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阴月城内,没有往日的喧哗,却有着不一样的安静,大街小巷都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才街上走过,优雅至极,轻轻一笑,就更加显得妩媚无比。

    花千娆看了看周围,松了口气,看来他是赶上了,还以为来晚了,没有来晚就好,不然就要错过一场好戏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倒是挺准时的。”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花千娆立马转身,看清楚来人之后,他微微一愣,呆滞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精致至极的脸颊,颦一笑间都能勾人心魂,而那血红的眸子,却始终带着冷漠的气息,赤红的头发随意的披散火红的衣服上,这一切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组合,她站在那里,优雅至极,如同女神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的看着花千娆,这家伙来的不是一般的准时,这刚刚五大家族的比试开始,他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花千娆立马回神,妩媚一笑,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君君是特地到这里来接我的吗?”她没有去参加比试吗?不是听说她已经住进了君家,没有去参加比试,那倒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啐!君慕倾在心里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,只是难得阴月城的人都去往五大家族的斗技场上去了,她出来走动一下,谁要来接他了,这人不但是自恋,还是非常自恋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寒傲辰走到君慕倾身边,冷眼看着花千娆,他们说的果然没错,人妖!

    “你们都没有去?”花千娆指了指寒傲辰,再指了指君慕倾,这也太奇怪了好好的比试,两个人都没有去,这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干嘛要去?”君慕倾慵懒地问道,她不去,是为了做准备,至于寒傲辰,她也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花千娆看了一眼寒傲辰,再看看君慕倾在,嘴角轻轻勾起,露出一个迷倒众生的笑容,只是这个笑容,在寒傲辰面前,就还差那么一大截,这个笑容换成是在任何地方,都会迷倒一大群人,可在寒傲辰面前,那就显得微不足道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去好了。”花千娆耸耸肩,君慕倾都不去,那还有什么好看的,这次他来这里,就是想看看,她是怎么教训君家的人,既然她不去,那也没有什么看头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一笑,双手负在身后,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谁说她不去了,只是没有到时候,急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花千娆摇摇头,额上滴下一滴冷汗,差一点,就着了君慕倾的道,她说不去就不去啊,赤君怎么会失信于君家,想想这点,就没有多大可能。

    两人翻了翻白眼,大步往城中央走去。

    五大家族比试的地方,就是离君家不远的一个空地,这个地方是每一次比试地点,大家已经熟到不能再熟,也正因为这样,一大早,所有人就急急忙忙去占位置,希望能占到一个好位置,这样可以更好的看到比试。

    几天的时间过去,不知不觉就已经是五大家族比试的日子了,所有地方的人都已经到齐,而今年,比上次的人更多。

    这里面不少人都是冲着赤君而来,大家都想看看赤君的真面,也想见识一下双元素天才,更想亲眼看到双元素天才,和君洛帆的比试。

    君墨回到君家以后,君洛帆就已经不是五大家族的第一天才了,谁也不知道君墨什么实力,也有人是在等待君墨出手,这次五大家族的比试,不但是五大家族的事情,而且还是君墨和君洛帆暗自的较量。

    君洛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心里有些忐忑,自从君沧澜失踪以后,他的心情就没有平静下来过,每天他都心惊胆颤,就怕自己什么时候,也会无缘无故失踪,都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看着周围的热闹非凡,君洛帆可没有心情理会,他四处张望,没有看到那一抹赤红的身影,也就是说赤君没有来,这让君洛帆心里就更加的不安。

    赤君和他的比试,天下人都已经知道,若是今天他还比试完,就已经输了,那也就说,他同样的不能赢过赤君,为了自己的地位,不管怎么样,他都要赢,而且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君洛帆的厉害。

