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章节名:第七十五章尊者,大乘者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那金乌火迎面扑来,刚想凝聚斗技抵挡,耳边就响起一个声音,一道残影闪过,黑色的力量瞬间涌出,和金乌火对抗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!”君慕倾叫了一声,他刚才说,自己的金乌火不能抵挡眼前这个人的,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金乌火也有等级的分别吗?为什么之前她没有听说过,寒傲辰也没有和她说过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。”寒傲辰急忙说道,手上涌出的黑暗之力更加的强盛。

    站在对面的两个人,错愕的看着寒傲辰,阴狠地等着君慕倾说道,“君慕倾,你胆敢结识黑暗神殿的人,今天,我们就把你们两个都杀了!”

    黑暗神殿?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指着眼前的两人说道,“黑暗神殿如何,光明圣殿又如何,我君慕倾认定的人,即便神也不能把他怎么样,黑翼!”冰冷的声音一字一顿,显得无比有力。

    寒傲辰仰头大笑,小倾倾的话他都听到了,虽然同样的话她也说过一次,可从来没有在人前说过,现在她跟别人这么说,仿佛心里的不快,都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君震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她一早就知道眼前的人是黑暗神殿的人,但是她依旧选择她,跟她父亲一个脾气,明明知道不可以,还是硬要娶湄儿。

    幽黑的翅膀快速展开,突然君慕倾手上的小型魔兽变得巨大,同时黑翼也跳下了君慕倾的手掌,它凶狠的看着眼前的了两个人类,放声怒吼。

    敢对它主人有点半杀意,它黑翼都不会放过,即便是再强的高手,它也绝对不会让他们伤害主人!

    “黑翼,下手不用太客气。”玫瑰红唇微微上扬,君慕倾冷冷注视着眼前的两人。

    寒傲辰差点没笑出来,下手不用太客气,她君慕倾出手什么时候客气过,说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你狠狠的揍,揍死了算她的,咳咳……小倾倾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,当然也算他的。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黑翼沉声应道,眼睛对上那个水元素的斗技师。

    “水花四溅!”如狂潮般的水花,在四处散开,直接往黑翼这边冲击。

    君慕倾眯着眼睛,看着那个水元素的斗技师,眼里露出一抹了然,刚才的她看清楚了,这些斗技师不是没有斗技阵,而是他们将斗技阵隐藏,让人无法差距,但就在刚才,尽管只有那么一瞬间,她还是看清楚了,水元素尊者,他竟然已经是尊者级别,难怪敢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君震看了君慕倾一眼,他刚才没有听错,黑翼的确是叫她主人,是赤君把这只魔兽送给她了吗?

    现在还不是管这些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让这些人赶紧滚蛋!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让开,让老夫来。”君震沉声说道,脚下银剑展开,七行星炫彩耀眼,八颗红色的五角星璀璨环绕。

    这是大乘斗技师的斗技阵!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就看到那无比震撼的一幕,还没有回过神,君震的身影已经闪到了寒傲辰面前,和那个火元素斗技师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寒傲辰退回君慕倾面前,显得有些气喘吁吁,他见君慕倾平安无事,轻轻一笑,显然是送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君慕倾此时已经顾不上君震的等级,她走到寒傲辰身边,顺势扶住他的身体,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尊者斗技师又如何,黑翼对付他已经足够,还有另外一个,她没有放过那人眼中的错愕,那人显然也没有料到君震已经是八级大乘斗技师,离尊神,只差一点点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没想到,今天会同时遇到两个尊者。”尊者和在大乘眼中,也不过尔尔,有君震在,不会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和寒傲辰看着那漫天的火光,还有冲天的水柱,斗技师在魔兽面前会吃大亏,即便是尊者也没有例外,魔兽不仅擅长远距离攻击,就连近身的力量攻击也擅长,所有这人类,在黑翼眼中,什么对不算。

