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逆天驭兽师,第二十三章轩辕剑

    君家的人回过神,看着火萤的模样,露出一抹讥笑,她居然说让他们全部一起出手,当真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么?

    他们就算不是君家的顶级高手,那也是君家少有的人才,她敢这么跟他们手滑,简直就是找死!

    “孙小姐,我们这么多人,一起上,要是赢了,你还会承认吗?”男子粗声问道,这简直就是小看他们,敢跟他们说,一起出手,他们一人一个斗技,就能让眼前的人,死无葬身之地。ai悫鹉琻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回答,毫不在意君家人眼里的讽刺。

    君单张开嘴巴,走到君慕倾面前,原本还想说的话,可看到君家的那些人,这才什么都没有说,心里却是一阵着急。

    听到君慕倾的回答,君家的人就更加嚣张了,简直不知死活,敢这么的挑衅他们!

    但是为什么看到君慕倾淡然的样子他们会感觉到莫名的惊慌,这不应该,这个女子再如何,怎么能够同时打败他们二十几个人?

    火萤慢慢到众人面前,脸上露出一个笑容,“既然这样,那就开始吧?”速战速决,她相信君慕倾也不想跟他们那么多废话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众人脚下都划开斗技阵,各种各样的颜色,就是没有暗元素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开始凝聚斗技的时候,火萤的身体动了,犹如鬼魅一般的身影,从他们周围穿过,是所到之处,就会响起一声惨烈的叫声,之后,闪耀的斗技阵消失,还斗志勃勃的人,倒在低上直抽搐。

    君震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,他扭头看向君慕倾,发现她脸上的笑容,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事情,她是故意挑衅他们,就是为了让眼前的人心服口服,都能乖乖听她的话。

    这丫头平常看上去,冰冷无情,对什么事情都是漠不关心的样子,其实她拥有一颗玲珑心,对所有事情,她都看的透透的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的打斗,君慕倾淡淡一笑,才不过五个呼吸的时间,他们就已经倒下了一大半,君家的人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我已经准备好了去北国的东西。”寒傲辰看都懒得再看面前的状况,再如何,他们二十几个人,是打不圣兽,这场比试的结果早就已经出来,不用看他也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有他在,很多事情,她都不用操心,“寒傲辰,你再这下去,我会赖上你的。”不管什么事情,他都能够比自己先想到,并且做好,她真怕自己就会这么依赖下去。

    寒傲辰无奈地摇摇头,“我只想我在你身边的日子,能够帮你做点事情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离开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她已经习惯有他在身边的日子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“现在不会。”

    他的回答并没有让君慕倾放心,不过想了想,她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,不管你去哪里,我都会找到你!”她何必担心寒傲辰会不会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点点头。

    简单的一段对话,地上的人已经躺在地上呻吟,再也怕不起来,君慕倾扭头看着地上躺着的人,看了一眼火萤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用我说,你们也应该知道谁比较厉害了吧?既然这样,那火萤从今天开始,就留在君家,当然谁要是对她下黑手,她绝对不会对你们任何人留情,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。”君慕倾淡漠地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,慢慢转身。

    寒傲辰走在她身边,两人头也不回的离开君家。

    君震站在一旁,看了火萤许久,才缓缓开口,“就听孙小姐的,从今天开始,谁要是对火萤姑娘不敬,后果自负。”说完,君震也转身离开,那个丫头的实力,他现在都难以估算。

    君单擦了擦额上的冷汗,果然,孙小姐身边的人,一个比一个恐怖,就这么一个人,一人一拳,就打到了这么多君家子弟,尽管人家是武士,你们是斗技师,可毕竟输了就是输了,没有什么原因可言。

    他越来越发现,孙小姐的厉害了,而且也发现孙小姐不能轻易得罪,不然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火萤推了推还在发呆的君单,“姑娘说,让你给我安排住的地方。”其实她压根句不用住在君家,不过她说君家的安危就在自己的手上,如果不想赶紧还清

