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

    就这一个办法?君慕倾手撑着下巴,皱紧眉头,尹厉这个时间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而且她无缘无故就送一头魔兽给他,说不定还把他吓到,可要是不契约,魔兽就要退级了,那一切不就白费了吗?

    这样可不行,辛辛苦苦白干了一场,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办法。”血魇见君慕倾不甘心,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让它赶紧晋升。”这点几乎是不可能的,哪里有魔兽在退级的时候,还能晋升,不过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,除了这个办法,它就想不出还有其它办法可行。

    晋升?这个时候血魇跟她说,让这只袋狮晋升,有没有搞错,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,可是……也能试试。

    “哇!你们在这里玩什么?”惊奇的声音在众人头顶响起,一道金色光芒闪过,火镰迈着猫步,慢慢走到君慕倾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又变成猫了?”君慕倾黑着脸问道,明明已经是圣兽了,它还是和以前一样,喜欢变成猫,他是金虎好不好,不是金丝猫!更加不是宠物。

    火镰立马跳起来,全身的金毛炸起来,“主人,我这是小老虎,小老虎!不是猫!”它就怎么是猫了,还记得主人曾经说过,“扮猪吃老虎”,那它金虎扮成猫,不就能吃更多了,在晋升是时候,对亏用上了主人教给自己的招数,不然它就被咔嚓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是猫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还小老虎,不就是一直发情的猫么!

    火镰看了一眼君慕倾,自觉走到一旁,看着地上的魔兽,“哎呀,这是契约兽啊,主人,你怎么能把人家契约者给杀了,杀就杀吧,怎么能看着人家契约兽吊着半口气,直接把它魔核挖了,给吱吱当零食好了。”说着,火镰就动起爪来。

    “它的魔核取出来之后,你的也会落入吱吱的嘴巴里面。”只不过到时候就不知道吱吱会不会吃了。

    金色的身影僵了僵,火镰后背发麻,慢慢收回抬起的爪子,它扭头看着君慕倾,“嘿嘿,主人,你是说笑的吧。”它绝对知道主人这不是在说小,为了自己的魔核好好的,它还是饶了这只灵兽。

    霸嚣嘴角抽搐了一下,金虎这家伙跟在主人身边久了,什么都没有学会,但是无耻的本领是学会到家了的。

    黒翼狂汗不止,它原本以为金虎出现,说出那样的话,会想办法救袋狮,结果它居然想挖人家的魔核,给吱吱当零食,见过那么多魔兽,这只是最无耻的,还说什么圣兽。

    而身后的兽群,听到火镰的话之后,纷纷缩了缩脖子,就怕自己的魔核一不小心也会被挖走,然后变成零食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她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?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主人,这魔兽,你留着也是留着,看它的样子,好像随时会死,还不如给吱吱得了。”在吃的方面,它是绝对赞同吱吱,它还没有见过哪只魔兽能吃魔核呢!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想办法让它活过来吗?”君慕倾叹了口气,这个时候晋升,这也太困难了吧,怎么怎么才能够晋升?她只知道斗技师晋升的时的预兆,可魔兽的,她是完全不明白。

    想办法让它活过来,怎么想?一直将死的魔兽,要把它救活,除了契约,那就是晋升了啊,不过看它的样子都已经是半死不活了,这要怎么救?他们这的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主人,既然契约者没有不能来,那也只有晋升的一个办法,可是魔兽晋升要有必须是精力充沛之下,它这个样子,即便是晋升,也抵挡不住天罚。”霸嚣冷冷说道,所以说,晋升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,主人这个想法完全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“只要它晋升,我就有办法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不管她如何想,就是想不出来,让魔兽晋升的方法。

    几只魔兽陷入沉默,低头看着地上的魔兽,这个时候,看它的样子,别说是晋升,就是让站起来,接受天地法则的考验,都没有可能,让它晋升,那就是一件没有可能的事情,真不知道主人坚持要这只魔兽晋升。