    没有看到那一抹火红的身影,别说君洛帆,就连人群中都议论纷纷,大家都不免猜测,赤君又去了什么地方,在阴月城出现两次之后,就消失了,不管怎么找,也找不到赤君的踪迹。

    君家的人也在张望,这也包括君震,君震找的人,并不是赤君,而是君慕倾,他心里清楚君慕倾不会参加比试,但他还是希望她恩呢个参加,让所有人都知道,君慕倾的真正实力。

    同时君震却也庆幸,君慕倾的聪明,她知道让自己暴露太多,光芒太盛,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即便是她人到了阴月城,却还是没有人知道君慕倾到底实力有多少,只知道,君慕倾并非没有元素,而是有元素,一直没有凝聚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霸嚣站在最前面,她前面站着的是吱吱,这家伙已经恢复了女孩子的装扮,站在人前,引起了很多人的瞩目。

    吱吱的打扮,就像是一个瓷娃娃,既精致,又水嫩,让人总想捏捏,却又怕捏坏了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的目光,吱吱得意的啃着手里的肉块,这是她特地求主人格外帮她烤的,上次就是为了这些肉,才会被那个叫寒傲辰的吼了自己一顿,她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,但是为了好吃的,她也就不和他计较了。

    看着吱吱的人,都一阵狂汗,这家伙什么情况了,还在吃,每天她从起床,到晚上睡觉,嘴巴就没有停过,几乎什么都吃,什么都要,为了吃的,她可以不顾一切,这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着我干嘛,人家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不多吃点怎么成。”吱吱啃着肉块,无辜的看着旁边射来鄙夷的目光,完全不在意的继续吃,而且吃的那叫一个香。

    战翅吞了吞口水!靠,也不知道是哪里出来一个这小娃娃,他宝贝徒弟的烤肉,是世界上最好吃的,结果每次,最后都她得到的最多,现在还拿出来显摆!

    吱吱不顾众人的目光,先是吃了烤肉,接下来又是各种零食,点心,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霸嚣冷眼看着吱吱的吃法,不禁黑线遍布,它这种吃法,是比以前还要恐怖,还是说灵兽魔核已经满足不利啊它,它要吃更加高级的?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灵兽本来就少,它每天狂吃,还不知道几天就吃完了,难道还想吃神兽,那就更加没可能了,一般来说,上万只魔兽里面,能出现一只神兽,你就已经是谢天谢地的事情,有个时候即便是两万只,三万只都不会出现一只神兽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神兽,可神兽喜欢独居,霸占着一块地盘,这样是为了一旦有危险,就能及时召集群兽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可按照吱吱的吃法,就算有再多的灵兽魔核,也不够她吃的。

    “潇,你说主人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?”吱吱傲骄地问道,嘴巴里面还不停的塞着东西,刚才的东西仿佛石沉大海,一点也没有让他感觉到饱。

    霸嚣黑着脸,摇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主人要做什么事情,他们哪里能阻拦。

    吱吱想了想,点点头,“也是,我们不能干涉主人的事情。”可是这比试都要开始了,主人也应该来了吧。

    “靠之!”罗塞看着吱吱,实在是忍不住了,这家伙也太能吃了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椅子上,他们是皇城的人,这次比试来这里,五大家族当然要为他们准备位置,傲邪还有一个,不过也不知道他和君慕倾去了什么地方,到现在都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,可吱吱就当做没有看到,继续吃这手里的吃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些人不是皇城公子,就是一些大人物,钱多的不得了,君慕倾一句话,他们不得不拿出矿晶,给这个小祖宗买吃的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!”君震坐在主位上,警惕的看着天上,这不同寻常的气息,是什么人来了?

