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姑娘,我只是请姑娘而已。舒睍莼璩”圣灵冠冕堂皇地说道,她君慕倾要理由,那就随便给她一个,她让魔兽踏平了光殿,现在又火烧光明圣殿,这两件事情,光明之神一定会知道,到时候别说是墨傲邪保不住她,就连黑暗之神来了,也要给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原来光明圣殿请人,是这么请的,联合君家的人陷害我,再来就让圣光帮你抓住我,关在房间里面,要不是我福大命大,现在只怕已经被火焰给烧了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。

    请她来的,那光明圣殿请人的方法还真是特别。

    站在圣灵身后的人,愤怒的看着君慕倾,“你别胡说,圣主才不会这样,一定是你胡说!”

    妖女!

    “妖女!要再在这里妖言惑众,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!”光明圣主一向洁身自爱,更加是光明的代表,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问你们,不知道你们的回答,代表什么?”君慕倾笑道说,光明之神的信众果然个个信服,对他们没有半点的怀疑,只怕把所有的证据摆在他们面前,他们也会相信光明圣殿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闭上嘴巴,等到圣灵的开口,的确,圣主跟别人谈判,哪里轮到他们开口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这件事情要再追究下去,我神一定也会不开心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不如?不如如何?算了吗?寒傲辰,你说呢?“

    寒傲辰?不是墨傲邪?那墨傲邪去了什么地方?圣灵疑惑地看着寒傲辰,要是眼前的人不是墨傲邪,那墨傲邪去了什么地方?

    ”别的不需要,只想要圣主的一点补偿。“两人一说一和,默契十足。

    补偿?

    他们要什么样的补偿?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笑得无比圣洁优雅,仿佛他才是光明圣殿圣主,在场的所有人都呆滞在了原地,愣愣地看着他,刚才的气愤瞬间散去,心里眼里,满满的都只有那个绝美的轮廓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无语,他到底是来谈判的,还是来惹桃花的,现在别说少女,别说女人,就连男的看到他,都傻呼呼的。

    ”圣主不必惊慌,我们就两个人而已,你们这么多人拿东西对着我,害怕的人该是我们才对。“寒傲辰皱了皱眉头,脸上依旧带着优雅的笑容,嘴上说着害怕,可那一举一动,平静的笑容,哪里有一点害怕。

    寒傲辰的话说出来之后,那些人竟然呆呆地把指着他们两个的武器全部收回,他们不希望看不到这个笑容。

    圣灵脸色唰得一下,成了猪肝色,他看着君慕倾,看着寒傲辰,差点没吐血,他好不容易积累的信众,只听了寒傲辰的一句话,就乖乖的收回去,还呆滞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圣主,我只是想让你答应我,从此不再找君慕倾而已。”寒傲辰冷酷地说道,光明圣殿,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,这次光明圣殿没了,算是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教训,下次,即便是然光明圣殿和黑暗神殿开战,他也一定会杀了圣灵!

    圣灵低下头,好像是在思索寒傲辰的话,但却只有他才知道,他不想让眼里的愤怒,杀意让这些人看到,他现在都恨不得杀了君慕倾,更何况是以后,两年的时间,都已经让君慕倾成长的这么快,要是再过两年,那该到了什么样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好!我答应你!”不知道过了多久,圣灵才抬起头,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寒傲辰轻轻一笑,周围再次陷入呆滞,他拉着君慕倾的手,往前面走去,看都不看一眼面前的圣灵。

    “圣主大人可要记得现在的承诺,要是你哪天心情不好,又来找君慕倾,那下次烧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光明圣殿。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火红的身影伴随着白色的衣袍,相伴离去。

    圣灵脸上闪过一抹杀意,君慕倾联手黑暗神殿,这件事情,他一定会告诉光明之神,让光明之神来处决君慕倾。

    墨狂也抱起叶兰往回走,别人可能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,他可能认出来,他的儿子戴不戴面具,这都认不出来,那还算什么父亲。

