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!都姓“辰”!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摸了摸鼻子,寒傲辰这家伙,比她还早遇到花千娆这一群人。

    她几乎是在看到这个“臣君”的时候,就知道他是寒傲辰,其它的可以变幻,连气息都能够收敛,而是眼睛绝对是骗不了人的,没有人能够拥有一双寒傲辰那种眼睛。

    寒傲辰早在看到君慕倾的第一眼,何尝又不早就认出了她的身份,只是他不想让花千娆认出来,这才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姓陈啊?”花谷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君臣的臣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的不一样,不过我们认识。”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,不用说,寒傲辰也早就认出自己了,这一身衣服还是他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和慕儿来岛上的时候,遇到雾霾,就分散了。”寒傲辰笑盈盈地说道,眼睛里面露出的笑容更加没有隐藏,他是真的为找到小倾倾而开心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现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跟你一起走。”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花千娆和花谷心里又是一阵疑惑,这两个人,一看就不是用真名,一个叫臣君,一个叫陈沐,不过看他们的样子,的确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尽管是疑惑,他们现在也没有那么多心思去猜测眼前人的身份,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,就是必须要快点感到死亡之岛的中央地带,然后找到生命花带回去,就他们的城主。

    他们没时间想,也正好省了某两位的麻烦,他们静静走在火溶城人的身后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直到火溶城的人遇到了麻烦的事情,他们才有时间说话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,你老实交代,‘那一边’的事情,你是不是知道很多,就是不告诉我?”君慕倾狐疑的看着寒傲辰,明明那天这个家伙说“那一边”,她居然还相信,他不能说出“那一边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寒傲辰平淡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,他优雅转身,即便他现在模样平平,可是那仿佛与生俱来的优雅,如何也遮掩不去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这个样子,我就不质问你!”君慕倾伸出手指,她的事情都告诉他了,他干嘛好扭扭捏捏的,说出真相会死啊?

    “小倾倾,刚一见面,你都不问问,我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,就问别的事情,我会伤心的。”寒傲辰哀怨地看着君慕倾,嘴角的笑容却遮掩不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闭上眼睛,眼角抽搐了一下,她才缓缓睁开,露出一抹笑容,“伤心?伤心你也要先说说是怎么回事!”这家伙总是顾左右而言他,就是不想让她知道“那一边”的事。

    “死亡之岛的秘密,远远不止是这些,传闻这岛上还有座宫殿,里面极品神器无数,奇珍异果更是数不胜数,说‘那一边’的人来找生命花,更不如说他们是来找那座宫殿的。”寒傲辰无奈地说道,“还有小倾倾,这也是我刚得到的消息,绝对没有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为了那座宫殿而来的。”君慕倾低下头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……见过?”她消失的这三天,就是出现在宫殿里面?

    “什么宫殿,就是一堆废墟,里面的东西早就毁了,只是你说的那些什么奇花异草,还有果子,是真有。”君慕倾认真的点点头,而且大部分的奇珍异果在她纳戒里面,那些花花草草,她也挖了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寒傲辰震惊的看着君慕倾,她难道把那些全部拿走了?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眼神,我当然没有全部拿走,还留下一大片,拿的就那么一点点。”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,其实留下的也只有那些她不想挖的奇珍异草。

    寒傲辰狐疑的看着君慕倾,这话怎么听,怎么不对劲,只是在他想要再问的时候,前面的麻烦,已经解决了。

    不得已两个人停止了对话,大步跟着火溶城的人王中央地带走去。

    花千娆现在哪里还顾得上他们两个,他听说君慕倾来了,又着急找生命花的事情,早就忘记了身后还有两个人跟着,其中一个就是他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淡然的跟在火溶城众人的身后,见他们不理会他们,干脆再次说起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到了那里的?”寒傲辰疑惑地问道,明明她当时吸入了大量的瘴气,神智也不太清楚,后面又靠近那独目兽,应该说是揍了独目兽,又吸进了大量的瘴气,神智才会迷失。

