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

    刹那间,原本喧哗的一片,变得无比的寂静,所有人听到最后那三个字,简直就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仿佛是静止了一般,风忘记了吹拂,尘沙忘记的飞扬,树叶停止的飘动,就连天上的云也不再动,时间好像就停止在了这一刻,所有的一切,也停止在了这个一刻。

    那三个字,仿佛一阵深深的震撼,所有人呆愣在原地,一双眼睛全部放在君慕倾的身上,他们刚才是不是听错了?

    君慕倾,君慕倾不是在闭关么?为什么会变成赤君了,这不太可能啊,君慕倾的火焰是金色的,而赤君公子的只是普通火焰,君慕倾不会水元素,赤君公子会,说笑话吧,这怎么可能会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震心里虽然知道,可这一下子被人戳穿,他还是一脸的呆滞,心里的震撼,不比任何人少。

    君慕倾微微一愣,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身份会被人戳穿,“公子怕是说笑了吧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冰冷的寒意,惊醒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这么确定自己的身份,那就只能说明一点,他是冲着自己而来的,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,同时也看到的刚才她晋升的一幕,这么有备而来,又不被任何人发现,他到底是谁?

    那个陌生的男子闯进来之后,站在一旁的雷沈,眼中露出一抹得意,而他听到赤君就是君慕倾之后,胸口一闷,嘴巴里面溢出一丝腥味。

    君慕倾就是赤君,君慕倾就是赤君,赤君就是君慕倾!这让他怎么能够接受这个消息,他原本以为,只要雷家变成五大家族的第一大家族,赤君不可能会是赤君的啊。

    他要是君慕倾,自己的计划怎么办,看她的样子,是不会和君家和平相处,但是君慕倾以前的种种行为,那跟他们雷家,就更加是过不去,她毁了雷家,更加杀了雷家的人,更何况,今天请来的人,就是来杀君慕倾的,而不是请她君慕倾!

    “说笑,那么请问,赤君公子,你敢在众人面前摘下这帏帽,让所有人都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吗?”来人犀利的说道,想在他面前蒙混过关没有那么容易,他是亲眼看到君慕倾带上那顶帏帽,往这边走来,刚开始他还在奇怪,当她走到斗技场上,所有人看到她之后,叫她赤君公子,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明白。

    在雷沈那里,他知道,君慕倾还在闭关,今天他趁着这个机会,特地到客栈,就是想杀了君慕倾回去交差,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一幕,当他知道君慕倾身份的时候,心里的震撼,不必任何人少。

    君慕倾就是赤君,这一点不用再怀疑。

    双元素的天才,出现在君家,而这个人,正是所有人都不认同的君慕倾,曾经被赶出君家的君慕倾!

    这让他怎么接受,知道赤君的身份之后,他心里唯一的想法,就是杀了君慕倾,可她一出现就是和君洛帆比试,比试完了之后就好似晋升,连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留给他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等到了现在人,等到赤君出去的那一瞬间,在门口堵截,让她回到会场。

    “摘下帏帽不是不可以,不过我怕吓着这些人,别看这么多女孩子喜欢我,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赤君的真正样子。”君慕倾惋惜的叹叹气,让她摘下帏帽,没这么简单,这件事情还真不会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到觉得不是这样,其实即便你不摘下帏帽,都有很多地方,容不得你否认,君慕倾,若是你摘下帏帽和我一斗,我或许还能留下你一个全尸。”男子得意地说道,即便她已经晋升上尊斗技师,在他眼里也并不算什么,自己还是照样能杀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男子的话,让所有人都往君慕倾身上看去,他们在拼命寻找着相似的地方,可是他们怎么看,出了衣服颜色以外,其它地方也就没有相似的了,那这个人的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目光冰冷的看着面前出现的人,“不知道阁下是什么人,怎么会一口断定,我就是君慕倾?”凑巧,偶然?她才不会相信这样,留全尸?不好意思,她人都没有做够,还不想做尸体。

    “我的身份,你不配知道,君慕倾,你只要知道,你是该死之人就好了。”那人狂傲地说道,看君慕倾的眼神,还带着不屑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是该死之人?这个世界上,能决定人生死的,只怕不是你说了算吧!”该之人,好一个该死之人,她会让他知道,什么才是真正的该死之人!

