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葛蓉蓉无语的看着两个谁也不愿意屈服的祖孙,无奈的叹叹气,她在心里庆幸,君离的性格还是像她多一点要是像君震,只怕这祖孙三人,会把整个君家给震飞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奶奶,你什么话都别说,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。”君慕倾冷冷的说道,这个老东西,敢跟她装无辜,好像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样,他们一家人在芙水镇这么大的事情,他会不知道吗?

    他就装,继续装吧他!

    诸葛蓉蓉顿时被那一声奶奶叫的心花怒放,甚至有些飘飘然,她没想到倾儿这么快就原谅她。

    君慕倾叫诸葛蓉蓉一声奶奶,那并不是就承认自己是君家的人,她只是敬重诸葛蓉蓉,尊敬她叫一声奶奶。

    君震这下更加不平衡,她都叫奶奶,怎么就是不肯叫一声爷爷,他好歹也是她爷爷好吧。

    即便君震心里再不平衡,却还是拉不下面子,让君慕倾叫自己一声爷爷,他好歹也是堂堂君家家主,一向都是别人看他脸色,现在让他去看别人的脸色,而且这个人还是他的孙女,那就更没可能。

    “蓉儿,你先去休息,我有事情要跟这个小兔崽子说。”君震满脸通红的指着君慕倾,她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,好,很好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迟疑的看了一眼君慕倾,她看着震的脸色不太好,不会有什么事情吧,他们两个她倒是不担心,就算震出手,也绝对不会伤害倾儿,只是这君家就有点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走。”君震脸红脖子粗的吼道,她再不走,自己就更加没有面子了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迟疑地点点头,转身往外走去,心里还是在阵阵担忧,祈祷他们两个人不要打起来。

    见诸葛蓉蓉走了,君慕倾干脆就做到一旁的椅子上,慵懒的看着君震,老人家还这么大火气,还好父亲不像他。

    “一个女孩子家,你怎么坐的!”君震看着君慕倾慵懒的靠在大椅上,坐没坐相,躺没躺相,又开始大吼。

    君慕倾掏掏耳朵,不耐烦的看着君震,“你管我怎么坐,你什么时候教过我要怎么坐?”她爱怎么坐就怎么坐,现在留在这里,都是看在奶奶的份上,不然她才不会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君震说着就伸出一只手,大手刚凑到君慕倾面前,红色的残影一闪而过,等他看清楚的时候,君慕倾的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既然没有什么话说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老东西敢欺负她,她等会就去告诉奶奶,让奶奶好好收拾一下他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”君震大声吼道,他管这么大一个君家,都没有像现在一样,他就不相信,偌大的君家他都可以管理的井井有条,还管不了她一个!

    君慕倾当然不会理会身后的人,没走两步,她就感觉到身后不同寻常的波动,一个转身,君震再次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见君震一而再的对自己出手,君慕倾双眼眯起,冰冷的看着眼前的人,“我没跟你出手,都是看在奶奶的面子上,别以为我真的怕你!”靠!这老家伙,对一个晚辈出手,他也不觉得羞愧。

    这会君震哪里还听的进去,伸手一道火光飞出,直扑君慕倾,赤红的眼睛闪过冰冷,快速躲开大火,“靠!家伙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金乌火!”金色的火焰照亮了整个房间,一路狂奔向君震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君震脸上闪过一抹冷笑,但是心里却很满意,金乌火啊……

    只见君震手中飞出一道红色的火焰,君慕倾的金乌火就立刻消失,他平静的看着君慕倾看,一点也没把她的金乌火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凤凰火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这个老家伙,还真有两把刷子,金乌火和凤凰火,都是火中极品,想在火焰上赢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万火归!”君慕倾见金乌火也奈何不了君震,冰冷的声音响起,脚下银剑展开,熟悉的纹路,伴随着四行星映入眼帘,十二颗金红色的五角星颗颗闪亮,很明显这已经到了最高的巅峰状态,很快就要晋升。

    十二级巅峰技尊师,君震看着君慕倾脚下的斗技阵,眼中闪烁着精光,十二级巅峰,这小子一直隐瞒着自己等级,好小子,干嘛不早点透露,这样根本就不会有离开君家的这一说法。

    “凤凰焰!”火焰型的凤凰,一飞冲天,将金色的房间,顿时变成一片通红。

    君慕倾咬咬牙,狠狠啐了一口唾沫,这老家伙以大欺小,想让她认输,门都没有!

