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舞趁着火焰飞射君慕倾,赶紧挥动着翅膀,发出它自己的攻击,正在它要攻击的时候,红色的身影立马闪出,脸上带着冰冷的笑容。舒睍莼璩

    “八方火影!”君慕倾快速凝聚出新的斗技,八个如魔兽的火影,瞬间出现,飞奔向火舞。

    火舞冷冷一笑,这区区的凝态的魔兽,怎么会是它的对手,这个人类还有几分本事,既然她要玩,那就陪她玩玩好了,早晚,她是会被自己吞进肚子里面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仿佛是看到的火舞眼中的嘲讽,她双眼冰冷的注视着火舞,“圣兽又如何,打的就是你!”她神伸手,挥散火盾,还有那金色的火苗,只留下八个魔兽火影对抗火舞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君单,一下子瘫痪在地上,双眼简直已经快凸出了,嘴中还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厉害,太厉害了,同时凝聚八只魔兽形态,他刚才是不是看错了,孙小姐真的才只是十二级技尊师?还是说斗技阵有问题,这怎么可能,同时凝聚出八只魔兽,还一点都不吃力的模样,这精神力该有多变态?

    “即便你凝聚出再多的魔兽形态,对我也没有任何的攻击性,别忘了,我是圣兽,你凝聚出来的魔兽,再厉害的,不过也只有幼兽的级别,想要赢我,你还没那么本事。”火舞对君慕倾的话,也不生气,人类都爱挣扎,它能理解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,它早老远之外,就已经闻到了味道,那淡淡的火元素,比它见过任何人的都要强大,它就立马被吸引了过来,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类,会有金乌火,这让它就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圣兽!本姑娘让你变成烤鸟!”君慕倾冷酷地说道,脚下的斗技阵再次展开,正在攻击火舞的八只拟态魔兽,也被它打散。

    空中的闪电,无奈地看着君慕倾,在心里叹息道,主人啊,低调低调,不就是圣兽,不值得你老人家生气的,该死的臭鸟,不知道他家主人生气,后果会很严重吗?笨蛋,真是笨死了!

    不过幸好那只笨鸟没有伤到主人,不然把它打得亲娘都不认识它。

    君单都快吓晕了,听到君慕倾的话,他更想立马就晕厥过去,还能再牛逼叉叉一点吗?这也太牛逼了。

    圣兽牛逼,孙小姐更加牛逼,你们敢对圣兽说,让你变成烤鸟,即便那圣兽是乌鸦,但现在已经是圣兽,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异,那形态不也几只是嘴巴,和身后的一对翅膀比较像,其它地方,早就已经不是鸟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面对着眼前的圣兽,觉得很是吃力,圣兽那是比神兽还要强大的存在,能够抵抗这么久,她已经将所有的力量凝聚出最厉害的斗技,可在圣兽的眼里,这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啐!狗屁圣兽!

    火舞冷冷注视着君慕倾,一口大火喷出,又立马扬起巨大的拳头,往君慕倾身上拍去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是它今天的目标,它一定要吃了她!

    君慕倾看到那巨大的火焰飞来,她快速移开位置,才刚站稳,就看到那巨大的手掌拍来,她咬咬牙,绿色的光点在身上环绕,瞬间,周围吹拂起了微风,火舞的巨手还没落下,那火红的身影,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带走,巨大的手掌,狠狠的拍在地上。

    火舞错愕的看着君慕倾,这怎么可能,刚才那绿色的光点,风元素!人类同时拥有两种元素,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!

    闪电站在空中,只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他还以为主人接不过这一掌,当然也逃不掉,而刚才那熟悉的绿光,那是风元素啊!

    闪电原本就是风元素的魔兽,所以对于风元素,他也有一定的认知,在看到那点点的绿光,他就可以确定,那就是风元素。

    这,也太变态了吧!

    闪电在心里惊颤,他记得,赤君有两种元素,一种是水元素,一种是火元素,主人就是赤君,那也就是主人拥有两种元素,现在,主人又使用出风元素,那不是有三种?

