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名:第五十六章礼尚往来才是美德

    君慕倾带着一行人一路追赶,就是没追上吱吱的速度,看到吱吱消失的身影,君慕倾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赤红的眼睛在四处打量,最后,君慕倾看着莫相守,摸了摸鼻子,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追着追着,她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来了,这该死的吱吱,晋升了还跑,等它回来了,看她怎么教育它!

    莫相守扭头看了看周围,喃喃地说道,“这里应该是去炼器冢的路,宝贝徒弟,你追着一道光跑做什么?”有个时候莫相守觉得自己还是不太了解这个徒弟,哪里像是个做师父的,对徒弟的实力,还有等等的一起都不怎么了解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魔兽。”君慕倾无语的看着莫相守,没事她追一道光干嘛,那道光,就是吱吱啊!

    “魔兽?”莫相守看着已经走远的光束,那是魔兽,什么魔兽有那么快的速度,但是他宝贝徒弟不可能骗他的,“是什么魔兽,怎么会这么快?”莫相守好奇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魔兽。”炼器冢,吱吱去炼器冢做什么?不过这下正好,反正她也想去炼器冢来着。

    “主人,吱吱晋升了吗?”霸嚣走到君慕倾面前问道,异灵兽就这么奇怪吗?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君慕倾心里也很纳闷,吱吱晋升没有天罚就算了,现在还出现这种情况,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炼器冢难道有什么好东西,吱吱闻着气味过去了,君慕倾可还记得寒傲辰说过的话,吱吱就是一吃货,一定是看到什么吃的东西才会跑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我们是不是要去炼器冢?”闪电凑过来,眨着一双桃花眼,笑呵呵地问道,终于要离开这个地方了,这种感觉真是不错,老待在一个地方,会很无聊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白了一眼闪电,“嗯。”他有必要这么开心吗?他又没有去过炼器冢,谁知道那里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你去炼器冢做什么?”莫相守皱着眉头走过来,那个地方他还真有点不想去,炼器冢都是一群疯子,炼器疯子。

    那些人炼器如痴,发誓要练出令所有神器看到都会膜拜的神器,为了这个目标他们拼命寻找一些好的炼器材料,有个时候连命都不要。

    “你不也看到了,我的魔兽丢了,要去找,顺便我去炼器冢还有点事情。”君慕倾看着身后的森林,举步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为师就陪你去。”莫相守最后还是决定跟着君慕倾一起走,他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徒弟受到一点伤害,有他在身边,至少还没有跟能伤到她,谁敢伤他宝贝徒弟,他一定不放过那个人!

    “去炼器冢,必须穿过这片森林,这片森林叫魔域森林,我们现在走的,只是魔域森林的一个角落,魔域森林危险重重,里面更加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存在,而且魔域森林巨大,贯穿了整个苍穹大陆,这里是魔域森林最外面的一个小树林,也是去炼器冢的必经之路。”莫相守详细解释,看着魔域森林,莫相守目光变得深沉,一双眼睛放在君慕倾身上,有这莫名的期盼。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看着这片森林,这才是一个小树林,魔域森林,贯串苍穹大陆,把整个苍穹大陆都贯穿了,这该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去过另外一边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这老头去过的地方那么多,难道没有去过魔域森林?

    莫相守脸色一僵,单薄的绯红挂在脸上,他将头扭到一边,不去看君慕倾,就看到霸嚣和闪电眼中的疑惑,还有好奇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最后无奈,莫相守只有红着脸,说出来,太没有面子了,魔域森林就是他的痛,这些小家伙明明知道他没有去过,还要这么看着他,欺负老人家啊!

    闪电鄙夷地看了莫相守一眼,他说的这么神乎其神,还以为他知道,谁知道也是一样,没有去过,魔域森林,“莫前辈,魔域森林为什么叫魔域森林?”难道是有很多魔兽,可是没道理啊,他们走了这么久,都没有看到一只魔兽出现。

    莫相守脸红脖子粗地怒瞪着闪电,这孩子,说话怎么老戳他的痛呢?