    当时的小倾倾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样,比平常更加冰冷漠然,就连君墨都不认识,对于他的碰触,她是直接就挡掉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,没那么可怕吧?”君慕倾狐疑的看着寒傲辰,她都不记得了,谁在知道是不是他在乱说。

    “我会骗你吗?”寒傲辰反问道,他只是没说,当时自己差点吓坏了,感觉怀里的人,要消失了一样,他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后来她睁开眼睛,看到那冰冷的眼睛时,自己才松了口气,这三天,他不断寻找,遇到了“那一边”的人,最后才遇到火溶城的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听着寒傲辰的话,她都怀疑,当时吓坏的人,不只是大哥一个人,只怕就连他也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跑到那便去的,醒来的时候,就已经躺在那一片珍草当中了。”君慕倾耸了耸肩,当时的事情,她完全忘记了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可能也那些珍草化解了你身体里面的瘴气。”幸好她是跑到那里去了,要是随便跑去杀人,而让自己受伤,他都不知道该多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不也因祸得福。”君慕倾笑眯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。”了解了事情的始末,寒傲辰心里的石头也落下去了,再多被小倾倾来几次,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承受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火溶城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花千娆冷冷回答,双眼紧盯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记得乖乖找到生命花,否则,你的父亲……”只见那人轻轻一笑,露出一抹阴寒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“错了,有个时候,为了一些事情,不择手段,也是应该的。”那人不但是没觉得自己理亏,反而还振振有词地说道。

    花千娆狠狠瞪着面前的人,现在他才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无耻下流,用这么卑鄙的手段,还说为了一些事情,也是应该,这些人仗着自己是尊者的身份,做出的事情,简直就是下流!

    “别这么看我的,小心你的父亲。”只见那人缓缓转身,大步离开,在这迷宫之中,行走自如,就像他家一样。

    这么嚣张?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来这个“那一边”的人,比苍穹大陆的更加不要脸,至少这边的人,高手不会对比自己弱的人这么嚣张威胁。

    寒傲辰见君慕倾疑惑,轻声解释,“来的人应该有很多,小倾倾,除了这个岛,我还有些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没有人能够勉强她做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没空,说什么也要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,再去看那边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臣公子,陈姑娘。你们两个还要跟我们一起吗?”花千娆其实这个时候不想连累任何人,这毕竟都是火溶城的事情,不应该再连累其他人的,要是这个两个人愿意离开,他也不会挽留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纷纷点头,都是要去找生命花的,那就一起,再说,这生命花最后到谁的手上,结果还不知道不是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之间的默契,花千娆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,他怎么感觉像是看到的那两个家伙?

    见他们没有离去,花千娆也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往前面走去,心情还是有些沉重,他不想帮那些人做事,可是他们却威胁他父亲,威胁火溶城,这一点,他如论如何都忍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花少主,有个时候,忍不住,就不用再忍,你还有那么多朋友,所以,你并不是一个人。”君慕倾走到花千娆身边,淡漠地说道,即便是换了个身份,她也不习惯在人前笑。

    花千娆微微一愣,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“你是什么人?”他不由自主地就问出了这么一句话,等话说出来以后,他都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一阵抽搐,感情这家伙到现在都没有认出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我就说你不用帮他嘛。”寒傲辰走到君慕倾面前,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,笑的是那般的无害温和。

    腹黑的家伙,看着寒傲辰这个笑容,君慕倾不禁在心里嘀咕,可偏偏这么一个众人眼中温和如玉,柔情无比的傲辰公子,偏偏冷漠如冰,而且黑死人还不偿命。

    小倾倾?他们!

    “靠!是你们两个家伙!”花千娆这会也不能再淡定了,他辛辛苦苦要找的两个人,居然就在他的面前,而且完全变了个模样,不过寒傲辰那家伙,还是笑的那么无害。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摊开双手,惋惜地说道,“不好意思,就是我们两个,有没有让你失望?”