    “师公,你不是说师父会来这里的吗?我怎么没有看到。”稚嫩地声音在空中响起,引起了所有人的瞩目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看着天上,就看到一个灰色的身影从天上走来,手里还拉着一个小孩子,小男孩好奇地看着周围,只要稍稍注意一下,就会看到他的瞳孔是灰色的,却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“嘿!是那老头!”战翅看着莫相守来了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这家伙,霸占我徒孙这么长时间去了什么地方?”战翅指着那个慢慢走下来的身影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所有人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看到莫相守来了,五大家族家主纷纷走出去,“难得今年你会来。”君震笑呵呵的说道,往年的时候,不管怎么请,这家伙就是不肯来,今年倒是不请自来的。

    莫相守低头看了一眼君战天,“我答应过一个人,而且他也想见见师父。”莫相守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?”五位家主都好奇地看着莫相守,是什么人那么大面子,能请到莫相守,要知道这个老家伙脾气怪的要命,他不愿意的事情,别人求他都不会动容,可他要做的事情,再怎么样也会做好。

    “笨,当然是我师父啊。”君战天稚嫩的声音响起,找到五双眼睛的注视,但君战天一点都没有把他们五个当做一回事,“莫师公,我看到潇姐姐了,还有战师公也在。”小手指着一个方向,眼中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过去。”莫相守轻轻点头,是他们没错,可是没有看到宝贝徒弟。

    看着莫相守头也不会的往皇城贵族坐的方向走去,莫家的人脸上纷纷挂上了难堪,五大家族家主脸上也纷纷僵住。

    君震叹了口气,这么多年,这家伙的脾气还是没有变,什么人呢都不给面子,好歹他们也是多年的好友,在这么多人面前,给他一个好脸色怎么了,还有,这家伙什么时候收了这么一个小徒孙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孙!”战翅赶紧走过去,抱住君战天,好久没有看到小战天了,都是这家伙害的,不懂声色的就把小战天带走。

    “战师公。”君战天微笑着看着战翅,“你喝酒了。”小正太的脸上皱起了眉头,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喝酒,就是喝了一点水。”战翅赶紧捂住嘴巴,他会承认自己喝酒了吗?答案很明显,肯定不会,其他人知道不打紧,可千万不能让他的宝贝徒弟知道。

    君战天鄙夷的看着战翅,就连师公也欺负他小,明明就是喝了酒,还说是喝了一点水而已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战翅轻咳了一声,第一次被小孩子鄙视,而且这个人还是他的徒孙。

    “战天。”霸嚣走到君战天面前,蹲下身体。

    “潇姐姐。”君战天笑呵呵地叫了一声,脸上露出个甜甜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乖!”

    看到君战天出现,大家终于知道,什么才叫做乖孩子,就吱吱这样的,那就是一吃货,为了吃,什么都可以不要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看过来,那个小孩子,叫莫相守师公,又叫那个醉老头师公,那他师父是谁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一个个师公这么叫,龙天终于忍不住了,他从贵宾位置上走下来,眼睛中还流露着气愤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好奇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龙天大人突然之间就生气了,看他的方向,是往莫相守大人走去的,还是说龙天大人和相守大人有什么过节吗?这不应该啊,他们都没有听说。

    龙天大步走到莫相守面前,就在所有人以为有大事情爆发的时候,龙天愤怒的模样立刻换成的弥勒佛的笑容,他微笑着看着君战天,“乖,也叫我一声师公。”靠,都叫他么两个师公了,他好歹也是老师,那肯定也是师公!

    砰!砰!轰!

    一阵灰尘扬起,不少人顿时倒在了地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龙天大人也来凑热闹,这小孩子到底什么来历,大人物啊,都争着抢着当他的师公。

    封云亭坐在一旁,笑看着龙天大人走过去,他还不知道,龙天大人和君姑娘有什么关系,原来也是师徒。

    君战天微微一愣,看着突然出现的人,后退一步,摇了摇头,“我没有见过你,不能叫你师公的。”师父又没有让他叫,他才不会叫师公。

    龙天黑着脸,脸上却还带着笑容,“乖,我真的是你师公。”他明明就是好不好!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的四个人,遮住半边脸,他们终于看到龙天大人吃瘪的样子了,这种感觉,真他妈的好啊!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君战天扬着头,看了一眼莫相守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莫相守摇摇头,倾儿什么时候拜的龙天,他真的不知道,那不是,又了一个人来争徒弟?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看着君战天,因为他们都想知道,这个家伙的师父是谁,能拜这么多师父,那也太牛逼叉叉了吧,一个是龙天大人,一个是相守大人,另外一个也是有名鼎鼎的炼器师,谁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,同时认了这么三个师父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们到处张望,就是没有看到小孩的师父,和三人大人的徒弟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君震看着远处,心里一阵震撼,他们三个的徒弟,那不就是……

