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名:第五十七章一连的四个皇城

    众人疑惑地看着战翅奔跑去的方向,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来了,才让战翅大人跑地这么快,可当战翅走过去,笑呵呵的冲着那个红衣女子说话的时候,所有人一个踉跄,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你怎么来了,师父好想你啊!”战翅张开双手,往君慕倾那便奔去,那模样,真真的,好像就是真的想君慕倾想到心碎了一样。

    天!戳瞎他们吧!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,这还是那个战翅大人吗?

    战翅泪流满面的跑到君慕倾面前,还没有靠近,就被一只无影脚再次给踹趴下。

    “噗,噗!”战翅吐了吐嘴里的灰尘,刚想怕是哪个兔崽子干的,就看到莫相守黑着一张脸站在君慕倾身边,一脸警惕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战翅立马蹦起来,指着莫相守,大步走过去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只准你看徒弟,不准我看啊!”一见面就给他这么大的礼物,什么时候他一定也会送莫相守一份大礼,这样才显得有诚意!

    “啊呸!你个老东西,让你教徒弟,你跑去喝酒,让徒弟自生自灭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!”莫相守也指着战翅说道,他以为回来的时候,可以看到他在用心的教宝贝徒弟炼器,没想到,他战翅,留下一封信,说什么要去找天火,狗屁天火,天火比宝贝徒弟更重要吗?

    “莫相守,我不跟你计较,闪开,我要跟我宝贝徒弟叙旧。”说到离开,战翅心里还是一阵羞愧,他这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还没找到天火,他们就追来了,一点时间都没有,不过正好,这段时间可以教教他的宝贝徒弟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,徒弟不用你教了,我自己教就挺好。”莫相守大吼道,让他教,还没有开始,人又走了!

    “狗屁!我徒弟,你说不用我教,就不用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公,你不是要教战天的吗?”一旁的君战天抬起头,天真的看着莫相守,眼中闪烁着狡黠,他听明白了,眼前的这个人,把他师父给扔下,所以师公才会这么气愤。

    天真童语顿时将莫相守心里的怒火吹散,莫相守微笑地冲着君战天说道,“战天乖,师公教你,也教师父。”生气?就是要气他,气死他!

    “靠!莫相守,你个老小子,好歹我也是宝贝徒弟的师父,这小娃娃叫我宝贝徒弟师父,那好歹也是我徒孙!”他不在的这段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什么现在会多出一个小徒孙出来的,长的还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“啐!战翅,你哪凉快哪里呆着去!”这是他的宝贝徒孙,他不能教徒弟斗技,徒孙他还是可以的,战翅这个不要连的老东西,抢了徒弟,还要跟他抢徒孙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狂汗,她不认识他们两个,这两个人,她一个都不认识,他们吵的这么面红耳赤,就不怕熟人见到,有损形象吗?两个没有形象的人,她是绝对不会认识的。

    霸嚣闪电露出一阵无奈的笑容,这是什么情况,抢完的徒弟抢徒孙,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奇葩,徒弟徒孙明明都是他们两个人的,何必抢,何必呢!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石化,这是什么情况,为什么战翅大人,想个泼妇一样,跟那个人吵起来?

    莫相守?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,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,难道……他就是三大传奇人物中的其中一个!

    没想到高手之间,也会出现争执,这还是第一次听说,又长了一回见识。

    “前辈。”闪电皱着眉头,他实在是看不下去,这两个人还真是想个小孩子,为了这么一点事情都能吵起来,佩服佩服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莫相守和战翅同时说道,说完又瞪了一眼对方,再次转头看向闪电。

    闪电无辜地耸耸肩,指了指周围,不少人都围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们吵了这么久,算了算,大概是整条街的人都来看热闹了,这些人还真是热情,看的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莫相守和战翅这才想起来,这不是在封城,更加不是在封天盆地,这是在炼器冢,会有很多熟人,也会有很多人看着他们!

    完了,形象什么的都完了!

    终于停下来了,君慕倾无奈的看着两个不小的人,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吵起来,他们还真是好意思,现在怎么不吵了?

