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逆天驭兽师,第二十二章再回阴月城

    三道身影站在熟悉的城门口,君慕倾双手环胸看着阴月城,绕了一圈,她又走回来了,还是自己主动回来的。ai悫鹉琻

    要不是君单说奶奶出了事情,她才不会回来,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想干什么,找赤血宝玉,会找到君家来。

    君单擦了擦额上的汗珠,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孙小姐怎么知道君家出事情了,好像从他一出现,就知道了一样,她不是一直在死亡之岛吗?为什么会知道?

    “倾倾,走吧。”寒傲辰冲着君慕倾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大步往城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阴月城的人看到那一抹红色的身影,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盯着缓缓走动的身影。

    突然,三人头顶闪过几道身影,看他们的方向,就是君家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停下脚步,赤红的双眼紧盯着君家的方向,耳边响起君单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是这个月,第五次了,那些人趁着家主外出,伤了主母,这次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。”君单沉声说道,这些人也太可恶的,仗着自己是尊者,连君家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们君家,好歹也是大陆上五大家族之首,势力更是遍布整个大陆,这些人知道不怕和君家做对吗?简直就是可恶至极!

    君慕倾淡漠的收回目光,冷冷看了君单一眼,“君家是苍穹大陆五大斗技家族之首,可是在这些人眼里面,你们还不算什么。”说完,她漠然的抬起脚步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寒傲辰始终跟在她身边,大手握住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孙小姐怎么长他人志气!

    君单不明白君慕倾的话,以为这些人在厉害,也会畏惧君家的势力,可是他想错了,他们不但不怕,反而对君家主母出手,尽管君家人有多气愤,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因为他们打不过那些人。

    君家上空,站着三道身影,看到君家人拿着武器出来,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讥笑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几个,还想挡住我们的步伐,简直就是找死!”要是想毁了君家,他们随时可以!

    “那老夫呢!”君震大步走来,冷眼看着空中站立的人,这些人简直就是可恶,伤他君家人也就算了,而且还敢出口妄言。

    那人看到君震走来,先是一愣,随后露出一抹笑容,“君家家主,君震?”他们不知道君震的实力,不过在如何,这个大陆的人,还能有什么做为,君震要真的厉害,他夫人就不会被伤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君震冷冷应道,主家的气势,在他身上散露无疑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后的君家人,激动的看着君震,他们相信,只要家主出马,就一定会没有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今天倒是想领教领教,君际家主,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。”说着那人脚下就划开斗技阵,六行星在脚下缓缓旋转,四颗五角星闪动着绿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四级风元素尊者,又是从那边降临的人。

    看到君震没有动作,那人笑了,笑地无比猖狂,“君震,你不过尔耳,面对我的挑战,你居然害怕了!”君家家主又如何,今天不交出赤血宝玉,他就只有死!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在找什么东西?”君震不动声色的看着面前的人,他们一定是在寻找什么东西,可君家还有什么东西能给他们的?

    君震实在是想不明白,大陆上有什么东西,能让那一边的人都虎视眈眈,甚至是派出人来寻找。

    那么多尊神高手降临,对于苍穹来说,这是打破了这边的规律,即便他们降临之后,用不出真正的实力,却也不能让人小看,尊者对于苍穹大陆来说,也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威胁。

    男子抬头一笑,突然低下头,冷冷的看着君震,“君家主,你不要装疯卖傻,我们想要什么东西,你再清楚不过。”赤血宝玉一定是在君家,就算不在君家,他们也不能放过君家的任何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强盗,可是也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强盗,寒傲辰,你倒是说说,什么人才能够这么无耻?”冰冷的声音带着丝丝讥讽,君慕倾一回到君家,就听到有人来找赤血宝玉。

    “小倾

    倾,自然是这个人不要脸了。”寒傲辰淡淡一笑,应和着君慕倾地话。

    赤血宝玉是在她身上没错,可这些人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狂妄的语气,君家所有人微微一愣,全部扭头看着空中,当那一道赤红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,他们都觉得这是个奇迹。