    寒傲辰拉着君慕倾,在皇城绕了几个弯子,才往墨家的方向走去,父亲跟母亲一定吓坏了,他们回去,总要给出一个交代,不能让他们两个老人家担心。

    “光明圣殿一定不会做到。”君慕倾看着墨府的方向,冷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光明圣殿要是放过今天的事情,那就不是光明圣殿,圣光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这件事情,一定不是这样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别担心,有为夫在,还怕他光明圣殿不成,要是他敢不遵守今天的承诺,来日黑暗神殿做了什么事情,就不能怪我们。”寒傲辰轻轻一笑,眼中露出冰寒,光明圣殿要真是敢再对小倾倾如何,后果自负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不停抽搐,明明他的那么无耻,可是语气依旧温和,还有那优雅的笑容,谁会相信,刚才的话是眼前的人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傲邪。”背后响起的声音,让两人缓缓转身,就看到墨狂抱着叶兰匆匆走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寒傲辰轻声叫道,不想引起街上众人的注目,不过他这张脸,不管走到哪里,想低调,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着墨狂怀里的叶兰,眉头轻轻皱起,光明圣殿还不敢对墨家出手才对。

    “回去再说。”墨狂看到自己儿子脸上的疑惑,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,抱着叶兰大步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寒傲辰两人相视一看,都是一脸的疑惑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心里知道,这一定跟他们有关系,有什么事情还是回去再说,两人也加快步伐,大步往回走。

    到了墨家,寒傲辰拉着君慕倾走进去,仆人都好奇眼前的人是谁,这么温和的笑容,眼睛平静没有半点波澜,他们突然想起,这会不会就是他们家少爷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奴伯不确定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轻轻点头,拉着君慕倾往回走。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呆滞在了原地,这真是少爷,真是他们家少爷,旁边的就是君姑娘,也就是他们家少夫人,真是登对,他们可是看到他们手拉手回来,那也就说少爷最近就可以娶少夫人了,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熟悉的院落,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,走进这里,她就会感觉到很温暖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是不是有种回到家的感觉?”寒傲辰凑到君慕倾耳朵旁,轻声说道,眼中也洋溢着笑容,这至少是好的开始,小倾倾把这里当成家了,她可是这里未来的少夫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嘴角轻轻勾起,这里的确是有种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的目光,寒傲辰轻轻一笑,没有再说话,两人并肩跟着墨狂走去。

    墨狂将叶兰轻轻的放在床上,抬头看着自己俊美的儿子,还有君慕倾两人,那两只紧握想小手,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光明圣殿的火焰是怎么回事?”墨狂好奇地问道,心里还是忍不住惊叹,那么血红的火焰,他是第一看到,那么神奇的一幕,火焰在光明圣殿上肆意,那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这么做,一定让光明圣殿的人记恨,以后也会有麻烦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一种秘籍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火焰燃烧起的时候,施展火焰的人会很虚弱,一旦施展火焰的人死去,火焰就会瞬间消散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,如果不是血魇在,她也没有办法施展。

    那火焰太过霸道,即便她是陷入昏睡状态,可想起那火焰肆意的一幕,心里还是无比的震撼,那火焰,真是太强大,她能感觉到,那火焰比金乌火还要厉害千百倍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难怪我没有见过那是什么样的火焰,不过倾儿怎么会去光明圣殿?”圣灵又做了什么,还是说这两年,倾儿一直都在光明圣殿?

    “父亲,倾倾是被圣灵掳去的,这两年我在闭关她也没有闲着,现在的实力,比以前更厉害,要不是圣灵要不是使用诡计,想要抓住她,简直是妄想。”寒傲辰解释道,他要是不说出真相,父亲一定会很担心的。

    墨狂点点头,刚上说什么,就听到身后咒骂的声音,他心里顿时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跟你娘说,我不在家。”墨狂猛地站起来,大步往外走去,他才刚离开,叶兰就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墨狂!老娘……小倾倾……”叶兰本来是想骂墨狂的,突然看着床边站着的两个人,一下子愣住了,这边的人是小倾倾,那这个俊美的男人,就是她的儿子,

    她的儿子真好看!

