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不过本姑娘现在还没有想好有什么好说的,更加不希望以后每天早上,一觉醒来,就被人逼着挑战!”君慕倾露出讥讽的笑容,任何条件都能答应,现在看起来黑暗神殿的人,比光明圣殿的有那么一点点顺眼。

    部落首领赶紧应道,“这个是自然,现在我就带人离开,你们继续休息。”回想刚才自己冲动下答应的事情,部落首领叹了口气,君慕倾的笑容,实在是让他觉得危险,就好像是跳进了她设计好的陷进里面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送了。”说完,君慕倾转身往身后走去,不去看部落联盟的人。

    部落联盟的人直到他们首领让他们离开,才反应过了是怎么回事,想起刚才,他们不禁打了个一个冷颤,还有人挑战,那是不想活了吧,就连他们部落第一斗技师,都不是眼前人的对手,那绝对不是等级的问题,而是她就是个疯子,谁敢跟她打啊!

    见部落联盟的人离开了,君慕倾走到寒傲辰面前问道,“确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只是他不明白,为什么这个部落联盟,怎么就是黑暗神殿的人,看来这件事情有必要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火镰把头凑上来,疑惑的问道,他们两个在说什么,奇奇怪怪的,他们一个字都没有明白,确定?是?确定什么,是什么?难道主人他们一开始留下来就是处于某种目的?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君慕倾没有理会火镰,双手环胸,挑了挑眉头,还有他这个殿主不知道的事情,真是难得。

    “你信吗?”寒傲辰眼中闪过一抹苦笑,这件事情说出去,任谁都不相信他不知道吧,可他的的确确不知道这个部落为什么会是黑暗神殿的一部分,而且自己还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信。”她相信寒傲辰没有必要骗自己,更加相信他不会骗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君墨走过来,他们两个是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吗?说话那么奇怪。

    “就是有点小发现,没有什么大事。”君慕倾扭头看着担心的大哥,现在这个情况,寒傲辰的身份不能暴露,让光明圣殿的人,或者是光明圣殿的信徒知道,那都是一个不小的麻烦,况且他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君墨点点头,他相信倾儿,她不说的事情,还是不要多问,早晚她会告诉自己的。

    面对大哥的信任,君慕倾笑了,大哥不会问她为什么不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情,而且是完完全全的相信,这种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去做。”寒傲辰紧盯着君慕倾,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这和以前那个温文尔雅,优雅高贵的人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若是部落联盟的人在这里,他们一定会惊讶的看着寒傲辰,在心里不停问自己,为什么一开始会忽略这个男人,此时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,比起君墨,更让人难以直视,也不敢抬头直视。

    无诺无舞无非无初四人瞪大眼睛,看着那个一直很少说话的男子,他就那么站在那里,就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,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不比君慕倾的弱,就那么抬头一看,仿佛就会亵渎眼前的人一般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他们呆滞在了原地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轻轻点头,没有多加询问他要去做什么,她相信寒傲辰把一切做完之后,会告诉她真相。

    对于君慕倾的绝对相信,那冰冷的眸子里面,终于带上了一点点的温度,扫视了一眼周围,他大步往前面走去,往部落首领消失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去做什么?”闪电好奇的问道,好像就他们什么都不知道,到底主人和傲辰公子,有什么事情,是他们不知道的?

    众人纷纷伸长脖子,注视着君慕倾,他们都好奇,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她这次是真的不知道寒傲辰要做什么事情,他说有些事情要处理,他也没说是什么事情,他们也看到了,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问。

    切!

    大家翻来翻白眼,不说就是不说嘛,还说不知道,不过看她疑惑的样子,不会是真的不知道寒傲辰去做什么了吧?

    就这么短短的几句话,就已经让众人好奇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很显然,君慕倾是不会说的,不管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的事情,所以问多了也没用,还是乖乖在这里等着吧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着寒傲辰离开的方向,其实她也好奇他去做什么,只不过他没说,自己也没有问,他想说的时候,就会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部落首领刚带着部落的人回到石洞,就看到那个戴面具的男子往自己这边走来,他刚想开口询问,就发现来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,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,这么恐怖的气势,比起君慕倾,更让他恐惧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公子来这里做什么?”部落首领本来是想直接赶人的,可面对这么强大的气势,他也变得客气起来,这个人一开始他们都没有怎么注意,现在看来,最厉害的还是他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这里说吗?”寒傲辰此刻的声音冰冷无情,没有半点的温度,也没有夹杂着其它情绪,让人完全看不透他现在的情绪。

    部落首领狐疑的看着寒傲辰,对上那一双冰冷的墨眸,不由自主地应道,“请。”简单的一个字,让部落联盟的人都微微一愣,他们从来没有见到首领对谁这么客气过,就连赤君都没有,这发生什么事情了?

