吱吱得意地仰天大笑,双手叉腰,它就知道主人一定会很好奇。

    看着得意肆笑的吱吱,站在它身后的三人,顿时满头黑线,嘴角不停抽搐,这还真是符合它吱吱的性格,君慕倾就纳闷了,怎么一开始没有认出来呢?它表现的这么明显。

    “再不说,那一个月不给魔核吃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它还真得瑟上了。

    听到不给魔核吃,吱吱立马收住笑容,尽管得意重要,但是吃同等重要,甚至比得意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说就是了,其实我是圣灵兽。”吱吱低下头,手指头不停搓动,脸颊微微泛红,它还没有做好准备告诉主人的,现在居然说了。

    圣灵兽?

    “圣灵兽又是什么魔兽?”君慕倾疑惑的问道,这点她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吱吱慢慢抬头,泪眼婆娑地看着君慕倾,圣灵兽是什么魔兽,主人都不知道,那它要怎么解释?主人怎么会连圣灵兽都没有听说过呢?这怎么可以。

    寒傲辰瞪大双眼,惊讶的看着吱吱,它竟然是圣灵兽,难怪它成长和异灵兽不同,他早就该想到这点才是啊。

    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,吱吱猛地趴在地上,拉住君慕倾的裤腿哭道,“主人,你不能不要吱吱啊,其实我也没多大分量,站在你肩膀就好了,吱吱也没有其它要求,你不能不要我啊。”哀嚎的声音扬起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一阵凌乱,这到底是谁教它的,一哭二闹三上吊!还有,她什么时候说过不要它了,只不过她不明白圣灵兽是什么而已,表现的这么激动做什么?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它跪在地上,她要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要,你不要我,我就不起来。”吱吱趴在地上,悲天悯人地说道,眼睛渗出一滴又一滴的泪珠,那模样说多悲惨,就有多悲惨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比汗颜的看着吱吱,这么无耻的一面,跟某只魔兽特别像,只是,他没有说不要它,一直是吱吱自己以为自己不要它的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?”君慕倾叹了口气,这到底是什么魔兽,太没节操了!

    “不就刚才,我都叫你娘亲了,你还不要我。”吱吱死命地拉住君慕倾的裤腿,就是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它才不要放手,绝对不要,跟着主人有肉吃,放开主人就是饿肚子,它死都不要放开,死都不要,就跟着主人了,而且主人时不时给它味灵丹,这种待遇不是每只兽能有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一阵无语,它突然变成人形,突然凑过来叫自己主人,后面更加夸张,直接叫娘亲了,她没这么大儿子,怎么认它,早说自己是吱吱,她也不至于不去理它,谁被人无缘无故叫成娘亲,都不会去理会的。

    霸嚣嘴角一阵抽搐,娘亲……主人理它才怪,莫名其妙出现一个孩子,换谁,谁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先别转移话题,你要是不说你到底是什么,我现在就把你从这里扔出去。”君慕倾漠然的看着吱吱,她是问它到底是什么东西,干嘛扯到这个话题上面来了,也没有说不要它啊,激动个啥。

    吱霸嚣走到吱吱身边蹲下,无奈的将它扶起,“主人也没有说不要你,淡定。”圣灵兽和异灵兽有什么区别,看样子区别还挺大的。

    吱吱抬头看着霸嚣,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泪眼婆娑和悲天悯人,任由霸嚣扶起自己,脸上还带着傲娇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吱吱,这个神情,她在什么地方看见过,那就是血魇,那家伙也是会露出这种表情,圣灵兽不把圣兽放在眼里?

    “圣灵兽也是异灵兽一类,正确的说,异灵兽几千或者上万年出现一只,而圣灵兽则要上万甚至几十万年,才能出现一只,同样是自然孕育出来,但是圣灵兽却是由最浓郁的元素精华,还有最纯净的自然力量孕育。”寒傲辰低头看着吱吱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?”吱吱不满地说,弄得它一点神秘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知道这么多,就是上次在找异灵兽的时候,看到这么一句。”寒傲辰微笑着说道,身上散发着祥和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,它只是异灵兽,也没有多加注意圣灵兽的,却没想到,眼前的魔兽,就是那上万年,甚至是几十万年才出现一只的,极为珍贵的圣灵兽。

    “那本体是什么?”君慕倾手摸着下巴,好奇地问道,几万年,几十万年才出现一只的圣灵兽,真有这么厉害?