    君慕倾回来了!她居然会回来帮君家!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男子转身,看到那两道身影,一红一黑,站在空中无比张扬,不管是是任何人看到,都无法忽略眼前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刹那间,天地失色,只有她身边的人依旧耀眼,“有些人不但是不要脸,还没有脑子。”说着,君慕倾惋惜地摇摇头,一脸你无可救药的模样。

    地上的君家人,听到君慕倾说这话,都纷纷嘴角抽搐,君慕倾到底想做什么激怒了眼前的人,他们就倒霉了!

    君震看到君慕倾回来了,脸上不禁扬起笑容,可想到,自己说过的话,又将笑容遮去,还轻哼一声,不去看君慕倾那边。

    可是不得不说,才一段时间不见,这小子好像又有点不一样了,她身上的气息,好像比出去以前,强劲了不少,能出死亡之岛,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她回来就好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说着,男子就能聚风元素,一阵强风往君慕倾那边飞去。

    众人鄙夷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她君慕倾就算是天才,也不用这么狂妄吧,人家好歹是尊者,她就算在厉害,也不过是上尊斗技师,上尊斗技师怎么会是尊者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们心里这么想,心里同时希望君震能够出手,赶走眼前的人,看到君墨风雨不动的身影,他们都觉得奇怪,为什么家主就不出手,家主出手,眼前人早就落荒而逃了,哪里还用君慕倾在这里这么都废话。

    五大家族斗技比试上,她出尽了风头,赤君的身份,上尊斗技师的晋升,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,让通过这样,告诉天下所有人,她君慕倾不是废物。

    面对君家人的目光,君慕倾在心里冷冷一哼,要不是看在奶奶的面子上,她才不会回阴月城,更加不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风元素很快就卷到了君慕倾面前,那些打算看好戏的人,脸上都露出了一抹讥笑,君洛帆站在一旁,更是把不屑君慕倾的做法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都等着看君慕倾好戏的时候,狂奔而去的风元素在他们两人面前停了下来,很快就被挥散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只有这点本事,那就慢走不送了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把玩着吱吱的耳朵,没有抬头正眼看对面站着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敢小看我!”男子彻底激怒了,谁能够忍受,自己被人这么小看,更可况是一个无名小辈!

    在他又想出手的时候,一道熟悉的身影从远处走来,当他看到君慕倾的时候,脸上露出一抹惊讶。

    罗修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,脸上的惊讶始终没有收起,模样变了,气息变了,如果听了苍穹大陆那些传言,他一定认不出来,眼前人就是当日在火溶洞里面遇到的君慕倾,还有她身边的那个男子。

    “君、慕、倾!”罗修咬牙切齿地注视着眼前的人,尽管三个月时间过去,他心里的愤怒,还是难以熄灭。

    看到突然出现的人,君慕倾也惊讶了一番,三个月她没有出来,还以为他们都走了,结果还是在这里,“罗修岚下,怎么这个样子,矿石芯蕊,你抢不过,想要对我下杀手吗?”

    君震听到君慕倾的话,先是一阵狂喜,再来就是嘴角抽搐,这个小王八但,居然抢了人家的矿石芯蕊,那东西何其珍贵,得到一颗,就能晋升几个层级,这混小子不会是晋升了吧!

    罗修的脸色因为君慕倾的话,变得更加的难看,他扭头看着身后明宗的人,冷声说道,“走!”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罗修离开的背影,这承受能力也太差了,小倾倾只不过是说了这么一句话,竟然就被气走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走了?

    君家人震惊地看着离开的人,刚才他们不是喊打喊杀的,怎么突然之间就走了?君慕倾什么都没有做,他们更是什么都没做,不对,君慕倾说了一句话,不过那句话,是什么意思?什么是矿石芯蕊?