    火希怔怔回神,走到战翅旁边,看着那一身火红的君慕倾,心里闪过一抹惊讶,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火,老子现在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,这就是老子的宝贝徒弟!”尽管他还没有来的及教她炼器,不过可以开始了,很快就可以开始教了,炼器冢,什么样的神器没有,别说一个炉子,十个也有。

    莫相守走到战翅面前,大声反驳,“有你这么做师父的吗?”

    “莫相守,你是不是还想吵?走,走,我们去里面吵!”这里不行,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要吵,就在这里吵。”冰冷的声音传来,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,火希惊讶的看着那一抹红衣的女子。

    战翅跟莫相守同时看了一眼君慕倾,摸了摸鼻子,将头扭到一边,像是两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,站在原地,等待大人的责罚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君姑娘!”风焱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她明明是往不同的方向走,怎么这么快就到炼器冢了?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点点头,看到风焱她并不惊讶,还有刚才他们还见过,还有刚才那个想对她出手的男子也在,看样子,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还是去里面说吧。”火流星看着周围的目光,淡淡说道,刚才那么大的吵架的声音,不会就是从这里发出去的吧,不过看这样样子,应该是这里没错了。

    火希点点头,大步往里面走去,有什么事情,还是去里面说比较好,这里的确不是个说话的地方。

    君慕倾瞪了一眼战翅和莫相守,两个老大不小的人,加起来都差不多一百岁了,居然为了一点小事吵起来,还真没有见过他们这样的师父。

    崔琳看了一眼君慕倾,心里一阵不乐意,原本计划好的,现在被这些人的出现,全部给打乱了,小贱人会来这里,一定是要赖在炼器冢,这怎么行,炼器冢的大小姐,只有她女儿一个人,这个小贱人算什么东西!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火府走去,风焱看到莫相守在这里,微微一愣,错愕的看着君慕倾,莫相守大人怎么会跟君慕倾一起来这里,他不是见首不见尾的吗?

    火烛儿愤恨的看着君慕倾,一行人走到大厅,人都没有坐下,她走到火希面前,委屈地告状。

    “爹,就是她,就是她想杀我。”火烛儿摇晃着火希的手臂,希望自己的父亲,能够为自己报仇,好好教训一下眼前的人,可是事实跟幻想,差别总是很大。

    火希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,“我说过,让你关禁闭一个月,你没有听见吗?”她还在说这件事情,明明就是她的不对,现在还要来指责别人,那个君姑娘冷静淡漠,一看就知道不是惹事的人,倒是她,从小就被娇身惯了,做出什么事情,他都已经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娘!”火烛儿走到崔琳面前,撒娇地说道,这明明就不是她的错,为什么要关她紧闭,都是个这个女人的错!

    “岛主,你就饶了烛儿这次。”崔琳为了自己的女儿不受罚,还是轻声说道,毕竟自己的家务事,总不能对外说,这个小贱人赶来,那就一定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,她一定会让小贱人后悔回来。

    火希见崔琳主动说话,声音也软化了不少。“你跟这位姑娘道歉,我就不关你紧闭。”

    “道歉就不用了。”冰冷的声音传来,君慕倾冷冷了看了火烛儿一眼,没有诚意的道歉,说了也没用,听着也是多余。

    “老火,别那么多废话,我宝贝徒弟不喜欢听这些事情。”战翅慵懒的靠在座椅上,见到宝贝徒弟就太好了,现在到了炼器冢,有什么神器,随便他宝贝徒弟挑,至于炼器,他也可以把老火的藏书阁借过来,给宝贝徒弟学习。

    火希淡淡一笑,看那姑娘的养自己也知道,她不喜欢这样。

    “灵儿。”火希终于将目光放回到火灵儿身上,眼中流露出不遮掩的宠溺和疼爱。

    火灵儿慢慢走出来,微微俯身,“今天我来,不为了别的,只是把这样东西还给你。”火灵儿自顾自的从袖子里面拿出一把玉扇,走过去放到火希面前,不等他说什么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火希张了张嘴,看到火灵儿疏远自己的目光,脸上划过一阵哀伤,却没有说任何话。

