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君越呆愣的看着君慕倾,她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,要给君慕倾跪下吗?不,他低绝对不会对君慕倾下跪,一定不会!

    “我想君少爷应该不会忘记自己的承诺?”君慕倾走近一步问道,现在知道害怕了,刚才他不是还以为自己赢定了,拿着极品灵神器很得意的吗?现在怎么就这个样子了?

    君家人,真是可笑,君家人输了就能不守信誉吗?

    君越没有回答君慕倾,只是呆呆的看着她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他只知道自己绝对不会给君慕倾下跪,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君公子,别以为你是君家的少爷,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,要是你不守信誉,我相信,今天的事情,一定会传到君家主家,甚至是传遍整个苍穹大陆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头上仿佛出现了两只牛角,后面还挥动着两个小翅膀。

    到时候别说他是炼器方面的天才,就算再加过斗技方面的天才,只怕君家家主也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战翅慢慢走到君越面前,露出一抹笑容,“君少爷,难道你要在火岛主面前毁约吗?”啊呸!君家的人还真是不要脸,什么五大家族,输了就要认账,当初他自己说输了就要跪下来认错的,现在他输了,就不知道肯不肯跪下来了。

    君越脸色一阵惨白,昨天他说那句话的一幕在脑中回放,他咽了咽口水,惊慌的看着眼前的三人。

    不,他是不会跪的,他不是不会跪的,他也不要跪,不要!不要!

    “不,不,我不要!”君越惊慌的把自己的心里的话说了出来,他赶紧捂住自己的嘴。而这时,原本在外面等待结果的人,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,他们大步往这里走来,看到君越惊慌的模样,都纷纷好奇,难道是炼器冢的天才输了,不肯认账?

    “倾儿。”罗塞赶紧走到君慕倾面前,这场比试,最期待结果的就是他了,笑话,他怎么可能不期待,要知道,倾儿要是输了,那个君家人不但会欺负小倾倾,而且傲邪也会杀了他。

    战翅听到身后的动静,轻咳了一声,拿着君慕倾炼制的神器慢慢转身,“这个,比试是君慕倾赢了,她炼制出圣神器,而君越的是灵神器。”他得意的宣布着结果,他早就知道宝贝徒弟会赢,只不过不知道会赢的这么漂亮,真是太厉害了,太牛逼了,同时也太打击人。一个层级!

    他们有没有听错,这怎么可能,一个层级,而不是下品中品极品的区别,战翅大人的徒弟,真的有那么厉害吗?

    寒傲辰双手环胸,身后站的是蓝枫项羽还有夏竹青,他们淡然的看着君越,脸上露出一抹讽刺。

    闪电瞬间得瑟了,他就说主人会赢的吧,现在这不是赢了吗?哈!你以为自己是五大家族的就了不起吗?你以为你天赋好就很得意吗?现在是不是很后悔?不过,后悔也没用!一个层级啊,他们都知道君慕倾会赢,但是,高出一个层级!是整整一个层级!

    不是说她接触炼器没几天吗?

    所有人都来了,却不见莫相守的身影,除此之外,就连君战天的身影也不见了,看着他们慢步走来,而没有莫相守和君战天,无奈的叹口气,师父要离开也不跟她说一声,她又不是不放他们走。

    什么!除了认识君慕倾的人镇定之外,其它的人早就错愕不已,那个姑娘赢了,君越输了,不过惊讶过后,他们都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这姑娘是战翅大人的徒弟,要是不赢,那不是丢了战翅大人的脸吗?

    战翅大人的徒弟会差吗?结果显示,不是,战翅大人的徒弟,比某些沾沾自喜的人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“天!她才十三岁!”有人更是将年龄石拿出来,当他们看到年龄石上显示的年岁,那叫一个惊颤不已。

    什么!十三岁!

    “靠!十三岁的奶娃娃都有这么厉害,那我们是不是该去撞墙!”