    “本体是按照我们自己喜欢的模样转化的,在幼兽的时候,我们可以自己选择,等到晋升的时候,就能凝态成自己喜欢的外形,尽管说外形可能和那普通魔兽没什么区别,可我们和普通的魔兽差别很大的。”吱吱得意洋洋地说道,它都说自己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吱吱,越来越自恋了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样子?”君慕倾咬牙切齿的问道,她只是问它本体是什么,没有让它说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矮油,主人我是可爱的吱吱,即便选择凝态的本体,那也是非常非常可爱的。”吱吱摸着脸,露出害羞的模样,偷笑着说道,必须要非常非常可爱的才行。

    君慕倾干脆不开口了,就双手环胸,静静地看着吱吱,给它三分颜色,还开染坊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淡漠地看了一眼吱吱,扭头看着君慕倾说道,“是九尾紫狐。”

    靠!吱吱猛地跳起来,指着寒傲辰,瞪大眼睛,“你这个人类,我跟主人说话,你插什么嘴,能不能让我保持一点神秘感!”这么重要的事情,就被这个人类说出来了,弄的它一点神秘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紫狐世界上最稀有的一种狐狸,他怎么什么都知道,他到底知道多少,干脆全说出来,它也不用装神秘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静静地看着吱吱,她还以为是什么魔兽,原来就是个狐狸精,还是九条尾巴的,九尾紫狐,听说这种狐狸极为稀少,是狐族狸族共同的首领,九尾紫狐到达的地方,就会有狐族和狸族的魔兽出来迎接膜拜,若是谁晚来,或者是造次,就会被视为不敬,之后就会被同类杀死,来熄灭九尾紫狐的怒火,九条尾巴,便是九尾紫狐最好的象征。

    “九尾紫狐?”君慕倾狐疑地看着吱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吱吱点点头,一点神秘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只紫色的狐狸!”君慕倾撇了撇嘴,也就是一直狐狸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是九尾紫狐!不是紫色的狐狸!”吱吱激动地说道,它可以凝态成任何形状,不过最后还是选择的狐狸状态,谁让狐狸那么可爱,非常符合它可爱的形象,而且九尾狐狸是狐族狸族两个魔兽族的首领,那也是很拉风的。

    狐族包括了所有的狐狸种族,而狸族自然也是所有的狸族,什么山狸,豹狸,等等关于狸的,见到它不用释放威压,它们也得乖乖下跪。

    更何况它还是圣灵兽,那力量比一般的九尾紫狐要大很多,当然不是普通的狐狸,主人这是什么眼神,看的它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“狐狸,那你是雄的是雌的?”君慕倾最关心的还是这件事情,这个世界上已经出现一个人妖,没有必要再有第二个。

    花千娆已经够人妖了,没必要连吱吱也学花千娆的模样,其实她问这么多做什么,吱吱的模样,已经很明确的告诉别人,它不是雌性,但是为确定一下,还是问问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矮油,主人,怎么能这么问,人家现在是人类,你应该说,人家是男孩子,还是女孩子。”吱吱自恋地理了理头发,妖媚地说道,那一颦一笑非常符合三个字。

    狐狸精!

    霸嚣站在吱吱旁边,额上挂满了黑线,捞下来都可以煮上一碗面条了,她无比感叹的看着吱吱。

    难怪吱吱会凝化成九尾紫狐,这个样子,那就和卖弄风姿的狐狸没有什么区别,它不是刚从晋升,到底从什么地方学会这些东西的?