    “万火凰怒!”

    君震看着君慕倾的临场反应,还有那气势磅礴的火凰,眼中载满了笑意,可却没有就此收手,凤凰火焰一涌而出,呈现凤凰形状,快速往君慕倾那边飞去。

    凤凰高傲的在房间仰头,看到窄小的房间,眼中仿佛露出了一抹不满,可看到前面的金乌火,它却更快的往金乌火飞去。

    凤凰火仿佛是有生命,它知道窄小空间,不能让它任意的翱翔,也知道眼前金乌火的威力,想试试它们谁更厉害,凤凰是百禽之王,现在遇到同等的对手,自然是要跃跃欲试,想比比到底是谁更厉害。

    就在君震期待君慕倾再出手,他突然看到她脸上狡黠的笑容,看着窄小的房间,心里涌出一股不安,果然,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金乌火,天堂鸟!”一只鸟形状的火焰,快速从君慕倾斗技阵上显现,那形状就是天堂鸟的模样,尖锐如同鹤的长嘴,仰头看天,一双翅膀朝天展开,没有一丝弯曲,尾巴上的三条翎羽,轻轻划过,金色和红色相辅相成,让天堂鸟看上去既华丽,又尊贵,它轻轻舞动,瞬间飞升在房间的最高处,宛如霸气的王者,睥睨天下。

    君震嘴巴微微张开,看着那华美,却又栩栩如生的天堂鸟,心里一阵惊颤,天堂鸟,竟然会是天堂鸟,比凤凰更加尊贵,比凤凰更霸气的天堂鸟!

    天堂鸟一出来,凤凰的气焰,明显减弱了不少,火凤凰仰视着天堂鸟,停止了飞翔,留在原地,看着天堂鸟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似笑非笑的看着君震,“既然你这么客气,那我就不客气了,烧了这里!”冰冷的声音一出,天堂鸟展翅高翔,瞬间,房间里面燃烧起了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君震张了张嘴,想阻止,不过现在也来不及了,他呆愣的看着房间被一寸一寸烧起,站在原地,而火凤凰,见君震没有反应,立刻飞到他面前,用火红的爪子抓住他两个肩膀,飞出房间。

    金乌火点完火后,飞到君慕倾面前,她轻轻一跃,飞到金乌火的背上,也消失在房间里面。

    大火才刚刚燃烧起,周围就传来一片吵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着火了,书房着火了!”

    “快救火!”

    “快啊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急急忙忙的想去救火,可又有几个人知道这火焰,不是平常的大火,它不会随意蔓延,只烧君震的那一间房间,没有把里面的东西烧完,火是绝对不会停下来。

    火凤凰把君震提出去放在地上之后,就消失了,君震呆呆地站在一旁,看着金色的大火烧毁书房中的一切,一双深邃的眼睛,不知道他此刻的情绪,赶来的人看到君震脸色铁青的站在那里,都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站在一旁,漫不经心的看着眼前燃烧的大火,仿佛眼前的一切,都跟她没有关系,大火更加不是她所放,她只是一个站在一旁的围观者。

    赶来的人纷纷看着大火,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一旁的红色身影,君家的几个天才都不在,他们都在准备一个月后的比试,这次赶来的人里面自然也没有君洛帆。

    君洛帆是没有,但是天才弟弟就出现,君洛阳看着大火,不管怎么救,火焰依旧熊熊燃烧,眼角的余光看到那一抹红色的身影,他立马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!”君洛阳惊呼道,他到现在那只软绵绵的手,还是不能恢复,今天君慕倾送上门来,那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随意的看了一眼君洛阳,就冷淡的将眼神移到别处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不说话,君洛阳也不敢多说,现在书房烧了,家主一定很生气,书房里面的东西,都是君家的机密,平常只有家族才能进书房,现在不但机密没了,就连书房都没有了,不过君慕倾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她不是说自己跟君家没有任何的关系吗?

