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看着慢慢稀疏的雾霾,君慕倾总算是松了口气,看来刚才的浓雾区,他们们已经安然的走过了,尽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那刚走出来,那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幸好里面没有怪异的东西,也没有魔兽出现,在那么浓郁的雾霾区,想要动手都难,更何况,只要他们凝聚斗技,雾中就会有光芒出现,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大哥有没有出来?”君慕倾张望了一下四周,并没有人出现的身影,看来那些人还陷入在雾霾当中。

    当然,每个人出来的方法都不一样,他们是凭着感觉走出来的,其它人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,还有大哥,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?有没有受伤,什么时候能够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你要相信你大哥,他可是五大家族的第一天才。”当然不包括小倾倾,小倾倾现在不是五大斗技家族的人,她脱离君家还没有回去呢!

    “那当然,也不看看是谁大哥!”君慕倾傲骄了,说完这话,她就觉得自己和血魇学坏了,这么傲骄的话也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寒傲辰额角话落一条黑线,“是是是,小倾倾厉害,哥哥也厉害。”他也厉害!

    说完,他还不忘在心里的也夸自己一句,要是君慕倾能听到那最后一句,一定会觉得刚才自己那么话,根本不算什么,因为某人的话,比她还要傲骄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,从雾霾中走出来之后,心里舒畅了不少。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在雾霾中憋的慌,现在走出来了,她感觉到无比舒畅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这种感觉。”这就是历练吧。

    “我们再走一段路,然后停下来,等我大哥。”君慕倾提议道,现在也只能道这样,她不知道大哥有没有出来,只能等等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两人并肩往前面走去,紧握地两只手到现在还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刚没走一段路程,不远处几传来打斗的声音,两人相视一看,快速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纯洁的光明之力,还有炽热的火元素碰撞在一切,两人还没有停下来,又是新的一轮打斗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大哥怎么会和慕容凤鸣打起来?”奇怪了,大哥从来都不会轻易出手的,更别说是使用光明之力,看大哥现在这个样子,好像是要杀了慕容凤鸣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两个人怎么打的你死我活!大哥出手狠,慕容凤鸣更狠!

    原来大哥已经是十二级巅峰的上尊斗技师了,大家都说她变态,大哥好像更加吧,短短的时间,就能到巅峰级,很快就能够突破,日后还不知道大哥能晋升到什么等级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也不弱,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他是火元素十级技灵师,现在已经是七级上尊斗技师了,比她高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是现在必须分开他们两个,不能让他们打到一块。”他们两个这么打下去,就会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总不能冲上去,也跟他们打起来吧?”这怎么可能,到时候打起来的,就不是两个人,而是四个人,这办法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用黑暗之力分开们两个,你拉住君墨,我拉住慕容凤鸣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人默契十足的往前面走去,黑暗之力,成功的挡住了两人的斗技,可他们还是想打,就在想动手的时候,一人被一只手拉住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君慕倾疑惑地叫道,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了?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,都见到他们来了,还是在打。

    君墨目光呆滞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脚下的斗技阵还是没有收起来,而他脸上不论何时都带着地笑容,不见了,换上了一脸的肃杀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醒醒!大哥!”这到底怎么了,大哥怎么会突然不认识自己了!

    “慕容凤鸣!”寒傲辰摇晃着面前人的身体,这而已太奇怪了,自己人就和自己人打了起来,要不是他们出来的及时,他们就要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快醒醒,我是倾儿啊,我是倾儿!你的妹妹!”君慕倾猛地摇晃着君墨的身体,她现在恨不得直接那冷水泼醒他们两个,好好的居然打到了一起,叫了半天还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君墨呆滞地低下头,看着君慕倾着急的模样,着了魔一样,“倾儿?”倾儿是谁?好耳熟的名字,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不会连你亲妹妹都不认识了吧!”君慕倾狐疑的看着君墨,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大哥连她都不认识了?难怪会和慕容凤鸣打起来,一定也是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倾儿……倾儿……我一定认识的,一定认识。”君墨喃喃说道,倾儿在什么地方见过,也在什么地方听说过。

    呆滞地看着面前的人,君墨一直在想,什么时候听说过倾儿这个名字,他为什么会感觉到这么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甜美的声音传来,他仿佛看到了那甜甜的笑容。

    倾儿……对了!倾儿!他面前的人,就是他一直寻找的,倾儿,是倾儿!

