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没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看到一抹身影闪过,跑到君慕倾的身后,一双大眼睛瞪着前面。

    “主人,借我躲躲!”吱吱笑抽了说道,那些人类好笨,真的是太笨了!

    看着后面追来的一群人,君慕倾黑着脸扭头看着身后的吱吱,“你做了什么?让五大家族的人追杀你?”这个小混蛋到底做了什么人人神共愤的事情,五大家族的人都追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做什么。”吱吱耸耸肩,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给我下来,把我房子差点拆了,你得陪我!”宁家人站在地上吼道,没想到那么一个可爱的小女娃,下手那么狠!

    “你真的把他房子拆了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。

    吱吱赶紧摇头,“主人,当然不是,我只是见他胡子太长,就帮他收拾了一下,结果他就跑出来,非得说我烧了他们家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胡子太长,关你什么事?”眼角一阵抽搐,她跑到宁家把人家胡子烧了,还说是帮人家收拾?

    “主人,你不知道,前两天我在客栈吃东西的时候,他走过来问我事情,我都说不知道了,他还是凑过来,那胡子就掉在我吃的上了。”吱吱闪烁着泪哗哗的大眼珠子的,一脸委屈的模样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理由,原本喊打喊杀的那个人,一溜烟地跑没了影,脸上还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君慕倾刚张开嘴巴,那人已经离开了,额上无声的挂上一条黑线,她有那么可怕吗?没有吧?跑这么快做啥?

    “你那弄坏我神器怎么说!”风家人吼道,他就那么一件宝贝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危险的声音在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吱吱见有主人在,这些人不敢对她怎么样,也赶紧走出来,“主人,那神器是他自己弄坏的,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可恶,他们想要主人的神器,什么罪名都往她身上推!

    “噢?”赤红的眼中散发出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胡说!我干嘛要弄坏自己的神器!”风家人脸红脖子粗地吼道,这样不但没有洗清嫌疑,反而让所有人更加坚信,就是他自己的事情,那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,他们怎么忍心污蔑。

    对面众人投来的目光,风家人也只能低下头,讪讪离开,见自己计划没有成功,深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,君慕倾扶额叹息,感情这个人真是为了神器来污蔑吱吱的。

    原本在身后追着吱吱跑的人,纷纷散开,君慕倾在这里,你们还敢怎么样,人家有神兽,现在还是上尊斗技师,你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,也不敢在人家面前放放肆嚣张。

    笑话,前面已经有两个很好的例子了,他们还是赶紧离开,君慕倾是赤君,拥有双元素,他们惹不起还躲的起!

    以后看到君慕倾来了,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,君洛帆到现在还像废物一样躺在君家接受处罚,谁让他使用秘笈,那是禁止使用的,就算他今天赢了,还是会被君家处罚,再说,现在君家第一天才不是他,五大家族第一天才也不是他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“见风使舵!主人,这些人一点胆子都没有!”吱吱指着那些离开的人,不满地说道,欺负弱小,看到她个头小,就来欺负她,主人一来,这些人全都跑没影了,过分,太过分了!

    “你还还意思说,要是再闯祸,就别想吃魔核!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她现在居然去烧人家胡子,还跑到人家家里去,不然怎么会知道那个人神器坏了,是他自己弄的。

    吱吱低着头,嘟了嘟嘴巴,“他们是太过分了嘛。”这不能怪她的。

    主人不给,她就去问火镰要,反正那家伙现在是圣兽,自己要吃什么样的魔核,找火镰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想着我不给你魔核,你去问火镰,要是它敢这么做,我就让它再出去历练几百年。”殷红地唇瓣微微上扬,嘴角的弧度,带着丝丝危险。

    “厚!主人你怎么能这样!”吱吱不满地说道,知道它心里是怎么想的就算了,还让火镰再出去历练几百年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你给我乖乖的,不准惹事。”她现在已经够头疼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吱吱不甘心地应道,主人说不惹事就不惹事,不过后面的日子一定会很无聊的,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看着吱吱的模样,君慕倾无奈地摇摇头,她要真的能乖乖的就好了,从幼兽开始,就老是惹事,现在拟态成人了,还想让她安静下来,只怕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去君家一趟,你给我安分一点,要是你觉得在阴月城无聊,可以和火镰霸嚣他们去魔域森林历练,可是,魔核不能多吃,我会让霸嚣看着你的!”君慕倾点了点吱吱的鼻子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吱吱看着自家主人离开的背影,叹了口气,一定要去魔域森林历练吗?而且魔域森林里面那么多魔兽,它就不能多吃两颗吗?反正也没影响啊!