    那小王八蛋什么时候认了这么多师父,还有一个徒弟?这件事情,怎么没有人告诉他,他刚刚才记起在樱地的时候,有人说那小王八蛋的师父是莫相守,其余的就没有再传回来,现在怎么又多了两个?

    君震还知道一点,其余的四个家族,到现在还没有想起来,樱地发生的事情,要是他们想到,只怕心里的震撼,不必君震少。

    所有人张望着,就想看看三位大人的徒弟在什么地方,可脖子都酸了,就是没有看到他们嘴里的那个“徒弟”出现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缩回脖子,不打算再等的时候,场地上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人都到齐了。”妖孽般的声音响起,火溶城那边的人都露出了激动,他们纷纷看去,就看到他们家少主,和两个人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了一句,没有往君家的方向走去,往皇城贵族所坐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君战天原本还在失望,没有看到师父,但是听到这个声音,他立马来了精神,立马转身看去,就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走来。

    就连还在吃着手里面东西的吱吱,都停下了嘴巴,将手里的东西扔到一边,抓过战翅的衣服擦了小手,然后拿过龙天的衣服擦了擦嘴巴,拔腿就往前跑去。

    君战天也没有闲着,看着吱吱跑了,他也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稚嫩的两声划到天边,顿时,会场一片寂静,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?那个叫莫相守,叫战翅,还有龙天大人要求叫师公的人,叫走来的人叫师父?

    等等,走来的人有三个,那会是三个中的哪一个?

    君慕倾吗?那怎么可能,那是绝对不会有可能的,君慕倾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徒弟,还是三个那么厉害的师父。

    当君战天和吱吱的步伐停在君慕倾面前的时候,所有人脑中一片空白,这不会是真的吧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到君战天出现,微微一愣,“战天,你不是应该和师公去历练了吗?”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真的是让她以外万分。

    君战天完全没有了刚才小正太萌呆的模样,他单膝在君慕倾面前,郑重的叫了一声,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这下,所有人不用猜测,也不能否认,简单的两个字,已经让所有人心里都清楚,这个小孩的师父,就是君慕倾,而君慕倾也是相守大人,战翅大人,龙天大人的徒弟!

    “我说过,不能跪下!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身上散发出冰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君战天微微一愣,立马抬起头,“这辈子,战天只跪师父一人!”在别人面前,即便是师公面前,他也不会跪!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看着君战天,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,周围的温度也骤然降低,所有人大了个冷颤,看着这难以置信的一幕,这居然会是君慕倾身上散发出来的,太让人难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赤红的眼睛看着君战天跪在地上的模样,看着那一张小脸坚定的神情,无奈地叹口气,“起来吧。”她知道战天虽小,可有自己的主见,她不会勉强他的。

    君战天这才小笑呵呵的站起来,脸上露出纯真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师父,刚才那个老人家说,让我叫他师公,你说应该吗?”君战天笑呵呵地说道,眼中透着几丝狡黠。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,看着龙天黑着一张脸,无奈地摇摇头,“叫就叫吧,去叫龙师公。”她为什么会感觉到一阵头痛?

    老人家……龙天无语地看着战天,他竟然被人叫成了老人家!