    “倾儿!”君墨终于回神,看到君慕倾站在自己面前,表情一脸的惊讶和错愕,回想起刚才自己和慕容凤鸣打起来,他都一阵后怕,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就和慕容凤鸣打了起来,而且是越战越勇,最后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松了口气,幸好大哥记起来了,不然她在想,大哥是不是连她都一起动手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终于清醒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什么你会和慕容凤鸣打起来?你们是怎么走到一块的?”这件事情,想想都觉得怪异,刚才的大哥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君墨露出一抹笑容,揉了揉君慕倾的头,“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醒来的时候,你就在我面前了,更加不知道为什么会和慕容公子打起来。”他是真的不知道,到现在还是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发生的事情,好像不是他干的,他的身体里面仿佛有另外一个人在操控的,让他们不停打斗。

    在君慕倾和君墨说话的时候,慕容凤鸣也醒了过来,看到君慕倾和寒傲辰的身影,他先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时候来的,为什么我们没有见到你们走过来?”慕容凤鸣抬头看看天上,难道是从天上掉下里的?这也没太可能啊!还说君慕倾果然和传说中一样,是煞女,能凭空出现?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打起来了。”寒傲辰没好气地看了慕容凤鸣,好不容易把他叫醒来,还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打起来!这怎么可能!明明我们说好了在这里等你们两个的,我们怎么会打起来?”慕容凤鸣怒瞪了寒傲辰一眼,要打的话,他也是和他寒傲辰打,怎么会和君墨打起来!

    “我们刚才的确是打起来了,而且还很激烈。”君墨点点头,这点他承认,刚才的那一幕,他还能够记住一点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也要说个原因啊,为什么会打起来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因为什么打起来自己都不知道,他们两个这是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我记得好像他说你们没这么快出来,然后我就说,我相信你们,结果两人说着说着,就开始激动,之后就打起来了。”原因是什么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,只知道当时他很想找个人泄愤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对对对,我也是这样,然后就打起来了。”这事情也太怪异了吧,即便是生气,自己也不会动手啊,更何况是在这里,和君墨动手,那就是更加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?

    这个地方这么怪?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,太怪异了。”君慕倾赶紧说道,到时候待久了,他们会不会也打起来,大哥和慕容凤鸣打起来的时候,还有人劝,要是四个人都打了起来,不但没有人劝,反而四个人都受伤。

    三人点点头,纷纷往前面走去,可还没走两步,面前的一幕,让他们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原来中招的不只是他们两个,还有这么多人中招!

    看着地上的白骨,刀剑,还有一些刚刚才倒下的尸体,四人纷纷吞了口唾沫,这个地方还真是他妈的怪异,不是说说而已,这么多人都栽在这个地方,还不知道有没有其它什么东西,还是赶紧离开,免的伤己无辜。

    打斗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不用看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,一定是又有人打起来了,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,为什么会这个样子?

    “寒傲辰,你知道为什么?”君慕倾扭头看着寒傲辰,这个地方没这么诡异吧?雾气已经散了不少了,他们都能看清楚远处的东西,可这些人却自相残杀了?

