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试场上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往君家的方向瞄去,看着那第一的位置没有在出现那一抹红色身影,所有人都一阵叹息。

    这几天没有君慕倾来,他们心里还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,所有人纷纷好奇,君慕倾到底去了什么地方,这第二场比试都快结束了,她还是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出现,皇城家族的人同样也像是消失了一样,他们也没有再出来,就连莫相守大人,龙天大人都纷纷不再出席。

    偌大一个斗技场,竟然有个位置空缺下来,这是从来不曾发生过的,要知道,五大斗技家族,谁不想巴结,谁不想讨好,每一次所有地方都没有一点缝隙,而今年那么一大片空缺,真是怎么看怎么不舒服。

    君震看着那个空荡荡的位置,只感觉一阵头痛,这丫头不参加比试也就算了,现在连看都懒得来,还有皇城四家,皇城项家的人也纷纷消失,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疑惑君慕倾为什么不来看比试的时候,新一轮的比试结束了,最后的结果,君墨,君洛帆,风焱,白子聪,白子琪,宁珏都在其中,还有几个就是雷家,和宁家风家几个名声不是很响的天才。

    十人中,五大家族分别占两个,这样他们五大家族的人都松了口气,多一个人,就会多一份胜算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的结果,很快就传到了一直待在客栈里面君慕倾的耳中,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君慕倾只是淡淡一笑,没有开口说话,再次合上眼睛。

    项羽指了指房间,看了一眼寒傲辰,“傲邪,她这是怎么了?”都这个时候了,她还有心情闭关,还有一场,五大家族比试就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闭关。”寒傲辰慵懒靠在大椅上,漫不经心地说道,小倾倾只不过是想快点突破上尊斗技师,有什么好奇怪的,再说,大家都去的五大家族斗技场地,就没有人打扰到他们,这样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闭关,可她这个时候闭关合适吗?还有,太奇怪了,这比试都要结束了,赤君还是没有出现,难道也不会来了吗?”项羽喃喃说道,完全不知道他嘴中的“赤君”正是里面闭关的这位。

    “比试结束之后,赤君就会出现,下一场比试,我留下就好,你们都去吧。”寒傲辰看着那紧闭的房门,任何时候她都能冷静的面对事情,即便是技尊级别,她还是努力突破,遇到多大难关,她都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这才是君慕倾,像她现在这样,必须要快点突破技尊师,否则时间越久,那就越难突破,想必,小倾倾也是意识到这一点,才会突然选择闭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所有人异口同声问道,却换来一个神秘的笑容。

    第三轮的比试开始,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,想看看君慕倾会不会来,终于,他们等到了皇城四家三少,皇城项家少爷,就连君慕倾的随从都来了,相守大人,龙天大人纷纷出现,就是没有见到君慕倾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好奇的时候,君震行动了,他走到莫相守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孙女呢?”她上次没来,这次还没来,到底在搞什么?

    “我徒弟在闭关。”莫相守只是简单的回答的君震,他孙女,好像宝贝徒弟还没有承认过吧,你就不好意思了,他也不能说倾儿就是他君震的孙女。

    闭关!

    这个回答让所有人微微一愣,顿时一阵汗颜,这都是什么时候了,君慕倾居然闭关了,这是什么情况啊到底。

    “家主担心的还是等会赤君出现的时候吧,到时候你们家族的天才是输是赢,可就不知道了。”莫相守笑眯眯地说道,不来就是不来,就算你强求也不行。

    赤君回来!

    君震瞪大眼睛,是啊,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,那小王八蛋和赤君“关系匪浅”啊!

    莫相守站在一旁,见君震脸色突然好了起来,不禁疑惑,他扭头就看到龙天摇了摇头,顺便还叹了一声,往原本属于他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他刚才是什么眼神?

