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君慕倾慢慢转身,就看到那一抹灰色衣角猛的凑上来,看了看周围,没有他要找的人,心里闪过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那人呢?”今天怎么没有人跟他抢徒弟了?那老头不在,真是太好了,无比的好,特别的好,非常的好,总之总之,就是非常非常的好!

    莫相守恨不得仰头大笑三声,不过为了自己的形象,可敬的形象,他最后还是淡定了下来,为了那个跟自己抢徒弟的家伙,毁了自己的形象,那不值得,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“谁?”君慕倾故意装傻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知道师父说的是谁,你就小小的透露一下下,一下下就好!”莫相守笑呵呵地说道,要是那家伙在这附近,那就不好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君慕倾淡漠的说道,他们一个啊,两个,动不动就走,也不告诉她去什么地方,他要问她,干嘛不自己去找答案。

    微微怒意在君慕倾周围泛起,莫相守看到君慕倾脸上的表情,轻咳了一声,“师父这不是办点事情,现在事情办完了,那就陪你去阴月城。”阴月城这么大的事情,这小丫头一定会去的。

    咦?这个小家伙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,挺可爱的,以前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又不是去阴月城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这么明显的地方,他还给她装傻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这小娃娃是谁?难道是……”不会的不会的,这家伙看上去都五岁了,他宝贝徒弟才十三岁,就算是生,也生不出这么大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战天,叫师公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,囧囧地看着莫相守,这老头想到什么地方去了!

    君战天好奇的看了一眼莫相守,莫相守一来就笑呵呵的,他对这个师公的印象非常好,君慕倾让他叫师公,他也爽快的走到莫相守面前跪下,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师公。

    莫相守那个叫热泪盈眶,果然这个徒弟没有收错,才多大的功夫,连徒弟都有了,真是没有想到,他不但连师父做了,现在师公也做了,应该是根本就没有想到过。

    “师公?”君战天看着莫相守这么看着自己,疑惑的看着他,为什么师公看到他会哭啊?

    “宝贝徒孙,以后就跟在师公身边好不好?”莫相守被那一声师公叫的飘飘欲然,师公,真是不错,叫的真是好听。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一阵汗颜,这么快就想抢人了,人家才刚叫你一声师公好吧,这么快就想抢你徒弟的徒弟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莫相守,狠狠的一脚踹过去,莫相守赶紧回过神,抬腿抚摸这自己被踩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我可是你师父,没必要下脚这么重吧!”别人收个徒弟都是无比的孝顺师父,他这个徒弟,怎么一见到师父,就踢他一脚,这待遇,这还是不公平待遇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叫醒你。”君慕倾打着趣说道,为老不尊,还说师父。

    “徒孙,师公教你,以后你也这么叫醒你师父。”莫相守立刻转攻君战天,徒弟不听话,还有徒孙在,这种感觉真是好,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君战天皱了一下没有,后退一步,“不要,师父轻轻一叫就醒了,师公要用脚踹才能醒,战天明白了。”君战天脸上洋溢这笑容,心里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想骗他踩师父,他才不要,师父帮他那么多,也教会他好多东西,他才不要那么对待师父,只有师公才可以这么对待。

    莫相守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谁家的破孩子,怎么就这么不好骗,这是哪个混蛋教出来的,怎么就这么精!莫相守欲哭无泪的看着君战天,脑中一个激灵!错了错了,不是哪个混蛋,这可是他徒孙,怎么是哪个混蛋教出来的,要教也是他的宝贝徒弟,错了错了。

    “师公好好玩,师父,你说我说的对吗?”君战天仰头天真无邪的看着君慕倾,眼中闪过一抹狡黠,他看到师父这么玩,今天也玩一次,没想到真的好好玩,连师公都被骗到了真的好好玩,好好玩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“没错,战天以后见师公像刚才一样,直接用脚踹就好了。”师徒两个一唱一和,简直就是把莫相守的表情给忽略。

    封云亭无比汗颜的看着这师徒孙三人,还这的是一唱一和的,说的好像就跟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闪电一脸无语的看着战天,这破孩子怎么这么聪明,见过一次的东西就会用了,它堂堂圣兽都不会,不行,绝对不能输给一个人类,坚决不能输给一个人类!

