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看着前面火红的身影,几人心里很不是滋味,一开始他们还误会君慕倾,现在看来,她完全就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,至少比他们遇到过的任何一个人都好。

    小倩被闪电拉着,看着前面的君慕倾,心里越来越觉得小姐,不对,灵儿的选择是对的,跟在君姑娘的身边,她感觉到自己都不一样了,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君墨三人走在前面,没有发现身后人心里的变化,他们只想快点赶到死亡之岛,不用再遇上慕容城的人,遇上他们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他们加快脚步,在空中行走,这一路上就再也没有遇到其它人和事,魔兽是不会出来的,这里有三只圣兽,一只神兽,还有一只贪睡的圣灵兽,就算那些魔兽,有再大的胆子,也不敢在他们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黒翼待在闪电的肩上,看着他们拟态成人,不得不说,它都羡慕了,他们五个,连吱吱都能拟态,就它一只兽不可以。

    不行!它也一定要快点晋升才行!

    匆忙的身影闪过,从空中划过几道优美的弧度,看着死亡之岛越来越近,君慕倾也来了精神,死亡之岛的神秘,她一直很想探究,现在终于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看着底下的空地,前面是一片白茫茫地雾,几人不得以,才慢慢走到地上,当他们落下去的那一刻,看到面前的岛屿,就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会出现一层迷雾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已经到了死亡之岛,相传死亡之岛不管是岛中,还是岛四周,岛的上空,都会笼罩一层浓浓的厚雾,现在一看,这一切果然都是真的,岛的周围,真的有浓厚的雾。

    死亡之岛并不算很大,飘在海上,有个时候甚至说会被忽略,岛和岸边的距离不是很远,由于雾霾的缘故,进岛就是一个难题。

    岛的周围四面有雾,根本看不清楚周围有什么,整座岛在浓雾里面,都只能隐约看到一个大概。

    他们站的地方,却景色优美,没有一点雾霾,犹如仙境一般,让人沉醉不已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岛屿,君慕倾不禁叹息,岛的周围弥漫着雾霾,对岸却一点雾气的样子都没有,这些雾是用来保护死亡之岛的。

    “哇!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!”小倩惊叹道,她从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地方,真是太美了!

    “是很美。”火灵儿点点头,表情也有一丝沉醉,这里有种让人恨不得永远不离开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也很古怪。”无诺淡漠地说道,对面那么多雾,他们这边一点都没有,那不是很奇怪吗?

    “是有点。”无舞应和道,迷茫地看着周围,却不得不承认,这里很美,美得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死亡之岛有雾霾保护,那天然迷宫,雾霾就是迷宫的一部分。”寒傲辰淡然地解释,这么一个地方,的确是很美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要进去,这些雾霾也是一个大问题。”君墨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却没有丁点担忧,反而显得很是镇定。

    “主人,前面就是死亡之岛了。”霸嚣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岛屿不知道为什么,她竟然有感觉岛中间有什么东西在召唤,吸引着自己过去。

    其它几只魔兽也一样,他们呆滞的看着面前,目光有些迷茫,他们也有这样的感觉,感觉到岛中间有什么东西在召唤,使他们很想过去看看,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血魇喃喃说道,语气有些沉重,不像以前说话带着傲骄。

    “血魇,怎么了?”君慕倾疑惑的问道,她刚刚一到这个地方,就感觉周围的不同寻常,还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看到他们一个两个开始迷茫,就连血魇都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只是感觉到对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。”血魇赶紧收回心神,不让自己去想那些。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在召唤?她只是感觉到不同寻常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不会也感觉到召唤吧?”君慕倾狐疑地看着几只魔兽,看他们的样子,就很像。