    “哦。”君战天点点头,走过去,叫了一声“龙师公”,顿时,龙天脸上的阴霾一扫耳光,露出了金灿灿的笑容,得意的站在战翅身边,心里的不爽,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所有人瞪得眼睛差点没掉下来,这样就没事了?他们还以为龙天大人会发火,结果,一声“龙师公”什么事情都没有了,这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五大家族,无一不惊,无一不傻眼,他们怔怔的看着君慕倾,心里难以置信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君震差点没从位置上跳起来,揪着君慕倾的衣领,大声吼她一顿,这小子,这家伙,这丫头!这混蛋!她居然是他们三个的徒弟!

    君墨看着自己的妹妹拜的三位师父,眼睛也瞪的很大,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倾儿有师父,更加不知道她有徒弟,这让他相信,实在是难,不过事实在眼前,他也不得不相信。

    几经辛苦,君墨才将这个消息给消化,脸上的笑容却逐渐加深,难怪倾儿的进步会那么大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一步一步的成长,君墨脸上也不自觉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她成长的速度,远远超过了人的想象,有那么的好朋友,还有三个实力深厚的师父。

    君洛帆看着君慕倾,脑中嗡嗡作响,那三个居然都是君慕倾的师父!

    他们三个为什么都会收一个废物做师父,相守大人如此,龙天大人如此,就连那个炼器师也如此,可相守大人不是风元素吗?为什么也会收君慕倾为徒?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是君慕倾缠着拜师,却不知道,其实是这三个师父硬是要她当徒弟,还没有答应,就宝贝徒弟的家叫了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吱吱用糯糯地声音叫叫道,黑晶一般的眼睛里面,闪烁着泪花。

    靠!君慕倾顿时一阵无语,为什么她不但没感觉吱吱楚楚可怜,反而觉得毛骨悚然,堂堂圣灵兽,苦着个脸,露出那种表情,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吃饱了?”君慕倾看着吱吱嘴巴的地方还有残留物,顿时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吱吱可怜楚楚的摇摇头,她越吃越饿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“那些东西,我吃不饱。”吃了那么多,就跟没吃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一手拉着一个,慢慢往前面走去,“你先吃着,等回去再给你魔核。”看来吱吱越大,食欲就越大,灵山的魔核根本就满足不了他了,这家伙,真是……

    魔核!

    吱吱顿时来了精神,吃魔核!太好了!

    寒傲辰走在君慕倾身后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带上了他的面具,一下子,他有从寒傲辰,变成了墨傲邪。

    “师父,老师。”君慕倾走过去,淡淡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三人异口同声地应道。

    寒傲辰自觉地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,温和的一面,早就换成了冰冷,身上的寒意也再也没有遮掩。

    这下,所有人心里仅存的一点希望彻底破灭,看来,君慕倾真的是那三个人的徒弟,这真的是逆天啊!

    龙天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丫头,你的位置,在君墨身边。”他指了指君家的方向,君震那家伙就是故意的,有君墨在,这丫头,一定会走过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看,就看到君墨微笑地看着自己,“我们过去吧。”老家伙,她怎么就忘记那老家伙不是一般的精明呢!

    “师父?”君战天扬着头。

    “乖,这个送给你。”白色的小老鼠慢慢爬到君慕倾手上,这已经是幻兽级别,已经足够保护战天了。

    君战天看着君慕倾手里面的小白鼠,兴奋地接过来,“师父,这是什么魔兽?”好可爱,也好大。

    “它是水元素的白鼠,师父送给你防身的,它已经是幻兽级别,放心,它只会保护你,不会伤害你的。”君慕倾笑道,师父选这个时候来,只怕比试过了之后就会走了,她还不如现在就把这东西给了战天。