    “说!”君慕倾忍住怒火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吱吱立马站正身体,正态看着君慕倾,也没有了刚才的妩媚迷离,“我是女孩子啦……”其实它也想是男孩子的,谁让某只兽是公的,它就不得不勉强的配合一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寒傲辰轻声笑道,明明是憋屈地笑意,却带着无尽的优雅圣洁,让人完全看不出来有半点不妥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霸嚣实在是憋不住了,这是只没有节操的狐狸,以前它还是那萌呆小魔兽的时候,他们怎么都没有看出来,这只魔兽没有节操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不停抽搐,她不看看她的样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就是男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火镰什么时候回来?”吱吱眨了眨眼睛,猛地凑到君慕倾面前,这是它最想知道的事情,它都离开好久了。

    火镰?赤红的眼睛露出狐疑的目光,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她也不知道火镰什么时候回来,那家伙说突破圣兽就回来的,但是到现在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更加不知道它有没有突破圣兽级别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这要怎么说,它只是比较想念那个无耻的家伙,“它们背上睡觉一点都不舒服,我不喜欢它们。”吱吱指着霸嚣,它还是喜欢在火镰的背上睡觉,多舒服,而且也只有那个家伙会跟它唱反调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喜欢在谁背上睡觉,现在你该告诉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无缘无故知道它是圣灵兽,也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用处,那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吱吱拍了拍胸口,挺直后背,豪迈地说道,“主人,你放心,以后有我罩着你,就连圣兽也不敢对你怎么样!”它的主人不能被任何人欺负,谁敢欺负,电死他们。

    君慕倾仰天长叹,她什么时候沦落到被一只魔兽看轻了?“那圣兽以上呢?我还记得,你每次释放闪电之后,要休息那么一段时间才能恢复。”不是君慕倾要打击吱吱,实在是,这就是它最大的弱点。

    吱吱脸色僵了僵,立马赌气嘴巴,天真地说道,“是噢,我都没想过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你可是我的王牌,没有我的命令,不能轻易出手。”君慕倾露出一抹笑容,拍了拍吱吱的头,尽管是只自恋的狐狸,但也没办法,谁让它就喜欢这个狐狸,觉得狐狸最可爱呢?

    王牌!

    吱吱兴奋地点头,它是主人的王牌,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寒傲辰无奈地笑了笑,这只魔兽说什么都顾左右而言他,一时半会是问不出什么,小倾倾也是知道,才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到底怎么回事,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我们知道的?”战翅在外面拍门,心里都急死了,到底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他们知道的,都进去那么长时间了,还不见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这才想起了,还有一大群人被他们关在外面等待消息,唔……这要怎么解释?

    不能说这是万年难遇的圣灵兽,现在变成人,这个消息要是告诉他们,只怕他们又要震惊万分了,吱吱这个时候醒来,还真给她出了个难题,这么多朋友亲人在这里,她也不能不告诉他们啊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难道主人还没有打算把她介绍给外面的人吗?

    “你们进来吧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她转身坐到椅子上,寒傲辰也跟着坐在她身边,霸嚣自觉地走到君慕倾的身后,双手负在身后,如同守护神一样,守护着她要用生命守护的人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走进来,就看到刚才那个叫娘亲的人,站在君慕倾和寒傲辰中间,笑呵呵地看着他们走进来,那一双黑亮的眼睛,就如同最闪亮的黑珍珠,让人炫目,精致的轮廓还有那么几分眼熟,跟某人有点相似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什么有个这么大的娃娃?”战翅走到君慕倾身边,指了指另外一边的吱吱,这小丫头别说,还真有那么几分像她,难道真的是女儿不成?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地看着战翅,她什么时候说过吱吱是她的女儿了?

    吱吱笑眯眯地看着战翅,走到他身边,“醉鬼……”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君慕倾冷冷叫道,魔兽世界它可以肆无忌惮,可这是人类世界,更何况眼前的人还是她师父。

    吱吱嘟了嘟嘴巴,又退了回去,要不是主人叫住她,她一定要好好整整这个人类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丫头!”龙天黑着一张脸走过来,她这是有了师父不要老师!