    债,她的条件就会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就算她不想和人类住在一起都不行,为了让自己快点还清这六个条件,她什么都愿意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听说是君慕倾说的,君单赶紧带着火萤往诸葛蓉蓉的院子走去,这人是来保护的主母,并不是所有君家人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呻吟的人,看着远去身影,爬起来就赶紧往回走,经过今天的事情,他们终于知道,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,特别就是君慕倾,她的天赋比不仅仅吓人,就连她的手下,实力都那么强悍。

    经过今天,他们也再也不敢对君慕倾有什么想法,人家是上尊斗技师,你们就连技尊师都不是,人家的手下,一拳就能把他们打倒在地,再也怕不起来,你们连凝聚斗技的时间都没有,就已经被人打败了。

    飞奔而去的马车在空中行走,现在这个时候晚上,才没有人看到空中行走而过的马车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马车里面,她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奢侈,寒傲辰在皇城那举动,根本就不算什么,眼前的事情,才叫做奢侈,魔兽在空中行走的速度,比地上,快了不一倍不止,这样他们很快就能够到达北国。

    北国?北冥家族和南宫家族,还有是北国皇权拥有人,三足鼎立,实力没有谁强谁弱,他们相互牵制,才没有发生动乱,不够听说皇权的拥有人,最近很头痛,这件事情,倒是可以利用一下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,黑暗神殿,为什么能够查到那么多事情?”连北国的事情,他都能够知道的一清二楚,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在黑暗中探寻一切,比光明中探寻一切,来的更加简单,拥有黑暗之力的人,都能够利用黑夜做一些事情,当然,我是黑暗神殿殿主,当然不用做这些事情,只要听就好了。”寒傲辰靠在马车里面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心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,“傲骄!”

    血魇不满地说道,他平常是不会听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不过他在空间里面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,才会多主意一下,没想到就听到这个男子这么傲骄的在说话!

    “噗!”君慕倾噗嗤一笑,傲骄?还有谁比它血魇更加傲骄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见君慕倾突然笑了,寒傲辰疑惑地问道,他的话有那么好笑吗?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是笑你,是笑血魇,它说傲骄,可是我想起它平常的样子,觉得它说这话有点奇怪。”寒傲辰最多算腹黑,没有傲骄,这个她知道,只是血魇,那就是真正的傲骄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叫偏心,凭什么他说那话,就是腹黑,我就是傲骄?”血魇不满地问道,这差别也太大了,偏心!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偏心,再说了,谁的心,长在中间?”君慕倾淡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靠!血魇一下子被塞住了,这样的话,她也敢说?

    寒傲辰轻咳了一声,他都快忘记,小倾倾身上,还有一只本命契约兽,她不但是斗技师,还是召唤师,这么变态的天赋,能几个人做到?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我父亲在哪里吗?”君慕倾回过神,她想用自己的力量的找到父亲,问寒傲辰,不够也只是开玩笑,她并没有指望他能告诉自己父亲的下落。

    寒傲辰脸色一淡,没有出声,只是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头,这些是她预料之中的是事情。

    马车快速往前面奔跑,黎明渐渐开始,大地又恢复了一片光明,在空中走动的马车,也慢慢往地上落下。

    离北国月越近,他们就感觉温度越来越低,只是这点冷冽对他们来说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马车慢慢停下,这里离北国已经很近了,不用半天的路,他们就能走进北国。

    “白雪皑皑,这还没有到北国,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,要是真的进去了,那会不会就是冰天雪地?”君慕倾走出马车,是扭头问道,火红的身影站在洁白的雪地上,犹如一枝傲立的红梅。

    “会。”寒傲辰如实地点点头,“当初凰家人放弃北国,就是因为他们不但太过贫寒,也因为他们的世界,是一片冰天雪地。”

