翠绿的竹条在风中摇摆,微风轻轻抚过,竹叶伴随着竹条轻轻飘舞飞扬,地上掉落的枯叶,旋转飘起,仿佛是在应和竹条,跟它们一起飞舞在风间。舒睍莼璩

    白色的身影在竹林中闪过,只看到一抹残影,等人站定了以后,冷冷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出来!”

    圣光赶紧走出来,身后还跟着君优君越两父子,看到来人,三人才慢慢走上去。

    “圣主。”圣光轻声叫道,圣主来了就好,要是圣主没来,他还有点担心,要是墨傲邪跟着君慕倾来了怎么办,毕竟圣主曾经有过命令,谁也不能对墨傲邪出手。

    “你说有个计划,能让君慕倾跟我去光明圣殿?”圣灵慢慢转身,冷冷地看着圣光,希望他是个好办法,能让君慕倾跟他去光明圣殿。

    君慕倾,樱地光殿的事情,是不是她干的,鬼都不信,让圣光去请她,她居然不知好歹,要不是光明之神说要见她,君慕倾早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哪里会出现在炼器冢。

    圣光走到圣灵身边,双手负在身后,“圣主,君慕倾很快就会来这里,到时候,你就可以让带她去光明圣殿,她一定打不过您。”强行将君慕倾带走不就可以了,以前他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个好办法,不过,你可以确定君慕倾回来吗?”圣灵点点头,就算这个办法可行,君慕倾不来,那又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“不用猜测了,我已经到了。”火红的身影在翠绿的竹林中飞过,一个闪身,君慕倾已经出现在几人的面前,身边还站着一个黑衣带银色面具的少年,正冰冷的注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当真敢来。”圣光笑道,他就说关于君离的事情,君慕倾一定回来,不管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不敢的。”君慕倾冷淡的注视着前面的四人,这件事情,还是跟光明圣殿扯上关系,还有君优父子,他们联手光明圣殿,这件事情要是传到君家家主的耳中,只怕后果很严重啊。

    “墨傲邪!”圣灵冷冷地看着墨傲邪,他不是在闭关吗?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还是跟君慕倾在一起,难道这两年,他都是跟君慕倾在一起,这怎么可以。

    “多谢圣主的记挂。”墨傲邪不冷不淡地说道,他在小倾倾身边,是那么正常的一件事情,偏偏他们这么奇怪。

    圣灵冷哼了一声,君慕倾这个妖女,三番四次勾引他的继承人,她以为这样,就能让光明圣殿不追杀她吗?不可能,她只会死的更惨,等她见过光明之神以后,那就是她的死期!

    “光明圣殿用这种方法让本姑娘出来,不知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不过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,我先告诉一下几位,以后做事情之前,不管你们用什么理由,就是不可以借我父亲的名字,否则,他们就是最好的例子!”金色的火焰瞬间出现在圣灵圣光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赶紧转身躲过,不过他们身后的君优君越就没有那么幸运,瞬间就被金乌火给吞噬,连恐惧的表情都来不得及露出来,人就被吞没在金乌火中,再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圣灵被君慕倾的这个举动可气的不轻,他握紧拳头,目光阴霾地看着君慕倾,给她三分面子,君慕倾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是吧,好现在他就让她知道,得罪光明圣殿的代价。

    白色的身影飞过,圣灵已经出现在君慕倾的面前,他刚伸出手,但另外一只手比他的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寒傲辰挡住圣灵攻击,白色的光芒出现在手上,圣灵目光一阴,转而去攻击寒傲辰,寒傲辰立马后退一步,圣灵立马跟上去,眼中闪烁着很重的杀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见圣灵跟寒傲辰的攻击,并没有马上冲上去帮忙,圣灵是跟寒傲辰打起来了,可眼前还有一个圣光。

    自从芙水镇以后,君慕倾就没有跟圣光交过手,也不知道他的实力怎么样,不过,看他镇定自若,还有光明圣子的身份,他的实力也不能小看,说不定什么时候被他放暗箭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现在就算算我们之间的一切。”圣光原本平静的脸上,突然露出一抹冷笑,白色的光芒从他身体闪出光芒。

    君慕倾并没有遮住眼睛,但是心里却涌出一抹不安,就在她晃神地瞬间,白影闪过,原本的圣光,竟然变成了圣灵,他伸手,立马出现光明之力,它们环绕在君慕倾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!