    “潇,我们先回去吧?”吱吱问道,就算要去历练,那也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霸嚣点点头,两人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由于吱吱的小手一直都被霸嚣拉着,大家都没有怀疑她的身份,所有人都认为小女娃能在空中行走,那都是有技尊师拉着她,和自己本身没有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君慕倾三个字,现在在君家,就犹如通行证,不管她去什么地方,没有一个人敢阻止,只要被那赤红的眼睛瞪上一眼,他们就会立刻逃走,就怕走慢一步,就会被那火焰烧没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幕,她嘴角只是勾起一抹讽刺,曾几何时,君慕倾三个字,是所有人的笑柄,可现在,只要看到她来了,所有人都会纷纷退却,不敢多靠近半步。

    “孙小姐!”君单笑呵呵的走到君慕倾面前,看着所有人对她避而远之,纷纷叹气。

    “别笑的这么虚伪,有什么事情就直说。”再过不远就是那个老家伙的书房,君单站在这里,只怕是特意等她的。

    君单摸了摸鼻子,“我哪里虚伪了,只是想告诉你,这次别再烧了书房,否则就算是君家所有人出力,也没有你烧的快。”她每次一见家主,两人准打起来,而且这两个人一打起来,房子准没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了一下,眼中露出一抹笑意,“放心,我这次要是烧,就把君家全烧了,反正已经被魔兽捣毁一大半了。”她指了指对面的废墟,漠然地看了君单一眼,迈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赤红的身影慢慢离开,君单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废墟,谁会想到那里也是君家的一部分,就是因为魔兽的冲破牢笼,才会变成一堆废墟,这次孙小姐去见家主,他也不用担心,因为还有一个人在,他是绝对不会让他们两个打起来的。

    刚走到书房门口,就看到这次门并没有关,君慕倾狐疑的走过去,那一抹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帘,冰冷的红眸也露出带上了几丝温度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君慕倾直接走到君墨身边坐下,一张小脸挂上了笑容。

    坐在主位的君震心里就不爽了,这丫头一进来,没有看到自己,反而往墨小子哪里走去了,还有没有把他这个爷爷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君墨摸了摸君慕倾头顶,脸上的笑容也带上的温度,“倾儿怎么这个时候来这里了?”她现在不应该在客栈里面吗?

    “就是想来问问这个老家伙当年的事情,还有那个‘他们’是谁?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眼睛也对上了君震,这是什么眼神?想把她生吞活剥吗?没这么容易!

    君震瞪着君慕倾,祖孙两大眼瞪小眼,就这么看着对方,谁也不肯先低头。

    君墨看着倾儿和爷爷两个人相互瞪着对方,谁也不肯认输,轻轻一笑,倾儿是小孩子,怎么爷爷也这么孩子气了,和她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爷爷,你刚刚才还没有说什么是生命花。”君墨轻咳一声,柔声问道,他们刚才正说到生命花的事情,倾儿就来了,来的刚好,让倾儿也正好听听生命花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生命花?大哥,你要生命花做什么?那东西在死亡之岛啊!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死亡之岛,危险重重,而且里面布满了迷宫,进去的人一百个都不能出来一个,所以生命花才生长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?”君震皱了皱眉头,怎么好像这丫头什么都知道,弄到一点神秘感都没有,没劲!

    “知道一点,不算多。”她也是听霸嚣他们说的,其实也不是很了解,只知道它在什么地方,还有就是有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“生命花它一共有七片花瓣,花瓣是晶莹剔透的,而花蕊像熊熊燃烧的火苗,生长的地方是阴阳交错之极,之所以被称之为生命花,那是因为它能将死人就活,但前提是,那个人死的时间不能超过七天,而且身体必须完好无损,不然即便是生命花,也无济于事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,后面这些是寒傲辰告诉她的,开始的时候她对生命话也不是有很多了解。

    君震怔了怔,她说的一点都不错,生命花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,她怎么能知道的这么清楚,就连生命花生长的地方都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老家伙,这个世上,很多事情,你还不知道呢!”君慕倾不在意地看了一眼君震,那是什么表情,她知道生命花的存在,这很奇怪吗?她感觉一点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君震没有回答,这个世上的确有很多事情自己不知道,就比如眼前的人,即便是她身份曝光,就连神兽都被人知道,可她还依旧淡然,所有事情还是同样的态度,就好像是没有被揭穿身份一眼一样。

    这点让君震很费解,难道她还有什么其它不为人知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大哥,你要生命花做什么?”突然想起,这是大哥的问题,君慕倾猛地看着君墨,他不会是想去死亡之地找生命之花吧?

