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魔兽会吃魔核,现在一个小黑点,还吞噬她的元素,这是什么逻辑!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么样啊?”君慕倾无力仰天,遇上这么一个怪东西,她不叹息都不行。

    小黑点静静地浮在元素空间里面,就算君慕倾开口询问,它也没有半点的动静,就好像没有听到君慕倾的话一样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小黑点,君慕倾用意识碰了碰,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,反而有种亲切的感觉,好像它是自己身体里的一部分,可是……就算是身体里的一部分,那至少也要知道是什么吧?

    红色的光芒一闪一闪的,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天堂鸟形状的火焰,皱了皱眉头,几天不见,它不但只是金色,金色上面带着淡淡的红色,金色的光芒和红色光芒在那不停地流动。

    君慕倾又是一阵无语了,它又来凑什么热闹,还是说吞噬她身体元素的家伙,它也有份?

    “倒是有一个吭声的,告诉我一句这是为什么也好啊!”君慕倾睁开眼睛,无声的叹息,她还没有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晋升的,尽管她在不管的努力,想要快点晋升,可失败了这么多次,连个原因都找不到,还是会觉得无奈。

    可是静悄悄的元素空间里面还是没有半点的动静,说话的也只有君慕倾一个人。

    时间是用了不少,却不能晋升,君慕倾双手撑着下巴,看了看外面的天色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,现在是什么时辰了?”君慕倾大声叫道,她知道这个时候,大家都去看比试了,没有几个人会留在客栈里面。

    房门缓缓被推开了,黑色的身影慢慢走进开,看着榻上熟悉的人儿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,还是不能突破。”君慕倾无奈地说道,到现在为止,她还是不能突破最后的一步,和以前的情况一样,每次要突破的时候,所有的力量,就会瞬间消失,她又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到现在她都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每次到了突破的时候,力量就会流失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这个时候突破,所有人就跑过来看你,而不是看五大家族的比试。”寒傲辰走到一旁坐下,脸上的笑容慢慢加深,即便是没有出去,她已经弄得满城风雨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笑看着寒傲辰,“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再晚点出来,五大家族的比试就比完了。”寒傲辰淡淡说道,嘴角轻轻勾起,她闭关都已经忘记是什么时候,要不是这个时候醒来,最后的比试都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君慕倾瞪大眼睛,她怎么感觉自己才刚刚闭上眼睛,怎么一下子就过去这么多天了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在空中闪过,心里暗暗叹息,没有晋升也就算了,差点还失信于天下!

    残影才空中匆匆闪过,听到那熟悉的声音,君慕倾才松了口气,她站在远处的屋顶上,看着两道身影比试,帏帽下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在同一时间,一道黑影漫步走进斗技场地,寒傲辰看着人山人海的场面,打斗紧张到令人窒息的时候,他的目光不是看前面,而是扭头往身后看去,看到那一抹飘逸的衣角,冰冷的脸上,也难得勾起一个弧度。

    “傲邪你来了?君慕倾呢?”罗塞见寒傲辰来了,好奇地问道,这几天他每天守在门口,不让他们靠近,可现在他居然来了,这是不是说明君慕倾已经出关?

    “她很好。”寒傲辰冷冷回答,将目光移到比试的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罗塞摸了摸鼻子,也看着台上的比试,毕竟这样的一幕,并不多见,君家人和君家人打起来了,两个人都是上尊斗技师,只不过一个是一级,一个是七级。

    看着那依旧优雅地身姿,罗塞摇头感叹,这家伙平常看去,就已经占尽了风头,即便是面对这样的比试,还能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君墨脚下五行星炫耀,七颗五角星璀璨善良,闪烁了所有人的眼睛,所有人看着君墨,羡慕惊诧的目光纷纷投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他们怎么能够不羡慕,君墨年纪轻轻,已经是七级上尊斗技师,在五大家族中,已经是天赋第一的天才,前途明朗,不用多看,他们就能看到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情景。

