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红的身影躺在软榻上面,赤红的眼睛被眼皮遮住,看不到它闪耀的色彩,纤长的睫毛像两把精致的羽扇,平静的脸颊即便是休息,也依旧漠然冷淡,倾城的轮廓,让站在她身旁的人看的一愣一愣的,魂儿都不知道去了何方。

    寒傲辰一走进来,就看到这样的一幕,不禁待在了原地,要知道这半个月以来,他可是饱受了相思之苦,小倾倾第二天就闭关了,他很无奈,只因为小倾倾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日子闲着也是闲着,反正我的事情也被你做了,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,干脆闭关好了,那些事情你要处理好。

    就这样,小倾倾华丽的闭关了,他也华丽丽的半个月没有见到小倾倾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没做什么,只是在查为什么那异灵兽突然之间会变成婴儿,其实他何尝不知道,小倾倾一直在闭关和那异灵兽之间摇摆,她心里想着异灵兽,心情就平静不下来,闭关也不过是苦恼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她那么苦恼,才会主动提出来查事情,毕竟小倾倾的事情,也就是他的事情,他没有理由没做。

    尽管在她闭关之前,他就已经有心里准备,又有几天见不到小倾倾,可在第二天,他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小倾倾一闭关,他就开始想念,又不敢轻易打扰她,所以这半个月,他忙完事情,就会来看看,今天他刚忙完事情,刚走到院门口,就看到小倾倾紧闭的房门打开了,他兴奋地跑进来,却看到了让人窒息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……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千言万语的话语,只变成一句轻唤。

    如羽扇的睫毛颤动了两下,赤红的眼睛缓缓睁开,凝视着站在面前的男子,淡漠的脸上挂上了一抹笑容,“你来了。”她就知道,他会是第一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不自觉沉浸在那个笑容里面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坐正,指了指一旁,“我有些地方不明白。”精致的额头轻轻皱起,赤红的眼中也出现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不明白?”寒傲辰疑惑的坐到一旁,也同样皱起了眉头,能有什么事情,让她这么困惑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,明明我已经感觉到快突破技尊师的门槛了,可我闭关几次都没有晋升,这是怎么回事?”每次她感觉到时机对了,也快到了,可就是突破不了,那种感觉也突然的消失。

    听君慕倾的话,寒傲辰的眉头竟然轴的比她还深,“你还没有突破技尊师?”没道理啊,他还以为她早就突破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苦恼地点点头,技尊师这道门槛也不是很难迈过,可她就是不能突破。“我感觉和那个小黑点有关系,每次我到了关键时期,它就会把我的元素吸食,然后我元素空间空荡荡的,晋升的预兆瞬间一干二净。”她严肃地说道,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    “又是它?”寒傲辰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那个小黑点还没有消停。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要怎么样,才能突破这道门槛,还有更奇怪的,你应该也听说过樱地的事情,还有就是前几天赤君在君家的事情,黑翼跟我说,它还不到晋升的时候,可当我碰触到它的时候,它就感觉到晋升的预兆。”君慕倾嘟了嘟嘴巴,这是在外人面前不曾表露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淡淡一笑,大手拉过君慕倾的小手,“别担心,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面对,我一定不会让让任何人伤害你。”这件事情的确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你身体里的小黑点,是某种神秘的力量,只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,黑暗之力,也不是这个样子的,我管理黑暗神殿这么多年,都没有听说过你的这种情况,就连你的异灵兽情况,都非常特别。”寒傲辰继续说道,想起这几天的查探,他表示非常无奈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吱吱怎么样?醒了没有?”说到异灵兽,君慕倾就非常担心吱吱,它那么贪吃,睡了这么多天没吃,不会出什么问题吧?

    “放心,它没事,只是长大了一点,现在的模样,跟你徒弟差不多大。”所以说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也查不到吗?”君慕倾叹了口气,这一切事情也太奇怪了,从那天晚上的记忆消失之后,所有事情都变得非常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不是查不到,是从远古到现在,从来没有哪只异灵兽出现过它这种情况,按理说,它到灵兽级别,就会有变化,现在是有变化没错,这变化是神兽才有的变化。”寒傲辰注视着君慕倾,眼中不自觉的就露出宠溺。

    远古到现在都没有过的情况,那为什么会发生在她身上?这不是太诡异了一点吗?

    “对了,你动用黑暗神殿的势力帮我,不会有什么事情吗?”君慕倾狐疑地看着寒傲辰,他总是默默的为自己做任何事情,可他这样动用黑暗神殿的势力,这合理吗?

