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还没有回过神,就听到耳边传来尖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魔兽!好多魔兽!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,好多魔兽,来个人救救我们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啊!”

    呼救的声音一波接着一波,看着君家的方向,这是君家的所关的魔兽全部逃了出来,魔兽的数量还不少。

    听到魔兽,众人的脸色都白了,哪里还有时间思考君慕倾为什么就是赤君的问题,斗技场上的人也开始慌张,原本已经离开的人,也纷纷走进来,指着外面,惊恐地大喊。

    魔兽?魔潮而已,他们至于这么惊慌吗?再则说,魔潮并不可怕,魔潮的出现,对于阴月城来说,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,这里和魔域森林最近,魔兽时常出现也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有解释的城墙,魔兽一时半会还闯不进来,有什么好惊慌的。

    原本丢失面子的雷家,纷纷鄙夷的看着跑进来的人,心里一阵得意,这个时候他们知道害怕了,刚才他们是怎么讽刺他们雷家的,这点绝对不能原谅。

    不就是几只魔兽,量他们也跑不进来。

    雷家人自信的想着,阴月城的防御是最好的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,只要及时的去城门防守,防止魔兽跑进来就可以了,可他们哪里知道,这些魔兽,就不是魔域森林的魔潮。

    “好多魔兽!好多魔兽从君家的方向跑来!”

    “君家被魔兽摧毁!”跑进来的人惊慌地说道,跑了两步摔倒在地,连叫疼都顾不上,纷纷往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怎么会有魔兽出来,把君家的房子都给捣毁了!下一个轮到的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什么!瞬间所有人脸色大变,就连一直自信满满的雷家,脸色也大变,他们扭头看着君家的方向,这动静,真的是从君家的方向传来的,君家怎么会有魔兽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脸上的恐慌之色更加是没有保留的显露。

    “若是在城门外,我们还有办法抵挡,可现在魔兽已经到了城里面,这该怎么办?”风焱皱了皱眉头,将目光移到君慕倾的身上,目前这种情况,也只有拥有魔兽的她才能够解决。

    五大家主纷纷低下头,君震更是大惊,关在家里的魔兽,这么多年以来,都没有发生过这么大动静,今天为什么会这样,还有刚才那个人的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白子琪走到君慕倾面前,抓住她的手臂,“小倾,你帮帮我们好不好?”现在也只有拥有神兽的小倾才能够奈何的了这些魔兽,可小倾和阴月城的恩怨,他们心里都很清楚,她愿不愿意帮忙,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的看了一眼白子琪,没有出声,说实话,她不想帮任何人,更加不想帮五大家族的人,没错,她这个人就是小心眼,芙水镇的事情,当年在阴月城的事情,她都记在心里,想要全部讨回来,现在魔兽来了,她有什么理由帮忙。

    “小倾,求求你了。”白子琪心里知道君慕倾是不会帮五大家族的人,可阴月城里面,不只是五大家族的人啊,还有她的朋友,亲人,就没有其它的了,小倾怎么忍心不救。

    眼皮慢慢垂下,把那一双冰冷眸子中的情绪全部遮挡住,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见白子琪去求君慕倾,大家一开始还疑惑,后面一转眼就想起来,君慕倾拥有神兽,只要神兽施加威压,这些魔兽就会乖乖退出阴月城外,这样他们都有救了。

    一双双渴望的眸子射在君慕倾的身上,寒傲辰站在一旁去,讥讽一笑,人就是这样,当他们需要你的时候,能把你捧在天上,当他们不需要你的时候,就能让你摔进深谷,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,寒傲辰知道,她在挣扎,今天阴月城除了五大家族的人,还有不少,都是她的朋友,她不想救五大家族的人,却不能放着自己的朋友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这才让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,他叹了口气,没有说话,这个时候就让她好好想想,不管她做出什么决定,他都会支持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露出期盼的目光,而认识君慕倾的人,他们安心的站在一旁,静静等待她决定。

    “血魇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吧,你心里不是很想救吗?”高傲的声音响起,语气中还带着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瞪了一眼血魇,这家伙不要这么一针见血好不好,至少也要跟她说两句,然后劝她句不行吗?