    “什么奶娃娃,这是天才,天才!你懂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说的什么话,你见过奶娃娃是这样的吗?不懂就不要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知道君越会不会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的年龄暴出之后,人群中就是一阵沸腾,毕竟十三岁能练出圣神器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眼前人的的确确是做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周围,奶娃娃……她已经十三岁了,什么奶娃娃……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哗然,君越心里开始惊慌,炼器冢上,不管你是什么人,只要你练出的神器等级高,那就决定了在众人眼中的地位,现在君慕倾练出圣神器,等级比他的要高,这些人一定不会再帮自己,一定会帮着君慕倾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君优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是君慕倾赢了,他就说,让越儿别跟君慕倾比试,现在知道君慕倾的厉害了吧,君慕倾要是这么好对付的,三年前,她就已经死了,怎么会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听他的话,为什么要逞能,君慕倾是平常人吗?君离是天才,他的儿子女儿会差吗?说不定真的是当时的测试石出现了问题也不一定,不然这么高的天赋,测试石怎么没有测出来。

    君优一脸痛心的看着君越,他这张老脸,都被丢尽了。

    火烛儿站在人群中,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她赢了,竟然是君慕倾赢了,君越还真是没用,原本以为他赢了,自己可以好好到君慕倾面前羞辱她一顿,可现在竟然是君慕倾赢了!

    风焱看着那一抹傲立在风间的身影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他就知道她会赢,她一定会赢的,君慕倾是谁,她是双系的天才,连十二级巅峰神兽都会臣服的人,还有什么事情,是她不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圣神器,还真有她的。

    看着皇城四家的公子,跟君慕倾有说有笑,反而风焱站在原地不动,火流星顿时有些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喂,焱,你不上去跟她说说话吗?既然你喜欢她,干嘛不告诉她?”火流星着急地说道,他喜欢人家不告诉人家,人家怎么知道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风焱淡淡说道,不知道更好,反正很快他就要回去做那件事情,之后,风家就再也不会为难她,这样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火流星叹息的摇摇头,真不知道焱是怎么想的,既然喜欢,那抢过来不就好了,要是他有喜欢的人,才不要跟焱一样,憋着声音不说话,就让自己跟她这么错过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在这里看吗?”火流星见风焱目不转睛的看着君慕倾,无奈地问道,又不上去跟人家说话,又站在这里,静静的看着人家的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焱静静的站在原地,他只要看着她,看着她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火流星感觉特别的憋屈,为什么要站在这里,为什么不上去说清楚,把一切说清不就好了吗?何必这样呢?

    君慕倾感觉到灼热的目光在看着自己,她一扭头,就看到风焱站在那里,她淡漠的点一下头,露出一个笑容,人情是还了,不过多一个朋友,总比一个敌人好。

    风焱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,尽管那个笑容,只是昙花一现,不过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看着君越,见他还无动于衷,也没有再说话,倒是炼器冢上的人很激动,他们让君越跪下,不然不让他离开,可能是因为炼器冢上的人觉得,他们不能失信于人,君越今天要是不跪下,那就失信君慕倾,那会让炼器冢的人都感觉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我不喜欢那个人的眼神。”寒傲辰吃味地说道,风焱竟然这么看着小倾倾,小倾倾不阻拦也就算了,还对他笑,真是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寒傲辰,这是那个温柔儒雅的寒傲辰,冰霜冷漠的墨傲邪吗?不像,一点都不像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……”见君慕倾囧囧的模样,寒傲辰再次叫道,无奈地看着前面,小倾倾他是不舍得惩罚的,不过有个人……

    “跪吧,君公子,你被让人家以为我们炼器冢失信于人。”语重心长声音响起。“就是啊,君公子,昨天很多人都听到了,只要你输了就跪下跟向君姑娘认错,大伙都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君公子,愿赌服输的道理,你不是不知道,现在,你是不是该履行承诺。”

    输了虽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,但至少也要做到不失信于人啊,说过要跪下认错,那就必须跪下,不然以后炼器冢的信誉在哪里,这件是去年刚要是传出去,还有谁愿意相信他们。

    声音一波接着一波,迎面而来,君越只感到身上冒出冷汗,脑中嗡嗡作响,只听到到处是责备他的声音,其它的,他什么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让他跪下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他一定不会对君慕倾跪下,一定不会!