    君单张了张嘴,脖子僵硬地扭头看着君慕

    倾,就这样?就这么简单,叫了人家一句岚下,然后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就走了?太简单了吧!

    “罗修岚下慢走,下次要是还有这么好的东西,记得告诉我一声。”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,赤红的眸子,闪烁着冰冷的,她将笑意压在眼睛的深处,不让任何人窥见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说出来,罗修离开的身影就越来越快,她嘴角的弧度也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“孙小姐,这样,这样就行了?”君单不确定的叫道,明明看起来很难的一件事情,孙小姐回来之后,就变得这么简单了?不对,是太简单了,一点挑战都没有,元素都没有凝聚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说话,漠然的看了一眼君单,慢慢往下面走去。

    谁是他孙小姐!

    “小王八蛋,你回来做什么!”君震其实心里很开心,不过为了自己的面子,他还是把开心的情绪压下,严肃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他心里的担心也在慢慢压下,她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,她面前的男子,绝对不是尊者那么简单,只怕是大乘者的实力,到现在君家还没有查出来,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这些人降临,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只知道,他们在大陆上,疯狂寻找着某样东西。

    “切!”君慕倾看都不看君震一眼,直接往诸葛蓉蓉的院子走去,她回来以为是为了他们君家,她只是知道奶奶受伤了,这才回来看看,老家伙别太自作多情,她就没想过要帮君家。

    嘿!这丫头什么态度!

    君震立马跟上去,“臭小子,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!”君震话是这么说,还是走在前面带路,表情却是那么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你认错人了。”她不是小子!

    “混账……”

    激动的声音远去,站在院中的人露出鄙夷的目光,看着君震离开的背影,明明家主就很开心,不对,是非常开心,还说着话,他说给自己听到的吧?

    还有,他都在前面带路了,还说不给人家回来,这是说给他自己听的吧?

    君单额上垂下三条黑线,嘴角还在不停抽搐,家主,您再这么说孙小姐,下次只怕是主母有事情,她都不会第一时间赶回来,还有,您能别这么自恋吗?孙小姐压根就不是为了你回来的!

    走到那熟悉的院子,君慕倾直接往诸葛蓉蓉的房间走去,才刚刚踏出一步,就被人挡住了步伐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看着眼前的老头,君慕倾就感觉到一阵头痛,他这一路上,唠叨了一路,现在还想说什么?

    “丫头,你大哥呢?”墨儿那小子这次没有回来,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?

    君慕双手环胸,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“放心,我大哥很好,不用你关心,现在你给我让开!”她要进去看看就奶奶,顺便看看能不能有什么东西,医好奶奶的伤,她就不信从死亡之岛拿回来那么多果子,一个都排不上用场!

    “你先别打扰你奶奶的,她现在需要的是休息,我已经派人去找药材了,很快就能够医好你奶奶的身体。”不过就算是找到药材,他还不知道慕容城能会不会给他炼制丹药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他就这么不相信她,“你就知道我没有办法,再怎么说也让我进去看看,不然你对不客气!”老家伙,总喜欢挡在她面前,连大哥都知道她不是小孩子了,他这个老家伙还这么不相信她。

    不客气!被君慕倾这么一说,君震的脾气也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还就别想进去!”从进门到现在,一声爷爷都没有叫,这,这到底是谁叫的,君离那小子,让他好好叫人,就教成了这个样子,也不知道这个小王八蛋随谁去了!

    诸葛蓉蓉此时要在这里,一定会毫不客气看向君震,现在他们两个的模样,不就是一模一样么?

    君震的话不但没有让君慕倾生气,反而她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,“老家伙,我今天要是过去了,你会怎么样?”她还就是过去定了!