    “黑翼,吞了他!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绝对不能让这两个人回去,只是这么两个人就已经是尊者,要是他们回去,把今天的事情说出来,那不是会来更多的尊者,说不定还有大乘者,还有尊神,所以,他们是绝对不能回去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黑翼再次沉声问道,眼中也露出了渴望,主人对它真好,眼前的人类,它吞了,自然是有一定的好处,现在主人让它吞了它的对手,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水元素斗技师明明知道自己不是神兽的对手,却不肯认输,他凝聚出来的魔兽,也只是灵兽级别,不用神兽动手,那凝聚的魔兽也会自动散去。

    可恶!君慕倾居然拥有魔兽,这是他们万万没有想过的事情,若君慕倾拥有神兽,那就绝对不能杀,他们要把这个消息送回去,不然他们两个没有回去,他们会再派出杀手,杀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尊者在他们眼中是不算什么,可也不能让君慕倾的魔兽在占到便宜!

    还有君震,这老家伙,竟然已经是大乘者级别,大乘者也就是大乘斗技师的简称,比他们都高出了一个层级,他们都小看了君震,都以为他的实力,也不过是尊者,现在看来,君震这老家伙平常暴躁如雷,大大咧咧,心思却非常的细腻,他将自己的实力隐藏,就是为了有一天华丽的反击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看到君震的实力,君震是不会允许他们回去,但是为了他们的族人,他们一定要回去,即便是死也要!

    “凤凰展翅!”君震冷冷吐出四个字,优雅尊贵的凤凰,在空中展翅翱翔,金黄的眼红闪过一抹金光,凤凰快速往火元素斗技师那边飞去。

    火元素斗技师想抵抗,已经没有办法,他的等级不如君震,而他也不是会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上次和君慕倾对战,君震可是大大的手下留情,他虽然气愤,但毕竟君慕倾是他的孙女,再怎么样,也不会下杀手,不然君慕倾烧了他的书房,他怎么会什么话都没有说,他如何的生气,心里还是真真的心疼这个从小离家的孙女。

    即便在所有人眼中,君慕倾是白痴废物,他的爱意也从来没有减弱,他是君家的家主,不能拿整个君家换她一个人,所以当年才会让他们一家人去芙水镇。

    天空出现五彩的光芒,那火红的凤凰,如同闪电飞过,那火红翎羽轻柔的在空中飘动,柔顺的羽毛在风中吹过,不过是凝聚出的魔兽,却如同真实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凤凰,吃了他!”君震同样让自己的凝聚魔兽这么做,刚才那丫头的话,让他觉得这个主意真心不错,让魔兽吃了这些家伙,总有好处,尽管他的只是凝聚魔兽,那还是照样能“吃”不是。

    凤凰仰天长啸一声,那属于王者的呼唤,在空中响起,火红的眼中再次闪过金光,凤凰立马往火元素斗技师那边飞去,将他吞入腹中,最后它在空中展翅飞翔,遨游天空,那翎羽优雅飞落,眼前的一幕,就像是一幅最美的画,美的那么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被凤凰吞入腹中的火元素斗技师,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已经没入了凤凰的肚子里面。

    火元素斗技师连渣都没有剩下,一阵黑烟飞过,周围一片寂静,凤凰煽动了两下翅膀,逐渐消失在空中,它的出现和消失,都华丽到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黑翼高吼一声,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,君家人不敢接近半步,君震早在进这个房间的时候,就已经说过,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一步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不可以,他们不敢违抗。

    水元素斗技师见伙伴被凤凰吞了,头上直冒冷汗,他惊慌的看着眼前的神兽,心慌早就让他乱了章法。

    靠,不带这么变态的,君家的人都是疯子,君慕倾拥有神兽也就算了,就连君震都已经是大乘斗技师,这还让不让人活了,在苍穹大陆,有这样的成就,就已经是相当不容易,君家这么一群变态,都做到了。

    神兽,大乘斗技师,就连他们那里从尊者突破大乘者,都非常困难,君震这个老家伙竟然做到!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那人,眼中冷冷一笑,“黑翼,趁现在!”