    “就是啊,男儿能屈能伸,跪吧。”

    “输了还不将信誉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君家的人就可以这样吗?也不知道君家家主知道会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说比试的人是你,现在输不肯认账的人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议论的声音纷纷响起,他们都觉得君越不跪下,外人会说他们炼器冢不讲信誉,所有大家都想让他跪下,没有人同情君越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着君越的脸色,原来炼器冢的人最看重的就是信誉,也对,他们练出的神器,当然要卖出去,不然他们拿什么买矿石,要是没有信誉,以后他们卖神器也会有影响。

    不管是为了炼器冢,还是为了自己,这些人都希望今君越跪下,不会有人同情他什么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肉弱强食的世界,就是这样,要是你没有本事,就不要挑衅别人,否则不会有人同情你,因为这一切,都是自己惹出来的,即便是再大的羞辱,那也是他活该。

    君慕倾对整件事情,并没有说过什么,君越挑衅,说输了跪下,她并没有说半句话,罗塞答应下来,她不管是为了朋友,还是为了自己,还是参加了这次比试,现在君越输了,想不认账,那就必须面临所有人的压力。

    面对所有人的责备,君越看了一眼君慕倾,深吸一口气,慢慢俯下身体,跪在君慕倾的面前,他发誓,今天的耻辱,一定会让君慕倾加倍奉还,到时候,他就不只是让君慕倾跪下而已,而是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!

    君慕倾见君越跪下,并没有说什么,甚至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,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炼器冢的人见君越跪下了,所有人都欢喜的离开,火希叹口气,也离开了炼器冢。

    君越跪在地上,君优走到他面前,沉声说道,“我早就说过,让你别去招惹君慕倾。”不过君慕倾也太过分了,竟然真的让他儿子跪下,这不仅仅是在羞辱他儿子,就连他也一起羞辱了。

    君越慢慢站起来,神情阴狠地说道,“我一定会让君慕倾付出代价,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!”今天的羞辱,他一定要报仇,君慕倾敢羞辱他,他一定会让她后悔今天的所做作为。“我也会让君慕倾没有好日子过!”君优目光冰冷地说道,君慕倾敢这样的羞辱他们两父子,他一定不会让君慕倾好过,让她知道今天她做了一天什么错事。

    君越脸上露出一抹阴狠,“父亲,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“回去再说。”君优大袖一挥,转身往回走,不管是什么办法,能让君慕倾身败名裂,就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君越赶紧跟上去,现在有父亲的帮忙,君慕倾一定会死的很惨,他一定会等到那天的到来,然后好好的羞辱君慕倾。

    还在往客栈走到君慕倾,还不知道,自己已经被君优两父子给记上了。

    火希走到君慕倾身边,像是做了个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,“君姑娘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参加炼器比试?”每一年炼器冢都会有炼器比试,今年他打算提前举办。

    “炼器比试?”

    “老火,炼器比试不是还有两个月吗?你这么着急做什么?”战翅微笑这说道,即便火希不说,他也知道是为什么这老火,打他宝贝徒弟的主意,这不行,坚决不行。

    火希看着战翅,笑着说道,“我没有告诉你,今年的比试提前了吗?而且日期就在明天。”君慕倾的行踪一向是飘忽不定,要在她离开之前举办炼器比试,那就必须要尽快,谁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离开。

    靠!战翅立马走到火希面前,指着他说道,“你这老小子玩阴的,要比试可以,第一名有没有什么奖励?”让他徒弟参加不是不可以,要是什么奖励,那就算了,还不如提前离开这里,找地方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“每年不是都有。”火希白了一眼战翅,他明明知道还要问。

    “你每年都是老把戏。”战翅双手环胸,不服气地说道,谁愿意看一些老把戏,一点新花样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今年的不是,几天前我在岸边找到一块矿石,这是一块带着闪电的矿石,里面好像还有个紫色的小东西。”火希回想着几天前的东西,到现在他还猜不透那到底是什么东西。闪电矿石,紫色小东西!