    “倾儿,你想的不错,我就是想去死亡之地,找生命之花。”君墨轻轻点头,面带微笑,这是他自己的决定,不关爷爷的事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知道你这样做多危险吗?死亡之地那是天然的迷宫,而且生命花这东西,都不知道存不存在,你这样去找,会很危险的。”大哥难道真的是不要命了,为了一朵生命花,甘愿去死亡之岛!

    “因为这是我的条件。”君震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狗屁条件!”君慕倾噌的一下站起来,瞪着君震。

    “他想掌管君家,就要取得生命之花。”君震也是有私心的,他这辈子已经被毁在君家家主负担上,他不希望君墨也踏上自己的路,可偏偏这小子就是要当君家家主,还那么坚定,他就不得不想出一个办法刁难他,谁知道这小丫头居然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为什么?”君慕倾阴沉着脸问道,难道君家家主之位,真的这么重要吗?

    君墨露出一抹苦笑,他摸了摸君慕倾的头,“只要倾儿没事,大哥愿意做任何事情。”只有接任君家,他才能更好的掌管君家。

    “我根本就不需要你做任何事情!”君慕倾吼道,恐惧紧紧地环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的誓言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,我也来跟你立下一个赌约!”君慕倾不理会君墨,她是绝对不会让大哥坐上君家家主之位,狗屁君家家主,一个破位置,谁稀罕!

    “什么?”见君慕倾提出赌约,君震也来劲了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找到生命之花,不准让大哥坐接管君家!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她是绝对不会让大哥冒险的!

    “倾儿!”君墨没想到疼爱的妹妹会这么反对自己成为君家家主。

    “大哥,君家家主,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当的,而且保护我的方法有很多种,并不只是这一种。”君慕倾漠然地说道,还有很多好的办法,一定要用这一种吗?

    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吵起来了,君震赶紧走出来,尽管这个君家家主位置不好当,小丫头会不会太激动了一点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给我闭嘴的,都是你出的馊主意,什么找到生命花,坐上家主之位!我看你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!”她是绝对不会让大哥坐上家主之位的!

    君墨沉默下来,看着自己妹妹激动的模样,叹了口气,“家主之位我可以不要,不过我要去找生命之花。”倾儿说的对,保护她的方法有很多,不只是君家家主这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,不过我要跟你一起去。”君慕倾点头,脸上也挂上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可以,反正你也应该没过多久就要历练了,不如一起去找生命之花,这样我们能一起历练。”君墨点点头,这倒是一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“那就说话好了,你不能接他的位置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墨点点头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回去,去死亡之岛还要准备很多东西。”两人转身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想再闭关一段时间?”君墨微笑着问道,倾儿的心思他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君震刚走出来,看到两人离开的背影,房间里面一阵凉风吹过,顿时一阵凌乱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,刚才两兄妹要吵的差点打起来,他还没说什么,他们就和好了?耍他的吧!

    这两个小兔崽子,有什么样的爹,就有什么样的小子,跟他们老子一模一样,君震黑着脸,看着两个离开的背影,差点抓狂,他一个老人家就这么被他们两个耍了。

    某人似乎忘记,他们两个老子的老子,正是某人自己,要说遗传,这都是从他那里遗传过来。

    回到客栈里,寒傲辰就已经在房间里面等着她了,笑着走过去,“怎么,你特意等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,只有小倾倾才能让我等。”寒傲辰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死亡之岛,你有什么看法?”君慕倾直接坐到寒傲辰身边,自然而然地就把刚刚才决定的事情告诉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很好啊,我们一起去。”死亡之岛那么危险,让小倾倾一个人去,他还是有点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反正她也想这他是不是能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么好的事情,干嘛不跟我们说。”火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窗口,一个小脑袋伸进来,看了看周围,见吱吱没有在这里,才松了口气,优雅的迈着猫步。