    “那你想知道什么,我就全部告诉你!”君震可是非常自信有自己在,眼前的丫头是不会过去的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慢慢走进一步,殷红的唇瓣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,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!”君震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傲辰,动手!”君慕倾慢慢走到一旁,转手环胸,她不是大乘者,可寒傲辰是啊,而且他拥有黑暗之力,就算这老家伙已经到达尊神,寒傲辰出手牵制住他,自己也还是能够进去的。

    君震微微一愣,刚想问怎么回事,一个黑影就出现在自己面前,他赶紧伸手抵挡。

    和寒傲辰纠缠在一起的君墨,恍然大悟地看着君慕倾,他上当了!

    “君际家主,不用客气的,我先走了,你就准备好要说的事情。”说完,君慕倾优雅地往里面走去,她却始终没有发现,自己嘴边,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,这丝笑容是由心底而发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已经走进去了,君震赶紧分开自己和寒傲辰,“小子,看来你实力不错。”能让那个小丫头看中的人,会差吗?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寒傲辰说完,掠过君震,跟着君慕倾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见寒傲辰半点面子东都不给自己,君墨摸了摸鼻子,也跟着走进去。

    刚走进房间,君慕倾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药草的味道,她慢慢走过去,看到那个绝美的佳人,皱紧眉头,静静躺在床上,苍白的脸上,一点血丝都没有,就一阵心疼,她离开的时候,奶奶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一股杀气,从她身上散发出来,专注的君慕倾没发现,那紧闭的眸子,缓缓睁开,沉睡的人正在慢慢转醒。

    “倾儿。”诸葛蓉蓉轻轻叫了一声,就怕眼前的人是幻觉,多少次她都看到倾儿坐在自己面前,可那都是自己的幻觉。

    “奶奶。”君慕倾回神,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!”诸葛蓉蓉有些激动,是倾儿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赶紧扶住那激动的身体,点点头,“是我回来了,奶奶,你先躺好。”她这么激动可不行,看样子是受了重伤,该死,这到底是谁下的手,别让她知道,否则她会让他后悔自己所做所为!

    诸葛蓉蓉没有再挪动身体,而是笑看着君慕倾,“倾儿出去了半年,又长大了不少。”身上的气息,也变得更加的强劲,能看出来,这半年但是时间,她又成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倾儿在长身体嘛!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除了哥哥父亲,她终于感受到了另外亲人的关怀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闭上眼睛,摇摇头,“不是的,是你的力量,又强了不少。”虽然她受伤了,但还是可以明显感觉到,她身上变强的气息,在她走进来知道时候,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。

    听到诸葛蓉蓉的话,君慕倾只是淡淡一笑,并没有说什么,看到脸色苍白的人,她突然想到自己进来的目的,赶紧翻动纳戒,从里面拿出三个小瓷瓶,又拿出了几个奇异果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吃吃看这些紫色丹药,这是慕容城的,说不定对你有好处。”说着,君慕倾就倒出两颗丹药,正打算往诸葛蓉蓉嘴巴里喂的时候,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她狐疑地抬头一看,就看到君震牢牢抓住自己的手,不肯放开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倾倾,这些不能医好君家主母。”寒傲辰走到君慕倾身边解释道。

    不能吃?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受了很重的伤,早就虚不受补,你现在喂丹药是不行的。”难怪他们一直都没有行动,这必须要北国的一样东西,才能够医好君家主母身上的伤。

    “哦?”君慕倾收回丹药,把两颗丹药放回瓶中,“那这几颗奇异果,奶奶总能吃了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我觉得玲珑果更加有效。”寒傲辰淡淡一笑,小倾倾摘了那么多果子,也不是没有用处的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手上的奇异果的,君震瞪大双眼,整个君家就猜一颗奇异果,在蓉儿受伤的时候,就给她吃了,这小王八蛋,一拿就是这么多,从哪拿的?!

    “早说嘛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寒傲辰,嘟了嘟嘴巴,又从纳戒里面拿出十几颗风元素的玲珑果,反正她玲珑果也多,只要有用,全部给奶奶都好。

    看着那晶莹剔透,流动着风元素的玲珑果,过了好久,君震才回过神,他找遍了五大家族,都没有一个风元素玲珑果

    ,这丫头一拿就是十几颗,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?