    他们两个互换了身份!

    君慕倾错愕的抬头看着和寒傲辰对持的圣光,圣光的实力,怎么可能跟寒傲辰匹敌,这……

    “君慕倾,别想了,光明之力能将他的实力短时间变强,墨傲邪现在跟圣光,是不相上下,而你,君慕倾,被光明之力关住,就永远也别想出来!”说完,圣灵托着光明之力,快速将君慕倾带离竹林。

    寒傲辰对狂这圣光,不禁在心里狠狠的啐了一声,真是卑鄙,圣灵竟然利用光明之力,改变他跟圣光的样子也就算了,竟然还让圣光的实力在段时间的凝缩,跟他匹敌。

    “哼!墨傲邪,君慕倾现在已经走出了很远,你追不上了,她很快就会变成光明之神的祭品!”圣光阴沉一笑,很快君慕倾就死了,让他墨傲邪伤心欲绝,那肯定就是人生最开心的事情,对别人说可能不是,但是对他来说,那就是。

    寒傲辰目光一寒,光明之神的祭品!

    黑色的光芒寒傲辰身上散开,墨色的眸子,显得更黑了,“那我,就送你去见光明之神,顺便告诉他,要是他敢动君慕倾一根汗毛,那他也别想当光明之神!”

    圣光轻声一哼,他应该狠狠的呸墨傲邪的,将光明之神推下,就凭他墨傲邪!

    可墨傲邪身上散发出的力量,竟然连现在的他都感觉到几分畏惧,惧意从心底散发出来,身体更是已经打颤。

    墨傲邪!墨傲邪身上怎么有这么强大的力量!

    狂风突然在竹林中吹起,轻抚的竹条,被强劲的狂风吹拂,不少的竹子被吹断,但是这并没有结束,一股黑色的力量在黑夜中缓缓升起,即便现在是晚上,但是还是可以看到,而且很明显,这黑色,比夜晚的黑,更加浓郁,让人畏惧恐慌。

    黑夜中弥漫着沸腾的杀气,浓郁的黑暗气息在空中涌动,冲击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竹子更是被连根拔起,消失在那浓郁的黑色当中。

    强劲黑色的力量,凝聚在寒傲辰手上,他狠狠将力量打出,黑色的力量变成一道光芒,飞进圣光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圣光恐慌后退一步,这是……这是黑暗之力!墨傲邪身上有黑暗之力!那他就是黑暗之神的人!

    寒傲辰脸上的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,他优雅地走到圣光的面前,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,比圣光更像是光明圣殿的圣子,但那一双如墨的眸子,却如同万年的冰窖,冰冷寒霜,让人心生恐惧,那如同地狱夺命修罗。

    圣光看着穿过自己身体的黑暗之力,指着寒傲辰,脸上露出惊慌,“你……你是……黑暗……”圣光的话还没有说完,整个人被黑暗所吞噬,最后消失。

    去光明之神那里告状,不,寒傲辰怎么会傻傻的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光明之神,圣光被黑暗之力吞噬,已经变成黑暗中的养料,别说他不能去光明之神那里告状,就连以后,都不能看到光明之力,只能永远待在黑暗之中,变成黑暗的养料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都没有看圣光一眼,闪身离开竹林,往圣灵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圣灵要是敢伤害君慕倾一根汗毛,那下场,绝对比圣光惨上千百倍,而且也更加的痛苦!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地方,无奈的看着周围的光芒,圣灵为了她真是好大手笔,单单是用光明之力把她锁住也就算了,最后还用空间轴把他们送回了光明圣殿,为的就是不让寒傲辰这么快赶来。

    这次的阵仗,可以看的出来,圣灵非常想杀自己,为了杀她,把珍藏多年的一切都拿出来,就为了抓她。

    做光明之神的祭品,她君慕倾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吗?圣灵也太小看她了,她君慕倾从来就不是善茬,现在圣灵是请她君慕倾容易,想送走她,那就会很难很难!

