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日的芙水镇一点改变都没有,要是说最大的改变,就是君家再没有殴打和讥讽的声音,黑色的身影在天空呈现,落进君家,这样让不少人都纷纷觉得惊奇。舒睍莼璩

    在街上游荡的玉璞看到君家上空的动静,微微一愣,大步往那边走去,玉璞如今有了很大的改变,再也不是三年前的臃肿肥胖,只见他黄锦玉带,风度翩翩,从街上走过,引起不少的少女都纷纷痴迷惊叹。

    君慕倾回到君家以后,看着空荡荡的房子,心里涌出一股不安,她立马四处寻找,希望看到那一抹如谪仙一般的身影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忙碌的小身影,心里深深的被刺痛了一下,君家已经没有人了,也就是说君墨已经不在这里,有可能发生了意外,也有可能,被君家家主绑会了君家主家,也就是阴月城。

    忙碌红色身影,不停穿梭,一向淡定冷静的君慕倾,也终于不复平常的冷静,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一种叫愤怒的情绪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她垂下头颅,双手垂下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身上的周围散发着红色的气息,寒傲辰立马叫了一声,“小倾倾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让君慕倾缓缓抬起头,寒傲辰惊讶的发现,她的眼睛,如同初见时一样,就连瞳孔都变成了红色,他的脑中突然就闪过那个高大的身影,他立马走过去,紧紧将那环绕着恐怖红色气息的人儿搂中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不可以,小倾倾不能生气,不可以。”寒傲辰紧紧将君慕倾抱住,轻声说道,他突然好怕怀里的人消失。

    身上环绕着红色气息的君慕倾,猛地惊醒,她瞳孔中的血红也瞬间散去,看着抱住自己的人,嗜血的脸上终于变得柔和,她伸出手,轻轻换上寒傲辰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在刚才那么一瞬间,她的确是想杀进天下人,让他们知道伤害自己,伤害她家人,会有什么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只感觉全身冰冷,身体里面好像是住着另外一个人一样,要不是寒傲辰,她现在只怕已经变成杀人狂魔,见人就杀,用别人的鲜血来温暖自己冰冷的身体。

    寒傲辰闭上眼睛,心里还是有些担心,就在那么瞬间,他就感觉到怀里的人要消失了一般,那种恐惧,是他从来没有过的,他绝对不能让小倾倾消失。

    “砰!”剧烈的声音响起,一个金色的身影匆匆走进来,张开嘴巴,刚想说话,就看到这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啊!我什么都没看到。”玉璞立马转身,红着脸一双眼睛四处扫视。

    君慕倾很平静的钻出寒傲辰的怀里,淡定的看着来人,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玉璞慢慢转身,看到他们分开了之后,讪讪笑道,“这个,我不是故意的,谁会知道你们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闪过,君慕倾冷冷的看着来人,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“再问一次,你是什么人!”要是君家的人,她就一定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君慕倾还能先问来人,欣慰地松了口气,她没有一看到来人就动手,他们回来没有几个人知道,也不想惊动任何人,小倾倾尽管气愤,但是还是有理智。

    “啊?我……你不是认识我了?”玉璞受伤的看着君慕倾,这才多长的时间没有看到,她就不记得自己了,不是吧,君慕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忘了。

    “认识你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看着的确有几分眼熟。

    “我是玉璞啊。”玉璞欲哭无泪地看着君慕倾,她果然是忘记了,亏他把她说的话,记在心里,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可是促成这一切的人,好像把自己忘记了。

    玉璞?脑中闪过熟悉的一幕,君慕倾这才记起来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又来一朵“桃花”,赶紧走过去,将君慕倾搂在怀里,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寒傲辰,顿时有些无语,她往前走一步,双眼紧紧的看着玉璞,不理会身边的寒傲辰。

    寒傲辰郁闷的看着玉璞,明明他比眼前的人长的好看多了,为什么小倾倾从来就没有这样看着他,难道他的吸引力不够,还是魅力不行?