    “凰家人一定不会想到,他们认为的贫寒的北国,会有今天。”冰天雪地的地方也有他们的好处,这里有南边没有的

    一些奇珍异草,就比如雪凝草,就不是南国能有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寒傲辰笑了笑,看了一眼身后的魔兽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魔兽拥有着一双紫色的眼睛,看着寒傲辰这么维护君慕倾,紫色的眼睛里面是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,最终它什么都没有说,转身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渐渐远行,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,他们还是选择用幻器变化外表,变幻了外表之后,还没走两步,印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瘦小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去北国的吗?”小男孩稚嫩地声音中带着威严,尽管他脸色被冻得紫红,但后背依旧挺直,神情更是倔强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寒傲辰,这才扭头说道,“是。”他们的确是去北国的没错,这个方向除了去北国,还能去哪里?

    “那……可以带上我吗?”小男孩迟疑地问道,表情也不再像刚才那么威严,更加没有那么霸道。

    “理由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带我去北国,我什么都能给你。”小男孩低头想了一下,抬起头,目光又恢复了刚才的坚定。

    这是小孩子该说的吗?君慕倾皱了皱没有,看上去,他身上散发丝丝大气,这绝非普通孩子能够拥有的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带上你,也不是不可以,只要告诉我们,你的身份就好了。”寒傲辰温和地说道,脸上也露出气淡淡的笑容,他大概猜到了那么一点,只是不确定而已。

    小男孩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个人,后退了一步,“既然这样,那你们还是走吧。”父亲曾经说过,问他身份的人,都是有目的的,他才不会透露自己的身份,北国,他还是照样能够自己回去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。”既然他不想说,她也没必要带上一个来历不明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往前面走去,小男孩站在原地,看着远走的人,咬了咬紫青的嘴唇,忍住破口而出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答应过不会说就是不会说,可是他真的好想回去,回到北国,那里才是他的家,父亲,母亲都在那里,可是这里离北国还有很远,他一个人没有办法回去。

    他要是告诉他们自己的身份,那他们真的会带自己回去吗?

    不,他不知道,他真的害怕,把身份告诉了他们,他们就会像那些人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你在这里,看来你还逃的挺远的,怎么,这么快就想回北国了?”十几道黑色的身影闪落,将小男孩包围在其中的,洁白的雪地上,沸腾起浓郁的杀气。

    男孩惊慌地看了一眼周围的人,心里很害怕,可他却压下心里的这种害怕,平静地面对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总是要杀我?”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,每次带他往北国走来的人,都会惨死,只有他因为弱小,被压在人的身下,或者是货物堆里面,才能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离北国不远,要是就这么死了,他一定会不甘心!

    “你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的,那么多次,你都能活下来,不愧是那个人的继承人。”为首地黑衣人冷冷一笑,只是太过的好运,也会有消失的一天,现在就是他死的时候。

    男孩后退一步,只是这个时候,他还能退到什么地方去,周围都是他们的人,这些人知道他的身份,知道他身份,还来杀他的,一定该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谋杀啊?”冰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原本离开的两道身影,又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已经看了很久了,果然这个小孩的身份不简单,继承人?难怪他身上会有那种气势,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继承人?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既然掺合到这件事情来了,那别怪我们不客气!”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要死,包括眼前的两个人也一样,不能放过他们,要是今天的事情败露,他们都会死。

    君慕倾微笑着点点头,好一个不客气,掺合到这件事里面就要死,不过她这个人很爱惜生命的,况且自己死了,很多人都会伤心,她不想死怎么办?

    小男孩没有料到他们会回来,愣愣地问道,“你们不是走了吗?”为什么又回来?是来救他的吗?