    君震脸色铁青的看着前面,他愤怒的扭头,看着一旁悠然自得的君慕倾,大步走到她面前,“你个混小子,连爷爷你都烧!”胆子倒是不小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辜地耸耸肩,“我没爷爷。”狗屁爷爷,下手那么狠,他好意思自称爷爷,臭不要脸!

    “你个混小子,你……来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君洛阳立刻走到君震身边,兴奋的看着他,君慕倾,现在看你该怎么办,家主发怒,不死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君震伸出手,发抖地指着君慕倾,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她是主母的客人!给这个混小子安排住的地方,最好是主母房间附近!”说完,君震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好的,是……”君洛阳正想去抓君慕倾,这才反应过来,君震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雷鸣般的声音在空旷的院子里面响起,所有人都一清二楚的听见,脸上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烧了书房……

    没有一点的责罚,连半句都没有说,还要安排好地方,给她住,甚至还是安排在主母的房间,这还是他们暴躁如雷的家主吗?

    家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,被烧了书房这么大的事情,只是说了这么一句,就没事了,就没下文了,靠!

    她君慕倾到底做了什么,能让家主有在这么大的转变。

    君震离开院子之后,站在楼台上,气呼呼的看着君慕倾,诸葛蓉蓉轻步走到他身边,轻轻一笑,“我就知道你不会罚倾儿。”

    君震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,立刻跳起来,“你说什么,谁说我不会罚她,我知道看到你的面子上,才不跟她计较的!”一张老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是看在我的面子上。”诸葛蓉蓉轻声说道,脸上挂着一抹无奈的笑容,明明是他自己心里想,还拉不下面子,明明很宠这些孩子,每次都装出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听到诸葛蓉蓉这么说,君震的脸色才好了一点,他孩子气地轻哼一声,“那当然,要不是看到你的面子上,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小王八蛋!”只要想到君慕倾,君震就牙根痒痒。

    “倾儿是君家的子孙,你说人家是小王八蛋,那你是什么?”诸葛蓉蓉低声说道,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,就嘴硬吧他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君震差点没跳起来,他红着脸看看着诸葛蓉蓉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立刻扬起笑容,轻笑道,“没有,没有,我只是说,你不觉得倾儿这孩子,比谁都有天赋吗?”诸葛蓉蓉轻咳一声,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震将脸扭到一边,没有说话,心里却一阵得意,他的孙女怎么会差,天赋奇佳这是自然,只不过上面的人不允许没有天赋的人待在主家,当初他也不会忍痛送她离开,他又不是铁石心肠,怎么会不心疼孙女。

    只不过现在这个孙女连奶奶都叫了,就是不愿意叫他一声爷爷,还说什么脱离君家,君际到芙水镇到底做了什么事情,会让她做出这个决定,芙水镇发生了什么事情?难道真的想她说的那样,生活的不好。

    这一切,他要重新查一遍,要是他知道其中的隐情,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假传消息的人,让他的儿子,孙子孙女在外面受苦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无奈的看着君震,他就是嘴硬,明明心里关心倾儿,偏偏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要是他真的不关心,从他到这里,眼睛就没有移开过倾儿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混蛋跟你住的那么近,有时间,去问问她缺少什么,喜欢什么,叫人给她送去。”君震别扭说了一声,轻哼一声挥袖离开,表情一脸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诸葛蓉蓉摇摇头,这家伙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不经意间看到楼台上的两个身影,眼神露出一抹暗淡,君洛阳没有办法,才让君慕倾跟着自己走,心里极其的不满。