    玉璞看着寒傲辰那双冰冷的眼睛,惊颤的后退一步,心里默默哀悼,希望君慕倾不要再这样看着自己,她再这么看下去,那个男人的眼神就要杀死他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赤红的眼睛瞪了一眼玉璞,玉璞立刻闭上嘴巴,心里早就在哀嚎,不要这样对他,他只是想来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,绝对不是有心打扰他们两个,老大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,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,要是他知道,就绝对不打扰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的十万矿晶呢?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十万矿晶?

    寒傲辰错愕的看着君慕倾,感情不是眼前的人吸引小倾倾,十万矿晶,他连十万矿晶都不如吗?不过小倾倾不是被这个男人所吸引,这让他顿时平衡了不少,。

    寒傲辰不禁反思,十万矿晶都比他来的有吸引力吗?

    “老大,这个,二十万矿晶我早就准备好了,就等你回来。”玉璞忐忑地说道,老大本来只是问他要十万矿晶,最近他想了想,十万矿晶,那真的算什么,就把十万变成了二十万,这是他老大,就算把全部的晶石,矿晶,墨晶全部给老大,他也没有半点不舍得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?”君慕倾疑惑的看着玉璞。

    “是啊,老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老大?”君慕倾觉得自己越听越糊涂,什么时候,她变成玉璞的老大了,难道是上次的事情,让他脑子生锈了不成。

    “啊,老大,三年前我就认你当老大了啊,对了,那个时候,你离开了,我没来得及告诉你,我认你当老大的事情。”玉璞越说越兴奋,脸上的表情,更是夸张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,当他想清楚之后,他就决定了,那个时候他真心觉得君慕倾的话很对,所以,从那天开始,他就不再过以前的生活,浪子回头,以前的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那二十万矿晶了?”君慕倾冷冷问道,比起玉璞,她更关心自己的矿晶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玉璞赶紧往怀里一淘,拿出一枚纳戒,递到君慕倾面前。“老大,这里面有五十万矿晶,这是我这三年攒下来了,现在全部给你。”只要老大开心口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的拿过戒指,随意往空间里面一扔,她也没想到,十万矿晶,会变成五十万,虽然不知道玉璞突然之间会变得这么好说话,还叫她老大,不过有钱不收白不收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来过君家。”君慕倾想了想,还是问玉璞君家发生的事情,她已经没有那么时间再去询问其它人。

    “老大,是这样的,君家前几天来了几个人,那个时候我刚好也在,别误会,我是在帮君大公子的忙,然后君家的人走进来,大公子为了不连累我,就跟他们去书房说话,我也没敢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。”君慕倾黑着脸看着玉璞,说了那么多废话,就是没说道重点。

    “然后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大公子就跟着他们走了,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说,不过那几个君家的人说了,要是想找到君墨,那就到阴月城主家!”玉璞学着那天那人说话的样子,再对君慕倾说。

    冰冷的眸子,射出冰寒的光芒,玉璞赶紧后退一步,紧张地说道,“老大,那话,真的不是我说的,是那些人说的。”他只是把那天的事情,原原本本的告诉老大而已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君慕倾冷冷问道,要找大哥,就去君家,这就是冲着她来的,他们知道,自己要是听说大哥出什么事情,一定会赶回来,他们故意告诉玉璞大哥的行踪,就是想让她去阴月城。

    君家这个时候找她回去,不就是为了五大家族的比试,他们这么着急做什么,就算大哥不在阴月城,她也会去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去阴月城了?”寒傲辰走到君慕倾面前,君家的目的很明显,那就是小倾倾,为了小倾倾,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“当然,我们还要去看看君家家主,到底想做什么,找我君慕倾做什么。”抓走她大哥,不对,按照玉璞的说法,大哥是自愿跟他们去阴月城,大哥为什么突然会去阴月城,还是有人威胁他。

    “老大,是不是要去阴月城,正好我这几天也有空,带我一起去。”玉璞兴奋地说道,从他有成就开始,他就想跟在老大身边,可老大就是一直没有回来,现在有这个机会,他一定要好好把握才行。