    血魇待在空间里面,看着外面的动静,“魔兽晋升,具备的条件,这只魔兽一点都没有,你要想什么办法?”君慕倾一直在创造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可这一次,她还能做到吗?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君慕倾叹了口气,血魇都没有办法,她能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气氛再次陷入一片安静,地上的袋狮力量已经越来越薄弱,在没有办法的话,它的等级就会开始降低,到时候即便是想出办法,那也不能让它晋升,这是见麻烦的事情,还是一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霸嚣在袋狮身上看了几眼,金色的眼睛看着远处,她是没有什么办法,魔兽要是知道有在生死边缘处,如何晋升,怎么还会有那么多魔兽惨死,所以她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火镰猫着步,慢慢从袋狮身边走动,它已经将强大的气势隐藏起来,但袋狮依旧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走,它已经很难受了。”君慕倾瞪了一眼火镰,都是猫是多动的动物,看来火镰就属这一类,什么金虎,那就是一只金丝猫,没事到处发情的金丝猫。

    火镰摸了摸鼻子,这不能怪它吧,它已经将圣兽的威压收敛起来,不然这只魔兽在两只圣兽,一只神兽的威压下,早就已经破体而死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霸嚣金色的眸子里面突然扬起一抹希望。

    “你想起什么了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还记得樱地的那一幕吗?那次,也是有很多魔兽没有到晋升的时候,可是它们却晋升了,上百只魔兽,除了神兽灵兽没有晋升,其它的都一一晋升成功。”要是找到那次的关键点,他们就能知道让这只魔兽晋升的关键,即便它的力量在慢慢流失,只要没退到幻兽,那就还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倒是记得,不过,我们到现在都没有知道是为什么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摊开双手,这个办法她也想过,只不过当时魔兽就那么晋升了,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就连那些魔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晋升的,更别说她这个外人。

    “说到晋升,主人,我也不到晋升的时候啊,但在你接近我的时候,身体里面就有晋升的预兆。”黒翼喃喃说道,它一直都还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一下子就能晋升,而且还晋升的那么快。

    她!

    君慕倾睁开双眼,这跟她有什么关系,它们晋升的时候,她可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,然后就见它们晋升,到现在她都觉得莫名其妙呢!

    火镰狐疑的看着君慕倾,“主人,你什么时候能有让魔兽晋升的力量了,干嘛不早点拿出来,要是我早知道你可以直接让魔兽晋升,我也不用大老远的去历练了啊!”某金虎很没有志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冷冷一眼扫来,火镰赶紧闭上嘴巴,不敢再多说一句,就把触犯主人大怒,到时候自己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这样的力量?”血魇也开口询问道,要是这样,那么它心里疑惑,是不是也能解释了?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。”君慕倾无辜地回到,她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吧,就他们说的神乎其技,就她一个人没有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看你样子也知道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血魇要摇摇头,也不知道那些魔兽是不是傻了,人类怎么能够影响魔兽的晋升,从远古开始,就没有这样的先例。

    “也许,你也可以试试。”血魇再次开口,那要是真的,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试试?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看自己的手,上次她几摸了一下黒翼,然后黒翼就晋升了,这次她也要默默袋狮吗?不过这么不可能的事情,她还是不抱什么希望,到时候失败了,摔死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,试试就试试。

    霸嚣自觉地后退一步,就连一旁的火镰都赶紧猫着步伐离开,没有停留半刻,黒翼飞在空中,慢慢往上飞。

    纤细的小手慢慢伸出来,君慕倾看着自己的手,觉得那始终都不太可能,可要是不太可能,前面几次的事情又要怎么解释,真的只是意外吗?可那么意外,也太巧了吧?