    霸嚣看着战天,心里一阵无奈,脸上却露出笑容,就知道战天是个聪明的孩子,可是,这些事情,他怎么看一次就知道怎么做了?

    “莫前辈,你的徒孙还在地上跪着。”霸嚣心疼的看着君战天,看他在地上跪着,不禁开口提醒这莫相守。

    莫相守这才注意到自己徒孙,还跪在地上,立马心疼的把他扶起来,“小娃娃,小徒孙,以后看到师公就不用跪了。”这么小的孩子跪在地上,真容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君战天慢慢站起来,笑呵呵的看着莫相守,平静的说道,“师公,战天就没有想过再给师公跪。”

    莫相守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生气了,非常生气,被自己徒弟耍也就算了,现在又出来一个,他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,徒弟是这样,徒孙也是这样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歪?

    啊呸呸!什么屁话,他是这个上梁,怎么把自己给骂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莫相守,师父啊,被徒孙噎到的,你算不算是第一个,还被噎的这么无语,谁让眼前站着的这个人,是你的徒孙呢!

    霸嚣拉过君战天,对上莫相守的目光,他会吓到战天的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这样,会吓到战天。”霸嚣还是把心里的话出来,君战天抬头看着霸嚣,心里划过一阵暖意。

    莫相守无语地看着霸嚣,他什么都没做,只是想教育教育徒孙而已,不用这么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们这么看着我,我会害羞的!”莫相守突然来一句。

    “砰!”闪电栽倒在了地上,靠!这算是什么师父,哎呦,他会害羞的,啐啐啐,这老家伙就是在装嫩,装嫩,他会害羞,那脸比城墙还有厚上三分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的看着莫相守,无语问天,她怎么就认了这么个师父,什么传奇人物,简直就是个爱装嫩的糟老头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走吧。”君慕倾无力的说道,她是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封云亭半天愣是没有反应过来,这是传说中的传奇人物,传奇人物就他这个样子的,不就是一个猥琐的老头子,天,别让他知道真相,这真相一点都不真相。

    霸嚣无语的拉着君战天跟上去,不在理会后面那个卖萌的人,卖萌可耻啊!

    封云亭带着君慕倾走到进黑市第一家店,仔细的为她介绍这里面有什么的矿石,价值多少,顺便教给她如何辨认这些没有经过处理的矿石。

    这些矿石,都是刚刚采出来的,放在这店里面,所有矿石价格都是一样,你拿中好的,那就是你的运气,要是你没拿中,那就不好意思,下次再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大概了解一下,扫视了一下店铺,是挺不错的,用最便宜的钱,买最好的矿石。

    “战天。”君慕倾轻轻叫了一声,脸上露出一抹狡黠。

    战天点点头,走到君慕倾身边,脸上也露出一个同样的笑容,老板走过来,不禁打了个冷颤,看到封少主亲自为这个女子介绍,才连忙堆起笑容,慢慢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姑娘要不要让小的介绍介绍。”老板笑呵呵的说道,毕竟顾客至上,管她是什么人,给钱的就是大爷。

    莫相守凑过去,他宝贝徒弟怎么会来这里,还有他小娃娃徒孙,这里可是黑市,什么叫黑市,这么大一间店,能有三块上等的矿石,你就了不起了,要矿石,跟师父说不就好了,这两孩子,干嘛跟他这么客气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,还有这个。”君慕倾淡漠的指了指三个不同方向的矿石,转身看着莫相守好奇的样子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莫相守发现自己宝贝徒弟看到自己了,立马凑到她身边,小声问道,“宝贝徒弟,这里是黑市,你不怕别人黑你?”黑市,什么叫黑市,虽然说这里什么都有买,连那些正当生意店里面没有的东西,他们这里或许都有,可是黑市啊,孩子,不小心就被黑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黑,谁黑谁还不一定。