    就连躺在床上的诸葛蓉蓉都吓得不轻,看君慕倾的木管,都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?”就几颗玲珑果而已啊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过了好久,君震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其实他该淡定的。

    无聊!

    君慕倾不顾君震的惊讶,拿出一个玲珑果放到诸葛蓉蓉的嘴巴那里,“奶奶,你先吃着,我一定会想办法治疗你身上的伤。”这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诸葛蓉蓉接过玲珑果,慢慢吃起来,虽然她不知道这玲珑果是从什么地方来的,但是她出去半年时间,一定会有不少的收获,自己又何必大惊小怪的。

    等吃完三个玲珑果之后,诸葛蓉蓉才沉沉地睡下,风元素会慢慢恢复她的元气,这样,她会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等到诸葛蓉蓉睡下以后,君慕倾瞪了一眼君震,拉着他走出房间,往书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尽管她烧了书房,可是书房的位置,还是在以前的地方,凭着印象,她很快就找到了书房的位置。

    坐在大椅上,君慕倾慵懒地靠在椅背上,赤红的眸子中带着无尽的危险,“是谁伤了奶奶?”

    “是谁我们不认识,只不过这个人满身的书生气息,看上去对谁都彬彬有礼的样子。”凭借着印象,君震喃喃说的道,那边的人,他也不认识。

    书生气息,彬彬有礼!他好大胆子!

    “救奶奶,要什么?”君慕倾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北国的雪凝草,还有七叶花,炼制成丹药,就可以了,七叶花我已经找到了,雪凝草还在打听,至于炼制丹药,必须要慕容城的丹药炉才行。”其它药炉,都没有慕容城的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见他也点点头,她才相信君震的话。

    君震见君慕倾相信一个“外人”,都不相信自己,有种挫败的感觉,他说的话,没那么不可信吧?

    “那好,我会尽快赶到北国,找到雪凝草,至于慕容城的事情,你让人带着七叶花到慕容城等我,要是他们不给你们进,就跟他们说,是我让他们去找慕容凤吟的。”她可不会忘记,慕容凤吟给自己的承诺。

    君震张大嘴巴,不可思议地看着君慕倾,为什么这么难的一件事情,在她眼里,变得这么容易,好像一点挑战都没有?

    雪凝草他不曾担心过,就算北国皇主再怎么样,也不敢不给君家面子,慕容城就不一样了,慕容有这天下高手的保护,慕容城还有一个别名叫药炉,他们炼制出来的丹药,是大陆上各个高手都想得到了,也正是这样,慕容城的防御,比阴月城的还好,可是她居然说,不给进,就跟他们说是她让人找慕容凤鸣的!这会不会太简单了一点?

    “喂,老家伙,你发什么呆?”君慕倾不满的看着君震,为什么她在他的眼里,看到狐疑的目光。

    君震轻咳了一声,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了。”说完,君慕倾转身离开,头也不回地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君震原本还想说什么,却还是选择了没说,“你放心,阴月城最近不会有谁找上门。”

    寒傲辰说完,也慢慢走出去,小倾倾一定会做好一切事情,阴月城的外围就是魔域森林,一年前的魔兽,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不会有谁找上门?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君震越来越发现,其实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了解君慕倾,以前还知道她的实力,现在是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她身上,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?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走廊上,见寒傲辰慢慢走出来,转身看着他,“寒傲辰,你说了什么?”他一定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只是说了小倾倾会做的事情。”寒傲辰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。”好吧,她每次的心思,寒傲辰总能知道,他好像比她还要了解自己一样,她都是刚刚才想到魔域森林的魔兽,结果他早就已经想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既然已经知道了,那就赶紧出发

    ,找到雪凝草,治好了奶奶的伤,她才好好找戚笙算账,敢伤害她的家人,她会让他知道有什么样的后果!

