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所有人才跟着圣兽走到来时的路,激动的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,死亡之岛,生死真的只在一线,他们差点就没命出来,跟他们一起进去的人,少了八成,就只剩下他们几个,要不是君慕倾,他们也死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今天不管怎么说,他们都欠下了君慕倾一份天大的人情,欠了的东西,是要换的,就要看是什么时候,该怎么还。

    君墨转身看着身后,迈出步伐,往外面走出,倾儿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死亡之岛还有好多秘密,都探究不了,不过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,以后来争夺生命花的人,就会减少,毕竟现在生命花是有主之物,而且这个东西,还被圣兽所保护,就算他们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轻易的去夺。

    谁还能有君慕倾那么牛逼叉叉,能让圣兽都听自己的命令,想要得到生命花,第一关就是圣兽,你们能打得过圣兽吗?

    一行人刚走出死亡之岛以后,天空上的动静,吸引了他们的目光,看到那一闪而过的两道身影,所有人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不是吧!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,是他们刚刚来的时候,看到的仙境吗?怎么他们有种从仙境到了地狱的感觉,这到底是谁在这里几天里面,做了什么,为什么好好的“仙境”,会变成了“地狱”?

    君墨慢慢走到几只魔兽面前,见他们呆滞坐在原地,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这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?”熟悉的声音,让几只已经快傻掉的魔兽,立马来了精神,可看到除了君墨,就是一群陌生人,几只魔兽立马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墨公子,主人呢?”闪电赶紧问道,这么多人都回来了,主人还不见人影,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?

    “她在后面,还有点事情,你们还没说,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”这简直就是惨不忍睹,他们几个做了什么?

    “墨公子,这件事情,绝对不是我们几个做的。”火镰赶紧说道,他们最多只是围观者,什么都没有做,更加没有动这个地方半分,要不是他们坐在这里,就连他们现在坐着地方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那这里是……”

    无诺慢慢走过来,指了指前面,“你看看就知道了。”这种情况从姑娘离开之后,维持到现在,这里变成这个样子,已经是在竭力的控制,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君墨扭头一看,瞬间石化,表情也僵在了原地,他无法想象,倾儿回来看到这一幕,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等到生命花开,君慕倾就把它摘下来,放到空间里面,生命花开花的时间很短,开花就要摘下来,不然花就会立刻凋谢,凋谢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药效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也不用送我们了,好好帮我看着生命花。”君慕倾看着面前的两条蛇,一阵汗颜,原来这两个家伙是一对啊,难怪腾蛇受伤,金蛇都那么激动,那么不淡定。

    金蛇点点头,它早就巴不得君慕倾赶紧离开,她在这里,它总感觉就是个危险。

    被两条蛇嫌弃,君慕倾这还是第一次,不过她现在要离开,也不关不上那么多了,嫌弃就嫌弃吧。

    寒傲辰拉着君慕倾,晋升以后,他的黑暗之力,就能在死亡之岛使用,他也是因祸得福,也就不跟这两只魔兽算账。

    逐渐透明的两个身影,慢慢消失在两只魔兽的面前,等到他们离开之后,两条蛇也转身离开,看着那被摘过的生命花,它们叹了口气,只要有对方在就好,在什么地方,做什么事情,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对岸,君慕倾淡淡一笑,“终于是回来了。”不到十天的时间,就像是过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拿了多少果子?”在出去以前,寒傲辰觉得,还是有必要问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拿了它们今年结的。”弦外之音也就是,我全部拿了,一颗都不剩。

    寒傲辰脸部抽动了一下,看着君慕倾脸上无辜的笑容,无奈摇摇头,他早就应该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寒公子,还有什么要问的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她拿的,又不只是她一个人吃,他一次十颗她还没说呢!啥表情!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寒傲辰淡然的回答,露出一抹微笑,拉着君慕倾的手,慢慢往对岸走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任由他拉着,走在他身旁,“以后不准再让自己陷入危险。”霸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就算不是为了他,为了小倾倾,他也不敢了,生气的小倾倾,真的会焚天灭地。

    有了寒傲辰的回答,君慕倾多少放心了,今天她的确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从空中走过,看着熟悉的对岸,再扭头看看身后的死亡之岛,这里不但是天然迷宫,而且还谜底重重,不过她已经不打算再知道宫殿的来历,就这样最好。

    当他们靠近,看到面前的一幕之时,眼角已经再开始抽搐。

    他们才离开几天啊?这个地方就变成这个样子,比他们前面出来的人,呆滞在原地,神情呆滞地看着远处,火镰他们一个个躺在地上,一脸疲惫的模样,应该是已经看了很久了,谁能告诉她,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这是怎么了?”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几只魔兽,几个人类,身体都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他们脖子僵硬的扭头,那一抹赤红的身影映入眼帘,他们很有默契的吞了吞口水,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其实这件事情,跟他们没有多大关系,就是看了几天而已,真的没什么的?不过可能看主人的脸色,好像不太好,他们要不要先躲躲?那冰冷的目光射来,他们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闪电火镰慢慢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主人。”不用这么看他们吧,这次的事情,他们两个并没有参加,跟他们也没有什么关系,这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为什么会这样?”君慕倾看着一闪而过的身影,好像没有看到她一样,瞬间黑了整张脸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绝对跟我们没有关系,你们刚走进死亡之岛,他们两个就打起来了,这几天,就没有休息过,越打越兴奋。”闪电赶紧说道,这跟他们没有半点的关系,而且风刃和霸嚣的实力在他们之上,就算是想阻止,他们也没有办法阻止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君慕倾目光注视着远处,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两只魔兽立刻点头,就怕慢了一步,就会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等他们分出胜负再说。”到头来只怕是两败俱伤,风刃和霸嚣的实力,相差不了多少,不过幸好他们两个在打的时候,还没有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,没有显露自己的本体。

    就这样?