    “不知道,没有人可以走完魔域森林,听说这里面有浮光,很少有个敢进去,这里可是比黑森林还要恐怖,不过相传,魔域森林的另外一边,是一望无际的大海,还的另外一边是什么,没有人能知道。”浮光是一些非兽,非草,非生物的东西,它们就像萤火虫一样,在空中漂浮,成千上万只聚集到一起,可是一旦有其它生物进入它们的领域,就会被浮光吞噬。

    “也有人说,只有成为尊神,才能穿过魔域森林。”君慕倾淡漠的接过莫相守的话,魔域森林的事情,她在黑森林也挺龙腾说过一点。

    莫相守看着君慕倾,脸上露出一抹惊讶,“你知道还来问我!”他简直就是欲哭无泪的,这是什么徒弟,有徒弟一直戳师父痛处的吗?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看看你知道的跟我知道的有什么不一样。”君慕倾无辜的看着莫相守,叹息地耸耸肩,结果他知道的跟自己知道的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莫相守无语的看着君慕倾,“你个不孝徒弟!还知道什么?”不孝啊!

    君慕倾惋惜的摇摇头,看着莫相守说道,“你都说我不孝了,那我是不是要不孝一下?”不就是知道一些事情,就说不孝,小气的老头。

    莫相守讪讪笑道,“现在这样就挺好。”笑话,他徒弟不孝顺,还有谁孝顺。

    霸嚣闪电无语的看着莫相守,仰天长叹,为什么他们一点都没有感觉,这是个师父该有的模样,人类世界的传奇人物,就这个样子吗?

    君战天走在几个大人的身边,尽管不知道他们说什么,但是有一种快乐的东西在心里环绕,他总感觉跟着师父师公,有潇姐姐,闪电哥哥,心里暖洋洋的,让他很开心。

    走进魔域森林,大家都警惕的看着周围,魔域森林并不是吹嘘出来的,刚才莫相守说的浮光,不管是什么等级的生物,只要被它们缠上,那绝对就是吞噬,人类,圣兽都谁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就算是魔域森林的最外围的小树林,警惕还是不能放下,去炼器冢,有多少人类死在这篇森林里面,必要的警惕还是不能松懈。

    轰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繁茂的草丛发生了剧烈的动静,君慕倾停下脚步,警惕的看着草丛往他们这边奔跑而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主人,是一只小老鼠。”闪电摸了摸鼻子,看到这只魔兽,他就想到当初的自己,不过他比这魔兽惨多了,直接被主人的火焰烧光了毛,差点成了烤魔兽。

    白色的老鼠惊慌的看着身后追来的人,以至于没有看到前面停下脚步的人,它刚感觉到不同寻常的气息,头上就眼冒金星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君慕倾俯身抓起小老鼠的尾巴,轻轻摇晃了两下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是水元素的魔兽,看样子还是幼兽。”

    “把它给我放下!”刁蛮的声音从面前响起,君慕倾轻轻抬头,就看到一个少女怒视着她手里的小白鼠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尾随而至的下人纷纷赶来,气喘吁吁地,显然是跑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放下,现在这只魔兽在我手上,那也就是我的。”君慕倾把玩着小白鼠,似笑非笑地说道,这只小白鼠是自己送上门的,又不是她要抢。

    “本小姐带人追了这么久,你敢说你是的!”长鞭猛的甩出,长长的银丝从鞭子里面甩出来,而目标正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跟在那大小姐身后的下人纷纷讥讽的看着君慕倾,她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,敢跟他们家小姐抢东西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大小姐不但是斗技师,因为是岛主的女儿,又长得那么美,岛上的那个人不想献殷勤,小姐身上的神器,多不胜数,随便拿出来的一件,都是灵神器,轻松就把她打飞了。

    下人们早就习惯了他们大小姐这样的举动,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,大小姐的东西,岛上的人都不敢有一丝妄想,眼前这个人敢打小姐东西的主意,那不是找死么!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变得冰冷如霜,金色的光芒出现在君慕倾手上,银丝甩来,纤细的小手牢牢的把银丝抓住,瞬间融化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酷的看着那个大小姐,冰冷的气息四散,所有人微微一愣,不敢置信的看着君慕倾,就连那个大小姐都吓傻在了当场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圣神器!她也能徒手抓住,还把圣神器给毁了!