    尼玛!死亡之岛究竟还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,怎么才走过一关,又来!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几人耳边传来杀气腾腾地声音。

    寒傲辰眼睛一冷,那个人就停在原地,瞪大双眼,慢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第一次见到。”死亡之岛的事情,从来就没有记载,而且这里出现事情,和书上那些完全不同,他都不敢用正常的思维,想死亡之岛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知道!”看着空荡荡的一片,君慕倾觉得,这个时候就算是来只魔兽也好,偏偏这里除了白骨,就什么也没有,对了,还有那些自相残杀的人,等会就会变成尸体了。

    君墨皱了皱眉头,沉声说道,“我们还是赶紧离开。”幸好他们两个都没有事情,要是受伤了还不知道会遇到多少危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墨就一阵后怕,他可不想和倾儿对战,即便是在没有理智的情况下,他也不允许自己伤害到倾儿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四道身影飞速闪过,他们听到的打斗声音也越来越明显,看着面前的一片,几人纷纷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几十个人厮杀到了一起,在他们之前,该有多少人走到这里来了,而且还厮杀的这么壮烈,他们明明就是一路人,可这个时候,谁也不认识谁,相互残杀。

    “太血腥了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淡然的看着这一幕,嘴巴上在说血腥,可表情,就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会觉得血腥?”慕容凤鸣讥讽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会。”她也是人,当然会有感觉,只有死人才不会有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这些厮杀的人,谁也没有出手,只是静静围观,等待他们处打完就离开,现在嘛,站在这里,先看一会,等会就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住手啊!住手!”稚嫩到声音响起,吸引住了几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那个小女孩……

    “她不就是北冥家族那两个人要找的人吗?”君慕倾疑惑的问道,那这些人也是北国的人,更确切的说,是南宫家族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她。”君墨点点头,的确是那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大哥想救她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救吧,反正你是大哥,做妹妹的,怎么敢不听大哥的。”君慕倾没有阻止君墨,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墨无奈地摇摇头,明明她也想救这个人,却让他上去,白色的身影匆匆闪过,站在君慕倾身边的人,已经出现在了那些打斗的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北冥水莲还不知道怎么了,就被一个人抓住手臂,她就看到一把大刀出现在头顶,她还以为自己死定了,可好一阵子过去了,却感觉自己安然无恙,一点疼痛感都没有,这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北冥水莲惊讶的看着君墨,这个是和那个大姐姐一起的人,是他救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君墨淡然的说了一句,闪动的身体变得更快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那一道白色身影飞快往回走,嘴角微微上扬,光元素的人速度就是快,这比风元素还要快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!”北冥水莲从君墨怀里出来之后,立马奔向君慕倾,露出一抹好奇的眼神,其实她很早就想问了,为什么大姐姐的眼睛是红色的,为什头发也是红色的,真的是好奇怪,她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好像她们是见过两次,不过谈不上认识。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我,我认识你。”北冥水莲认真地受到,的确是,前两次都是她注意到了眼前的人,眼前的人好像并不喜欢搭理自己,也算不上是认识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先跟我们走,你大哥也在找你,等找到你大哥,你就安全了。”她都不不知道那两个人能不能走过这两关,像那浓郁的雾霾,一不小心,心情恶劣之后,就会变得恐怖起来,最后受不了会疯掉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里,他们也会自相残杀,就像眼前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北冥水莲点点头,和南宫家族的人走到这里,她都不知道怎么回去,既然大姐姐要送她回去,她当然会很开心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九岁的孩子,即便是比平常人经历的要多,还是孩子心性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他们不会去想太多,小孩子永远是最幸福的,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用想。

    四人往前面走去,看也不看一眼打斗的南宫家族,有一部分意识比较强的,看到北冥水莲被人带走,极力让自己清醒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站住!”南宫朴踉跄地走到几人面前的,挡住了他们前进的步伐。

    “想做什么?”君墨淡然地问道,表情没有一丝温度,他看到眼前的人,竟然想要上去,狠狠的揍他们一顿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君慕倾赶紧叫道,大哥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迷失了心智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声音,成功的拉回了君墨,他在心里松了口气,差点他又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南宫朴,你已经身受重伤了,赶紧回南宫家族,不然你会死的。”北冥水莲走出来说道,表情还有几分不忍。

    “北冥水莲,你今天休想离开,有你在,你大哥才会给我们乖乖的找生命花!”南宫朴阴狠地说道,只要有北冥水莲在,就算北冥冰想要生命花,也没有那个胆子。

    北冥水莲是北冥家族的心头肉,北冥冰他敢怠慢!