    君洛帆愤怒地看着君墨脚下的斗技阵,七级上尊斗技师!这不可能不可能!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“寒冰潮涌!”君洛帆愤怒的吼道,周围顿时一阵冰冷,所有人就听到潮水拍打的声音,汹涌的波涛从快速从他的斗技阵中涌出。

    看到那狂潮,原本已经惊颤的人,眼睛更是瞪得无比大,这,这样也行!不过,这不是赤君公子的招式吗?还那些高手,看到这个斗技,却皱起了眉头,因为他们明显看到那汹涌的狂潮之中,还暗藏着冰刃,要是君墨松懈一点,就会被狂潮中的冰刃伤到。

    所有高手纷纷摇头,君洛帆为了第一,就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,他都是一个家族的人,谁赢谁输,不都是一样,况且在斗技上,君墨已经赢了。

    “光明之盾!”闪烁着光芒的形成白色的盾牌的,当在君墨面前,将那无情的狂潮挡在盾牌之后。

    君洛帆不断的凝聚着斗技,就是想用尽一切办法,让君墨输给自己,没有发现,不远处,一双赤红的眸子,闪烁着冰霜,特别是看到他用这一招对付君墨之后,眼里更是露出了杀意。

    不论君洛帆如何使力,君墨轻轻松松就能将他的斗技化解,就像现在,君墨漠然的看了一眼君洛帆,另外一只受伤也出现了一股力量。

    “万箭光束!”刹那间,如牛毛一样的光束,快速飞出斗技阵,如同闪电一样,逼近君洛帆。

    “水盾!”君洛帆赶紧凝聚出防御的盾牌挡在自己面前,受伤还不管在凝聚狂潮,试图想冲破君墨的一切防御。

    “光明之力!”君墨见君洛帆也凝聚出第二种斗技,也没有迟疑的唤出光明之力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光明之力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,把君洛帆的水元素斗技力量减弱了不少,君墨也撑着这个时候,用力一推,将光明之力的力量,发挥到最大力量。

    这么惊颤的一幕,让所有都不敢轻易呼吸,就把自己一个力道不注意,比试就这么结束。

    真是太精彩了,上尊斗技师之间的比试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厉害!五大家族也从来没有在比试上面出现过上尊斗技师吧,没想到今天一来,就出现两个。

    “轰!”爆炸的声音响起,一股水花冲上天空。

    一双双眼睛跟随者水花,亲眼见它飞向太空,又见它慢慢落下来,却发现擂台上面,君墨已经占到最边缘,而且身上还有白色的光芒笼罩着他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疑惑,君墨为什么要这么做,哗啦的一声,所有的冰水全部落在擂台上方,而君洛帆站的地方,正是这擂台的正中央,他的斗技,全部打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君洛帆还没有从错愕中反应过来,就被一股强大的冲走,狠狠地甩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比试场上一阵寂静,一双双眼睛都放在君墨的身上,看到那一抹白色如谪仙的身影,他们艰难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君洛帆脑中一片空白,他居然输了,还是输在了自己的斗技上面,天下间什么样的侮辱,能比得过,自己被自己的斗技所伤。

    他输了,真的是输了,输给了君墨,君墨才是君家的第一天才。

    君震看着那一抹淡然的身影,久久没有回神,心里也深深的震撼,这真是太精彩了,他自认看了这么多年五大家族的比试,就今年的最精彩,也是最激动人心的。

    尽管输的人,是君家的人,那赢的那个也是君家的,他不但没有半点的失望,反而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君墨连同其它四位家主站在来,向前走了三步,“五大家族比试正式结束,第一名君墨,第二名君洛帆,第三名风焱,第四名宁珏,第五名,白子聪!”响亮地声音拉回了所有人的思绪。

    大家这才回过神来,回想起刚才的一幕,还是忍不住惊叹。

    “真是精彩!”夏竹青叹息地说道,君墨的天赋,连他们几个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今年果然没有来错,先看一场精彩的,等会的那一场更加精彩。”项羽笑呵呵地说道,那个君洛帆,他老早就看不下顺眼了,现在被人这么教训了一顿,心里真是痛快。

