洁白的身影从天空降落,身上炫耀着洁白的力量,那如谪仙一般的风姿,仿佛是仙人下凡一般,白袍拂动,三千墨色随风飘扬。

    站在周围的人,无一不惊,无一不愣,都呆滞地看着那个如同谪仙一般的人物,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圣灵惊愕地看着走来的人,他那一抹白影脸上不敢相信的是,这个人身上,能有光明之力,要知道,他的光明之力,不过也只是光明之神所赐,并非他自己本身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愣住了,她幸喜地展开一抹笑容,刹那间,天地失色,火红的身影快速迈去,她狠狠的撞进那强壮地怀中,心里久久不能平复。

    俊美的轮廓始终带着明媚地笑容,修长的大手抚上火红的发丝,红殷地唇瓣轻轻开启,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还喜欢撒娇。”宠溺地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,却并没有放开怀中的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所有人的眼睛差点没凸出来,这是啥情况?

    宁珏张了张嘴,看着面前突然出现如谪仙一般的男子,目瞪口呆,这个男人,这么大魅力,能让君慕倾都投怀送抱,看样子,他们还听熟的。

    宁鹰也无比疑惑的看着君慕倾,他还没没见过君慕倾这个模样,这个男人,是什么人啊?

    相拥的两人静静地抱在一起,君慕倾窝在君墨的怀里,熟悉的味道,让她今天所有的愤怒,愁绪,都一扫而净。

    “好啦,都大姑娘了,还躲在我的怀里,别人会笑话的。”君墨宠溺地将自己视若珍宝的妹妹,从怀里拉出来,面带微笑地说道,顿时让围观的人都呆滞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君慕倾嘟了嘟嘴巴,无辜地眨了一下就眼睛,“谁敢笑话我,妹妹向哥哥撒娇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”顺势君慕倾环住君墨的手臂,露出了小女孩的姿态。

    一帮子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哥哥!

    眼前的男子,竟然是君慕倾的哥哥!那是大哥还是二哥?

    君墨淡淡一笑,拍了拍君慕倾的手臂,毫不畏惧地对上圣灵,“阁下是光明圣殿圣主,而倾儿也是君家直系孙小姐,圣主若是伤害我妹妹半根头发丝,那便是和整个君家作对!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打了个冷颤,天!刚才的话是这个如谪仙的人说出来的吗?明明他和君慕倾说话,是那么温柔,怎么对外人,就有这么大的区别呢?

    和整个君家作对!

    这罪名可大了,君家是大陆上五大斗技家族之首,先别说其它,就是在实力上,都比光明圣殿强多了,谁知道光明圣殿人嘴里的光明之神存不存在,君家的实力和势力,那是铁铮铮的摆在那里,任谁也不能否掉的。

    今天君墨把话放在这里,以后谁还敢对君慕倾怎么样。

    奶奶的,少半根头发丝都是和整个君家作对,那要是不小心伤到哪里,不就是被只整个君家追杀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君墨,脸上的神情再次恢复了淡漠,她静静站在大哥的面前,心里涌起了疑惑。

    大哥将整个君家搬出来,那就是说,他已经承认自己是君家的人,到底是什么事情,让大哥改变了主意,是老家伙的威胁,不,大哥是绝对不会受任何人的威胁的。

    圣灵忍住怒气,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子,他是拥有光元素,那就不是君心,而是君墨,只有君墨才拥有光明之力。

    他就说君墨总会有一番作为,现在看他的实力,都已经到深不可测,也不知道他已经有多少等级,君家,是光明圣殿不能轻易动手的,而且他也不能用火烧光明圣殿的理由再对付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那就希望君墨公子,好好管管自己的妹妹,不然再烧了别人的东西,就没有人会像我这么好说话。”圣灵轻哼一声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多谢圣主提醒,在下的妹妹,在下自然会管教,圣主又何必干涉人家的家务事。”君墨淡然地说道,脸上波澜不惊,更没有把圣灵放在眼里半分。

    圣灵微微一怔,没有回答,也没有停下飞行的软轿。

    要对付君慕倾的机会多的是,不在乎这一时半会,他也一定会杀了君慕倾,不然难消他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中洋溢着笑容,她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哥,没想到大哥也有腹黑的一面,这果然是家族遗传。

    宁珏父子也转身离开,人家兄妹相聚,他们也不能在旁打扰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散开,看到那个宠爱妹妹的大哥,都纷纷投来鄙视的眼神,这哪里是宠,明明就是溺,有这么疼自己妹妹的吗?