    君慕倾额上垂下三条黑线,无奈地点点头,寒傲辰和叶兰不愧是亮母子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有没有怎么样?有没有受伤,圣灵那个老王八蛋龟孙子有没有对你怎么样?”叶兰双手叉腰,大声吼道,圣灵那个不要脸的龟孙子,竟然敢抓她的媳妇,简直就是找死!

    君慕倾眼角不停抽搐,老王八蛋,龟孙子,还用的真贴切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没事。”君慕倾轻声说道,就怕叶兰一气愤,直接跳起来去找圣灵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别吓到她。”寒傲辰黑着一张脸,冷冷的看着叶兰。

    激动的叶兰,看着儿子跟她家媳妇的样子,也想起自己刚才的冲动,她轻咳一声,把插在腰上的双手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小倾倾,这两年,你不会一直在光明圣殿吧?”叶兰心疼的看着君慕倾,这两年不管她有没有去光明圣殿,一定吃了很多苦,不过在这个世界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“没有,我只是刚被圣灵抓到光明圣殿,他用光明之力锁住我,我想离开,就放了把火而已。”君慕倾把事情简单化,不想在围着刚才的话题说。

    放了一把火而已,叶兰囧囧的看着君慕倾,那只是一把火而已吗?红色的火焰,金色的是金乌火,已经是火种极品,那红色该是什么样的火焰,那力量,她可是见识过了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很累了,你有什么事情,可不可以明天再说。”寒傲辰冷冷的看了一眼叶兰,在扭头看向君慕倾的时候,立马换上了一脸的柔情,那差别大的不是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叶兰痛心的看着寒傲辰,“傲邪啊,你这是有了媳妇不要娘啊!我知道小倾倾辛苦,但是你们也不能不让我们婆媳好好聊聊天。”有了媳妇就不要娘了,这点跟他老爹也太像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叶兰,婆媳……  “要是吓走了她,你帮我去找!”寒傲辰冷冷说道,小倾倾虽然不是这么容易吓走的,但是她要是再多说,他都不敢保证小倾倾在这里能待多久。

    叶兰赶紧闭上嘴巴,瞪了一眼寒傲辰,转而笑呵呵想对着君慕倾说道,“媳妇,你不会不理娘的厚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寒傲辰拉着君慕倾往外走去,这女人,怎么可以这么无耻!

    君慕倾跟着寒傲辰走出去,看着叶兰脸上哀怨的表情,露出一个笑容,顿时,叶兰脸上立马扬起了笑容,乐呵呵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现在媳妇回来了,她也不担心以后没有人说话,现在就让这小子霸占他媳妇,等过几天,她就好好的跟媳妇聊天,这真是太好了,美好的生活啊!

    “你娘真的很有意思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眼里闪过一抹伤感,前世今生,她都没有娘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我娘,那不也是你娘,未来的。”寒傲辰在后面加上三个字,小倾倾该什么时候嫁给他呢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奴伯慌张地走到寒傲辰面前,低头叫道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奴伯是很少这么惊慌,现在这个样子,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莫家的人来了,说是要找少夫人。”墨家的下人,早就在心里默认君慕倾就是他们未来的少夫人,虽然现在还是未来的,很快就是正式的,他们坚信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的看着奴伯,她什么时候变成他们家少夫人了,为什么这些人就这么确定,她一定会嫁给寒傲辰。  “去看看。”寒傲辰嘴角微微上扬,不错不错,至少不用他提醒,他们都知道小倾倾就是少夫人,做的很好,很好,少夫人,这个称呼,怎么听就怎么顺耳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奴伯开心地看着寒傲辰,他叫少爷,和少夫人真是匹配,男才女貌,天造一对地设一双。