    强势的气场扑面而来,原本还得意洋洋的下人,心里不禁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大小姐身后的下人,瞪大双眼,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家小姐收了的神器,这怎么可能,大小姐手里面的可是神器,那是圣神器,这个姑娘不但徒手抓住,而且就连那鞭子里面的天蚕银丝都被融化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那些下人不禁吞下一口唾沫,惊慌的后退一步,这次小姐提到铁板了,直觉告诉他们,这个姑娘很厉害。

    “你,你敢毁我的鞭子!”这是她最心爱的鞭子,就被这个抢她魔兽的女人给毁了!

    “错了,我只是防御而已。”君慕倾轻轻一笑,周围顿时一片失色。

    冷酷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女子,眼中露出一抹讽刺,恶人先告状,这句话果然没错,毁了她的鞭子,她怎么不说,是她偷袭!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烛儿!”前面响起了叫喊的声音将她的话打断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!”那个大小姐不耐烦地大声说道,现在有人来了,她就不信,这个女人可以这么嚣张,毁了她的圣神器!

    刚才在大声叫喊的男子匆匆走过来,看到那大小姐的时候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烛儿,怎么样,你找到没有?”男子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火烛儿指了指前面,表情很是不服气,“那个女人抢了我的魔兽。”这是她先看中的,也是她找了好久的,竟然会被这个女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男子转身往前面看去,当他看到那抹红色身影之时,微微一愣,红发红眸!

    君慕倾淡漠的看着火烛儿,眼中闪过一抹漠然,冷酷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莫相守若有所思的看着君慕倾,满意的点点头,处事不惊,不错不错,出手果断,很好很好。

    能练成这种性子,中间要有多少的历练,她才十三岁,但是成熟到不像一个十三岁的人,现在他的宝贝徒弟是没事了,不过有人怕不能轻易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君战天崇敬的看着君慕倾,他一直知道师父很厉害,但是不知道师父竟然这么厉害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,君战天也在心里暗暗励志,他一定要做到跟师父一样,一定要!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你怕是搞错了,这魔兽,是自己跑到我家姑娘身上的,你来的时候,它很舒服的在姑娘手里面睡觉,要说抢,这个人应该是你。”闪电厌恶地看着火烛儿,现在他知道了,不是每个女子都像他家主人一样,这些人还真讨厌!

    某只小白鼠无力的瞪着爪子,好像在无声的反抗,不过眼前的人身上有股好好闻的味道,它舍不得离开,小白鼠闻着闻着就往君慕倾身上蹭,想吸取更多好闻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一幕,无非给那个叫火烛儿的女子甩一个大耳光,她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看着君慕倾,手里紧握着已经损坏了的鞭子。

    该死的畜生!连它都不给自己面子!

    “水剑!”银剑在脚下展开,二行星闪烁着绿色的光芒,十颗五角星在顶端闪烁出璀璨的蓝光。

    “烛儿!”男子呵斥道,惊慌的看着水剑的飞出,心里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金色的强光在君慕倾面前竖起,飞来的水剑碰触到金光之时,竟然一寸一寸的没入金光之中,就像是被吞噬了一样。

    原本还在担心君慕倾的男子,瞪大双眼,眼睛都快凸出来了,他看着那一道金色的光墙,脸上响应着深深的错愕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斗技,竟然可以一寸一寸吞噬水元素凝聚的水剑!眼前的女子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早就呆滞的下人,看着那被吞噬的水剑,缩了缩脖子,不敢去直视君慕倾的目光,他们觉得,要是他们敢放肆,也会像水剑一样,一寸一寸的被金光吞噬。

    那个女子身上的气息,是那么的强势,大小姐是气糊涂了才没有看到,他们站在这身后,是清楚的感觉到令人颤抖的目光,冷酷冰寒。

    那个女子只是站在那里,竖立出一面金墙,他们就不敢直视,更加不敢轻易发出声音,原本惊讶的声音,硬是压了下去,就怕惊扰了她。

    火烛儿还是不甘心,她看中的东西,凭什么给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水花四溅!”无数的蓝光从四面八方飞来,冲上君慕倾,形成一个巨大的水网。

    火烛儿轻哼一声,她不相信,这样的她还能守的住,没有人可以抢她的东西!