    “各位前辈,主人说,让你们别站在这里了。”霸嚣淡淡传达着君慕倾闭关前的话,正想往君慕倾位置走去,一只手就被人抓住。

    “潇,主人不在,我们站在这里好了。”吱吱嘟了嘟嘴巴,坐到那么显眼的地方,等会吃东西都不能多吃,尽管她喜欢吃,可也要保全自己的形象,不然那该死的火镰回来,听说自己丢人的一面,那多没面子。

    君战天也点点头,拉住霸嚣的另外一只手,不让他离开,他不想去师公家族那边坐,只想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看到四只祈求的眼睛,霸嚣叹了口气,停下脚步,静静站在寒傲辰位置的后面,而吱吱就直接做上了大椅,吃着手里的东西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看着吱吱猛地吃,霸嚣很是无力,它不是前几天才吃过魔核,怎么现在又吃起来了?

    “吱吱,你很饿吗?”罗塞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吱吱摇摇头,天真烂漫地看着他回答,“我吃东西,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吃。”她早在吃了魔核之后,就已经不饿了,不过这么好吃的东西,她怎么能错过。

    “那是为什么?”罗塞额上瞧瞧挂起几根黑线。

    “笨,当然是我想吃,不就吃了!”吱吱嘟了嘟嘴巴,刹那间,不知道软化多少人那颗冰冷坚韧的心。

    罗塞一阵石化,为什么他会感觉被一个小孩子耍了?

    霸嚣无奈地摇摇头,吱吱常年跟在主人身边,罗塞想说过吱吱,怕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傻傻地盯着吱吱那萌货看的时候,比试也正式开始,对于今天的比试,所有人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这第三场的比试,那已经是关于五大家族地位排列,谁人敢不重视,这么多年来,五大家族一直都没有打破现在的僵局,君家一直都保持在第一位,以此类推,从来就没有换过,今年大家还是照样期待,能打破现在的局面。

    直到比试开始,都一直没有等到那一抹红色身影的出现,大家也不再期待,毕竟闭关这事情,哪里会有这么容易结束,不过最奇怪的是,君慕倾没哟出现也就算了,这比试都到了最后一场,怎么就连赤君都没有出现,他不是还和君洛帆有三年之约的吗?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的疑惑下,比试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第三场的比试分两轮,第一轮,剩下的十人抽签,分五组,输的人退出比试,赢得的则继续参加下一轮,第二轮只有五人,分别由他们轮流进行和对手的比试,赢的最多的人,就是第一。

    如果有家族的人,不幸在第一场就全部被人踢下台,尽管在五大家族天才排名上会到不能进入前五,但是也可以进入前十,而那个家族的排名,不用说,也已经奠定,那就是第五位,也不用在下一轮争取了。

    同时有两个人全部赢四场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至于会不会有人同时排在第二或者是第三,那就更加简单了,让他们两人之间再打斗一次,谁赢就谁坐,所有排名也就按照这样排下来。

    第一轮的比试,十人分别已经抽好签,君墨的对手是风家另外一个天才,君洛帆的则是雷家的,风焱的也是雷家的,白子琪的则是宁珏,白子聪的是宁家的另外一个天才,这顿时让所有人目瞪口呆,今年这签抽的未免也太巧了吧。

    可这样下来,很多人心里都有数,第二轮的五个人,不用再比,他们都已经知道是哪五个,雷家只怕……

    白子聪和宁家的其中一个天才宁紫霞,是第一个比试的人,宁晚霞走到台上,看到白子聪那俊美的模样,脸颊微微泛红,换来的却是一记冷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宁姑娘,得罪了。”白子聪双手抱拳,脚下银剑展开,发起了进攻。

    看到白子聪的斗技阵,所有人一阵哗然,技尊师啊,不愧是白家的天才,已经是技尊师级别。

    宁晚霞立马回神,急忙防御,洁白的牙齿咬出唇瓣,脸上也没有了刚才的红潮,她不禁在心里悔恨,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,对白子聪脸红!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十几个斗技过去,这一来一往,宁晚霞已经已经招架不住,她刚挡下一个斗技,另外一个斗技就快速冲来。

    宁晚霞的身体,如同破碎的娃娃一样,被打飞出去,狠狠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所有一阵惋惜,都在责备白子聪不会怜香惜玉,这么好看的一个姑娘,居然出手这么重,把人家打伤了不说,打倒了人家姑娘,就连扶都没有给人家扶起来。