    花千娆笑了,失望?他当然不会是失望,更多的是开心,刚才的一幕他完全不介意让他们两个看到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束手束脚,在意别人目光做事情,一点都不像你花千娆的风格,火溶城,你父亲,我和这家伙可以保证,一点事情都不会有,毕竟‘那一边’的人,是我们共同的敌人。”君慕倾不急不缓地说道,笔直的后背,脸上自信的笑容,让原本平常无比的脸上,显得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花千娆呆愣在原地,看着君慕倾自信的笑容,尽管他看到的,是一张相貌平平的脸,和常人无异的黑眸,可就在那么一瞬间,他仿佛看到了那赤红眸子,带着自信,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火溶城的人也僵在了原地,看着眼前的两人,他们总感觉他们两个不像看到的那么简单,看他们少主脸色大变就知道。

    花千娆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火溶城的人见少主没有说话,他们当然也不敢随意开口,主仆之分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等着花千娆的反应之时,之间他妩媚一笑,风姿万千地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矮油,君君既然这么说了,人家从了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石化当场,火溶城的人摔倒在地上,看着花千娆妩媚的模样,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什么?少主真的想个……还对那位姑娘那么殷勤,玛蛋!他们宁愿不要看到这一幕,这下少主在他们心目中,高大的形象全毁了。

    花谷站在一旁,一张脸都在抽搐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抽风了,看着自家少主没有节操的样子,他在心里呐喊:少主,你真的像个人妖!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简直就是蒙了,久久之后才回神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石化的模样,花千娆娇羞一笑,“君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只是在这之前,我们是不是有比帐要算算?”君慕倾黑着脸,打断了花千娆的话,她不知道再让花千娆说下去,她还能不能忍住,揍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花千娆疑惑的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,嘴角微微上扬,勾起一抹危险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太久没见,花少主忘记了?”君慕倾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,有吗?”花千娆脑中想起一个画面,咽了咽口水,脚步在慢慢后退。

    “噢?原来花少主是忘记了,不过我要不要告诉雷家,赤君会出现在阴月城,都是某人的功劳,当初在芙水镇的时候,要不是某人的一臂之力,一年前,赤君就不会出现在阴月城。”君慕倾慢悠悠地一字一顿,让花千娆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其它人不知道,花千娆心里明明白白知道君慕倾指的到底是什么事情,她是在说那年自己算计她的事情,他就是想让她去楠凝学院,然后打破寒傲辰这家伙不败的成绩,谁知道,君洛帆也会在那里。

    花千娆的脸色,已经清楚的告诉君慕倾,他完完全全的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花谷惊讶的看着花千娆,原来“赤君公子”和君洛帆的比试,还有他家少主的一份功劳啊?不过,依照以前的经验,少主这次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有什么事情吩咐这家伙就好了,放心,他绝对会答应的。”寒傲辰笑眯眯地说道,看来昔日的一个赌局,也不是没有把半点涌出的。

    花千娆赶紧点头,有寒傲辰在,他想不答应都难!

    “噢?”

    “君君,难道你不知道,曾经楠凝学院风云榜第二名的名字?”当然是曾经了,自从君慕倾这个变态出现以后,他就华丽丽的退到了第三名,他那个悔啊!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去看这些。”她只知道所有人都想坐上第二的宝座,而且在大家眼里,都不去争第一位,而是去争第二位,其它的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花千娆郁闷了,他以为君君早就知道了,原来她一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第二名,就是他。”寒傲辰冷冷看了一眼花千娆,当初他们两个是一起进入楠凝学院的,再比赛前,两个人有约定,谁打破记录,坐上第一位,另外一个人,以后不管如何,都要为另外一个人做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于是乎,得意的花千娆,就被寒傲辰这个腹黑帝给黑了,他哪里知道,不轻易透露自己实力的寒傲辰,实力远远超出他很多,就连成绩也被他远远甩在身后,之后就能想象到那几年,花千娆是如何度过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听完这些事情之后,顿时笑喷了,花千娆怎么黑的过寒傲辰嘛!