    却也忐忑不安,君墨回来了,君慕倾也回来了,君墨一回来,家主就急着见他,他们两个也不知道在书房里面说了什么,君墨一出来就闭关,即便这不用说,他们也知道,君墨一定会去参加比试,而君墨的天分究竟有多高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君洛阳愤恨的走在前面,心里有再多的不满,也不敢表露,君慕倾是直系一脉,更是家主的孙女,她那么顶撞家主,家主都没有生气,反而还给她安排房间,谁有这样的待遇,只怕也只有君慕倾可以。

    身后响起议论的声音,大家都在猜测,君慕倾回来做什么,是不是要重新抢回家主的喜爱,还有一切地位。

    大火熊熊燃起,知道最后一刻,都没有一个人走离开,那火焰太过诡异,只烧一个地方,其它地方都没有蔓延,君慕倾到底做了什么?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回来做什么?”直到没人,君洛阳才开口,眼里的愤怒,这次没有任何的遮拦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着君洛阳,“我回来,关你什么事情,天才的弟弟,你管的是不是有点宽了?”君慕倾讥讽的看着君洛阳,这个天才的弟弟,就是个蠢材。

    君洛阳脸色僵了僵,有些难看,原本还想说什么,看到匆忙赶来的人,才闭上嘴巴,静静的走在前面,他深信君慕倾回来一定不会有简单的目的,说不定,连他大哥的地位,也会因为他们两个的回来,就此削弱。

    不管想什么办法,他一定要赶君慕倾出去,把她赶出君家,再也不能回来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君洛帆的背影,眼睛闪过一抹笑容,君洛帆,君洛阳,他们是不是担心自己回来之后,就抢走他们的地位,这点她是没有想过,只不过这些人要是不知好歹,那就不能怪她。

    君震才刚走到大厅,就看看到君沧澜还有几位长老站在那里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事情。”君震淡漠的问道,其实他们不说,他也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事情,刚才的事情,还有谁不知道,君家早就传的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君沧澜看到君震回来,赶紧走过来,恭敬地说道,“家主,君慕倾为什么回来了?”君沧澜着急的问道,君慕倾回来了,君慕倾……

    “我刚才已经说过了,她是主母的客人。”就君震平和地说道,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暴躁。

    “可是家主,君慕倾是不可以回君家的,当年的事情,你不是也承诺过吗?”君慕倾怎么可以回君家,她怎么可以回君家。

    “我是承诺过,不过我只是说,倾儿不能凝聚元素之前,现在倾儿的本事,是我们难以估计的,这个我没有承诺过。”君震强词夺理地说道,他当年原本就不想让他们一家人离开,现在有这么一个好的理由,就更加不会再让他们走。

    离儿,心儿回来之后,他们一家人就算是团圆了,也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,难道真的是去了那里了吗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君沧澜一下子被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也知道她的本事,你们也应该知道,现在的君慕倾已经不是以前的,就算他们知道,也不会再为难她。”君震蛮横地说道,不禁在心里轻哼。

    他的孙女,烧了书房,他都没有舍得指责半句,这些老家伙,你一句他一句,还拿着那些人来压他,真以为他君震是没有牙齿的老虎,要是把他惹火了,什么上面的人,下面的人,他都不会放在眼里,管他是谁!

    “可是家主,君慕倾烧了书房……”

    “书房事情我会解决,你们要是怕,最近就别出门,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,更加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。”君震清风淡雨地说道,心里很是不满,这些长老,动不动就拿那些人来压他,他才是君家的家主,那些人还不是!