    “这路又不是你家的,我们什么时候回来,好像没有人规定吧?”君慕倾淡淡说

    道,这小孩真没良心,她特地回来看看他怎么样了,结果遇到这种事情,他不但没有谢谢他们出现,反而好像看见到鬼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怕死,那成全你们!”为首的人的留下几个人,自己带着十几个黑衣人走到两人面前,眼中沸腾着杀气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很怕死。”君慕倾认真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寒傲辰同样点点头,当然怕死了,他可舍不得这么放下小倾倾就死了,还想好好陪在小倾倾身边呢。

    “那就由不得你们了。”男子冷冷一笑,是手上的气波凝聚可见的,在武者武修的实力爆发出来,周围一片动荡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着寒傲辰,“他是武修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要不,还是你动手?”

    “小倾倾让我做什么,我一定做。”寒傲辰眨了眨眼睛,柔情似水地回答。

    玛蛋!为首的人彻底气愤了,他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快没命了,一只脚头踏进地狱了,还能这么轻松的,他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你就动手吧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后退一步,表情很是无辜。

    寒傲辰见君慕倾来真的,只能认命地走向前,那步伐很优雅,脸上的笑容,尽管没有那妖孽的轮廓,却依旧能够迷倒众生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,黑衣人终于知道害怕,为首的男子惊讶的看着面前走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我不乐意回答。”寒傲辰耸耸肩,他是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无形的力量,扑面而来,是黑衣人中的首领,手上的气波还没有会推出去,眼睛就瞪的老大,凝聚的气波慢慢消失,人也笔直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直到死,他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眼前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其他黑衣人看到首领倒下,立马后退一步,他们相视一看,有了最后的决定,与其这样,还不如拼了,首领死了,他们回去也难逃一死,要是杀了他们,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二十几个黑衣人抬起步伐,说着就往寒傲辰那边冲去。

    无形的力量慢慢散开,没入他们的身体,可是他们却浑然不觉,才走了三步,他们瞪大眼睛,看着面前笑的无比优雅的男子,半天没说出一个字,就已经倒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看着寒傲辰杀人都那么优雅,不禁狠狠地啐了一声,什么时候都这么优雅,真不知道,什么事情才能看到这家伙的另外一面。

    看着这么恐怖的力量,小男孩脸上都露出一抹惊慌,他踉跄后退一步,倒在雪地上,就算是看到刚才黑衣人,他都没有这么惊慌过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没事了。”君慕倾走到寒傲辰身边,看了一眼地上的人,表情没有什么其它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转身离开,耳边就传来一个声音,“你们救我,不是为了想知道我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他们停下动作,轻轻一笑,“要想知道你的身份还不简单,只是现在我们不想知道。”北国能有几个小孩,能这么皇家的霸气,除了北国的皇权拥有着者之外。

    “你们救我不是有目的的吗?为什么要离开?”轩辕剑淡然地看着眼前的人,他们说不定是值得相信,只是……

    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样,救人就是有目的的,她只是在知道他身份的时候有些好奇,然后回来看看,就遇到这一幕,她也不想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样想,你要跟着我们回去,也可以,要是想留在这里,我们也没意见。”寒傲辰看着眼前的人,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,即便是知道眼前人的身份,那也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。

    轩辕剑低头想了想,“送我回去,我会报答你们的。”他说话算数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已经心照不宣了,那我也不瞒你,我们是来找雪凝草的,送你回去,我们也可以帮你,不过,你要把雪凝草送给我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直接和眼前的小孩谈起了条件。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轩辕剑有点不相信眼前的人,北冥家族和南宫家族怎么会放过他,这些人不用看,他都知道,是来追杀他的,知道他离开北国的人,没几个,能这么快查到的,也只有这两个家族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答应你们。”雪凝草他本身就拥有一颗,那是父亲留下来给他保命的,既然他承诺过,只要眼前的人送他回去,他自然就会把雪凝草送给他们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汗颜,和一个小孩子做交易,真的有那么一点奇怪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交易,谁也不会知道,会引起北国多大的变动,更加不会有人猜到,这两个人,会在北国添加如何宏伟的一笔,只是,这一切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原本的两人,现在变成了三个,君慕倾现在倒不是忙着雪凝草的事情,她想的更多的是北国的情况,送轩辕剑回去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,可是送他回去之后,他能立刻把雪凝草给她,那是不可能的,一定会有人阻止。