    活该他给寒傲辰白白当了几年的杂役,不但如此,即便现在,他堂堂火溶城少主,还是他寒傲辰的杂役,让他做什么事情,他都得做,不准有任何条件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君慕倾直接笑抽了,花千娆想去黑寒傲辰,结果被寒傲辰给黑了,直到成绩揭晓前一刻,花千娆还自信满满,可是看到成绩出来之后,就彻底傻眼了,想到那一幕,君慕倾就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寒傲辰嘴角勾起笑容,淡然地看着花千娆,“所以你就让小倾倾来楠凝学院,好打败我的成绩?”

    花千娆没有再说,这意思都放在这里了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火溶城的人一阵无语,他们少主的高大的形象,在他们心目中彻底毁灭,变人妖,当杂役,少主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过?

    老天,收了这妖孽!

    花千娆看着自己手下,一脸悲剧的模样,摸了摸鼻子,其实,他的形象还是很高大的好伐!

    他这么惨败的记录,也只有在寒傲辰和君慕倾这两个妖孽面前,其实在她装扮成“赤君”逼自己立誓的时候,他就觉得,这人和寒傲辰,真的太像了!

    “比起君洛帆,我感觉自己的下场好多了。”五大家族比试以后,他心里瞬间平衡,君家的人,君慕倾都能那样对待,他还有什么不平衡的,只是君慕倾她也太变态了!

    君慕倾寒傲辰纷纷扔给花千娆一个白眼,突然,君慕倾猛地惊醒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去楠凝学院?”这家伙不是召唤师吗?

    “谁说,我,不能去。”虽然他不是斗技师,不过还是可以去玩玩的,谁知道这一去,玩出这档子事。

    “他是去玩的。”寒傲辰淡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玩?

    火溶城的人看着三人聚在一起叙旧,好像忘记自己身在何方,就一阵汗颜,他们现在是在死亡之岛啊,不知道什么时候,危险就出现了,少主他们三个竟然还有时间叙旧!

    花谷走到花千娆身边,轻咳一声,“少主,我们还要不要赶路?”看少主开心的样子,一点就没有刚才黯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花谷,自然是要的。”君慕倾轻轻一笑,尽管不知道这些日子,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现在这闲事,他们也不得不管,朋友的事情,怎么能放手不管呢?

    花谷微微一愣,惊讶的指着君慕倾,“你真的是君姑娘啊!”这说话的语气,尽管容貌变了,可是给人的感觉那就是啊,还有刚才他们家少主反常的模样,现在已经不用疑问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陈姑娘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毕竟她现在还是“陈姑娘”,既然选择要用陈沐的身份,去死亡之岛的中央,现在暴露身份,不就是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花谷恭敬地应道,这辈子,他除了少主,就佩服的人就是君姑娘,五大家族的事情,现在还有谁不知道,君慕倾是赤君的事情,还有谁不知道,他是真的佩服君姑娘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儿家,竟然不输给男子,比苍穹大陆任何一个男子,更是风华尽显,锋芒耀眼。

    见花谷这么恭敬,君慕倾耸耸肩膀,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花谷见到自己就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原本是一直走在火溶城身后的两人走到了前面,并且还和花千娆笑呵呵地。

    一路说下来,君慕倾才知道,花千娆那人妖的模样,是刻意假装出来的,他还是水元素的召唤师,已经契约到魔兽,只是他们问他的魔兽到底是什么,他死活都不肯说。

    “你有地图?”君慕倾惊讶的看着花千娆,这家伙竟然有死亡之岛的地图,那宫殿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花千娆无辜地看着君慕倾,拿出纳戒中的地图,“这只是一部分而已,而且这个还是那些人给我的,说是我们走到地图的红点处,就能找到生命花。”是他们一直没有机会让他说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也有一份。”寒傲辰淡然的从纳戒中也拿出来了一份,递到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从路上捡来的。”他漠然的解释,无比平常的的脸上,发出的优雅和自信,却是常人所不能拥有的。

    火溶城的人纷纷汗颜,他们得到这地图,都是因为火溶城在那些人的手上,可是眼前的“臣公子”却是在路上捡的,这待遇,这差别,会不会有点太大了?