    呃……君慕倾看着战翅和龙天了两个大眼瞪小眼,一阵汗颜,这都是一些什么事情?

    罗塞他们四个静静站在一旁,一双眼睛似有似无的往寒傲辰身上瞟,比起吱吱,他们更加好奇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傲邪,感觉那么熟悉,但是那气息,还有举止,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孙小姐!”君单急急忙忙跑来,气喘吁吁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君慕倾手撑着下巴,无奈地问道,什么时候都能看到他,不想看到都没办法,真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孙小姐,家主让你赶紧回去一趟,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!”君单擦了擦头上的汗珠,真心的不容易,跑来跑去的,还要受气,孙小姐明明就不会回去,家主还让他出来叫,这不是为难人家吗?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这老头有事,那她在君家的时候怎么不说,每次等她出来的时候,就让她回去,“他说有什么事情吗?”这次君慕倾没有直接拒绝,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,她绝对相信,的确还有一个不知道的力量,想置自己于死。

    寒傲辰紧张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脸上虽然带着笑容,却让人冷入心底,没有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看家主的神情很慌张,孙小姐,你还是回去看看,说不定家主找你真的有什么事情。”君单欲哭无泪地说道,就不要再难为他了,他也就是一个跑腿的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先回去,我等会就来。”君慕倾淡漠地应道,经过这几天,她也该去君家了解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君单想了想,点点头,孙小姐答应了就好,他回去也不用被家主勒住脖子直摇晃。

    看着君单走了,几道目光纷纷又回到君慕倾身上,还有吱吱,几双眼睛不停在他们身上晃动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该怎么解释呢?我的确是认识她,不过,我不是她娘亲。”君慕倾不缓不慢地解释,谁也不会相信这是她的孩子,有眼睛的人都不会相信,她坚信这一点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点头,他们都知道这不是她的孩子,只不过是好奇,这个人到底是谁,怎么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主人,干嘛告诉他们,我不要你告诉他们。”吱吱嘟了嘟嘴巴,她知道主人很为难,为什么还要解释,这几个人类,平常尽管和主人是很好的朋友,但也不用什么事情都告诉他们吧。

    所有人微微一愣,纷纷将目光转移到吱吱身上,这么狂妄的语气,比她君慕倾还要傲骄啊!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我就给我家主人看的!”吱吱双手叉腰,脸颊红彤彤地,就这么看过去,就是个小萌货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吱吱,她终于明白寒傲辰说为什么异灵兽不会轻易屈服人,比平常魔兽还要高傲,这就是个例子,吱吱傲骄的样子,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。

    就连霸嚣一开始的时候,也没有这样啊,她尽管厌恶人类,对于人类的注视,也只是皱皱眉头,漠然地转身离开,也没有像吱吱一样,对眼睛里面还充满了敌意和不满,不愿意让他们看它半眼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君慕倾冷冷叫了一声,他们都是她的朋友,没有什么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她去了君家,他们会在君家外面担心自己,怕自己有危险,从雷家走出来,他们又一涌而上,就怕自己受了半点伤,他们做的所有事情,都让她很感动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去君家,有什么事情,我帮你说就好了。”寒傲辰盯着君慕倾的脸,柔和地说道,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露出一个笑容,不用她多说,他就能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听到寒傲辰这么说,所有人的目光纷纷移到他身上,龙天更是走到寒傲辰身边,怒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那丫头关系这么好了?”有什么事情不让老师师父知道,偏偏这个臭小子知道,真是怪了!

    “小倾倾,去吧。”寒傲辰没有理会龙天,微笑着对君慕倾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叹了口气,起身往外面走去,可没走两步,腰间就传来力道,她扭头一看,是吱吱抓住她,不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吱吱,相信主人,就要相信他,知道吗?”它当初不是死赖着要寒傲辰,就是为了那几颗魔核啊,现在没有魔核,就不要留在寒傲辰身边了吗?

    吱吱犹豫扭头看了寒傲辰一眼,它不想了留在这个人身边怎么办,想跟在主人身边怎么办?