    火镰闪电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为什么他们感觉不是这样的,看到主人脸上的笑容,他们就知道事情不会简单,等他们分出胜负,只怕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还在打斗的两只圣兽,已经到了忘记自我的状态,他们一心就想着打败对方,哪里还知道周围有什么,这么畅快淋漓的打一场,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主人一走,他们就迫不及待的过招,想分出胜负,不过很久都过去了,他们还是没有决出胜负,反而越来越兴奋。

    坐在唯一剩下完好草地上,君慕倾撑着下巴,注视着完全不知道累的两只魔兽,眼睛里面的神情,变得越来越危险,越来越让兽心里发麻。

    吱吱看到她这个样子,赶紧凑到火镰怀里,不敢再多看,以前她多吃了一颗魔核,主人都会罚她半个月都没得吃,现在霸嚣闪电打到一块,主人不会生气?她真的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们精力旺盛嘛!”她回来都两天了,风刃霸嚣好像是没有发现她已经回来,还在继续打,好,非常好!

    寒傲辰嘴角缓缓上扬,不用说,未来的日子,这两只圣兽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火镰和闪电缩了缩脖子,不敢回答,曾几何时,他们有劝过,可是他们两个好像听不到一样,所以有什么后果,他们也无能为力,主人比他们两个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火灵儿淡漠的看着两人的比试,到现在,她才知道,在君慕倾的队伍里面,不管何其强大,都不散什么,因为这里面的人,随时就会超越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惩罚他们?”无诺狐疑地看着君慕倾,心里涌出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是那样的人吗?既然他们想打,为什么不成全?”君慕倾扭头看着无诺,嘴角那带着危险的笑容,早就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无诺扭头不再去看君慕倾,她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是什么的表情,就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问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他们好厉害。”小倩兴奋地说道,这的好厉害,她还没有见过这么长时间打斗,居然还能坚持下来,只是看都姑娘的表情,想必他们停下来,会比现在惨多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没有说话,现在在这里等着的,除了他们,就是慕容城的人,不少人已经离开,他们尽管也想知道谁最后赢了,毕竟都还有自己的事情,也就没有继续看下去。

    花千娆带着君慕倾拿出来的生命花,匆匆忙忙就回去了,他父亲受了重伤,只有生命花才能够治好,回去的路上,君慕倾还让神兽护送火溶城的人,她知道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,让神兽保护,那也是为了安全。

    生命花只有一朵,要是被人抢走了,就没了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还在等,他欠君慕倾的东西,毕竟要还,面前两人的比试还没有完,他也不想这么快就回去,也就继续等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让慕容城的人都纷纷震惊,少主什么时候除了对丹药以外,对事情这么有耐心,这未免也太神奇了?

    慕容凤吟看了一眼身旁的大哥,不知道死亡之岛发生了什么事情,大哥回来了,君慕倾做到了她的承诺,只是大哥不再和以前一样,跟君慕倾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果然他们之间的比试,和常人不一样。”君墨感叹一句,魔兽之间的打斗,一定要分出胜负,更别说是圣兽。

    又三天过去,打斗的两只圣兽,已经打了差不多半个月了,周围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,就连火镰他们留下的唯一一块草地,这个时候都已经变成的土地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两人,半个月,精力的确是不错。

    站在她身边的魔兽,都兢兢战战的,特别是看到那一抹笑容,他们心里就更憋得慌,他们不知道君慕倾会做什么只是站在这里,他们周围就升起了丝丝凉意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两声过后,经过了半个月的打斗,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霸嚣风刃气喘吁吁地看着对方,尽管他们还想打,可已经没有了力气,半个月的时间不休息,他们已经耗尽了全部的心力。

    “打完了是吗?”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原本两只休息的魔兽,猛地睁开眼睛,看到那一抹走来的红色身影,一颗激动的心,瞬间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他们勉强移动身体,单膝跪在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还记得我是你们主人。”精致的脸上,带着笑容,可那笑容,却让跪在地上的两只魔兽,纷纷打颤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太久没打,手痒痒了嘛。”君慕倾低下头,把玩着胸前的红色发丝,将那危险的气息,遮掩在眼皮之下。

    霸嚣和风刃又是一颤,主人生气了!