    这会不会有点太逆天了?两种元素在这里个世界上就已经很难看到,现在主人还是三种元素,过一段时间,会不会有,四种,五种?然后六种元素聚齐?

    禽兽,变态!没有见过她这么变态的天才!还让不让人,不对,让兽活!

    “哼!天才,那正好,我就喜欢吃你这样的天才!”火舞冷冷哼,身体慢慢缩小,知道跟人类的大小没有区别,它才停下来,刹那间,它身上燃烧起了熊熊的火焰,整个狰狞的身体都包裹在火焰之中。

    圣兽的威压显露无疑,空中的白顶乌鸦展翅高叫,让森林中陷入一片嘈杂。

    闪电黑着一张脸,也立马释放了圣兽威压,他瞪了一眼火舞,别以为只有你一只兽是圣兽,他也是,要是真的打起来,还不知道谁输谁赢!

    君慕倾深吸一口气,两只圣兽的威压,让她透不过气来,这就是人类跟魔兽的区别,威压释放,即便是人类也有喘不过去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它想要吃她,是不是打错算盘了,想杀她的人可以说是很多,魔兽嘛,也有那么几只,不过像吃她的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露出寒光,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,纤细的后背挺得笔直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势在森林中弥漫,这气势仿佛是要盖过一切,就连圣兽的威压,都要臣服在这霸道而又强劲的气势之下。

    修长的身影冷酷决然,让人让兽都不寒而栗,站在十丈外的火舞,都清楚地感觉到那强大气息扑面而来人,它感觉到这种气息,居然有种想要臣服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赶紧将心里的念头甩掉,不管怎么样,今天,它一定要吃了眼前的人类。

    “金乌火,天堂鸟!”天堂鸟的形状快速在斗技阵上飞出,它仰着头,傲视着一切,双翅朝天张开,盛气凌人的霸气一涌而出,周围的一切,都陷入了一片灼热的世界当中。

    她不打算在这样被动下去,现在魔域森林这么大的波动,五大家族,还有其余的高手一定会赶来看个究竟,必须要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天堂鸟凝态成功之后,它张开翅膀,在空中翱翔,那金色红色的火焰,在天上熊熊燃烧,让整个天堂鸟本身,变得更加的华丽尊贵,天堂鸟就像是天上的霸主,宽敞的天空,它都想占领肆意嚣张。

    嚣张的霸气在将整个天空占居,属于霸主的强者气息,让所有的魔兽都位居胆颤,顿时间,天空中所有的魔兽都掉到地上,全身不停发颤。

    火舞眼中露出一抹惊慌,看着那翱翔在天上的天堂鸟,尽管只是人类凝态出来的斗技,但是它仿佛看到那天堂鸟真的是活着的一般,那金红色的的眼睛,透着无尽的霸气犀利,它只是看到,就会觉得心里发颤。

    天堂鸟!这个人类竟然能把天堂鸟凝聚出来,这力量……跟真正天堂鸟散发出来的气息一样。

    火舞心里也没有之前嚣张,一双眸子惊慌的看着那华丽尊贵的天堂鸟,不敢有半点的放肆,天堂鸟就连凤凰都不敢在它面前放肆,更何况是别说它们这些低级的普通魔兽。

    普通的魔兽,是根本不敢和天堂鸟对抗的,天堂鸟是比凤凰更加尊贵的存在,即便是凤凰见到天堂鸟,都要俯身恭敬,更何况它只是普通的火乌鸦。

    在天堂鸟的面前,不管是圣兽,还是神兽,那都是一样,因为天堂鸟从来不会俯身看上世间的一切,它们高傲的连翅膀都不愿意放下来,对于跪在它面前的魔兽,更加都不会看一眼,所有不管什么样的魔兽等级,在天堂鸟眼里都是一样,没有任何的区别。

    火舞原本叫嚣的气焰,瞬间熄灭,它赶紧凝态,变回人类的模样,惊慌的走到天堂鸟的面前。

    心里一阵疑惑,明明只是依靠着金乌火凝态的天堂鸟,为什么她会有种看到真正天堂鸟的感觉,那气息,还有那盛气凌人,高高在上的气焰,就仿佛真的一样,正是因为这样,它才会不由自主的就拟态,走到天堂鸟的面前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呵呵地看着火舞,见她慢慢走来,微笑着说道,“现在知道我有没有本事把你变成烤鸟是是吧?”她笑的很迷人,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渗得慌。