    看到莫相守在这里,风焱实在是不能再淡定,这么多年,他就是想找到莫相守大人,让他收自己为徒,可就是找不到他人在什么地方,风焱清楚的知道,莫相守不想见到的人,那不管是怎么找,那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相守大人。”风焱走过去,恭敬的抱拳鞠躬,很是礼貌。

    莫相守看了一眼风焱,只是轻哼一声,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莫相守,赤红的眸子,没有半点温度,莫相守想起刚才的事情,知道君慕倾的怒气还没有消,这才淡漠的开口,“有什么话,就可以说,不过要让我收你做徒弟,这件事情你想都不用想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有一个宝贝徒弟了,不要再多一个,徒弟一个就够了,更何况,他现在还有徒孙,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风焱脸色一僵,原来相守大人早就知道他的想法,一直没有出现,那是因为不想收他这个徒弟,想到这里,风焱一阵失望,不过还是淡然的接受,毕竟他早就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,没有什么好失望的。

    “喂!傻小子,他说不收,你就不求了,难怪你拜不到师父。”战翅走到风焱身边,一脸惋惜,这样的人别说莫相守不喜欢,就连他也非常非常不喜欢,一点都没有他们的宝贝徒弟好。

    风焱微微一愣,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相守大人不收徒弟,他还能勉强人家?这完全不可能!

    “真是个笨蛋啊。”战翅无奈的摇摇头,天下的笨蛋,他见多了,可是没有见过这么笨的人,要是他前几天头脑聪明一点,莫相守这老家伙,早就收他做徒弟了,现在他想拜师,都没有那个可能了。

    火流星大步走到战翅面前,狠狠的捅了捅他的手臂,“战翅大人,你不可以这么说焱,小心我不给你酒喝!”风焱好歹也是风家的天才,这样被人说,面子往哪里搁。

    战翅撇了撇嘴,“不给酒就不给酒,有我宝贝徒弟在,你以为你的酒很好喝吗?”只要有宝贝徒弟在,他是坚决不会喝酒,这几天他就不喝酒了,反正酒也没有什么好喝的,好好守着宝贝徒弟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火流星彻底傻眼了,会这么说,这可一点都不像是战翅,他不是爱酒如命,没有酒就不行的吗?现在怎么这么威胁他,他都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傻眼了吧,我徒弟说什么就是什么,你还是闪一边去。”徒弟说的话才是王道,他们就算了,酒可以不喝,徒弟可不能没有,这么一个宝贝徒弟,他上哪找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战翅大人,这可不像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”战翅死命的嘘了一声,瞪了一眼火流星。

    霸嚣噗嗤一笑,走到战翅面前,“战前辈,我家姑娘又没有说过不准你喝酒,这么紧张做什么。”他们这个样子,好像是做错事情的小孩子一样,就怕主人发怒。

    战翅瞪了一眼霸嚣,好像在无声的说,你知道什么,小孩子不懂别乱说话,后果很严重的。

    霸嚣摇摇头,走到君慕倾的身后,没有再说话,所有人都是一阵沉默,君慕倾把玩着手里面的小白鼠,脸上勾着一抹笑容,火希看着君慕倾,眼前的少女,让人有种不能忽视的感觉,她坐在这里,仿佛所有人都是以她为中心,就连战翅,莫相守对她都是要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风家第一天才风焱,一双眼睛也总是若有若无的从她身上扫过,她到底是什么人,近几年炼器冢外面又出现了什么样的天才?