    君慕倾盘腿坐在床上,圣灵虽然想杀她,那总得找个好点的理由,而祭祀光明之神就是最好的理由,他们得让人们信服,相信光明之神的真的需要人祭祀,而这个人就是她这个红发红眸的人。

    不用说,她都知道圣灵会找什么理由来杀她,想杀她?君慕倾冷冷一笑,想她的人何止他圣灵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次你太大意。”血魇酷酷地说道,要不是掉以轻心,她也不会被人这么容易抓住。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君慕倾点点头,她这次是太大意,圣灵跟圣光两个人互换过来她没有发现也就算了,但是她连圣灵的偷袭都没能躲过去,那就是太不应该。

    “血魇,我知道错了,那现在要怎么离开?”君慕倾平静的问道,她已经知道错了,这样的错误,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在犯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能依靠我的力量冲破这里。”血魇慵懒地说道,这区区光明之力,就想困住它血魇的契约者,那也太小看它。

    “你的力量恢复了吗?”君慕倾有些担心,它现在正需要的力量的时候,要是依靠血魇的力量,那它不就是又要晚点才能记起一切,找到自己的亲人。

    血魇撇了撇嘴,傲骄地对君慕倾说道,“这区区的光明之力想困住我,还那么容易,你是我的契约者,被困在这么一点点的光明之力当中,我也会丢人的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血魇,又是区区的光明之力,她给它丢人……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走,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受鸟气!”光明圣殿敢这么对待它的契约者,一定不给他们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睁开眼睛立马站起身。

    血魇的声音在心里响起,“现在你跟这我念,记住一定要凝神,中间不能出一点岔子,老子竟然受光明圣殿的鸟气,老子一定要烧了这里!”血魇一口一个老子,叫得无比惨况。

    君慕倾摸了摸鼻子,冷淡的说道,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咬破手指,运用起你的金乌火的力量。”血魇严肃地说道,心里也有些担心,这一招是不得以而为,希望小倾能顺利度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按照血魇的话,咬破手指,闭上眼睛,意识探进元素空间,去碰触这金乌火,她惊奇发现,金乌火这次很听自己的话,不知道它是不是感觉到了危险,才会乖乖按照君慕倾的吩咐行动。

    “跟着我念,以吾之血,金火涌潮,焚烧天地,血舞神焰,火焚!”

    “以吾之血。”冷冷的四个字吐出来,闭上眼睛的君慕倾,惊讶的发现,刚才在手指上的血滴,竟然到了元素空间,环绕着金乌火飞动。

    “金火涌潮。”她继续念道,金乌火瞬间燃烧了整个空间元素,而刚才环绕金乌火燃烧的血滴,竟然在一寸一寸融进金色的火焰当中,没渗进一点,那金色的火焰,就红艳一分,直到最后血液彻底融进金乌火中,而那金色的火焰,竟然变得如血一般,整个元素空间仿佛被鲜血染红一般。

    血魇紧张的看着如血一般的火焰,表情变得更加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焚烧天地。”

    四个字出现之后,君慕倾只感觉身体里面有爆炸声音响起,而在这个时候,元素空间的火焰,如同漫天的烟火一样,落在身体血脉的各个地方,流动的血液,瞬间变成了如血的火焰,红的妖娆。

    紧闭双眼的君慕倾,只感觉身体快融化了一样,身上冒出豆大颗的汗珠,将红色的衣服渗透,她咬了咬牙,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血舞神焰。”血和如血的红焰在身体里面不同的转动,就如同凤凰在九天飞舞,仰首长啸,用它华美的翎羽抚过一片一片的白云,将自己的强者之气,霸道张扬,而此刻君慕倾的身体,就变成了血焰奔腾的“天空”,它优雅华丽地流过君慕倾身体的每一个地方,仿佛是在霸道的宣布,这些地方都是它的。

    突然,血色的火焰,一改之前的柔和霸气和优雅,一下子,如同排山倒海一样,在君慕倾身体里面翻江倒海,君慕倾此时就像是大海上弱小的竹筏,没有支撑点,也不知道尽头在什么地方,她更加抓不住更多的支撑点,只能任由狂潮在身体涌动。