    算了!赤红的眼睛露出一抹坚定,君慕倾蹲下身体,小手缓缓往袋狮身上摸去。

    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

    看着自己都摸了几次了,可是躺在地上的袋狮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,她慢慢站起来,就是没有那么大可能,她怎么能够影响魔兽晋升,现在看来,是真的没多大可能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们理解错了?”火镰看着远处,想起那次那只笨豹子晋升,到处狂跑,害它也被天地法则一起劈到的时候,它就一阵郁闷,到现在它都不能理解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黒翼点点头,要是它们都理解错了的话,那前几天的事情怎么解释,它是的的确确晋升了啊!

    霸嚣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这样的办法要是都不行的话,那就真的没有办法可行了。

    空间里面血魇,看着这一幕,慵懒说道,“你们要是再想不出办法,这只笨兽就有麻烦了,时间也不多了。”它这算是小小的提示,力量在慢慢减弱,很快就要退级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君慕倾叹了口气,不过也不能就这么放弃不是。

    袋狮慢慢抬起头,看着眼前的人,心里露出深深的感激,它一直以为人类见到魔兽就会杀,可眼前的人类,却是在想办法如何的救自己,不论她出于什么目的,可她并没有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露出这样的目光,我救你,是为了让你和人类契约。”君慕倾看到那一双眸子,冷淡的说道,她就这只魔兽,的确是为了送给尹厉。

    袋狮缓缓睁开嘴巴,不知道它说什么,可是眼睛里面的感激,还是没有退去。

    “它在说,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,它还是谢谢你,如果它能活下去,为了报答你,它会和人类契约。”血魇不情不愿的解释,这么一点破事情,让它堂堂血魇出马解释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她是不是该说一声谢谢,她现在都没有想到办法呢!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让你的报答,你要是不愿意,我是不会勉强你的,看你这个样子,不会也是因为报答那个人,才跟他契约的吧?”就算是报恩,也不用这么报吧。

    袋狮慢慢低下头,的确是因为这样,它才和人类契约的。

    还真是啊!

    “这魔兽真是太没用!”血魇摇摇头,为了报恩,和人类契约,笨死了,简直就是丢魔兽的脸嘛!

    火镰笑呵呵地走到袋狮面前,仰头看着君慕倾,“主人,你就别鄙视它了,想到办法了吗?”其实它还是觉得魔核比较重要。

    “能有办法就好了。”君慕倾叹了口气,她又不是万能的,魔兽晋升,她能有什么办法,现在看来,魔兽晋升,根本就不是因为她,也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,可为什么每次魔兽晋升,天地法则老是劈她!

    君慕倾越想越不明白,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能让魔兽晋升,要真是不行,就让它离开吧,退级成为幻兽,总比死了好,变成幻兽,好歹还是有机会晋升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有人来了!”霸嚣警惕地说道,这个人类不是一个人来的,还带来了其它人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地上的人,金色的光芒闪过,雷邑的尸体瞬间变成了灰烬,而这时,雷家的人也快速寻来,为首的人就是雷沈。

    冤家路窄啊,君慕倾看着那个急急忙忙走来的人,静静站在原地,让黒翼把袋狮的身体托到魔兽群中。

    把这些事情刚做完,雷沈就到了君慕倾面前,看着她的身影,雷沈露出一抹不屑,轻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君小姐,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我儿子。”雷沈高傲地问道,即便他们现在变成了五大家族之末,但雷家的人依旧作威作福,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,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和以前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儿子?不会是刚才那个吧?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毛,慢慢走到雷沈面前,“不好意思,雷家主,我没有义务知道你儿子是谁,更加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。”雷家变成五大家族之末,还这么得意,只是没想到,刚才那个人回事雷沈的儿子,不错不错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突然变得好起来,雷沈的儿子死了,那堆雷家来说,就是一次重创,怎么想,心里怎么舒坦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雷沈指着君慕倾,一张老脸带着怒火,他迟早会让君慕倾死在他的手上,千算万算,没有任何人算到君慕倾就是赤君,更加没有人想到过君慕倾就是赤君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他以前还想让赤君加入雷家,在她羽翼没有丰满的时候,对她处处手下留情,现在想起,他深深后悔当初的决定,当时要是杀了赤君,今天也不会有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“雷家主这样指着我一个晚辈,莫非是想动手,唔……要是今天的事情传出去,别人会怎么看待雷家主您?是说你以大欺小,还是说雷家家主为了报仇,趁着君慕倾没带任何魔兽,要杀了我?”君慕倾无辜地看着雷沈,赤红的眼睛闪烁着笑容。