    君战天看着莫相守的模样,撇了撇嘴,也不知道师公怕什么,有他在,师父才不会被人黑,被黑的也只有别人。

    老板狐疑的拿过君慕倾点的三颗石头,这就是矿石的原貌,谁都不知道里面有什么,只有敲开,炼制,才能变成真正能炼器的矿石。

    “这三块三万晶石。”老板笑呵呵地说道,有封少主在这里,他也不敢出多的。

    三万?直接从袖子里面拿出一袋东西,老板好奇的想看看里面是什么,君慕倾随意的掏了一下,抓出两抓。

    “这个够了吗?”三万晶石,那也就是三十矿晶,君慕倾这两抓,显然不止三十块。

    老板笑呵呵的将矿石推到君慕倾面前,抱过那堆矿晶,他还以一个小孩子,也就是来玩玩而已,没想到一出手,就是这么的矿石,也不知道是哪个富家子弟,拿钱不当钱,谁知道这矿石是好是坏,会有多少能用的矿石。

    君慕倾随意拿过三块矿石直接扔进空间里面,转身离开,连看都没有多看那矿石一眼。

    封云亭见君慕倾这样,皱了皱眉头,慢慢走过去,“姑娘不看看里面是什么矿石吗?”就这样扔进去,未免有些太过草率,要是普通的矿石,是这三十个矿晶,就太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不用,就三十个矿晶。”君慕倾说完拉着战天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就三十个矿晶,封云亭微微一愣,才想起来,君慕倾身边,可是有个首富师父,哪里还有没有钱花。

    走出矿石店以后,君战天神秘兮兮地说道,“师父,那家店,最好看的,就这三个石头,我娘亲说过,最好看的,就最值钱。”他看了那么多,也就这三个比较好看,其余的都是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“只要把那些最好看的告诉师父就好了。”君慕倾轻轻一笑,她也不知道峻战天能不能看到,即便如此,她还是相信他,这样可以让他暂时的忘记那一段血腥的回忆。

    莫相守见自己徒弟就这么走了,摸了摸鼻子也赶紧跟上去,不就三十个矿晶,他得给徒弟零花钱,不然到时候没钱花怎么办。

    霸嚣和闪电始终跟在君慕倾身后,不管什么时候,他们两个就像两个称职的保镖,一步也不离开要保护的人。

    莫相守走在君慕倾身边,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子,心里有些疑惑,他宝贝徒弟身后不是跟着一只豹子宠物,还有一个紫色小球,现在两只魔兽都不见了,换来了一个没男子,这家伙到底是谁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对他宝贝徒弟是什么企图?

    某位师父看到异性出现在自己宝贝徒弟身边,心里不禁又开始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要看多少?”君战天犹豫地问道,要是突然他看不到了,不就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这里有大型的矿石店,里面的矿石也是比较珍贵的,你们要去吗?”封云亭赶紧说道,看到莫相守那眼神,无语的摇摇头,这师父看管的好严厉,他说句话,都会这么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吗?”君慕倾低头看着君战天,他不想去,她也不会勉强。

    战天点点头,跟着君慕倾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黑市人来人往,大多数都是一些其它店里看不到的东西,还有一切奇怪的交易,甚至连人都可以当成奴隶交易。

    黑市交易的人,不是家境没落,被人骗到这里,就是那些被人强行带到这里的人,有些有钱的人,看到好看的,不管是男女,他们都会买回去,供自己玩耍,玩厌倦了之后,就被派去做苦力,直到死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这个地方不适合你来。”莫相守看着衣衫不整男男女女,他都担心,他的宝贝徒弟会不会被这些人给教坏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也太封建了。”君慕倾淡漠的说道,这已经算好的,他没见过那些更加暴露的。

    莫相守撇了撇嘴,才不是他封建,要是别人,他才不理会,可是他的宝贝徒弟是十三岁,绝对不能被污染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你学坏了不要紧,可是我的小娃娃徒孙,对这些可不能看。”莫相守说着,遮住君战天的眼睛,因为他看到一个女子,连衣服都没有穿,被关在铁笼里面,身上仅有的遮挡,就是那长长的头发,洁白的身体若隐若现,周围已经围满了不少的男人,垂涎三尺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君慕倾鄙夷地看了莫相守,是他挺开心的吧,可以一饱眼福。