    项羽惋惜地摇摇头,“这个白子聪怎么这么不会怜香惜玉,看看,人家姑娘多委屈。”第一个输的,那不用说,就是第十位上。

    罗塞蓝枫夏竹青三人纷纷摇头,项羽这小子年龄是他们五个中最小的,但比起花心,谁也比不过他,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白子聪下台后,五大家族的人就立刻宣布,第一场是白子聪赢了,第二组则是君洛帆和雷家的一个天才雷业,君洛帆慢步走到台上,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面对雷业,不用说,也是他赢了,而雷家另外一个高手,只怕是……

    雷业看着君洛帆,微微一愣,赶紧稳住自己的心神,深吸一口气,不管怎么样,都要赢了君洛帆。

    想象总是美好的,现实总是残忍的,雷业没到五个斗技,就被君洛帆打飞,直接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雷家人顿时感觉一个巴掌响亮地打在他们的脸上,第八名,他们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惨败!

    君洛帆轻蔑地看了一眼雷业,大步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第三组是白子琪和宁珏,很不幸,他们家两个人都抽中了宁家的对手,可结局却有着一定的差别,几个回合下来白子琪被宁珏打败,而她却没有伤心。

    “下次,我一定会赢你!”宁珏看着白子琪的背影,那眼中的自信,他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所有人微微一愣,他们还从没有人输了,还输的这么理直气壮,甚至是还挑衅地说一句,下次我一定赢你!

    白子琪输了,却并没有和其它人一样,不甘心,气愤的表现反而她非常的淡然,这让白飞云眼前一亮,这个娃娃和君家娃娃玩久了,倒是学会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其实白子琪没有料到自己会到到这一步,毕竟她才是技灵师级别,五大家族中比她厉害的人还要多,这一点根本就不算什么,输赢虽然重要,可毕竟输了就是输了,况且人家也没有用卑鄙的手段,有什么不服气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君墨的和风家人的比试,风行潇洒地走上台去,眼中闪过一抹苦笑,谁让他这么倒霉,那么多人没有抽中,偏偏抽中了君墨。

    君洛帆已经是技尊师级别,那君墨的位置排在君洛帆的前面,这家伙就是更加的厉害,就算是不打,他也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君墨也不一定会赢,何必这样消极。”温和地声音传来,风行怔了怔,看向君墨,那谪仙一样的风姿,简直是让人沉沦。

    风行黑着一张脸,他还敢这样的话,他也不过是技灵师级别,面对君墨,那也之后挨打的份啊!

    “要动手就快点!”风行抱着必败的决心注视着君墨,脚下银剑展开,水元素斗技瞬间凝成,飞向君墨。

    大家看到风行这么明白事理,不禁点点头,这话说的也对,风行不过是技灵师,那和君墨比起来,还差一大截,输赢不早就已经注定,何必拐弯抹角的。

    风行在新一辈子弟里面,到达技灵师级别,已经相当不容易了,况且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变态,都能晋升成为技尊师级别。

    看到已经胜出的几个人,所有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眼神,又有几个人能像他们一样,年纪轻轻就能到达技尊师级别,有些人,穷尽一生都到达不了的等级,他们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。

    看着那飞来的斗技,君墨从容地后退一步,“光明之力!”耀眼地光芒乍然涌现,璀璨耀眼,却没有刺痛任何人的眼睛,所有人眼睁睁看着风行的斗技,被光明之力挡在外面,推了回去,打回他自己。

    靠!这也太狠了吧!亏君墨还说君墨不一定会赢!狗屁!这样还不会赢,那他还想怎么样?

    圣灵静静看着君墨手里面的光明之力,最纯洁的力量,这光明之力,甚至比他的还要纯洁,难道这就是光明之神所赐,和自身拥有的区别吗?

    “水盾!”风行赶紧凝聚斗技,结果一阵强大气息迎面扑来,他瞪大双眼!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他的斗技!