    “君慕倾的命,就是我说了算!”

    这一来一往,让他们头都大了,这赤君到底是不是君慕倾?倒是给个准信啊!

    靠,这要真是的君慕倾,那可就有趣了,三年前君慕倾扮成赤君,和君洛帆立下三年之约,三年之后,赤君和君洛帆差点两败俱伤,这要是传出去,君家可就出尽了笑话。

    有人是为了看笑话,更有不少人是为了知道这是不是真的,他们期待着赤君的回答,这个回答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寒傲辰静静站在君慕倾身边,身上散散发出冰冷的气息,“君慕倾的命,轮不到你说了算!”小倾倾的命,就连他都不属于,这个人是来找抽的吧,不对,应该是来找死的!

    终于有人说话了,罗塞几人偷偷一笑,还真是有人不知道死活,敢在寒傲辰面前说君慕倾的命是他的,这不是找死吗?是看到人家一直都没有说话,就以为好欺负啊!

    这些人真是不知道生何,所以才会怎么死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,寒傲辰这个时候凑什么热闹,看到这里还不够乱吗?现在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,不想和眼前的人多加纠缠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你知道轮不轮到我说了算。”看到寒傲辰,那人还是一脸的不知所谓,眼里的轻蔑更是没有遮拦的就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轮不轮到你说了算,我没兴趣知道,但是没有人能挡我的路!”火红的身影立马闪动,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他们对面的人也赶紧闪动身体,挡在君慕倾的面前。

    靠!没有这么挡路的吧!就算她是君慕倾又如何,也轮不到他一个外人来管,不管是君慕倾还是赤君,命永远都是自己的,不属于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今天你想走,没那么容易。”主上已经吩咐过,不管付出任何代价,都要杀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走?错了,她压根就没想走过,别人指着你说,你的命是我的,如果还能淡定的,那就不是君慕倾!

    “冰天雪地!”冷冷几个字吐出来,周围的温度立马变低,天上更是飘下了飞雪,而这,并不是由斗技,而只是由元素凝聚而已,根本就不用召唤出斗技阵。

    看着满天的冰沙飞雪落下来,所有人纷纷往一旁跑去,这么恐怖的斗技,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,不对啊,那不是斗技,斗技阵都没有出来呢。

    寒傲辰也站到一旁,没有出手,小倾倾并不希望他帮忙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狂风!”强大的狂风吹来,直接将冰雪吹散,一下子雨过天晴,刚才的一幕,仿佛是幻觉一般。

    魑魅看着君慕倾,尽管他表情从容,可心里已经在深深震撼,上尊斗技师,就能直接用元素凝聚风雪,不愧是天才,只不过,今天,即便是天才也要夭折。

    君慕倾若是平平凡凡这么一辈子,也就不会招来今天的杀身之祸,偏偏她锋芒展露,让主上非常不满,主上都注意的人,那这个人就必须死。

    元素也能这么用?

    从来没有这么用过元素的人,都纷纷惊奇,斗技阵都不用召唤出来,就凝聚出来斗技了,可那是斗技吗?看起来也不像。

    君震站在原地,看着那个闪动的身影,他一个闪身,挡在了两人的中间,“回去告诉你家主子,若是再想威胁君家,那就别怪我君震对你们不客气!”在他面前,一而再,再而三的说要拿走君慕倾的命,这让他心里很是火大。

    他孙女,差点把君家烧了,他都没有指责半句,今天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,又是说杀,又是说死的,真当他这个君家家主是白当的,真的他什么事情都不管,把他惹火了,管你是谁,就算是神明降临,他都不会半点客气。

    “君震,你让开!”魑魅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君震,这老家伙敢出来保人,他真的想让君家彻底灭亡吗?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今天即便赤君不是君慕倾,老子也不允许你们在五大家族的比试上面动土,要是你们不服气,尽管来,君家的人还怕你们不成!”要不是先祖的遗训,他何必要听这些人的,不过只是对君家有一点点小恩小德,就不知道天高地厚,以为君家是纸糊的!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,君家家主和这个人认识啊?看起来不像啊,一开始那个人在看到君震的时候,还有几分迟疑,后面才确定下来的。

    雷沈更加是迷茫,这个人找上他们的时候,只是说要杀君慕倾,现在看来,他不但认识君震,就连君震也认识他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君家什么是时候惹上这么一个人了?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给我让开!”君慕倾冷冷吼道,有人都要她命了,她还能淡定吗?