    封云亭看到这一幕,双手握成了拳头,将脸轻轻移到一旁,不去多看,这样的局面,他阻止不了,即便是封城城主在这里,也不能阻止黑市的交易,和交易的手段,这也是他最痛恨的地方。

    霸嚣淡然的看着这一幕,这个世界就是这样,肉弱强食,被关在这里,只能说你没有这个本事,要是你真的厉害,就不会被人关在这里,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,被人这么侮辱,这个世界是现实的,也是残忍的,令人不得不面对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闪电可没有那么多想法,看着那个身影,他停下脚步,他好像看到那一双晶莹的眸子,散发着倔强,即便是沦为阶下囚,任人调戏,也不愿让任何人看到她柔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闪电,你在看什么?”霸嚣冷冷问道,这家伙,竟然会看傻眼。

    闪电盯着那一双倔强的眼睛,半天没回过神,而那个女子好像也感觉到它的目光一样,往这边看来,当她看到闪电的目光时,眼中露出了一抹不一样的情绪,她却立马别开了脸。

    “啪!”狠狠的一巴掌拍在闪电的头上,霸嚣黑着一张脸,感情,他是真的看傻了眼,让主人都在那里等它!

    “哎呦,潇,你干嘛拍我?”闪电揉了揉自己的头,他只是觉得那个人一双眼睛,好像在诉说着什么,想看清楚一点,她干嘛一巴掌下来,兽的力气很大的更何况她还是五级,五级,他才刚晋升!

    霸嚣冷冷指了指前面,看到君慕倾的目光,慢慢走过去,“他解释。”这不关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闪电看了看那个身影,见那双眼睛已经转过去了,慢慢走过去,“姑娘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其实他还真想去救救那个人,问问她到底为什么会有那种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想去救救她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双手环胸,似笑非笑地看着闪电。

    闪电猛地抬头看着君慕倾,一脸期待,“主……当然想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又是一巴掌下来!

    “潇!”闪电摸着自己的头,哀怨地看着霸嚣,出手那么狠,就不会轻点吗?

    “笨蛋,明明知道那么多事情要做,我宝贝徒弟要赶紧离开这里,你能不能不想那些事情?”莫相守走到闪电面前,年轻人就是这样,经不住一点诱惑,看看他,多淡定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别的事情,只是看到她一双眼睛好像有很多话说一样,所以才多看了两眼。”闪电特无辜,他那么纯正的心思,竟然被他们想成那个样子,他们也太猥琐了!

    无辜说话的闪电,没有看到一双美丽的眸子,在他说出话以后,猛地看向他,眼中还带着一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有很多话要说?

    君慕倾往那边看去,就看到那女子惊讶的看着闪电,应该是听到了他们刚才的对话,会这么惊讶,应该是闪电说中了她的心事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。”君慕倾淡漠的说道,转身离开,真是个笨蛋,就算要救,也不能光明正大的救啊。

    闪电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有些迟疑,这次他竟然想违背主人的命令,救下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说你是笨蛋你还真是笨蛋。”霸嚣摇摇头,有些无语,主人这么说,那就是她会帮忙,这笨豹子,跟在主人身边这么久,都猜不透主人的心思,整天就知道到处跑,得瑟自己的速度,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闪电无辜地看着霸嚣,他是真的不明白主人滴意思,她霸嚣知道,又不告诉他,真不够朋友。

    “主人给你个任务。”霸嚣最后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站在这里,等我们回来。”霸嚣冷冷说完,大步跟上君慕倾。

    留在这里?等他们回来,这是什么意思,又不让他救,又不让他出手,到底想怎么样?