    君慕倾霸嚣闪电都是微微一愣,停下脚步看着火希,该不会那块矿石就是吱吱吧,不过吱吱是怎么到矿石里面去的?

    “火岛主可以带我去看看那块矿石吗?说不定因为这块矿石,我会参加比试。”吱吱到处乱跑,这次怎么就跑到矿石里面去了?

    寒傲辰走到旁边,好奇地问道,“小倾倾,不会是你的宠物吧?”那家伙每次都会待在小倾倾的肩膀上,这次怎么就没看到了,小倾倾来炼器冢,就是为了那个小家伙?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。”君慕倾其实也不确定,说是吱吱,那也要看了才知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宠物?”火希好奇的看着君慕倾,难道那块矿石是君姑娘的宠物,这也不可能啊,要是宠物的话,怎么会选择一块矿石当宠物,他会提前办这场炼器比试,也不全部是因为君慕倾的原因,还有就是想把这块矿石给第一名,顺便大家一起研究一下,那到底是会什么样的矿石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火希,摇摇头,“我的宠物不见了,想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去看矿石吗?”火希看了一眼站在闪电身边的火灵儿,谁会知道,自己的女儿竟然会恨他,不对,甚至连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君慕倾应道,没有漏掉火希的眼神,又是那种愧疚,宠溺的目光。

    而火灵儿看到这目光,这是当做没有看到,跟身边的闪电说话,脸上还带着几分疑惑,不过身边的闪电都给她一一解释,就怕她没有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去看看。”寒傲辰立马说道,小倾倾去什么地方,他就跟着去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不去了。”罗塞挥挥手,大步往前走去,虽然倾儿是赢了,但是傲邪对他的怒气还没有消散,他现在是有多远闪多远,绝对没错。

    项羽笑了几声,立马跟着罗塞走到前面去,那个所谓的火府,他们就不去了,还不如待在客栈里面,他们现在去,不是找死吗?傲邪难得找到君慕倾,要是被他们这样就破坏了独处的时间,那以后的日子就有的受了。

    蓝枫和夏竹青也跟跟上去,表情从容淡定,看不出有什么异常,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,他们是不敢去而已。

    这都是为了以后的幸福啊!

    君慕倾瞪了一眼寒傲辰,无力的翻了翻白眼,他居然学会威胁,不过那几个家伙,威胁一下也好,不然老是给她乱答应,这次是君越,下次要是遇到个什么厉害人,不就很麻烦吗?

    最后也只有寒傲辰和君慕倾到了火府,火希带着他们走到一个房间,就看到一块带着闪电的矿石静静的放在桌子上,里面还有个紫色的小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三人慢慢靠近,君慕倾看到那紫色的小东西之后,眼中露出一抹欣喜,真的是吱吱,不过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还躺在一块矿石里面,好像,还抓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到吱吱,心里一阵了然,不用说也知道了,就是那个小家伙,所谓的异灵兽,不过好好的异灵兽干嘛躺在这么大块石头里面。

    石头本来是没有什么大的作用,石头周围的闪电,那都是因为吱吱的缘故,所以才会这样,至于吱吱躺在这里,谁也不知道为什么,也只有等赢了比试,才能够知道为什么。看了矿石以后,君慕倾和寒傲辰两个人离开火府,离开的时候,遇到了刚回来的风焱和火流星,几人打了个招呼,都分开了,当然,某位少爷,是绝对不会给人家好脸色看的。