    奴伯乐呵地在前面带路,君慕倾见奴伯没有扭头,狠狠地瞪了寒傲辰一眼,“我什么时候成你家少夫人了!”他也不跟人家解释一下,这会让很多人误会的。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少夫人,我娘叫你媳妇的时候,你也没有反对啊。”寒傲辰理直气壮地说道,要让小倾倾乖乖做他的少夫人,必须要这么做,让她冠上墨家少夫人的头衔,看那些桃花,还有谁敢接近小倾倾。

    nbp;“我那只是不想跟老人家争辩。”又不是默认,他竟然……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,下人们也有很多老人家。”寒傲辰理直气壮地说道,反正少夫人三个字很不错,小倾倾就是墨家的少夫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这些人怎么说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喏,你看我们都握着手,我可不会轻易拉个女人的手的。”寒傲辰把放在身下,紧握的双手,拿起来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一阵无语,她没有握着他,是他一直死命的拉着她的手好吧,她见过无耻的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,她要怎么解释才让能让真相大白于天下,她真不是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们去看看莫家的人想做什么。”寒傲辰从怀里那出一张面具戴在脸上,笑呵呵地说道,不再跟君慕倾争辩,反正不管怎么样,她都是墨家的少夫人,这是不能改变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瞪了一眼寒傲辰,没有发现自己心里其实没有那么排斥那三个字。

    留在皇城的莫家一脉家主,也就是莫雪兰的父亲,静静的坐在大厅的贵宾座上,神情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两年前,他的女儿莫名其妙的死了,光明圣殿的人说,是君慕倾做的,可两年后,光明圣殿又说,神告诉他们,君慕倾并不是真凶,真凶另有他人,他听说君慕倾来了皇城,就立马赶过来,他一定要知道,是谁杀了他女儿。

    要是让他知道,是谁做的,莫家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,一定不会。

    “莫家主,我们家少爷和少夫人来了。”奴伯笑呵呵的说道,还在沉静刚才的喜悦,少爷找到少夫人,是一件多么值得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少夫人?

    莫少远抬头看去,就看到寒傲辰,手里拉着一个红发红眸的女子,他们并肩走进来,他立刻感觉到一股强劲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君慕倾?”莫少远疑惑地看着那个红发红眸的女子,墨家少夫人,墨傲邪什么时候娶妻了?

    “你找我,是想知道两年前你女儿被谁杀了,我可以告诉你,她不是我杀的,而是光明圣殿,不管你信不信,我已经告诉你。”君慕倾冷冷说道,这件事情的确该有一个了断,光明圣殿让她背了两年的黑锅!

    “光明圣殿!”莫少远瞪大眼睛,脸上扬起了气愤。

    光明圣殿,是他们杀了他的女儿,他们竟然还敢说是君慕倾杀的,光明圣殿实在是太不要脸,这件事情,莫家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,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家主!

    “我没有必要骗你,现在告诉你,只不过本姑娘,不想替人被黑锅,要是你们莫家的人不相信,或者是想要来找我报仇,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。”笑话,给人家背了两年的黑锅,她已经够憋屈了,莫家的人要是找她报仇,她还要忍耐,她就不是君慕倾!

    莫少远微微一愣,看着君慕倾眼中的寒光,他心里竟然会发颤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,莫少远心里还是有些庆幸,当初并没有立马派出人,让人去追杀君慕倾,否则今天他们就不能好好的坐在这里说话,只怕他一来,就被君慕倾给杀了。

    “看在莫相守的份上,以前的事情,我不跟莫家计较,不过,莫家家主,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,刚才的话,你也听到了,希望你也记住。”莫家这些年没有追杀她,一定跟师父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她也看在师父他老人家的份上,放莫家一马,要是他们不分青红皂白,那就不能怪她。

    “相守大人!”难道传来的消息是真的,君慕倾拜相守大人为师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莫家家主还有没有什么事情?”寒傲辰冷冷问道,既然小倾倾都说不跟他们计较了,那就算了,不然这些人,他一定不会放过,敢让小倾倾受委屈。