    炽热的热潮以君慕倾为中心,往四周散去,莫相守脸上露出笑呵呵的目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,心里一阵欣慰,霸嚣和闪电皱了皱眉头,面对灼热的温度,它们都感觉到一丝燥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空中巨大的水网,竟然莫名消失了,最后只有一道白色的气体飞过,就再也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不等眼前的人从刚才的惊颤中反应过来,冷酷的声音从对面响起,“礼尚往来才是美德,八方之火!”银剑划过,深蓝色的四行星闪烁,十二颗红色闪烁金光的五角星璀璨闪耀。

    无情的金火往火烛儿那边飞去,看到那令人恐惧的火焰,火烛儿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,火元素十二级技尊师,眼前这个人的实力,远远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莫相守长大嘴巴,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他猛地咳嗽,一张俊脸被涨的通红,狠狠的啐了一声,美德,她还有美德吗?

    火烛儿这边一下子像是炸开了一样,他们看到那四行星的十二颗五角星,差点没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停在心里呼喊,老天,戳瞎他们的眼睛吧!他们真的是不敢相信,眼前的人,不敢恐怖,还是技尊级别的斗技师!

    这让他们如何相信,怎么敢相信是真的,眼前的一定是幻觉,一定是幻觉!

    金色的火焰如同一只魔爪卡住火烛儿的脖子,刚才还刁蛮任性,不可一世的火烛儿,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惹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看到火烛儿痛苦的模样,男子立刻走上前,双手抱拳,“还请姑娘手下留情。”刚才他还在为这个姑娘担心,可眼前的姑娘,居然是巅峰的技尊师,这么恐怖的等级,难怪她的同伴一点都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手下留情!”君慕倾莞尔一笑,火红的眸子带着妩媚迷离,玫瑰般的红唇缓缓轻启,“今天若是我被她这样掐着,你会说她手下留情吗?”手下留情,他们怎么不想一下,要是今天换一个角度,是她被掐在这里,那不是说一句手下留情,而是无尽的耻笑,说她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男子脸色顿时一阵绯红,无声的认可了君慕倾的话,今天要是火烛儿赢了,那就不是手下留情,没有人会同情一个手下败将。

    下人们也纷纷低下头,没有再去看君慕倾,火烛儿心里一阵怒火,这个女人一句话,他们一个两个就不说话了,为什么不敢来救她!

    “姑娘,烛儿是岛主的女儿,要是你伤害她,岛主不会放过你的。”男子看到那火焰越勒越紧,将火烛儿的父亲搬出来,也就是炼器冢的岛主。

    看着那金色的火焰,男子心里也非常着急,再这么下去,火烛儿不被烧死,也会被掐死。

    “岛主,岛主的女儿就可以为非作歹?即便今天是炼器冢的岛主来了,无缘无故对本姑娘出手,那也要有个交代!”铿锵有力的话语一字不漏的敲进那人心里,男子只感觉无比震撼,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在下祝融白,不知道姑娘高姓大名?”现在不管怎么样,都要先救下火烛儿,她要是有丁点事情,岛主是不会放过眼前的女子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地看了祝融白一眼,平静的将眸子转到火烛儿身上,火烛儿脸色涨红,听到祝融白的话之后,就更加红了。

    火烛儿怒瞪着祝融白,这个白痴,废物,这个时候还跟这个臭女人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,她都快窒息了,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,要不是从小生活在水边,闭气的功夫比平常人久,现在她早就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祝融白见君慕倾不再说话,脸色一僵,他实在是想不出去其它办法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着急,却无计可施,谁也不敢冲上去,就怕自己也被连累进去,心里却也害怕,要是火烛儿死了,他们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,“君姑娘,请你放过她。”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轻轻皱起,往声源处看去,就看到风焱优雅慢步走来,身边站着一个男子,被他拉住手臂,不然此时也应该出手了。