    黑翼当然也察觉到水元素斗技师的慌乱,它快速变大自己的身体,不等水元素斗技师从惊慌中走出来,它长大嘴巴,瞬间,水元素斗技师也没入了魔兽的嘴中,黑翼又立马变小身体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动作,在一瞬间完成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    君家的人惊慌地围在院子外面,他们都听到了打斗的声音,狐疑的看着院子里面。

    这个不会又是家主和孙小姐打起来了吧?看着那动静,八成是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看着里面,明明两个人就有感情,还要打的这么激烈,已经毁坏了一间书房,这次难道又要毁坏一件,这么悲剧的事情,会发生第二次?

    站在院子外面的人都怀疑的不错,经过刚才的打斗,君家又一座院子毁坏,只留下一片废墟,还有冒着黑烟的木头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着眼前的废墟,这次比上次的要激烈一点,上次只是一件房间毁坏,这次就连这个院子的房间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黑翼。”君慕倾冷冷叫了一声还在舒展身体的黑翼。

    黑翼立马缩小身体,走到君慕倾面前,又变成那只可爱的小黑马,还不忘时不时的拍动自己的两个小翅膀。

    君震回过神,黑着一张脸,看着周围的废墟,他就不明白了,这丫头回来一次,就会把家里弄的乌烟瘴气的。

    算了,这次也不能怪她,那两个人死了就好,要是让他们回去,只怕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实力还不错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君震,八级大乘斗技师,也就是所谓的大乘者,还差一点点就是尊神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好像有什么事情隐瞒我。”她真的就吃赤君,他居然被一个小丫头骗了,这说出去,多丢脸的事情,太没有面子了!

    君慕倾撇撇嘴,她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他,他没有问,难道她还有义务告诉所有人,她就是赤君,然后招来无尽的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“我再多的事情也不如你老头一件,你坦白我也不介意告诉你。”这叫交换,她的事情哪里是白听的。

    君震涨红了脸,他噌地一下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爷爷问你事情,你就这种态度吗?”这到底是什么孙女,连说话都要用条件交换,他是有很多事情没有说,但是这些事情,他还从来没有谁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的看着君震,眼中露出一抹讽刺,爷爷,真是好听,她什么时候说过他是爷爷了?

    寒傲辰站在君慕倾身边,看到她眼中的讽刺,心里狠狠的被刺痛了一下,是什么样的情况,才让她对亲人这样,看来君家的人,真的把她伤的很深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也不说,你要知道什么,我想知道什么,先出去再说。”君震无奈地说道,她到现在还不能接受自己,希望她在知道一切真相之后,心里会好过一点。

    他也不再奢求她能够原谅自己,只希望她能不再有恨,他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的转身,一打开院门,黑影铺天盖地到来,寒傲辰赶紧把君慕倾拉到回来,后退了好几步,警惕地看着那些人。

    还在门外偷听的人,砰的一声,像是叠罗汉一样全部倒在了地上,发出哎呦的声音,全部呻吟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君震黑这一张脸,看着君家的人不成体统的倒在地上,一下子火气全部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全部给老子滚回去面壁!”惊天的吼声响起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人先是身体一僵,瞬间又猛地抬起头,惊慌地看着君震,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他们不敢置信,眼睛瞪大如同铃铛一样大,看着那一片狼藉,所有人都吞了吞口水,石化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上次,整间房没了,现在,这个院子没了,家主和孙小姐究竟在干吗?两个人碰见一次,就是毁天灭地,那下次会不会是整间院子?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身后,脸色微微一僵,她轻咳了一声,不去看君家的人。

    她绝对可以保证,这是意外,这院子的毁灭她没有动一丁点的手,当时她就想着不能让眼前的人走,就没想过其它,干脆就让翼出手自己站到一旁,结果老家伙也出手,强大力量的冲击,就把院子给毁了。