    莫少远立马回神,赶紧说道,“没有了没有了,是莫家误会君姑娘,以后君姑娘有什么是事情,只要派人到莫家给个消息,莫少远一定全力相助。”这毕竟也是他们家欠君慕倾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没有想到会得到莫家这么大的人情,她轻轻一笑,“莫家家主既然这么客气,那君慕倾也不防告诉你一个消息,你们不是一直在找莫雪魅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魅儿的下落!”莫少远赶紧问道,莫雪魅已经消失了几年,一直都没有她的下落,君慕倾

    居然她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知道一点,不过你要是想知道真相,就应该去问光明圣殿圣主,他比我更加了解。”一个光殿被魔兽踩平,不算什么,一个光明圣殿被烧了,也不算什么,要想将光明圣殿在这个世界上消失,不再存在,就要把他们的真实的一面,告诉天下,倒时候她倒要看看,光明圣殿,还是不是有那么多人崇敬!

    圣灵即便是答应过寒傲辰,她才不会相信,圣灵就不会因为这样就算了,有些事情有备无患,还有一句话叫先下手为强,既然光明圣殿不客气,那她又何必客气。

    “又是光明圣殿!”莫少远的脸色已经非常差了,光明圣殿就这么针对他们莫家,先是莫雪魅,又是莫雪兰,光明圣殿要跟莫家为敌不成!

    既然光明圣殿不客气,那他们莫家就更加不会客气。  “有什么事情,你还是去问光明圣殿,今天她累了。”寒傲辰冷冷地说道,这天又快亮了,小倾倾还没有休息,这些人一点都不自觉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我就先告辞。”莫少远立马说道,墨家少夫人,墨傲邪有君慕倾,墨家多了君慕倾,那就是如虎添翼,以后的墨家比现在更加强大,说不定以后连皇城项家,也比不上墨家。

    莫少远心里想的,寒傲辰从来就没有想过,他要娶小倾倾,也跟墨家没有关系,这些都是他们想多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去休息了。”君慕倾挣开寒傲辰的手,往她上次住的房间走去,的确是很累了,她还要看看元素空间,刚才的事情过后,她感觉身体比以前松了一大半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君慕倾往前走去的背影,没有跟上去,她的确是累了,让她去休息休息也好,他也有一点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君慕倾回到房间以后,看着一尘不染,摆设跟以前一模一样的房间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她走到床上,闭上眼睛,探究着元素空间,原本深蓝色的元素空间,此时竟然变得通红,见整个元素空间照亮,而那个小黑点也越来越大,君慕倾皱了皱,眉头,她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究竟是个什么东西,好像她每次激发出一些潜能,那个小黑点就会大一点。

    “吱!”尖锐的声音让君慕倾猛地睁开眼睛,就看到怀里的小东西,她这才记起来,这个是在炼器冢的小白鼠。

    “你也感觉到了吗?”君慕倾伸出手指,点了点小白鼠,难道它也感觉到了,小黑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这就是让魔兽听她号令的原因吗?那为什么小黑点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体里面。

    “小倾。”血魇虚弱的声音在空间响起。

    “血魇。”君慕倾开心的叫道,“你不是沉睡了吗?现在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要沉睡了,不过在沉睡之前,我要告诉你,你身体里的并不是什么小黑点,而是能感染魔兽的力量,这应该只有魔兽才有的,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力量寄居在你的身体,可能你眼睛头发变成红色,就是因为这个力量。”它刚记起这件事情,难怪它会感觉在契约的时候,那平等的契约,会有一些不一样,就是因为这力量。

    “嘎?”君慕倾立马看着自己身体里面的小黑点,这个东西,能感染魔兽,那魔兽晋升,不就是因为她,但是也很奇怪,只有幻兽能晋升灵兽,灵兽以上,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那它待在我身边也有几天了,为什么没有晋升?”君慕倾看着手里的小白鼠,要是说那力量,跟魔兽有关,那眼前的魔兽,就应该也能晋升才对,现在是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你自己的力量,好好研究,我先去睡觉了,没有什么事情,不要来打扰我。”血魇傲慢地说道,就连不知道,都说的那么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君慕倾黑着一张脸,这魔兽也太不负责了,什么事情,就是说一半,然后再来一句,他也也不知道,就走人了,什么态度啊,血魇到底是什么魔兽?