    他还真是无处不在,寒傲辰眯着眼睛,冷冷看了一眼火镰。

    刚走进来的火镰,感觉到一阵冰冷的气息直射自己,砰的一下掉到了地上,它立刻四处张望,想看看是谁偷袭它,就发现那一双冰冷的眼睛,注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火镰咽了咽口水,小心翼翼的移开一个小步伐,它怎么会忘记,当年霸嚣都是输在这个家伙的手上,他现在还没有霸嚣厉害,打不起,它总躲的起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霸嚣的声音也在外面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君慕倾慵懒地叫道,看着寒傲辰黑着一张脸,嘴角忍不住上扬。

    她的话才刚说完,所有人都一起走了进来,自觉地做到位置上去,主人要出去,怎么能少的了他们,阴月城他们已经呆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四个为什么也一起来了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平常他们是想请都请不来,现在倒是主动来找她,难得,太难得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离开了,我们当然要跟着你一起离开。”无诺淡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无诺,君慕倾摇摇头,这个人就是人如其名,以前看他就是冷冰冰的,现在还是这样,混不熟,只是他虽然叫无诺,可是一旦许下的承诺,就一定会做到,这点挺好。

    “就是,你还欠我们一只魔兽!”无非双手环胸,别扭地说道,答应给她二姐的魔兽还没有给,即便知道她就是赤君,他们还是不习惯,君慕倾是赤君的消息,真的是太不真实了,他们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非儿!”无舞摇了摇头,姑娘说过的话,就一定会做到的,既然他们已经说过要跟随姑娘,那就要有属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知道了,那就跟我们一起去死亡之岛好了。”君慕倾淡漠的说道,死亡之岛也应该有魔兽,他们既然想要魔兽,那就不如去死亡知道走一趟,说不定还有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无诺点点头,既然已经跟随她,那就听命令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什么时候处罚,灵儿和小倩还没有回来,还有闪电,你让他在魔域森林三个月,现在才过去一个月。”要是他们现在离开的话,他们几个回来,就有可能不知道他们去了死亡之岛。

    “等他们回来再说,小倩应该快晋升了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,她也不急着离开,去死亡之岛,也要准备一点东西,就这么去,那也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霸嚣点点头,现在也只能这样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我会闭关,你们要是去历练都可以。”她继续叫道。

    什么!又闭关!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抬起头,不敢置信的看着君慕倾,她刚刚才出来,又要闭关,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!

    “这次闭关我会去君家,你们有什么事情,现在就说好了。”不就是闭关而已,他们至于一副看到鬼的表情么?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摇头,他们都没有什么事情,只不过是感到意外而已,这次闭关,主人会去君家,还是说她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他们,不过这也不太可能啊。

    “干脆我也闭关好了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又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小倾倾了,他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一起闭关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“我们一起去君家闭关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两个达成协议,所有人纷纷一阵汗颜,他们两个相继闭关,那他们还有什么事情可做,还不如闭关好了。

    把所有事情交代完之后,她来到了佣兵工会,看着那一二三排列的院落,她慢慢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他怎么坐在这里,难道是特意等她的吗?

    君慕倾刚走进去就惊奇的发现,尹弑杀就坐在院子的石凳上,大口喝酒。

    “你将魔兽都送出去了?”尹弑杀笑着问道,这些天他一直都没有去找到,知道那些人会整天守在门口,人就是这样,想得到某样东西的时候,他们会不惜一切。

    君慕倾迟疑地点点头,“大哥,不好意思,我又食言了。”每次她都说给尹弑杀找魔兽,可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一只,可这话毕竟是她说出来的,尹大哥还在等她,她怎么能不来。

    尹弑杀愣了愣,突然仰头大笑,他狠狠地拍了拍君慕倾的肩膀,“我们谁跟谁啊,大哥留下来又不是非得要你的魔兽,只是想告诉你,我将青火团令牌交给你,你以后有事情,就来找大哥就好了!”他早就忘记魔兽这件事情,每次她提起来的时候,他才记得有这回事情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毕竟答应过你的,佣兵一诺千金,我君慕倾自然也是!”君慕倾目光坚定地说道,大哥尽管不在意,她还是一直记得。

    “你给不给魔兽都无所谓,再说,那只六翼青狼,本来就是无主之物,你得到了,那只能说它和你有缘分。”尹弑杀爽朗地说道,没想到这“兄弟”平时爽快,还是有点喜欢钻牛角尖。