    眼皮缓缓扬起,红眸轻轻扫过在场所有人,冰冷的目光,让不少人都不敢直视,纷纷低头。

    “说,君家到底有多少只魔兽?”君慕倾大步走到君震的面前,要是不赶走这些魔兽,到时候魔域森林的魔兽和君家的魔兽联合起来,就更加难对付,就连他们都会受到牵连,被魔兽踩成肉酱。

    她帮忙,不是因为五大家族,是为了大哥还有朋友,五大家族死活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,可她却不能让这些人有事,两世为人,她只有这些好朋友,在她有危险,被人嘲笑的时候,他们没有一个嘲讽自己,更加没有轻视自己,这样的朋友,她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君家?魔潮的事情,关君家什么事?

    大家疑惑的王军家的方向看去,心里一阵疑惑,都没明白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君震回过神,连忙叫道,“君单,你滚过来!”见君慕倾肯帮忙,君震心里也松了口气,他就怕这小王八蛋就这么一走了之,现在阴月城还有谁能阻止这场魔潮,那也就只有她君慕倾了。

    一只魔兽,他看不止,前几天她不还收了一直神兽,叫黒翼的么?

    君单意识到情况的紧急,没有迟疑的走到几人的面前,“君家一共有九十六头魔兽,其中三只灵兽,二十五只幻兽,其余的都是幼兽。”他不停的擦拭着头上的汗珠,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魔兽突然就全盘涌动。

    什么!九十六头魔兽!

    其余四大家族纷纷震撼,君家圈养了那么多魔兽,他们竟然一概不知情,这要是真的打起来,君家把那些魔兽放出来他们就全军覆没,根本就不用君家的人再出手。

    九十六?那也不算多。

    霸嚣走到君慕倾面前,沉声叫道,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亲自出马的。”君慕倾笑着拍了拍霸嚣的肩膀,不过就是九十六只魔兽,哪里用得着圣兽出马,黒翼就能搞定了。

    黑色的小马从君慕倾袖子里面飞出来,拍打这翅膀,朝着他们点了点头,飞快的往君家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大家纷纷抬头,看着瘦小的魔兽往魔潮的方向走去,众人眼里都纷纷露出不忍,这么小的一只魔兽,不过也就是幼兽,那么一个级别的魔兽,去对抗兽潮,疯了吧这是!

    “小倾……”洛樱宁迟疑的叫道,心里一阵失落,原来赤君就是小倾,小倾也不告诉她,害她差点就喜欢上赤君了,不过还好,没有真正的喜欢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带着他们留在这里。”君慕倾指着李古月冷冷说了一声,没有更多的解释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周围震惊的目光,从现在开始,赤君是君慕倾,就不再是秘密,该死的家伙,别再出现,否则一定让他死的很惨!

    李古月并没有反对君慕倾的安排,尽管他们心里面都有太多的疑问,可是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,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君家的魔兽在这个时候出来,还有刚才那个男子说的话,“它们来了”,“它们”到底指什么?魔兽吗?还是另外的其它什么。

    寒傲辰没有犹豫的跟在君慕倾身后,君家的魔兽要是没有平静,那危险随时会存在。

    雷沈双手握紧,看着君慕倾离开的方向,谁会知道,半路杀出一个陌生男子,不但君慕倾没有死,就连魑魅大人都死了,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可怕的杀人手法,他也是第一次见到,看那个男人的样子,他是认识君慕倾的,而君慕倾,真的就是赤君!