    火希自从那件事情之后,就再也没有关注过岛外的事情,就连君慕倾三个字他也是前几年听说够,最近的那些说法,他完全不知道。

    崔琳看着火希的目光总是往君慕倾身上看,眼中闪过一抹毒光,她狠狠的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原地,感觉到前面有一道灼热的光芒,这才抬头看去,就看到那个岛主夫人,正在愤怒地看着自己,还有火烛儿,也是一样,真不愧是两母女。

    “师公。”君战天走到莫相守面前,自从他知道莫相守会让自己变强,就变得爱粘莫相守,一点他说什么关于元素的事情,君战天都会牢牢的记在心上,不敢有半点的松懈。

    君战天这一声师公,顿时让莫相守乐了,心里美滋滋的,“说吧。”这个小徒孙叫的还真是舒服。

    “师公,你就教教我怎么凝聚元素好吗?”君战天期盼地看着莫相守,师父给他的书,他都看过,不认识的字,他也问过潇姐姐,他都已经背熟了,就是不知道里面的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,就教你。”飘飘欲然的莫相守忘记了前几天自己还说过,君战天年纪还小,不能教斗技,现在倒好,被叫了一声师公就完全忘记了前几天自己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莫相守拉着君战天往外走去,这里也没有他什么事情,干脆拉着徒孙去玩。

    “我说莫相守,你倒是等等我,我也是他的师公。”战翅见莫相守拉着战天往外走,赶紧追上去,这怎么可以,他要是把徒孙的目光全部夺走,那他在宝贝徒孙心里还有什么位置,这可不行,不行。

    君慕倾黑着一张脸,看着战翅大步往外走去,他们两个就不能消停一会,这都是什么事!

    “潇,你去看着战天,顺便告诉那两个老头,要是再敢吵一句,我就让他们永远见不到战天!”君慕倾咬牙切齿的说道,还真是不说他们,他们得瑟起来了不是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霸嚣大步跟上去,脸上露出的笑容,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所有人微微一愣,难道战翅大人,和莫相守大人被自己的徒弟这样叫都不生气吗?还有后面那句话,一点都不像是徒弟跟师父说的,对待师父不是应该要恭敬的吗?

    “岛主。”君慕倾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皱了皱眉头,也开始询问来炼器冢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君姑娘有什么事情?”她是姓君,焱儿叫过一次。

    君家的人,说起来,他们还有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只是想问问你们,昨天有没有看到一道紫色的光飞到这里?”吱吱要是出现在炼器冢,应该会有不小的轰动,可他们来这里这么久,都没有听人说起过。

    紫色的光?“没有。”火希摇摇头,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什么紫色的光。

    “那我知道了,也没有什么事情要问,告辞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缓缓站起来,往外走去,眉头轻轻皱起,心里更加疑惑,吱吱到底去了什么地方?

    闪电迟疑的看了一眼火灵儿,转身跟着君慕倾出去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。”火灵儿咬咬唇瓣,最后还是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的转身,看到火灵儿在身后,“要是说谢谢那就不用了,我说过,我不帮任何人。”她并没有做什么,杀雷家的人,那只是为了她自己,要是真的要谢,她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不,我知道君姑娘不是帮我,可这次,我请求姑娘让我跟在您身边。”说着火灵儿就跪下,她不愿意留在炼器冢,在她离开那个院子的时候,就已经做了决定,一定要找到君慕倾,跟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火灵儿的话刚刚说完,所有人都是一阵惊讶,最震惊的就是火希,他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,灵儿宁愿跟着一个陌生人,也不愿意留在炼器冢,难道是真的不能原谅他吗?

    崔琳开心的看着火灵儿,脸上露出一抹得意,算这个小贱人识相,不然,就别怪她不客气!

    “噢?”赤红的眸子闪烁出异样的光芒,别人都拿她当怪物,火灵儿要跟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“姑娘要是想听原因,离开这里,灵儿会告诉姑娘。”火灵儿扬着头,脸上有一抹不可磨灭的傲气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,我也愿意跟在姑娘身边。”小倩也跪下,小姐在什么地方,她就去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跟在我什么,那就跟我走吧。”君慕倾淡漠的说道,她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也不想让她们两个跟着自己,她要是的是帮手,而不留两个躲难的人。

    既然她们有她们的理由,那她就要好好听听,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火灵儿和小倩脸上立刻露出一抹笑容,幸喜的跟在君慕倾的身后,姑娘答应了就好!