    看着所有人纷纷散去,君慕倾的目光又回到君墨身上,“大哥怎么会来城西?”城中间到这里还有一段距离,而且她也是刚刚到了这里,他怎么会突然出现,又刚好挡下圣灵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这见年我们虽然没有见面,我也不知道你的消息,但到了君家,爷爷还是把关于你的一切都告诉我,不多,可也能让我安心。”他听说倾儿来了,也就提前出关,想好好陪陪她,空中突然闪过金光,他也就跑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“你是听说我来了,提前出关吧?”君慕倾笑呵呵地问道,心里一阵感动,大哥总是这样,明明他闭关多一点,就会多一丝领悟,实力总得上去一点,可他却提前出关了。

    “无事……”君墨刚想再说什么,就看到一抹黑影闪过,直接拉过他手里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发生什么事?”寒傲辰紧张地看着君慕倾,他不过是刚离开一会,就又发生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寒傲辰不禁懊恼,银月城五大家族比试,大家纷纷往这里走来,昔日有恩怨的,没恩怨的,想找她麻烦的人都会来这里,她只要在阴月城走动,总会有人找茬。

    君慕倾脱离君家的事情,已经传了三年,大家都已经知道,可她受君家家主宠爱的事情,到现在,也只有一部分人知道,没有了君家,这些人就肆无忌惮,不断的想找她的麻烦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寒傲辰,想睁开他的手,偏偏他还用上劲,他的担心她知道,可也不用再大街上,就对她……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君慕倾欲哭无泪地看着寒傲辰,抓住他的双手,她可不敢保证,再让他“检查”下去,他还会去碰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确定君慕倾没事,寒傲辰才松了口气,然后转身狠狠地瞪了一眼吱吱,都是这个贪吃鬼害的,给它那么多魔核,它还嫌不够,非得要更多,差点让小倾倾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他怎么知道自己有危险的?

    “刚到而已,别忘了,我可是能通过一些东西,知道一些事情。”寒傲辰温和地说道,刚才的紧张情绪全然不见,脸上也挂上了那招牌笑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想了想,好像是这样,上次也是,在墨莲要杀自己的时候,他也是及时赶到,那也就是说,他感觉到她有危险,就立马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吱吱无辜地注视着寒傲辰,它只不过是太饿了,就多吃了一点,他至于这样子瞪它么,现在它还是个“小孩子”,怎么能这么对待它,对待主人又那么温柔,这差别忒大了吧。

    君墨站在一旁,看着自己妹妹,还有陌生男子的互动,他仿佛也明白了些什么,脸上的笑容慢慢加深。

    今天若是他不来,倾儿也不会有半点的危险,这个人,是绝对不会让小倾收到半点的危险的,他深信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后不同寻常的气息,寒傲辰缓缓转身,当目光看到身后出色的男子时,身体慢慢靠近君慕倾,露出了更加温和的笑容,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吱吱走到君慕倾身边,悄声绕过寒傲辰,表情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吱吱不敢去看寒傲辰,这家伙太恐怖了,在最后吼它那一声,到现在它都能感觉自己心脏的剧烈的跳动,以后还是离他远点,看来这个世界上,还是主人对它最好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吱吱就这么想着,露出天然萌呆的表情,路人都纷纷露出渴望的表情,他们好想上去捏捏那水嫩的脸蛋。