    一阵沧桑地凉风抚过,众人纷纷打了个冷颤,回过神来,看到君震的脸色,立马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不滚去面壁!”君震吼道,他们一个个胆子够大的,敢偷听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!”君家的人撒腿就跑,就怕跑慢了一点,就会被加重刑罚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,诸葛蓉蓉无奈摇头,震的脾气什么时候才会改改,他还说倾儿,自己还不是一样,柔和的眼睛看到那一抹绝美的身影之时,就连诸葛蓉蓉都呆愣了一下,才又抬起步伐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倾儿。”诸葛蓉蓉轻声叫道,看到寒傲辰的手臂环在君慕倾的腰上,脸上露出一抹和蔼地笑容。

    想必这就是倾儿心仪的人,倾儿的眼光真是不错,这么绝美的男子,就连她也从来没有看到过。

    “奶奶。”君慕倾淡淡叫道,声音中没有任何的起伏,也没有半点的情绪。

    君震在的一旁,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,他拼命的憋住那一口气,让自己不要计较,这丫头一直都有意见,慢慢来,总有一天她会叫自己一声爷爷的,会的,一定的。

    某位家主只能在一旁这样的安慰自己,希望自己心里能够平衡一点,结果越调整,他心里就越不平衡。

    寒傲辰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,冲着诸葛蓉蓉轻声叫道,“寒傲辰见过君家主母。”他其实是想跟着叫奶奶的,为了不让小倾倾不理他,他还是把这两个字给咽下去,叫了声君家主母。

    君震心里更加不平衡了,这小子从见到他到现在,都没有叫过自己一声,现在他夫人来了,就叫君家主母,他到底什么意思,难道他不知道要娶到他们家孙女,还要他这个做爷爷的点头!

    “嗯。”诸葛蓉蓉微笑地点头,尽管她非常想让眼前的人叫自己一声奶奶,可毕竟现在还不是时候,八字还没有一撇,叫一声奶奶,显得有些过早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寒傲辰的侧脸,就在刚才,她竟然有那么一些紧张,她会在心里猜测寒傲辰究竟会叫奶奶,还是其它,不过幸好不是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怎么来了?”君慕倾冷然地问道,声音没有半点的改变,依旧冷淡漠然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也毫不在意,看着他们身后的狼藉,无奈地摇摇头,他们两个又打起来了,看来他们是不能单独见面,尽管这次不是单独见面,那跟单独见没有什么区别,寒傲辰和倾儿一条心,他们两个打起来,傲辰这孩子不帮倾儿的忙就算不错了,哪里还能指望他拉一把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听到这边的动静,就过来看看,这个是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君慕倾立马摇头,这绝对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,她才不会每次都跟这个老家伙动手,上次是他出手,她才会出手的。

    君震走到诸葛蓉蓉面前,黑着一张脸,好像别人欠他多少似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了。”君震沉声说道,脸上也挂上了少有的严肃,眼睛也十分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他们”两个字,诸葛蓉蓉脸色大变,他们真的来了,可是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倾儿回来,君家有人告密不成?

    “是君沧澜。”君震仿佛看透了诸葛蓉蓉的心思一样,直接说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站姿一旁一头雾水,“他们”是谁?又跟君沧澜有什么关系,到底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?