    闪电站在空中,看着白顶乌鸦早就惊颤的掉在地上,它们匍匐在地面上,眼中露出了畏惧,他走到君慕倾身边,仰头看着那只头和翅膀一直往天空的大鸟,金色和红色两种颜色和谐的相应在那兽形身上,这样看去,会有一种无比优雅尊贵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一双金红色犀利的眼睛,仿佛眼前的天堂鸟并非是主人凝聚出来的,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,只是被主人释放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闪电惊讶的看着天上的天堂鸟,他感觉到心里一阵压抑感,都是因为这只天堂鸟。

    br>火舞现在还敢说什么,即便是想说,也没有那个胆子再说,这只天堂鸟太诡异,她不能轻易出手,天堂鸟会随时把她烧死。

    “我一般,对于想要杀自己的人,不会手下留情,天堂鸟,把它变成烤鸟就好。”君慕倾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,她是想要组建魔兽军团,但她绝对不会留下一个祸害在自己身边,而且这个祸害,还随时随地想吃了自己。

    天堂鸟听到君慕倾的话之后,翱翔的速度逐渐加快,它仰着头,身体慢慢飞低。

    火舞惊慌的看了一眼天堂鸟,脸上露出一抹决然,今天杀了这个人类是死,不杀这个人类还是死,那就杀了她,还能有人陪葬!

    火舞刚想动手,就看到闪电闪身走到君慕倾面前,他笑呵呵的指了指天上,“这滋味要好好记住,下次可不能这么不乖了。”说完,闪电赶紧闪身离开,笑话,他还想活的,这是天堂鸟,天堂鸟!

    君慕倾以后的看着翱翔的天堂鸟,在那么一瞬间,她感觉到这只天堂鸟有些不对劲,又说不出是什么地方,可就是有种感觉。

    看着天堂鸟的飞落,火舞绝望的闭上眼睛,心里一阵愤恨,算这个女人幸运,有天堂鸟相助,要是没有这只天堂鸟,此时,她已经落入了自己的肚子,哪里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天堂鸟并没有停下降低的脚步,它将头稍稍又抬起一分,直接从火舞的肚子上面穿过,瞬间,火舞的身上燃烧起了熊熊火,而天堂鸟也在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静了,所有的一切都静了,君慕倾看着天堂鸟消失的地方,张了张嘴,她刚才并没有让它散去,它怎么自己就散了,还有这次,她明显感觉到,天堂鸟不像前一次一样,天堂鸟没有知觉,相反的,这次,她感觉到,天堂鸟一直是站在它自己的意愿做事情,就好比现在,刚才的圣兽,已经变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匍匐在地上的,魔兽纷纷露出胆颤的目光,它们看着火舞消失的地方,全身颤抖,那天堂鸟连圣兽都能烧死,更别说它们,只怕天堂鸟的一口唾沫,都让它们挫骨扬灰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她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感觉?那种感觉太过诡异,她仿佛又看了那一双高傲,自傲的眼神,那是在看她。

    闪电看到这一幕,惊慌地后退,就怕君慕倾放出火焰,把他也给烧了,连圣兽都能烧死的斗技,主人什么时候这么厉害的?

    君单早在君慕倾凝聚出天堂鸟的时候,就已经吓傻了,眼睛一翻,直接晕了过去,天堂鸟之后的一切,他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熟熟的沉睡在原地。

    红白交错的身影快速飞身而来,她看着君慕倾,眼中露出仇视,“我刚才已经叫等等了,你干嘛还杀我妹妹?”

    妹妹?

    刚才的魔兽,是这只魔兽的?