    霸嚣收回思绪,轻轻点头,她的确是感觉到召唤的力量,不过只是一瞬间,现在已经没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闪电点点头,他差点几走过去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都有这种感觉啊?”奇怪了,这死亡之岛有什么东西,为什么能吸引魔兽?她一定要进去好好看看,生命花对她来说,那只是顺便的事情,她来死亡之岛,只是为了历练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。”火灵儿淡然地说道,眼中也带着疑惑,为什么他们没有感觉到,难道是他们太弱的原因?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。”因为他们都不是魔兽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要不要在这里休息一下?”闪电提议道,刚才的那种奇怪的感觉,到现在他们都还是莫名其妙,而且进岛也不差这么一点点时间吧?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反正死亡之岛就在他们面前,他们也不急着进去,休息几天看看情况再说吧。

    所有人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,就连不喜欢喝他们接触的“无家”四人,都纷纷帮忙,这让几人大吃一惊,不过响起慕容城那件事情,他们也都知道是什么原因,他们在变着法的道歉嘛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死亡之岛,赤红的眼睛变得迷茫起来,就这么看着,轻轻闭上眼睛,就感觉自己仿佛是融入这一片天地当中,她能感觉到这里一点一滴的变化,能感觉到他们的呼吸。

    她缓缓张开双臂,想更多的了解周围的一切,却不知道这个举动吓坏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“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别打扰她,她是不会掉下去的。”看着前面的海域,寒傲辰阻止了闪电的叫喊,所有人屏住呼吸,停下手中的事情,看着君慕倾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全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就这么静静看着,看到那一抹走动的身影,感觉到自己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准备随时接住那个会掉下去的人,就在所有人做好准备的时候,他们惊奇的发现,走动的身影停了下来,静静的站在原地,不知道在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闭上眼睛,感受着自己能感受到的一切,慢慢的,她竟然发现,周围的一切生物,都和她一样,跟随它们的呼吸,她会感觉到身体好像是在被洗礼一样,她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主人这是在做什么?站在那里好危险的。”火镰疑惑的问道,就这么看去,它会有种感觉,好像主人就此乘风而去一样,再也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有某种契机也说不定。”君墨看着君慕倾的背影,淡淡一笑,契机这东西说难得到,不难,说容易,也并不是很容易,他也曾经得到过一次,然后就拥有了光明之力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不去打扰她,先忙自己的吧。”寒傲辰淡漠得说道,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,这个时候能得到契机,真是不容易,随她去吧。

    斗技师到了一定的等级,就会有不同的契机,这是小倾倾的第一个契机,也不知道她能悟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要此时君震在这里,见君慕倾不过上尊斗技师就能得到契机,一定会气到大吐血,然后捶地呕血,仰天长叹,为为什么这个小丫头不过上尊斗技师级别,就能得到契机,这有没有搞错啊!

    要知道,契机这东西,要到尊者级别得到都不容易,更别说是才刚刚到上尊级别的人,就能轻易的觉悟契机。

    等大家都忙完了一切,坐在原地休息的时候,还是发现君慕倾站在原地,静静的感受这一切,也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又体会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就这么看着,大家也累了,干脆就去休息,可这样的同样的姿势,维持了三天,终于有人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这还是什么契机啊,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。”火镰慵懒地坐在草地上,抱着吱吱,不雅地打了一个哈欠的,他们都看了几天了,主人还是这样,这到底是什么狗屁契机啊!

    “不知道,等她醒来不就知道了。”闪电坐累了,直接就躺下去了,主人这种状况,也不知道要维持几天,他们还真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周围再次陷入一阵沉默,干脆起身去做个自己的事情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在这里等,还瞎操心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他们身前的人已经醒了过来,赤红的眸子缓缓睁开,君慕倾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,她发现好像有点不一样了,却又说不上是哪里,经过这次之后,眼睛看到的地方更远,耳朵也能听到更远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是个不错的收获,君慕倾满意地点点头,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这才发现一直戴在手上的手镯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老师是不是还老是疯疯癫癫的。”她淡淡一笑,疯老师不像其它几位师父老师一样,能够随便的跑出来见自己,在外人眼里,他就是个疯子,“疯子”要是跑出了学院,只怕龙天那个老头都不会淡定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自己掉下去吗?”戏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君慕倾扭头一看,就发现寒傲辰站在自己身后,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都站三天的,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,不过你怎么知道我醒来了?”这家伙,难道有透视眼?