    “吱!”小白鼠再次叫道,叫的声音跟吱吱的很像,却没有它的那么多情绪,它也只会一声,吱!君慕倾还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,只知道,它在吱,现在炼器比试应该开始了,该死的吱吱,什么地方不好待,跑到矿石里面去。

    现在她又不在,要怎么把它赢回来,不管了,管他是谁赢了比试,吱吱她是要定了!

    “吱!”小白鼠见君慕倾不理会自己,再次叫了一声,小小的眼睛

    睁大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就算叫的再厉害,我也不知道你再说什么。”君慕倾拿着小白鼠,随手就扔到一边,眼睛再次闭上,看着红色的空间元素,她还有金乌火的金色光芒,心里还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她凝神静气,周围的元素就源源不断的往元素空间里面涌去,同时君慕倾也发现,这些元素,都是被小黑点给吞噬了,其它的几种元素,连一点都没有碰到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小黑点,有些无奈,一直这么下去,那其它的元素喷不到元素,那她要怎么晋升,她已经停留在技尊师很久时间,一直没有契机晋升,现在元素还被小黑点全部吞噬,那她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晋升?

    不过有小黑点在,元素好像也能更快的攒她的身体,她也比以前更加容易吸收到空气中的元素。

    就这样,君慕倾静静闭上眼睛,把一切隔绝在外,不知道外面的事情,而外面的人也不知道里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傲邪,倾儿这是怎么了?都一个月了,怎么还在里面,难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罗塞好奇的看着紧闭的房门,倾儿都进去一个月,什么都没吃,什么也没说,更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傲辰慵懒地坐在凉亭里面,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,“我还没说,你带这么多人来我家里,想做什么。”他们不过是回来家里几天,这些人就追过来了,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,知道小倾到了皇城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怎么说话的,这是小倾倾的师父,要客气点。”叶兰笑呵呵的跟战翅聊着天,心里也一阵鄙视,这师父当的……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不用客气。”反正他都习惯了,他的宝贝徒弟对他也不是那么客气,让徒婿对她客气,他都已经不奢望了。

    不过那个光明圣殿,狗屁!他妈的!敢对他宝贝徒弟出手,把他宝贝徒弟抓到这里,还不告诉他们,要不是那光明圣殿被他宝贝徒弟烧了,他一定要把那里弄的乌烟瘴气!

    战翅想想都觉得非常非常气愤,光明圣殿,这梁子他们结下了,下次看到光明圣殿的人,直接揍,不用太客气!

    “伯母,你这是太客气了,就他还师父。”项羽摇摇头,现在他们每天都往墨家跑,就想看看君慕倾什么时候出来,再过一段时间,阴月城的比试就要开始了,君慕倾要是还不醒来,那就要错过了。

    战翅眯起眼睛,看着项羽,凑过去轻声说道,“我不像,不知道谁像?”这小子,一路上,可没少跟他唱反调,真是越来越大胆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”项羽笑道,就算是有,他也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“切!”战翅丢过来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霸嚣站在君慕倾的门口,心里也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就闭关了,一闭关就一个月,主人说过要去阴月城,她再不醒来,很快又一个月要过去,到时候要去,时间上也不够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。”闪电嘀咕地说道,主人现在还在里面,就算他们每天守在这里,那也没用,反正姑娘没出来,就是没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主人怎么样了?