    君慕倾狐疑地看着寒傲辰,他做了什么事情?让吱吱对他都有这么恐惧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有些事情想问你。”君慕倾看着君墨,有些事情她必须要知道,要不然这些人什么事情都瞒着她,她不是那种冲动脆弱的人,也不是轻易被打败的人,为什么他们就是不告诉自己事情。

    君墨点点头,自从倾儿从狼群回来之后,他就明显感觉到她的变化,有些事情,她应该知道。

    见哥哥同意了,君慕倾才露出一个笑容,她就知道大哥一定会告诉她所有事情,不像那个老家伙扭扭捏捏,什么都不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在五大家族比试以前,我都不会再留在君家。”君慕倾再次开口,她在君家都已经有段日子了,好多好朋友来了,她都没有时间和他们说话,还有尹大哥,想想,她还要给他找一只神兽。

    君墨想了想,看着她身边站着的男人,轻轻开口,“可以。”有这个男人在,他相信,倾儿是不会遇到危险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露出笑容,大哥还是老样子,不管她有什么要求,他都会答应,这样真好。

    客栈的房间里面,所有人同时注视着一个方向,静静打量着那一抹白色的身影,脸上露出狐疑。

    这真是她哥哥?像吗?不想,哪里像。

    这一家子都是出美人,君慕倾长得这么天人共愤也就罢了,来一个哥哥,也长得这么好看,慢着,这是大哥还是二哥,听说她有两个哥哥,都无比宠溺这个妹妹。

    龙天走到君墨面前,皱了皱眉头,“你没有去过楠凝学院?”

    君墨摇摇头,他的确是没有去过,现在也不用再去,他该学的,母亲早就已经教给了他,不用再去学院学习。

    其实他大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教倾儿,只不过他没这么做,他想让这个妹妹,多接触一下外人,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扔过来一个白眼,还以为是什么事情,结果就是他们楠凝学院那一档子破事,果然是负责人,什么时候都没有忘记为楠凝学院拉拢人才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不知道,龙天是在想,要是眼前的人,在楠凝学院,要是学习过,自己要是见过,还能这么淡然的看着自己?瞅见没有,项羽就是很好的例子,还有皇城那四个小子。

    皇城四家和皇城项家,也就墨小子冷淡的要命,见到他也从来不客气,那小子,就从来没有去过楠凝学院。

    “老师,您老人家能让我们两兄妹说会话吗?”君慕倾凑到龙天面前,她带大哥回客栈,是为了知道他为什么会留在君家,不是给他们打探家底的。

    龙天抬起头,看到君慕倾那双危险的红眸,摸了摸鼻子,“好吧,就让你们兄妹聊聊,很晚了,我该去休息了。”小丫头,她怎么就不说,和他这个做老师的好好说会话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我也去休息了。”战翅自觉地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了一眼君墨,你说一句,我说一句,纷纷离开,罗塞四个相视一看,轻轻点头,今晚必须确定一件事情!

    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君慕倾淡淡一笑,他们全部聚在这里,都是担心她,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寒傲辰迟疑地看了君慕倾一眼,转身走出去,他是最后一个走出来的,所以刚走出去,就被人捂住嘴巴,直接拖走。

    “倾儿,你要相信大哥,我们一定会查到当年是谁追杀你,也会查到杀死娘亲的凶手。”君墨皱了皱眉头,倾儿一定也知道了当年发生的事情,那就没有必要再隐瞒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君墨,大哥知道的也是这些吗?“大哥,我知道,你留在君家,就是因为知道那老家伙并没有伤害过娘吗?”她不相信,大哥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“倾儿,你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了,在你危险的同时,大哥也要让你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,君家回不回我不在意,但是为了你……”君墨没有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只有君家的势力,才能让外人,对倾儿有一定的畏惧,即便他们不怕倾儿,也要惧怕君家的势力。

    君慕倾瞳孔扩大,玫瑰般的红唇紧闭,“大哥,是为了我?”