    君沧澜脸色僵了僵,轻笑一声,“怕到是不怕,只不过要是那些人追究起来,有些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如雷鸣般的声音再次响起,君震怒瞪着眼前的几个长老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个几个老东西,别老是拿那些人来威胁我,你们以为老子真的怕他们吗?什么时候他们把老子惹火了,他们老子也不放过,你们要是想把今天的话告诉他们就告诉他们好了,正好本家主也想跟他们说说近几年发生的事情!”君震若有所思地说道,黑着一张脸,怒视着眼前的人,一口一个那些人,真的不把他放在眼里!

    几个长老不禁都黑了脸,嘴角不停抽搐,他哪里是说说这几年的事情,明明是要去告状,这几年他们做的事情都不少,君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对他们的事情肯定都是知道的,反而君震并没有什么事情,要是真的招来那些人,只怕……

    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他们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脸色越来越凝重,君震反而脸色越来越好,他们也知道是自己这几年做过什么事情,他还以为他们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家主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这,我早就说过,君慕倾是主母的客人,君家难道连客人都不要了吗?”君震冠冕堂皇的说道,心里早就得瑟了,跟他斗。

    及大长老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没有做声,大家都心知肚明,几年前君震就不同意让君离一家人离开,现在君慕倾已经不同以前,那君震就更加有理由让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君沧澜看着君震,眼睛眯起,他好歹也是君家的总长老,君慕倾想回来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只要君慕倾不回来,那他就可以什么都不说,要是君慕倾想回君家,那是一点都不可能的!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,就赶紧散去,准备一下将书房修复原状,这件事情,必须在五大家族比试之前完成。”说完,君震大袖一挥,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身后的几大长老错愕的看着君震离开的背影,在比试以前,将书房恢复原样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不过也该是这样,五大家族比试,那些人一定会派人过来,看看最后比试的结果,要是他们知道书房被烧,一定会追究责任,到时候他们都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房间里面,见没有什么事情,干脆闭上眼睛,继续着前几天没有继续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不是遇到一个难关,她只怕是要到比试之前才会出关,见他们都在担心自己,她才走出去,原本是让他们别担心,却居然听到大哥被抓来君家的消息,她也就立马赶过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房间里面,也不知道过去了几天,她只知道,只需要一个契机,就能突破,这个契机究竟是什么,她也想不透,只能随遇而安,能晋升的时候,就会晋升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站在君慕倾门外,犹豫的看着门口,不知道该不该敲门,倾儿已经在里面三天,这三天里面,她都没有出来,也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,难道她也闭关了吗?

    “主母,里面的人是谁,你每天来了,又不敲门?”诸葛蓉蓉的侍女恭敬地问道,她前几天听说君慕倾回来了,难道是这里面的是君慕倾?

    诸葛蓉蓉轻轻摇头,正想离开,就听到身后响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只见那侍女惊慌的叫了一声,就传来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什么事情?”君慕倾冷冷地看着那一抹青影,来了这里又不敲门,这几天她并没有坐定,只是不想出去,也不想见到君家任何人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立刻转身,脸上扬起一抹笑容,“倾儿,我只是看到你在房间里面好几天,要不要去玩一下,五大家族比试,街上会有不少好玩的地方。”她这个年龄的孩子,不该整天留在家里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最近皇城有没有人来?”君慕倾冷声问道,三天时间,也不知道他们来了没有,皇城跟这里,还有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摇摇头,“皇城没有什么人来,不过白家小姐找你几次,还有就是佣兵团也来人,火溶城,慕容城,樱地城主和少主,还有光明圣殿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来了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光明圣殿,圣灵这么快就调养生息,来看五大家族的比试。