    “你有点眼熟。”君慕倾用手撑着下巴,疑惑的说道,何止是眼熟,那眼神,就跟风刃它家情人一模一样,一点改变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别太过分,当初答应过你做三件事情,快点说我做完好杀你!”妹妹她怎么会来招惹君慕倾,没有跟她说过,君慕倾的手段吗?知道君慕倾的厉害,她还敢跟君慕倾动手。

    现在的君慕倾,还不知道有多少的魔兽,为她做事情,眼前就有一直圣兽,还有一只神兽,再加上他们不知道的,说出来,不吓死,也会被气死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人类,像君慕倾这么彪悍,能让魔兽臣服,当然她自己也该死的欠下了三个条件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什么都想不到,不过你要是想为你妹妹报仇,那就尽早,晚了,我怕你没机会。”原来还真是风刃他家情人,没想到再见会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火萤冷冷的看着君慕倾,不知道此时她是什么情绪,看着匍匐在地上的手下,她叹叹气,没有说话,用吃人的方式来提高自己的力量,本来就是种错误。

    火舞尽管已经到达了圣兽级别,但是那力量却远远不如靠自理实力晋升的人强,她是吞噬了别人的力量,将别人的力量转变成自己的,这样的实力,被君慕倾杀死,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小乌鸦,你要是想救你妹妹,说的不就是等等,而是直接出手了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自信的看着火萤,刚才的天堂鸟都不听自己的命令,她也没有办法阻止,真是奇怪,

    天堂鸟凝聚之后,怎么会有自己的思想?

    火萤看着君慕倾,没有说话,她早就来了很久,一直没有出手,就是想让君慕倾教训一下火舞,让她知道不是每个人类都那么好对付的,只不过她君慕倾是不是有点过分了,直接就用斗技杀了她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当时那种情况,你自己也阻止不了。”火萤撇了撇嘴,不去看君慕倾,火舞也不是她的亲妹妹,魔兽被人类杀死,那只能说是技不如人,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知道你不会动手,带着你的魔兽回去,至于杀的那些,就算是给我的压惊费。”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火萤瞪着君慕倾,她敢说压惊费!她君慕倾连圣兽都不怕,狗屁压惊费,她还能再无耻一点吗?

    “对了,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三件事情,由于刚才的原因,我改变主意了,将条件改成为六件。”君慕倾平静地说道,好像是在说着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火萤已经目瞪口呆了,她君慕倾还真敢说,一下子三件事情,变成了六件,她这算是什么条件啊!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无辜地说道,“其实我也不想难为你,只不过你很不幸运,谁让刚才暗算我的兽是你的妹妹,我差点就没命了,你那个妹妹的刀,有几次都从我脖子上擦过,我看在我们是熟人的份上,才只加了一倍。”

    别以为她不知道这红顶乌鸦从一开始就来了,一直站在一旁,要不是她凝聚出天堂鸟,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就是她,而不是那只小乌鸦,只加三个条件,已经是给她面子。

    闪电憋住笑意,主人还真是黑,一下子又黑到三个条件,小笨鸟就认栽吧,谁让你一开始就惹上了主人,想要顺顺利利的脱身,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火萤咬牙切实地说道,死个火舞没什么,她是圣兽,不过也只是走一些歪门邪道,那力量,不过也就是神兽级别,死了也没有什么心疼的,只不过她的三个条件,这下变成六个,这都是托她火舞的福!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看着我,我也是受害者。”君慕倾慢慢转身,看着君家的人躺下一片,无奈地摇摇头,他们来这里做什么,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火萤差点吐血,她还真敢说自己无辜,还是受害者,也没见她伤到哪里,刚才施展出那么彪悍的力量时,她怎么不说自己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闪电终于忍不住了,笑喷了出来,主人说她是无辜的受害者,那这个世界上还有受害者……冰冷目光射来,他赶紧改变了心思,不过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,是那个火舞先动手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的看着闪电,慢慢走过去,“你还要意思笑,从今天开始,你待在魔域森林,不然连一只圣兽你都打不过!”