    君墨露出一抹苦笑,“倾儿,你其实也可以告诉我,你二哥的情况。”他知道,君心要是没有什么事情,这次五大家族的比试,他是一定回来的,不管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垂下眼皮,嘴角扯出一个弧度,露出淡淡的笑容,“二哥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,那个地方更适合召唤师。”那三个人个个的契约兽都是神兽,她还记得他们说过,她会见到二哥的,即便没有他们说,她也一定会再见到二哥!

    更好的地方,那个地方更适合召唤师?

    “二哥已经契约了神兽,你放心吧。”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放心。

    这下换君墨震惊了,契约神兽!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我去了一次圣兽山,二哥也是那个时候离开的,当然,也是那个时候契约神兽的,大哥,你就别担心了,我们都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大哥担心的事情,比他们多的多,身为长子,他不但要照顾好她和二哥,现在负父亲不在家中,他更加是要担起家里的责任。

    君墨点点头,走到君慕倾面前,摸了摸她的头,“你要做什么事情,就安心的做,有什么事情,还有大哥在。”不管做什么事情,他都会支持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心头流过暖流,这种温暖的感觉,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寒傲辰被四人绑走以后,就直接是被五花大绑,四人纷纷用元素带绑住他,不准他动弹半分。

    项羽戳了戳罗塞,迟疑地问道,“你们到底确定没有,要他不是傲邪,会死很惨的。”他们都是楠凝学院的学生,说什么,也应该听说过寒傲辰的名声才对,这个第一的天才,不能轻易惹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当然知道会死的很惨,不过为了确定事情,不得已而为之。”罗塞拍了拍项羽的肩膀,其实他心里也很颤抖的,寒傲辰事情,他们当然听说过,只不过,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不管怎么样,先绑了再说。

    寒傲辰驾着二郎腿,笑看着眼前的人,即便被绑了,还是淡然的坐在原地,没有惊慌,也没有错愕,反倒像是个没事人一样,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蓝枫一双眼睛,紧盯着寒傲辰,他会告诉他们,从一开始,他就开始不安,特别是看到那一双眼睛之后,就会更加的不安。

    寒傲辰还好,毕竟同为楠凝学院出来的,说什么要手下留情吧,但是傲邪,倘若是他动手,他们就几天几夜不用下床。

    夏竹青站在一旁,无奈地摇摇头,“这个办法我从一开始就不同意,有什么事情不要找我。”这么危险的事情他们也做,简直就是不想活了,不管是寒傲辰,活着是傲邪,那都不是好惹的主。

    罗塞拉过夏竹青,揪着他的衣领,“竹子,这个时候说这话,会被送上刑场的。”他们心里已经够紧张了,还说这话。

    夏竹青无奈地耸耸肩,他说的是实话,他们不相信算了,只不过,一个光元素,一个暗元素的人,会是同意个人吗?别说元素不同,就连性格,说话,等等,都不同,这会是同一个人?

    “你们说完了没有?”冰冷的声音传来,几人纷纷一愣,就是这个感觉。

    黑色的力量在寒傲辰周围涌动,他缓缓站起身,身上原本绑着他的元素带,竟然逐渐被侵蚀了,最后消失,“不就是想知道我的身份,干嘛不直接问,这么多年交情,我又不会对你们说假话。”

    寒傲辰双手环胸,身上散发出冷意,他们几个为了探听自己的身体,这一招都使出来了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四人顿时感觉头顶雷声震震,项羽慢慢低头,从怀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半边面具,双手颤抖的往寒傲辰面上戴去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挂,几人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夏竹青大步退开一步,“傲邪,这件事情,从出到现在,我没有参与过。”他只是在一旁听着,什么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要知道,惹怒了墨傲邪,那比死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“噢?”寒傲辰又露出他那抹温和的笑容,身上也不再散发冰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夏竹青肯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六道目光猛地射来,三人阴狠地瞪着夏竹青,没义气的家伙,他们有难,不帮忙就算了,还要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不计较今晚的事情。”寒傲辰好脾气地看着他们,脸上没有丁点的怒火。