    >“你就算了。”寒傲辰冷冷的看了一眼玉璞,他跟着去,他去凑什么热闹。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说完,寒傲辰抱着君慕倾,身体慢慢头呈现透明,最后消失在了玉璞的面前。

    玉璞惊讶的四处查看,这也太厉害了吧,一下子就不见了,老大就是老大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等等我,我也要去阴月城。”玉璞赶紧大步往外面跑去,脚下卷起灰尘,一下子没了身影。

    阴月城,是五大家族的主家驻扎的地方,也是五大家族的本家,他们即便离阴月侧城再远,但是永远记得,他们的根,还是在阴月城。

    阴月城是苍穹大陆最大,也是牢固的一座城池,它的繁荣,强大,甚至是超越的皇城,原因五大家族的本家是一个原因,更重要的是阴月城靠近魔域森林,魔潮攻击,是经常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魔域森林和阴月城的距离,也不过是一条河流,要去阴月城,就必须经过魔域森林,所以阴月城也非常的安全,有人想攻打阴月城,第一关要过的就是魔域森林,等你打败所有的魔兽,就能够攻击阴月城。

    这是这么多年以来,还没有人敢这么做,谁敢跟魔兽为敌,更何况是魔域森林的魔兽,魔域森林贯穿了整个苍穹大陆,魔兽何止千万,说不定,魔域森林中,连圣兽都存在,这样还有谁敢打阴月城的主意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阴月城不但没有人攻击,反而一年比一年繁荣,不为别的,魔域森林是危险,但是也是最能致富的地方,是人都想碰碰运气,就是这样,阴月城进进出出的高手,原本任何地方都多的多。

    在距离魔域森林五十米的地方,响亮的声音想,响起,白色的身影不同的凝聚着不同的斗技,而她面前站着的是一头十二级巅峰幻兽。

    “水之怒!”愤怒的狂潮扑面而来的涌向魔兽,魔兽没能躲开这个攻击,只能痛苦的呻吟。

    “水之蓝剑!”蓝色的水剑没过一会,再次凝聚起,飞向对面的魔兽。

    女子身后还有好几个人,崇敬的看着她,看她能打倒魔兽,眼睛变得更加的崇拜,就连跟着他们而来的几个大男人,都发出一声声的惊叹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子琪好厉害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做大她这个样子。”充满羡慕的声音响起,少女看着白衣服的人,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,算了吧,你现在才刚到五级大技师而已,子琪可是已经是三级的技灵师,你要成为三级技灵师,我看最少十年,不对,二十年。”另外一个女子不服气地说道,赶上白子琪,疯了吧她。

    “哼!说说不行啊!”那个女子皱了皱眉头,突然她看着眼前是身影有些不顺眼了,但是脸上还是不敢表达。

    白子琪,她是白家新一辈的天才,短短三年的时间,就晋升成为三级的技灵师,中间没有依靠任何的丹药,还有灵果,都是她自己的努力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说了,你们看,子琪就要赢了!”站在他们身边的男子开心的说道,他就说子琪会赢的,现在看到了吧。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不满的声音传来,还用他说,他们都知道子琪要赢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随着魔兽重重的倒下,紧张的白子琪也松了口气,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对抗十二级幻兽,虽然等级不是很高,不过她还是担心自己打不过魔兽,会伤害到她的朋友。

    魔兽倒下之后,既然立马走过去,兴奋地看着白子琪,叽叽喳喳的开始夸赞。

    “子琪,你真的好厉害,看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你一样。”刚才那个女子,说出同样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李婉,我这样很容易就到了,只要你肯努力。”白子琪谦虚地说道,她能有现在的等级,也是经过刻苦得来的,并不是说到就到了。

    李婉撇了撇嘴,傲骄地说道,“我已经很努力了,可是等级就是不上去,有能有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别,李婉,就你那个样子,还说自己已经很努力了,我真没有看到你从什么地方努力。”讥讽的声音响起,站在李婉身边的人讽刺看着李婉。

    “刘贝贝,你别太过分,我怎么就不努力了?”她哪里不努力了,每天她都很用心的锻炼。

    “你就那样还是努力,每天没做一点事情,就说

    腰酸背疼,大小姐的样子,子琪,你就别听她说的,不过你真的好厉害。”成为白家新一代的天才,她们什么时候才能成为自家家族中的天才?