    血色的火焰,再次涌起了**,时而如同凤凰霸嚣张狂,时而如同汹涌的狂潮,在身体不停涌动翻滚,将君慕倾身体都翻动,像是想将她身体榨干撕裂,一点血液都不给她留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踉跄地后退一步,她靠在光明之力上,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的血丝,整身体的血液就像是被刚才的血焰给吞噬完了一样,这个时候要有旁人在,一定会被吓死,因为,她看上去,的确一点都不像是人。

    “小倾,要坚持下去,还有最后一步!”血魇大声说道,就怕君慕倾没有听到,让火焰吞噬全身的血液,也只有君慕倾敢这样。

    bp;圣灵要在这里,一定会吓傻眼,然后说君慕倾是疯子,最疯狂的疯子!

    朦胧中的君慕倾,好像是听到了血魇的声音,她听不到血魇在说什么,只是艰难地点点头,忍住那全身的不适,苍白的唇瓣缓缓张开。

    “火焚!”简单的两个字,几乎用尽了君慕倾所有的力气,而就在这时,原本在身体翻滚沸腾的血焰,猛地冲出君慕倾的身体。

    血焰就像是被囚禁千年的凶手,直接冲破天空,困住君慕倾的光明之力,早在火焰冲出的瞬间,冲击的连粉末都没有剩下,没有了光明之力的支撑,君慕倾犹如一片从树上掉落的树叶,到在那一片血红之中。

    在这血红的世界,她纯洁的像是一个白瓷娃娃,仿佛轻轻一碰,就会变得粉碎。

    血红的火焰从关君慕倾的房间里面瞬间散开,将这里的这个房间烧的连灰尘都没有剩下,一个赤红的身影在血红的世界走过,轻轻抱起地上昏迷的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烧尽这里,一点都不要留下!”霸气,猖狂,高傲的声音响起,

    血红的火焰像是得到了多大的解放一样,兴奋的往四周散去,只是那么一眨眼间,洁白无垠地光明圣殿,就燃烧起如同鲜血一样的火焰。

    火焰如同千军万马一般,凶猛的冲出去,将光明圣殿全部包裹上红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红色的火焰将不仅仅将光明圣殿照亮,还有整个皇城的上空,都陷入了一片火红,轰动的一幕,不比上次那金色的火焰差。

    墨府很快就出现了动静,墨狂和叶兰大步走出来,看着光明圣殿那边。

    “狂,你看看,不知道是谁做了一件这么好事情,把光明圣殿都给烧了!真的解气啊!”光明圣殿早就该烧了,留到现在,她很早以前就看不顺眼,一直想烧,但是她不是火元素,也怕给皇帝惹麻烦,就一直没有动手,没想到现在竟然被人烧了。

    “你啊,就知道解气,不觉得这火焰有些诡异吗?”普通的火元素,不是这种火焰,就算是玄火,紫火,地火,天火,甚至连金乌火凤凰火,也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被你这么一说,是有那么一点感觉不一样,你说这会是谁干的?”叶兰疑惑的问道,要是没跟光明圣殿有仇,谁也不会连光明圣殿都给烧了啊!

    这一幕,还真有点熟悉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“老头,你说会不会是小倾倾做的?”叶兰小声说道,这一幕跟两年前的好像,可是他们都已经两年没有看到小倾倾了啊,她儿子也闭关两年,最近才出关的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说,我们先去看看。”墨狂轻声说道,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君慕倾做的,不过看这动静,很像,非常像。

    “嗯”叶兰点点头,两人匆匆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皇城内一片喧哗,所有人都惊奇的看着这一幕,要知道,这红色的火焰,并没有蔓延开,只烧在光明圣殿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这一定是神的指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神的指示,说不定是神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光明圣殿信众都纷纷跪下来,就怕光明之神突然出现,也同样惩罚他们。

    看着街上的一切,墨狂叶兰摇摇头,不步伐更快。

    神的指示,狗屁指示!