    “砰!”风行还没想到是怎么回事,人就已经飞了出去,他绝望的闭上眼睛,突然感觉到一阵柔和力量,将自己的身体托住,他缓缓睁眼,就看到君墨用自己的光明之力,托住了坠落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。”风行站稳之后,君墨淡淡一笑,转身往自己位置走去,他原本以为这次会有一场苦战,却没想到,会赢的这么轻松。

    回到位置的君墨,感觉到远处射来的灼热,他扭头看去,就看到圣灵紧绷着一张脸,眼睛一直放在他身上,恨不得要把他碎尸万段一样。

    温和的眸子闪过一阵寒光,君墨淡淡地收回目光,转而看上台去。

    最后一组,就是风焱和雷家雷刻,雷刻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家主,他自认自己的斗技不过风焱,可雷家已经有一人下台,他若是输了,今年的比试,那雷家就是最后一名。

    这是耻辱,家族的人都会恨透他,尽管这不是因为他一个人,可这最后一局却是发生在他的身上,人就是这样,他们只想将心里的不满尽情的发泄,却没有想过,若是他们,要是输了,人家用同样的语气责骂他们,他们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受。

    风焱傲然地走到台上,风家已经输了一人,就不能再输,君墨君洛帆的实力的确都是在他们之上,若是君墨没有回到君家,那这场比试最后的结局,会在最后一轮才会出来,而现在,只怕早就已经知道谁生胜负,君家的实力,永远在其它家族之上。

    雷刻战战兢兢地走到台上,其实不用比试,他就已经输了,这么惊慌的比试,他面前站的人,就算不是风焱,他也被人打趴下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对手,风焱竟感觉到讽刺,雷家就这么没有实力,让这么一个人上台,难怪他最近听说雷家的实力在逐渐下降,五大家族一直维持的僵局,终于是要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最紧张的不过就是雷沈,这场比试,不用看,所有人心里都有数,风焱赢定了,雷刻到现在也不过是十二级巅峰的技灵师,而风焱已经到了技尊师级别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雷沈心里凉了半截,雷刻输了,那也就是说,他们雷家的地位,会更加的减低,他们不单单不能坐上第一的位置,而且还是排在了最后。

    这会被天下人耻笑的,上百年的僵局,在他手里面被打破。

    其余四位家主淡然地坐在自己的位置,比起雷沈,他们淡定多了,毕竟不是他们家的事情,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“风刃!”风焱见雷刻一直都没有出手,干脆自己直接动手,他们一直站在这里,要站到什么时候,还不如尽早结束一些,进行下一轮的比试。

    那些输掉的五大家族子弟,纷纷咽了一口唾沫,他们不禁在心里庆幸自己提前退下来,就这么输了,更加丢人,而且还会被家族责骂,这样的罪名,他们说什么也担当不起。

    雷刻踉跄地后退几步,“光盾!”他紧张地说道,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,就会输掉。

    “风杀!”可惜风焱不给他反抗的机会,技灵师若是和技灵师比较,那就还有赢的机会,只不过……这是一个层级的区别。

    雷刻看着风焱的风杀,慌张的脸上,突然出现了淡定,一张古老的盾牌出现众人的眼前,瞬间,所有人纷纷站起来,不敢置信的看着雷刻。

    好家伙,神器都出来了!

    五大家族为了赢,还真是会不惜一切,有神器在手,这长比试最后如何,就不得而知,看来雷家也有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风焱看着雷刻有种的盾牌,脸上露出一抹不耐烦,雷家以为用神器,就能抵挡住他的斗技。

    等级对斗技师来说,是很重要,可神器也同等的重要,一个等级再弱的人,拥有一个高等级的神器,那谁赢谁输,就不得而知,雷家早就算好了,而且是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雷刻的身上。

    四大家族的家主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,尽管在比试上面拿出神器来抵挡斗技,但雷家这么做,赢的也不光彩,那也不是依靠自己的力量赢的,有什么好得意的。

    雷刻得意洋洋地拿着手中的盾牌,只要有这盾牌在,风焱就算是再厉害,也破不了他的防御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纷纷鄙视雷刻的时候,一直站在原地的人儿动了,霸嚣不顾众人的目光,慢步走到过去。

    “风公子。”她冷声叫道。

    风焱扭头看去,见是霸嚣来了,皱了皱眉头,他见过这位姑娘,她是君慕倾的随从,只是她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在闭关以前,让我把这个东西给公子。”霸嚣手中出现一把大刀,在太阳底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她随手一扔,大刀就飞向风焱,霸嚣头也不会的往回走。

    这个是?