    “乖……”这是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抬头,看着头顶,这熟悉的杀气,是墨莲!

    寒傲辰也猛地站起来,看着头顶,不但是他们两个,所有人都纷纷抬头,脸上出现了一抹惊愕,看着头顶。

    “墨莲!”君慕倾喃喃说道,是那个黑衣少年,他永远将自己包裹在黑暗当中,身上散发出杀气,煞气,都比平常人的要浓郁几倍,上次他就想杀了她,这次他来,是不是有是为了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在心里大胆猜测,慢慢低头,往寒傲辰那边看去,刚好寒傲辰也往她这边看来,两人轻轻点头,心里也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“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你们都不要出来。”战翅看了一眼君慕倾,这么浓郁的杀气,淡淡在气势上面,都已经让人畏惧不已,更别说还要跟他动手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不能出去,他是冲着我来的。”冰冷的气息从君慕倾身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打了个冷颤,冰冷气息,还有那如同幽冥界传来的杀气,透着死亡的冷意,那种感觉,就像是他们已经深处九幽玄冥之地了。

    黑色的身影从屋顶一闪而过,飞速闪进房间里面,就如同三年前一样,他站在那里,全身上下没有丁点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不杀你。”墨莲艰难地说出几个字,灰色的眼睛没有一丝光属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所有人纷纷扭头看着君慕倾,并没有因为这几个字就放松任何的警惕,他们看着墨莲,心里还是有些惊颤这样的人,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,太可怕了,他的到来就如同死神降临一样。

    即便是见多识广的龙天,和战翅,也是一脸的紧绷,他们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人,身上有着这么浓郁的死亡之气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来杀我的?”君慕倾看着墨莲,不仅庆幸,以前她连吱吱的话都会才出一大半,更可况现在还是个大活人,还会说几句话,那就没有必要再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墨莲点点头,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那你来做什么?”君慕倾也放松了警惕,既然墨莲这么说,那就应该不活动手,况且他身上只有杀气,没有那天的煞气,杀气是他常年杀人而留下的,身上会有,也是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洛樱宁指着墨莲吼道,“被以为你这么说,我们就会相信你,三年前,我们差点就被你给杀了!”三年前的时候,他都能恩将仇报,更被说是现在,这个人绝对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动手。”墨莲又说出三个字,表情没有太大变化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是不会相信你,你走!”洛樱宁怒吼道,这么一个没义气的家伙,有什么好相信的,当初要不是小倾求情,他怎么能顺利离开,要她说,当初小倾就不应该让他离开,现在又来杀他们了。

    一道白色的剑刃飞过,所有人还没有看清楚墨莲是怎么动手的,就看到他们旁边的桌椅全部被切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樱宁,他是在告诉我们,要是他想杀人,我们谁也阻止不了。”洛鹰雄赶紧拉住冲动的妹妹,出声解释道,要是她冲上去,墨莲把她也切成两半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墨莲再次点点头,没有再出手,僵硬的神情,让人看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你来找小倾做什么?”洛樱宁不服气地停下脚步,她打不过眼前的人,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墨莲尽管在这么说,语气中也没有带着半点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到了吧,他就是来杀小倾的,哥,你放开我,我要杀了这个恩将仇报的家伙!”洛樱宁挥动着手臂,她最恨就是恩将仇报的人,可偏偏她遇到一个,而且要对付的,还是她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到洛樱宁面前,摇摇头,“他的意思是有人让他来杀我,但是他不会杀我。”把前前后后的话加起来,还有他的举动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她就更加好奇,是什么人要置她于死地,这个人显然很了解她,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墨莲点点头,认同了君慕倾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人要杀她?”寒傲辰跟着走上来,眼中透着冰霜,嘴角还带着三分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能说。”墨莲摇摇头。

    所有人鄙夷地看了一眼墨莲,这三个字倒是说的挺顺口的,有人要杀君慕倾,这怎么行,要动她,是不是要先问问他们同不同意才动手,没有过了他们这关,就别想碰到她君慕倾!