    闪电立刻石化,一片乌云笼罩在头顶,他这是找谁惹谁了,刚才那只魔兽要不是使用媚术,他怎么会打不过,他是魔兽,但那也是雄的,哪里禁得起诱惑嘛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个月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闪电仰天长叹,他究竟认了个什么主人,这三个月在魔域森林的日子,一定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小乌鸦,你帮我看着他。”君慕倾拍了拍火萤的肩膀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小乌鸦,我叫火萤,你让我帮你看着他,算是第一件事情。”火萤悲催地说道,虽然少了个火舞,现在又多个了二货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替你妹妹报仇,就算一件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算就算吧,这三个月,一定会让她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火萤眼角不停抽搐,她就知道,君慕倾什么时候会吃亏,不过为了她的事情早日做完,她忍了!

    “火舞是我们乌鸦一族的叛徒,我是来找她的。”火萤婉转地说道,她其实也是来找火舞,并且杀了她,现在被君慕倾杀了,那也正好,她可以直接和乌鸦族交差。

    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那这样说,就是我还帮你一个忙,那这三个月,就相当于你换我这个人情,不算条件。”

    火萤彻底傻眼了,泥煤!她君慕倾还能再无耻一点吗!

    靠!这算是什么破条件,那她不是还有六个条件,

    抵消个毛线,她就说君慕倾的话怎么可以相信,可是她自己偏偏就相信了,真是个傻逼蛋!

    以后,她再也不会相信君慕倾的话了。

    亏大了!

    火萤欲哭无泪的看着君慕倾,当初为什么她要跟这个恶魔交易,不交易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,她早就后悔了,特别每次看到君慕倾离开是的笑容,她只要一想到,晚上准做噩梦。

    闪电再也憋不住了,他就知道,被主人黑的,都是一群笨蛋,主人的话能信吗?还真把事情真相告诉主人,这下知道错了吧!

    “记得下次有什么事情,我们可以继续交易,不过老规矩,三个条件。”君慕倾说完转身离开,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,她得换个地方历练。

    火萤心脏立马剧烈跳起来,还找她君慕倾,她又不是傻子,就算有天大的事情,她也不会再去找她君慕倾了!

    闪电疑惑的看着君慕倾,真的让他留下吗?

    “主人,我要是留下,三个月后我要到什么地方去找你?”主人的行踪一般都是飘忽不定的,也不知道她什么时间,又去了什么地方,三个月他是可以待,可三个月之后,他要怎么去找主人?

    “自己想办法。”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三个月会去什么地方,更加不知道这三个月会发生什么事情,怎么告诉闪电具体的位置。

    闪电所有的话都被噎在了喉咙,他苦着一张脸看着君慕倾,他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,无比悲催的他。

    不行,这三个月他一定要变强,不然下次也不用这样丢人,同样是圣兽,他连主人都比不过,主人都能把圣手杀了,他还被圣兽打败,这可不行。

    不过主人最后那天堂鸟真的是太彪悍了,那雄霸天下的气息,他看了都惊颤,更别说那只笨鸟,还跟那天堂鸟是一个大族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走吧。”君慕倾走到君单面前,蹲下身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火萤都巴不得快点离开,遇到君慕倾就是一个噩梦,答应她的条件,那就更加是噩梦中的噩梦,她早就想离开了。

    闪电看了一眼君慕倾,跟在火萤身后往魔域森林的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上百只白顶乌鸦都垂着头,走在火萤的身后,它们这次犯错,回到族中是要受罚,而惩罚也一定不轻。

    黒翼走到君慕倾面前,疑惑地说道,“主人,这些人身上,都带着大量的龙粪锦囊,他们是想做什么?”来魔域森林,带这龙粪锦囊是没错,可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这么多,就很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闭嘴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黒翼立刻闭上嘴巴,无辜的看了君慕倾一眼,身体也在慢慢缩小,变成一只小黑马,走进君慕倾的袖子里面。

    “醒醒!”君慕倾拍了拍君单的脸颊,不耐烦的叫道。

    可不管君慕倾怎么叫,昏迷中的君单就是没有醒过来,反而睡的特别舒服,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睡到一群的人,有些无奈,她可以不理会的,不过看他们的样子,是来找她的,她也就勉为其难的问问他们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即便睡的死,他们这也睡的太死了,怎么叫也叫不醒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今天就算你叫破了喉咙,他们也是不会答应的。”得意的声音从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起身,扭头就看到雷萱儿站在自己的身后,神情狰狞的看着自己,君慕倾双手环胸,她是不是恨错人了?她又不是子琪。

    “你单独来找我,目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才知道,原来你就是赤君!”雷萱儿指着君慕倾凶狠地说道,她甩掉了君家的人,想来找君慕倾,却发现,眼前的人就是赤君!