    所有人都伸长的脖子,想看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,送风焱东西,她难道早就知道现在的局面,没道理啊,君慕倾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看着那泛光的宝刀,雷沈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那也是神器,圣神器,而且还是极品圣神器!君慕倾手上怎么会有这样东西?这样下去,那他们还有什么胜算!

    顿时,其余四大家族的人乐了,他们笑看着这一幕,以为自己拿出了神器就了不起,现在又出现一件,看你们怎么办。

    霸嚣回到位置上,所有人投来疑惑的目光,“潇姑娘,小小的透露一下,倾儿是怎么知道风焱会和雷家的人打上的?”罗塞好奇的问道,她每天都在闭关,他们都是刚刚才知道,那君慕倾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主人不知道。”霸嚣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人只是说,雷家的人一般做事情,都比较狡诈,把神器交给我的时候,并且告诉我,在比试上,如果雷家人拿出神器,不管是和那个人对峙起来,就把这神器送给他。”霸嚣君慕倾交代自己的话,一字不漏地说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怔了怔,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,不得不说,君慕倾还真是有先见之明,她知道雷家会耍手段,就提前准备好东西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大家不禁开始轻啧起来,也不知道雷家是怎么得罪君慕倾,不管是谁对峙上,都把神器送给他!那是神器啊,要去买一件神器,都不知道要多少的晶石,矿晶,她竟然说送就送了。

    君震听到这话,顿时乐了,心里得意洋洋起来,让你们雷家人算计,现在也让你们尝尝被人算计的滋味,雷家人一般做事比较狡诈,这句话真是说到心坎里去了,雷家就是狡诈!

    其它几位家主都憋着笑容,看到雷沈的脸色瞬间变成猪肝色,他们就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滑稽的一面,在所有人脸上显现出来,就是没有一个人敢轻易笑,偷笑了一下就可以了,不用笑的太夸张了,雷家就算是到了第五位,还是有一定地位的,他们可不能轻易得罪了。

    洛樱宁直接笑翻了,笑得眼泪流出来,还是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那三个师父,则是心里一阵得意,看来,还是他们的宝贝徒弟有先见之明,即便君慕倾这么做了,他们心里不但没有责备反而无比得瑟。

    君墨愣了一愣,无声了笑了,心里也放心了不少,倾儿是铁了心要让雷家的排位退到第五,他没有忘记那个誓言,倾儿更加不可能忘记,只怕大陆上很快就会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波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举动,无非已经是在给雷家下来挑战书,就算是雷家的人脑袋想破,他们也不知道,究竟是什么地方得罪过君慕倾。

    风焱握住手里的神器,嘴角微微上扬,他立马滴下一滴血,让神器承认他这个主人。

    一道光芒闪过,风焱就感觉到神器的力量,他惊喜的发现,这大刀另有文章,不但是能攻击,还能防御,比起雷家的盾牌,是好上千万倍。

    雷刻顿时慌了,他看着手里的盾牌,再也笑不出来了,他的盾牌不过也只是下品圣神器,而风焱此时手里拿的是极品圣神器,这等级,就比他的高出了两个等级,这怎么能让他不心慌。

    一滴冷汗从雷刻头上留下来,这次他是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一帮子人伸出脖子,等着最后的结果毕竟在比试尽早结束,他们尽早离开这里,就能尽情的大笑一场,真的是太畅快人心了!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罗塞实在是忍不住了,他用袖子遮住半边脸,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,他还真不知道,雷家是怎么得罪了君慕倾,连神器都送人,就是为了让雷家的人输。

    坐在场地上所有姓雷的人,心里也开始慌张,他们仿佛已经看了以后的处境。

    雷家人脸上一脸死寂,风焱等级比他们的人高,现在还拥有神器,那不是输定了是什么?