    项羽尽管开心,他还是有所保留,现在开心完了可不行,等会赤君来了,还有重头戏,那才是今年五大家族人人期待的。

    “傲邪,你不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比试。”寒傲辰淡漠地说了一句,刚才的那一

    招,只是君洛帆挡不住而已。

    几人纷纷点头,就连站在一旁的君战天都纷纷应和,他第一看到这么激动人心的比试,这么强大的力量,他一定要快点达到,听说等会还会有其它的比试,他就更加想看看如何了。

    君震宣布了之后,所有人纷纷议论起来,却没有一个人反驳,见没有人有一件,他笑眯眯的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五名已经出来,现在也宣布五大家族心的排序,君家勉强还在第一位,风家依旧保持着第二,而今年第三,却不再是雷家,则是宁家,第四白家,最后一位,就是雷家。”君震笑的嘴巴的弯起来了。

    其余四位家主,纷纷瞪了一眼君震,这老家伙,说的还振真够“勉强”的,君家占了前两名,他还说是勉强,那他们不就是更加“勉强”了吗?

    结果出来之后,众人捂着嘴巴纷纷一笑,不用君家家主说,他们也知道今年比试,雷家排在了最后一名,这还真是可惜了……

    即便大家嘲笑,雷沈却不像昨天那般激动,他笑看着眼前的一幕,什么话都没说,什么事情都没做,这让大家吃惊不已,却有不敢多说,只能在心里好奇。

    对于雷沈的反应,其它几位家主也很疑惑,今天雷沈平静的有些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远处的君慕倾看到君墨赢了之后,脸上露出一个笑容,她就知道大哥会赢,在那么一瞬间,她还是有些担心,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,大哥已经赢了,而他才是五大家族第一的天才。

    比试的会场上,大家都欢快的道贺,君家今年就占了一二名,说起最后一场比试,大家那可叫一个兴奋,君墨年纪轻轻,已经是七级上尊斗技师,变态的天赋,人人都很羡慕眼红。

    尽管是眼红,大家还是不停地在谈论君墨刚才,那银剑展开的一瞬间,惊颤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君震到现在心里都一颤一颤的,这天赋盖过他当年啊,这么下去,这小子很快就能够追上自己了,那个臭丫头也是十二级巅峰技尊师,只差一步,就能晋升,这只怕是绝无仅有的天才吧。

    君洛帆站在君墨身边,愤怒地瞪了他一眼,上尊斗技师,几年前,君墨的等级还不如自己,现在,竟然已经超过,他不过是一级上尊斗技师,而君墨就已经是七级。

    即便他使劲浑身的解数,也不能伤到君墨半点,倒是他自己经常被他打伤。

    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,衣服也早就换了一件,可他心里的愤怒,却一直在熊熊燃烧,一直都没有被熄灭过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一切都平息以后,所有人的目光,都放在了君洛帆的身上,他们四处张望,却没有看到赤君的到来,心里纷纷疑惑,赤君这是怎么了,到现在都没有出现,难道没有比试,就已经自动认输了吗?

    君震也疑惑的往远处张望,可惜,就是没有看到那个红色身影出现,今天是最后的比试,就连诸葛蓉蓉都老早坐在了君震的身边,她想看看看看,那个人,是不是倾儿。

    “震,你别着急,她一定回来的。”诸葛蓉蓉微笑着安抚自己丈夫的着急,其实她心里何尝不急。

    墨儿赢了比试,他们当然开心,只是他们更想期待着赤君的到来。

    比起众人的急切,君墨反倒是出奇的冷静,他静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眼睛不停看着身边,这个时候,他很想倾儿也在这里,但这个时候,她在闭关,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君震脸上的着急之色,雷沈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讥讽的机会,“君家主也等不及想,看看你们家族第二天才,输的一败涂地么?”可他心情却大好,让君家出一次丑他心里就更加舒服,赤君要是来了,自己可要好好的谢谢他。

    君震轻哼了一声,没有回答,空气中却弥漫过来一阵寒意,让人不禁打了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怎么,雷家主输的不甘心吗?雷家的人,可是连五大家族的第五位天才榜都没有坐上去的。”冰冷刺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所有人都微微一愣,瞬间脸上又扬起了兴奋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听错,这个身影,这种感觉,就是赤君公子来了!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在空中慢慢走过,原本坐着的不少人,都纷纷站起来,踮起脚尖,想看一眼赤君,只是那红艳的帏帽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,也将那倾城的容貌遮挡在其中。

    君慕倾这一出现,别

    说其他人了,就连五大家族的人都纷纷站起来,仰头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赤君来了!