    “你的手都放下来了,我还能不知道吗?”寒傲辰叹口气,这三天她都没有半点的动静,突然她把双手放下来,他当然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突然没想到。

    “凤吟,这就是死亡之岛啊!”惊叹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两人纷纷往身后看去,就看到对面走来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“慕容城的人也是来死亡之岛的?”君慕倾转身,往前走了几步,看着慕容凤吟和萧乾坤走过来,眼中闪过一抹疑惑,这么说来,大家都是为了生命花而来。

    就说嘛,生命花那么珍贵的东西,慕容城的人怎么会放过,慕容凤鸣会和他们遇上,那是因为他们都有着同一个目标,不出所料,等会又会看到慕容城的某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生命花在死亡之岛,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。”也只有她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“也对,我低估了他们的实力,那你说五大家族会不会?”她双手环胸,嘴角勾起一个弧度,垂直落下的发丝随风飘扬。

    “君家一定不会,要是说会的话,只怕也只有雷家的人会来。”寒傲辰神秘一笑,他那表情已经是在很好的说明,他这些绝对不只是猜测,而且还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!”慕容凤吟走过来,就看到面前的两个身影,当他看到那个火红的身影之时,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萧乾坤看到君慕倾,也是微微一愣,不过却将目光快速的移开,看向一旁的寒傲辰,看他们的样子,应该是来了好几天了,只是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进岛?

    君慕倾淡漠地点点头,“慕容二公子来死亡之岛,也是为了生命花吗?”既然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,君慕倾也不打算绕弯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慕容凤吟没有否认,要想骗君慕倾,他怕是做不到,那一双赤红的眸子,好像会看穿一切东西,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!主人,你醒啦!”兴奋的声音响起,火镰兴奋地跑过来,还不忘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抹飞身冲来的身影,君慕倾赶紧闪身往旁边挪动,而且寒傲辰也在旁边拉了一把,火镰这个时候早就兴奋到,忘记自己是人的外表,直接往君慕倾身上扑去,就没这一挪一拉,刚好君慕倾也是站在岸边,激动的火镰哪里还记得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在他刚感觉到脚下空荡荡的时候,身体就华丽丽地掉下了水去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和萧乾坤刚转身,就看到一个金色的身影飞身跑到,还没看清楚是谁,就听到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!主人!你怎么可以这样!”惊天动地的声音震动了整个死亡之岛,所有人纷纷赶来,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看到火镰湿漉漉的从水里面爬上来,头顶上还带着海草。

    顿时所有人一阵汗颜,嘴角也不禁抽搐起来,一张张脸涨得通红,终于,所有人都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太好笑了!火镰,你这就是经典中的经典!”闪电趴在地上,笑的眼泪都露出来了,可那放肆的大笑声,却还是依旧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靠!没有见过这么笨的……咳咳,人!”黒翼也忍不住大笑起来,太逗了,它笑的肚子都痛乐,可还是停不下来,只要一想到,主人在岸边站了三天都没事,可是火镰一靠近,就掉水里,它就忍不住乐呵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……”就连一直都很少笑的无初都放肆的大笑起来,没有一点的形象可言。

    君墨忍俊不禁地模样,尽管他脸上带着的还是微笑,可那月牙一般的眼睛,却体现了他的心情,那是非常非常的畅快啊!

