!

    大家所有的注意都放在寒傲辰和戚笙的身上,北冥家族的人都没有发现北冥源已经醒来了,一双双大眼珠子眼睛连眨都没有眨一下。

    黑暗之力在寒傲辰周围涌动,那黑色的力量神秘而又高贵,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已经恢复了本身的模样,那绝代的容貌,能令人沉醉,忘却了世间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势在周围沸腾,戚笙错愕地看着如同鬼魅一般的寒傲辰,不禁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什么!”戚笙惊讶地看着周围浮动的气波,难道君慕倾对墨傲邪来说真的有这么重要,为了她,不惜和临君大陆的人为敌,他知不知道这是最愚蠢的办法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还以为墨傲邪是看中了君慕倾的实力,这才跟在她的身边,现在看来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墨傲邪对君慕倾绝对不止是要拉拢而已,还有非凡的意义,只是没想到,黑暗神殿殿主,也会爱上人。

    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君慕倾慵懒地回答,看着寒傲辰身上浮动的力量,不得不说,晋升大乘者之后,他又变强了不少,要跟上寒傲辰的脚步,甚至是超越他,还需要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戚笙现在居然感觉心里有种后悔威胁眼前两人的冲动,不,不对,他为什么要害怕,黑暗神殿殿主又如何,他生长在苍穹大陆,实力未必能比得过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戚笙心里的恐慌就减轻了不少,看着眼前的人,他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。

    寒傲辰冷冷注视着眼前的人,他双手负在身后,优雅地迈出一步,那一刹那,天地所有的光芒,仿佛都比不过他身上的炫光来的耀眼!

    黑暗之力在周围肆意,他并没有用上斗技,而是直接就使用黑暗之力,这个人,是绝对不能让他回到临君,他不能让小倾倾有半点的危险,绝对不能!

    而得意的戚笙,到现在都不明白,自己得罪的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。

    无形的黑暗之力在周围蔓延,寒傲辰轻轻一笑,万物折羞,只是那冰冷的气息,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北冥家族的人感觉到周围冰冷的气息,纷纷环住双臂,身上也开始打颤。

    淡然的戚笙脸色突然大变,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丹田处,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这是黑暗之力!

    恐慌间,戚笙没有注意到手中的雪凝草正在慢慢脱离,寒傲辰不仅仅用黑暗之力掐住了他体内元神,就连雪凝草,他都一起拿走。

    “墨傲邪,你别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戚笙岚下,是你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”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寒傲辰,轻启唇瓣。

    他忘了一件事情?他忘记了什么?

    小元神正被寒傲辰掐住,那就是他的命都掐在寒傲辰的手上,此时的戚笙,哪里还记得那么多。

    是他小看了眼前的人,黑暗神殿殿主,怎么会是弱者,黑暗之力能渗透一切,更别说是他的身体,在他得意的刹那,黑暗之力已经渐渐蔓延进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难怪就连君慕倾一点都不害怕,只是墨傲邪杀了自己,不怕引起纷争吗?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面对寒傲辰这强大的气势,丝毫没有半点的影响,戚笙看着自己手里面的雪凝草,不敢动弹半分。

    小命都掐在寒傲辰手上,戚笙哪里还顾得上雪凝草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北冥家族的人看到这一幕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北冥源慢慢走到君慕倾身边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他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都不知道,我哪里知道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似笑非笑地问道。

    北冥源摸了摸鼻子,没有再问,她说的也不错,自己都不知道,她又怎么会知道,只是,这到底在做什么?

    只是那力量,真的很可怕,要不是他晋升大乘者,一定也和家族的人一样,感觉到有股力量在掐住自己的脖子,而这股力量,随时就能要自己的性命,现在他尽管没有那种感觉,可是这无形的力量,还是让他有种压抑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墨傲邪!你敢杀我!”戚笙直到元神被掐的压不过起来,才明白,寒傲辰不只是想夺走雪凝草,更想杀了他。

    北冥家族的人更加疑惑了,尽管他们难受了一点,那股力量毕竟还是没有伤害到他们,而且男子并没有出手,这要怎么杀?精神力攻击吗?

    “我做的事情,没有敢不敢,只有想不想。”简单的一句话后,戚笙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,他感觉自己的元神被黑暗之力死死的掐在手上,连半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元神都被人掐着,他哪里还敢动,只要寒傲辰轻轻一捏,他就死了。

    戚笙太过自负,到死他都以为寒傲辰不敢杀他,只是他不知道,寒傲辰能坐上黑暗神殿殿主,一颗心早就冰冷,没有什么敢做不敢做的事情,当然除了君慕倾的事情以外,只是威胁到君慕倾的人,不是被她自己杀了,就是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死亡的恐惧紧紧笼罩着戚笙,这是他进入尊神级别之后,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恐慌,死亡正在像他靠拢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地摇摇头,寒傲辰明明可以立马捏碎他的元神,只是这么久久不下手,就是为了让戚笙明白,想杀他,那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连手都不用抬起,他就会没命。

    难怪就连圣灵都不敢轻易的去招惹他。

    寒傲辰此时的模样,北冥家族的人,都纷纷畏惧恐慌,那无形的力量掐着戚笙的元神不说,还环绕在他们脖子周围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站在这里,就感觉那力量紧紧卡住他们脖子,不管他们怎么挣扎,都挣不开那无形的力量。

    戚笙瞪大眼睛,玻璃破碎般的声音在他丹田响起,他再也来不及说多一句话,元神就被捏了个粉碎,那书生模样的身体,正在慢慢消失,直到最后再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很远很远之外的一个房间里面,牌位上写着“戚笙”两个字,就在戚笙消失的一瞬间,牌位也立马断裂。

    消失了!