    君优两父子回到家中,正想要怎么样对付君慕倾,眼前就闪过一道白光,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”君优严厉地说道,这个人怎么可以凭空出现?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想要让君慕倾不好过吗?我可以帮你们。”圣光优雅地说道,脸上带着圣洁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越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,心里还是有些警惕,“你是什么人?我们可不相信有人会帮我们对付君慕倾。”现在这个炼器冢上的人不帮君慕倾对付他们已经是很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别管我是谁,只问你们一句,你们想杀君慕倾吗?”圣光露出温雅地笑容,给人一种沐浴清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个当然。”君越立马回答,他当然想杀君慕倾,这个还用人问。

    比起君越,君优显得有些警惕,毕竟是有过见识的人,比儿子要稳重的多,君优看着圣光,这个人突然出现,想要帮他们,会有什么目的,他不相信世上会有人是杀人狂魔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帮我们?”君优警惕的看着圣光,这个人要帮他们,一定有目的。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只是我也想杀君慕倾而已,大家都有同样的目的,帮一下你们,也是正常的。”圣主交代的事情,必须尽快办好,可是该死的,墨傲邪竟然会在这里,要抓君慕倾回去,也不能让墨傲邪知道。

    君优狐疑地看着圣光,这个人来历不明,“你是光明圣殿的人。”突然他想起很多年前,自己也见过光明圣殿的人,就是这种衣着,出现身上总带着白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不错,现在你相信我能杀君慕倾了吗?”圣光也不否认自己的身份,他还要利用他们两个,帮他叫君慕倾出来,到时候,君慕倾就算是想逃也逃不了,圣主已经赶来这里,相信很快就回到了,只要圣主来了,君慕倾想逃也逃不了。

    君优点点头,光明圣殿的人,他好歹也听说过,他们的确是有办法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竟然这样,今晚,就帮我约君慕倾到竹林,我会在那里等她,记住,你们只要约人就好,要是你们对君慕倾出手,有什么损伤,到时候就不能怪我。”君慕倾,这次看你往哪里逃,你想逃也逃不了了。

    越立马点点头,想报仇的想法,已经让他蒙蔽了一切,不管现在圣光说什么,他都会答应,只要他能让君慕倾死。

    君优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,只有君慕倾死了,他才能泄心头之恨,君慕倾敢这么羞辱他们两父子,就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。

    回到客栈的君慕倾,还不知道,阴云已经慢慢接近自己,寒傲辰跟在君慕倾身边,有些哀怨,小倾倾什么时候才会正眼看自己,自从昨天之后,后来又恢复了原状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君慕倾看着前面的客栈,无奈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都不对我笑。”寒傲辰哀怨地说道,刚才那个家伙,竟然让小倾倾对他笑,他那个时候真想挖了风焱的眼睛,小倾倾就他一个人可以看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比汗颜的看着寒傲辰,他就为了刚才的事情,不就是一个笑容吗?她也经常对别人笑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情可做吗?”君慕倾将话题转移,寒傲辰披着温和的面具,却无比的腹黑,冷酷,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看人的,明明他将腹黑表现的这么明显,他们竟然一个一个没有看出来。

    寒傲辰嬉皮赖脸地说道,“陪在小倾倾身边,就是最重要的事情。”现在她身边有那么多人围着她,他要是离开,只怕就会有更多的情敌,现在小倾倾的桃花已经够多了,他才不想多出现几个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突然你想起闭关了?”君慕倾突然想起他这两年一直在闭关,不理会外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“有些事情该结束的,就要结束,以前我觉得可以慢慢来,当你的事情发生了之后,我就知道,有些事情,不能再拖下去。”光明圣殿越来越嚣张,现在连小倾倾他们都敢动,找死!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勾起的嘴角,眼中的温和,但身上却散发出来如冰窖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你的黑暗之力跟这个有关系?”君慕倾了然的问道,光明跟黑暗,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天生的敌人,当然他们自己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光明和黑暗相辅相成,这个世界上有光明圣殿,有黑暗圣殿也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,黑暗圣殿没有人知道,那是因为人们崇敬光明,信仰光明而排斥黑暗,誓言要将黑暗永远打败。