    怎么有这么笨的兽!霸嚣一脸狂汗,嘴角还在不停的抽动,就怕自己冷漠的一面就此破功。

    火镰几经辛苦才从水里爬上来,就看到所有人的不是躺在地上捶地狂笑,就是一脸憋笑,就连一向不爱笑的霸嚣,那表情,那眼神,都无一不是在表现自己非常开心,非常乐呵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吱吱,早就已经笑翻了,两只爪子趴在地上,笑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地看着火镰,太阳穴在不停的跳动,那么一大片水,他就没看到吗?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火镰身上湿哒哒的,可所有人还是在笑,他突然黑了一张脸,双手握拳,看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所有人愣住了,他不会是生气了吧?

    就在大家想看看他有什么举动的时候,突然一脸愤怒,双手握拳的某兽,大步走到君慕倾面前,露出委屈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们欺负我!”火镰伸出手,指着前面狂笑的人。

    砰!轰隆隆!

    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摔倒的声音,所有人只感觉头顶雷声震震,把他们雷到外焦里也焦。

    靠!有没有搞错,他还能再没有一点节操吗?好歹也是圣兽一只,竟然会露出这种表情,跑到主人面前告状,他是不是忘了,好像刚才他主人也在笑,只是笑的比较淡定而已。

    泥煤!这叫欺负吗?是他自己掉进水里,又不是谁推下去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所有人又是一阵乐呵,顿时又是一片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举动,火镰嘴角一阵抽搐,同样是兽,为什么区别这么大,早知道他就学吱吱拟态成魔兽了,猫掉下水,兽会笑,人总不会笑了吧,现在是,不管是人还是兽,都笑到一块去了。

    这次兽脸丢大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不停抽搐,这么多年不见,火镰比以前更加无耻了,还卖萌,他现在这个样子,卖萌也没用,人家不会知道他其实只一只萌兽,还会觉得他无比怪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慕倾不禁“噗嗤”一笑,她实在是忍不住了,没见过这么笨的兽!

    看到所有人都在笑,火镰厚脸皮的送了他们一个大大的白眼,然后优雅迈出步伐,走去换衣服,其实现在他更想拟态成魔兽的样子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嘴角抽搐地看着离开的火镰,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,不过面对众人的嘲笑,他还能这么从容的面对,也是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火镰这个时候要是知道慕容凤吟心里的想法,只怕早就得瑟到,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。

    火镰换好了衣服,走出来,可还是看到所有人一阵狂笑,“靠!你们这样不知道会伤我心吗!”过分啊,太过分了,居然这么对待他。

    火灵儿小倩,还有“无家”死人还是比较给面子的,见火镰这么说,慢慢的收起笑容,可那几只魔兽可不管火镰生不生气,依旧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火镰大人,不是我想笑,实在是停不下里。”闪电一脸无奈,还是哈哈大笑中,完全不理会火镰已经黑了大半边脸的模样。

    看着闪电的笑容,火镰嘴角缓缓上扬,慢步走到他面前,蹲下身体,“我最近拳头有点痒,我们比试比试可好?”充满了危险气息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还在狂笑的闪电,一个激灵,立马忍住笑容,“这个就不用了,要是你实在是无聊找潇吧。”笑话,和他比试比试,那自己不就是挨揍的那个吗?说是比试,其实就是挨打。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你平时你的吃是谁给你的?”火镰微笑着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,你什么时候给吱吱吃零食?”火镰的声音刚落下,冰冷带着寒意的话语就在背后响起,他后背一僵,顿时一阵冷汗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走到吱吱面前,这么看去,这阵子,吱吱是胖了不少,她还以为是在长身体,现在看来,都是被火镰给宠坏了,每次肚子饿了,就去找他要魔核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火镰瞧瞧往旁边挪动一步。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吱吱委屈地叫了一声,她是真的饿了嘛、才让火镰给她找吃的,所以她才会这么喜欢火镰啊,那么多兽,就火镰总是给它找好吃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,主人,这是我最近找到的魔核。”为了平息主人的怒火,火镰乖乖地从怀里拿出一袋魔核,递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霸嚣看到魔核,不用君慕倾出声,就直接拿过来,看了火镰一眼,可那眼神仿佛是在说,你活该,平常让你少喂点,你还死命喂,现在主人发现了吧。

    吱吱渴望地看着那一大袋魔核,嘴角溢出了口水,想伸爪子去拿魔核,又畏惧主人的目光,总之有主人在这里,今天这魔核,它是吃不到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吱吱扭头,狠狠瞪了一眼火镰,要不是他说自己吃魔核的事情,主人也不会没收魔核的!