    “倾儿,等五大家族比试完之后,我们就告诉你所有的事情。”诸葛蓉蓉柔和的说道,这些事情,不能再瞒,必须全部告诉倾儿,这些误会全部都要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那好,他想知道的事情,我也等到五大家族比试之后再说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轻轻低头,这才看到那一只大掌牢牢的环在自己的腰上。

    她漠然的扭头,看了寒傲辰一眼,身后的人裂开嘴巴,这才讪讪放手,他还以为可以多抱一会,结果小倾倾主意到了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半捂着嘴巴,偷偷一笑,看来傲辰要抱得美人归,还要多加努力。

    “丫头,要说就说,不要吞吞吐吐的!”她就是赤君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,双元素斗技师,这件事情,再怎么样也不能说出去,这要是告诉外面的人,会引来多少的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人总是自私的,他们会把得不到的东西,毁的一干二净,斩草除根,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就是赤君。

    今天她让人假扮她,也应该是这个原因,即便大多数人看不出来她是就是赤君,还会有那么一些人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乐意,有什么事情,一个月之后再说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君震,不服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寒傲辰抿着嘴巴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小倾倾的心,比她的嘴更容易接受一个人,这是最新的发现,那也就是说,小倾倾已经接受他,只是嘴巴没有接受而已,可以这么认为吗?当然可以的。

    某男自恋的想着,没有看到三双眼睛齐聚在他身上,狐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注目,寒傲辰立马回神,淡然地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,笑的就像是最圣洁的神灵一样,身上还散发出淡淡的光芒,让君震和诸葛蓉蓉直接就是看痴了,只有君慕倾黑着一张脸,无奈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华贵的房间里面,男子慵懒地靠在大椅上,听着对面人的回报,冰冷的脸上没有半点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们两个死了?”终于那个男子开口,语气中却带着腾腾的杀气,身上更家散发出冰冷的气息,让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站在书桌面前的人低头回答,是死了,排位断裂,这就是最好的证明,这次拍他们两个去打探消息,居然被人杀死了,这算是怎么回事,真是丢人!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人是废物吗?尽管我们这里的尊者斗技师的实力,只相当于那边的上尊斗技师,但那里会有多少个上尊斗技师,怎么会有人能对对他们下杀手!”男子睁开眼睛,一双黝黑的眸子中,带着的都是冷酷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已经派人去那边。”男子立马低下头,额角已经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砰!”男子狠狠的拍了一下桌面,愤怒地吼道,“我让你们盯着君家,盯着君家,你什么到底在做什么事情,要是我们不削弱君家势力,怎么会在那边立足的,君沧澜就以为他那点手脚就能瞒得过君震,当初要不是我们帮忙,君震怎么会把他的天才儿子赶出君家!”男子阴狠地说道,君离他们得到消息是已经死了,但他的子女依旧在,那就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在盯着,可是……”谁会知道半路杀出个君慕倾……

    想当初,君慕倾是君家最不看重的,可现在不但拥有魔兽,还有斗技元素,还是火元素的天才,君家真的人才辈出,即便是当初他们隐瞒了一切,还是会有人把事情挖掘出来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事情,绝对不能让君震知道。”男子沉思了一会,冷冷下令。

    “属下知道。”君震知道,当然不会让他们知道,即便知道了又能怎样,还有个君沧澜在那里顶替,就没有什么威胁可言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边混不下去,当然要选一个好一点的地方,也要换一个好一点的地方,只是这一来一往要很多时间,空间轴是不能在用了,五大家族比试还有一个月,他们还赶得及去参加他们的比试。

    五大家族比试的天才,就是他们弑杀的对象,他们是绝对不会让五大家族的实力太过强盛,否则,他们过去的那天,还有什么实力,地位可言。

    “滚!”男子闭上眼睛,冷冷吐出一个字,君慕倾,这个已经消失了很多年的名字,居然会再次被翻出来。

    早知道会有今天,当初,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君慕倾,应该早在当时就把她扼杀,不然也不会出现今天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书桌前的人赶紧退去,不敢再说说,他要是多说一句,只怕主子又要生气了,还是离去的好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恢复安静,男子紧闭双眼,房间里面诡异的气氛散开来,突然他猛地睁开眼睛,冷冷的叫道,“墨莲!”

    一个黑影闪入,跪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唔…更新了,甜甜很晚才回来,今天就更这么多,明天把其余三千补上,么么哒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