    雷沈收回手,被君慕倾气的说不出话,她没带魔兽,那她身后的是什么,木桩吗?

    一早就知道君慕倾牙尖嘴利,以为见过那么多事情,对付一个区区的君慕倾,他还是能应付,对于她的三言两语更加不会如何,现在看来完全错了,这简直就是狗屁,就她君慕倾一开口就能气死人!

    火镰躺在地上,笑的全身抽搐,两年不见,主人还是这么彪悍,说出的话比以前更是气死人不偿命了。

    “那请问君小姐,有没有见过一个少年骑着灵兽袋狮从这里经过。”雷沈忍住满腔的怒火,瞪了一眼君慕倾,他迟早会让她后悔这一切的所做所为,君慕倾杀她君家的人何止一个!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是见过,不过没有经过,因为那时候他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现在比起君慕倾,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至于君慕倾,这笔账他们始终会算的!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先告辞!”雷沈愤怒地瞪了一眼君慕倾,刚想转身大步离开,耳边却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雷家主来找城外是为什么?还容乃公召唤师也一起出行,我记得,我已经通知过你们五大家族,今天不准任何人出城!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别以为她不知道雷沈的目的,他来不过就是为了差不多一百只魔兽。

    雷家的野心,不用他们多说,她心里就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雷沈僵了僵表情,愣在了原地,的确是没错,君慕倾告诉君家人她的办法之后,君家就派人告诉其它几大家族,不准他们进出城外,更是不允许他们对魔兽有任何的伤害。

    他们雷家,自然是不会受任何人摆布,更何况要是得到这九十六只魔兽,那以后他们的地位,就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唔,雷家主你不会是告诉我,你是来看风景的吧?魔域森林除了魔兽,就没有其它风景了,那你是来做什么的?不会是打这些魔兽在主意吧?”君慕倾故意问道,看风景的,鬼才相信!

    站在周围的雷家人脸色纷纷大变,看着君慕倾说的没错,他们就是来抢这些魔兽的,只是不知道她会在这里,明明他们听说这些魔兽离开的时候,并没有君慕倾,她是什么时候出来的?

    雷沈慢慢冷静下来,脸上也挂上了笑容,“君小姐怎么这么想,雷家这次输了,当然是要开始拼命历练,这样才能五年后的比试上,赢的比试。”君慕倾再怎么样,也不过是一个小丫头片子,两句就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噢?原来是这样啊,那我就错怪雷家主了,雷家想赢的比试?那是想得第一,还是第三?”君慕倾皮笑肉不笑地问道,赢比试,五年之后那就要看君家还存不存在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雷沈一张老脸涨得通红,他现在深深怀疑,君慕倾真的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子,不然三两句话,总能塞住他要说的。

    “五大家族之首位,是五大家族人人所期盼的,雷家当然也不列外。”雷沈忍住怒火,红着脸说道,不用怀疑,这是被气红的,绝对不是害羞或者其它什么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不过我想,雷家主的想又要落空了。”雷家成为五大家族之首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,至少有她君慕倾在,就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君小姐是不是又想在五年之后送神器给某位人,专门对付我们雷家!”雷沈握紧双拳想,一想到那天,他就气不打一出来,堂堂雷家地位,被一个小丫头给整下去,这怎么说,都是丢人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“不不不,五年之后,我绝对不会把神器送给人,来对付雷家。”因为五年后,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雷家出现。

    火镰已经在君慕倾身后笑抽了,这个雷家家主就是一个笨蛋,到现在都没有看出来主人话中有话,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,这样的老家伙在主人面前,那根本就不是对手,连它可能都说不过,更别说是主人。

    霸嚣心里一阵直乐,这话的意思这么明显,这个雷家家主竟然没有听出来,该怎么说,难道真的是人太笨的缘故吗?