    火镰和闪电瞬间离开君慕倾三步远的距离,完了完了,主人这次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,都劝他们两个别打了,现在好了,连累他们两个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无家几个人也悄声走到一旁,不再开口,这件事情和他们无关,他们四个人加起来,都不是都打不过他们两个,更别说阻止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没有出声,尽管这一个笑容优雅万千,可是现在这么紧张的时刻,有谁还有心情去看他的笑容,还是小命要紧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既然你们没事可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再也不敢了。”霸嚣赶紧说道,心里也涌出了丝丝不安,她原本以为在主人回来之前,就能分出胜负,结果还是不行,打了半个月,他们最后谁也没有赢谁,反而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风刃低下头,额角留下一滴冷汗,“主人,我以后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怕什么,刚才不是还很兴奋吗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缓缓抬头,双手负在身后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看了看天色,慢慢走到君慕倾身边,“这是给你的。”说着他将一个袋子塞到君慕倾手上,带着慕容城的人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一系列动作在几个呼吸完成,君慕倾看着手中的袋子,慢慢打开,就看到一些瓶瓶罐罐,几乎都是丹药,这么一大袋,他想做什么?不是两瓶吗?

    慕容凤鸣带着人已经远去,她想问为什么也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在慕容凤鸣带着她们的人离开,他们还是不能回神,想起刚才的一幕,他们心里还在震惊,两个那么厉害的高手,因为君慕倾的一句话,就立马跪下,而且想都没想就低头认错。

    君慕倾该多厉害!他们无法想象,不过能让那么厉害的高手臣服,为自己办事,想必君慕倾的实力也不会低。

    果然君慕倾不能轻易招惹!不然就会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“十颗神兽魔核,一百颗灵兽魔核,半个月。”说完,君慕倾漠然转身离开,他们既然想打,那就让他们打个够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霸嚣风刃,纷纷一愣,猛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这个情况,半个月时间,去哪里找两百二十颗魔兽的魔核,更何况里面还有二十颗神兽的,就算他们能够杀神兽,神兽也不给他们杀啊!

    火镰闪电纷纷吞了吞口水,幸好他们已经是圣兽,不然一定会惨死在这两个变态手上,不过看他们的样子,一定很惨,半个月时间,现在身体疲惫,还要去杀神兽和灵兽,并且拿到它们的魔核。

    魔兽容易杀,有个时候魔核不容易拿到,一百个灵兽魔核和都不知道要杀多少魔兽,更何况还要一兽十颗神兽魔核,果然,让主人生气的兽,会很惨。

    无诺无舞无非无处瞪大双眼,同情的看着霸嚣和风刃,半个月时间,他们两个已经有半个月没有休息,现在再来半个月,那就是一个月的时间不能好好休息,就算是神,也撑不住吧?

    火灵儿小倩两人打了个冷颤,现在她们越来越觉得,不管怎么样,以后还是别违背姑娘的意思,不然……

    这里面最开心的莫过于吱吱,听到二十颗神兽魔核,两百颗灵兽魔核,一双黑晶的眸子,就放出了绿光,仿佛那些魔核已经出现在在它眼前,它随时就能吞下去一样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魔核,够它吃好一阵子了,主人真的是太好了,未来的很多很多天,它都有上等魔核可以吃,神兽魔核,一天吃一颗,能吃二十天,还有上百颗灵兽……

    天啊天啊!

    吱吱嘴角已经溢出了口水,听到吃的,它再也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吱吱叫了一声,直接“抛弃”了火镰,跳到君慕倾的肩膀上,一双眼珠子里面,载着满满的渴望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吱吱,淡漠的说道,“你最近吃的太多,从今天开始,一个月碰!也不能吃!”那些魔核,谁说是给它吃的?

    “吱!”吱吱不满的看着君慕倾,怎么能这样!

    主人不给,它就问火镰要!

    “火镰,这一个月,你要是敢给它一颗,新帐老帐一起算,那就不止是杀一百只灵兽,十只神兽,时间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人,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给!”火镰赶紧保证,他可不想受虐待,半个月时间,一百只灵兽和十只神兽,就已经是很艰难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主人还说没有半个月,就连数量也要增加,这怎么可以!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“现在我们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护送花千娆的神兽捂着伤口,纷纷走回来,三只神兽趴在地上,看样子,伤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赤红的眼睛露出冰霜。

    “主人,花千娆身受重伤!”神兽走到君慕倾面前,身上的伤口还在流淌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生命花呢!”

    “生命花那些人并没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感紧把这个吃了。”君慕倾赶紧从布袋子里面拿出一个小瓷瓶,这里面的,已经是中品的紫色丹药,而她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就给了眼前的魔兽。

    手上的三只神兽,微微一愣,主人竟然给它们丹药疗伤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见它们没有接过去,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紫色灵丹尽管珍贵,在她眼里,那还不算什么,况且这些本来就是用来吃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主人。”神兽颤抖的伸出手,接过君慕倾手中的丹药,一只魔兽倒了一颗,吞下去,没过一会,它们就感觉好多了,刚想把丹药还给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拿着吧,以后你们可以留在这里。”君慕倾冷淡地说道,又从纳戒里面拿出十颗奇异果。“这十个果子,你们晋升的时候吃了,能让你们顺利晋升。”十颗奇异果拿出来,她直接塞到为首的魔兽手里。

    三只魔兽立马跪下,“主人,我们早就对你心服口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用来拉拢你们的,我也从来不需要拉拢你们。”狂妄的语气,让三只神兽微微一愣,却也无从反口,没错,眼前的人类从来就不需要拉拢它们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要说谢谢,那就算了。”君慕倾看着前方,那快速飞来的身影,已经渐渐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寒傲辰君墨走到她身后,警惕地看着面前出现的人,他们都知道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君慕倾?”来的人是两个女子,长得一模一样,只是一个冷漠如冰,一个热情如火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理会,反而走到霸嚣风刃面前,“杀了她们,就不用去杀魔兽,你们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霸嚣风刃猛地抬头,就这么简单,不用再去杀魔兽了?