    这惊天动地的一幕,瞬间惊动的皇城所有人,这比两年前的那一幕更加的惊颤,更加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皇城所有人看到这一幕,都纷纷后退,那强劲霸道的力量,让他们心里畏惧不已,连看都不愿意看到这如血的火焰。

    血色的火焰烧红的光明圣殿,同时也烧红了整个天空,接天连地的火红,仿佛是在霸道的宣誓着什么,而此时别说是万家灯火,就连火元素都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也只有拥有火元素的人才能感觉到,他们身体里面的火焰,在看到那如血的火焰之后,不是惊颤,更加不是膜拜,而是瞬间逃窜,不敢去面对这个火焰。

    圣灵带着光明圣殿十大长老,匆匆逃出了光明圣殿,洁雅被牢牢的保护在他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!这是怎么回事!”圣灵眼看着光明圣殿被红色火焰焚烧,除了他们,后面是

    一个人也没有留下,他也维持不了以往在皇城众人面前的圣洁优雅,淡然,相反的,他无比的惊颤,还有暴戾。

    “圣主!”圣辉身体不小心在沾到一点血红的火焰,全身立刻燃烧起熊熊大火,他拉住身边的八长老,八长老也瞬间被火焰吞噬,连灰烬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圣灵看着这样的火焰,瞪大双眼,看着血红的火焰,脑中闪过一双同样血红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君慕倾!”是她,一定是她!一定是她!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圣灵大声吼道,一定没错的,一定是君慕倾,一定是君慕倾!

    君慕倾!

    剩下的八大涨到都看着圣灵,君慕倾什么时候又回到是皇城,他们怎么都不知道,她为什么会焚烧光明圣殿,难道是为了两年前的事情,可是这,她,君慕倾,短短的两年怎么会变得这样的厉害!

    跑来看发生什么事情叶兰,听到君慕倾三个字,立马跑上去,揪住圣灵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什么,什么君慕倾,你给老娘再说一遍!”叶兰心里涌起了一阵恐惧,君慕倾,怎么可能是君慕倾,小倾倾怎么会在这里,她不是消失两年,怎么现在又突然消失,还是说这两年,小倾倾一直是被光明圣殿囚禁!

    “说,是不是你,是不是你干的,我媳妇还在里面,你为什么站在这里,害死了媳妇,我告诉你,圣灵,我们墨家跟你没完!”叶兰赶紧松开圣灵的衣领,提起衣裙就往里面跑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墨狂赶紧拉住自己的爱妻,看着自己的身体,无奈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兰儿,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火焰,你先别进去。”不是金色的火焰,也不是白金色的,不是金乌火,也不是天火,这究竟是什么火焰,为什么如同血液一样!

    叶兰不停的拍打着墨狂,“你个老东西,快放开我,里面的是我的宝贝媳妇,我告诉你,要是我媳妇出了什么事情,我跟你拼命!”那是她的媳妇,小倾倾一定不能有事。

    “你先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进去!”黑色的身影没有任何阻拦的跳进火里面。

    “傲邪!”

    “傲邪!”

    “傲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满意了,儿子媳妇都在里面,你放开我,我要去救他们!”叶兰变得更加的激动,那是她的儿子媳妇,她一定要去救!

    圣灵踉跄地后退一步,看着寒傲辰消失的背影,脸上露出一抹绝望,墨傲邪,竟然为了一个女人,不顾一切,现在连自己性命不也要了,君慕倾就真的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君慕倾!

    她先是毁了自己的光殿,现在有是光明圣殿,今天就算她不死,他也不会让君慕倾活着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洁雅从昏迷中醒来,听到君慕倾三个字,瞬间清醒,“君慕倾?君慕倾在哪里?”洁雅激动的摇晃着身边的长老的手臂,是君慕倾来了,她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圣灵阴狠的看着洁雅,养这些人,都是白养了!

    洁雅才发现,原来圣主就在她身边,而且,他们很远很远的地方还燃烧的大火,突然洁雅瞪大双眼,那个地方不就光明圣殿,光明圣殿怎么烧起来了,这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墨狂一记刀手,从叶兰脖子上打下去,激动的叶兰就昏睡了过去,“你要相信,孩子们不会有事情的。”圣灵会这么激动,说不定这场大火就君慕倾放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既然能放火,那她就一定会没事,傲邪……有君慕倾在,也一定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走进血焰中之后,就立马用黑暗之力把全身包裹,可是黑暗之力还没有出现,就已经被烧的粉碎,黑色的衣服早就已经不见了,脸上的面具,也就不知道去了何方,可是这些他都不在意,他只想快点找到那个身影。