    战天点点头,幻兽,师父送他的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战天,君慕倾露出一抹笑容,“潇,你和我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霸嚣走在君慕倾身后,表情冷淡,又变成了那个刚刚来到人类世界的霸嚣,对人冷漠,高傲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君震,她到要看看那个老家伙要耍什么花样,她早就说过不会参加比试,还让她做到君家的位置,真是可恶!非得让她承认自己是君家的人吗?那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“倾儿。”君墨见君慕倾走过来,缓缓起身,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,这一举动引起不少少女的惊呼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君慕倾轻轻叫了一声,露出一个笑容,对于正位上的君震,直接无视,她转身做到君墨身边,对身后的议论就当做是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举动,可是让不少人都对让很不满,胆敢对君家家主无力,这怎么可以,她君慕倾算什么东西,让她坐在这里,已经是天大的恩赐,还要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可看到君墨坐在那里,他们又不敢发作,君墨回到君家的时候,所有人也是非常的不服气,当时大家都纷纷挑衅,结果连人家的衣角都没碰到,就已经被打趴下了。

    从那天之后,就再也没有人敢小看君墨,现在君慕倾有君墨护着,他们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君墨隔壁就是君洛帆,他侧脸看着火红的身影,心里涌起一阵气愤,他不服,自己用尽心机得到的位置,凭什么君慕倾轻轻松松就做上了,这第一排,是君家天才所坐的位置,君墨排在他前面,他心里就已经很不舒服,现在君慕倾更是坐在君墨前面,这让他怎么甘心!

    这比试的座位也是有讲究的,而君慕倾坐的位置,正是第一排,第一位,这也是在无声的告诉所有人,君慕倾才是君家的第一天才。

    这得有多少人费解君震的做法!

    君单坐在君慕倾身后,龇牙咧嘴的笑道,“孙小姐,我还以为你不来了……”感觉到冰冷的凉意,君单抬起头,就看到那一双冰冷的眸子。

    霸嚣扫视了君单一眼,没有做声,目光再次看向远处,君单也只得缩回头,乖乖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等所有位置都坐满了之后,震耳的擂鼓声响起,这也就代表,五大家族的比试正式开始,而第一场,就要连续五天,不管何时选出来,反正只有五天的时间给他们。

    “大哥若是召唤师,就不用进行这样的比试了。”君慕倾听着擂鼓的响起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“召唤师也有比试的,你二哥若是回来,只怕也不会参加。”其实他也不想参加,可却不得不如此。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任性地说道,“也只有大哥才会参加这种比试,谁爱当这个第一就当好了,反正我们也不稀罕。”尽管知道君墨有自己的理由,君慕倾还是有些不乐意。

    坐在这里,她总有种用到他们,就让他们回来,不用他们,就把他们踢开的感觉,心里怎么想就怎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会去参加比试吗?”君墨知道自己妹妹是双元素,而她的火元素更是登峰造极,这次比试,他都没有把握,最后是否可以打败倾儿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,我才不会去参加,更加不会帮着君家做这些事情。”君慕倾不在乎地说道,阴月城她都大可以不来,只不过是答应了君洛帆而已。

    君墨点点头,倾儿的脾气他当然是知道的,不去就不去吧,不让他们知道倾儿真正的实力,这更好。

    君震走到会场中央,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山人海,并没有看到赤君,他扭头看了一眼君慕倾,她现在还敢说自己不是赤君,谁心啊!

    在君震说完所有客套话之后,比试终于是要开始了,君慕倾双手环胸坐在原地,没有起身,看着五大家族比试的人,都纷纷起身往会场走去,平静的脸上只是勾起的一抹讽刺。

    君洛帆起身,见君墨没有动,轻哼了一声,才往前面走去,见君洛帆都走远了,君墨也慢慢起身,正想往前面走,手就被紧紧抓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君墨扭头看着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,先把这个滴血认主。”君慕倾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枚指环,她递到君墨面前,这不仅仅是纳戒,还是一个拥有防御功能的神器,等级尽管不高,但也足够保护大哥。