    可是谁又能知道,没有黑暗,也再也没有光明。

    “我是黑暗神殿殿主。”寒傲辰看着君慕倾,身上的寒意瞬间消散,要是在两年前,他一定会担心,怕君慕倾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排斥自己,可现在他一点都不担心,不管是他,还她,不管他们对方是什么身份,他们都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了然的点点头,难怪他之前一直没有告诉自己他的身份,毕竟知道他身份,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,知道的越少,那也就是他在间接的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,她很开心寒傲辰能跟自己说实话,“光明如何,黑暗如何,一旦认定,就永远都不会后悔,更加不会理会你的身份,你就是你,寒傲辰,仅此而已。”她不管什么光明圣殿,黑暗神殿,她只知道眼前的人,是自己认准才人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停下脚步,双手负在身后,眼神复杂的看着红色的身影,君慕倾见寒傲辰停下,疑惑地身后看去,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堵肉墙。

    所有人停下脚步,狐疑的看着相拥的两个人,只见一道残影闪过,原本还站在大街上的人,就消失不见了,狐疑的目光,变得惊颤,还想围观的人,都呆愣的立在当场,不敢相信,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是真的。

    能瞬间消失,难道那个人已经到了大乘斗技师不成,尊神,没有人敢想象的,他们坚信,这个世界上,到达尊神级别的人,都已经成为神,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房间,君慕倾淡淡轻笑,她还以为寒傲辰不会害羞,那么多人走过来的时候,他还知道离开,不让人家看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在笑什么?”寒傲辰挑了挑眉头,额上挂满了黑线,他只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糗样,谁让小倾倾的话,实在是太感人了,让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只是在想,没想到平常你厚脸皮,没想到还会害羞。”君慕倾坐在椅子上,慵懒地看着寒傲辰,黑暗神殿殿主,难怪他不肯答应圣灵,其实没谁规定,黑暗神殿殿主,不能做光明神殿殿主。

    寒傲辰慢慢走到君慕倾面前,蹲下身体,“只要小倾倾想看,我随时都可以害羞的。”能博美人一笑,他还有什么可顾虑的,不过小倾倾只能读他一个人笑,别的人就算了,他们也不用多想。

    君慕倾将笑脸收起,轻咳了两声,白了一眼寒傲辰,“那你想怎么做,难道这就是你一直不答应圣灵,成为光明圣殿的继承者的原因吗?”这个理由有点不太成立。

    寒傲辰慢慢站起身体,摇摇头,“圣灵想让我继承光明圣殿,我还求之不得呢,只不过,我不喜欢谁也不能强迫。”他不想做的事情,谁也强迫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黑暗之神怪你吗?”君慕倾笑着问道,光明有光明之神,黑暗,自然也会有黑暗之神。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好怪的,帮他看好地方就不错了,要是敢强迫我做事情,黑暗之神也不能把我怎么样。”现在他最在意的就是小倾倾其它人就别想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满头黑线,的确,这很像是他寒傲辰会做的事情,黑暗之神选了个这样的人做他的守护者,那真是找错了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小倾倾不用担心为夫,为夫不会有事。”寒傲辰微笑着说道,脸上的面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摘下来,那俊美的轮廓,带着温和的笑容,让人看了不禁会沉迷在其中。

    夫……

    这太没天理了,怎么就没有人看到寒傲辰这样的一面!

    君慕倾仰天长叹,看到那张俊美的脸,再次叹息,老天何止是不公平,那是太不公平了,腹黑也就算了,还要给他这么一张好看的脸,有多少人会因为这样脸伤心死。

    “姑娘。”霸嚣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君慕倾立马回神,瞪了一眼还在笑着的寒傲辰。

    霸嚣推开门,慢慢走进去,手上拿着一个信封,“姑娘,客栈里的老板说,这个是给你的,不过不知道是什么人送来的,送来的人什么都没有说,只说这个东西要交给你。”看到寒傲辰在房间里面,霸嚣也没有觉得什么奇怪,寒公子喜欢主人,大家都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接过信,直接拆开,当她看到信的内容之时,眉头轻轻皱起,把信递到寒傲辰面前。