    “慢着!”叫嚣的声音再次响起,君慕倾脸色沉了沉,转身看着火烛儿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事情。”冰寒刺骨的声音响起,了解君慕倾的人都知道,要是火烛儿不知好歹,这次她不会给任何人面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战翅大人的徒弟,我想哥哥跟你比试一下,他跟战翅大人学过一段时间,说不定你们还能有更好的心得。”火烛儿淡淡一笑,心里却更加愤怒,她最恨的就是,她没有火元素,而只是水元素,要知道水火不相容,炼器冢岛主的女儿,竟然会是水元素,这怎么可以。

    火流星顿时着急了,“喂!”他本人都没有说什么,这丫头到底在做什么,真是的,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跟君姑娘比试什么,现在好了!

    君慕倾了然的看着火烛儿,就知道她不会甘心,不过眼前的人不是火元素,自己是不是该庆幸,否则,她就不只是说让哥哥来比试,而是她自己亲自上。

    “火烛儿……”火流星原本想指责火烛儿的,可看到她那双委屈的眼睛,就再也说不出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流星。”风焱摇摇头,和君慕倾比试,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是五大家族君家的人吗?”崔琳突然站起来说道,要是君家的人,那就好办了,再怎么样,君家的人都给给她几分脸面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君慕倾淡漠的说道,君家两个字,让原本冰冷的眸子,更加冰寒。

    闪电轻轻叹口气,这些人哪壶不开提哪壶,不知道他家主人,最不喜欢的就是把自己跟君家人扯到一个块,五大家族的君家,他家主人,早就跟五大家族,跟君家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崔琳看到君慕倾的目光,害怕的站在原地,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冰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火红的身影漠然转身离开,没有理会身后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等到君慕倾离开之后,崔琳不甘心的走到风焱面前,露出和蔼的笑容,“焱儿,看你的模样,你应该认识刚才的君姑娘,你知道她的全名吗?”知道了全名,还不知道她是不是君家的人吗?

    “她是君慕倾。”风焱轻声回答,声音如同一阵清风,语气中没有了三年前的高傲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崔琳惊讶的看着风焱,刚才那个人是君慕倾,这怎么可能,因为跟君家有点关系,她也听说过君家的一些事情,君慕倾三个字她很早之前就已经听说过。

    这个人会是君慕倾,这怎么可能,君家明明说君慕倾是白痴废物,可刚才君慕倾那目光冰冷慑人,怎么也不像是白痴废物能够拥有的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?”火希走到风焱面前,他好像几年前听说过这个名字,只不过印象不深。

    “是,她就是君慕倾。”她要是像传说中的那样,他们就错了,君慕倾跟传说中绝对不一样,三年前他就已经知道。

    火烛儿走过来,疑惑的看着自己娘亲一脸惊讶的模样,好奇的问道,“娘,这君慕倾是什么人,你知道?”她还从来没有娘这么惊讶过的表情,这次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我听你姨娘说过,君家有一个耻辱,那就是君慕倾,因为君慕倾七岁测试的时候,斗气,元素都没有,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,所以君家家主对她很失望,因为她一个人,让他们家所有人被君家家主驱赶到最边境的芙水镇。”可是,君慕倾……

    “娘!你不是被姨娘给骗了吧!”火烛儿大声说道,君慕倾斗气元素都没有,那跟她发生争执的人是谁,十二级巅峰的技尊师又是谁!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她现在都不知道谁说的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听说的是没错,只不过,传说也只是传说。”风焱淡漠的说道,要是传说能信,那就不只是传说了。

    “娘,你一定被姨娘骗了,君慕倾明明就是火元素十二级技尊师,什么没有斗气和元素。”说着说着,火烛儿就更加的不平衡了,君慕倾要真的没有斗气和元素,那被掐着脖子的人就不会是她!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此刻就连风焱都呆滞在了原地,火元素技尊师!君慕倾这三年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,怎么可能晋升的这么快!