    寒傲辰突然裂开大嘴,傻笑地看着君慕倾,即便是这样,却依旧没有损坏那俊美的容貌,反而变得更加的迷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黑着一张脸,她是问正经的好不好,光明圣殿有光明之神,就连圣灵多不能违抗,那他怎么能违抗光明之神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任何事情都比不上你,黑暗神殿殿主又如何,我本就不是真心听从。”寒傲辰把玩着君慕倾的手指,眼中露出温和的笑容,他真心对待的,只有小倾倾一人,黑暗神殿,他想要离开,随时都可以。

    君慕倾甜甜一笑,“不管有什么事情,我们都要共同面对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寒傲辰呆愣了一下,脸上也展开笑容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的动静,让两人不约而同地往门外看去,就看到诸葛蓉蓉站在哪里,呆滞地看着他们,眼中还带着惊艳。

    君慕倾任由寒傲辰拉着手,她缓缓起身,“奶奶。”对待诸葛蓉蓉,她永远都是客套的,客气的,并没有太多的亲腻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平静回神,她静静看着君慕倾,她现在才发现倾儿尽管是原谅了自己,但是她却不像平常的女孩子家,会在奶奶面前撒娇,还有刚才她对傲辰露出的笑容,她从来就没有见过,也不见她对任何人露出过。

    最后那句话她都听到了,心里也一阵阵泛酸,倾儿才十三岁,可那成熟的心智,却经常让人忽略她的年龄。

    “倾儿,你有什么事情,就跟家里面说,奶奶一定会帮你的。”诸葛蓉蓉走进来,慈祥和蔼地微笑着,她会加倍的疼爱倾儿,谁也不能对她的孙女如何!

    “啊?”君慕倾困惑地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她能有什么事情?

    寒傲辰慢慢站起来,对她露出一个笑容,眼睛对上诸葛蓉蓉,“君主母,你不用担心,倾儿的事情我会处理。”他当然不会让任何人伤小倾倾半根毫毛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点点头,笑容有点僵,她迟疑地看着君慕倾,有些话,她不知道该不该说。

    “奶奶,有什么事情,你直接说好了,这件事情要是跟我有关,你就更加应该说。”君慕倾淡然地看着诸葛蓉蓉,从她一进门口,自己就看出来,她这次来是有事情。

    “倾儿,奶奶相信你没有杀雷萱儿,但是雷家的人这几天在逼迫你爷爷,他知道你在闭关,不愿打扰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雷家的事情,我自己会解决,我不会连累君家。”雷家人还没有罢休?难道还没有找到那谁谁的尸体吗?

    雷家的人未免也太没用了,这么多天都过去了,尸体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你的事情,自然也就是君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只不过这件事情,我自己会处理。”雷家原本就是冲着她来的,一个雷萱儿就能牵制她君慕倾,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想怎么做?”寒傲辰轻声问道,心里却早就已经猜到。

    “雷家人不是说本姑娘杀了他们雷家的人吗?既然这个罪名已经坐实了,那我就不介意把事情也坐实!”冰冷的眸子闪烁着冰冷的寒意,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身上散发出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他就说嘛,他和小倾倾心有灵犀,心里想都一样,这些好玩了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诸葛蓉蓉本来想出声制止,但是想了想,即便自己说了,倾儿也不会改变主意,再说,倾儿有她自己的打算,她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热闹非凡的雷家斗技场上,两个身影飞快的闪过,一红一黑,显得无比的融洽,两道身影走过之处,就会有雷家的子弟消失,顿时间,斗技场上一片恐慌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带着金色的光芒在人前闪过,黑影不论何时,都紧紧跟在她的身后,不让任何人接近红影一步。

    雷家的人斗技场上的人一拥而上,却被强大的力量给弹了回来,高出房间里面立马一阵轰动,所有人从窗口飞出,从天上缓缓走过,如履平地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人敢在我们雷家斗技场放肆!”雷家长老中的一个沉声说道,敢在雷家斗技场放肆,不知死活!

    “放肆?错了,本姑娘只是在做一件,该做的事情。”冰冷的声音带着三分戏谑,气愤讽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雷家所有人中间一下子被炸开了一样,还留在的人,纷纷惊讶的抬头,看着那个红影,她怎么可以这么狂妄,怎么能这么狂妄,在他们雷家的地盘,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!

    这人到底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,不然怎么敢在他们雷家的地盘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雷瑟指着天空的红影,大声吼道,“老夫不管你是何人,胆敢闯进雷家的地盘,掳走雷家子弟,那你的结局就已经注定!”可恶,这是赤果果的挑衅,雷家的威严,是随随便便让人挑衅的吗?