    君慕倾身后的所有魔兽,一阵狂汗,他们两个再“聊”下去,天都黑了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雷家的人终于是忍不住了,他们指着君慕倾怒吼道,这何止是欺人太甚,简直就是不把雷家人放在眼里,对雷家,君慕倾做的事情,已经足够让她死上百次了!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?我欺谁了?”君慕倾露出天真的表情,好像他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,何必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居然装无辜!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轻轻的笑声中带着淡淡的妩媚,火红的影子从远处飘来,雷家人纷纷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君君,一段时间不见,你还是这么气死人不偿命。”花千娆的软轿从城中飞出,花谷紧紧跟在他的身后,脸上也有一抹难以磨灭的笑容。

    刚才的话他们都听到了,想到这里,花谷就一阵敬佩,不愧是赤君公子,简单的几句话就能让雷家人气的半死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君慕倾面带笑容道谢,谢什么?当然是谢谢花千娆的夸奖了,他这个时候出了阴月城,还有花谷在一边相伴,只怕是要会火溶城了,这人妖最近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花千娆无奈地摇摇头,不管什么时候,都说不过君慕倾,他算是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花少主这是要离开吗?”雷沈见花千娆来了,赶紧将话题转移,他知道自己再说下去,两边的人一定会打起来,君慕倾带着这么多魔兽,他才带了这么几个人,怎么说都是他们吃亏。

    花千娆轻轻一笑,妩媚之色没有半点的遮掩的露出来,“自然是要离开,只是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幕。”他说的这样一幕,当然是没有想到,会看到雷家家主,会被君慕倾说的脸红耳赤的模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漠地收回目光,“啐!死人妖!要离开就赶紧滚,不用露出那么恶心的笑容。”她想知道花千娆什么时候才能不人妖,不过想想也没有什么大的可能,花千娆这辈子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雷沈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雷家人更加是露出奇怪的眼神,纷纷往君慕倾身上看去,她这样,就不怕花千娆生气吗?他们都知道火溶城少主是个人要,可也没有人敢说出来,谁也不敢和火溶城过不去啊!

    可君慕倾,一点都都不在乎的模样,她就不怕花千娆生气吗?

    “哎呦,君君,你怎么能这么无情,人家会火溶城之后,你会多无聊不是。”花千娆轻轻一笑,妩媚至极地说道。

    靠!所有雷家人已经目瞪口呆状了,这是什么情况,花千娆被君慕倾先是叫成死人妖,再来就是让他滚,最后是说他笑容恶心,这三点,不是应该已经足够让人气愤了吗?但看花千娆的模样,一点生气的情绪都没有,而且那声音,比刚才的还让人寒颤。

    “无聊,是挺无聊的,现在我站在这里,处理这么多破事情,都是托你花大少主的福,你要不要留下来,让我好好报答报答你啊?”君慕倾微笑的看着花千娆,她一定会好好谢谢他全家!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脸上危险的笑容,花千娆吞了吞口水,讪讪地说道,“嘿嘿,君君,今天的对话到此为止,我先走了,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来火溶城找我,我一定热烈欢迎!”说完,红色的软轿已经飞出了老远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花谷一直反应过来,软轿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“赤君公子,我先和我家少主回去了,告辞!”花谷也赶紧睡上去。

    看着已经消失的软轿,花谷不免叹息,少主就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,要是赤君公子迁怒于他,这个该怎么办,少主也太没良心了。