    寒傲辰冷冷看了一眼面前的人,不急不缓的抬起步伐,比起刚才不引人注目,现在的他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尊贵的气息,还有那举手投足间的优雅,他们看到,竟然会不由自主的低下头,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部落首领惊颤地看着眼前的人,不禁在心里询问,为什么一开始自己没有注意到这个人,明明这个人的气势,还有那浑身的尊贵气息,都能让人移不开眼,为什么自己一开始没有注意到?

    跟在寒傲辰身后,部落首领并没有感觉到半点的突兀,更加不敢放肆说话,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走在这个男子身后比较合适,这是以前都没有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部落首领在心里无比困惑,为什么一开始自己会忽略了眼前的男子,这个样的人,应该不会被人忽视才对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静静走过一条又一条的石路,部落首领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,他确定这个人并没有来过这里,可好像他知道什么地方是什么地方,那他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即便心里有再多的疑问,部落首领还是不敢出口询问,那强大的气势,已经让他全身发抖,哪里还敢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寒傲辰走在前面,属于黑暗神殿殿主的那种霸道的气势,他没有丝毫的遮掩,只有这样,才能震慑住身后的人,对于黑啊神殿的人,按理说,这些都是他的手下,至于自己为什么会不知道这个部落的存在,他相信很快就能知道的了。

    走到上次君慕倾来过的大堂之后,墨色的眸子轻轻扫过周围一切,当他看到那一盆黑色火焰之时,就已经不是怀疑,而是确定。

    终于,部落首领忍不住了,他走到寒傲辰面前,疑惑的问道,“公子这是什么意思?我们部落的地方,你为什么会知道的一清二楚?”这点是绝对不可能的,一个外人,对他们部落,知道的这么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你的黑暗之力,是从什么地方来的。”寒傲辰没有回答,而是慵懒地把玩着胸前的墨丝,墨色的眸子中,带着危险的寒意。

    冰冷的话,显然是让部落首领给吓住了,他吓住的原因,绝对不是因为寒傲辰的那冰冷的语气,而是“黑暗之力”四个字,眼前人,竟然知道黑暗之力,他究竟是什么人!

    就在部落首领疑惑的时候,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,他还来不及细想怎么回事,人就被那力量打在墙上,最后狠狠摔落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简单的一个字带着无尽的杀意,部落首领顾不上疼痛,赶紧爬到寒傲辰面前,全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属下不知道殿主驾到,还望殿主留小的一条小命!”部落首领那里还有刚才那爽朗霸道的一面,现在他就像一个随时被人再杀的蚂蚁,惊颤的扑倒在地,恳求眼前人的原谅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也没有想到,眼前的人,就是黑暗神殿殿主,他曾经听说过,神殿殿主,会有不同的化身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能出现在你的面前,而且从来没有人见过殿主的模样,因为他们每次见殿主,都是低着头,只要有人偷看一眼,就会全身爆裂而亡。

    他要是知道眼前的人就是殿主,说什么他也不敢无礼啊,身为神殿的人,谁不知道,殿主冰冷无情,谁不知道殿主向来说一不二,他要杀的人,谁也逃不过,知道眼前的人是殿主,就算是给他十个胆子,他也绝对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部落首领又打了一个冷颤,全身哆嗦地跪倒在地上,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吓得湿了里三层,外三层。

    寒傲辰冷冷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人,转身往那最高的位置走去,冰冷的气息,根本就不知道他此时是在生气,还是有什么别的情绪。

    部落首领知道他的身份之后,一直不敢抬头,他惊惊颤颤地扑倒在地上,动都不敢动,甚至就是额上的冷汗,滴到了脸上,他也不敢动手去擦,就怕自己随意的一个动作,惹怒的面前的人,那就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坐在那舒适的大椅上,墨色的眸子,已经冷漠如冰,“这个联盟部落是怎么回事?”冰冷的声音中,透着几分慵懒。

    “回殿主的话,这个部落是两年前,长老们让我们创建的,小的还以为您是知道的。”现在看到,殿主不但不知道,而且还很生气,难道长老他们没有告诉殿主这件事情吗?他们是想害死他吧!