    墨莲“看着”寒傲辰,沉思了一会,冰窖一样的脸上,出现几丝裂痕,“是你!”那天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寒傲辰大方的回应,这个人有天生的灵敏度,不用眼睛看,就能知道那天的人是自己,看来要杀小倾倾的人,是想一举成功,但没有想到,那天小倾倾放了墨莲一马,墨莲心存感激,并不想杀她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就这样,他们几个都认识这个叫墨莲的,他们都不认识,那他们是怎么认识的?

    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君慕倾和寒傲辰,洛樱宁说他恩将仇报,这个叫墨莲的欠小倾倾钱,还是欠她命啊?

    “哇!主人,他是……”吱吱眼睛闪烁着光芒,垂涎三尺地看着墨莲,嘴角口水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口水。”君慕倾淡漠地看了一眼吱吱,这家伙为什么变成人了,还是忍不住想吃魔核,对了,兽人也有魔核的吗?

    她不知道墨莲是不是兽人,可那天乐游说他是,那兽人应该是不错认错兽人的,只不过吱吱现在的力量,连她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大,要是它那天饿起来你了,直接动手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就让我吃一口,吃一口……”吱吱撒娇地说道,和它幼兽时候一样,露出无比可爱,萌呆的表情,注视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在幼兽的时候,那是宠物的萌样,现在吱吱已经凝态成人,就这么一瘪嘴,就让人的心都酥了,洛樱宁呆呆地看着它,她觉得自己好像冲上去,狠狠的抱住那小孩亲两下。

    太可爱了,太萌了!就算不是她小孩,她也愿意养这么一个小孩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答应让你吃?”它刚刚晋升,应该是饿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好饿。”好香,好香的味道,好想吃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快走!”寒傲辰冲着墨莲说道,要知道吱吱就是一个吃货,它要吃什么,也只有小倾倾才能不让它吃,那是它幼兽的时候,现在它已经成长了,还会那么乖乖的听话吗?等会拦不住怎么办。

    墨莲扭头“看”着君慕倾,只听到大吼的一声,“你还不快点走!”

    君慕倾拉住吱吱,看着它眼睛泛光,就知道墨莲再不走,等会想走快就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墨莲点点头,一个闪身,消失在了原地,可就算是墨莲离开了,吱吱还是不停往前面走,要不是君慕倾拉住它,它早就追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,你要是再不听话,我就不管你了!”君慕倾吼道,这家伙怎么定力就这么差,闻到一点好吃的,就往前面跑,墨莲即便奈何不了吱吱,可吱吱去了,还是会有危险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饿。”吱吱眼睁睁地看着“食物”逃走,一点办法都没有,再怎么样,它不能对主人出手啊,主人那么好,每次饿的时候,就会给它好吃的的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!我把它叫给你,你负责喂饱它!”君慕倾赶紧把吱吱推给寒傲辰,看他前几次有那么的多的魔核,那就不用担心吱吱吃的问题,也不知道吱吱成长了,灵兽级别的魔核,能不能让它吃饱。

    寒傲辰拉过吱吱,轻轻点头,“想吃东西,就跟我走吧。”真是一个吃货,为了吃,什么都不顾。

    吱吱仰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看到那一双熟悉的眸子,它睁大双眼,猛地跳到寒傲辰身上,环住他的脖子,口水再次华丽丽的溢出来。

    它记起来了,上次就是它吃了很多很多灵兽魔核,才晋升的,而这些魔核,都是这个人给它的,他在这里,就真的是太好了,它不用担心肚子不饱,不过,它不想吃灵兽魔核怎么办?