    没有让大家失望,雷刻一下子就被打下了台子,而就这么一躺下,雷家也正是从五大家族排行第三,退到了第五位,他这么一躺,也打破了近百年的僵局,五大家族的排名,也终于有了变动。

    见雷刻输了,君震立马站起来,大声说道,“风焱胜!”就是这么一声,就奠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第一轮比试已经出来,明天便是第二轮的比试,今天大家就散了吧。”风尧也站起来说道,脸上有遮不住的笑容,同时心里松了口气,若不是君慕倾,今天谁赢谁输,就太难知道。

    结果已经出来,大家纷纷散去,每当他们想起雷家家主的脸色,就忍不住一阵发笑,输了,就这么输了,还是被君慕倾坑了!

    君震宣布结果之后,匆匆离去,那丫头,神器都能轻易送人,只为了一个雷萱儿,他不相信。

    雷沈眼睁睁看着所有人离开,脸色越来越变得阴沉,雷家的人一个都不敢动,看着自家家主的脸色,他们就知道不妙。

    发生这样的事情,别说雷沈脸色不太好,其他人同样心情郁闷,雷修见所有人离开之后,才走到雷沈身边。

    “家主,今天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老,当初陷害君慕倾的事情,是你想出来的,现在她跟我们雷家作对,你说怎么办吧!”雷沈气愤地说道,现在事情变成这个样子,那要怎么办,百年的僵局是打破了,可是……这跟他们想象的那就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雷家不但没有成为五大家族之首,现在还变成五大家族之尾,从今天开始,他们雷家要怎么出去见人啊!

    雷修脸色僵了僵,没有再说话,谁知道君家被赶出去的君慕倾,如今会有这么大的本事,那一件下品神器,他们都花费了不少,可君慕倾的极品神器,轻而易举的就送人了,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。

    她就是冲着他们雷家而来的!杀了将近二十个雷家子弟不说,现在还让雷家的地位大大受损,这口气,他们怎么甘心!

    “家主,我们还有机会,五年之后,我们还是能回到现在的地位,甚至是超越!”雷修深吸一口气,现在的局面,不管如何,都已经改变不了,他们只能看五年以后。

    五大斗技家族,每五年一次比试,而五年之后,就是新的开始,这样的日子,不会太久,他们也不会在这个位置待太久。

    “五年!五年的时间,这五年里面,我们家族要承受多大……回去!”雷沈原本要爆发的怒火,全部给吞下去,这里说话毕竟不太方便,他们谈话的内容,也不能在这个地方说,这样别人会说他们雷家输不起!

    雷家的人,都垂头丧气,慢慢走回雷家,在大街上走过,雷沈脸色铁青,看大雷家经过,不少人都偷偷笑了起来,刚才的事情,现在想起来,他们还是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雷家的地位,从今天开始,就会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,即便还是五大家族中的人,那地位也不会再像从前一样。

    这次比试之后,君墨没有回到君家,而是直接往客栈的方向走去,他才刚走到房间门口,就被霸嚣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君公子,主人在闭关,不见任何人。”霸嚣冷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真的是在闭关?”君墨看着房间里面,他原本以为倾儿不想去看五大家族比试,才会找个理由,现在看来,她当真是在闭关。

    “主人说过,君公子若是来了,就让你回去,她会在五大家族比试结束前出关的。”霸嚣把君慕倾的话和君墨说了一遍,心里不敬叹息,主人真的是什么都算到了,就连君墨回来,为了什么原因来,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君墨点点头,洁白的衣服飞扬,他转身离开,有点仿佛要乘风而去的错觉。

    君墨才光出了客栈,就见风焱也往这边走来,“你不用去了,倾儿是真的在闭关,而且这样东西,她说给你,便已经是给你。”风焱也已经是技尊师了,那是不是就说明,风家下一任家主就是他风焱。

    风焱眼睛扫过君墨,脚步也慢慢停下来,“既然这样,我也就不打扰了。”说完,他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火流星站在不远处看着,见风焱又走回来,不禁摇摇头,这家伙每次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客栈的房间里面传来惊天动地地笑容,项羽直接就笑趴在桌上,他想起雷家后面憋屈又不敢出声的样子,就很开心,特别开心!