    红色的眸子被垂下的眼皮遮住的色彩,三个呼吸过去,她抬起眼皮,看了一眼风焱,掐在火烛儿脖子上的金光也瞬间逝去,君慕倾冷冷看了一眼风焱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多谢姑娘。”风焱松了口气,却露出一抹苦笑,君慕倾会放过眼前的人,只怕是因为芙水镇,自己帮了她,她现在将人情还给自己,这下,他们就真的再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
    风焱才刚刚想到这里,冰冷的声音传来,“我放她,只为了还当日之情,下次,即便是你风焱,也救不了任何人的命!”

    风焱看着那抹红色身影离开,眼中一丝莫名的情绪闪动,看着她身后的一男一女,紧紧跟随在她的身后,寸步不离,对她更加是言听计从,他知道,君慕倾,再也不是三年前的君慕倾,刚才的力量,就连他都没有把握能打赢她。

    那……那个小孩是什么人?

    金光消失之后,火烛儿摔倒在了地上,下人赶紧跑过去将她扶起,只见她气喘吁吁,目光死死地盯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就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站在风焱身边的男子沉声道谢。

    “流星,千万不可对她出手,否则你会后悔。”风焱看着君慕倾离开的方向,久久地只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去招惹君慕倾,她恩怨分明,当日他只是说了一句话,她便还他一个大人情,若是当日,他做了相反的事情,那今天风焱也不能阻止任何事情发生,或许也会被那金色火焰所杀。

    火流星疑惑地看着风焱,他从来没有见过好友这个样子,刚才他看到那个红衣女子的时候,脸上划过的幸喜,还有激动是掩饰不住的,还有,他叫她君姑娘,那一声包含了太多太多,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“焱,你喜欢她。”火流星已经是确定了,而不是疑问。

    风焱露出一抹苦笑,转身往回走去,“她是永远不可触及的。”沉闷的声音传来,风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能像现在一样,他就很满足了,至少他们不会成为敌人,为了她,他会去做那件事情,只愿她能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火流星微微一愣,连风家第一天才都说这样的话,那个女子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祝融白看着风焱的背影,心里划过一抹失落,就连风家第一天才都不可触及,更何况是他,那就更加不用妄想。

    下人们见主子都离开了,立马扶着火烛儿往回走,一想起那一双冰寒的眼睛,他们的步伐就变得更快,就怕君慕倾突然回来,把他们都给烧了。

    霸嚣疑惑的往身后看了几眼,发现从刚才风焱出现之后,莫相守就不见了,“主人,莫前辈呢?”他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?风焱是什么大人物吗?看到他来了,莫相守就赶紧闪人。

    “有些高手就是这样,明明自己可以仰头走在人家面前,可偏偏呢,他们就喜欢躲躲藏藏,看到熟人来了,就像是老鼠见到猫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笑呵呵地说道,眼角余光往身后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霸嚣点点头,原来高手都喜欢这个样子,不过这样也太窝囊了。

    灰色的身影匆匆闪过,莫相守凑到君慕倾面前,“宝贝徒弟,怎么说话的,什么老鼠见猫,我只是不想看到那个臭小子,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个臭小子就是风元素,要是看到我,一定会死命缠着我,听到耳朵都起茧子了!”那些个臭小子,他才不要见到!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的用手指头堵住耳朵,翻了翻白眼,“师父,说就说,不要这么大声,风焱还没走远。”风焱居然会到炼器冢,还以为不会遇到熟人,现在看来,到了炼器冢就会遇到这个风家的天才。