    几人愣了一下,心里松了口气,可耳边传来的声音,又让他们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几人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让你们做什么事情,绝对不能推辞。”寒傲辰嘴角微微上扬,脸上的表情也闪过一抹狡黠。

    铃铛似的眼睛瞪的老大,可在寒傲辰把事情说出来之后,他们都松了口气,就这个条件,他们还以为是什么,他们那么熟,还有啥不能的,反正也什么事情,不能推辞就不推辞。

    “先别高兴,我的事情,你们未必愿意做。”说完,寒傲辰就往外面走去,也不知道小倾倾和她大哥说的怎么样了?

    几人微微一愣,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,那个,他们没记错,那个拥有暗元素的人,就是寒傲辰,那现在也就是……傲邪!

    双元素!

    又是双元素!靠!双元素什么时候变成一抓一大把了?先是君慕倾,现在又是他寒傲辰,不对,墨傲邪,也不对,那到底是寒傲辰还是墨傲邪?

    几人凌乱了,这太复杂,他们都凌乱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走出去之后,就看到君墨也走出了君慕倾的房间,他疑惑的走出去,而那道白色的身影也慢慢走来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?”寒傲辰平静了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墨点点头,的确是说完了,更加知道了一些事情。“你进去吧。”君墨才再次开口,说完,就大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疑惑地看着君墨离开的方向,心里有些疑惑,但是脚下的步伐却没有停下来,直接往前面走去,当他走到紧闭的房门之时,眼中的冰寒也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房间里面,无聊的趴在桌上,直到听到身后的声音,她在动了动身体,那一抹黑影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,她又把头扭回来,继续趴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寒傲辰疑惑地问道,她怎么这个表情?

    “我想杀人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没有问任何事情,拉着君慕倾,两人的身体消失在房间里面。

    站在空中,君慕倾俯身看在那座陌生而又熟悉的宅子,眼中沸腾着杀气,没错,她想杀人,而这个要杀的人,就是君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突然想杀他了?”寒傲辰温柔地问道,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疑惑,她说想杀人,他就带她来了,到了这里,他才知道,小倾倾要杀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说个理由吗?”君慕倾慢慢抬头,眼睛透着冰寒。

    寒傲辰拉过君慕倾的手,轻轻摇头,“不用,今晚你想杀谁,就去杀谁。”他不逼她,什么时候想说,就什么时候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大步往君沧澜的房间方向走去,今晚,她想杀的人,就是君沧澜。

    今夜注定是个不寻常的夜晚,君沧澜在方面里面显得忐忑不安,他也不知道今晚是怎么了,心里的不安涌上心头,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今晚难道有什么不好事情要发生了吗?

    夜,总是平静的,平静的夜晚,却也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两道鬼魅地身影从君家闪过,当他们走到君沧澜门口的时候,停下几了脚步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君沧澜好像是感应到门外有什么,战战兢兢地往门口走去,这个时候会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君沧澜疑惑的时候,轻轻的就开了,映入眼帘的就是两个身影,一个是君慕倾,而另外一个,是不认识的人,他们站在自己的门外,表情有着肃杀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来这做什么,君慕倾,你胆敢闯我的房间!”君沧澜强压住心里的不安,指着君慕倾说道,心里早就已经猜测了千百种君慕倾来这里的目的。

    两人迈开步伐,慢慢走进来,门在此时也换换合上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

    “君长老这么慌张做什么?难道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?”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眼睛透着无尽的危险。