    “你们不相信,这是我亲眼所见!”火烛儿看着他们震惊的模样,还以为是他们不相信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风焱缓缓转身,慢慢往身后走去,“不是不相信,是难以置信,因为君慕倾十三岁而已。”十三岁的巅峰技尊师。

    十三岁!

    火家人彻底木讷了,十三岁,十二级巅峰的技尊师!

    君慕倾不能凝聚斗气和元素,这到底是谁说的?

    君慕倾刚走出火府,就看到一行人匆匆走来,看到她出来的身影,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闪电走到君慕倾身边,沉声问道,他们还真是大胆,敢挡主人的路,找死!

    “你放肆,君慕倾你应该知道我是谁,让个区区的下人在我面前放肆,你可知错!”那人一来就指着君慕倾说道,脸上的蔑视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闪电脸色大变,野兽般的眼神再次显露,他看着那人,双眼中沸腾着杀气。

    “放肆?君家人在我面前说放肆两个字,是什么意思?”慵懒的声音响起,语气中透着丝丝危险,君慕倾好笑地看着匆匆赶来的君家人,脸上露出一抹不屑。

    君优看着那么火红的身影,心底出现一丝抖动,他愣愣地看着君慕倾,那修长的身影瞬间印入脑中,赤红冷冽的目光,让他不禁后悔刚才说过的话,他知道君慕倾不同以往,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,不然他走来的时候,也不会说那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是君家的子弟,见到我,是谁放肆!”君优定了定心神,想到自己好歹是个长辈,君慕倾再怎么样,也不敢动他,心里的怯意也减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讽刺的笑声幽幽响起,君慕倾嘴角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讥讽笑意,“君家子弟?”冰冷的气息瞬间从她身上散开,冷酷的气息直逼君优,“别说君慕倾现在已经不是君家人,即便还是,你一个区区的长老,让我这个直系嫡女对你恭敬,是谁放肆!”冰冷的声音如同万年寒冰,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好一个君家子弟,七岁那年他们怎么不说自己是君家子弟!

    君优被那冷酷气息,吓到踉跄后退,他看着君慕倾,张了张嘴,竟然吓到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,这……

    火府外又围满了人,当他们听到那个红衣女子是君家的人后,不免大惊,而君慕倾的话,更是让他们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敢对我父亲无礼!”傲慢地声音从人群中响起,围观的人纷纷让出一条路,让他们身后的人慢慢走过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禁惊叹,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君越,君越是炼器冢的炼器天才,年纪轻轻已经是神器师,而且人也长的俊美,还是君家的人,在岛上好歹也有点地位。

    “敢?错了,本姑娘是没有必要对你所谓的父亲有礼!”君慕倾轻哼一声,即便眼前的人是君家长辈,那也没有她半毛钱的事情,即便她没有脱离君家,眼前的人看到她,至少还要叫声小姐,无礼,有礼,难道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!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落下,君越脸上的表情就不太自在,这就是嫡系和旁系的区别,她君慕倾不过是个废物,有什么好在她们面前得意的,就算是嫡系,那也不过是个废物白痴而已。

    君优现在那叫一个后悔,原本以为,君慕倾即便实力比以前强,可性格一定不会有所改变,他才会这么狂妄的走来,想给君慕倾一个下马威,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,可现在,他不但没有给君慕倾一个下马威,反而自己被她很很羞辱了一顿。

    她七岁那年,君慕倾要是现在这样,即便是废物,也不会被家主赶出去,家主是那么疼君离,原本家主的位置都想传给君离,自然也是爱屋及乌,对君离的孩子也是很疼爱,就是因为君慕倾的懦弱无能,差点把君家的脸都给丢了,家主才会大怒。

    现在君慕倾……

    “君慕倾,君家的规矩你应该知道,地位不是说嫡出,旁出,就能够决定,要是你能赢我,君越愿意跪地为今天的事情道歉。”君越从小就被人捧在高处,即便是回到主家,那地位也不必君洛帆差,今天却被一个君慕倾侮辱,说什么他都气不过。

    闪电乐了,又一个挑衅他家主人的,这君家的人脑袋生锈了吗?明知道是枪口,还要往上撞,见过笨的,没有见过这么笨的。

    “君家的规矩用在她身上没用,君慕倾早就不是君家的人了。”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所有人往身后看去,就看到四个少年,站成一排,面带微笑的看着火府门口站着的人,对于突然来的四个俊美少年,顿时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少的轰动,没有出嫁的少女,都抚了抚自己的脸颊,把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,希望可以得到其中一位的青睐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走来的四个人,他们有必要这么轰动吗?