    赤君是谁啊?那个不把五大家族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人啊,五大家族对赤君是又爱又恨,爱的是他双元素的天赋,恨的是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所有人对他是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风焱握紧双拳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他还在想,如果五大家族比试完了之后,还没有出现,那自己不就不能亲自道谢了,君慕倾的行踪想来琢磨不定,况且,他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见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她出关了,等比试完了之后,他就要当面谢谢她送自己神器。

    看着火红的身影慢慢走来,花千娆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喃喃说道,“该来的还是回来,不过既然在闭关,又何必这么急着出来呢?”君慕倾的这个做法,让花千娆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花谷低头凑到花千娆耳边,“少主,你有什么吩咐?”少主一个人在这里喃喃自语,不过也对,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赤君公子了,少主开心也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花千娆轻轻摇头,露出一个更为妖娆的笑容,让周围所有雌性,都一阵心慌。

    莫相守看着天空,当他看到那一抹红色身影的时候,还以为是他的宝贝徒弟来了,差点没有破口叫道宝贝徒弟,幸好想起那声音不怎么对,他才停下了脚步,不然就这么冲上去,多丢人啊。

    龙天眼睛深邃地看去,“他怎么现在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龙天大人,你在说什么出来,难道你认识赤君?”罗塞好奇地问道,还没有想起君慕倾以赤君身份和龙天的那一层关系。

    项羽白了一眼罗塞,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,“塞子,我是今天才告诉你,龙天大人有两个徒弟,一个是君慕倾,而另外一个就是赤君吗?”这两个徒弟倒是有一个相同的地方,都是喜欢红色。

    “老夫就收了一个徒弟。”龙天不满地看了一眼项羽,他不知道就不要乱说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相同点,这些人都没有认出来,不过想了想自己,龙天还是一阵叹息,别说别人没有认出来,就连他开始的时候也不敢确定,毕竟一个是男人,一个是女人,谁会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真奇怪……”君战天喃喃地说道,瞳孔的颜色不停在黑色和灰色之间交替,他闭上眼睛摇晃了一下头,再次睁眼的时候,瞳孔又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霸嚣疑惑地看着君战天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潇姐姐,我感觉我看到师父了,可又一看,又不像。”那个叫赤君的人的确是很像师父。

    霸嚣微微一愣,没有再开口,那个人本来就是主人,主人在这个时候出关,那她就安心的多了。

    而一旁啃着一直鸡腿的吱吱,翻了翻白眼,懒懒地说了一句,“不像。”那本来就是,说什么像不像,这些人类的眼睛还真是有问题,明明就已经是同一个人,还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寒傲辰嘴角微微上扬,现在这个时候,他倒是更加有些期待,想看看小倾倾身份曝光之后,这些人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露出笑容的人,何止寒傲辰一个人,尹弑杀看到赤君出现以后,那就叫一兴奋,他就说嘛,她怎么会不来,现在来了就好,前几天听到她闭关的事情,他还在想,“兄弟”会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一出现,就引起的不小的冲动,原本已经站到了擂台中央的人纷纷退了回来,坐到和站到原来的位置上,崇敬地看着那慢慢走来的红色身影。

    能在空中行走,那就是技尊师啊!双元素技尊师,赤君的天赋那是比君墨的还要恐怖。

    拥有双元素,进步还能有这么快,三年前,她不过是十级大技师,短短三年的时间,拥有了这么变态的天赋。

    君墨双眼紧盯着赤君,他也以为是倾儿来了,当看到是赤君之后,眼睛的激动才平复下来,他知道倾儿也是双元素斗技师,一个火元素,一个光元素,若赤君还是倾儿,那不是就是三元素了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墨自嘲一笑,看来是他想多了,双元素就已经是天下难求,更别说是双元素。

    君震和诸葛蓉蓉走在最前面,看着那一抹熟悉的身影,他们几乎都已经可以确定,就是倾儿!