    “注定?是吗?那好!”空中掉下一个不明物体,所有人纷纷躲开,一阵灰尘过后,其中一个雷家的自己,掉在地上,抽搐了两下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刹那间,雷家斗技场地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呆滞的看着地上死去的雷家子弟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人,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,在雷家的地盘撒野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敢杀我雷家子弟!”雷瑟也不能在淡定了,活生生的雷家人啊,这个人就敢在他们面前动手就给杀了,那就是再红果果的打他们的耳光,说他们雷家人有多没用就有多没用。

    “杀雷家子弟?雷长老,我想你错了吧,我杀的,只是我应该杀的。”赤红的身影映入所有人的眼前,烧红了所有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雷瑟怒吼道!

    她君慕倾好大胆子,前几天杀了他们雷家的直系小姐,现在又干来雷家闹事!胆大妄为,她以为就没有人能对她怎么样了吗?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君慕倾。”君慕倾冷冷一笑,冷冷站在空中,寒傲辰站在她身边,静静地看着地上雷家的人,手上还拽着刚刚抓的雷家子弟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好大胆子,敢杀我雷家子弟!”君慕倾,竟然是她君慕倾,真的是好大胆子,当着他们的面杀雷家子弟,不知死活的东西!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君慕倾什么都没有,就胆子多的是,还有就是,我只是为了让你们把我的罪名坐实不是吗?雷萱儿如何死的,你们心知肚明,不用我多说,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,我君慕倾杀了你们雷家的人,那我为什么不把罪名坐实了。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无奈地说道,那模样好像是被雷家人逼迫这么做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雷瑟指着君慕倾,表情大怒,她这是什么意思,是说他雷家逼她这么做!

    “雷长老,事实如此,难道你们敢说,雷萱儿是我杀的?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冷冷一笑,他们要是真的敢说,她相信,他们会后悔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雷萱儿的死活不关她的事情,人不是她带出去的,更加不是她杀的,也就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,只不过,雷家的做法,让她心里非常不乐意,再说了,她杀两个雷家的人,只是为了成全他们,让他们把那顶杀雷家人的帽子扣实,这么激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雷萱儿不是你杀的,是什么人杀的,她身上有明显的烧伤!”雷瑟脸红脖子粗的吼道,这件事情已经认定,既然说了是她君慕倾杀的人那就必须是她,这件事情已经不能在更改,也不会再更改!

    烧伤,那他们是找到雷萱儿的尸体了,竟然还会说是她杀了的人,真是好笑!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空中,讥讽一笑,手中突然出现一把匕首,转身刺进一个雷家子弟的身体里面,他慌乱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还来不及说话,就已经她扔下去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雷瑟怒吼道,雷家的权威是她一个白痴能挑战的吗?她要是敢再杀一个雷家人,就别怪他不给君震面子!

    事实上,雷瑟也不敢轻易对君慕倾动手,即便她已经杀了两个雷家弟子,半个月前,君家君梓漫,只是因为君慕倾一句话,就被君震罚去面壁,这一面壁还三个月,这一点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很明显,那就是君慕倾在君震的心里,有这不可估量的地位,现在雷家还不能和君家抗衡,要是把君震惹火了,雷家也承担不去这把怒火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辜地耸耸肩,笑呵呵地看着雷瑟,“雷长老,现在这个人身上并没有烧伤,更加没有火元素流动,那也能说明,这个人不是我杀的。”耍赖?那就要看看谁更无赖。

    砰!摔倒的声音从地上响起,不少雷家人纷纷栽倒在地上,看着君慕倾无辜的模样,狠狠地啐了一声。

    狗屁!他们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是君慕倾杀的人,可她居然睁着眼睛说瞎话,说没有火元素流动和烧伤,人就不是她杀的,这是什么歪理!

    无耻!她君慕倾太无耻了!

    卑鄙下流,雷家的人尽管不服,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,君慕倾现在还有点实力,她身后的男子更加是十分的诡异,他们不能轻易动手。

    寒傲辰眼中洋溢着笑容,他稍稍底下头颅,轻咳一声,雷家的人想跟小倾倾斗,只怕再回去修炼个十年半年才行,现在他们还么有这个本事和小倾倾抗衡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么多双眼睛看见你杀了他,你敢说没有!”雷瑟愤怒地注视着君慕倾,拳头紧握,他身边的长老已经按耐不住,就等他说一句话,就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雷瑟已经忍无可忍,可他心里还是有顾忌,那就是君震,今天君慕倾来到雷家,说君震不知道,那是假的,他没动手,这件事情,说到君震面前,就是他们雷家有理,倘若今天他们动手了,君慕倾随时会反咬一口,他们绝对不能冲动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雷家的人,他们哪里知道,今天不管他们有没有动手,都会难逃一劫,在他们把杀雷萱儿的罪名嫁祸到君慕倾身上的时候,他们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!