    寒傲辰不知道找了多久,光明圣殿虽然被大火焚烧着,但是,东西一直维持原样,寒傲辰知道,这一切不过只是假象而已,等到大火消散之后,这所有的一切,都会消失,到时候被说光明圣殿,就连草都不会留下一根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火焰,他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火焰,血红血红,要不是将一切熊熊燃烧,会

    让人错觉,这就是血液四溅。

    黑暗之力消失了一次又一次,寒傲辰还是不停的用黑暗中之力包裹全身,这血红的火焰,就连他都受不了,要是小倾倾在这里面,那会是怎样的有,那这些火焰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只记得君慕倾的火焰,是金色的,而这些是血红,如同人身体里面的血液一样,这种火,他都没有见过,更被说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他懊恼的到处寻找,不知道该该往什么地方找,只知道,再不找到君慕倾,他也会消失在这一片火红之中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寒傲辰在心里愤怒低吼,没有发现,一个血红是身影,手里抱着如同瓷瓶娃娃一样的君慕倾从身后走过,那个身影仿佛是没有看到寒傲辰一样,大步往外面走去,看着被烧的差不多的光明圣殿,那身影里面,发出狠狠的哼声,然后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细小的声音让寒傲辰立马转身,空荡荡的后面,让他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明明在刚才,他就已经听到声音,为什么会不见了,小倾倾要是看到他没有道理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火焰慢慢变小,身处里面的人可能不知道,可是站在外面围观的人清楚的看到那火焰,都往一个方向飞去,那里仿佛是有一种吸力,让火焰疯狂往那边涌动。

    血色火焰消失的地方,都变得空荡荡的,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,地上没有被火烧过的痕迹,却连一根杂草都没有。

    狂紧张的看着火焰一寸一寸的消失,原本信心十足模样,也变成了真正失落,但心里的深处,却还一直有一丝希望,在火焰没有消失完,那就不能说里面的人出事。

    血红的世界里面,原本在焚烧光明圣殿的血焰,汹涌的往君慕倾的身体里面涌去,原本惨白的脸色,因为血焰涌进,慢慢开始变得红润,她痛苦的呻吟了一身,赤红的眼睛,终于再次睁开,看着火红是世界,她懊恼的回想起刚才。

    “血魇,发生什么事情?”君慕倾在心里询问,“火焚”念出口之后,身体就像是被火焰吞噬,撕心裂肺的痛楚也开始蔓延,朦胧中她好像是看到了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事情,就是烧了一个小小的光明圣殿而已。”血魇虚弱地说道,语气却依旧傲骄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看着前方,她怎么忘了,血魇不管什么时候,都是小小的,区区的,好像什么事情,在它眼里,就没有强大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倾,吾的契约者,我又要沉睡了。”血魇不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谢谢。”君慕倾真诚的回答,今天要不是血魇,自己就可能已经是光明之神的祭品,她绝对不会忘记圣灵的大恩大德,她会把这些恩德全部换回去!  拿她祭祀光明之神,烧他全家又如何!

    “先别谢我,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个黑暗之力

    的小子,不顾一切地冲进来,当时我太虚弱,照顾你已经很不容易,他现在就在你左手边过去三丈的地方,快点去,晚了我不负责。”血魇的声音越来越小,直到最后空间里面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黑暗之力!

    小子!

    不会是寒傲辰那笨蛋吧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跳起来,赶紧按照血魇说的地方找去,果然在不远处,看到全身,**的半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靠!君慕倾赶紧扫视了一眼空间,看到里面都是自己的衣服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君慕倾还是从里面拿出自己伪装成赤君时候戴的帏帽,把上面的红纱撕下来,往前面扔去,刚好这时寒傲辰听到后面有动静,转过身来,就看到红色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水盾!”君慕倾立马凝聚出水盾,挡在寒傲辰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!”寒傲辰看到那熟悉的身影,本来想立马扑过去,但是看到前面的水盾,停下脚步,低头看了看自己赤、裸的全身,立马从纳戒里面拿出一条衣服,快速穿上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咳了一声,绕过水盾,走到君慕倾面前,看着慢慢消失的血红没入她身体里面。  “小倾倾,这是怎么回事?”寒傲辰好奇的看着君慕倾,这火焰,为什么会没入小倾倾的身体,她不会有什么危险吧?