    白子琪摇摇头,转身仰望着天空,“有个人,她比我更厉害,两年多前,她就已经是八级技灵师了。”小倾在三年前就已经是技灵师,她到现在才是三级技灵师,这几年的时间,她的进步一定更大。

    几个人纷纷好奇的凑过来,他们都想知道,那个人到底是谁,八级技灵师,还让白子琪这么崇拜,这个人一定很厉害。

    “她一定会来,一定会。”白子琪坚定的看着前面,她相信,君慕倾一定会来这里,来阴月城,她很开就能看到小倾了。

    几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还是不知道白子琪到底再说谁,他们谁也没有往君慕倾的方向想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事情,从楠凝学院传出来之后,就再也没有新的消息传出来,大家都以为这是只是以讹传讹,君慕倾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,成为八级的技灵师,从那以后,阴月城的人,也就再也没有提过君慕倾的名字。

    外界人不传,不代表五大家族也不穿,君慕倾的事情,五大家族,早就不是什么秘密,大家也早就知道君慕倾到底是天才,还是废材。

    “子琪,你到底在说谁啊,我们认识这个人吗?”李婉不服气地问道,白子琪不要以为自己厉害一点,就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比她更厉害的人,他们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等你们看到就知道了。”白子琪耸耸肩,他们居然忘记从楠凝学院传出来的事情,也不能怪她不说,是他们自己忘记而已。

    突然一个少年恍然大悟的看着白子琪,兴奋的指着她说道,“你说的人是不是君慕倾!”两年半前,也就是君慕倾才有技灵师的传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子琪轻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

    “子琪,我记得你就是楠凝学院的学生,那你见过君慕倾是八级技灵师吗?”刘贝贝凑到白子琪面前问道,她也听说过君慕倾,只不够后面又听说,那只是以讹传讹,这件事情,她也没有再理会。

    白子琪点点头,“自然是真的,我是亲眼看见过君慕倾的斗技阵,要不是那些人把她拉走,她一定跑上去问问小倾,她怎么会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”那就是说,君慕倾真的是八级的技灵师,那现在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,她有多厉害?“刘贝贝再次问道,这件事情是真的,君慕倾当真在两年前就是八级的技灵师了。

    白子琪看着他们好奇的模样,无奈地摇摇头,她也不知道小倾现在有多少级了,从那天之后,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小倾,更加不知道她去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”你也不知道啊。“刘贝贝有些失望,要是子琪知道就好了,她一定会告诉所有人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”她可能会来阴月城也说不定,到时候你们就可以看到她。“白子琪微笑着说道,她能坚持下去,都是有倾儿在支持着她,倾儿那么厉害,她这个做朋友的怎么可以跟她的距离太远。

    ”那就是太好太好了,君慕倾要是来阴月城,我一定非常非常欢迎。“刘贝贝激动地说道,她也要看看君慕倾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,要是没有,那就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    白子琪皱了皱眉头,为什么她感觉这些人都不是真心的,眼中总带着讽刺,他们都相信倾儿吗?

    ”你们不信就算了。“白子琪轻哼一声,转身往回走,她才不要跟不相信小倾的人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见白子琪生气了,所有人立马围上去,笑呵呵的解释。

    笑话,白子琪是新一辈的天才,再怎么样,他们也要巴结好了,以后白子琪在白家的地位都是举足轻重,他们都是好朋友,在怎么样,也会帮帮他们不是。

    ”你们不要再跟着我。“白子琪而瞪了一眼身后的人,一道水屏挡在他们前面,她大步往前面走去,她要一个人静静,为什么这些人就是不相信她说的话,她都能从白家不重视的人,变成心在未来的天才,小倾为什么就不可以,而且小倾比她厉害多了,他们知道什么。那是什么眼神,真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白子琪气呼呼地往前走,身后却传来戏谑的声音,”才两年没见,你进步很大。“

    她后背僵了僵,脸上露出一抹不敢置信,她

    摇摇头,一定是听错了,她刚才在说小倾,小倾怎么现在怎么可能出现,一定是幻觉,一定是,继续往前走,不要理会这些热。

    ”才几年不见,你就忘记我了?“君慕倾双手环胸,戏谑的看着白子琪。

    是她消失太久了吗?