    闪电苦恼的站在原地,看了看周围,终于找到一个坐的地方,他手撑着下巴,就那么看着对面调戏牢笼里面的女子,他脸上扬起一抹怒意,双手握紧,才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波又一波的调戏,闪电感觉身体都快气炸了,可是主人让他留在这里,那就一定有她的道理,说不定还是跟那个姑娘有关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终于,牢笼里的女子被一个男子给用十万矿晶买走了,牢笼也终于打开女子身上也穿上了一件薄薄的衣服,那是那玲珑有致的身体,还是若隐若现,惹得周围的男子都想伸手去碰,结果都被那个买走她的男子手下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闪电终于忍不住了,他远远跟在那些人的身后,看着一脸淫笑的男子,对女子动手动脚的,很想冲上去揍他一顿,想到霸嚣最后的话,他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唉,主人到底让他做什么,到底是救还是不救?

    跟踪到一个宅子,一行人终于停下来了,他们并没有发现身后跟着的闪电,见他们走进去之后,急急忙忙往身后跑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满目琳琅的矿石,各种各样,大小都有,这里每块矿石的价格是五万矿晶,贵是贵了点,不过矿石体积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你让你那个手下去什么地方了?”莫相守好奇的凑过来,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色老头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只是鄙夷的看了一眼莫相守,他是不是也想去看看闪电在再做什么,顺便去看看那个美人?

    “师父,好多好看的石头。”君战天看着那满目琳琅的矿石,脸上露出惊奇的表情,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多好看的石头,真的好多,好好看。

    很多?

    “最好的呢?”君慕倾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君战天走到矿石面前,那里摸摸,这里看看,最后只拿了两块,他觉得最好看的,就这两块,“就两个。”他把找到的矿石,放到君慕倾面前,红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店里的老板站到一旁,脸上露出一抹讥笑,果然是一些外行,那两块石头是最没有价值的,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不过不这样,他怎么可能挣钱不是。

    这老板那里知道,你这店里有什么样的矿石,早就被君战天看了个遍,哪些有价值,哪些没价值他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封云亭站在原地,看着君战天手里的矿石,皱了皱眉头,这两块矿石,看不出有什么奇特的地方,甚至可以说非常普通,可是战天怎么说这是最好看的,难道他能看到矿石里面不成?

    君慕倾拿出一袋矿晶,放到君战天手上,“拿去给老板。”这里面当然不止一百个矿晶,但是她相信,这矿石的价值,绝对超出了那一百个矿晶。

    矿石点老板微微一愣,一双眼睛都快贴到那矿晶上面了,君战天刚拿过去,就被那老板抱在怀里,生怕别人抢了他的一样。

    君战天抱着两块矿石,显得有些吃力,看君慕倾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,或许今天的矿石,可以炼制一件很好的神器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莫相守见君战天吃力的样子,赶紧走过去,心疼的说道,“小娃娃徒孙,拿过来,师公帮你拿。”这徒弟是怎么了,让个五岁的孩子,拿这么重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这是溺宠。”君慕倾淡漠的说道,战天缺少的就是锻炼,这个世界,都是从七岁才开始锻炼,战天五岁,没有受过什么训练,可他跟别人不一样,也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,从七岁才开始练斗技基本。

    莫相守迟疑地看了一眼君战天,再看看君慕倾,他这宝贝徒弟怎么对小娃娃徒孙这么严格,明明知道斗技,七岁的开始训练,战天才五岁,还可以玩两年。

    “师公,我可以的。”君战天吃力的说道,不愿意把手里的矿石给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姑娘,从明天开始,我会训练战天。”她明白姑娘为什么这么做,有她的保护,也不行,自己强大,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,那才是最安全的,主人是在为战天担心,担心有一天自己照顾不过来,而战天又没有实力,那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君战天,看他倔强的抱着两块大石头,转身走出去,“三个月后,我要看到成绩。”或许是她要求太过严格了。

    嚣淡淡一笑,接过君战天手里的石头。

    君战天怔怔地看着霸嚣,看她轻松的拿着自己感觉无比吃力的石头,眼中露出一抹坚定,“大姐姐,你让我变强可好?”师父是为了他好,要是他再让人帮忙,师父就会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霸嚣微微一愣,然后露出个微笑,“好!”他的确是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。