    “两年前。”冰冷的声音透着无尽的危险,寒傲辰回想起近几年的事情,好像他是有很久没有回黑暗神殿了,也难怪不知道那些家伙,背着他创建了一个联盟。

    “是的,殿主。”部落首领把头埋的更低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

    “变回你们原来的样子!”这个样子,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!

    啊?部落首领已经做好挨罚的准备,没想到得到的回事这样一句话,他不禁又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部落首领将手上的戒指轻轻扭动,本来还丑陋无比的人,立刻变得英俊不凡,比起上位坐着的那位,就差很远了。

    终于顺眼多了,看着地上跪着的人,寒傲辰没有多看一眼,只是想到小倾倾不喜欢看到他们的样子,这才让他们变回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的一双‘儿女’是怎么回事。”寒傲辰淡漠的说道,本来简单的一句询问,可语气中却没有带着任何的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部落首领赶紧回答,“那是这个分点的圣子圣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东西破碎的声音,愣是打断了部落首领的话,就这么一个举动,让他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!

    “神殿,什么时候有了圣子圣女!本殿什么时候安插了这么一个职位!”要不是看留着他还有一点就用出,刚才那一击,打的就是他的头,而不是其它东西。

    部落首领闭上眼睛,惊慌地说道,“属下觉得,光明圣殿那群小人都能拥有圣子和圣女,所以才会安排……”最后那声音越来越小,直到没有。

    “噢?”寒傲辰那墨色的眼睛里面,带着无尽的杀意,竟然有人敢私自改写他的命令,黑暗神殿多了这么一个职位,他身为殿主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简单的一个字,让部落首领更加不安,殿主什么都没有做,那才是最可怕的,他不知道殿主会不会动手杀自己,那已经有半个身体接近死神的感觉,让他很不好受,恨不得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,黑暗神殿所有人的命,都是殿主说了算,除非是和光明圣殿的人打起来的死伤,否则他们要是内部相残,或者是自己动手自杀,那绝对比死还要难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部落首领,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,只能怕在地上,听天命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!谁敢在我们……”惊慌跑进到来的七个人手里拿着东西,一阵怒吼,还他们话还没说说完,就看到趴在地上的首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首领把头埋得更低,现在这个时候,他还敢说什么,多说一个字,说错了一个字,那就是离死不远,他们几个还是自求多福,希望殿主不会因为他们的鲁莽而生气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为什么坐在上面?”部落首领的“女儿”指着寒傲辰说道,脸上还带着不屑的表情。

    部落首领还是没有回答,更加没有任何的动作,其实心里已经急死了,他们这是不想活了吗?能让他跪下膜拜的人,能有几个,他们也不脑子想想是怎么回事,就在这里嚷嚷。

    “看来,本殿很长一段时间不在,就有人敢以下犯上了。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带着几丝慵懒,而话还没有活下,冰冷嗜血的力量迎面扑来,没入了那女子的身体里面。

    圣女低头看着没入自己身体的黑暗之力,这个时候才知道,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,只是已经来不及了,刚才的举动已经很好的说明了她的结局。

    剩下的六人,赶紧趴在地上,那力量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,黑暗之力,本殿,再傻的人也知道,他们面前的人是谁了吧,他们真的错了,不该出现在这里的,而且刚才他们竟然冲着殿主大吼大叫,这下完了!

    “殿主恕罪!”六个异口同声地说道,身体已经在打颤了,他们不停的在心里呐喊,为什么首领不告诉他们眼前的人就是殿主,要是知道,给他们一百个胆子,他们也不敢在殿主面前大喊大叫!

    “恕罪?”冰冷的声音再次缓缓响起,很好,他们是知道他们眼前的人是谁了,不过他现在心情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殿主饶命!”六人再次颤抖大喊,他们趴在地上,大有种身处地狱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们为什么打君慕倾的主意。”寒傲辰冷冷说道,他也懒得知道眼前人的身份,不过不用他们说,他也知道,刚才出现的七个人,其中两个见过,那就是圣子圣女,其余的五个,那就应该是这里的长老级人物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所有人的目光,都放在部落首领的身上。

    部落首领见他们都不开口说话,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的六人,他们不就是怕殿主生气,可要是不回答,殿主会更加的生气,那死的就会更惨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部落首领赶紧回答,“属下们只是想让君慕倾加入黑暗神殿,这样,即便是光明神殿的人来了,我们也不用担心。”其实最多的,他们是在想,要是赤君加入黑暗神殿,他们多少也有点功劳,这样殿主就会重用他们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他们殿主和君慕倾认识,而且还一起出现,他们也没有认出殿主,几人一阵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?”多光明正大的理由,以为这样,他就不会杀他们几个了吗?