    吓!这不是幻觉!

    白子琪立马转身,就看到那一抹火红的身影,她眼前开始变得模糊,是小倾真的是小倾,小倾就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”两年不见,脾气也大了很多。“君慕倾指了指身边被困住的人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”哇!“白子琪立马冲上去,正想去抱君慕倾,就被一只大手拉过去,她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疑惑的眼神抬头看着那个人,就看到熟悉的轮廓映入眼帘,看到那张俊美的连,白子琪大惊。

    这,这不是寒傲辰吗!

    寒傲辰怎么会在这里!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寒傲辰,他连女人抱一下都不给,连女人的醋也是啊!

    白子琪一把拉过君慕倾,小声问道,”小倾,他怎么会在这里?“是寒傲辰啊,她最崇拜的人,除了小倾,寒傲辰就是她最崇拜的人,不管是长相,还是实力,那都非常的让人眼红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的看着白子琪,缓缓开口,”他送我过来,当然会在这里。“这很奇怪吗?

    ”啊,对噢,我忘记你们的感情一直很好。“白子琪轻轻一笑,心情顿时大好,她最崇拜的两个人要是在一起,那一定非常不错,好期待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她跟寒傲辰感情一直很好?为什么她从来没有感觉到,甚至一点都感觉都没有?

    ”子琪,我知道我们错了,你就放我们出去吧。“呼救的声音响起,他们试过很多中办法,就是不能冲破白子琪的水屏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白子琪轻哼一声,想让她放他们出来,门都没有,他们都是口是心非,都不是真心想跟她做朋友,他们会来巴结她,都是因为白家,别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”你就放他们出来,我们好进城。“君慕倾淡漠地说道,刚才的白子琪对抗魔兽,还有他们的对话,她都听到了,这两年的时间,她的确进步很大。

    白子琪嘟了嘟嘴巴,白袖轻轻一挥,拉着君慕倾往前走去,”我就知道你会来阴月城,所以我很早就来了,你知道吗?你突然消失,没有了消息,可吓坏了龙天大人,他立马出去找了,最近才回来楠凝学院的。“

    白子琪因为君慕倾的回来,很开心,所以也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”老头?“君慕倾看着白子琪,心里暖暖的,没想到老头对她这么好,没有了她的消息,还会出去找到。

    ”可不是,龙天大人可急坏了,他出去找你,最后你没有找到,学院里面也失去了他的消息,结果学院是你也找,龙天大人也找,老师们都快忙死了,我这两年,主要的就是去历练,很多时候,都不见老师。“老师们都去找龙天大人,还有小倾了。

    ”找我?“她记得楠凝学院的那群老师,不是说她废物吗?怎么会突然找她。

    ”小倾,你忘记了,你在楠凝学院让所有老师惊颤了一番,所以,他们当然也要找你,就算不是为了他们找你,但是也要为了龙天大人找你啊。“大家都知道,找到君慕倾,那就等于找到了龙天大人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她还真是忘记了,她现在倒是有些想看看龙天那老头,看到自己出现,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寒傲辰哀怨的看着君慕倾,慢慢跟在君慕倾身边,他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,都快变成怨男了,不过只要小倾倾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”小倾,你怎么这么早就来这里了,还有好早就猜开始比试。“白子琪疑惑地问道,她还以为,倾儿还有好几天才回来,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看到她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前方,眼睛透着冰凉,”君家的人抓了我哥哥,我要去找他们,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“

    ”啊,这样啊,那我们快点走。“白子琪拉着君慕倾往前面走去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小倾快点见到她哥哥,她都很久没有看到哥哥了,也不知道他过的好