    “我大哥来找我了,自然是要离开的,南宫朴,你们还是回去吧。”北冥水莲尽管只是九岁的孩子,可是那身上的气质,却让她显得高大,她有这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北冥水莲,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,眼前的人根本就没有打算让她回去,亏她还在劝人家。

    这个叫南宫朴的,一心只想要生命花,根本不在乎一条半条性命,自己手下自相残杀,他不去救,跑来这里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。

    “我南宫朴,不管你们是什么人,要么把北冥水莲放下,要么死!”南宫朴指着君墨,嚣张地说道,明明自己都站不住了,还要用那种口气说大话。

    君墨淡淡一笑,“我们的生死还轮不到你来决定。”自己都站不住了,还有胆量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“龙儿!”南宫朴大叫一声,这是几人才看到他手上的召唤之镯。

    召唤师?

    原来眼前的人是召唤师,所以他才敢这么嚣张,即便自己站不住,有魔兽在,他还有什么好畏惧的。

    绿色的光芒一闪而过,他们瞪大眼睛,纷纷想看看是什么魔兽,当那魔兽本体出现在他们面前之后,众人嘴角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这也叫龙儿!干嘛不叫虫儿?

    “这是风元素水鳄兽。”北冥水莲叹了口气,水鳄兽,已经是五级灵兽,可是她想到大姐姐的那一幕,她只是为南宫朴在担心。

    看来北冥家族的人,对南宫家族什么人,拥有什么,什么等级都很了解,这和五大家族一样,别人家里发生一点事情,他们就要想尽一切办法知道,不然心里就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,明明不关他们的事情,偏偏一定要知道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连鳄鱼都称不上的魔兽,君慕倾叹了口气,他这是高看自己的魔兽,还是太小看他们四个?

    “其实我不想出手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无奈地说道,她是真的不想出手,这是眼前的人一直在逼她出手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南宫朴莫名其妙的看着君慕倾,不就是个女人,能嚣张到什么地方,他的龙儿是灵兽级别,在北国,能有几人可以契约到灵兽,他们这些人还不知道死活。

    还真是不太自觉!

    君慕倾再次无奈地摇摇头,她真的不打算出手,“对了,慕容凤鸣,这一路上都没见你做过什么,这只魔兽就交给你了。”这种事情让慕容凤鸣来就好了,他们可以站到一旁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张开嘴巴,用手指头指了指自己,她担心他大哥有事,就让他上去,要是他一时心里不平静,涌起杀意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还是说,你没有把握打败这只魔兽?”君慕倾淡然地站在原地,讥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不要小看人,打就打!”慕容凤鸣一下子就被激怒了,说完之后,他微微一愣,差点没有咬掉自己舌头。

    果然是这样子,在这里,人的脾气会比平常要暴躁,克制能力也会变差,慕容凤鸣平常那么用激将法,他都不会上当的人,现在她只是书了一句话,就被激怒了。

    君墨忍住笑容,看着慕容凤鸣悔恨的样子,轻轻一笑,他还是被倾儿算计到了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算你狠!”懂得用这么一招!