    看着尹弑杀的笑容,君慕倾愣了愣,突然大笑起来,“大哥说的是,原来是我自己一直在钻牛角尖。”他们称兄道弟,从来就没有奢望过要对方什么东西,她是这样,大哥肯定是这样,是她误会大哥了!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来,今天我们喝一场,明天大哥就要会佣兵团了。”尹弑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坛子酒,放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!”君慕倾也毫不做作地拿过酒坛,痛快的喝起来。

    她已经想通了,所有事情顺其自然,不过她还是会找一只神兽给大哥,这次不是为了赔偿什么,她是真心送给他们,他们初见时,尹弑杀送了她青火佣兵团的令牌,她也要送一份好的见面礼给大哥不是,这次她不会强求了。

    释然的两人仰头大喝起来,不用说,他们也明白对方心里的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偷喝!”洛樱宁慢慢走进来,就看到大口喝酒的两个人,她也赶紧走进来,迫不及待的想喝。

    “樱宁,你不能多喝酒,每次我们喝酒,第一个醉的就是你。”李古月跟着走进来,指着洛樱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团长,我大哥都不阻止我喝酒的,再说,今天这么好的心情,当然要喝了,而且,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初小倾会说那句话了。”洛樱宁神明地说的,她知道了小倾是赤君之后才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君慕倾把酒坛交给洛樱宁,疑惑的问道,她有说过什么吗?

    “当初我们在问小倾赤君是谁的时候,小倾曾经反问过我们,你们知道君慕倾是谁吗?其实她当时已经告诉过我们,她就是赤君了,只是我们一直不知道而已。”洛樱宁笑着说道,这几天她终于是想明白了,那个时候小倾在说赤君的时候,神情就有些奇怪,现在看来,是他们没有理解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什么,她还说过这样的话,你们怎么不告诉我?”李古月接过尹弑杀给自己的酒,大口喝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时那里记得那么多,也根本没往那方面想,我想认识小倾的人,都没有想过。”洛鹰雄淡淡说道了一句,这么说来她是特意把炯牛连眦留在血月佣兵团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我刚开始知道她就是君慕倾的时候,不必你们少惊讶,特别是她在吃了五色玲珑果之后,我还以为她疯了!”尹弑杀粗声说道,回想起以前的事情,其实很早他们就能知道她的身份,她的天赋,可就是没有往那方面想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了一下,她才没有疯,那么多人围着她,都想要五色玲珑果,而她千辛万苦得到的东西,才不会轻易就给人家,那当然是要赌一把,后面不也没事。

    不过那个时候是把尹大哥吓的不轻,当时所有人好像都吓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,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了。”洛樱宁趴在君慕倾身上,还有点舍不得,她是真的真的不想小倾就离开,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小倾说。    “我知道你们要回去了,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们,我也要离开阴月城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像今天喝酒的日子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。

    “啊,你又要走啊!”洛樱宁迷茫地看着君慕倾,眼睛里面露出不舍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她点点头,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能说这些,来,喝酒!”尹弑杀笑呵呵的举坛,既然要离开,那就喝个够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爽朗地笑声在佣兵工会响起,有人听到这笑声,却不敢进去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也不敢多加张望。

    一双冰冷的眼睛,看到这样的一幕只是,嘴角勾起一个弧度,赤君的身份曝光了之后,不知道她还有什么样的举动,真是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那天喝过酒之后,回到客栈君慕倾就呼呼大睡起来,醒来之后,就和寒傲辰双双走进君家,一阵闭关的气氛就此展开。

    听说君慕倾又闭关了,最不淡定的人就是雷家,他们纷纷在心里咒骂,君慕倾这也太不是人了,刚刚才闭关出来,现在又是要闭关,难道她想一次晋升到尊神级别不成!

    十三岁是上尊斗技师,这已经很变态了,她到底还想怎么样!气死人不偿命吗?

    而在这时,雷沈的儿子和契约兽一起消失不见,又引起了雷家一阵恐慌,所有人都在猜测到底是怎么回事,就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,跟某位闭关的人有关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闹腾过后,雷家的势力一落千丈,雷沈也就此起病,目前的整个雷家都是雷修在管理。

    白子琪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呆愣在了原地,“又闭关!”小倾疯了吧!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闭关,所以你即便是去了君家,也见不到君慕倾。”宁珏笑着说道,想见君慕倾的人,何止他们几个,现在君慕倾三个字的影响,可比五大家族都大。