    “那你们仅仅凭着烧伤,还有火元素就说人是我杀的,你们又有谁看到过,是我动的手?”君慕倾冷冷一笑,他们还真是强词夺理,今天要是换成别人,早就被他们雷家陷害了!

    寒傲辰表情再次变回冰冷,身上也散发出冰冷的气息,想到小倾倾被这些人陷害,他就忍不住会动手。

    “当天魔域森林中,拥有火元素的人,就只有你一个。”雷瑟涨红脸,强词夺理地回答。

    他们早就知道雷萱儿是被魔兽杀死,只不过话已经说出来,而且他们也想杀了君慕倾,所以才会把罪名按在她身上,只不过没想到,君慕倾会动手杀雷家的人!

    这件事情怎么可以就这么算了,即便雷萱儿不是她君慕倾杀的,那眼前的人总是她杀吧,所以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就算了,即便今天君震在这里,她君慕倾杀了雷家的人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“可大路上拥有火元素的人千千万万,你们雷家说是我杀的人,别人就一定会信吗?啊,我忘了告诉你了,最近赤君把他的神兽借给我玩几天,也不知道神兽到底有多大的威力,能不能把这里踩平?”君慕倾用手指托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地上的人骤然脸色大变,君慕倾认识赤君!

    赤君能把神兽借给她,那就说,她和赤君的关系还不是一般的好,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好,神兽啊!

    威胁,绝对的威胁!

    雷家人站在原地,一阵石化,君慕倾刚才说什么,赤君把神兽借给她玩几天,神兽是拿来玩的吗?

    人家拿神兽当成宝贝似的,可是她君慕倾竟然说拿神兽玩两天,玩两天!有没有搞错,这差别是不是有点太大了!

    “啐!她君慕倾拥有神兽,现在赤君又把神兽借给她,狗屁玩啊!”

    “靠!两只神兽,她居然说能不能把这里夷为平地,两只神兽出动,就算是十个雷家也会被夷为平地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真的啊,君慕倾真的会动手?”那些胆子比较小的人,身体已经开始颤抖,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,那叫一个心身慌张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雷家几个长老中的人,大声吼道,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君慕倾若真是带了神兽来,还跟他们说这么多,早就已经出手,她说这话,也不过是吓吓他们而已。

    君慕倾见雷家长老不慌张,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轻声说道,“寒傲辰,有些人就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怎么办?难道我看上去就那么不可信吗?”

    寒傲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那张无辜的脸,寒傲辰一阵抽搐,他轻咳一声,才缓缓开口,“他们不相信是他们的事情,等到事情发生,后悔也没有地方哭丧。”温和地声音在空中散开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是几句无关痛痒地话,却让雷家几个长老差点吐血,后悔都没有地方哭丧,他能再说的狠一点吗?

    原本他们以为这么以为温和的公子,怎会是和君慕倾一伙,现在看来,他们看错了!

    “寒傲辰!你就是楠凝学院那个第一天才!”雷瑟猛地想起来,雷家子弟每去一个,都会说起这个人,寒傲辰,那个第一的天才,他的分数,从来就没有人打破过。

    寒傲辰皱了皱眉头,无辜地看着君慕倾,“小倾倾,我都不知道自己名声这么响亮,就连雷家人都知道。”知道就最好,敢动小倾倾,他们知道后果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不停抽搐,他还装无辜,他跟着来,不就是因为相信自己在五大家族还有一点名声,有他在,五大家族还不敢轻易出手。

    “第一天才又如何,今天你帮着君慕倾杀我雷家子弟,我们对你杀无赦,龙天还有你们校长,也不能说半句话!”雷瑟阴狠地说道,楠凝学院第一天才,也是他们雷家一直想要笼络的人,此时竟然站在君慕倾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噢?”寒傲辰轻轻一笑,脸上露出无比圣洁的笑容,一阵白色的光芒闪过,他们身后所有的雷家子弟,脖子上都出现一条血痕。

    空中原本就惊慌的雷家子弟,他们瞪大双眼,伸手去触摸自己的脖子,手才到半路,便没了动作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,一起掉在地上,灰尘铺天盖地飞扬。

    怒了,雷家所有人都怒了,君慕倾只杀了两个雷家人,可这个叫寒傲辰的,竟然敢杀他们十几个雷家子弟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“寒傲辰!”