    两人大步往魔域森林的方向走去,君慕倾去魔域森林,并不是找一年前的那些魔兽,面对是尊者的人,它们要保护阴月城,还不行,不是还有一只红顶乌鸦在么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能不能顺便带点魔核去北国?”吱吱靠在君慕倾耳边,悄声问道,她好想吃魔核,好想吃魔核。

    不能拟态成人型已经够郁闷的了,现在主人还不准她吃魔核,这让她更加纠结。

    君慕倾想了想,冷声说道,“你的魔核都没吃完,就算是去北国,也够吃。”她就这么担心自己的魔核不够吃吗?

    “主人,那我什么时候才能拟态,你看看他们拟态之后,都没让他们拟态成魔兽。”就她一只兽这样,不公平!她不要这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的往前面走去,“等你的力量稳定了再说。”现在吱吱这样,她真的有点担心,凝态变成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释放出闪电,那个时候,她想阻止都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吱吱搭拢下了脑袋,好吧,她现在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,更加是控制不住力量,等过一段时间,她一定可以做到,到时候,闪瞎闪电的眼睛,不然他老是欺负她!

    走到魔域森林之后,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拿出当年火萤给自己的一个口哨,听说在只要吹响,她就能听到,也不知道管不管用。

    红色的口哨声在穿透森林,幽幽响起,魔域森林一个平静的角落,开始出现浮动,一个身影迅速往阴月城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火萤急急忙忙地往森林外面走去,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,那口哨吹的那么急切,还有那个人类,这是第一次主动找她,不过她身边不是有圣兽吗?还找自己做什么?

    当她急急忙忙拟态人形模样,匆匆走到君慕倾面前的时候,见她一脸悠然自得,什么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着急找我来,就是为了看看我有没有守承诺啊!”靠!她到底想做什么,她又不会说假话。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无聊吗?”君慕倾反问道。

    火萤想了想,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她的确不是这么无聊的人,“不过你下次找我来,口哨能不能不这么急?”这会让她以为出大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这跟你来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火萤无奈仰头,她一定是把自己的话全部给忘了,“没事了,你找我来,要我做什么?”她还是很开心的,毕竟,终于开始换她条件了,很快,她就能不欠眼前人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好像某兽想的有点多,她以为,现在这个时候,还能还清条件吗?她要是明白,就不会这么想了,不然她的三个条件,也不会变成六个。

    看着火萤脸上的笑容,吱吱搭拢下耳朵,有些不忍心看,这天真的圣兽,怎么能把开心的情绪这么明显的露出来呢?

    这孩子真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我让你带着你们族全部圣兽,保护好阴月城,不管是谁对阴月城有任何威胁,杀!”冰冷的声音,如同腊月寒冰。

    火萤站在君慕倾面前,感觉到那冰冷的寒意,不禁打了个冷颤,赤红的眸子,没有一丝温度,冷酷的轮廓,还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,她只感觉自己站在冰洞之中,寒风萧瑟涌动。

    “全部?”火萤不怕死的再次确认,它们族的圣兽,她又不能全部号令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着办,总之你要保护阴月城的安全,否则,这六个条件,就会变成十个二。”说完,冷酷的脸上,展开一抹绝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火萤一脸汗颜的看着君慕倾,能换个条件吗?她怎么感觉,自从跟这个人类扯上关系,欠下她的东西,就越来越多,不行,她是绝对不能把六个条件,变成十二个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这么严肃的问题,火萤赶紧点点头,“你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对阴月城做什么!”就算不是为了那些人类,为了自己也应该这样,三个条件变成六个,就已经是一个悲剧,她怎么能让悲剧再次上演。

    “最好如此,至于你,就坐在君家,陪我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不想答应也不行,为了自己快点完成条件,不再欠眼前这个人类的

    火萤为了赶紧办好事情,赶紧会族中叫人,却忽略了身后那一双冰冷眸子深处的狡黠,和笑意。

    寒傲辰走到君慕倾身边,露出一抹绝美的笑容,“小倾倾,现实总是残酷的,你说是吗?”那只魔兽,好像一点都不了解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“既然人家还活在幻想中,何必打碎不是?”