    “嗯,五大家族的人早就到齐,对了,芙水镇的人也有来,还有就是楠凝学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他们这么早就来了,也不知道皇城的人什么时候到,霸嚣闪电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见君慕倾又想回房间,立马说道,“白家小姐,白子琪找了你好几次,你不去看看吗?”她整天待在家里也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“子琪?”君慕倾停下动作,点点头,“那我出去一趟,你不用担心我,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”这么多年她都熬过来了,这么几天,她还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见她终于出去,诸葛蓉蓉欣慰地点点头,她出去了就好,五大家族的比试,她又不会上台,也不用着急晋升,家里还有别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刚走几步,又停下来,转身问着诸葛蓉蓉,“留下一百个人之后,又是怎么样?”五大家族的比试,半个月,这么长的时间,只为了比一个输赢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微微一愣,脸上立刻露出一抹笑容,“一百个人五日的比试,留下十人,最后五天,十人中,赢者就是第一。”这场比试,也是注定了以后的家族的地位,前五名排名,也是家族的排名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然的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不知道君慕倾为什么要问,既然她想知道,那自己也要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我这几天可能不会回来。”红影在墙角转过的时候,再次传来一声。

    “主母,吓死我了!”侍女颤抖地说道,好可怕的眼神,这真的是孙小姐吗?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,明明几年前她还不是这样的,不但外表变了很多,就连性格也一样,完全像换了个人。

    诸葛蓉蓉轻轻摇头,露出一抹慈爱的笑容,“这都是我们的错,当年要不是送她离开,她现在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”现在后悔也没有用,只能尽量弥补她,让她知道,爷爷奶奶也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,孙小姐那双眼睛真的好可怕,主母,你没有看到吗?那双红色的眼睛,很冰冷,冷到一点温度都没有,而且眼神里面,好像我曾经见过的魔兽的目光。”她现在只要想起,就感觉很害怕,其实她也挺同情孙小姐的。

    “双儿,不可胡说,倾儿是君家的子弟,是我的孙女,你要是在胡说,以后就不用跟在我身边。”诸葛蓉蓉呵斥道,本来没有这种事情,但是今天的话要是传到那些有心的人的耳中,只怕他们又要大做文章,倾儿好不容易回来,她是绝对不会允许她离开。

    双儿赶紧低下头,看着诸葛蓉蓉的脸色,也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可是明明就很像,那冰冷的眼神,真的让人很害怕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往前走,听到那些谈话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心里也有些疑惑,当年的事情,到底是怎么回事,她脑中记忆早就变得模糊,根本就不记得,难道离开君家,还有另外的隐情吗?

    看着对面走来的人,君慕倾神情又恢复冷漠,漠然的从他身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君震脸色铁青的看着君慕倾,他本来满怀欣喜的等着她大招呼,可这混账东西,别说招呼,就连看到他都当做是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”君震看着君慕倾的背影,忍着怒火。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继续玩前走,他没名没姓的叫,谁知道他在叫谁。

    站在君震身后的人,擦了擦额上的冷汗,崇拜的看着君慕倾,她竟然敢无视家主的命令,君慕倾是懦弱无能这话,简直就是狗屁。

    懦弱无能敢跟主家这样干,你敢吗?君家有人敢吗?

    没有,君家有谁敢这么对待家主,那不就是找死吗?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君震强忍着愤怒,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这才停下脚步,慢慢转身,漠然地问道,“君家主,不知道有何吩咐?”她本来就有名字,偏偏他不喜欢连名带姓的叫,谁知道他在叫什么人,早这样不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吗?”君震愤怒的看着君慕倾,他都已经开始查前几年发生的事情,她还有什么不能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某人查事情,根本就不让别人知道,谁知道他在干嘛,给他好脸色,你好歹也要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人家才行啊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是跟我说话?”君慕倾恍然大悟的看着君震,一脸不知情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君震身后跟着的人直接笑喷,在接到君震冷冷的目光之时,立马用手捂住嘴巴,强忍住笑容,眼中的笑意,无论如何也隐藏不了。