    北冥家族的人纷纷瞪大双眼,就这么消失了!这到底是怎回事,一个人怎么能够活生生的消失?

    北冥源张了张嘴,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来,心里的震撼,不比任何一个人少。

    周围的力量正在消散,黑暗之力被寒傲辰慢慢收回,压抑的感觉,也慢慢的消失不见,北冥家族的人都觉得惊奇,这到底是什么力量,能代替精神力,还能杀人于无形当中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力量?连尸体都能就这样让人家消失。

    即便是强大的精神力,杀死一个人,也不能让这个人的尸体都消失不见,眼前的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还有刚才那恐怖的力量到底是什么!

    戚笙的本体就不是眼前他们所看到的,刚才的只不过是他力量的一部分,当然是最大的一部分,分出来的投影,寒傲辰捏碎了他的元神,这才让他死去,降临的投影,也就只有元神碎了,才能让本体跟着死亡。

    雪凝草出现在寒傲辰的手上,“倾倾。”他慢步走到君慕倾面前,风干了的雪凝草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看来以后不能得罪你。”君慕倾调侃地说道,她知道寒傲辰永远不会这样对她,永远也不会。

    寒傲辰愣了一下,委屈地皱了皱眉头,“小倾倾明明知道我不会这样对你。”保护她还来不及,怎么会这样对待她。

    靠!君慕倾嘴角抽搐一下,忍住出拳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那个戚笙会死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一定会!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君慕倾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北冥家族的人顿时感觉到寒风萧瑟,看到眼前的一幕,他们明白一个道理,就算是得罪眼前的男子,也不要得罪眼前的女子,这位姑娘才是真正不能得罪的主啊!

    戚笙的事情尽管过去了,可是北冥家族的人还没有回过神,他们两个,居然能当什么神情都没有发生过,还能站在这里聊天……

    他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危险,即便他们救了他们先祖,可是在北冥家族杀人,胆子会不会太大了一点,其实这些人心里都明白,眼前的人这么厉害,就算他们不出手,也抓不住他们。

    北冥冰轻咳一声,走到两人面前,“你真的是君慕倾?”

    北冥家族的人纷纷瞪大眼睛,难道他们少主认识眼前的人?君慕倾三个字还是比较耳熟来,从头到尾这个女子就没有出手,可她那自信的笑容,好像一起都是预料之中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君慕倾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来,是为了让我还人情的吗?”

    “人情?”他什么时候欠自己人情了?她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“莲儿那次,不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还我什么,那就做到在你有生之年,北冥家族永远都不抢轩辕剑的位置,当然,也要保证南宫家族不抢走。”既然他想还人情,那就成全他。

    北冥家族所有人瞪大眼睛,看着眼前的女子,她狮子大张口吧,明明知道他们正在谋划着某些事情,居然还让他们少主答应这个无礼的要求。

    北冥冰怔了怔,“好,我答应。”他原本就没想过这些。

    “雪凝草我已经拿了,谢谢的话也不用再说,这只是交易。”君慕倾漠然地看着面前的男子,拉着寒傲辰的手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北冥冰站在原地,看着离开的两道身影,他知道,她永远都不会再来北国。

    “冰儿,她是谁?”北冥源走到北冥冰的面前,看着离开的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她叫君慕倾,是双元素天才,先祖,她可不是普通的天才。”又哪个天才,像她这么变态!

    话落,北冥源石化在了原地,他脖子僵硬地扭头看着他们逐渐远去的两道身影,双元素!天才!

    “那另外一个是什么人?”十年时间他没有出来,对外面的事情,他已经不是很清楚,不过这十年时间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,北冥家族怎么会抢位置?就算北冥追向这么做,他也是不允许的!

    北冥冰摇摇头,那个人太过神秘,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,再说上次从死亡之岛出来之后,他就没有多调查外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离开北国的两个身影,都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,而他们这次北国之行,也彻底了改变了北国的命运,北冥家族不会篡权,南宫家族有北冥家族在,想要抢人家的位置,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饿!”吱吱有气无力地看着君慕倾,黑晶的大眼睛注视着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知道,那个地方主人藏了魔核,每次她吃的魔核,主人就是从那个地方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离开北国皇宫的时候,不是才吃了一块烤肉吗?”君慕倾嘴角抽搐地看着吱吱这才刚走出北冥家族,它就说饿了?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。

    吱吱委屈的用前面两个爪子拉拢着自己的耳朵,露出可怜楚楚的模样,萌呆的样子,简直能让冰坚的心都融成水。

    “那点东西,就不够我塞牙缝的,主人,我要魔核。”她要吃魔核,要吃魔核,好吃的魔核,好多好多魔核!

    靠!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还是给它吃灵丹吧。”果然是个吃货,一天到晚的吃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搭拢着脑袋的吱吱眼前一亮,哇!其实她想吃的就是灵丹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