    蓝枫笑眯了眼睛,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,雷家现在是不是后悔死当初所作的事情,以为给君慕倾摆了一道,结果却被君慕倾摆了一道。

    寒傲辰嘴角抽搐地看着面前的四个人,真的有那么好笑吗?雷家变成现在这样,也只能说是他们活该,看他们笑的一个比一个夸张,罗塞都已经直接笑道了桌子底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,你是没有看到,当时那个雷家家主的那张脸,在看到君慕倾给风焱的那把神器的时候,都变绿了,又不敢发作,那么憋屈的样子,你一定从来都没有见过。”项羽就快笑抽了,他从来还没有这么痛快过,想到雷家的人,他心里就特别开心。

    没有带面具的人傲邪,就是寒傲辰,谁让他不准他们叫他傲邪的,尽管是同一个人,尽管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隐瞒身份,也不知道他暗元素从什么地方而来,不过,既然是兄弟的要求,他们要做到。

    寒傲辰嘴角微微上扬,小倾倾今天做的事情,他的确是没有想到,心里却更加的疑惑,雷萱儿的帐,她已经算过了,那现在又是为了什么,或许找个时间,他该找小倾倾问问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雷家的人是出丑了,但她这么做,雷家人也不会罢休,近百年的僵局,因为一件神器而被打破,雷家怎么会甘心。”寒傲辰眼睛里面散发出危险的气息,雷家人敢轻易出手,就要做好死亡的觉悟。

    夏竹青点点头,慢慢收起笑容,“说的的确是没错,今天倾儿这么做,就是变着法的,和雷家宣战,雷家为了面子,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,这件事情只怕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。”不过有他们在,谁也别想踏进这里半步。

    吱吱躺在睡椅上,慵懒地看着他们几个,轻哼一声,“你们就是瞎操心,有我们在,主人半点事情也不会有。”区区几个人类,他们都没有放在眼里,即便它不出手,这里不是还有两只圣兽,有他们保护主人,比他们几个在这里更加安全。

    “你?”罗塞从桌子底下爬起来,狐疑地看着吱吱,就她那小身板,吃的是挺多,有这么厉害吗?

    “不相信就算了。”吱吱翻了翻白眼,不想跟这些人类多说,要不是主人不让它透露自己的身份,这些人类看到它,早就吓傻了,还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,这几天,最好有人守着她。”莫相守皱紧了眉头,笑是笑过了,但是麻烦也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霸嚣……咳咳,有潇姐姐在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吱吱伸了伸懒腰,暗暗吐出舌头,差一点,她就说出来了,不过幸好没有说漏嘴,它堂堂圣灵兽什么都不怕,就是怕主人不给吃的。

    战翅那叫一个得意,毕竟炼器是他教的,今天派上了用场,他不得已,也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“明天的比试,你们去吧,我会在这里保护他。”寒傲辰依旧早就摘下了面具,坐在众人中央,就像是群星捧月一般,耀眼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可以吗?”龙天看着寒傲辰,这家伙,就没有去过斗技场,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寒傲辰见龙天露出狐疑的目光,轻轻一笑,这老头,连自己徒弟戴帏帽和不戴帏帽的时候,都认不出来,他根本就不用担心,会认出自己。

    项羽看了一眼龙天,缩了缩脖子,心里暗暗叹息道,龙天大人,尽管您老人家比较重要,但是小命更加重要,自从知道傲邪就是寒傲辰之后,他就立马打消要挑战寒傲辰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连傲邪都打不过,更别说还是拥有两种元素的寒傲辰,这不是等着挨打吗?

    “好!”几人纷纷点头,还有最后四天,这四天,也是最重要的时候。

    赤君……也该出现了吧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(n_n)哈哈~很快很快就要到赤君出场了……

    雷家被坑了有木有!不过也是他们活该,哼哼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