    君慕倾

    慢慢走到擂台上站着,双手负在身后,顿时,周围的温度就慢慢贬低,还在呆滞和兴奋中的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这一点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些人看到赤君以后,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,如何让赤君听自己的命令,如何让赤君帮自己做事情,就算是把她供起来,他们也愿意啊,只要赤君肯帮他们,还有什么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双元素斗技师,大陆上唯一一个,谁不想得到,谁不想拥有,拥有这么一个天才,就连五大家族,也不用放在眼里,直接在大陆上横着走都可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一帮子人的目光又变得更加的炽热,他们只想得到赤君,为自己所用。

    面对周围炽热的目光,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她知道自己出现,会是这种情况,可真正的面对了,她还是很不习惯,甚至可以说是厌恶,对,她厌恶这些眼神,不想看到他们的眼睛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瞩目下,终于,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你们看够了没有!”

    所有人立马回神,还不忘打了个冷颤,在声音响起了刹那,他们只感觉自己像是没穿衣服,站在冰天雪地之中,那冬日的冰风寒冷刺骨。

    那一抹赤红的身影,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让人不寒而栗,所有人赶紧收回目光,不再去看赤君。

    赤君的事情,他们还是知道一点的,连魔兽他都不害怕,看到魔潮来了,直接冲上去,一刀一个,魔兽就像是大白菜一样,倒在地上,一颗颗魔核被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众人纷纷打了个冷颤,摸了摸自己身体,他们可不想自己的头也是一刀一个,被赤君给切下来。

    “赤君公子……”君震想了想,还是叫一声赤君公子,他们尽管是认出来了,别人不是还没有认出来,可不能把身份给透露了。

    “五大家族的比试已经完成了,我只是来履行当初的承诺。”君慕倾一点面子都不给的直接打断君震的话,说出来这里的目的,隔着这么远,她都能看到那老家伙眼睛里面的炽热,想必是猜出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都是黒翼那一声“主人”,让自己的身份露馅。

    太牛逼了,连五大家族为首的君震大人,赤君也不放在眼里,不过看君震大人的样子,也一点都不生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这个举动,又让不少人露出了崇敬的目光,纷纷往擂台中央看去,那是赤君啊,连五大家族都不放在眼里的赤君,以前只是听说,而现在确实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们当然知道赤君公子是来履行三年前的承诺,只不过君洛帆才刚比试完一场,需要的是休息……”君震想方设法的想让君慕倾去一趟君家,只不过有人偏偏不买他的帐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等,给你们一个时辰,相信君家的人会有办法,让君少爷恢复一切。”帏帽下的嘴角轻轻勾起,想用这个理由来打发她,做梦!

    雷沈阴狠的看着赤君,随即扬起一抹笑容,不管这个人以前和雷家有多大的恩仇,但现在,他不能轻易的得罪,赤君身为双元素天才,有多少人想巴结,赤君两个字,都已经能让不少人为他做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“赤君公子,你这样,赢了不也不光彩么?”雷沈笑着说道,那模样,仿佛他们家族还是排在五大家族第三位一样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看着雷沈,回想起刚才君震宣布的结果,那嘴角的弧度越开越大,“我赢不赢的光彩,总比雷家的人来的光彩,斗技比不过别人,就用拿出神器出来比试,结果不过是区区的圣神器,就让雷家从五大家族第三,末位,也算不算输的光彩?”

    被赤君这么一说,不少人开始颤动肩膀,有些人更是笑出了声音,反正有赤君在这里,雷沈想对他们怎么样,也没有任何的办法。

    雷沈脸色涨的通红,却还是露出一抹笑容,他们现在尽管笑好了,等会所有人就笑不出来,他会让大家看看,雷家到底是五大家族之末,还是五大家族之首!