    莫相守走到君战天面前,伸手抱起他,“你师父说明天开始,那今天,就让师公好好的疼你。”莫相守抱着君战天就往外跑去,他那个徒弟啊,就是嘴硬心软。

    君战天咯吱咯吱的笑起来,突然他觉得现在就很好,很开心,他好像很久都没有被人这么疼过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慢慢走出矿石店,老板还在为刚才那幕感到疑惑,不过不关他事情的事,他还是少理会,一百矿晶啊,是一百!他还没见有人这么大手笔。

    几人都离开了,老板还在那一百矿晶中无法自拔,一百个矿晶,那就是十万晶石啊,十万晶石,一下子就拿出来了,这人也忒有钱了吧!

    一行人才走出小店,就看到闪电急急忙忙的从对面跑来,看样子是找了他们很久。

    “主……姑娘!”闪电立马改口,差点就叫成主人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留在那里吗?”君慕倾看到闪电急急忙忙的样子,淡漠地说道,她这个人不喜欢多管闲事,偏偏这只魔兽老喜欢东张西望,现在看到不该看的,又想救人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就救救那个女子,说不定以后她还能帮上我们。”闪电笑呵呵地说道,就是希望君慕倾能够答应,那一双倔强的眼睛在脑中浮现。

    “帮不上,你来抵债吗?”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在她君慕倾眼里,更加没有。

    闪电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人,刚才那个买走那个姑娘的,是雷家的人。”闪电小声说道,五大家族,他早就看不顺眼了。

    “雷家?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身上散发出一抹冷意。

    “回去再说。”君慕倾淡漠的看了一眼闪电,大步往回走。

    封云亭听到他们的对话,不禁着急,他走到君慕倾身边,“君姑娘,那是雷家。”就算她不把雷家放在眼里,可也不能明目张胆的跟雷家作对,要是雷家家主知道,一定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正因为是雷家,她才要重新考虑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封云亭见君慕倾一点都不着急的模样,他倒是着急了,那是雷家,不是封城毛家和姬家,在五大家族眼里,封城城主,和封城少主算不上什么,倒时候他们也帮不上她。

    莫相守大大咧咧的走到封云亭身边,手里抱着君战天,笑呵呵的笑道,“年轻人,这可是我徒弟,就算她做了什么,雷家来了又能怎么样?”莫家在斗技上面可能比雷家差上很多,要伤他宝贝徒弟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语的看着莫相守,他是不是想告诉她,自己有多疼宝贝徒孙。

    封云亭微微一愣,看了一眼莫相守,他怎么就忘了,这里还有一个极其护短的师父在,雷家再大胆也不敢对莫相守的徒弟怎么样,更何况,这个人还拥有神兽。

    闪电着急的走在君慕倾的身后,见君慕倾一点都不着急,他已经急死了,想起那个色老头的眼睛,他就很想杀人,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闪电,你这么在意那个女子,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?”霸嚣狐疑的看着闪电,一个人类,这种事情,闪电见过何止一次,这次也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闪电停下脚步,看着霸嚣,对上的她的目光,“有吗?”绝对没有。

    嚣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才怪!”闪电摸了摸鼻子,大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注视着闪电背影,眼底闪过一抹笑容,这家伙是有一点不对劲,说不定霸嚣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走出黑市的时候,身后传来追赶的声音,众人不禁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“火怒!”白色的光芒涌现,一个绝妙的女子,双手握着白火,优雅至极,明明是很霸气的招式,在她的手里,竟然变得无比优雅,迷人。

    白色的火焰将黑市不少地方都少了,很多人都去追赶这个女子,女子身上也出现了很多到伤痕,即便她拥有玄火,可还是寡不敌众,她却义无反顾的往一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闪电,你的那个她。”霸嚣捅了捅闪电,这个女子还有点本事,至少能在雷家人手中逃脱。

    “给我抓住她,重重有赏!”愤怒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就看到那个买下女子的人,一瘸一拐,捂着下半身,一路狂奔,致死也不放过逃跑的女子。