    君慕倾手扶着额头,轻轻叹息,她就知道,吱吱就是一个吃货,有吃的,连主人也不要了,不过这样更好,她也好去君家一趟,看看老家伙找她到底有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你就先和他填饱肚子,我先去君家。”君慕倾叹口气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人阻拦君慕倾,经过刚才的事情,他们都觉得,还是让她离开比较好,君家的力量,强过他们几个,还有君家家主,也一定会很好的保护君慕倾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离开之后,寒傲辰黑着脸,也转身从窗户处闪身离开,吱吱想要吃饱,绝对不是吃平常的食物,它要的是魔核。

    罗塞走到窗前,手撑着下巴,看着寒傲辰离开的方向,“疯子,竹子,你们说刚才的一幕是不是很眼熟?”好像在什么地方也见过累死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是挺眼熟的。”蓝枫眯着眼睛,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项羽好奇地问道,不就是那个小孩子饿了,然后问君慕倾要吃的,君慕倾去君家有事情,就把他扔给寒傲辰了,这有什么奇怪的,难道他们见过同样的一幕,没可能吧!

    “我好像听到小倾叫那个小孩子吱吱?”洛樱宁看着寒傲辰消失的地方,那个小孩要是吱吱,那是哪个吱吱,是那个魔兽吱吱吗?魔兽变成人,那不就是圣兽!

    吱吱已经是圣兽了吗?没太可能吧,三年的时间,从幼兽变成圣兽,这真的有点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听见了。”所有人异口同声地回答。

    不会是真的吧!

    所有人相视一看,心里都有着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其实吱吱现在还不是圣兽,要是圣兽,它就不只是七岁小孩子的模样,而是和霸嚣一样,像个大人,圣灵兽和别的魔兽不一样,它不受天地法则约束,只要力量足够,就能凝态成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半点停留,直接在空中闪过,飞快就出现在君家门口,没有打扰任何人,她快速走进去,当然也没有任何人看到她进君家的身影。

    君家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两个声音响起,让空中的人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长老,你不是说,那边已经来人了,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他们?”男子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着急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告诉那边了,说君慕倾回来,而且是有仇必报,往日恩怨的人,她都没留情,应该会有人来才是。”另外一个声音带着凝重。

    而这两个秘密私语的人,正是君沧澜还有君洛帆,他们不想让任何人听到谈话,才找了这么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现在还没有人来?”君洛帆着急地问道,君慕倾不死,他就不能安心,家主那么宠爱君慕倾,还有君墨,这两个人一定会和他抢君家家主之位,他绝对不允许。

    君沧澜神情凝重地摇摇头,他慢慢转身走到一旁,“他们不可能不理会的,当年的事情,还有他们的一份,他们要是不帮忙,大不了鱼死网破!”他们不会断了自己的后路,君沧澜坚信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他们把事情全部推卸到我们身上,东方湄儿,还有君慕倾,君离一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这件事情,我们知道就好,不用说出来!”君沧澜赶紧堵住君洛帆的嘴巴,还不停四处张望,见四周没有人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君洛帆拉开君沧澜的手,不满地说道,“我是绝对不会鱼死网破的,我还没有坐上君家家主之位!”君沧澜的心思别以为他不知道,君沧澜要是做什么事情,那就别怪他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长老,有什么事情,等比试完了再说,现在君慕倾在君家行动自如,我们还是少见为好,还有,长老若是想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,那我也不会手下留情。”君洛帆冷冷说完,轻哼一声,大步往前离开。

    君沧澜站在原地,看着君洛帆离开的背影,眼睛眯起,看来有些人留下来,已经不受他的管制,他要的只是一个听话的棋子,而不是叛逆的。

    “不该做的事情,君洛帆,你会后悔今天的话!哼!”君沧澜说完,转身往相反的方向离开,眼睛里面透着冰冷的寒意,身上更是散发出了浓郁的杀气。

    等到两人都离开了,君慕倾才慢慢从暗处走出来,赤红的眼睛,看着他们两个刚才所站的地方,露出嗜血的寒意。

    当年的事情她一定要查个清楚明白,要是让她知道,这件事情,和君洛帆,君沧澜有关,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!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大步离开,匆匆往君震的房间走去,那冰冷的气息散发出来,每当她从其他人面前走过,他们都会打一个冷颤,露出一个错愕的表情。

    ..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