    “我去帮你!”君震立马跟上去,这小王八点,还想离开他的视线,别说门没有,就连窗户都没有,谁知道她赶走魔兽以后,会不会就这样离开,他还有好多事情要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莫相守到此时才能消化这个消息,即便魔潮来了,他心里一点都不惊慌,反而是宝贝徒弟的身份,让他久久不能平静,这就不像是真的,不然赤君怎么回事君慕倾,他的宝贝徒弟。

    一脸醉意的战翅慢慢走来,看着那一抹红色身影的离开,心虚的缩了缩头,没想到,每次偷酒喝就会被宝贝徒弟看到,真是不幸啊!

    一个个高手纷纷往君慕倾离开的方向追去,大家只能呆在斗技场地,他们想来想去还是这个地方最安全,魔兽想要走到这里,还要走过很多地方,而且现在君慕倾不是去了吗,那就应该没事了。

    想到君慕倾拥有神兽,所有人心里就一阵羡慕,他们纷纷在想,要是他们也能拥有神兽该多少好,现在就不会惊慌不已,还能让五大家族欠下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,特别是君家。

    可这魔兽,就不是他们的,他们更加不能拥有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

    黒翼的出现,果然稳住了所有魔兽,它们纷纷停下脚步,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黑马,双腿已经开始打颤。

    有神兽在这里,他们怎么敢轻易的动弹,只要神兽一个威压,他们就会死无葬生之地,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乖乖听话,有什么就回答什么。

    黒翼稳住所有魔兽之后,见君慕倾也来了,它飞到君慕倾面前,恭敬地说道,“主人,魔兽已经稳定下来,没有你的命令,它们不敢动弹半分。”这是它第一次在主人面前出手,当然不能太丢脸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淡漠的看着眼前的魔兽,他们看到人类的到来,眼睛里面都露出深深的仇恨,恨不得将她吞到肚子里面。

    也对,在君家关了那么长时间,心里有点气愤也是应该的,只不过这些魔兽的眼神,她觉得非常的不舒服!

    “它们之中,哪三只是灵兽?”君慕倾扭头问着黒翼,灵兽已经可以凝态,所以她才会认不出来哪只是神兽。

    “主人,高级的魔兽一般站在最前面,前面三只就是灵兽,后面的以此类推。”这不是兽潮,而是魔兽大逃亡,这些魔兽被关了很久,只想离开这里,没想到却会遇上主人,这怎么说,是它们的幸事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轻轻点头,就看到身后优雅走来的寒傲辰,“怎么样,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“喏,全在那里。”君慕倾指了指下面的魔兽,九十六只一只都不少,它们刚从牢笼里面跑出来,现在最渴望的就是森林,它们也只想回到森林里面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了一眼地上的一群魔兽,轻轻一笑,“小倾倾是不是想让这些魔兽都臣服于你?”

    他的话,让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“你能不能猜的这么准?”她心里想什么,他好像都能知道,有个时候能比她自己都早知道,这会不会太神奇了一点?

    “我这可不是猜的,我知道小倾倾会这么做,也知道经过刚才的事情,你想变强的心思,变得更加的坚定,不管任何事情,都阻止不了你,即便现在是上天阻拦,你也会手持神器,逆天而行。”这些他心里早就有数,可是他并不想阻止,有个时候,生活太过沉闷,逆逆天又如何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此时要是有人听到寒傲辰心里的话,只怕会大叫有病。

    逆逆天又如何,他怎么能把这么恐怖的事情说的这么轻松,天是能随便逆的吗?他们疯了吧,两个都是小疯子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如果……我真的要逆天,你会阻止我吗?”君慕倾扭头问道,她知道他不会,一直以来,不管自己的任何决定,寒傲辰从来就没有反对过,一直在自己身边,默默做着一切,这些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寒傲辰静静的看着君慕倾,那一双温和的眸子编变得无比凝重,“不会,不管你做什么事情,我都不会阻止你。”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,他都不会阻拦。

    殷红的唇瓣微微上扬,她就知道寒傲辰会这么说,“我要亲手杀了刚才那个让我暴露身份的人。”君慕倾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露出一个欢喜的笑容,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,亲耳听到小倾倾说要杀那个人,他心情不是一般的好。

    看到寒傲辰的笑容,君慕倾撇了撇嘴,他至于这么开心吗?她只不过是杀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黒翼站在一旁,看着眼前两人额互动,一阵寒颤,却又不敢开口,底下魔兽听到他们的对话,原本打颤的双腿,更加的颤抖。

    它们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逆天说的那么简单,这天是想逆就能逆的吗?天敢阻止,那就逆天,两个疯子!