    “没事,我也不知道,血魇让我跟着它念了

    几句话之后,我就感觉血液被抽干,然后就像现在这样。”君慕倾耸耸肩,她也不明白那是什么,刚才的感觉,现在全都没有了,金乌火也空间元素待着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周围血红的一片,眉头皱起,“你是说,这些都是你的血?”这是什么秘籍?他从来就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不过应该是,不然它们怎么会都流进她身体里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出去。”他拉着君慕倾的手往外走去,天空血红的火焰,也慢慢消失,原本偌大光明圣殿,连一块砖都没有剩下。

    看着远处赤红的身影,圣灵脸色大变,她怎么可能,君慕倾为什么会没事,还有那个身影,那不是墨傲邪,不,不对,应该就是墨傲邪,没有人见过墨傲邪的模样,这可能就是他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墨狂看到那熟悉的两个身影慢慢走出来,心里松了口气,他们没事就好,兰儿醒来是要怪他,他也心甘情愿。  “君慕倾,你竟敢焚烧光明圣殿!”圣灵快速走到君慕倾面前,指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冷酷地说道,“那圣主大人怎么不解释解释,君慕倾为什么会出现在光明圣殿?”烧了光明圣殿,他没烧死就应该好好谢谢光明之神保佑他。

    圣灵脸色微变,目光紧紧锁在君慕倾身上,“长老们难道要放任焚烧光明圣殿人离开这里吗?”墨傲邪怎么会这么快回来,难道他也拥有空间轴不成。

    八大长老脸色微变,看着君慕倾,慢慢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洁雅大步走到八大长老面前,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们,“长老,她是我的朋友。”他们难道又想对小倾出手吗?

    八大长老脸色微变,面对身后信仰光明之神的子民,没有停下脚步,朋友,君慕倾从来就不是光明圣殿的朋友,不然光明之神,也不会针对她,世界上有那么多人,为什么偏偏说君慕倾一个是红发红眸。

    信仰光明之神的民众,纷纷拿起家伙,走到圣灵的身后,怒指着君慕倾,“圣主,这个女人敢烧毁光明圣殿,要不要我们动手杀了她!”烧毁光明圣殿,这种人要不是拿来献给光明之神,那光明之神会怪罪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圣主,你是一句话,我们就帮你杀她!”圣灵另外一边的人也说道。

    “神的子民,你们这样,神会很感动,只不过,这件事情,是光明圣殿的事情,怎么好劳烦你们。”圣灵脸上露出天使般的笑容,心里却在得意,用光明圣殿,换君慕倾的死,也是很划算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圣主大人,不知道你们的神有没有说过一句话。”寒傲辰冷冷问道,好一个“神的子民”,简单的四个字,就想收买人心,让所有人都集体攻击君慕倾吗?

    圣灵看到寒傲辰,脸色微变,却还是淡定地问道,“请指教。”墨傲邪,既然选择君慕倾,那以后也不用对他客气。

    “神有没有告诉你们,黑暗永远与光明同在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圣灵指着寒傲辰,黑暗永远与光明同在!

    “我想圣主应该清楚,你现在元气大伤,确定要动手吗?”寒傲辰淡漠的问道,要是他不怕,就可以动手,光明圣殿需要这些信仰,黑暗神殿可不需要,一旦开战损失的,还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圣灵伸出手指,颤抖的指着寒傲辰,他竟然,墨傲邪,他是黑暗神殿的人,黑暗神殿,对光明圣殿来说,那永远是个忌讳,而他差点让一个黑暗神殿的人,管理光明圣殿。

    “能和平处理事情,我神也会很愿意。”圣灵最后也只能说出这样的一句话,要真是开战,吃亏的绝对是他们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圣灵,真不知道这些人是信光明圣殿什么东西,一口一个神,那光明之神,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问问圣主,为什么抓我来光明圣殿?”君慕倾冷冷问道,她到要看看伟大的光明圣殿,会有一个多光明正大的理由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