    不好。

    对于白子琪说什么就做什么的性格,君慕倾可是很了解的,她任由白子琪拉着自己穿过魔域森林。

    三人匆匆往前面走,很快就把身后的人甩掉了,他们只有赶紧追上去,他们不想半路遇到魔兽,到时候没有人帮忙,他们几个是绝对不是魔兽的对手。

    那个红衣的女子是谁,难道就是君慕倾吗?听白子琪叫她小倾,那应该就是了。

    那个就是君慕倾,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君慕倾会这么好看,那比白子琪更加好看,而且也更加的吸引人,连君家都用她大哥让她来阴月城,可见君家人对她的重视。

    难道君慕倾就像传说中那样,那他们刚才说话,不就得罪了君慕倾,那以后他们还要怎么巴结君慕倾!

    现在众人心里那一个后悔,都后悔刚才的冲动,要是忍住,那以后他们就还能巴结到君慕倾,现在想想都知道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走过魔域森林之后,君慕倾才发现,那里没有魔兽,就算有魔兽,看到他们掉头就走,好像很害怕他们似的。

    ”你身上挂了什么?“君慕倾看了周围,最后将目光停留在白子琪的腰上。

    白子琪摘下锦囊,笑着说道,”这是家主送给我的,他知道我喜欢历练,就送了我装着龙粪的袋子,我带在身上,魔兽就不敢接近我了。“这个东西还挺有用的。

    ”那刚才?“

    ”刚才我把袋子摘下来,扔进纳戒,就没有了气味,所以才会有魔兽攻击。“她是出来历练的,又不是来游玩,跟在他们身后的人才是出来游玩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地笑了笑,她还真是用功,不过也是,要是她不用功,也没有不断的历练自己,就不会有现在的成就。

    ”白小姐,你们回来了,这两位是……“守在门口的守卫,看到白子琪回来,赶紧凑上去问候。

    ”你们管我,我愿意带谁,就带谁,这都是我的客人!“白子琪大声说道,经过这么多年,她才知道,原来不害怕人家,就是要让人家怕你,她不禁自嘲,小倾早就知道的事情,她要那么久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”是是,你们请进。“守卫赶紧说道,就怕惹眼前的人生气。

    ”我们进去。“白子琪冲着身边的君慕倾说道,小倾一定不希望很多人知道她来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注视着白子琪,这么两年,她的变化的确很大,有些事情,她都已经能够运用自如,这是个不错的开始。

    走进阴月城,君慕倾才发现,自己今天才知道什么叫人山人海,这就是啊,一眼看去,全部都是人头,其它的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”小倾,这里就是阴月城,你知道吗?我刚进来的时候,都吓了一大跳,都不知道这里会有这么多人,后面我听爹说,每次阴月城比试的时候,各地的高手都会赶来,再加上五大家族的人,所以啊,这里比平常的人要多上一半,很多人来这里,都没有地方休息,只能在那边的空地上露营。“白子琪一开心,就什么话都说了,恨不得吧把自己知道的事情,都告诉君慕倾。

    ”我现在要去君家。“君慕倾停下脚步,看着寒傲辰说到,不管怎么样,她都要去君家看看,问问君家家主,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点头,君家的事情,他的确是不好参与,只不过那些人要是敢伤害小倾倾,他才不管是什么好不好,收拾了再说。

    白子琪见君慕倾要先会君家,叹了口气,嘟着嘴巴说道,”小倾,你是住君家了吗?“小倾来这里,就是为了去君家,君家的人看到她,一定会很开心,不会让她再走。

    ”要去,我也不会这么快去,更加不会轻易的去。“君慕倾轻轻一笑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的这个笑容,白子琪就很好奇,小倾又有什么想法,她以前不觉得,不过现在想想以前的事情,就觉得跟小倾在一起,真的很刺激,相信这次也一样。

    ”带我们去最大的酒楼,吃一顿再说。“君慕倾豪气的说道,不管怎么样,现在已经来了阴月城,也不急那么一时半刻,君家的人喜欢等,那就让他们等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要有所准备才好,不然有什么事情,她可不负责。

    &nbp

    ;白子琪看着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心里有些疑惑,小倾真的是为了吃东西才去酒楼的吗?为什么她看着不像?