    “当然,你们不能被她伤到一分,否则惩罚加倍!”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,让原本惊讶的霸嚣风刃顿时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他们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类,再想想,自己现在的情况,还是觉得,杀一个人,总比十只神兽,百只灵兽来的好,想了想,他们慢慢站起身,看着面前站着的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已经选择了,那这个你们拿着,五天后,我要在火溶城见到你们两个。”花千娆受伤,还有他父亲也有事情,那火溶城一定会发生事情,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来。

    什么!五天!

    霸嚣和风刃终于知道一个道理,以后在做什么事情之前,一定要多想想主人,就不会这么冲动了,当时他们就想着大打一场,压根就没想过有什么样的后果,现在主人回来,就得挨罚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敢小看我们两姐妹!”热情如火的女子,傲慢地看着君慕倾,要不是听说这片大陆上,最高天赋的人,就是君慕倾,她们两姐妹也不会大老远的跑来这里,可这君慕倾不识好歹,还说要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都没有看面前的两人,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希望那个人妖会没事。

    君墨漫步走来,一身洁白的装束,让他更有神人从天而降的风姿,即便是在这个想“地狱”一样的地方,都显得出淤泥而不染,仿佛随时会乘风离去,再也不回来。

    “无家”四人也走到君慕倾身后,无舞有了火鹤之后,就不用再依靠无诺带她在天上行走,坐在火鹤背上,她就能够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火灵儿和小倩走还没有到达技尊师的等级,她们也只好坐在火鹤的背上,往火溶城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更是头也不回,把那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甩在身后,君墨也随着他们离去,就这样,这两姐妹,从一出现,就不受人待见。

    “可恶,君慕倾你敢这么对待我们两个!”说着两人正想转身追去,两道身影就闪到了她们面前,挡住她们离开的步伐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给我让开!”如火的女子怒吼道,从来还没有人无视她们两姐妹,君慕倾不知好歹,她们要教训她!

    “让开?前面的人,可是我们两个的主人,就凭你们两个,也想杀我们主人,做梦!”风刃冷冷说道,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就这两个人,主人还把她们交给他和霸嚣,小菜一碟!

    冷漠如冰拉住自己姐姐的手,冷淡的说了一句,“圣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居然是圣兽!”如火的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两个“人”,怎么会有圣兽臣服在人类的手下,听人类差遣,这并没有契约,只是臣服,这怎么可能,君慕倾到底在魔兽身上做了什么手脚,为什么魔兽会听她的命令?

    霸嚣和风刃也愣了一下,眼前的人类竟然能够认出他们的身份,看来是他们两个小看了眼前的人类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,那我们对你客气做什么!”风刃一个闪身,出现在冰冷的女子面前,露出了尖锐的爪子,主人给他们的时间不多,必须要尽快追上他们。

    霸嚣也快速飞到另外一个女子面前,挥出凶狠的拳头。

    很快两人两兽就纠缠到了一块,而君慕倾带着人,也快速往火溶城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降临?这些人不要命了吗?”血魇在心里疑惑地说道,这片大陆,降临了那边的太多高手,多的有些不同寻常,有些是为了死亡之岛,有些直接就冲着小倾而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声一哼,“不管他们是为了什么,我们都要尽快赶去火溶城!”冰冷的声音在空间里面响起,她又何尝不想知道,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他们像是在找东西。”五爪金龙盘旋在锁龙塔的上空,慵懒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说话,她也感觉到了,“寒傲辰,临君的事情,你还是不打算跟我说吗?”尽管知道他有不得已的苦衷,不过君慕倾还是忍耐不住问,或许有些事情,是他们都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微微一愣,她知道了?