    “你能说说北国现在的状况吗?”君慕倾低头看着小大人一样的轩辕剑,他看上去不过是七八岁,却肩负起了整个北国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吗?”轩辕剑看了一眼君慕倾,犀利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,连他的身份,他们都能够知道,难道还不知道现在北国的状况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想让你再说一次,不行吗?”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小孩子这样一点都不可爱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的样子,轩辕剑叹了口气,严肃地说道,“现在北国就像你们外人知道的一样,三足鼎立,北冥,南宫,皇权人掌握着三股力量,其中最强的是北冥家族,最弱的就是皇权者。”不然他也不会被追杀。

    “北冥家族?那北冥冰是北冥家族什么人?”想到死亡之岛,君慕倾心里有了一番思量,毕竟那个家伙,还欠自己一个人情不是。

    “继承人。”轩辕剑严肃地看着君慕倾,她既然知道北冥冰,为什么不知道北冥冰就是北冥家族的继承人?

    寒傲辰走在一旁,静静听着,听到这些,他脸上,并没有太大的惊讶,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。

    的确,北国的情况,苍穹大陆上的人,很多人也都知道,君震也正是因为这点,才让人到北国来寻找雪凝草。

    “那还有一只叫龙儿的爬虫契约兽,是谁?”她记得那个人叫南宫朴。

    “那是南宫朴,南宫家族少有的召唤师之一,他前段时间好像去了死亡之岛。”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,南宫家族去死亡之岛的也有很多人没有回来过,不然来杀他的人,就不只是这么几个了。

    不过叫龙儿的爬虫契约兽,她见高级魔兽吗?就说人家是爬虫,召唤师在苍穹大陆上少的可怜,可是对于北国来说,就更加惨淡,一个家族能有一个召唤师,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吱吱听到有爬虫,兴奋叫道。

    有吃的,有吃的!

    “它已经死了。”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看了一眼吱吱,她三天两头,怎么都是想着吃啊?

    “吱!”那魔核呢?

    “已经进了你的肚子。”君慕倾戳了戳吱吱的肚子,一回来,不就给她吃了好几个魔核,其中一个,就是那个“虫儿”魔兽的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吱吱满意地点点头,原来已经被它吃了啊,真好。

    “它是你的灵宠吗?”轩辕剑一本正经地问道,好可爱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肩上的吱吱,“算是。”当然,前提是吱吱愿意当灵宠,不过看样子,她是非常不乐意。

    吱吱狠狠瞪了一眼轩辕剑,她什么地方像灵宠了?有她这么可爱的灵宠吗?而且她还非常非常厉害,他们家的灵宠,有她这么厉害吗?哼!

    被吱吱瞪了一眼,轩辕剑停下了脚步,惊讶的看着吱吱,看到她有闭上眼睛,好像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,刚才看到的难道是错觉?他明明看到这只灵宠人性化地瞪了自己一眼!

    靠近北国,君慕倾给了轩辕剑一枚幻器,他这样子进城非常不安全,要是被想要杀他的人认出来,那就是非常的麻烦。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为了这些不必要的麻烦,一枚幻器给他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轩辕剑看到那枚幻器,惊吓了不少,然后狐疑地看着面前的人,她一出手就是幻器,那他们现在的模样,会不会也是幻器导致的?