    火镰将头扭到一旁,他当时激动,完全就忘了主人不准她吃太多的事情,结果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,干嘛这个表情,他也不想主人知道啊,这有损他在主人心里的形象。

    某兽惋惜地摇摇头,不过它还有形象可言吗?

    对于他们两个之间的互动,君慕倾选择直接无视,不罚他们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下次你要是再偷吃,我就让你半年都吃不到!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让吱吱打了个冷颤,一双黑晶大眼珠子,可怜楚楚地注视着面前的人,不要这么残忍吧!

    对于吱吱的模样,让周围围观的人,涌出无限大爱,恨不得把它抱在怀里,但最终谁也没有这么做,这是君慕倾的宠物啊,你敢打主意?

    萧乾坤瞪大双眼,看着那满满一袋的魔核,他们也太不把魔兽当魔兽了吧,那么多魔核,说什么也有上百颗啊,魔兽是大白菜啊,轻轻松松就拿出一袋魔核,要知道他们平常想要得到魔核,那都是在叫卖会上买的,哪里像他们一样,一拿就是一大袋!

    对于君慕倾的大手笔,就连慕容凤吟也吓得不轻,但是想到君慕倾拥有神兽,又觉得没什么,有神兽在,她想要什么魔核没有。

    吱吱慢慢爬到君慕倾肩上,惬意地摇晃着尾巴,君慕倾转身看着还在呆滞中的慕容凤吟,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进岛。”她不打算和他们一路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说什么时候进岛,君慕倾,关你什么事?”这么狂妄的语气,君慕倾不用看,也知道是谁来了,慕容凤鸣,那个看到她从来就没有过好脸色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不关我的事情,我只是不想跟你们同路而已,要是我得到了生命花,免得你们说我是抢你们的。”君慕倾冷淡地看着面前走来的人,这儿狂妄自大的人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,好像人人都要巴结他们慕容城一样!

    慕容凤鸣大步走到君慕倾面前,刚想说什么,就被慕容凤吟拦住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怎么会,要得到生命花,除了实力,还要有缘分,谁得到就是谁的本事。”大哥一见到君慕倾,就不能冷静处事,这么几年,他心里念念不忘的就是君慕倾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,只怕这一点,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慕容凤吟不禁露出一丝苦笑,乾坤又何尝不一样呢!

    “最好是这样,我们就不先上去了,你们要是想去,就请吧。”自大!

    君慕倾鄙夷地看了一眼慕容凤鸣,转身往他们搭好的木棚走去,现在岛上那么大的雾霾,他们能上去,就算他们厉害。

    慕容凤鸣轻哼一声,不去看君慕倾,心里却又多了几丝愤怒。

    她明明知道,这么大雾霾,他们没有办法进去,还故意这么说,这个女人,让他冷静对待,那不可能!

    见自家大哥终于冷静了下来,慕容松了口气,他就怕大哥一个冲动,和君慕倾打起来,大哥平常是冷静,一旦冲动起来,谁也拉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什么时候进岛啊?”君慕倾问着身边的寒傲辰,死亡之岛还是他比较了解。

    “每天午时的时候,雾霾最稀疏,也只能那个时候进岛。”寒傲辰耐心的说道,“外面的事情我还知道一点,到了里面,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死亡之岛进去过的人,就再也没有出来,所以,没有人知道里面有过什么。

    死亡之岛是从上古之后,就存在的,想进去的人,何止千百,高手更是不计其数,可就是从来没有人出来过。

    这么奇怪地方也有?君慕倾狐疑地看着前面,是挺奇怪的,不过越危险的地方,她就越想去试试到底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明天中午就进岛。”知道这么多还不算多啊,要不是他在,说不定,他们还要晚几天进岛。

    “哼!那不过都是传说而已,进岛随时都可以,君慕倾,没想到,你会这么胆小。”讥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,一帮人正在细想寒傲辰的话,听到这声音,纷纷扭头看着身后。

    雷家人真的来了!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无声问道,你为什么知道?