    “我就说,傲邪没有来,她一定会很淡定。”项羽走到君慕倾面前,笑着拍了拍君慕倾的肩膀,他都已经出了楠凝学院,才见到她,中间她消失了两年,他们都快担心死了。

    蓝枫温和地笑道,“倾儿,莫不是不想见到我们?”两年时间没有见面,她还是和以前一样,不对,是比以前更加的淡定从容,君家的人还真是不知羞,在大庭广众下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是什么人?”君越警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四位少年,看着他们夺走所有人的目光,心里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君越再不甘心,也无能为力,他自豪的天赋,俊美,在面前的四个男子面前,那都显得平淡无比,不再那么显眼。

    “皇城项家项羽。”项羽抱拳笑道说。

    “皇城蓝家蓝枫。”蓝枫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,如同轻风一样。

    “皇城罗家罗塞。”罗塞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城夏家夏竹青。”夏竹青淡淡说道,语气不咸不淡。

    一连四个皇城,君优摇晃了两下,差点晕倒在原地,为什么皇城项家,和皇城四家的三家都会来炼器冢,看他们的样子,跟君慕倾还是非常熟悉,君慕倾是什么时候认识皇城的人?

    接连的皇城几家,让围观的人一片哗然,眼前的四位,就是皇城的人啊,难怪身上会流露出一股尊贵优雅的气质。

    君优擦擦额上的汗珠,笑呵呵地抱拳问道,“不知道皇城墨家少主何在?”其它四家都在,那墨家少主墨傲邪也一定在,墨傲邪,那是比君洛帆天赋还要高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你说傲邪啊,他有点事情,晚点就来。”项羽朝着君慕倾渣渣眼睛,傲邪那家伙刚出关,就迫不及待的说要去樱地,到了樱地,他又说去炼器冢,到了半路,人又不见了,刚开始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想干嘛,现在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在这里,难怪傲邪那家伙会跑的那么快。

    君慕倾地看着项羽,寒傲辰要来就来,那关她什么事情,项羽干嘛朝着她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啊,对了,倾儿,刚才不是有人想跟你比试吗?你怎么回答?”罗塞赶紧凑过来,神秘兮兮地看着君慕倾,他真想看看倾儿现在的实力怎么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原本她就没打算理会这些人,找到吱吱,就问师父怎么修复已经坏了的神器,现在好了,他们四个出现,这日子平静不了了,“你觉得呢?”她反问。

    “打啊,怕啥!”有他们四个在,那小子,想赢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在炼器冢的比试,不是斗技,而是炼器。”火希慢慢走出来,看到君慕倾平静的目光,轻咳了一声,他的确是来了很久,想看看君慕倾怎么解决君家的人。

    火灵儿看到火希走出来,身体往闪电那边靠了靠,不愿意多跟火希多加接触。

    炼器?

    “倾儿,你会炼器吗?”罗塞问道,几年前,她还不会炼器,能来炼器冢,应该是跟炼器有关。

    君慕倾抿着嘴,不想多说,看到罗塞好奇的目光,无奈的说道,“会一点点。”这些家伙跟这凑什么热闹/?

    “得了,我替她同意了。”罗塞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狂汗,她什么时候说要答应了,靠!他罗塞是跑来看戏的吧!

    项羽身体往后挪了挪,心里替罗塞暗暗祈祷,塞子,不是我不提醒你,希望你不会死的很惨,君慕倾是那么好说话的吗?

    “那好,明天我会在炼器冢等你。”君越一脸得逞的模样,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君慕倾,潇洒的大步离开,明天,他就要好好羞辱一番君慕倾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