    看完信之后,寒傲辰手上出现一丝黑气,信瞬间被黑暗吞噬,连同里面的内容一起吞噬掉。

    “主人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霸嚣见君慕倾皱起眉头,疑惑地问道,她从来没有见过主人这个样子,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谁,说让我去竹林,说他可以告诉我,我想知道的一切,包括我父亲在什么地方。”她想知道的事情,出了父亲,就没有其它,是什么人知道她的心里一直想做的事情,这个人一定十分的了解她,否则……

    “姑娘,这一定是有人想让你去,其中有诈也不一定。”说不定这件事情,就是刚才君家父子干的,炼器冢,也只有他们跟主人有过节,火烛儿从来没有听说主人的事情,更加不知道主人要去找父亲,也就可以排除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。”寒傲辰知道不管是真是假,君慕倾都会去看一下,要不去,那就不是君慕倾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露出一抹笑容,不用她说,也能知道她心思的,只怕也只有寒傲辰,这场邀请,就算是鸿门宴,她也去定了,她倒要看看,是什么人,敢拿父亲来做文章,这个人敢骗她,就要为此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霸嚣见君慕倾已经有了决定,也不再多说,她敬佩的看了一眼寒傲辰,能这么快知道主人心思的,也只有眼前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次用不用我跟着去?”霸嚣想了想,还是开口问道,他们毕竟不知道是谁这么做,要是那个人对主人有危险,她去了,至少也多了一个人帮忙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放你几天假,我这几天没什么事情,况且有寒傲辰在,我不会有事情的。”君慕倾笑道,要是有人敢对她出手,她不用动手,那个人就已经死了,寒傲辰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。

    霸嚣看了看寒傲辰,轻轻点头,“既然这样,我就先出去,要真有什么事情,姑娘要在第一时间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出去的时候,顺便问火灵儿,看看她的决定怎么样。”火灵儿的确是个不错的帮手,只不过要是分不清楚自己是逃避问题,还是真心想留在她身边,这样的人,她宁可不要。

    霸嚣点点头,转身往外走去,火灵儿的事情是比较麻烦,主人再三让她想清楚,只不过她早就已经决定,不管他们怎么劝,火灵儿就是肯改变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主人多个帮手不好吗?为什么要拒绝?

    霸嚣离开之后,寒傲辰才缓缓开口,“你觉得是什么人要找你?”就连他都不知道小倾倾还有这么一段事情,这个人居然会知道,那就说明他很了解小倾倾。

    “去看了不就知道了,不过你是用谁的身份去好?”君慕倾嫣然一笑,眼中也染上了色彩。“寒傲辰可是一直在火府的藏书楼好不好,只有墨傲邪才每天跟在君慕倾的身边。”寒傲辰轻轻一笑,哪个身份都要,只要能守着她,不再招来桃花,就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寒傲辰待在火府藏书楼,这话连火希都不相信吧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用这种眼神看着为夫,为夫会害羞的。”寒傲辰故作矫情地说道,心里却涌起杀意,今天不管是谁约的人,只要那个人敢动手,他一定会让他后悔来这个世界一遭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撑着下巴,赤红的双眼紧盯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害羞?她怎么没有看出来,反而看到他特别好意思!

    “我有些担心今天赴约的那个人。”感觉到寒傲辰身上的杀意,君慕倾清风淡雨地说道,嘴里是担心,可眼中同样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。

    寒傲辰捂着胸口,一脸受伤的模样,“倾倾,你该担心的人,是我,担心别人做什么。”他一定要把那个人大卸八块!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没有说话,却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,已经不是让那个人仅仅是死而已,现在是连全尸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诡异的气氛散开,今晚去赴约的人,只怕就不能那么轻易的能离开,更何况,这个是还是寒傲辰想杀的人,想要大卸八块的人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