    寒傲辰凑到君慕倾耳边,轻声说道,“在我们来死亡之岛的时候,我比你提前几天出关,才知道,雷沈已经病入膏肓。”所以他也只是猜测,没想到雷家人这么给面子,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禁嘴角抽搐,他还能再无辜一点吗?明明知道原因,还跟她卖关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进去,慕容城绝不阻拦。”慕容凤吟温和地说道,即便是生气,也不露声色。

    “我们自然是要进去的,只是,君慕倾,今天的事情要是传出去,也不知道你会不会颜面扫地。”他们就冲着君慕倾来了。

    “请便,我会非常感谢你们雷家的。”君慕倾面带微笑地看着雷家人,特地把“感谢”两个字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依旧淡然的样子,十几个雷家人,脸色微微一变,不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颜面扫地倒是没什么,不过雷家家主要是一不小心,听到了什么消息,受不了打击,那就麻烦了。”见雷家人脸色微变,君慕倾含着笑容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这次雷沈听到其它什么消息,这次只怕就是被气死,而不是被气病。

    所有人忍住笑容,看着君慕倾认真的模样,雷家人这是主动送上门找罪受。

    “谢谢君姑娘体谅!”那人忍住怒火,轻哼一声,“我们进岛!”

    五大家族有一点点消息,就会被其它几个家族知道,君慕倾想必也知道家主病重的消息,要不是她君慕倾,家主哪里被气出病!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你们要进岛随意。”雷沈当真是被气病了,看来是和他宝贝儿子的死有关吧,不过这样更好,气死也免得她动手了,而且她还能顺便好心的告诉雷沈,他儿子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飞身走去,离开的时候,所有人还能清楚看到,他们不服气的表情,脸上还带着深深的讥讽。

    “这样进去,很容易迷失的。”等到雷家的人全部消失在雾霾之中时,寒傲辰才来了这么无辜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慕容城差点吐血,刚才人家在这里的时候,他不说这样很容易迷失,等到人家走进去了,这人才无辜的说这一句话,明白的就是想气死雷家的人嘛。

    看他们能在空中行走自如,雷家这次是下了大血本,十几个技尊师以上的斗技师全部出动,要是找到生命花还好,没找到,那这次雷家的损失就大了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嘴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,所有人不禁打了个冷颤,以后得罪谁都好,就是不要得罪眼前的两个人,黑死人不偿命的!

    无耻!君慕倾在心里叹息,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寒傲辰就是一天然染缸,表面看起来,比光明之神还更能代表光明,那温和无害的笑容,谁会相信,这家伙算计起人来,会让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应该直接把他们几个扔到水里。”火镰看着雷家的人,愤恨地说道,太狂妄了,敢在他们主人面前这么狂妄,他都看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火镰,难道你家主人没有教过你,狗咬你一口,要怎么做吗?”君慕倾无辜地看着火镰,他不是一直学的很好吗?怎么一下子就忘记了。

    还在气愤的火镰恍然大悟,想起主人的“教诲”,他一点都不生气,一点都不。

    慕容城的人坐在远处,看着两人的对话,不知道为什么他身身上一阵寒意,让人忍不住打冷颤,看到那笑容,更是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几只兽看到火镰的模样,额上滑落几条黑线,主人的看来,他们中间,学到主人最多的,就是火镰了。

    就那么随意的提醒,就能知道主人在说什么,你能吗?