    南宫朴见自己的魔兽,直接被人家给无视,他召唤师的身份,他们好像没有看到一样,心里就涌出一团怒火,不命令魔兽,反而自己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敢小看我,我要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“狂火怒!”慕容凤鸣平静的吐出三个字,脚下银剑划开,五行星旋转出来,七颗五角星闪烁出红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愤怒的火焰,没等南宫朴走过来,就没入了他的身体,没有一丝留情。

    主人迷糊,魔兽又能好到哪里去,水鳄兽刚刚清醒过来,就见到自己的主人被残杀,它心里短时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紧接着吐出一口鲜血,它什么都没有说,就死在了原地,只怕最悲剧的事情,莫过于自己还没有动手看,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容易就生气了。”慕容凤鸣惋惜的摇摇头,被君慕倾的坑的人何止是他一个,就连这个南宫朴不也一样被君慕倾给坑了么,明明还有点赢的机会,结果全被自己给毁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猫哭耗子,走吧。”君墨淡然地说了一句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死的最惨的一个召唤师,也就是眼前这位了吧!不但是最惨,还是最容易打败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那些逐渐倒下的人,眸子里面露出一抹冰冷,能让人不由自主的自己动手伤人,情绪更加会比平时激动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北冥水莲即便是看到南宫朴倒下,她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一张小脸,表现的无比平静,好像刚才是事情她没有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一路上,我们还不知道会遇到多少自相残杀的戏码。”寒傲辰讽刺一笑,他们看到的绝对不会少。

    “就当做看戏。”君慕倾漠然回答的,精致的脸上,没有半点温度。

    北冥水莲静静地跟在他们是身后,“我大哥他们也会变成这个样子吗?”她不希望看到大哥和林大哥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们还不知道你大哥在哪里。”那天分开之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了。

    “慕容大哥,为什么这么说,大哥没有跟你们在一起吗?”北冥水莲有个时候表现的很平静,仿佛什么都明白,甚至是看头了一切,有个时候,有显得迷糊,好像什么都不懂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身后的北冥水莲,皱了皱眉头,这个小孩子,她怎么看怎么怪。

    “我们分散了。”慕容凤鸣难得一次会和一个小孩子解释那么多,应该是这个小孩,要比某人来的乖!

    明明她君慕倾不过就是个十四岁的丫头,偏偏表现的比他还要沉稳,而且这种情况,黑森林的时候,就发生了,那个时候他还以为君慕倾已经十四岁了,那么冷静,然后把老师算计进去。

    可是谁会知道,她才十岁!十岁!

    他输在了一个十岁的小孩手上不说,而且这个人还是那君家的“废物”!

    几人快速往前面走去,他们每走一步,就会感觉到周围的雾气消散的不少,周围的树木,也能看的逐渐清楚,他们的周围还是那整齐排列的树木,不同的是,雾气没有开始的那时候那么浓郁。

    同样的,每走一步,眼前总会出现几个打斗的人,最后不是你死,就是他亡,不然就是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一幕,他们前进的步伐更快了,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样的情景,会看到多少次。

    渐渐的,就连君慕倾都感觉心底出现了一丝燥意,呼吸也越来越不顺畅。

    “哦~咦!大哥!”听到慕容凤鸣的话,北冥水莲刚表现的有点失望,毕竟她没有见到大哥,眼角就看大那一个熟悉的身影,小巧的脸上离开绽放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大哥?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停下脚步,就看到北冥冰,阴沉着一张脸,刚杀了面前的对手,大步往他们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他也中招了?

    见北冥冰匆匆走到他们面前,就猛地出手,他们赶紧后退,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慕容凤鸣看那北冥水莲那一双眼睛,根本就下不了杀手,只有躲的份,连还手之力都没有,真是无奈!