    君震微微一愣,这个语气,这个叫法,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才会这样,也就那个小王八蛋才会这么叫他,这么说,赤君真的是小王八蛋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里挺热闹的,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冰冷的声音从天上传来,一下子让所有猛的抬头,今天这都是什么事,来了一个麻烦,现在又来了一个,不过这是麻烦还是其它什么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君慕倾冷冷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你,不该是这样的。”男子冰冷的目光看向君慕倾的时候,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什么叫我不该是这样的?”君慕倾不耐烦地问道,刚来了一个疯子,现在又来一个疯子两疯子凑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不是时候,要不然这么一个小角色,怎么会是你的对手。”男子继续说道,并没有理会君慕倾的话题,继续喃喃自语,当他目光看到魑魅的时候,露出冰寒的杀意。

    不是时候?小角色?

    靠!这家伙到底是在说什么胡话,她半句都没有听懂,还有就是,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,他为什么会认识自己?

    魑魅警惕的看着空中站立的人,仰头看去,他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,这是那漠视一切的态度,让他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劝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吵死了。”男子不耐烦地说道,话才刚刚落下,就听到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!”魑魅突然张开双臂,表情看上去很痛苦,一声巨响过后,看到一个人彻底的粉碎,血肉在空中飞扬飘散,斗技场上一阵刺鼻的血腥味慢慢散开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不少人纷纷呕吐起来,这就叫真正的碎尸万段,活生生的一个人,就这么被碎尸万段了,而且是在自己知道情况下,这该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呕吐地声音纷纷响起,不少人因为忍受不了这一面,而快速离开,本来还想见证赤君是不是君慕倾的人,也忍受不住,捂住嘴巴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漠的站在一旁,这个人,没有动手,就将一个人碎尸万段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五大家族的人都离开了不少,只留下一些对这些事情见怪不怪的人留下来。

    寒傲辰慢慢走到君慕倾的身边,原本冰冷的目光,变得更加的冰冷,这个人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好,听他的语气,仿佛是和小倾倾早就认识,可这也没有多大的可能。

    还有那股强大的力量,随时能将一个人撕碎,血肉模糊,这样强劲的对手,就连他也是第一次遇到,刚才那人见到小倾倾晋升,还敢扬言要杀她,那只能说明,他等级更高,比小倾倾还要高出很多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,却能将那么一个高手粉碎,连手都没有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君慕倾冷冷问道,直觉告诉她,这个人并不简单,不是和刚才的人是一伙,那会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出手?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,你早晚会知道,只是,你现在太弱,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。”男子讥讽的说道,表情却异常的平静,好像刚才的话,并不是出自他的口中。

    弱!

    君慕倾黑着脸,她承认自己现在是很弱,却很不喜欢这个家伙的语气!她不配!不配!

    “看来,你身上还是有点力量的,它们都出来了。”男子看着远处,自言自语地再次说道,步伐慢慢走动,不一会,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”君慕倾嘴角抽搐地问道,今天是什么日子,为什么老是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。

    “对你,你头上的东西太难看。”那个声音再次响起,顿时,君慕倾心中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砰!”帏帽粉碎成了碎屑,赤红的发丝在空中飞扬,冰冷的眸子透着冰冷的杀气。

    看到那熟悉的容颜,所有人倒吸一气,当场石化,真的是,真是君慕倾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理会他们,她紧握双拳,看着那人消失的地方,她晋升到上尊斗技师,心里是有些兴奋,可这个男子的出现,却彻底的破碎了一切情绪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,太弱了,她真的是太弱了,弱到任人宰割的地步,那人的力量再大一点,粉碎的就不是头上的帏帽,就是她的头,即便是这样,她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不允许自己这样,绝对不允许,她还是太多,非常弱,她一定要变得更强!

    所有人的人震撼当场,他们还来不及消化这个真相,脚下就响起了剧烈的声音,在场所有人顿时脸色惨白,立马看着君家大宅的方向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来不及多加思考,更加没有向任何人解释,就感觉到熟悉的力量涌来,突然她脸色大变,也扭头看着君家的方向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这种感觉在熟悉不过了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好吧,二更了,唉…甜甜也尽力了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