    “咦?是她耶!”惊喜的声音响起,所有人纷纷看去,就看到一行六人从他们身后走来。

    看着北冥水莲指着的地方,北冥冰和林温微微一愣,这个世界上,真的有红眸红发的人,而起她长得是特别好看,在这人间仙境里面,她就像坠落的仙子。

    还有她身边的两个男子,其中一个尽管脸上带着面具,却给人一种优雅尊贵的感觉,那一双墨色的眸子,深入大海,无法看透,而另外一个则是温文儒雅,犹如仙人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君慕倾还来不及细想,这些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,突然地上就响起剧烈的震动。

    几个身影从死亡之岛飞了出来,身上还带着血迹。

    冷冷看了一眼雷家人,所有人脸上,纷纷露出一抹讽刺,没有半点的同情。

    鲜血的腥味飘出了很远很远,使很多沉睡的生物,在慢慢苏醒,它们缓缓起身,眼中露出渴望,地上再次响起剧烈的震动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慕容城的人,纷纷惊慌的看着周围,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主人,是魔兽!很多魔兽!”霸嚣赶紧说道,她能感觉到,他们周围,几乎都是魔兽涌动,而这些魔兽,丝毫不畏惧他们的魔兽威压!

    “靠!这些到底是什么魔兽,为什么都不害怕!”闪电也不明白了,明明刚才的时候,还好好的,一下子就出现了这么多魔兽,还不怕他们,难道说这些都是圣兽级别的魔兽吗?

    听着周围的动静,寒傲辰脸色微变,“小心。”魔兽不畏惧圣兽,要么就是拥有圣兽等级,要么就是有其它更加厉害的魔兽在操控他们。

    “该死,就应该把他们扔到海里!”君慕倾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北冥水莲看着周围,脸上并没有一点的惊慌,甚至好像是见惯不怪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北冥冰警惕地看着周围,这次他们来死亡之岛,只是为了见识一下,顺便带着莲儿游历一番,压根就没有想过进岛,可没想到会遇到死亡之岛的魔兽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不用担心我,我根本就不害怕。”北冥水莲笑呵呵地回答,和大哥那么走了那么地方,要是还害怕,那就不是北冥水莲了。

    “血魇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,完全感觉不到周围有高级魔兽在操控他们。”血魇漠然地说道,声音中出现了少有的严肃,普通魔兽不畏惧圣兽,那是不可能的,那现在只有一个解释,现在涌动而来的,全部都是圣兽。

    不然,它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毕竟它的记忆,还没有全部回来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高级魔兽操控,那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魔兽涌来?

    “小倾倾,这才是第一关而已。”寒傲辰墨色的眼中露出一抹笑容,就这么看着君慕倾,这的确才是第一关而已。

    “管它多少关,我们都会过去不是吗?”君慕倾笑着反问,的确是,不管有多少关,他们都能闯过去,几只魔兽就让他们退却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慕容城的人尽管受到了不小的惊吓,没有主子的命令,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见到君慕倾淡然的站在原地,这让慕容凤鸣有些吃惊,毕竟他听到更多的事情,都是君慕倾如何胆小,尽管她在五大家族比试上出类拔萃,可依旧不能让他改观,现在确实他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众人警惕地看着周围,魔兽快速涌动,地面震动的越来越厉害,而他们心里也越来越紧张,谁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只魔兽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火镰慵懒的看着远处,表情没有改变一分,眼神却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魔兽逐渐靠近,看着黑压压的一片,不管是雷家的人,还是慕容城的人,都显得紧张无比,倒是君慕倾这边的人,淡定依旧。

    “它们为什么不怕?”看着上百只魔兽慢慢前进,霸嚣怔怔地问道,因为他们面前的这些魔兽,最高的级别,也不过是神兽,根本就没有圣兽,神兽怎么可能不畏惧圣兽。

    火镰闪电纷纷摇头,他们都想知道是为什么,只是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怕不怕,是让这些魔兽离开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哇咔咔…终于能八点更新了,小小激动一下…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