    “等她一起去阴月城。”蓝枫轻声说道,他们把一切事情处理好,就是为了去阴月城,随着时间越来越进,倾儿也应该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到担心,她是一定要去阴月城的。”寒傲辰冷冷地说道,君慕倾不去阴月城,那赤君也不可能回去,所以她一定会去,也会将君洛帆打败。

    “吱吱那家伙还在睡觉呢?”项羽凑到寒傲辰面前,那家伙真是太可爱了,不过从矿石里面出来之后,就每天睡觉,也不知道它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比光明圣殿带走之后,它就醒来了,然后冲破矿石,大摇大摆的走到闪电面前,爬到他脸上,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说到吱吱,闪电就气愤不已,那家伙一醒来,就找到他,然后爬到他脸上睡觉,做兽也不能这么过分,实在是太过分了!

    “那家伙要是醒了,我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所有人好奇的看着闪电,他想怎么样?

    “我一定教育好它!”异灵兽啊,就算它不是主人的宠物,那也非常非常的厉害,一道闪电过来,那就很恐怖的,天罚都没有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要对它怎么样。”戏谑的声音响起,紧闭了一个月的门,终于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”

    “倾儿!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

    “姑娘!”各种惊喜的声音响起,看到那赤红的身影,脸上都露出一抹幸喜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,吱吱呢?”君慕倾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吱吱,那个吃货,除了吃,她还真不知道有什么用,对了,还有就是捣乱。

    “在傲邪房间里面睡觉,君慕倾,你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?”项羽走到君慕倾面前,好奇的问道,都闭关一个月了,还以为她晋升了才出来,幸好没有晋升,不然他们又要一番惊颤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还有一个月阴月城的比试就要开始,我们也该是时候去阴月城了。”她也要看看那个君家家主,到底是不是狼心狗肺!

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看你,都有些迟疑,最后寒傲辰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小倾倾,这个,我跟你说,你不要太激动,我们前几天得到消息,听所君家家主,派人到芙水镇去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派人去芙水镇!”君慕倾眼睛眯起,身上瞬间沸腾出了杀气。

    所有人吞了吞口水,纷纷后退一步,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,他们还是离远一点好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寒傲辰,她知道他能瞬间到芙水镇,不管怎么样,她都要赶在那些人之前到家里,她倒要看看君家家主,到底有什么目的,把主意打到大哥的身上。

    寒傲辰点点头,拉着君慕倾往门口走去,脚步越来越快,最后他们只看到一个残影,寒傲辰和君慕倾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去,我们去阴月城就好。”霸嚣冷冷说道,现在主人更加不会放过阴月城的人。

    “现在也只能这样了,不过那君家家主到底有什么目的,为什么要去芙水镇?”夏竹青好奇地问道,当初把他们赶走,现在又要派人去芙水镇,说没事,谁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去了不就知道了。”蓝枫轻轻一笑,眼睛眯起了一个笑容,将那冰寒隐藏在笑容之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各回各家,明天去阴月城,这日子过的,很的是很充足啊。”战翅站起来,伸了个懒腰,叹息地说道,有多久他的生活没有这么充足过了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收拾的一幕,火灵儿站在一旁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霸嚣看到或灵儿的模样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该不该去。”火灵儿扯出一抹笑容,她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去。

    这些天她看到的君慕倾的生活,但是她还是想跟在她的身边,甚至是比以前个更加希望跟在君慕倾的身边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该不该的,跟在主人身边,连这点耐心都没有,那你就不用想了,去收拾东西吧。”霸嚣冷冷说道,火灵儿其实还是有天赋的,主人让她考虑,就一定是有她的主意,他们还是不要多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火灵儿点点头,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一向自信满满的她,这些天来,看到君慕倾的生活,竟然变得不自信了,她不自信君慕倾会留下自己。

    霸嚣看了一眼火灵儿,转身离开,火灵儿看着霸嚣远走的背影,陷入深思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就别担心了,君姑娘一定会留下你的。”小倩安慰着说道,其实她都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安慰我,因为你都不知道,还有,我已经不是小姐,以后你就叫我灵儿就好了。”要跟在君慕倾的身边,这只是第一步而已。

    小倩点点头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小姐,不对,灵儿又不一样了,这都是君姑娘的功劳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