    “慢着……”君慕倾慵懒地叫叫道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的帐我们等会再算,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雷瑟长老,这么着急干嘛,我现在要说的就是这件事情。”君慕倾不慌不忙地说道,完全不把雷瑟的脸色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上百双眼睛全部齐聚在君慕倾身上,仿佛是想把她生吞活剥一样。

    这么着急干嘛?换成是你家人在眼前被杀了十几二十个,你还能平静下来!

    狗屁!她君慕倾到底想怎么样!

    “雷长老,我一不小心之下,知道一个秘密,我还从来不知道,雷家的势力,可以去到佣兵工会,哎呀,你说这件事情要是听到了佣兵工会会长耳中,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君慕倾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雷瑟瞬间震惊地看着君慕倾,她竟然知道这件事情,这件事情,也只有雷家少部分的人知道!

    一不小心知道的,只怕她君慕倾早就知道,今天来雷家,一定是算好了一切,她想要离开雷家容易,但是离开雷家,不被雷家追杀难,所以君慕倾才会想到这么一出,卑鄙无耻!

    “唔……我想雷萱儿的事情,雷长老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也不多说,你说你们要是继续冤枉我,我一个不小心,心情一个不好,又来雷家了怎么办?”君慕倾继续说道,看着雷瑟的脸色,她眼里洋溢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雷瑟脸色再次大变,他看着君慕倾,那眼神恨不得把她活吞了,威胁,雷萱儿的事情虽然跟她没有关系,可雷瑟真的有些担心,要真是逼急了君慕倾,她又来雷家杀人怎么不办?

    “还有还有,你看看哈,你们都知道真相,我这个人,最受不了委屈,我要是把当天的事情查出来会怎么样?”怎么说呢?雷家直系小姐,为了一个男人,在魔域森林丢了命,然后赖到她君慕倾的身上。

    雷家一定不会希望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吧,君慕倾漠然地看着雷瑟,他相信这件事情传出去以后,一定会有很多人关注,特别是,这件事情还是从赤君嘴里传出去的,那就更加会吸引人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受死吧!”就在雷瑟迟疑的时候,他们身后突然闪出一个人。

    土元素的斗技在掀起了沙尘,他以自己为中心,在周围掀起了龙卷风,笔直往君慕倾那里飞去。

    赤红的眼睛闪过一抹冷意,金色的光芒从君慕倾飞出,巨大的火焰在空中熊熊燃起,如同一道流星,往正飞来的那个人那边飞去,漫天的尘沙,金色的火焰相撞只听见砰的一声,飞来的人掉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寒傲辰,两人慢慢走到地上,那默契,不用多说一个字,他们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安儿!”雷瑟赶紧跑过去,把雷安扶起,眼中却露出失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含着笑容,走到雷瑟的面前,“雷家卑鄙无耻暗算我,现在多了一件事情,也不知道外面的人会怎么想。”雷家的人要给她送上理由,她没有没有必要拒绝。

    有这么多道护身符,即便是没有君家,没有神兽,他雷家也不能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雷瑟看着烧成重伤的雷安,他知道君慕倾若是用尽全力,雷安也死了,她这样,只不过是想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,偏偏他又不能不妥协,谁让君慕倾抓了雷家太多的把柄。

    雷瑟真的不知道,君慕倾是不经意间知道,还是故意查探他们雷家的消息,不然这么佣兵工会的事情那么严密,君慕倾怎么会知道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还我妹妹命来!”雷安即便是受了重伤,还不忘死盯着君慕倾,直呼报仇。

    他知道萱儿死了,还是被君慕倾杀死的,他就恨意难平,只可惜他没有这个能力杀了君慕倾,替萱儿报仇。

    看着雷安丧气的脸,君慕倾最深的记忆涌现,脑海中浮现出两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,脚步也不自觉地往雷安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给你妹妹报仇是可以,不过,只有愚蠢的人才会相信那一面之词,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你妹妹不是我杀的。”说完,君慕倾扭头看着军色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雷瑟看着慢慢看着君慕倾,心里居然扬起阵阵惧意,那双冰冷的眸子,就那么轻轻扫过,他就觉得浑身冰冷,整颗心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雷瑟发现自己的心里的恐慌,他使劲让自己淡定,君慕倾再如何,也不是一个小辈,他不该有这种惧意,可他只要看你到那一双眼睛,心里就会扬起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说一句,我已经来和你们雷家人解释清楚了,那现在我可以走了吗?”君慕倾淡然地看着雷瑟,这个教训,已经让他们非常深刻,看他们还老是无缘无故就把罪名扣在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雷瑟脸色铁青的看着君慕倾,拳头握了又松,松了又握,一双眼睛瞪得跟个铃铛似的,死命的顶着君慕倾看,恨不得在她身上瞪两个窟窿出来。