    莫相守看了看前面,赶紧闭上嘴巴,声音也少了不少,“混丫头,要不是你,你师父我会这么激动吗?”淡定淡定,要是被那个臭小子听到就不好了,淡定。

    君战天仰着头看着君慕倾,显然才从刚刚的事情走出来,他挣开霸嚣的手,走到君慕倾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你一样厉害。”刚才的那一幕,深深的刻在他的心里,现在他只要一闪身,脑中就会出现师父霸气的那一幕,他也好像想师父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这才想到,她还有个徒弟在一旁,她看了一眼君战天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战天,等你把师公的本事全学过来,就可以变得很厉害。”对现在的战天来说,要超过老头,还是需要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君战天点点头,他走到莫相守面前,“师公,我以后跟着你好吗?”君战天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“当然好了,宝贝小徒孙。”莫相守宠溺的看着君战天,这个小徒孙的事情,他也挺宝贝徒弟说了,真是可怜,这么小的孩子,就没有了父母,真是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君战天咯吱咯吱笑了起来,又走到霸嚣的面前,扬着天真的笑脸,“大姐姐,师公同意了,真是太好了。”他不但有师公教,还有大姐姐,大哥哥,还有师父,他还有好多好多人教他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战天要变强。”霸嚣摸了摸战天的头,心里划过一阵暖意。

    “莫前辈,你真是奇怪,明明人家想拜你为师,你不愿意,反而在这里倒贴给我家主人。”闪电说着说着摇摇头,难道高手都有这种习惯,喜欢叛逆的徒弟,不喜欢那些孝顺的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!闪电你这小子什么破嘴,我哪里是倒贴,那风焱那臭小子怎么比的上我的宝贝徒弟,风焱即便是风元素的天才,可我每次看他,每次心里就不爽,那臭小子,动不动就把风家放在嘴上,看看我宝贝徒弟,五大家族那些臭老头,她一个都不放在眼里,这才像我,你懂吗?”莫相守吹胡子瞪眼说道,一点眼力劲都没有。

    君慕倾心里一暖,这老头,一开始明明就是怕别人欺负她,看到她又不怕五大家族,这才帮她,这点她早就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去炼器冢会遇到风焱,你去吗?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去,不然我就真的变成老鼠了。”莫相守红着脸,他只是不想见到风焱而已,说什么老鼠见到猫,谁是老鼠谁是猫,过几天就知道的!

    “随便你,既然你决定了那就最好,要是到时候你反悔,我可不管你。”君慕倾笑看着莫相守,不用激将法就是不行,风焱是风元素的天才,这老头早就注意过人家了,只是他被家里的束缚绑的太深,所以老头才不愿意收他。

    “先别说我,你手里不是还有一只小白鼠吗?拿出来看看。”莫相守赶紧将话题移开,现在不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把手里的小白鼠拿出来,放在手掌心,它这个时候竟然无比舒服的躺在君慕倾的手心,伸伸腿,美美的做着好梦,几人额上顿时一阵黑线。

    “主人,它一点都不怕你。”闪电戳了戳手上的小白鼠,直接扔了一个白眼过去,明明在狼窝里面,偏偏还睡得这么舒服,就不怕一不小心自己的小命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呃……怎么可以说是在狼窝呢,他们都在一起,那不是把他自己也说成狼了,它是豹子!

    “既然睡的这么香,那我们就先去炼器冢好了。”君慕倾看了小白鼠,突然想到吱吱已经去了炼器冢,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,要赶快找到才行,那家伙要是乱吃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几人点点头,大步往炼器冢的方向走去,魔域森林一片安宁,没有因为刚才的动静,出现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娇蛮的声音在大厅里面响起,火烛儿摇晃着上位人的手臂,一脸的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爹啊,你不能不管女儿,那个人抢了我的宠物,还差点杀了我,你是堂堂的岛主,要是女人被人杀了,那你的面子往哪搁?”火烛儿拼命说着今天的事情,就是想让自己的父亲帮自己报仇,报复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火希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女儿,心里一阵无奈,从小她就被自己给惯坏了,今天的事情,焱儿都跟他说了,明明就是她的不对,她不但不知道悔改,还要说人家的不是。

    “烛儿,你年纪也不小了,要懂事,今天的事情,我都已经知道,现在给我回去面壁一个月,没有我的命令,不许出来。”火希板起脸,严肃的说道,再这样下去,还有谁能管的了她!