    “殿主饶命,属下这就说,这就说!”部落首领赶紧磕头,他就知道这点小聪明是瞒不过殿主的,这下完了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只是原因之一,属下们还想着,要是君慕倾能进入我们部落,好歹也是一件功劳,这样殿主就会开心,也就回去重用我们。”圣子赶紧抢着说道,他可不想就这么死了,好不容易坐上圣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寒傲辰冷冷看了一眼那个圣子,无形中一道力量再次飞来,几人还来不及细想是谁得罪了殿主,刚才的那个抢话的圣子,就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属下错了,属下不该私自做主,让神殿增加职位!”部落首领赶紧说道,就怕慢了一步,也会想圣子和圣女一样,被殿主杀死。

    他终于见识到殿主的的冷酷无情,他跟传说中一抹一样,冷酷无情,要杀的人,不用动手,那人也会死,现在这件事情就发生他们面前,不用听说,也不用再怀疑。

    “从此时起,本殿要是再听说神殿有人增加职位,或者是扩展势力,没有让本殿事先知道,本殿就会让他变成黑暗中的养料,就如同他们一样。”寒傲辰冷冷站起来,看着面前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地上已经死了的圣子和圣女,身体开始被黑暗吞噬,最后消失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一幕,那几个人,恨不得就这么消失,也不用面对这无形的压力,这简直就是比死还要恐怖,他们这就是在等死的嘛!

    “是!”部落首领赶紧应道,笑话,他要是不应,殿主就会把怒火烧到他的身上,下个变成黑暗养料的人,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身边告诉黑暗神殿的所有人,本殿要是知道他们再有什么其它的举动,杀无赦!”寒傲辰冷冷说道,那冰冷的杀气,充斥在着整个房间,周围的温度迅速降低。

    “是!”部落首领现在除了说这个一个字,已经不知道再说些什么,他安排的两个人都已经死了,他可不想再连累自己,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谁要是再敢打她的主意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属下再也不敢了!”其余五人赶紧回答,殿主都已经下了命令,他们哪里还有不从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记住,本殿不希望今天的事情任何人知道。”坐在上位的身体开始透明,最后消失在了几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几人把头埋的更深,身体也颤抖的更加厉害,今天的事情,他们哪里还敢再提起,那就是真的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匍匐在地上的兢兢战战,等待着寒傲辰的命令,结果等了半天他们都没有在等到那冰冷的声音,他们也感觉周围的没有刚才的恐怖的威压,这才小心翼翼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当他们看到人已经走了的时候,所有人都瘫软的趴在地上,气喘吁吁,身上也已经湿透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殿主会出现在这里?”后面来的五中的一人问道,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到现在都还在发抖。

    部落首领摇摇头,“你们如果想死的话,可以继续打听。”他可是不敢说,殿主是和赤君他们一起来的,要是殿主知道他说了什么,一定会让他变成黑暗中的养料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结局,部落首领就打了一个冷颤,变成黑暗中的养料,那是无穷无尽的这折磨,没有身体,没有灵魂,可他们会感觉到痛苦,而且那种痛苦是无止境,永不停息的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,五人纷纷打了个冷颤,不敢再多问半句,笑话,他们还想活着,知道少点没事,只要能活着。

    寒傲辰消失在几人面前之后,身影出现在走回去的路上,这样他们就能随时的离开这里,该知道的他都已经知道,只要把这些告诉小倾倾就好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那冷峻的脸上,带上了一丝柔和,眼神也没有像刚才那么的冰冷。

    霸嚣静静坐在君慕倾身边,没有想火镰闪电那么的疑惑,更加没有问什么,她只是静静坐在君慕倾身边,做着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霸嚣,你干嘛不问问主人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吱吱悄声走到霸嚣身边,小声问道,其实它也很好奇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也好奇。”黒翼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出来,疑惑的看着霸嚣,主人没说,大家都好奇,偏偏霸嚣大人什么事情都没有,好像一点都不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,他们可都是急死了。

    霸嚣淡淡一笑,轻声说道,“主人要说的时候,就一定会说,现在没有告诉我们,你就说明,我们还不是知道的时候,等时机到了,主人就一定会说。”主人就连自己哥哥都没有告诉,那这件事情一定很重大。