    看着花千娆和花谷离开的背影,君慕倾嘴角,慢慢上扬,扭头就看到雷家人一副见到鬼的样子,不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雷家主还要在这里看着我送这些魔兽进森林吗?”她挑眉问道,他们要是继续待在这里,她可不保证,这些魔兽会做出什么事情,它们已经拼命想回去了,而且还有一只魔兽再拖下去,就要变成灵兽了。

    雷沈看了看周围,这里的确是没有袋狮的踪迹,那也就是说邑儿不是来这里,可明明刚才他还看到的,这一挥怎么就不见人了,还是说他又带着灵兽去什么地方找茬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雷沈转身离开,“我们去那边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雷家的人尽管想对君慕倾做些什么,但偏偏他们都没有这个胆量,他们要动手,君家家主是不会放过他们的,所有他们还是跟着家主离开比较好。

    看着雷家人慢慢离开,火镰赶紧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主人,现在该怎么办?不会就这样看着那只灵兽退级吧?”这不管是对魔兽还是人类来说,都是难以接受的事情,辛辛苦苦晋升,就盼着能变得强大,突然之间又变回了弱者,谁也不会不会甘心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,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,就这样吧。”尹厉这个时候要是能来就好了,可是尹厉来了,尹大哥没来,他老爹也未必会接受自己送的魔兽,这真是一个头痛的问题,还有就是……尹厉会接受一只为了报恩而契约的魔兽吗?

    几人陷入了沉默,也是,他们都没有办法医治好魔兽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慢慢退级。

    黒翼慢慢走出来来,表情有些兴奋,“主人,不知道为什么袋狮原本开始降级,眼看着已经退到了六级灵兽,可是过了好一会,退级的情况好像已经稳定了下来。”这是一个好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稳定了?”君慕倾看了看魔兽群的袋狮,“让它们带上它一起进入魔域森林。”风元素魔兽到处可以找到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不是要把它送人的吗?”火镰一下子不知道主人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改变主意了,我只是说进入魔域森林,又没说改变主意。”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瞪了一眼火镰,怎么什么时候都有它的事情,吱吱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他身边吗?去哪里了?

    “火镰拟态成猫,是不是为了躲吱吱?”霸嚣慢慢走过来,淡漠一笑。

    火镰那模样,就想是被人家戳中的心事一样,赶紧说道,“谁说的,才不是,我只是很久没有这样了,特别想念。”就算是,他也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“是为了吱吱啊,唔,那我要不要把吱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人,我现在就离开,现在就离开!”火镰一脸欲哭无泪地模样,现在它的死穴被主人掐在手里,这下只怕是完了,彻底的完了。

    看着火镰离开的背影,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这家伙是真的怕吱吱啊,吱吱尽管是圣灵兽,也没有那么可怕吧?有内幕!

    “黒翼,你带着它们先进魔域森林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尹大哥还在等着她的魔兽,尽管已经找到了,不够却不能送给他,袋狮尽管已经停止退级,也不知道后面情况会怎么样,等到晋升成神兽再说吧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黒翼点点头,煽动翅膀往森林走去,它都走了好几步了,可身后的魔兽还是没有挪动步伐,它扭头一看,全身僵硬。

    九十多只魔兽纷纷朝着君慕倾跪下来,表情虔诚,不用再让他们解释,君慕倾都直达,这些魔兽臣服了自己。

    黒翼吓得翅膀都停止了煽动,直接从天上掉下去,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霸嚣也没想到这些魔兽会跪下来,这些魔兽被人类关起来,对于人类的痛恨,那比他们都要深,而它们却臣服在主人脚下,那表情无比诚恳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臣服于我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这些魔兽,她并没有想过让它们臣服。

    为首的魔兽点点头,眼中露出期盼,它们想要自由,但是也想跟随在眼前人的身边,这个人类,它们知道,跟其它的人类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是不可以,只不过你们臣服,也还是要回到森林。”看着黑压压地一片,君慕倾一阵汗颜,它们这个样子跟在她身边,那还不得把人吓死,这么浩浩荡荡一片走出去,想低调都困难。