    “等这件事情都结束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寒傲辰无奈地回答,他就知道瞒不了她多长时间,不过他原本就没有打算瞒她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专心的往前面走去,两人的谈话,没有一个人明白是怎么回事,见他们两个不再多说,他们也没有多问,毕竟人家两个人的事情,他们也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对话,君墨眉头轻轻皱起,心里尽管疑惑,却没有问。

    大家都想快点达到火溶城,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了赶路,即便是几天都没有休息,他们也顾不上了,谁知道火溶城的等会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看到那火红的城镇,君慕倾终于知道,为什么这个地方,叫火溶城,火溶城的周围,布满了熔浆,掉进熔浆里面,就算神,也无法逃脱,城里的人,都穿上火红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火溶城!”小倩惊呼道,她还没有见过这样地方,不过好热。

    君慕倾倒是不怕,她身上有水元素,而且她的金乌火,比火溶城的火焰,灼热几十倍,这点小火焰对她来说,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那些人还没有追来。”看着紧闭的城门,任谁都能看出来,城里发生的事情不小。

    花千娆是他们的朋友,朋友出事,说什么他们都不能放任这件事情看着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“你门是什么人?”城墙上的人看到空中走来的人,都开始防备,这几天经常出现偷袭的事情,现在是出现什么人,他们都不会在相信,谁知道这些人又是来杀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找花谷出来。”君慕倾也懒得跟这些人废话,有花谷在,他们自然就能进城。

    火溶城的人听到君慕倾是找花谷,立马就派人去找,不过一会,就见花谷神色匆匆走来,当他看到空中走来的人,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你也来了!请!”君姑娘来了,事情就好办多了,少主也一定不会有事情,寒公子也在,君家大少爷也在,这下好了,少主的朋友真够义气,听说有事,就全部都来了。

    几人慢慢走过去,到花谷面前才停下脚步,“花谷,什么叫也?还有谁来了?”还有谁会听到花千娆出事,会来火溶城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以为就你知道死人妖有事情,我们好歹也是兄弟。”项羽理了理额前的发丝,慢慢走到几人面前,原本风流倜傥的俊脸,可碰上寒傲辰和君墨以后,就不在那么明亮了。

    靠!傲邪这家伙也不戴上面具,又抢他风头!

    “对嘛,你是他的臭流氓。”君慕倾忍住笑容,他们两个认识的时候,就针锋相对,听说花千娆有事情,项羽竟然也来了,看来他们的感情是吵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我拜托,你别毁我名声,我是直的!”他真的是直的!

    所有人噗嗤一笑,看着项羽无力辩解,纷纷摇头,看来项羽公子也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来的可不只是他项羽,倾儿,还有我们呢!”罗塞不满的走到项羽面前,明明他们都是一起来的,倾儿居然就看到了项羽,没有看到他们三个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,你们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兄弟的兄弟,也是兄弟,就过来看看。”夏竹青笑呵呵地说道,没想到他们都来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我们该进去说。”寒傲辰冷漠地说道,狠狠地瞪了一眼他们三个,这一路上,小倾倾都没有休息过,他们四个还敢缠着小倾倾说话,找打!

    四人赶紧点头,这个时候,他们也注意了君慕倾憔悴的样子,原来是他寒傲辰心疼人了,他们还是别说太多,不然会挨揍的。

    在会花府的路上,君慕倾知道,花千娆的确是受了重伤,只是生命花没有丢,火溶城城主花轩现在已经没事了。

    在寒傲辰的威胁下,几人不敢和君慕倾多说,这不是某人心疼了嘛,他们也不好在打扰,就纷纷散去了,只是离开时,脸上暧昧的笑容,怎么也挥散不去。

    不管是人还是兽,都被寒傲辰驱逐,不准他们靠近君慕倾的房间半步,他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君慕倾叹口气,摇晃了一下脖子,阵阵暖意抚来,她顺着房间走去,就看到房间最里面的温泉。

    火溶城会不会太奢侈了一点,房间里面竟然会有温泉,不会是每个房间里面都有吧?心里疑惑,君慕倾还是欢快的脱下衣服,打算泡个一下温泉,轻松一下。

    她缓缓脱下衣服,突然,她看到左手上的肩膀上出现了一个东西,她猛地一看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声尖叫拉住了某人离开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寒傲辰走进来,就看到君慕倾衣服半遮地模样,顿时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!”君慕倾咬牙切齿的吼道,这家伙现在居然随便用黑暗之力,明明她锁了房间,他现在能出现在这里,不是用了黑暗之力,鬼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恼怒的光芒,他将头扭到一旁,小倾倾害羞,他也没办法,现在小倾倾还太小……

    “砰!”还在“思考”的寒傲辰,就被一个重物,敲打了一下头顶,他扭头一看,君慕倾尽管还是那几件衣服,不够都已经穿好,不像刚才那样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进来!”这家伙,就这么冲进来了!她允许了吗?

    “我听到你尖叫嘛。”咳咳,寒傲辰把头扭到一旁,小倾倾,他要是个正常男人,这么站在他面前,会不能淡定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到了什么?”君慕倾声音也软了下来,扭头看了一眼肩上,为什么会出现那东西?她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看到。”就算是看到了,他也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君慕倾黑着脸,直接赶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怕自己再不出去,会做出其它事情……

    见寒傲辰出去了之后,君慕倾叹口气,慢慢走到铜镜面前,再次落下肩膀上的衣服,当那个血红的身影出现在铜镜里面的时候,她再次倒吸一口气,赤红的眸子,露出了错愕。

    这……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出来?

    红色的血狼图腾从君慕倾手臂上一直往上,血狼的头正是在她的肩膀上,那一双如血的眸子,让人畏惧不已,而这个图腾跟真的一样,这才让君慕倾吓了一条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君慕倾压住心里的惊讶,抚着身上的血狼,脑子一片空白,为什么她手臂上会出现这些东西?