    君墨站在一旁的,没有出手帮慕容凤鸣,他们得看看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变得暴躁,倾儿他们没有出手,相比也是在看这个。

    看着北冥冰的举动,君慕倾和寒傲辰纷纷停下脚步,静静看着北冥冰对慕容凤鸣出杀招,都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那一双眼睛,君慕倾紧盯着北冥冰的眼睛,那双眼睛在慢慢变红,眼睛里面充满了血丝,随着杀意的越来越重,眼睛里面的血丝也慢慢凝聚而成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压住心里的燥热,君慕倾表情显得有些不耐烦,她紧握住双手,克制住冲上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普通的雾霾!”寒傲辰好像想起了什么,惊讶地说道,就看到君慕倾隐忍的模样,他赶紧走到她面前,“小倾倾,平静下来,试着有一段时间不呼吸,看你会不会好过一点。”

    寒傲辰温柔的声音,让君慕倾不由自主的就跟着他说的做,闭上呼吸之后,没过多久,君慕倾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因为空气的缘故!”不对,这不是普通的空气,“是瘴气!”

    “是瘴气!”寒傲辰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只要在这里久一点,就会吸入大量瘴气,这瘴气会麻痹他们,做出一些他们不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吼!”大吼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,几人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魔兽!”在有瘴气的地方,有魔兽的存在,不是说死亡之岛任何魔兽都进来不了,契约兽之所以能够进来,那是因为它的主人,不然它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自相残杀的人还是没有停下里,北冥冰也一样,这个时候就连慕容凤鸣都杀红了眼,分不清楚自己的对手是谁,干脆用上全力出击。

    “这些白骨,不是以前留下来的,而是最近才留下来的。”看着地上散乱的白骨,寒傲辰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轰!”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,现在不用说,他们也知道白骨是从什么地方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只魔兽是绝对不会让我们离开的。”君墨沉声说道,要想离开这里,就必须要杀了这只魔兽才可以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没有回答,只是静静的看着远方,庞大的身体一步步走来,身上带着污泥,头顶上只有一只大眼睛。

    独目兽!

    这个地方居然独目兽的存在!寒傲辰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,你那是什么表情。”君慕倾看着身旁的人,见他脸色大变,她这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这种魔兽叫独目兽,独目兽生性残暴,它们喜欢吃人,可独目兽已经鲜少存在,为什么死亡之岛会有一只,而且看上去等级还不低。”看着只独目兽,应该是常年生活在沼泽之中。

    “独目兽?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它发现我们,它常年生活在沼泽里面,全身带着毒气,肯定到处都是毒。”独目兽残暴,现在变异的独目兽,就更加的难对付,没有必要正面相对的时候,还是避开比较好。

    几人不约而同地点点头,在死亡之岛,能避开的还是避开,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就在众人转身离开的时候,原本一直安静的北冥水莲突然大叫,“大哥!小心!”

    这一声,让原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魔兽,停止的前进步伐,转而往他们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靠!君慕倾瞪大眼睛,怕什么来什么,现在这只魔兽,竟然往他们这边走来,而且看样子,对他们的兴趣,比那些人还要大。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,魔兽也挑食?

    “你刚才是做什么?”君墨看了一眼北冥水莲,她大哥根本就没事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你们扔下我大哥。”北冥水莲抬头看着君墨,她担心大哥,有什么错,他们是躲开了,要是魔兽吃了她大哥怎么办?

    君墨张了张嘴,什么也没有再说,看着那只魔兽大步走来,现在也只能是奋力一拼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带着她去那边躲一下,这里交给我和寒傲辰就好了。”君慕倾走过来,现在是想走也走不了了,也只能试试看,他们能不能打的过眼前的魔兽。

    君墨看了一眼寒傲辰,这才点点头,有他在,倾儿不会受伤的,寒傲辰把倾儿看的比他自己还要重要,这一点他一直看在眼里在。

    北冥水莲知道自己闯祸,却并没有感觉到愧疚,静静的跟在君墨身后,低着头,不知道小脑袋瓜里面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先挡住魔兽,你用水元素,看能不能把他们叫醒来。”寒傲辰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这里也就她是水元素,君慕倾也只能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她走到这些人面前,就觉得火大,冰冷的气息,从君慕倾身体里面散发,她冷冷注视着眼前的人,蓝色的水球出出现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“水之蓝潮!”波涛汹涌的潮水,扑面而来,原本打斗的人,都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,他们感觉到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,都纷纷打了个冷颤,还没有反应过来,是怎么回事,一汪冰泉,就从他们头上浇灌下来。