    不过它们什么时候能够离开这里,神兽的气息,已经让它们透不过去来,现在又出现两个人,身上散发的气息,更加让们心惊胆战,就怕一个不小心,就会送命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君震匆匆走来,顿时呆滞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他刚才看到了什么,这个小丫头笑了?她在君家住了这么久,自己都从来没有见到过她的笑容,可现在她竟然对这一个陌生人在笑?难道他这个爷爷的地位,连个陌生人都不如吗?

    “全在这里。”君慕倾见君震来了,平静收回笑容,指了指身下站在原地的魔兽。

    魔兽看到君震出来之后,眼睛里的愤怒,变得更加的深重,这会它们就不是只想吃了眼前的人,而是想把他们都踩成肉泥。

    看来他的出现并不合适,君慕倾在心里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魔兽是被君家的人关起来的,现在看到君家的人出现,心里当然会气愤,当然想要报仇,换成是谁都会有这样的心里,更别说,一直不把人类放在眼里的魔兽。

    君震愣了一下,低头看着停止前进的魔兽,都在这里,它们都不敢动,也不敢前进半分,只敢对他们露出凶狠的目光。

    看到魔兽的眼神,君震并没有生气,反而了然的点点头,他们关了这些魔兽这么久,仇视人类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君震问着君慕倾,他在管人方面是有一套,可魔兽,他们以前都是直接动手,哪里会像今天一样和平共处,这就是第一次这样嘛。

    “让它们出去啊,难道你还想让它们继续待在君家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这种心思,他还敢有,不想活了吧?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君震面红耳赤的说道,在她心里,自己就是一个这么卑鄙的人吗?其实他也是有很多优点的好吧。

    红眸上下打量了一下君震,一颗小脑袋瓜立马点点头他的确是这样的人,大家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算了,老夫不跟你小娃娃计较,它们这么大的身体,在街上走过,就会破坏房屋,也走不出城门,你说怎么办?”君震将话题转移,不想和她多争执。

    “倾儿,你有什么办法?”这个时候君墨也赶过来,听到他们的对对话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她能有什么办法,能让这些魔兽停下来,就已经很艰难了,他们还想自己怎么做?把这些魔兽送出去?这种事情,她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?”君震眯起眼睛,这小王八蛋的脾气,他再清楚不过,不知道,她就是不想说!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这老家伙什么时候这么知道自己的心思了,连她不想说也猜出来了。

    对,她就是不想说,五大家族的人以前那么欺负她,现在想要平安的渡过这一场兽潮,没那么容易,先让这些魔兽在这里站上四五天,反正也没事,就当是让它们晒晒太阳,看看风景,之后再送它们回去也不吃!

    寒傲辰嘴角微微上扬,他就说,谁也不能得罪君慕倾,否则吃苦的日子在后面,看看今天的事情,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君墨见倾儿没有说话,静静站在一旁,也没有出声,妹妹要做的事情,他这个做哥哥的当然要支持,既然她现在不想说,那就让这些魔兽留在这里好了。

    三天过去,阴月城里人心惶惶,就连睡觉都要担心魔兽有没有来,自己有没有危险,有些人更是吓到先直接出城,可这样,五大家族的人怎么会同意,现在是什么时候,城内的魔兽都没有解决,又开城门,这是想让城外的也进来吗?