    “爹!”火烛儿瞪大双眼,不相信最疼爱自己的爹爹会这么对她!这怎么可以,绝对不可以!

    “希,你看烛儿还小,别这么责怪她。”妇人慢慢走来,看到烛儿,脸上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,就算是她家烛儿不对又怎么样,那个人也不能动手杀人,好歹烛儿也是炼器冢岛主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琳儿,你不能再这么娇惯烛儿了,在这样下去,我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她!”要是她真的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,他也没有办法,她要是不知道轻重,早晚会惹出大祸的。

    崔琳不服气的轻哼一声,“我知道,我们俩母女在你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,你心里只有两个贱人!”他火希是堂堂岛主,还有他做不到的事情,除非是他不想做!

    “你给我住口,她们都被你赶走了,你还要这么骂她们做什么!”火希心里的怒火也爆发出来,要不是她,她们两母女,怎么会流落在外面,现在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,过的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看!说到她们两个,你就这个样子,要是那两个贱人来了,你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岛主……”门外的人迟疑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!”火希大声吼道,没见这里有这么多事情,还出来烦她!

    “这个,外面有个叫灵儿的姑娘找岛主。”守卫恭敬地说道,心里一阵狂汗,他容易吗?要不是有人找,才不会过来当他们一家子的炮灰,这还真是个苦命的差事。

    灵儿!

    火希脸色大变,不敢置信地看着外面,连守卫都没有理会,就大步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崔琳拉住火希,就是不准他出去,“好啊,刚才还说到小贱人,现在她就来了,怎么心疼了,我告诉你,今天有她没我,有我没她!”刚才还在说这个小贱人,现在她就来了,真是不知道廉耻!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要是你不乐意待在这个家里,就给我滚!”火希发起了大火,狠狠一甩,就把崔琳推到在了地上,大步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灵儿,他的灵儿回来了,只有她一个人吗?那娘亲呢?为什么会突然来了,她不是一直都不愿意的吗?

    崔琳震惊的倒在地上,愣愣看着火希大步往外走去,他竟然为了那个小贱人,这么说她,好好,现在小贱人回来了,这个家里还有什么她的地位,哪里还有烛儿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娘?”烛儿小心翼翼地扶起崔琳,她从来就没见过爹爹发这么大的火,灵儿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我们也去看看,那个小贱人想来做什么!”崔琳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脸上露出一抹狠毒的笑容。

    火烛儿抚着崔琳往外面走去,心里一阵疑惑,今天这是怎么了,不是她的事情吗?怎么又扯出一个灵儿,还有娘嘴里的贱人是谁?她为什么从来没有听娘提起过。

    小倩抚着火灵儿站在火府门口,脸上有些兴奋,她从小就离开了这里,现在终于回来了,就像是有种回家的感觉,不对,这就是她的家。

    “小姐,岛主看到你回来,一定会很开心的。”小倩笑呵呵地看火灵儿,终于是回家了。

    火灵儿淡淡一笑,开不开心那不关她的事情,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家,她只想完成娘的遗愿,之后就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灵儿!”欢喜的声音从大门内传来,火希开心地看着火灵儿。

    火灵儿礼貌的露出一个笑容,“火岛主。”一个称呼,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开。

    火希看着火灵儿脸上的笑容,还有那个“火岛主”称呼,心里一阵失落,看到她们来了,也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来了就好,来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岛主,人家根本就不想来,你没看到她是怎么称呼的吗?”崔琳讽刺的说道,她们两母女没有忘记当初的承诺就好,不然……

    “火希,你这小子,让我大老远的来你这里,就是为了看你家里的事情啊?”慵懒的声音打着酒嗝,躺在屋顶上,语气中带着不满。

    火希脸色一僵,完全没有料到这样的一幕,会被自己的好友看到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赖啊,留下东西说去找天火,却跑到这里来喝酒。”冰冷的声音漠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屋顶上原本躺着的人不见了踪影,低头一看,就看到一个全身酒气的人,趴在地上,痛苦的呻吟了一声,一个闪身匆匆走过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