    “噢?”她好像没有使用过水元素,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别不承认,君慕倾我刚才看到了,那只神兽,我早就听说过赤君在君家的事情,所以你想隐瞒,是没用的!”君慕倾就是赤君,只要这个消息传出去,那君慕倾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一点畏惧,她微笑地看着雷萱儿,“你知道有一句话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死人是不会说话的。”君慕倾保持着亲切的微笑,而那声音,却如同地狱传出的勾魂之音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不敢杀我,你要是杀了我,雷家不会放过你。”雷萱儿依旧自信君慕倾不敢动手对她怎么样,毕竟她是雷家的直系小姐,不管如何,君慕倾都不敢对她怎么样!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摇头,慢慢走到雷萱儿面前,她是该说,眼前的人太过自信,还是说她君慕倾太过胆小,不敢杀她?真的如此吗?

    “金乌火!”金色的火焰伴随着冰冷的声音,无情涌出,瞬间将雷萱儿吞没。

    “记住,没有什么事情是君慕倾不敢的。”雷家人又如何,杀了雷家人又如何,只不过是这个世界上又死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待在君慕倾衣袖里的黒翼,不禁咽了一口唾沫,果然,惹到主人的人和兽,都不会有啥好下场。

    雷萱儿看到那大火,立马转身逃走,刚才她看到连魔兽君慕倾都能烧死,她一定不能死,她要回去告诉所有人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看着雷萱儿离开的背影,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自己还没有动手,她就已经跑了,还敢说自己不敢杀她,没意思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转身,再次蹲下身体她,狠狠的一巴掌拍下去,“醒来!”

    强烈的刺痛敢,让君单立马跳坐起来,扭头往四周看去,“谁!是谁!是那个混蛋……”赤红的眸子映入眼帘,君单打了一冷颤,立马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他说是谁,原来是个这个姑奶奶,啊,不对,是孙小姐。

    “嘿嘿,孙小姐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君慕倾冷冷问道,他带着这么多君家的人魔域森林,难道又是为了抓魔兽?听黒翼说他们身上带着很多龙粪锦囊,就算是抓魔兽,也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来做什么?”君单一下子还真没想起来自己是来做什么的,当他低头想了一下,脑海中突然想到君震那暴跳如雷的场面,断掉的链子,立马连接起来。

    他差点把正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“孙小姐,是家主让我来找你,他听说你来魔域森林,特地让我送来龙粪锦囊,说是怕你会有危险,留着防身。”君单一股脑的将身上所有锦囊掏出来,递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见君单把所有锦囊掏出来,他身后的人也赶紧把所有锦囊那出来,双手捧起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君慕倾慢慢起身,淡漠的说道,她来魔域森林不是来玩的,拿着这儿多锦囊,还有哪只魔兽敢靠近她。

    君单立马站起来,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孙小姐,你可不能这样,我要是就这么回去,家主一定会杀了我的。”他要是这没有完成使命,真的会被家主勒死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家的事情。”君慕倾走到一旁,那个老家伙,心里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他家的事情,小姐啊,这明明就是你家的事情,不是他家的,是家主让他来的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就别为难我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匆忙的声音传来,就看到白子聪和宁珏又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么大动静,还以为是魔兽来了,君家的人怎么都躺在这里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刚才那动静,真的很像是魔兽来袭啊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着两个去而复返的人,轻轻摇头,“没有发生什么事情。”即便有什么事情,那也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的随从呢?”宁珏目光尖锐的发现,原本跟在君慕倾身后的人不见了,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我让他在这里历练三个月。”五大家族人的好奇心都有这么强吗?