    就这样,所有人不敢在城里多待,又不敢出城,那日子,就是在水深火热中度过,他们也体会过一次什么才叫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有个地方却不一样,这里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人进进出出,门外更加是围满了不少人,等着见里面的人,只不过他们等了三天,有些人都进去几次了,他们就连一次都没有进去过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,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众人的唠叨,要不是现在去君家会更烦,她绝对不会选择住在这里,这些人每天来来去去,就是问她赤君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不告诉他们,自己就是赤君,要瞒他们那么久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君慕倾仰天长叹,再一次证明,她以前的决定没错,要是让这些人早点知道自己是赤君,平静的日子,不会有那么长时间,她也不会有那么的宁静的日子,现在她整天面对这些人,都感觉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?”坐在身边的人,体贴的问道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倾儿一脸头痛的样子,无奈地摇摇头,尽管他早就才想到是什么样的情况,可还是被吓到了,这些人真的是太可怕了,一天来几次都不嫌累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现在很后悔,为什么没有再变强一点。”这样她就不会被人震碎帏帽,自己的身份,更加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暴露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事情都已经过去,后悔也用。”寒傲辰淡淡说道,嘴角的始终带着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只在是心情还是很郁闷,你不觉得那个人那天的话很奇怪吗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她到现在还是感觉那个人不对劲,说话又是那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是很奇怪,他好像一开始就认识你一样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那语气,就像是在和一个熟到不能再熟的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我不该是这个样子?我知道自己红发红眸和平常人有一点点的不同,那我不该是这个样子,那会是什么样?”还是说……那个人,认识真正的君慕倾?不对啊,她记忆中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出现。

    寒傲辰摇摇头,她不知道,那他就更加的不知道了,不过那个人说话,的确不是一般的奇怪。

    “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,那个人还会出现的。”寒傲辰淡淡说道,他会出现一次,就会出现第二次,以后就能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两个,有没有听到我们在说话,君慕倾,你为什么要骗我?”项羽到现在还不明白,为什么君慕倾就是赤君,他是那么的想打败赤君,可是到头来,他早就已经输在了赤君的手上,这还有没有天理。

    “臭流氓,是你笨才不知道,这么多人都看出来了。”花千娆淡淡一笑,笨的人何止他一个。

    那些没有认出君慕倾的人,脸色微微一变,纷纷瞪了花千娆一眼,他们没有认出来又如何,他们根本就没有更多的时间接触赤君,就连赤君都没有见过几次,那要怎么认?

    仇视的眼神纷纷投来,花千娆额上流下一滴冷汗,“我不是说你们,你们都没有见过赤君,怎么会知道她就是赤君是吧,你们看看,他,项羽,见过赤君不是一次两次了吧?更加不是一时半会了吧,可他就是没有认出来,你们说是不是很笨?”

    没有认出君慕倾的人,哪里止项羽一个,差点就犯众怒了,花千娆在心里暗暗叹息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齐扭头看了看项羽,想了一会,纷纷点头,这话的确是没错,他们这些人里面,就项羽见赤君的次数最多,所以,项羽才是最笨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项羽受伤的看着他们,这些人也太没有义气了,明明大家都没有认出来,干嘛对他露出那样的眼神,那是什么意思,鄙视吗?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那个,你真的只是双元素?会不会是三元素?”莫相守凑到君慕倾面前,别过几天,她又多了一种元素出来,他们的心脏是真的受不住了,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。

    三天前发生的事情,差点没有把他们吓死,要是还来,他们就算是做鬼,也不会放过她的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看着众人的目光,君慕倾真的很想告诉他们,自己拥有五种元素,可想起这几天的一切,她理智的摇摇头,赤君的一个身份,就让他们要死要活的,要是他们知道自己的不单单只是双元素,那还不拍死她,她可不敢这么冒险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摇摇头,所有人纷纷松了口气,还好不是,双元素已经够变态了,就不用再整出三种元素。

    见他们松了口气,君慕倾在心里暗暗说道,她摇头,那是在说,自己不只是三种元素,至于他们怎么想的就不能怪她了,当然以后他们要是来追究,那也不能怪她了,是吧?