    “咳咳!”君震轻咳了几声,憋着笑容,没有一个人敢在雷沈面前说的事情,也就他赤君一个人敢说,一点没有畏惧,更加是不在乎。

    风尧将头扭到一旁,肩膀开始颤抖,却没有笑出声。

    宁鹤看了看雷沈,挺直了后背,现在他们宁家也是五大家族第三位上,还怕雷家人不成。

    白飞云眯着眼睛,紧盯着君慕

    倾看,眼中露出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面对雷沈的脸色,君慕倾好像是没有看见一眼,继续说道,“也对,雷家人一向把不光彩的事情看成是光彩,反正你们陷害别人,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,所以遇到这些事情,也要见怪不怪,你说是吧?雷家主?”她故意问雷沈,心里早就已经乐了。

    那冰冷的声音,如同针刺,深深地扎进了雷沈的心里,可此时的雷沈除了选择沉默,还是沉默,他再多说半句,赤君后面的话会是怎么样子的,很难想象。

    是个屁!雷修看了一眼远处的君慕倾,满腔地怒火又不敢发作,赤君是双元素高手,想把他当成祖宗供的人何止千万,要是他们动手,在场的不少人,都会直接把他们生吞活剥,说话也会更加难听。

    为了自身的安全,也为了不犯众怒,所有雷家人真是敢怒不敢言,坐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赤君公子是来嘲笑我们雷家,还是来履行三年前的诺言?”雷沈阴冷地看着君慕倾,恨不得在她身上戳两个洞出来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比试,但我想雷家主刚才也听到了,君家少爷曾经五大家族第一天才,君洛帆公子还没有准备好,你刚才都说了,我现在跟他比试,赢了也不光彩。”她故意将“曾经”加深了语气,帏帽下的脸上,已经布满了笑容,赤红的眼睛里面却露出冰寒。

    雷家,现在才是第一步而已,她会慢慢的,让所有雷家付出该有的代价!

    不行了!受不了了!

    所有人憋了一肚子的笑意,就是不敢笑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颤抖着肩膀,他们怀疑自己再憋下去,就会憋出病来,可是不憋不行啊,雷家已经颜面尽失,他们要是再笑的话,难免雷家不把记恨他们。

    赤君刚才就那么一句话,不仅讽刺了君洛帆,是曾经的第一天才,还用雷沈的话去塞他,这么气死人不偿命的话,却让人无从反驳。

    其他人这么想,可还是有人不怕雷家,罗塞几人直接笑翻了,差点不顾形象的摔倒在了地上,他们终于见到是什么叫黑死人补偿命了,赤君的说话,可以和君慕倾一比啊,那绝对是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就连一只冷漠看着这一幕的寒傲辰,轻轻摇头,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。

    全场一片滑稽,不是倒地不起,就是肩膀抽搐,最后整个人都抽搐了,直接瘫坐在椅子上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雷沈僵着脸,一张老脸,都快能拧出墨汁了,却偏偏不能发作,看着到处都是一片讥笑的声音,他心里想招赤君到雷家的想法彻底粉碎,现在他只想把赤君也一起杀掉,让自己心里舒服一点。

    君洛帆坐在君墨身边,一双眼睛已经快吃人了,他的确已经恢复了,而且感觉比刚才还要好,但听到家主那样说,他也不想那么早就和赤君打起来。

    他深深后悔三年前没有直接打败赤君,而是和她有了一个三年的约定,他已经输给了君墨,要是再输给赤君,即便他还是雷家第二的天才,原本的光环已经被人抢走,现在还要被人家再讽刺一次,那他在君家的地位,就是一落千丈!

    即便君洛帆后悔也已经没用,三年前他自认为能赢君慕倾,却不知道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输了,拥有一直灵兽和神兽的赤君,他怎么会是对手呢?即便等级没有他高,也没有谁规定,比试不能叫自己魔兽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君家主,你看看,再聊下去,雷家主就要烧起来了,你还不‘请’君洛帆出来吗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刚说完,所有人的目光,就看向君震,眼睛里面还有不能散去的笑容。

    雷家主就要烧起来了,大家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雷沈,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的确是挺像的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