    “孙小姐,您就把这个戴在身上,我回去也好有个交代。”君单不死心地说道,这件事情,他必须做好了,要不然等会回去,家主一定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无语,她都说不用了,这些怎么还是把这些东西往她身上塞,“好吧,我就拿一个。”为了以后的日子不被人烦,她随手拿过一个锦囊,塞到怀中。

    君单看着这君慕倾的举动,松了口气,小姐拿了就好,他回去也能交差,其实小姐人也挺好的,他突然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>“那老家伙还有什么话一起说了吧。”君慕倾淡漠地问道,眼中露出一抹不可察觉的笑容,心里却也更加的迷茫。

    来到阴月城之后,她才发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,当初到底有什么理由,会让君家家主都为难,不得不将自己的儿女,孙子孙女赶到那么一个偏僻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真的该相信君家的人吗?现在的一切,她完全可以解释成君家的人心虚,才会这样,可为什么她没有这么做?

    是她已经在慢慢相信了吗?

    君单想了想,摇了摇头,家主没有什么话说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回去,告诉那个老家伙,就说我的事情不用他管,更加不用他操心。”不管怎么样,她还是不能原谅君震,更加不能原谅君家的人。

    呃……君单立马摇摇头,他是绝对不会把这话告诉家主,家主一定会杀了他的。

    宁珏双眼看着君慕倾,眼中露出一抹笑容,君慕倾对君家的排斥,远远超过了其它的几个家族,看来君家这次想让君慕倾参加五大家族的比试,是没有可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君家的关系,比他想象中还要僵硬,当初君震把他们一家人赶到芙水镇,这就是不理智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单少爷,不好了。”护送雷萱儿的两个君家人大步跑来,嘴里还念念有词,大叫不好了。

    君单见他们两个来了,而不见雷萱儿,立刻走过去问道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不要告诉他,是雷萱儿出什么事情了,姑奶奶,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这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跑来的两个人,像是见到的救命稻草一样,大步走到君单面前,惊慌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单少爷,不好了,刚才你让我们送雷家小姐,但是走到半路的时候,雷小姐将我们打晕,一觉醒来,我们就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。”其中一个赶紧说道,这么严重的事情,他们不敢隐瞒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君单赶紧走过去,揪着那人的衣领,大声吼道,“我让你们送她回去,不是让你们跟丢的,现在她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了!”魔域森林什么没有,出点什么事情,这可要怎么办。

    白子聪脸上终于也出现一抹不一样的情绪,他走到君单面前,沉声问道,“她什么时候打晕你们的。”雷萱儿是雷家直系一脉的人,她出点什么事情,那雷家一定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两人纷纷摇头,他们被打昏到现在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单和白子聪顿时陷入了一阵紧张中,一个是跟雷萱儿一起出来的人,一个是护送雷萱儿,却把人丢了的人,两个人的责任都不轻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头,雷萱儿,她已经消失了,不管怎么找,也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“白少爷,你赶紧回去告诉雷家的人,还有让白家家主派出人来找,要是没有找到雷萱儿,我们两家都会有一定责任。”靠!雷家那群人就是不讲理的臭老头,抓到一点把柄就会兴师动众,他现在那个悔,为什么要管这档子破事。

    白子聪点点头,正想往回走,却传来淡漠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要是找不到雷萱儿会怎么样?”君慕倾好奇地问道,看着他们的着急的模样,她反而显得很淡定。

    宁珏站在一旁,没有说任何话,这件事情跟他有那么一点关系,但是现在还不是他说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孙小姐,你知不知道雷家的人不要脸啊。”君单都快急死了,可看到君慕倾淡然悠哉的模样,心里就一阵哀叹。

    “知道啊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她怎么不知道,刚才就还看到过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能这么淡定的站在这里?”君单嘴角抽搐,孙小姐这表现,也太淡定了,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能淡定的站在这里?那个雷萱儿不是我带出来的,也不是我弄丢的。”君慕倾无辜地耸耸肩,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单看着君慕倾的模样,差点吐血晕厥,想到自己晕厥后要面对的事情,他硬是不让自己晕过去。

    ----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