    冰冷的水元素,让所有人瞬间清醒,他们愣在原地,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,纷纷打了个冷颤,他们居然自相残杀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清醒,那就赶紧滚!”冰冷人腊月寒风的声音迎面而来,众人打了个哆嗦,就看到那一抹赤红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认出了君慕倾的身份,眼睛睁开,瞪地老大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她怎么也出现在这里,难道说君家也想要生命花吗?也对,生命花的诱惑那么大。

    “滚!”君慕倾不耐烦的再次重复一个字,赤红的眸子涌动着杀意,她全身杀气腾腾,恨不得杀光眼前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又不是傻子,都这个时候,他们要是还没有看清楚君慕倾身上的杀气,那就是白活了,那些人一想到君慕倾是双元素的天才,现在已经是上尊斗技师,就吓的纷纷离开,他们目前还不是上尊斗技师的的对手,和君慕倾打,那就只有死的分了。

    杀气腾腾的君慕倾,是慕容凤鸣从来没有见过的,此时的她,就如同地狱来的修罗,要屠尽所有人。

    北冥冰全身冰冷,这才回过神,看了看周围,他才后之后觉,想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静静站在原地,等待魔兽攻击的寒傲辰,突然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杀气,他顺势看去,就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闪过的,而身影的方向,就是那独目兽!

    “倾倾!”她也吸入了瘴气,杀意很重,比那些人的还要重上几倍!

    “君慕倾这是怎么了?”慕容凤鸣话才刚刚问出来,他就惊颤的站在原地,呆滞的看着远处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是君慕倾吗?怎么会那么彪悍?杀气腾腾到连魔兽都要畏惧她!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,这到底谁是魔兽啊?他们还以为君慕倾是受欺负的那个,现在看来,这只魔兽会死的很惨才对!

    每一次重击,北冥冰就会觉得一阵肉疼,斗技师能拥有这么强的力量,他还真是没有听说过,真是眼前的这个叫君慕倾的少女身上,好像全部都是个谜。

    刚才那些人,在看到她的时候,就知道她是君慕倾,感觉到她身上的杀气,纷纷离开,这样的人会简单吗?

    寒傲辰皱着眉头看着远处的君慕倾,他感觉心疼,小倾倾那么一拳接着一拳打在魔兽的身上,她的手应该会很痛吧?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君慕倾这个时候的眼睛,就连瞳孔都变成的血红色,而她每出一拳,下一拳的力量会变得更大,她就像是个大力士一样,有用不完的力量。

    北冥冰彻底的僵硬化在原地,怎么会这样!这会不会有点变态了!

    “别惊讶,她一直就是个变态。”慕容凤鸣张了张嘴,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,能不变态吗?连魔兽都让她揍到没有还手之力,躺在地上抽搐,可是她还并没有打算放过魔兽的打算,一拳接着一拳。

    太疼了!

    原本打算逃走的人,见君慕倾往魔兽的方向走去,他们纷纷停下脚步,可当他们看到那火红身影,攻击魔兽的时候,所有人一阵石化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愧就是赤君!果然是变态!极品变态!

    打击着魔兽,君慕倾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畅快,她感觉到身体里面,有用不完的力量,任她怎么打,也发泄不完,所以她只能一拳接着一拳,打击在魔兽的身上。

    终于,一下接着一下的拳头停了下来,众人也纷纷松口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缓缓闭上眼睛,突然感觉到浑身无力,身体慢慢往身后倒,她不担心自己会摔疼了,因为有个人会接住她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的人儿,却没有发现,在她闭上眼睛的瞬间,身上散发出了淡淡的红光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吼吼!发生什么事情了呢?(∩_∩)哈哈~甜甜是个不透剧的好娃纸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