    “小倾,你怎么了?为什么我会感觉到你心情这么激动?”血魇疑惑的问道,它一般不探视外面,当然也没有看到君慕倾肩膀上的这只血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什么。”君慕倾摇了摇头,看着狼头,她吸了口气,缓缓的将衣服穿上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不相信,第一次听到她有这种心跳,不管她面前站着多厉害的敌人,都没有见她心跳这么快,突然这样,它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脑中一直都在回想刚才那只狼模样的图腾。

    不会是到了那座宫殿之后都会变成这个样子吧?她记得当时在宫殿,手臂上,肩上,都有灼热的感觉,她当时没有太注意,现在想想,真的很可疑。

    只是走到那个地方,会有狼的图腾?

    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?

    寒傲辰大步往前面走去,路上遇到项羽,就直接被他拉走了,冷淡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,他们很久没见了,今天在火溶城遇上了,难得一聚,顺便他们还要说皇城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话的寒傲辰,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红色的身影,他当时走进去,看到小倾倾的肩上……

    那是!血狼!

    寒傲辰猛地站起来,眼中露出一抹惊讶,那血狼就如同真的一样,还有那一双眸子,更是栩栩如生,该死,刚才小倾倾一定问他有没有见到她肩上的图腾,他居然说没有见到!

    小倾倾会不会生气?

    “傲邪,你怎么了?”蓝枫微笑地看着寒傲辰,眼底却透着疑惑。

    寒傲辰慢慢回神,见到四位好友疑惑的表情,他轻轻摇头,将所有情绪都隐藏起来,脑中挥之不去的,却是那个血狼的图腾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突然想到了一点事情。”寒傲辰露出一抹笑容,冰冷的模样,将情绪遮掩住。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四人狐疑的看着寒傲辰,为什么他们总感觉有点什么事情,而且事情,应该还不小,能让墨傲邪脸色大变的事情,会是小事情?

    “皇城的事情,大概就是这个样子,光明圣殿已经不在皇城,圣灵也不见了,皇上现在可是很惬意。”罗塞讽刺地说道,他突然发现在,光明圣殿在皇城,并不是一件坏事,现在走了,有些人也开始为虎作伥!

    见寒傲辰不说,几人也不再追问,继续说着刚才说的事情,眼角余光就看到花千娆一瘸一拐地往他们这边走来,尽管是这样,那一步一伐还是显得那么的妩媚多姿。

    果然是人妖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连受伤了,还能走成这个样子,不得不说,佩服,佩服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在这里。”他找了他们好久,听说君君也来了,只是显然她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项羽得瑟的走到花千娆面前,流出一个迷倒众生的笑容,“花少主,死人妖,你还是去歇着吧,小心闪了腰。”报应啊,让他叫自己臭流氓,真是畅快!

    几人噗嗤一笑,纷纷笑呵呵地看着花千娆,目光还不忘往花千娆的腰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花千娆黑着一张脸,他伤的是腿,不是腰!

    “怎么就你们几个人,不是说君慕倾也来了吗?”他们几个在这里,怎么能少得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在休息。”火镰慵懒的坐在凉亭的梁上,怀里抱着吱吱。

    吱吱不满的在火镰怀里蹭了蹭,这都一天了,她一颗魔核都没有吃,早就过惯了有魔核吃的日子,这突然没的吃了,她很憋屈,很想吃,可是主人能让她吃吗?

    “火镰,你家吱吱又要吃了。”闪电调侃地说道,这下受罚了吧,当真以为主人什么都不知道,老是问火镰要魔核,不过火镰也太宠吱吱了,吃什么等级的,就给她拿什么等级的,幸好吱吱没有要过圣兽的,不然他都该以为火镰会把自己的魔核也给吱吱吃了。

    看着一个个挨罚的人,闪电还真是得瑟了,几只魔兽,就他没受罚,这种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吱吱不满地瞪了一眼闪电,就欺负她现在不能凝态成人型,等她长大那一点,一定要好好的揍一顿闪电,让他知道什么才叫做厉害!

    火镰也瞪了一眼过去,什么叫他家吱吱?

    看他们两个这么有默契,闪电摸了摸鼻子,忍住笑容,还说不是他们家的,连表情都是一个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还是真是会享受。”君墨大步走来,他刚收拾了一下,走出来,就看到他们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必须的,墨,你要知道,这是花少主地盘,该怎么享受,就怎么享受。”罗塞眯着眼睛,嘴都笑弯了,吃白食感觉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花千娆看着自己家里被这些人打扫荡一遍,就只感觉一阵肉疼,他们把他珍藏的东西,对拿出来了,花谷就是个“卖主”的家伙,他们要什么,他就给什么!

    吱吱咬着爪子里的大鸡腿,还是非常不满,她要吃魔核,要吃魔核!