    君墨看着君慕倾手上的戒指,没有问为什么,直接弄破手指,滴了一滴血在上面,那枚直接闪烁出光明之后,牢牢的套在了君墨手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纳戒。”君慕倾轻声说道,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墨露出一个笑容,摸了摸君慕倾的头,这哪里是普通的纳戒,明明是一枚神器,“不用担心,我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。

    原本空无一人的会场中央,一下子聚满了人,有几个身影总是那么显然,就比如君墨,他站在人群中,一眼就能看到,如同谪仙一样的身姿,让人沉沦。

    比试的人都是五大家族拥有天分的人,这里包括男的,也有女的,都是新一辈的天才。

    “今年的比试,和往年不同了。”慵懒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扭头一眼,就君单坐在自己身边,一脸老成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一样?”君慕倾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年比试,不单单只有新一辈的人,还有其它,十五天的比试,这下更无聊了。”君单看到君慕倾的表情慢慢开始变化,嘴角的笑容也逐渐加深。

    君慕倾咬着牙,冷冷地看着君单,“为什么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咦,你不知道吗?我还以为上次家主去找你,是告诉你这件事情,原来不是啊,这件事情,大家都知道啊。”君单很是无辜地说道,原来是家主没有说,又不能瞒一辈子是吧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咳咳,就是其它几大家族说,每次的比试不太公平,所以在比试以前,几位家主和几位长老商量,改变了比试规则,今年不再是新一辈的天才比试,比试分三个阶段,第一个,就是新一代的天才,第二个,就是中间一辈的,第三个,就便是老辈的人。”即便是这样,那其它五大家族,不还是不过君家,又何必呢!

    “这怎么比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这样比,很无厘头耶。

    “新一辈的人最多,等选出来之后,就是三辈人的挑战比试,三场胜两场的就算赢了一半,接下来,就是剩下的新一辈人的比试。”太无聊了,这和以前的,也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“多此一举。”君慕倾轻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但是雷家的那几个老家伙,就是要这么做,也不知道他们这次有什么花招。”君单漫不经心地说道,下一场,就有他了,真难得啊,他一个“老人家”还要参加这种比试。

    “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比试还是按照原计划执行。”君震走到君墨的位置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原计划?”

    “我没同意。”君震双手环胸,笑呵呵地说道,已经是手下败了,那就没有必要再比了。

    君单愣了愣,为什么他没有得到消息,“我为什么不知道?”亏他还紧张了好久,结果根本就没有他什么事情!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君震见君慕倾没再说话,起身往自己的位置走去,尽管他已经知道她不去上去,但多少还是希望她上去比试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理会他们,因为比试已经开始了,想起君单的话,她觉得自己就是浪费表情,跟他说了那么多话,其实比试规则还是跟以前一样,这些老家伙改来改去,还是回到了原点,真不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在那比赛场上,没有朋友,只有敌人,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你的盟友,但随时也能让你倒地,就是这么残忍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禁要随时主意不把人打死,还要主意,自己不要挨打,看着一个被打下去的人,只能垂头丧气的躺在地上,君慕倾嘴角的讽刺就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从上千人中,选出第二轮比试的人,还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,只有五天的时间,不管选没选出来,就会照旧进行第二场比试,事情就是这么残酷,谁也不能躲过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样的比试很没意思。”沉默已久的霸嚣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君慕倾慵懒地说道,她也觉得没意思,“后面的才会有意思。”君慕倾笑道,到了最后,才是天才之间的决斗,现在当然是没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赤红的眼睛紧锁着那一抹白色的身影,尽管相信君墨的实力,君慕倾还是有些不放心,就这样坐在这里看着,她想和大哥并肩作战很久了,也期待着,不过,这绝对不是在君家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好几次,君慕倾的心都漏跳了好几下,但看到君墨顺利的脱离危险,这才又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即便君慕倾心里多紧张,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什么人?

    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看,君慕倾赶紧扭头四处扫过,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/*20:3移动,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*/varpr_id="u1439360";

    上一章

    |

    目录

    |

    阅读设置

    |

    下一章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