    闪电瞪了一眼霸嚣,他只是看到那个人有什么话说,什么叫他的她,他都不认识眼前这人是谁,乱说。

    莫相守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捂着下半身的男子,凑到君慕倾面前,“宝贝徒弟,啧啧……这也太狠了,让人家断子绝孙。”不过那个人也是,太不淡定了,玫瑰总带着刺不是,看吧,现在被扎到了,损失还挺大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,没想到还有人跟他这个宝贝徒弟一样,一出手,就是让人家断子绝孙。

    “玄火斗技。”君慕倾没有理会莫相守的话,目光放在那个女子身上,既然是玄火等级,为什么还甘愿让人家屈辱?

    那个女子从几人身边走过的时候,轻轻扫过君慕倾,还有低头的闪电,大步往前走,她走的方向,不是逃的方向,正是往人贩子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“她干嘛还回去送死啊?”这个时候跑到人贩子那里去,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闪电皱着眉头,看着身后追赶来的人,有些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潇,你带着战天先回去。”君慕倾打断闪电的话,对霸嚣说道,看到莫相守伸长脖子,赤红的眼中露出异样的光芒,“师父,您老人家,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莫相守扭头看着君慕倾,轻咳了一声,“我先回去好了。”他的形象,华美美的形象啊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情,先走一步。”封云亭主动说道,说完便急匆匆的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莫相守和霸嚣离开的背影,闪电怔怔的看着君慕倾,“主人,我们不回去吗?”

    君慕倾斜视了一眼闪电,“有必要看戏的时候,就不要错过。”雷家的人嘛,更加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闪电脸上一喜,这么说,那就是主人愿意出手,闪电跟着君慕倾往女子逃跑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,你给我站住!”怒吼的声音在小巷里面响起。

    小贱人!竟然敢伤他,要不是他看到那一道闪电,现在他已经断子绝孙了,啐,臭婊子!看他把她抓住之后,狠狠的蹂躏,玩腻了之后,再让把她扔给自己的手下玩,才能解他心头之恨!

    原本以为最近因为君慕倾的事情,长老把他们里外骂了个遍,今天有点时间,想出来找点乐子,啊呸,没想到花钱买了晦气!真他妈憋屈!

    女子没有停下脚步,拼命的往前走,每往前走一步,脸上的神情就更加的开心,完全没有看到身后的人,已经跟上来了。

    雷鳞淫笑地看着前面奔跑的人,大手一挥,他身后的随从,立马就把前面奔跑的女子围了起来,看到那若隐若现的肌肤,脸上同样的露出一抹淫笑。

    这样的尤物不可多得,今天她怕是没有好果子吃,等他们老大玩腻了,那就是他们的,骑在这么个尤物的身上,那感觉,应该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女子站在中间,警惕的看着慢慢围过来的人,看到他们眼中的淫笑,冰冷的眼中露出一抹厌恶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如你就地解决,一定会非常刺激的。”站在雷鳞身边的男子,猥琐地说道,双手不停搓动,眼中露出一抹淫笑。

    雷鳞淫笑的发出声音,拍了拍那人的肩膀,“这个主意不错,来人啊,把她给我抓起来,就地解决。”说着雷鳞笑的更加狂妄,心里已经在想,要怎么把眼前的美人,好好放在身下蹂躏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,总有那么一两个笨蛋,刀子都挂在脖子上了,还一点都没感觉到。”慵懒的声音在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所有人立马往头顶看去,狼狈不已的女子也猛地抬头,不敢相信,这个时候,会有人来救她。

    当雷鳞看到君慕倾时,脸上露出一抹错愕,红发红眸!“你,你是君慕倾!”只有君慕倾才是红发红眸,君慕倾!

    红色身影轻轻一跃,跳下了屋顶,稳稳落在几人的面前,“原来我这么有名,五大家族的人,个个都认识我了。”君慕倾面带微笑地说道,而那赤红的眸子,却是深不可测的冰川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少管闲事,五大家族你也敢惹!”站在雷鳞身边的猥琐男子搬出五大家族,嚣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道金光闪过,所有人都呆立当初,不敢发出半点声音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