    “你们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大吃大喝,我火溶城都快被人给扫荡干净了。”花千娆不满的看着面前的人,这些人也太没有良心了,来到这里,就大吃特吃。

    花谷小心翼翼走来,看到他们家少主站在这里,他其实还有点不敢,在最后,他还是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少主,我们发现有魔兽靠近。”少主啊,这跟他没什么关系,反正他想着大家都是朋友,吃点也没事,反正你有那么多好东西不是。

    “魔兽?”火镰挑了挑眉头,连忙抓住怀里的吱吱,这家伙听到魔兽来了,就会异常激动,更何况她已经几天没吃魔核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!吱吱!”吱吱不满的看着火镰,魔兽来了,她要吃魔核,要吃魔核!

    “吱吱,淡定,主人说过你一个月不能碰,就是不能碰,要是你想火镰受到处罚,随便。”闪电耸耸肩,不在意地说道,魔兽堆他们来说,不算什么,他们原本就是一只兽嘛。

    吱吱搭拢下了耳朵,主人明明知道火镰就是她的软肋,总是那火镰来威胁她,可恶可恶,可是,她要吃魔核啦!

    项羽看了一眼花千娆,“你过几天就要成为火溶城城主了,说不定是人家来道贺的。”他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心里却知道,来的人,目的怎么会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我接手火溶城的事情,没有几个人知道,也不打算告诉别人。”花千娆忍住疼痛,皱着眉头说道,父亲这个时候把火溶城交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眼角还不忘抽搐一下,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!这些家伙都学会黑了!

    “看你的样子,应该能走,那大家就去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夏竹青淡然的看着花千娆,看上去一点都不紧张。

    花千娆撇了撇嘴,大家都是召唤师,为什么区别就那么大!这家伙契约的魔兽,是神兽朱雀!

    “哈!你说那些魔兽,要是看到我们去了以后,会有什么反应?”闪电期待地说道,会不会立刻就吓走了,能够号令魔兽的,除了神兽就是圣兽。

    火镰斜视了一眼闪电,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喜欢卖弄?他只是卖萌而已,两个不是一家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都不着急?火溶城的人都快急死了,就怕魔兽冲进来。”花谷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,看他们的样子,不但不着急,而且成竹在胸,把事情都预料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君墨转身往城门的方向走去,既然已经来了,看看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在说话间,一行人已经往城门的方向走去,当他们看到那漫天的灰尘之时,除了寒傲辰和几只魔兽,其他人脸上路出现的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要是换了常人,听说魔兽来了,一定惊慌无比,可是他们几个,不但没有害怕,反而想快点看到魔兽。

    火溶城的人见他们少主又出来了,不禁欢呼,他们就说少主喝城主都没事,说什么他们受伤了,快死了,这就是造谣,要是少主受了重伤,还能出来吗?

    现在少主还来了那么多朋友帮助,个个都是技尊师以上的斗技师,还有一个女人坐着魔兽,那也就是召唤师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城里惊慌的人,安心了不少,在看到寒傲辰一行人,他们心在心里剩下的就只有激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是把你们火溶城的魔兽都召唤过来了?”项羽愣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哪里是兽潮了,明明不是。”闪电无语地说道,这些人连兽潮和人来了都分不清楚,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是?”这么大的灰尘涌动。

    “谁说就魔兽来了,才这么大动静,就算人类来了,还是会有。”不过看样子,这个人的力量很强大,强大到它们都能感觉到危险涌动。

    寒傲辰没有说话,站在城楼之上,他静静的看着远处,没有半点的动静,这明显就是那边的高手,可是为什么要进火溶城?要知道火溶城根本就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远处平原上,灰尘涌动,惊天动地的响声轰动了整个火溶城,地上的熔浆都被震动,变得暴躁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,这种感觉是……

    火镰看着前方,心里有些惊讶,这种感觉,它只见过一次,那就是在绝末之壁的时候,那些兽人,拜主人为王的兽人身上,才会散发出这些气息,难不成这次来的是兽人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惊讶的时候,空中一声啼叫,众人抬头看去,几道身影从远处飞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们也来了。”淡然的声音在空中响起,众人心里一阵疑惑,什么叫“你们也来了”?

    “你不是也来了。”地上灰尘四起的地方,响起沙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简单的两句对话,两人都沉默了下来,转而慢慢走到城门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误会,我们不是来攻你们火溶城的,只是听说,火溶城城主,最近要把位置传给花少主,我们过来凑热闹而已。”来人转身赶紧解释道,他煽动着手上的折扇,露出温和地笑容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的几人,瞪大眼睛,看着花千娆,传位这事,他们都才刚刚听说而已,连外人都还来不及通知,原本是想等他花千娆的伤好了之后,再发请帖昭告,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?还这么详细?

    花千娆同样也觉得奇怪,这个决定,是父亲在他去死亡之岛的时候决定的,当时房间里面就他们两个人,就再也没有别人,这些人是怎么知道父亲,要把位置传给他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是我们怠慢了,开城门!”花千娆微笑着说道,那妖孽般的脸上,出现一抹妩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了,开城门?这怎么可以,少主怎么能够听他们胡说呢?这些人明显就是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尽管很多人心里不明白,可还是打开了城门,少主马上就要变成城主了,有些话,他们当然要听,再说,少主在他们心里面,一直就和城主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灰尘终于停下,一个粗犷的男子,高大威猛,那模样,就如同野兽一般,让人畏惧,一双黝黑的眸子,透着丝丝的危险。

    来着是客,既然人家来是客客气气的,那他们也不能把人家阻止在门外,现在的事情,走一步看一步,再过几天,父亲就要把火溶城交给他,到时候大陆上各地高手都会前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……”火镰喃喃自语,真的是兽人,这个兽人,和人类并没有什么两样,要不是这气息,他还以为这就是普通的人类!