    吱吱撇了撇嘴,她就知道会是这个情况,主人别说,霸嚣也不好奇,真是的。

    黒翼当然不敢在霸嚣面前房子,见霸嚣别说,也就慢慢离开,回到闪电的肩膀上好好待着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,潇不会去问的。”闪电得意地说道,他们两个还偏偏不同,非得要去问潇,现在知道错了吧。

    “我们哪里知道潇大人一点好奇心都没有。”黒翼喃喃说道,看了一眼闪电旁边的火镰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想知道什么?”带着几分危险的声音在几只兽兽身后响起,他们只感觉后背发凉,一阵寒意升起,瞬间石化。

    不会这么巧吧,他们已经这么小心翼翼了,主人还是听到了,偷听别人说话,这是个不好的习惯,主人怎么能这样,尽管他们心里有千百句怨言,就是没有一只兽敢说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什么都没有问。”火镰赶紧将责任推开,刚才议论兽里面,绝对么有他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没有问。”君慕倾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看到君慕倾脸上的微笑,火镰傻傻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只是想知道而已嘛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他还是那个傻傻的模样,当他感觉到那冰冷的气息,这才回神,可是却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,一不小心,竟然把真话说出来了,真是该死!

    君慕倾瞪了一眼火镰,转身离开,就他那点小心思,还想瞒过自己,不打听那个,才是最无耻,最阴的!

    看着主人离开的背影,火镰叹了口气,这辈子他是别想在耍心思上赢过主人了,要是想赢主人,那就要比主人更加黑,更无耻,他承认自己已经够无耻了,但是和主人一比,啥都不算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闪电噗嗤一笑,他就知道火镰会遭主人的白眼。

    “笑个毛线。”火镰无比受伤的看了一眼闪电,唉,主人怎么能这么对他呢!他这么可爱,这么英俊不凡,这么……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再次射来,火镰赶紧收起心思,露出一个笑容,主人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,连他心里说什么都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一旁的闪电已经笑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前方,心里其实也挺疑惑的,她也想知道寒傲辰那家伙要去做什么,看他的样子,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,说不定还会把人吓的半死,不过他这个殿主是不是太失败的一点,自己的势力有这个部落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黑影缓缓从前面走来,君慕倾赶紧迎上去,“解决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寒傲辰淡淡一笑,凑到君慕倾耳边,“小倾倾,我做的这么好,有没有什么奖励?”其实他最期待的,还还是小倾倾给自己的奖励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一抽,露出诡异的笑容,缓缓后退一步,“奖励啊?做梦吧你!赶紧说!”他自己的事情没有做好,还想要什么奖励,不揍他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。

    一点都不温柔。

    寒傲辰叹了口气,谁让自己已经被吃的死死的了呢!“这个地方的势力,是两年前建立的,我已经有三年没有回去黑暗神殿,所以才不会知道这有这个地方的存在。”不过那些家伙应该是故意不说的吧。

    “没有回去就不知道,寒傲辰,你耍我是吧!”君慕倾怒瞪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,问这些人是问不出来的,我过一段时间回去一趟,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寒傲辰轻轻一笑,讨好地说道,反正已经是被吃的死死的,他不介意让小倾倾再吃的死一点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?”这件事情,是君慕倾最关心的。

    “你别恶心了,他们身上带着幻神器,面目全部改变,那石洞,是黑暗神殿精心挑选的,我刚刚看了一下,石洞的周围,全部都是极品矿石。”他们不但是住在这里,更是是守着这些矿石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矿石?”君慕倾立马来了劲,她现在最缺的就是矿石,她空间里面的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喏,我拿了一点,放在这枚纳戒里面。”寒傲辰伸出手,手心静静的躺着一枚纳戒。

    君慕倾拿过纳戒,“这次干的不错,知道我最近没有矿石用。”其实当个黑暗神殿殿主,也不错,至少自己地盘的东西,能随便拿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寒傲辰看着君慕倾脸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知道你不喜欢,所以就不说了,知道就好了嘛!”君慕倾心虚地说道,难得露出任性的一面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不同的一面,寒傲辰心里也很开心,从她的眼睛里面,他就能知道她的想法,不过难得她这么开心,也难得会露出这么放松的表情,就原谅她了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些,你还做了什么?”君慕倾突然响起,问两句话,不用这么长时间,他肯定还做了别的什么,寒傲辰杀人,身上当然不会有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就是解决了两个不应该留在这个世上的人。”寒傲辰如实地说道,敢在他面前安插职位,本来那个部落首领都会一起变成黑暗中的养料,只不过他想到,自己懒得会黑暗神殿,有个传话的人也不错,这才留下了他。