    君墨静静地靠在椅子上,大家是松了口气,可他不但没有松气,而且心里的比刚才更加紧张。

    倾儿明明是拥有是三种元素,可刚才相守大人问的时候,她摇头了,那个摇头代表什么意思,说她没有三种元素吗?不对,意思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,君墨坚信,曾经亲眼见到过她用过光元素,不是这个,那就是有另外一个可能,就是说,倾儿有可能是四种元素,五种元素,说不定六种元素齐聚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妹妹,君墨现在是看不明白,但心里却知道,她不把这件事情说出来,是不想自己困扰,更加不想引起轰动,要是让那些人知道她不仅仅是双元素天才,那苍穹大陆引起的风波,将会更大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每天都很闲吗?从天亮待到天黑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他们为了就近,不少人,更是直接把住的地方,搬到了客栈三楼,花千娆就是第一个!

    她还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,光明正大的住进来,还笑呵呵的,他脑子烧坏了吧?

    霸嚣从门外走进来,看着里面黑压压地都是人,叹了口气,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公子,姑娘,他们说想见姑娘,而且火姑娘也想见姑娘,小倩姑娘也晋升到十二级大技师。”霸嚣淡漠的说道,跟在主人身边的人,自然不能太差,即便天赋不行,那就要更加下苦工,吃一些极品丹药,小倩为了能和火灵儿在一起,那可是吃尽了苦头,终于,也到了十二级的大技师了。

    “把她送去魔域森林,火灵儿如果想要一起去,也就让她一起去,至于那四个人,告诉他们,我现在心情很不好,谁都不见。”君慕倾淡淡交代一句,十二级大技师,在别人的眼里,这样的等级已经不算低,但是要跟在她的身边,这样还远远不信,她身边的危险太多,有个时候,就连她都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霸嚣淡漠应道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刚刚落下,所有人纷纷看向她,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做什么?”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这些人还真是无聊。

    “人家才十二级大技师,你就送人家去魔域森林?”罗塞皱了皱眉头,这会不会太危险了一点?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她是这么说过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一双双眼睛立马睁大,呆滞地看着面前的人,她就应了“嗯”?

    “十二级大技师快要晋升,现在阴月城里面不平静,这个时候要是有魔兽晋升,必定人心惶惶。”寒傲辰淡漠的解释道,又不只是让那人一个人去,他们把眼睛瞪的这么大作什么,活像是一副吃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听到寒傲辰的解释,所有人没有出声,还是用刚才的目光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这的确是她的想法,寒傲辰这家伙是不是会读心术啊?

    “那你说你心情不好?不想见任何人?”项羽又问道,他们都坐在这里,她还说不想见任何人?

    “放你们每天自己房间坐一群人,而自己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,你们心情会好?”她心情不好,难道他们都没有看出来吗?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他们的目光开始移开,看天看地看手指,就是不去看君慕倾,他们每天都来,不是挺好的么,这样可以巩固感情。

    其中的缘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,他们守在这里,是不想让人任何人靠近。

    “主人,外面的人又说来见你了。”吱吱蹦跶蹦跶的就走进来了,露出无比萌呆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人,每次只要是这样,主人就会让她出去挡,之后就会有好吃的,哈哈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“你给我坐在这里,哪里都不准去!”吱吱这家伙当真只会吃啊,吃那么多,都不见她长肉,更没见她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吱吱嘟了嘟嘴巴。

    “坐下!”吱吱这么萌呆的表情,也只有君慕倾能这么坚决的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“倾儿,你什么时候才会让魔兽离开?”君墨嘴角抽搐地问道,三天过去,魔兽始终站在原地,动也不敢动,走也不敢走,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因为他们并没有看到神兽出现。