    君震已经不知道理智叫什么了,即便是面对君墨,他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憋屈,他也不会因为君墨,书房烧了,跟她说话,还要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“你个混账东西啊,这里除了你,我还能跟谁说话,你想小子故意跟我装傻充愣!”君震已经没有理智,他指着君慕倾大声吼道,要不是想着她是君慕倾,早就已经被君震给拍飞出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慵懒的靠在柱子上,指了指君震身后的人,“喏,他不是人吗?”君慕倾无辜地说道,他自己没说清楚,谁知道他叫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君震深吸一口气,深怕脑中那一根叫理智的弦就这么在脑中粉碎,“你去什么地方?”她在家里好好的,干嘛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我已经跟奶奶说过了,你要是想知道,你去问她好了,我赶时间。”君慕倾漠然的说了一声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爆炸的一声在君震脑中响起,他愤怒的看着君慕倾,伸出手指,指着君慕倾的背影,半天没有说过一个字,直到赤红的身影消失,他也没有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站在君震的人,小心翼翼的看着他,张了张嘴,心里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他是真不知道该不该提醒家主,家主这个时候正生气,他要是出声,一定会变成炮灰,可要是不说,要是误了事情,最后的责任还是在他身上,他到底该怎么做?

    “回去!”君震大声吼道,就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家主,议事的地方在那边,您去哪里?”为了自己的责任,男子还是小心翼翼的提醒。

    “议个狗屁,老子要去看看那小王八蛋去什么地方!”混账小子,敢跟他这么说话,要不是他脾气好,她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,早就变成灰了,金乌火,天堂鸟他也让她变成灰。

    男子无比汗颜的看着君震,在心里呼喊道:家主啊,孙小姐要是小王八蛋,那您老就是老王八蛋了,再怎么样生气,也不能咒自己啊,还有,您不能为了孙小姐,就不能去议事,要是长老们问他,他要怎么回答?

    家主啊,你跟孙小姐怄气,也不能为难他这个做属下的。

    君震气冲冲的走过走廊,君家的人下看到他的脸色,自觉地走到一旁,就怕那一把狂烧的怒火,烧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离开君家的君慕倾,悠然的在大街上行走,今天的街上没有来的时候的人多,尽管好奇,她也没有多问,只是继续走着她的路。

    看着阴月城的繁华,君慕倾不得不感叹,五大家族把这个地方弄的不错,皇城她也去过,就连皇城都比不上阴月城的繁荣。

    “小倾!”兴奋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扭头一看,就看到白子琪在身后向自己挥手,大步跑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君慕倾好奇地问道,这个时间,她不应该在闭关吗?听奶奶说,她来找过自己几次,君家的人都要闭关,她不可能不用,这次的比试,她应该会上台才是。

    “就是想找你玩,家主说,我这几天都是自由的,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,我不就是去找你,可是,你竟然在闭关。”说着说着白子琪瘪了瘪嘴,有些无奈地说道,小倾又不参加五大家族的比试,干嘛要闭关。

    也对,小倾一直都很勤快,不会浪费一点时间,不然她怎么会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不想出来而已,不是闭关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要是闭关,她才没有这么快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嘿嘿,小倾,你知不知道,最近阴月城为什么会少这么多人?”白子琪突然神秘兮兮地问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周围,看他们的衣服,还有家徽,差不多都是五大家族,还有一些有名望的人,“应该是为了五大家族比试,让那些人退出阴月城。”五大家族的人一向是这么霸道,她也不是第一次领教。

    白子琪泄气的看着君慕倾,为什么小倾什么都知道,她还以为小倾不会猜到,她不是在君家一直没有出来吗?那她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啊,小倾,你去君家,有没有人为难你?”白子琪立刻问道,君家的人最可恶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为难。”君慕倾轻轻一笑,而且她到了君家才发现,有很多事情,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,也有很多事情,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白子琪点点头,“没有为难就好,要是他们敢为难你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怎么样,白子琪,敢在我们面前说大话。”讥讽的声音响起,三个身影得意地走到两人面前,双手环胸,很是傲慢。

    ..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