    君沧澜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,他强作镇定地看着君慕倾,双手负在身后,恢复他那长老的神韵,但那眼底的惊慌,却瞒不过这个房间里的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惊慌的,更加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,倒是你君慕倾,半夜三更,闯到我的房间,知不知道这是大不敬!”君沧澜看着君慕倾,那一双眼睛,他总觉得君慕倾像是知道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走到君沧澜面前,眼中透着无尽的危险,“我倒是知道一件君长老大不敬的事情。”大不敬,要说起来大不敬的事情,她怎么能和他君沧澜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胡说什么,我乃君家堂堂长老,会做什么大不敬的事情。”君沧澜心里的不安慢慢扩散,他不相信君慕倾会知道那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在君家,谋害直系一脉,是什么罪名呢?”君慕倾若有所思地说道,堂堂君家长老,却做出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,还要强词夺理,这要是所有人都知道之后,那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君沧澜脸色大变,她当真知道了,不,君震不知道,她又怎么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君长老好像不相信我知道一些事情,唔,好像忘记告诉君长老了,今天回君家的时候,我不小心看到了一些人,听到了一些事,也不知道该不该?”鬼魅的般的声音,冰冷刺骨,赤红的眼睛透着杀意。

    君沧澜站在那里,仿佛是脱光了衣服,站在万年冰川之中,还有寒风呼啸,吹的不仅仅是让人身体冰凉,就连整颗心,都是冰寒无比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君沧澜还是不愿意承认,君慕倾拥有神兽,他不敢轻易出手,还有她身边的男子,更加让人感觉到心慌,在没有摸清楚他们的目的之前,他怎么会承认自己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啐!她不小心见到了一些人,听到了一些事情,谁知道她是见到谁,听到了什么事情,若是因为她君慕倾的一句话,就让他乱了阵脚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,没有铁的证据,君慕倾还不能把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我原以为君长老会大胆承认,谁知道,你是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,真是可惜。”君慕倾无奈地摇摇头,露出一抹惋惜。

    寒傲辰站在君慕倾身后,脸上的笑容慢慢变深,黑色光芒在空中流动,没有惊扰任何人。

    他用一些特别的手法,让房间里面的声音传不出去,当然,里面的人也出不去,这样一来,小倾倾想做什么都可以,即便是把眼前的人碎尸万段,今晚也不会惊扰到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做,要承认什么!”君沧澜就是打死也不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金乌火,把他绑起来。”金色的火焰出现在君慕倾手上,熊熊燃烧,在她说完话之后,金乌火慢慢流出,流成一条细线,飞快往君沧澜那便飞去。

    君沧澜惊慌地后退几步,走到窗口,他刚想打开窗户逃走,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震了回来,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,身上就被绑气了金色的丝带,他立刻感觉到身体有这灼热的刺痛。

    君慕倾漫不经心地做到凳子上,寒傲辰就站在她的身边,寸步不离,“君长老是从聪明人,君慕倾今晚敢来这里,必定是有充足的准备,今晚你的声音传不到外面,而你也出不去。”无情的声音传来,犹如魔鬼的召唤。

    君沧澜被绑着身体,绝望的坐在地上,愣愣地看着君慕倾,把她离开君家,和现在的样子重叠,那完全就不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以前,她胆小懦弱,不然外界也不会传她胆小懦弱,无能没大脑,现在,她冰冷无情,站在这里,仿佛就是已经是掌握了全局的女王,炫眼夺目,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中间只不过是几年的时间,怎么能将一个人彻底的改变成这个样子!

    君沧澜不明白,他很不明白,若是知道君慕倾会变成现在样,来君家复仇,他是绝对不会让君慕倾离开君家大门,更加不会让君离一家人离开君家大门,因为他会直接将他们杀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现在后悔当初没有杀我了吗?”君慕倾已经死过一次,再也不是以前那个,后悔也无济于事,她会把昔日的一切,都加注在君沧澜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是他,当初他们一家人不会离开君家,不是他,母亲更加不会死,不是他,她又怎么会地顶着废物的名声十年!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君慕倾,你要杀便杀,我什么都不会说的。”君沧澜苍白着脸说道,想起以前的一切,他心里已经开始颤抖,他不知道君慕倾知道多少事情,这样坐在这里,仿佛是就另外一种等死的方法。

    死,不,他才不会这么容易死,而且还要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杀长老,是很大的罪名,就是不知道后没有杀我娘的罪名大呢?”君慕倾手撑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问道,天真无邪的眼神,让人看不清楚,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唯一知道她心思的人,也只有站在她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寒傲辰没有打扰君慕倾,她心情不好,原因就是藏在心里的事情太多,不如让她好好泄愤。