    “小孩子不可以这么聪明。”君慕倾看到轩辕剑的目光,无奈地叹息,现在的小孩,都这么早熟吗?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一样。

    听到“小孩子”三个字,轩辕剑嘟了嘟嘴巴,“你说我小孩子,你多大?”她看上去,不过也是“小孩子”而已。

    “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你比我大,我问的是你年龄……”轩辕剑的话还没说完,眼前就出现一枚一枚奇异果,所有的话,被吓到再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停下脚步,把奇异果放在轩辕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想让自己手下看到现在狼狈的样子,就吃了吧。”他这个样子,有没有幻器都一样,那些想要杀他的人,现在未必能认出来他,只是要是连他自己的人都认不出来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轩辕剑吞了吞口水,她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帮自己?还对自己这么好,父亲死后,就再也没有人对他这么好过。

    “不要吗?”她扭头挑挑眉头。

    “要。”轩辕剑立马接过奇异果,狼吞虎咽地吃起来,他已经很多天没吃过东西了,这个奇异果,他完全当成填饱肚子的食物,哪里还记得这是一枚灵果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了一眼轩辕剑,他不过六七岁,为了责任,还是肩负起自己不能肩负的东西,再怎么样,他也是小孩子,心里渴望的关爱,不比任何人少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轩辕剑,她突然想起了君战天,“看到你,我想起了我的徒弟。”他们两个差不多大。

    轩辕剑把果子吞下去之后,疑惑地抬头,“你才多大,就有徒弟?”

    吃下奇异果之后,轩辕剑就感觉自己身体里面涌出一道暖意,把他整个冰冷的身体,都变得暖和起来,他感觉很舒服。

    君慕倾太阳穴不停跳动,“我为什么不能是人家师父?而且你自己呢?不用我多说了吧?”她徒弟又不是他,那么大惊小怪做什么!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轩辕剑愣在原地,她比自己大,有个徒弟也没什么,只是他还是觉得惊讶。

    寒傲辰忍住笑容,小孩子果然还是小孩子,三两下就被小倾倾给绕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叫什么,总要告诉我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呦,北国什么时候有这么个美人了?本少爷怎么不知道?”淫意地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耐烦地往前面看去,这还没走进北国,麻烦就来了。

    三人扭头看去,发现面前站着十几个人,为首的男子,长得很平常,在加上他的表情,就变得更加的难看了。

    轩辕剑凑到君慕倾旁边,在旁人眼里,他是害怕了,其实他是在告诉君慕倾,眼前人的身份,还有实力。

    他也是南宫家族的少爷之一南宫士,是水元素四级大技师,这个人整天游手好闲,是南宫家族最没用的一个,却也是他们最宝贝的,因为他是南宫家族现在家主,南宫闵唯一的儿子,所以不管他在外面闯了多大的祸,也不会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谁让人家老子是南宫家族家主,即便是有怨言,也不敢说啊!

    其实君慕倾现在的样子,已经平凡了很多,若是恢复她原本的模样,不管走到哪里,都将成为一道绚丽的风景,让人难以挪开目光,而她此时的样子也算得上是超然脱俗,让人看到的第一眼,就有有一种说不出的惊艳。

    南宫家族的人就这么走来了,轩辕剑都没有来得及用幻器改变自己的面貌,不过他也没有打算这么做,现在已经是北国城外,距离不过十里,南宫家族的人,现在即便是想做什么,也没有了机会。

    “南宫士,家主让你跟我出来,可不是玩女人的!”一抹鹅黄身影缓缓走来,绝美的容颜,能让百花都觉得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“她又是谁?”君慕倾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南宫美美,人如其名,

    是北国第一美人,同样,她也是南宫家族斗技师里面的第一天才,现在已经是十二级技灵师,因为她有绝美的容貌,还有绝佳的天赋,在南宫家族地位比南宫士还要高,只是,人美,不代表心美。”轩辕剑摇头说道,宛如一个大人一样,眼睛里面的童真,在南宫家族众人出现的是时候,就全部散去。

    原来是一个毒美人!