    她刚才是解释!有她这么解释的吗?刚一来就杀他雷家子弟,这前前后后伤了,杀的,将近二十个,君慕倾来雷家解释就是这样解释的,可偏偏雷瑟也只有哑巴吃黄连,不能说半句,佣兵工会的事情,不能传到其它家族耳中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许久,雷瑟才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淡然地看着雷瑟,听到那两个字,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好像她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一样。

    站在雷瑟身边的几个长老愤怒的看着君慕倾,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心里却极其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再过几天,他们就要对君慕倾动手,她杀了雷家的人,就算有君震护着,那也不会有什么结果,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,可偏偏这个时候君慕倾来了,不但在雷家大闹一场,还杀了雷家的人,他们心里能不气吗?

    雷家各个子弟,都疑惑地看着几大长老,眼中有不服,还有不甘心,他们不明白,为什么君慕倾杀了他们的人,还能顺利脱身,佣兵工会,跟他们有什么关系,不过就是一个君慕倾,有什么好怕的!

    “这样还不行,就请几位长老立下一个小小的誓言,不然我不放心。”君慕倾露出害怕的表情,就这样,她的确是不放心,雷家的人出尔反尔,还是立誓比较好。

    雷家人和天地法则,她更相信后者,尽管她不知道那该死的天地法则,为什么每次别的魔兽晋升,她都会被劈一道闪电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别欺人太甚!”雷瑟漠然地看着君慕倾,得寸进尺!他们都已经答应了,君慕倾还让他们立下誓言。

    这是侮辱,大陆上,强者是绝对不会向弱者立誓,更加不会轻易立誓,他们一诺千金,可今天雷家活了几十年的长老,居然被君家一个十几岁的丫头逼着立誓,这件事情说出去,他们都会觉得丢脸。

    “不立誓也没关系,不过……我就不知道我会不会把事情说出去。”君慕倾撇了撇嘴,立不立誓,是他们的事情,她也没说硬要他们立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同意吗?”君慕倾看着雷瑟,不就是立誓,能有什么了不起的,一个誓言而已。

    “同意!”雷瑟浑身已经燃烧起了怒火,却不能发在,他在心里暗暗发誓,一定要杀了君慕倾,把君慕倾挫骨扬灰,可即便是这样,还不能解他心里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君慕倾满意地点点头,回到寒傲辰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,雷瑟在此立誓,今天的事情雷家人一律不准追究,也不能追杀君慕倾,否则堕入地狱!”雷瑟那是一字一顿立下这个誓言,把一切说完之后,他一脸死寂,灰尘土脸地站在原地,愧疚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君慕倾,他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,杀他雷家人,还让他在雷家所人面前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雷瑟怕是忘了,在把雷萱儿死的罪名嫁祸到君慕倾身上时候,他是第一个同意的,而他比任何人都想要君慕倾死,就连雷安都是他怂恿,然他杀了君慕倾,他现在的一切,只不过是立下一个誓言,就要给人碎尸万段,挫骨扬灰,他无脸,也没脸说!

    陷害别人的事情,他就跑第一个,结果轮到自己的时候,就如何如何,这样的人活着就已经是一种耻辱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这样,我也不为难你们,就先告辞了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寒傲辰嘴角勾着笑容,漫步跟在君慕倾身边,他想起圣灵,其实那次,他也应该让圣灵起誓,不过,即便是圣灵不起誓又如何,有他在,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小倾倾的。

    不为难!