    “很对,还是小倾倾好。”寒傲辰若有所思地回答。

    肩膀上的吱吱,听到两人的对话,差点从君慕倾肩膀上直接摔下去,心里倒是有点同情那只兴奋无比的魔兽。

    火萤安排好一切,就跟着君慕倾回君家,能完成第一个条件,这是她巴不得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见火萤这么开心,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她带了一个外人来到君家,而且这个“人”,他们都不认识,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,君家人就有意见了。

    君震严肃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,他也知道君慕倾是一番好意,她也不会对蓉儿有什么,只是最近阴月城发生的事情太多,不管是君家人心惶惶,就连其它几大家族也不敢轻易相信外来人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相信她。”君震指了指火萤,无奈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难处,把你家里不服气的人都叫出来吧,只要他们有一个人打过火萤,我就带着她离开。”君慕倾坐在大椅上,慵懒地说道,毫不在意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就他们还说能够保护君家,连一个火萤都打不过,更别说是那些尊者等级的高手,以为她愿意管这些破事,要不是为了奶奶,君家的事情,她才不会理会!

    君震站在一旁,心里清楚,她之所以这么做,都只是为了蓉蓉一个人,君家的死活,在她心里,一点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提议,让不少人蠢蠢欲动,拿到火萤纤细地身影,他们都露出不屑,这个丫头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,能强到什么地方!

    别的先不说,论年龄,论经验,君慕倾还敢在他们面前夸下海口,那就别怪他们对她不客气!

    “家主,既然是这样,我们愿意和这位姑娘比试比试。”君洛阳是第一个站出来的,君慕倾害他哥哥现在都颓废的模样,当初那个第一天才,变成了现在君家人人口中的废物,他一定要为大哥报仇!

    吱吱慵懒地打了个哈欠,这个人类也太不自量力了,大技师而已,就敢挑战圣兽,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家主,我们都愿意和姑娘比试比试。”见君洛阳出面了,其他人也赶紧开口,对付眼前这个不自量力的人,君洛帆一个人抢去功劳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君震为难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她带来的人,实力肯定是不会差,可这些也是君家的人……

    “火萤,你觉得呢?”只要火萤没有意见,她也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火萤紧盯着眼前的人,脸上带上薄薄的怒火,她从小到大,什么时候被兽这么看轻过,眼前的人类,最高等级,不过也就技灵师,敢讽刺她,这口气,说什么,她都咽不下去!

    “只要你答应,我没有意见。”火萤淡淡说了一句,不满地收回目光,不再去看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啊!既然是这样,那你们就比比看,不过你们要是输了,都给我统统闭嘴!”君慕倾噌站起来,双手自然的放在身后,霸气的气势以她为中心,从周围散开。

    君家所有人呆愣在原地,看到君慕倾现在的样子,他们都不能思考,那瘦小的身影,在他们渐渐扩大,不一会,他们竟感觉,要仰视才能看到眼清楚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君震一下子也没有反应过来,这丫头,身上的气势,太有他当年的样了,不对,这比他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!

    君洛阳赶紧回神,他知道君慕倾的厉害,当然是不会和她硬碰硬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!”对付君慕倾不容易,要对付她的手下,还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君家这么多人,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黄毛丫头。

    火萤淡淡一笑,慢慢走到君洛阳面前,眼皮垂下,没有人能看清她此时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一对一多么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&n

    bp;“为了不浪费时间,不如,你们一起上吧。”火萤缓缓抬起眼皮,瞬间,身上爆发出,属于圣兽的威压。

    君家的人,只感觉透不过气,心里也在暗暗惊讶。

    君单站在一旁,吞了吞口水,眼前的人,真的跟他们心里想的一样吗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