    君慕倾会意地点点头,却不动声色,她来北国是找雪凝草的,没必要和南宫家族的人发生什么矛盾。

    南宫士才不会听南宫美美的,她是第一天才,自己还是南宫家主的儿子,凭什么听这个泼妇的!而且,北国,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么好看的女子,比南宫美美还要好看。

    南宫美美现在全神贯注听着对面两人的谈话,并没有看到南宫士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谈话,身为大技师的南宫士可能听不到,但是南宫美美却尽收耳底,本来她还挺开心人家这么评论她,轩辕剑的最后一句话,却让她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你们敢在后面议论我们南宫家族!”南宫美美目光犀利地看着君慕倾,在看到她的那么一瞬间,南宫美美都忍不住惊叹,看到君慕倾之后,她的目光也看到了君慕倾身边的寒傲辰。

    好美的男子!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人!一直都以自己容貌为傲的南宫美美,此时也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南宫美美呆了,就那么直直地看着寒傲辰,目光也毫不避讳。

    站在君慕倾身边的寒傲辰,感觉到灼热的目光射来,他扭头一看,就看到南宫美美痴迷的神情,这让他不由地皱了皱眉头,眼里露出厌恶。

    一直盯着寒傲辰看的南宫美美,当然也看到他眼中的厌恶,当她发现对面两人的距离,心里涌出了无尽的妒意,谁不知道她南宫美美,是北国数一数二的美人,而眼前的人居然还要比她好看,还能站在这么一个绝美男子的身边,这让她怎能不嫉妒!

    顺着南宫美美的目光,君慕倾扭头一看,就发现寒傲辰那双温柔的墨眸中露出的厌恶。

    啧啧……不得不说,寒傲辰不管是什么样子,都能引来桃花。

    “自己的桃花,自己处理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让寒傲辰心里咯吱了一下,他讪讪看向君慕倾,“倾倾帮我不好吗?”他看都懒得多看一眼,怎么会去理会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不过小倾倾好像不太高兴,这该怎么办?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了一下,看着南宫美美的目光变得更加的灼热,撇了撇嘴,得,她直接变隐形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在看什么,把他们全部给我抓起来。”南宫美美得意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这里是北国,是他们的地盘,她就不相信,以自己的天赋和姿色,比不过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南宫士也不阻止,南宫美美的举动,让他也少了不少事,毕竟那么个美人,谁不想拥有。

    南宫美美这个时候一颗心都放在寒傲辰身上,不但忽略了眼前的小孩,更加忽略了君慕倾眼中的冰冷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南宫美美,难道她脸上写着“好欺负”三个字吗?

    “南宫美美,你好大胆子。”轩辕剑瘦小地身影慢慢走向前,冷眼看着南宫美美。

    见轩辕剑出手,君慕倾和寒傲辰干脆站在一旁,这毕竟是人家的“家事”,他们这些“外人”,看着就好,他们倒要看看这个南宫美美知道轩辕剑的身份之后,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南宫美美看到轩辕剑,脸上露出一抹疑惑,这个小孩,为什么这么眼熟,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,就是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南宫家族的随从见南宫美美被一个小孩子愣住,也纷纷停下脚步,不敢轻易出手,谁知道眼前的小孩会是什么人,他们尽管都是听主子的,可要是主子有什么事情,他们也跟着完蛋。

    南宫士的目光终于从君慕倾身上挪开,当他看到那瘦小的身板,眼睛睁大,嘴巴也惊讶的张开。

    他颤抖地指着面前的人,“你,你,你……”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!

    “怎么?才几天不见,南宫士就不认识朕了吗?”轩辕剑慢慢走去,稚嫩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威严。

    本皇!

    南宫士“砰”的一声,跪在地上,“南宫士拜见国主!”他不是应该死了吗?为什么还会出现在北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国主!

    南宫家族的人再也不淡定了,南宫美美也迅速回神,看着眼前的小孩,赶紧跪下去。

    “国主赎罪。”该死!国主怎么突然回来了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