    君慕倾跟着白子琪往酒楼的方向走去,那真叫一个人挤人,一不小心,就不知道不挤到什么地方去了,不过君慕倾身后始终跟着一个身影,寒傲辰那俊美的脸,到现在还是有点作用的。

    只要他眉头轻轻皱起,他们前面的就会自觉的把路让开,比他们叫还要管用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知道,什么叫靠脸吃饭了,寒傲辰就是这个样子,不管男女老少一看到他,就会纷纷让路,只能说寒傲辰的魅力真大,只不过谁会想到,他寒傲辰,其实就是个腹黑货。

    走到酒楼之后,三人这才叫松了口气,现在君慕倾才知道原来,魔域森林就在外面,所以没有人敢出阴月城,阴月城的人也就多起来,偏偏要那么多年才比试一次,大家都很期待,今年的成绩。

    ”终于是挤过来了。“白子琪叹了口气,这么一段了,平常只要走半个小时,想到今天竟然走了一个小时,要不是有寒傲辰在这里,还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”走。“

    两人好奇的跟上去,都想看看君慕倾到底想做什么,酒楼的伙计见白家的人来了,赶紧迎上去。

    ”白小姐,不知道你要哪间房?“五大家族的人来,都会讲排场,都会挑这里最好的房间,他们喜欢排场,那他们也能挣多点。

    白子琪看了一眼周围,轻声问道,”我就要君家人平常的那间。“五大家族经常相互争斗,外人早就知道,白子琪这么说,所有人早就已经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”好的,这边请。“还好今天君家的人没有前来订餐,不然两家又要争起来了。

    ”慢着。“张狂的声音传来,慢慢走进酒楼,顿时酒楼里面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有好戏看了!

    所有人心里顿时只响起了这么一句话,君家跟白家人都想要一间房,最后只怕又是武力解决,不用说,最后还是君家人赢。

    ”慢着?先来后到的道理,阁下不明白吗?“君慕倾脸上的笑容更深了,真是想什么来什么,君家人。

    ”先来后到?我告诉你,在我君秋的字眼里,就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,要是你们不服,按照老规矩怎么样?“君秋傲慢的仰起头,连眼前的人都不愿意多看一眼,要是他看到君慕倾,只怕就会烤炉一下刚才的话。

    ”老规矩?“君慕倾挑挑眉头,她还真是想领教一下,他嘴里的老规矩是什么。

    ”很简单,谁赢了谁坐!“

    ”好!“君慕倾笑了,得来全不费工夫,君家的人,要是个个像他这么没脑子,那君家可就完了。

    ”就是你跟我……“君秋终于去看来人了,当那一身火红映入眼帘,他脚下一踉跄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”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“这不是真的吧,不是宁家的人在这里吗?怎么会是君慕倾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看到君秋脸色大变,所有人都在猜测眼前人的身份,能让君家人脸色大变的人,不多,数起来也不超过五个。

    ”金乌火!“金色的火焰轰出,砰的一下,打在君秋的身上,他连防御都来不及,就已经飞出了酒楼。

    被打倒在外的君秋立马站起来,指着君慕倾,”你,你给我等着。“君秋爬起来撒腿就怕,好不忘在心里呐喊。

    君慕倾来了,君慕倾来了!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看君秋离开的背影,她当然要等着,不然君家的人,怎么会乖乖来这里。

    顿时,酒楼里面一片哗然,竟然是眼前的人这个人赢了,一招,只用了一招就把君秋这个土霸王给打出去,而且还撒腿就跑,这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”老家伙,你看看你们家的娃娃带着君家的娃娃来了。“戏谑的声音在一个房间里面响起。

    ”真是个有天赋的娃娃。“另外一个人双眼闪烁着光明,直直的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---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