    一开始自己也疑惑,后面爷爷告诉他那天的事情之后,他才知道,她又多拥有了一头神兽,有神兽坐镇,别说幻兽不敢动,就连灵兽都要乖乖的坐在哪里,不敢轻易移动半分。

    “大哥想什么时候?”君慕倾反问道,她目前还没有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就因为这一句话,魔兽又在阴月城待了三天,六天时间过去,城里的人都已经淡定下来,一开始他们或许还会害怕,还会胆怯,现在他们在魔兽身边走过,都会伸手打招呼,因为他们知道,这些魔兽,根本就不敢动。

    站在日光下的魔兽,满头黑线的看着从它们身边走过的人类,恨不得直接将他们吞到肚子里面,可神兽在这里,它们怎么敢轻举妄动,一个不小心让神兽生气,那就是悔恨终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为首的灵兽终于忍不住了,它们兢兢战战地走到黒翼面前,低声吼道,当然,这是在别人耳中听到的话,其实这三只灵兽是在恳求黒翼让它们离开。

    黒翼无辜的耸耸肩,这见事情,它也不能决定,主人让它这么做,那就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灵兽见黒翼不肯妥协,又无奈地退回去,不敢再动弹。

    “真是笨死了!”讥讽的声音在空中响起,黒翼猛地抬头,一双黝黑的眸子警惕的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“我在后面。”那人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黒翼赶紧转身,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,耳边又传来那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里!”这都是什么魔兽,怎么会这么笨的!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黒翼扭头,果然看到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,双手负在身后,得意洋洋地看着面前的魔兽,这个人的出现,它惊讶的发现自己会有种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管我是谁,真是笨死了,你当你家主人让你守着这些魔兽做什么?那是为了让这些魔兽臣服,而你却傻呼呼的在这里等着,一点脑子都没有。”少年一脸无辜地说道,这一幕出现在那一张俊美的脸上,却显得无比的滑稽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黒翼疑惑地问道,它是真的不知道主人的心思,主人让它守在这里,那它就要守在这里,绝对不会离开半步。

    “果然很笨,看来以后调教的日子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正中午,大家都躲在家里,所以他们的谈话,除了这些魔兽听到,就没有其它人在场。

    “吼!”灵兽低吼道,不满地看着眼前的少年,他敢狂妄的让它们臣服,魔兽怎么会轻易臣服于人,它们怎么样也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,等你们臣服了,还不知道会多开心呢!”少年不满地看着眼前的魔兽,现在它们不愿意,是怕以后是怎么赶也赶不走。

    黒翼听到这话,点了点头,的确没错,一开始它也不愿意臣服主人,可它臣服了之后,才知道,要是自己当初没有臣服,才是自己一声的遗憾,现在跟在主人身边,它是不想离开,有那么多同伴在。

    “看吧,它身有体会,你们看看你们,让你们臣服,已经算便宜你们了,小家伙,回去告诉主人,就说这些魔兽愿意臣服她,让她过来一趟。”少年下呵呵地说道,眼中闪烁着金光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黒翼说着往回走,没走两步猛地走回来,“吼!”它怒吼了一声,这一声惊天动地,震动了已经平静六天的阴月城。

    客栈里的人,听到外的动静,猛地站起来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留在这里?”君慕倾转身往窗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门在这里。”项羽好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提醒,要是你想出去被人攻击,我不介意送你!”君慕倾头也不回的说道,他们也不想想,害她整天只能待在客栈的人是谁,让她出门只能走窗口的人又是谁!

    这次寒傲辰没有走出去,因为,他要帮小倾倾好好看着这些人,不让他们乱来。

    匆匆忙忙赶到的君慕倾,刚想问黒翼是怎么回事,就看到它气喘吁吁地趴在地上,眼睛里面还闪过恐慌。

    “谁敢打伤我的……”一道光芒闪过,君慕倾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到脚下一紧,她低头看去,顿时满头黑线,嘴角不停抽搐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—_—|||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不要拍我…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