    “把地图交出来!”几人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跑出来抢的人。

    三人都怀疑,这人是不是一直跟着他们,就是为了他们手上的地图。

    “北国人?”最近“那一边”人出现那么多,北国的也出现,大陆上,难道是要出现什么大事了?

    “不错,识相的就交出来。”北国男子讥讽一笑,他从一开始就跟着这些人,一直都觉得他们奇怪,现在看来,他们不仅仅是奇怪,而且还拥有去死亡之岛中央的地图。

    花千娆惋惜的摇摇头,看着面前的人,“其实我也很想把地图给你,不过,只是有人不允许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说出来,我现在就杀了他!”男子凶狠地说道,火溶城的人也不过如此,没想到这份地图这么好得到,管他这边的人,那边的人,能得到生命花,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要他得到了,还怕他这边的人,那边的人吗?

    花千娆无奈地指了指那人的身后,男子猛地转身,就看到刚才威胁的花千娆的男子,不知道什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,而且对于北国男子抢夺地图的行为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还没有说话,就感觉脑袋里面一阵刺痛,缓缓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精神攻击!

    这么明目张胆的精神攻击,还杀了北国的人,这个人就不害怕,北国人找他们的麻烦了?

    那人轻蔑一哼,漠然地转身离开,不自量力,火溶城也太没用了,要不是五大家族他们现在还有几分忌惮,怎么会选择火溶城的人来寻找生命花。

    自大!非常自大!

    再次看到这个人之后,君慕倾心里只有这一个感觉,不过他没有多看她和寒傲辰一眼,这倒是让她松了口气,至少他们现在的样子,不会引起别人的的怀疑。

    也是,除了他们两个能相互认出对方,现在还有谁能认出他们,不是就连花千娆都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继续走吧。”寒傲辰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,墨色的眸中,闪过一抹复杂的神情,让人猜不透他现在在想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几人又开始往前面走去,这一路上,都没有人在阻拦他们,很快的,他们就来到了红点的地方,看着面前的人山人海,他们才惊讶的发现,原来得到地图的人不只是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那一边的人,野心很大,火溶城要威胁,可是别人不用啊,生命花的诱惑已经够大了,就连那些吃了生命花,就能成为尊神,也是他们故意制造出来,为的只是让更多的人找到生命花,更是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抹洁白身影,还有那谪仙般的风姿,还在担忧的君慕倾,也放心里了,至少大哥没事,这就是好的。

    能顺利的来到这个地方,的确是不容易,见他四处张望,君慕倾就知道,大哥一定是在找自己,只是她现在还不能去见大哥,北国的人不知道君慕倾是谁,“那一边”的人也不知道,可是还是有很多人知道的,她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着面前的石洞,纷纷疑惑,他们不相信自己要找的生命花,满怀信心找到的生命花,就这么没了,只是面前的石洞,倒是吸引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生命花一定在这里面。”粗狂的声音响起,却并没有人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进去都没有出来,你想送死,就进去!”

    那人被塞到无语,要是他敢进去,何必放出这样的话,可是不进去,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,说不定生命花就在里面,而且很容易就能够得到。

    “反正迟早是要进去的,不如我们也进去看看。”寒傲辰双手负在身后,此时的他黯然失色,只是那与生俱来的尊贵和优雅,无论如何也隐藏不去。

    火溶城的人带头进去石洞,终于有人再也忍不住了,就连火溶城的人都已经进去了,那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,就算里面是龙潭虎穴,也有慕容城的人在前面挡着,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有个时候贪欲就是能人迷失本性,明明知道里面危险重重,却还是想要得到他们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君慕倾静静走在前面,潮湿的山洞昏暗无比,她不能用自己的火元素,她的金乌火和别人的不一样,一用就会让人知道她的身份,不过幸好有寒傲辰在,他的光元素,能够照亮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惨烈的叫声在前面响起的,所有人纷纷停下脚步,这声音,应该是刚刚走进来的人,传来的,他们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几人前进的步伐就更快了,可也有不少人停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