    为首的魔兽想了想,迟疑地点头,这个人类身边跟着的是神兽圣兽,不是能拟态变小,就是能拟态成人型,它们跟着吧,的确是不太方便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你们还是跟着黒翼回到黑森林中,你们在变强大的同时,自然也可以壮大你们的队伍。”君慕倾笑了,在魔域森林拥有一群魔兽,那绝对比其它地方的要强大。

    黑森林,樱地,魔域森林,下一步该是什么地方了?

    开始那只灵兽还没有反应过来,当它们理解了君慕倾话中的意思,都纷纷眼前一亮,没错,它们能不断变得强大,到时候就能强大回归。

    “至于那只袋狮,晋升神兽之后,如果它愿意和人类契约,你就让它来找我,如果不愿意,就让它留在森林里面。”她这样做,可不是心软,多一只魔兽,总比少一只的好。

    灵兽点点头,这才带着魔兽大步往魔域森林走去,黒翼爬起来,摇晃了一下头,煽动翅膀往前面飞去,主人就是好啊。

    “主人,风元素神兽我们可以再找,可这只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要契约,这只就这样吧,要是我还没找到合适的,到时候就按照原计划,要是找到了,它想变成契约兽,就让它和风元素斗技师契约好了。”她认识的人里面,还有谁是风元素召唤师?有吗?

    “是。”霸嚣点点头,心里很欣慰自己主人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谁!”感觉到周围的动静,猛地转头,一道金色的身影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着霸嚣离开的方向,双手负在身后,没有打算出手的意思,没过过久,远处就飞来一个身影,直直地摔落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君慕倾嘴角带着淡淡笑容,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,这一抹笑容代表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那人从迷茫中清醒过来,就看到那一双赤红的眸子,他赶紧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雷家人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“你,你想怎么样?”那个雷家人慢慢后退,他是想偷偷留下来看魔兽最后怎么处置,但是在看到刚才的那一抹之后,他吓到忘记了隐藏,才让君慕倾有机可趁。

    金色的火焰在手中跳动,“你知道吗?雷家的人该死,有些时候知道太多事情,并不是一件好事。”那殷红的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,她就是这样,前一刻,她能笑的一脸无害,下一刻,就能变成嗜血的恶魔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点,这是雷家人,对于雷家人,她当然是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我保证我不把刚才的话说出去。”那个人惊慌地说道,不管怎么样,先离开这里再说,只要君慕倾放过他,他就能立马去找家主人,把刚才看到的事情全部告诉家主,说君慕倾让君家那九十六只魔兽臣服,还有雷邑少爷也是被她给杀死的。

    一道金色的火焰飞来,瞬间刚才那个还在地上害怕的人,包裹在金色的火焰当中,瞬间消失,连灰烬毒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飞身离开,霸嚣赶紧追上去,跟随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回到阴月城,魔兽离开之后,危险已经远离,大家也纷纷走出了街上,当然话题里面最多的就是君慕倾三个字。

    一下子,君慕倾和赤君的消息在城里面流传出去,这让某人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主人,看来以后你出去,就连赤君的名字都不能用了。”霸嚣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赤君不能用,不是还有倾城么?”君慕倾慵懒地说道,她现在也能炼制神器,等哪天找齐炼制幻神器的材料,就给自己炼制一枚,到时候谁还知道她是君慕倾,赤君,还是倾城。

    霸嚣嘴角抽搐一下,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,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主人的,赤君身份暴露了,那不是还有倾城么?

    能让人苦恼的问题,在君慕倾这里,却轻易解决了,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啊呜!”惊天动地的声音在远处响起,两人脚下一踉跄,差点就掉了下去,还好她们稳住身体。

    这又怎么了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