    双元素的天才,谁不想拥有,所以五大家族比试完以后,君慕倾就一直待在客栈里面,没有出门,现在干脆闭关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闭关怎么不叫我一起呢!带上我也好啊!”她上次就问小倾怎么对水元素那么了解,现在一切都明白了,不用想都知道,将水凝聚成冰的斗技是赤君的绝技,而赤君就是君慕倾,君慕倾就是小倾,小倾会知道,在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带上你做什么,听说她就和一个叫寒傲辰的人闭关了。”白子聪庸懒地说道,君慕倾一闭关,一下子大街小巷全都知道了,可能就连阴月城外面就传出去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也闭关小倾也闭关,他们到底在想什么,还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她,不行,她也要闭关,等小倾出来,她一定要问问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了,从明天开始,我也闭关,你们几个不要再找我了!”白子琪郑重宣布,反正家主不让她再去楠凝学院,还不如直接闭关,看看小倾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什么!她也疯了吧!

    白子聪和宁珏像是一看,纷纷摇头,这丫头就是疯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会闭关。”一旁的风焱也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焱,你是不是也疯了?不是刚闭关出来吗?”宁珏皱了皱眉头,大家都知道五大家族的天才纷纷挣个你死我活,却不知道,他们私底下还是会偶尔聚在一起聊天,当然,雷家的人除外。

    雷家简直就是不屑和他们在一起说话嘛,不过他们偶尔聚在一起,也是他们几个,他们都明白对方是什么样的人,自然而然的也就聚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君墨来到阴月城之后,也经常和他们待在一起,不过现在他们一个两个都开始闭关,这一日子就会无聊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疯了,家主说,准备将家主之位交给我,你们知道的,我现在的实力,还不够接手风家。”在他们面前,风焱没有什么隐瞒,他们几个大没争,不过他们和对方家族的那些老头,就没那么好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家族反正迟早是会查到了,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家主之位啊,风家主,到时候可别翻脸不认人啊。”白子琪笑道,好像他们家主也这么说过,说是要把家主之位,传给第一的那个,第一的不久是白子聪?

    “你们别这么看着我,我们家主还没说过这样的话。”白子聪赶紧说道。“还有你们都闭关了,然后珏也要回樱地,就留下我一个。”白子聪瞪了他们几个一眼,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也闭关?”白子琪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,对了,子凌不是要回来了吗?你要是这个时候闭关,又见不到他了。”白子聪突然想起。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这下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白子聪露出一抹笑容,看来有人陪了,不然大家都闭关了多无聊,偶尔打一架也不错。

    阴月城里一切都在慢慢恢复,五大家族比试的事情,当然也会传出来,甚至是传出阴月城,君慕倾三个字,已经在苍穹大陆掀起了巨大的波澜,不顾还在闭关的人儿,对这些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同样的房间里面,那个男子阴沉着脸,瞪着面前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墨莲,我问你,为什么不杀了君慕倾!”男子怒吼道,他有丧失了一名得力手下,这都是君慕倾害的。

    “不杀。”墨莲漠然地吐出两个字,对于眼前的人,没有丝毫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不杀!”

    “主上!”黒雕赶紧飞身而出,挡在墨莲面前,“主上,墨莲的意思是,突然出现的那个人,我们连个即便是联手也打不过,所有才没有杀。”当然,这只是原因之一,不过为了墨莲不受罚,其它原因,它是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男子阴沉地看着墨莲。

    “是!当然是!”黒雕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了吗?”男子扭头看了一眼黒雕,黒雕赶紧闭上嘴巴,不敢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墨莲,你说。”

    原本就不怎么说话的墨莲,突然沉默起来,他不愿意再解释当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男子看到墨莲沉默,也想到,从小墨莲就不会说谎,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,也就不再追问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你们先出去,记住,一定要杀了君慕倾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墨莲还是没有应。

    见墨莲沉默的样子,黒雕急了,赶紧应道,“主上,我一定会帮助墨莲杀了君慕倾的,我们先退下了。”说完,黒雕拉着墨莲转身离开,就怕他们身后的“主上”发现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墨莲从头到尾一直在沉默,没有吭声,任由黒雕拉着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墨莲离开后,房间里面再次恢复平静,男子靠在大椅上,回想起黒雕的话,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还有另外一股力量在帮助君慕倾,可到底是在帮,还是有另外的目的,当初他派人去杀东方湄儿的时候,突然出现一些人,那些人和君慕倾有什么样的关系,或是说和东方湄儿有什么关系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