    雷家的人差点直接吐血,她这样还不算为难?什么样才算是真的为难。

    雷家的人哪里知道,君慕倾是恨不得他们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杀几个雷家的人,都不足以泄愤。

    芙水镇的时候,雷家打压他们一家人是最恨的,也是最积极的,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雷家当年的大恩大德,这都会一一讨回来。

    寒傲辰走在君慕倾身边,每走动一步,他就感觉到君慕倾身上的戾气就重一分,他赶紧握住她的小手,柔和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别想那么多。”他直觉,小倾倾还有什么事情没说,但小i去哪个i去哪个不说的事情,他也猜不到是什么,也只有等她愿意说的时候,才能问她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,就看到一旁的男子,她淡淡一笑,看着雷家的大门,“我没事,这件事情,等五大家族比试完了之后,我就告诉你。”她相信寒傲辰也察觉到了,反正她没有想过要隐瞒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握紧君慕倾的手,往雷家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雷家大门刚打开,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,这让君慕倾有些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都在这里?”君慕倾疑惑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,她来雷家,应该没有人知道才是,那他们是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小倾,你想瞒着我们,别想了,我们从你回到君家那天,就一直看你什么时候出来,在你和他一起出来的时候,他们就跟上来了,刚才你们在雷家到底做了什么?”洛樱宁好奇的凑上来问道,这件事情非常可疑,小倾没事去雷家做什么?

    君慕倾微微一愣,看着他们放心的表情,她淡淡一笑,“没有发生什么事情,我就是来解释的,我没有杀雷萱儿。”她真的是来解释的,他们这是什么表情?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众人的表情,他们都狐疑的看着自己,明显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雷家主家一座宅子何止一点半点,他们站在门口,怎么能看大斗技场的事情,所有,不管君慕倾在里面做了什么事情,也只有雷家的人才知道,站在门外的人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给君慕倾开门的雷家人,站在一旁,有些不满,她明明就是来打架的,说什么解释,谁解释,会动手的,她君慕倾也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相信你没有杀死雷萱儿,那个雷萱儿算什么,哪里值得我们倾儿动手,不过你……”罗塞指着君慕倾身后的寒傲辰,他为什么总个在倾儿身边,傲邪呢?

    “寒傲辰。”寒傲辰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,嘴角微微上扬,这些家伙,还说是跟他一起长大的,他带上面具,和脱下面具的样子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要是罗塞此时听到寒傲辰心里说的,只怕会跳起大叫,寒傲辰温文尔雅,优雅高贵,墨傲邪,冷的就想是一块冰石,那一身黑衣面具让他显得尊贵神秘,两个人完全不一样的性格,别说是他们认不出来,任何一个人都认不出来!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你是寒傲辰。”罗塞低声嘀咕,他只是想问,傲邪为什么没有跟在倾儿的身边。

    寒傲辰淡淡一笑,他知道自己是寒傲辰,却不知道自己同时也是墨傲邪,这该怎么解释?

    项羽凑到寒傲辰身边,神秘兮兮地说道,“寒傲辰,你什么时候也来阴月城了?”这么久了都没有见到傲邪,难道他就不怕君慕倾被人抢走了,楠凝学院的事情,都让他多听一点,现在情敌来了吧。

    “很久了。”寒傲辰不留痕迹的轻轻后退一步,不想让项羽靠自己太近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有完没完,臭小子,你跟这丫头一起来,也不告诉我。”龙天走到君慕倾面前,这丫头一个人来雷家,不知道这里多危险吗?

    “你们想在雷家门口聊天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了一句,他们开玩笑也不看看地方,这是雷家,她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摇头,大步往回走,他们都是来看五大家族比试的人,所以比较闲,甚至是闲到到处找赤君,但这几天,赤君好像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也只有洛樱宁挨近了君慕倾身边,她直接把寒傲辰挤到一旁,笑呵呵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别人想靠近也没有办法,他们想靠近,也要有人允许才行啊,寒傲辰尽管被挤到一旁,但还是站在君慕倾旁边,不让他们任何人靠近。

    “小倾,你在君家这半个月在做什么,我听说半个月以前,君家又有一座院子被烧了,那是怎么回事。”他们也是听的迷迷糊糊的,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唯一知道的就是君家的院子被人华华丽丽的给烧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君慕倾周围扫视了一下,老头不会说,师父也不会说,剩下的就是那四个皇城少爷了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。”洛樱宁露出无比欢快的笑容,指着项羽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赤红的眼睛扫过一眼项羽,眼睛里面透着无尽的危险,“是吗?”