    杀她娘亲,君沧澜吗?那就真的该死了,让小倾倾伤心,那就更加的该死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就坐在这里好了,这个人有我呢。”寒傲辰淡淡一笑,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沧澜哆嗦地后退一步,尽管眼前的人都很美,但是他已经没有心思去看,只希望他们不要对自己太过分,再如何,也要留下自己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知道怎么做吗?”君慕倾看着寒傲辰,尽管自己动手很过瘾,不够寒傲辰想帮忙,坐在这里观看,也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说可好?”寒傲辰像君慕倾眨巴了一下眼睛,笑得那叫一个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君慕倾暗自轻啐了一声,为什么这家伙,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,还能笑的这么优雅,不得不说,论起腹黑,莫过于他寒傲辰。

    “他把他手脚扭断,看他还有没有没什么同党。”君慕倾换了个姿势,满不在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想做什么,你不能这样!我告诉你,若是你敢对我如何,君家任何人都不会放过你!”君沧澜惊慌地吼道,扭断手脚,那他和废物有多大的区别,即便是活着,那也不能再是君家的长老。

    他的霸业,他的雄心,就这样被掐断了吗?他不甘心,不甘心啊!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并没有任何的动作,只是站在原地,不一会,房间里面就响起清脆的骨裂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”君沧澜痛苦地仰天大叫,可这声音即便是惊天动地,也不会传出去一点。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这样几受不了了啊。”君慕倾轻叹摇头,好像是在看着一场无比讽刺的大戏,无聊至极,同样也失望至极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要杀了你,让你和你娘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捏碎他全身的骨头!”冰冷地声音传来,没有半点的温度可言。

    君沧澜后背一阵冷汗,就听到那清脆地声音再次换来,他仰天大吼,却无能无力,这金乌火的束带,他无论如何也挣脱不掉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在你嘴里提起我娘,如果你要是告诉我,是谁追杀我,我可能会手下留情,让你死个痛快。”君慕倾无辜地说道,她早已经已经提醒过她,是他自己一直不以为然,这不能怪她。

    君沧澜躺在地上,无力喘息,现在他全身,出了五脏六腑还跳动之外,其它地方都已经是一片死寂,他现在不但是废人,更加是废物,连躺都成问题的废物!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君沧澜喃喃说道,双眼空洞无光。

    “傲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,追杀你的人我不知道,可我却知道杀你娘的人,那是藏在君家的幕后者,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,但是我们却知道,他们当年给君家一个天大的恩情,就是为了夺取君家在大陆上的势力……”君沧澜神智已经开始不清晰,却该死的怎么也昏迷不过去,只要昏迷过去,他也不会感觉到这么疼痛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,让君慕倾瞬间来到君沧澜面前,纤细的手猛地抓住君沧澜,“那他们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,他们是从森林的而来,至于是什么,是,谁也不知道。”君沧澜任由君慕倾拉住自己,他全身骨头都散了,这样下去,他知道自己受不住,那还不如就这么了断,不用再承受任何的苦。

    即便自己死了,君慕倾也不能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,因为就连他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她说有人追杀她,这个他就更加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走到君慕倾身边,修长的大手放在她的肩上,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沧澜躺在地上,君慕倾露出冰冷的目光,揪着他的衣领,身上散发着冰冷的寒意,而她身后,有一个绝美的男子,静静站在那里,给她最坚盾的后盾,让她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君慕倾始终想不明白,那段记忆,自己为什么会消失不见,她不记得谁杀自己,这件事情,到底有没有发生过?她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感觉到后背的温暖,君慕倾放松身体,往身后靠去,静静闭上眼睛,不愿意再去多想。

    /*20:3移动,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*/varpr_id="u1439360";

    上一章

    |

    目录

    |

    阅读设置

    |

    下一章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