    火溶城城门打开,几人大步走进来,花千娆一行人早就在城门口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恭喜花少主。”男子笑呵呵地说道,那瘦小的身体,还有书生卷气,不知道的,都会以为,眼前的男子只是一个普通的书呆子,根本不会去怀疑他是技尊师以上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花千娆淡淡一笑,并没有多大表示,眼前的人还不知道是敌是友,要给什么表示。

    两人慢慢走进来,他们在无声地告诉火溶城的人,他们并没有恶意单纯的只是道贺而已,顺便看看传位时候的情景,不是来攻打他们,更加不是来威胁他们的。

    火溶城的攻击也就一次,只是那一次,花轩就受伤了,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,花千娆受到威胁,那都是死亡之岛发生的事情,除去死亡之岛的人,其它人都不知道,他也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他能够隐约感觉到,苍穹大陆,有很多从那边降临而来的势力,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,这一次还是明目张胆,来这么多的人。

    一双如墨般的眸子静静地看了他们几眼,漠然扭头,不打算和他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两人微微一愣,他们同样看到面前这些绝代风华的男子,一个比一个俊美,各有各能引起人注目的地方。

    花千娆淡然中带着妖娆,令人沉醉,罗塞娃娃脸上,永远带着几分稚气,可那完美的轮廓,也能吸引很多人的眼球,蓝枫不管何时,脸上都会带着温和的笑容,眼睛眯起,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贴近,夏竹青什么时候都能冷静对待,可对待朋友的时候,就会露出阳光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们都拥有着难得一见的俊美,可站在另外两个男子面前,他们却不算什么,甚至是再平常不过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温柔如水,一双眸子不管何时,都会流溢出温柔,他就像仙人一般,而那白衣飘飘,仿佛随时会乘风归去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淡漠如冰,墨色一般的眸子,平静淡然,犹如一潭深泉,让人捉摸不透,还有他身上始终环绕的尊贵,那抬手投足间的优雅,完美绝伦的轮廓,宛若天人!

    看到寒傲辰,带着书生卷气的男子微微一愣,这样的男子,就连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看到,只怕都要关门羞愧。

    “在下戚笙,花少主,不知道他们是?”戚笙收回目光,将惊叹压在心里,这样的男子,谁看了都会觉得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“皇城墨傲邪。”

    “皇城罗塞。”

    “皇城蓝枫。”

    “皇城项羽。”

    “皇城夏竹青。”

    不等花千娆开口,他们五人就一一介绍自己,他们的身份,反正不是秘密,只不过寒傲辰的介绍,让其他四个人愣了一下,他现在没戴面具,居然说自己是墨傲邪?真是难得,太难得了!

    皇城的人!男子惊讶地看着面前几个俊美的男子,他们五个都是皇城?

    “公子又是?”戚笙见君墨没开口,继续问道,想必他不是皇城的人。

    君墨轻轻点头,如春风拂过般的声音响起,“君墨。”简单的两个字,他只愿意吐露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君墨?君家?“君家人吗?”男子看着君墨,脸上已经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“算是。”君墨点点头,没有直接承认他就是君家的人,眼前的人太过神秘,大陆上,君家知道的高手里面,并没有这个叫戚笙的人,他们都是从“那一边”来的吗?

    戚笙点点头,见君墨没有多说,他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文绉绉的干嘛!虚伪!你们隐宗什么时候,才不会这么虚伪!”粗犷男子不满的看着身旁的人,眼中露出一抹鄙夷,还有几分不屑。

    戚笙轻轻一笑,并没有说什么,他们的好坏,还轮不到别人来说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来了!”花谷惊讶地看着街上慢慢走过的身影,火溶城大部分人都是一身火红,可是君慕倾在人群中,还是一眼就能让人发现到她的存在,那么耀眼的一个人,很难让人忽视她的光芒。

    火镰和闪电赶紧从人群中走出来,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倾倾,你不是在休息吗?”寒傲辰冰冷的脸上因为君慕倾的出现,而挂上笑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个人,淡漠的说道:“看着我做什么?他们才是客人。”她特地把“客人”两个字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当火红的身影映入眼帘,戚笙和那粗犷男子脸上都露出一抹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君慕倾?”粗犷男子不满地看着君慕倾,大陆第一天才,就长成这个样子,他用一只手都能捏死,哼!

    “各位还是回城里再说吧,站久了,花少主的腰受不住。”君慕倾斜视了一眼花千娆,转身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几道狐疑的目光看来,花千娆僵了僵身体,满头黑线,在心里呐喊。

    他伤的是腿,不是腰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(n_n)哈哈~现在知道霸嚣和风刃做什么了吧。

    当然,最后还是小倾倾威武霸气…哼哼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