    项羽缩了缩脖子,赶紧将头扭到一旁,不去看君慕倾,这丫头怎么嘴巴比白子琪的还大,他刚把事情告诉他们,结果下一刻就已经传到君慕倾的嘴巴里面。

    “小倾,现在你要去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客栈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她想去看看吱吱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住在你住的客栈里面噢。”洛樱宁神秘一笑,原本他们都没有地方住了,没想到会遇到他们几个人,现在他们都住在一层楼,抬头不见低头见,有什么事情大家一起做,玩的时候大家一起玩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点头,她正想着快点回去的时候,突然发现这些人里面少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人妖怎么没有看到?”那个死人妖,会错过看好戏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那死人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匆匆忙忙就走了。”项羽赶紧说道,他这是将功补过,希望她君慕倾别太残忍。

    “匆匆忙忙的就走了?”该死的人妖不就是看她和君家斗起来,这真的要比试的时候,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他说,在比试那天,他会回来的。”蓝枫微笑着说道,他也觉得,人妖这两个字,的确是听适合花千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角抽搐了两下,没有再出声,感情不是他就这样走了,是等到比试的时候再回来。

    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,君慕倾看着高耸的大楼,露出一抹笑容,刚弄想加快脚步,对面就山来一个人影,挡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君慕倾看着面前的小孩子,皱了皱眉头,衣衫不整,这是谁家的孩子,不好好管教,就让他这么出来了,看着还有几分眼熟,战天才不会是他这样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小孩马上凑过来笑呵呵的叫道,双手紧紧抱住君慕倾的腰,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一阵凌乱,时候有这么一个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主人,你可以回去找你娘亲了。”说完君慕倾就想往前面走。

    “娘亲!”小孩立马又拦在君慕倾面前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一阵石化,娘亲?她什么时候有一个这大的孩子?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眼前的小孩,她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一个孩子,这孩子乱叫的吧……

    “娘亲。”小孩又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无语的愣在当场,他看上去都六七岁了,叫她娘亲,她没那么老吧?

    寒傲辰狐疑地看着小孩,皱起了眉头,这小孩怎么看怎么眼熟,突然出现,叫她主人,现在又叫娘亲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娘亲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不想跟一个小孩子计较那么多,大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前走,小孩嘟嘟嘴巴,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眼中露出一抹狡黠,一道紫光闪过,街上哪里还有什么小孩,就连小孩的影子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了两步,见那个小孩没有跟上来,松了口气,莫名其妙当了一会娘,她才十三岁,怎么会有那么大一个孩子,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。

    洛樱宁见君慕倾也是一脸困惑,没有开口询问,小倾都迷惑的事情,更别说他们会知道,说不定是那个小孩子找不到娘亲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大家都认为是刚才的小孩认错了,也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当他们走到客栈门口的时候,映入眼帘的又是那个小男孩,裂开嘴巴冲着君慕倾笑,还有点讨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娘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娘亲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是你主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你做我主人啊!”小男孩挺起腰板,双手撑腰,理直气壮的看着某女。

    “那你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会,喝喝茶,吃吃点心,尝尝美味…”小孩低着头数着手,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兴奋。

    君慕倾脑中浮现出两字“吃货”,这吃货怎么越看越眼熟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还没有认出自己,小孩泪眼婆娑注视着君慕倾,“主人不要吱吱了,主人不要吱吱了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君慕倾的脑子像是被炸开了一样,他说,不要吱吱?那也就是说,眼前的人?就是那贪睡的吱吱?

    “吱吱在哪里?”洛樱宁四处张看,吱吱,那个可爱的小魔兽,尽管它伤了自己,可她一点也没有生气,小倾早就已经提醒过她了,是她自己要去碰的,不能怪任何人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那一身凌乱的小孩,眼睛也瞪得老大,这就是那只魔兽?异灵兽?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是吧?”君慕倾还来不及消化,她是听说吱吱又长大了,但那也是四五岁,现在他看起来像六七岁的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回来了?”霸嚣跑出来,就看到君慕倾站在门口,她赶紧走过去,就发现吱吱也站在主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潇。”君慕倾淡淡叫了一声,眼睛看着吱吱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吱吱怎么会突然不见了,原来是知道姑娘回来了,才会跑出来。”霸嚣笑着说道,没有发现,那赤红的眼睛,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吱吱啊!

    为了肯定心里的想法,君慕倾拉着吱吱往客栈走去,最后除了寒傲辰还有霸嚣能进她的房间,其余人都被挡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吱吱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还没有消化这个消息,这实在是太震撼了,偏偏这么震撼的一幕,就出现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吱吱裂开嘴巴,点点头,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异灵兽?”寒傲辰也疑惑地看了几眼吱吱,心里也是无比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错,本兽不是异灵兽。”吱吱双手叉腰,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次,让寒傲辰更加疑惑了,不是异灵兽是什么魔兽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小吱吱终于变成人啦,吱吱不是异灵兽,那到底是什么兽呢?明天就知道了,呼,终于更新了…

    /*20:3移动,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*/varpr_id="u1439360";

    上一章

    |

    目录

    |

    阅读设置

    |

    下一章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