    那位部落首领要是听到,他家殿主是懒得回去,才留下一条小命,一定会无比汗颜。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不应该留在这个世上的人,不愧是黑暗神殿殿主。

    “哇!主人,你们真的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!”闪电走过来,惊讶地说道,这今天主人和傲辰公子总是神神秘秘的,不知道在说什么事情,现在看来,果然是有事情瞒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主人和公子的事情,我们怎么能多知道,你说是吧,主人。”火镰笑呵呵地说道,那模样无比二狗腿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火镰的模样,嘴角抽搐,额上滑下几道黑线,“其实刚才我还想着告诉你们的,不过你们既然不想知道,你就算了。”狡黠的笑容从君慕倾眼中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以这样!”火镰哀怨的看着君慕倾,主人太阴险无耻了,明明知道他是故意说反话,还要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不想知道吗?那正好,我现在也不想说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微笑着说道,在场的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她嘴角狡黠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主人,火镰不想知道,我们想。”闪电赶紧说道,白了一眼火镰,好像在说,现在你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吧,活该!

    “现在我不想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石化,主人明明就从来没有打算告诉他们,还说什么突然就不想说了,无耻啊!

    寒傲辰淡淡一笑,并不打算帮他们几个,在这方面,他们永远都别想赢小倾倾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都已经收拾好了,什么时候可以走?”霸嚣走到君慕倾面前,淡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用手撑着下巴,狐疑的看着霸嚣,霸嚣怎么可以淡定,这几个家伙,明明都想知道,偏偏她就不闻不问,看来他们几个还是霸嚣最聪明,知道自己迟早会说,并不打算问。

    “收拾好了就好,明天一早我就们就走。”事情已经弄明白了,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,他们还要去死亡之岛,老是待在这个地方,那也不是一回事嘛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是真的!”所有兽立刻来劲。

    终于是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!太好了!

    “不然你可以留下来。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看着闪电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恨不得现在就离开。”这才待了一天,他就恨不得立马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走了!”无非跑到君慕倾面前,四个人里面她是最活跃的,所以听到要离开,她最先冲了出来,凑到君慕倾面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留下也不是不可以。”君慕倾认真回答。

    “哈哈!大哥!二姐,无初,我们终于可以离开了!”真是太好了!无非一蹦一跳的往其它三人那边走去,这个鬼地方,她早就受不了了,现在能够离开,那真的是太好了!

    三人微微一愣,纷纷看向君慕倾,他们从头到尾,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,君慕倾好像是随心所欲的做事情,让人看不懂,也看不明白,更无法猜测。

    不过能离开就好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里只有一个心思,那就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小倩跳起来,“灵儿,我们终于能离开了!”就这么一年,她就感觉过了好久好久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兴奋的模样,君慕倾嘴角不停出手,扭头看着寒傲辰,“他们才来一天就而已,至于这么激动吗?”真是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感觉可不只是过了一天。”寒傲辰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的人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的人,他们信仰的是黑暗之神。”寒傲辰缓缓说道,墨色的眼睛里面,闪过一丝冰冷。

    君慕倾微微一愣,在她面前,除了前面几次见面,她还没有见过寒傲辰这个样子,他身为黑暗神殿的殿主,好像并不怎么喜欢黑暗神殿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不得已的理由,做一些事情,倾倾,我自然也是一样。”要是有选择,他宁愿就当一个墨傲邪,都不愿意是寒傲辰。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以后并不打算在寒傲辰面前说黑暗神殿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寒傲辰说不错,那些人信仰的,不是寒傲辰,而是黑暗之神,只不过他是黑暗之神名下的殿主,所以这些人才会畏惧,害怕,甚至是恐慌,崇敬,要是没有这些,黑暗神殿才不会怕他呢!

    大家欢欢喜喜地收拾东西,大步往森林边缘走去,看着越来越近的边缘,他们兴奋的想要尖叫,终于是出了那个鬼地方了,这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带着他们走出去的人,始终把头埋的低低的,不敢轻易吭半声,直到看着他们离开,他才瘫软的倒在地上,冷汗再次寖透了衣服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(n_n)哈哈~小辰辰也灰常灰常霸气的,直接杀无赦!

    某甜:矮油,伦家好怕怕的说…捂脸遁走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